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阿裕尼集选区

刘程强和林瑞莲的工人党之路

with one comment

联合早报/林心惠     2017-11-3
http://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71103-808190

本地最大反对党工人党今年庆祝创党60周年,并推出新书《与新加坡同行》,讲述工人党1957年创党至今的发展历程,当中也收录了秘书长刘程强、主席林瑞莲和多名党员的访谈内容,包括他们为什么加入工人党,彼此的合作方式等。以下是新书节选:

刘程强

加入工人党的原因

我加入工人党时是一名老师。我是接受华文教育的,O水准和A水准英文都考到F9。在那个年代,如果你不会讲英语,你就是受华文教育的。由于英文是行政语言,人们以为受华文教育的人不聪明,因为他们不能用流利的英语沟通。我很清楚许多同龄的人不是不聪明,只是刚好他们读的是华校。就是这样的背景令我开始思考,为什么我们在自己的国家会视为二等公民?

我是南洋大学最后一批学生。政府当时决定关闭南大,让南大和新加坡大学合并。在那之前的一两年,当时的总理李光耀应历史学会的邀请给本科生发表演讲。我还记得他当时说‘一等大学都在英国,例如剑桥和牛津。新加坡大学是二等,南洋大学是三等’。我们所有人都觉得被羞辱了。我们知道我们不是三等的,我们只是因为接受华文教育,而无法用流利的英语表达我们的想法……

我成为老师时,(时任副总理兼教育部长)吴庆瑞制定分流制度的报告出来了。分流政策令我忍无可忍了。我不忍心到课室里对我的学生说‘你得更用功’,但我知道这个制度将害死他们。学业成绩来成为衡量学生能力的标准,但许多学生的经济条件不佳,他们没有上补习班,或者他们得打兼职工帮补家用。这太荒唐了……那时真的忍无可忍了,我决定加入工人党。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刘程强:对2015年大选阿裕尼集选区票数差距感意外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10-31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1031-sg-low-thia-kiang/3870550.html

工人党为纪念创党60周年出版书籍《与新加坡同行》。(照片:工人党)

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在纪念创党60周年的书籍中表示,虽然有信心工人党能够在2015年的大选中夺下阿裕尼集选区,不过他坦言,对于以50.95%的得票率险胜人民行动党,感到意外。

工人党在2015年的大选中派出阿裕尼集选区的原议员林瑞莲、刘程强、毕丹星、莫哈默费沙和陈硕茂捍卫该区。团队由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领军。他们当时以50.95%的得票率,也就是2612张选票,险胜人民行动党的团队。

根据《今日报》(Today)的报道,刘程强在工人党创党60周年纪念书籍《与新加坡同行》(Walking With Singapore)的一篇访问中表示,对于当年的结果感到意外。

“我有信心我们会胜选,我知道我们的得票率可能会下滑,不过没有想到差距那么小。”

当被问及是否有被结果吓到,他表示自己一直都做好准备接受任何结果。

“我只是觉得很累。我已经在政坛那么多年,所面对的压力并没有把我击垮。我一直都觉得要顺其自然,这是政治的一部分,这就是人生。”

61岁的刘程强也说,工人党在2011的大选中,成为历来首个夺下集选区的反对党,是历史性的一刻。 阅读更多 »

李显龙只是晕倒 执政党优势不倒——新加坡渴望改革又害怕改变

leave a comment »

财讯双周刊/吕爱丽      2016-9-7
http://www.wealth.com.tw/article_in.aspx?nid=8861

政治强人李光耀辞世后,新加坡已全面进入后李光耀时代。然而,社会对改革的渴望早已开始,人民希望改变,却又害怕改变。

今年八月二十一日新加坡国庆群众大会上,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演讲至一半,脸色突变,停顿数秒后,身子不由自主向右倾斜。电视画面瞬间被切换至观众席,不在席间的民众一阵惊慌:“总理是中风了吗?”这样的疑问在脸书、WhatsApp上不断传开来。直至一个小时后,李显龙再度回到演讲台,众人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并大呼:“吓死人了!”

如同美国国情咨文的国庆群众大会,是新加坡领导人向社会说明国家发展及挑战的重要演说。大会历时三小时,根据官方事后说法,现年六十四岁的李显龙,是因劳累过度及脱水导致体力不支。事后,李显龙也遵照医师嘱咐,请假一周。一场平常不过的年度演讲,再度引起国际社会对新加坡接班人的关注,促使人们思考,“若李显龙真的倒下,后李氏父子的新加坡会是怎样?”

“李氏王朝”是外界对新加坡政治贴上的标签。起因是《国际先驱报》评论版编辑鲍林 (Philip Bowring) 先后于1994年及2001年影射李显龙上位全靠父荫。李显龙的妻子何晶掌管新加坡主权基金淡马锡也遭质疑。为此,李显龙及父亲李光耀多 次与西方媒体对簿公堂。除了《国际先驱报》,《华尔街日报亚洲版》、《经济学人》及《彭博》都曾付出数万新加坡元的诽谤赔偿。

一名当地资深媒体人说,“我们很常讨论后李光耀时代,却不曾讨论后李氏父子时代。”他以“确立、tested(经过考验的)”形容新加坡的政治体制,认为即使李显龙真的倒下了,新加坡不会一夕崩溃,两名现任副总理也具备稳住大局的能力。 阅读更多 »

武吉巴督补选

with one comment

从夜暮到黎明       2016-5-13
https://navalants.blogspot.sg/2016/05/bukit-batok-by-election.html

阿穆高票当选

2016年5月7日,自称阿穆的人民行动党候选人穆仁理 (Murali Pillai) 赢得武吉巴督补选,进入国会。穆仁理的得票比率61:39,跟2011年全国大选的整体成绩相似。

穆仁理是一名印度籍律师,在政治上被定义为“少数民族”。他去年被外调到阿裕尼集选区,几乎将工人党A队拉下马。

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改变激进斗士的做法,以儒雅姿态出征。虽然在选票上落败了,但徐顺全认为民主党的竞选手法干净利落,已经赢得选民的尊敬与喝彩。

徐顺全,穆仁理。图片来源:Straits Times

1991年是民主党最光辉的时期,有三人成为国会的代议士(詹时中,林孝谆,蒋才正),徐顺全从詹时中手中接过领导职位后,民主党就从此跟国会告别。当下看武吉巴督补选,徐顺全似乎志不在眼前,而是延续八个月前的大选策略,继续重新树立党与个人形象,着眼于来届。

进一步议论武吉巴督补选前,不妨先回顾一下这30年来的选举结果。

1984年的分水岭

1984年12月的新加坡全国大选被当时的媒体称为分水岭。

大选前的国庆日群众大会上,时任总理李光耀在国家剧场发表优生学论,认为大专毕业的女性不只应该考虑下嫁,更应该多生育,这样我们才会有聪明的下一代。他甚至略带调侃地宣扬一夫多妻制的优越性,因为这样一来,大专教育的女生就不怕找不到好的精子来孕育后代。

优生学论引起极度反弹,连表面上受益最大的大专女生都觉得被侮辱。人民行动党的选票陷入低潮,从独立以来一面倒的姿态滑落至65%,此后65:35的比例被视为常态。

政府继1984年推出非选区议员制之后,紧接着1988年推出集选区制度。涵盖友诺士、勿洛蓄水池和淡滨尼的友诺士集选区 (Eunos GRC) 在萧添寿、李绍祖等人组成的工人党A队的强攻下,人民行动党临阵换帅,改由郑永顺领军出征,以50.9%的得票率险胜。

记得当时在我家楼下的东景中学开票,凌晨3时许这里依旧是个不夜城,草场马路都挤满了等候开票的人潮,叫嚣声响彻云霄,镇暴队的数辆红车在一旁紧张戒备。人潮直到5时左右才陆续散去。阅读全文»

你手上的选票

leave a comment »

庄永康    2015-10-19
怡和世纪 2015年10月–2016年2月号 总第27期

在反对党看来,集选区制度、非选区议员制度,以及选区内草根设施的垄断,是“压在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有朝一日掌权的话务必去除。依鄙人所见,这里其实是个恶性循环的怪圈:“三座大山”不除,反对党永无翻身之日;那既然无法进入国会,又怎能把“恶法”推翻?
于今之计,我认为反对党既然没有愚公移山的能耐,倒不如把三座大山看成三把双刃剑。水能载舟,也能覆舟。工人党不是已攻下一个集选区,也成功保住了吗?

14441875033385-p65-000

新加坡2015年大选,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囊括89个议席中的83个,得票率比上届(2011年)的60.1%增长了将近10个百分点,赢得压倒性的胜利。国会中仅有的反对党工人党在得票率收缩当中,以险胜保住阿裕尼集选区,失去榜鹅东,坚守后港。其他反对党和独立人士则全军覆没。

怎么回事?大背景是自从上届大选失利之后,执政党在医疗、住房、交通、移民政策等课题上作出调整,多少平抚了不满;而今年适逢建国五十周年,开国元勋李光耀3月间辞世,这都转化为铺天盖地的文宣。加上近期的国际形势变动,让选民觉得强势政府的必要。

普遍的选民心理,还害怕本届大选出现freak(怪诞、畸形)的结果,即执政党失票过多,无法蝉联执政。尽管这种可能性在目前来说等于零,但由于这是新加坡第一次全部的选区都有竞选,挺反对党的社交媒体来势汹汹,连赌盘也看好“变天”,才造成这种心理。

9月11日开票的晚上,由于阿裕尼投票结果差距不到2%,执政党要求重算,包括笔者在内的千万选民都守候在电视机前,直到凌晨三时半,等待最终结果。千钧一发的屏息,思潮起伏:工人党一不过关,89个选区就只剩后港一个反对党议席。啊,“橡皮图章国会”,真的是选民的最爱?

避免“一党专政”弊端

近年,本地智囊说客十分热衷对中国宣扬议会选举的好处,请“一党专政”的他们放心,本地有选举,也能保持“一党独大”的政权。

新加坡智囊何来献策的勇气?固然,那是中国领袖邓小平谦逊地表示要向新加坡学习;但,更关键的是:“一党专政”所产生的弊端显而易见,不辩自明。

就如中国近期的反贪腐,那些被提控定罪的大贪大腐,都来自执政党的最高层。他们是怎样被“选拔”的,怎么晋身党中央?而这些党国要人,还掌控了庞大的政经网络,与相当的军、警大权。这股足以更换中央政权的力量,比起我们这里手无寸铁的“反对党”,可怕多了!

不过,中国领导人鉴于“一党专政”目前不可废,大刀阔斧,改革了制度:邓小平之后,总书记与总理职位只能联任两届,并且要完全“裸退”,不得干预接任者。换句话说,“老人政治”已逐渐淡出。这点比起新加坡,他们反而 “先进”得多。

新加坡人也许忘记了,直至2011年5月14日,问政已六十馀年的李光耀先生宣布退出内阁(相当于中国的“中央政治局”),才让接班人李显龙总理放开双手,以自己的方式部署下一届——即眼下的这场大选。

当然,本地的说客们手上仍然握着议会选举这张王牌,向文明古国晓以大义。毕竟,连本届在内,人民行动党是赢得十二次国会选举而掌政的。 阅读更多 »

亦能煮粥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5-10-4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5/10/143759.html

张从兴饱读诗书,应该知道五月天曰:“水能载舟,亦能煮粥”的道理。况且他拿来比拟骗阿伯党的两个他国政党:日本自民党和墨西哥革命制度党,尽管曾长期执政,不过人家的国家都经历过“两次政党轮替”,算是真正成熟的民主国家。如果照这个意义上来讲,为什么不提台湾的国民党呢?那不是跟新加坡更类似,也是父传子的政权,可见张从兴心里有鬼。“在民主国家的政党中,真正能和行动党相比的,恐怕只有墨西哥的执政党革命制度党”——张从兴是说了谎。

读张从兴的《行动党长期一党主导又何妨》,觉得早报把“公正持平”这块遮羞布给扯了。这样的文章登在党报还差不多,所谓党内鹰派的舔痔之作,大可让党内鸽派嗤之以鼻。至少也该把它放在《交流站》,和翁德生那类狗屁文章并列。

通常在选后,当政党被选上台执政,党魁都会承诺同等对待所有选民,即使是那些不选他们的人。可是从张从兴和翁德生的调调儿,似乎不选骗阿伯党的人都得靠边站,因为“选举结果是全民意愿的表现:选民却做出了不仅令反对党阵营瞠目结舌,恐怕连许多时事观察家都大跌眼镜的决定。在给民主一个机会和给好政府一个机会之间,新加坡人民毅然选择了后者。”——当然不包括那些投反对票的人,因为他们连“新加坡人民”都当不成了。

翁德生说:“至于‘绝对的权力造成绝对的腐败’这句‘金科玉律’,未必适用于今天的社会,因为在信息公开化的当代社会,一个腐败的政权会快速遭罢免的,不大可能‘进化’到‘绝对腐败’的境地。”——这样用肚子想出来的托词,连3岁小孩都不信。 阅读更多 »

千里之行

leave a comment »

withoutcolours2015     2015-9-23
https://withoutcolours2015.wordpress.com/2015/09/23/千里之行/

不愿意讲理的是顽固者,不懂得讲理的是傻瓜,不敢讲理的是奴隶。
He that will not reason is a bigot; he that cannot reason is a fool; he that dares not reason is a slave.

– 苏格兰诗人William Drummond (1585-1649)

在激情过后,原来新加坡今年的国会大选GE2015只是一场被吹捧过度 (over-hyped)的项目。选前,在野党的支持者群情激昂,竞选活动被媒体描绘成战况激烈;选后尘埃落定,战局被描绘成出人意表,媒体报道煞有介事把选举成绩说成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大获全胜、狂胜、以高票获胜、压倒性胜利”,我却都不以为然。选后各界专家学者的评论文章也纷纷出炉,论述洋洋大观,我且依旧冷眼旁观看看是否太阳底下会出新事,所以按捺至今。

这篇不是严谨的学术讨论文章,因为我一介山野村夫不能与学识渊博的专家学者们相提并论。我为人简单,所以也只是往简单处看,因为我觉得这世界的逻辑与常理都是很简单的。

纵观我国独立后的12届国会大选,从第5届1984年的大选开始,除了第9届 2001年执政党得票率高达75.3%中选之外,包括今年的七届大选,执政的人民行动党的得票率都是在60%与69%之间,从不例外,所以这届大选的成绩在实质上不能说是执政党狂胜。因为整体而言,执政党并未撼动在野党那百分之30忠贞不二的支持者。这成绩只能说是保持着多年来的一种胶着状态。

1984年是建国25周年,新加坡已经开始经历腾飞与兴盛的经济,地球正在快速缩小,新加坡国民的心智也普遍开始与世界接轨,所以那是一个挺具代表性的年代,想必这也是造成大约有三成多的国民已经认清并坚决反对新加坡政府开国以来的管理方式与政策的原因之一。下图显示以1984年大选后定型的双方阵营支持者的百分比,我相信以深蓝代表的30%在野党支持者与以深红代表的50%行动党支持者都是彼此无法撼动对方的铁票仓。所以,双方在现有的诸多条件下只能争取浅蓝与浅红代表的中间选票。当然,既然在图表中这20%中间选民亦以(浅)蓝与红代表,就表示这中间20%的选民也是有他们既定的一些思想倾向,只不过他们每当投票之前比较会对自己的想法有另外一番考虑。

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3, 2015 at 11:41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