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连瀛洲

摘除李光耀诋毁南洋大学的政治标签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8-1-20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20265

《李光耀回忆录》第十四章华校生的世界;第十六章语文教育的争斗,白纸黑字浓缩了对华校生的不公平,不合理和消极否定的偏见心态。

如果我驾驭不了其中一些干劲十足的年轻人,使他们为我们的事业服务,为我和我的朋友们,这些英校生所代表的事业服务,我们就永远不会成功。到目前为止,我们只跟英校生和马来人建立联系,这些人既没有坚定的信仰,也没有力量跟华校生一较高低,更别说抗拒受华文教育的共产分子了。

华人觉得受排斥,经济上缺乏机会使华校成了共产党人的滋生地。……许多教师成了共产党干部或同情者,日治时期学业中断的超龄学生不少思想上受到灌输,成了马共的成员。由商人和店主组成的学校董事会不是同情他们,就是不敢反对他们。

自从1948年紧急法令颁布以来,华族儿童进入英校人数却剧增。1950年华校生比英校生多了25000名,到1955年比数却反过来,英校生比华校生多了5000名。马来亚共产党不知道确实的数字,但是他们看出这种趋势,觉得非加以制止不可,以免招兵买马的源头断绝了。这么一来,保存华文教育的斗争,对共产党人来说,关系比过去更加重大。

虽然,李光耀承认,是华校生动员的华人选票把人民行动党推上新加坡政治舞台,然而,李光耀终其一生,改变不了口出恶言,污蔑与诽谤华校生的劣根性。在李光耀的历史论述里,华校生的最高学府,南洋大学就是滋生共产党人的温床。

李光耀对华校生是共产党,和南洋大学是共产党人温床的指责,从来没有给出真凭实据。与之对比下,独立学者之历史文献所讲述的历史事实,却铁证如山的提出了正好相反的史实。

1、张杨 (2015)《冷战前期美国对东南亚华文高等教育的干预与影响——以南洋大学为个案的探讨》:陈六使……“如果我们现在不着手保留我们的文化,……40或50年后我们将或许不再称自己为华人。”……不仅如此,海外华人倡导的华文大学本身也不带有任何政治倾向。无论是英殖民政府,……美国都承认,“对于东南亚地区的华人来说,他们不太关心国共之间的激战,甚至也不关心当地政治。”更尖刻一些的评价是“华人只管是否有奶可挤,不关心谁是牵牛人。”

毫无疑问,根据英美官方的政治判断:东南亚华人关心的是文化中国,不是政治中国。

张杨 (2015):1959年6月5日,李光耀成为新加坡首任总理。……他担心南洋大学“不仅是要求政府财政支持的一个尴尬的请愿者,而且是培育高素质共产主义者的温床。”

其实,李光耀除了不愿意在政府财政上支持南洋大学之外,更受到本土政治斗争的内在因素之巨大影响。简言之,李光耀把南大定调为共产党温床的目的,是寻求西方世界在冷战思维下的政治认可。换言之,打击南大即可以消灭政治竞争对手,也同时争取西方政治的支持。对李光耀而言,这正是典型之人民行动党所谓的赢了还要再赢之双赢结果。

可见,李光耀给予南洋大学的政治标签,主要还是基于冷战思维下的政治操作和需要。那也就是说,李光耀全面颠覆了历史真相;把文化中国彻底的全盘曲解为政治中国。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唯我论述的迷思──我读《新加坡双语之路》之五

with 7 comments

陈良    2012-4-15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index.php?option=com_k2&view=item&id=5338:&Itemid=201

李光耀这位大家长,总是“苦口婆心”要子民听话学习。于是,在自我美好的错觉中,一切的功劳都归功于他的“劝导”。今天再举例解说。

老人家喜欢回忆当年勇,炫耀他曾参与的1956年《立法议院各党派九人委员会华文教育报告书》(以下简称《1956年报告书》),来证明自己在很早很早以前就有了的开明与苦心。这是由各党派出一、二位代表组成的华校调查委员会,李氏代表人民行动党,当时还是反对党。《双语之路》多次提及这份报告书,其中说到:

“……报告书也表示希望南大能够提供马来文这项科目,并向各族开放。”(页76)

言下之意,是委员会向南大的要求(“表示希望”)。但查看《1956年报告书》,是这样写的:“(南大)大学负责计划人员对本会委员保证,有意设立包括巫文之东方学术研究院,此诚可令人鼓舞兴奋。”(中译本,页30)这里并没说是委员会向南大“表示希望”,反倒是南大当局主动表示“有意”要开办马来文课程。至于所谓的要南大“向各族开放”,《1956年报告书》如此写道:

“吾人(委员会)希望,一若南大发起人之意旨(英文版第36页:‘It is hoped that, as the sponsors intend’),此间大学及马来亚大学,能同样开放予新加坡居住而认本地为其家乡而效忠之各民族。”(中译本,页30)

看,连《1956年报告书》也承认,开放给各族学生为南大发起人原有之“意旨(intend)”(这个“发起人”便是陈六使等人了)。这点可印证于南大其他文献,也符合历史事实。连自己参与撰写的重要文献,都能这样自我否定,颇有“以今日之我攻昨日之我”的精神呵。如此闪避滑过,倒果为因,李氏即巧窃了美名,也把南大宣染成一所极端的沙文主义大学了。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