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陈庆炎

族群操作及其效果——新加坡选举史中的不和谐记忆

leave a comment »

刘晓鹏,黄奕维(国立政治大学)      2017-6-29
原载于《台湾民主季刊》第十四卷,第二期(2017年6月)
http://www.tfd.org.tw/export/sites/tfd/files/publication/quarterly/TDQ1402004.pdf

如果宪法修改是因为某个人,这对新加坡人来说将是可悲的。

—陈清木,2016年9月17日

前言

Yahoo Singapore在2016年9月发表的民调显示:高达70%的国民支持副总理尚达曼(Tharman Shanmugaratnam)担任总理。由于在总理李显龙昏倒后不久发布,引起新加坡各界重视,当事人也急于澄清无意愿。在这个议题上,李显龙虽未反对非华人总理,但将懂华文设为条件。约在 Yahoo Singapore 发表民调的同时,李显龙也宣称少数民族难以在选举中获胜,故推动改革总统选制以保障其当选机会。修法工作已于2016年11月完成,2017年9月将选出少数民族担任总统。

Yahoo Singapore 的民调和李显龙的说法,对新加坡人民在选举中的族群考量有相互矛盾的诠释。前者以数据显示新加坡人民能接受跨族群政治代表,是选民成熟、族群和谐的象征,后者则暗示新加坡华人占多数的选民受限于族群思维,倾向支持华人政治代表,因此必须透过修法来补强族群和谐。循此矛盾也使吾人不禁好奇新加坡族群和谐的程度为何?为何民众支持的少数民族政治明星担任总理,需要以说华文为条件?而新加坡以法律保障少数族群知名,就总统选举的位阶而言,应早有相关法律予以规范,为何此时需要迅速修法,保障其担任总统的机会?

为解答这些问题,本文将以族群为核心,回顾新加坡选举史。不但有助解释新加坡官民间视角的差异,也能探讨族群与选举考量衍生的问题,更能检视即将来临的2017年总统选举。

文献回顾

一、族群与记忆

族群的形成十分多元,王甫昌总结各说,将其定义为“一群因为拥有共同的来源,或者是共同的祖先、共同的文化或语言,而自认为或者是被其他的人认为,构成一个独特社群的一群人”,简言之,就是主观认定或被认定有共同传统的一群人。惟正如 Eric Hobsbawm所批评,许多所谓古老的传统,常是最近被编造的(invented),而族群构成就是很好的应用,因为牵渉到复杂的主观认知。学者们普遍指出族群的建构是一连串的“记忆、遗忘、诠释与编造”(remembering, forgetting, interpreting, and inventing),而 Benedict Anderson则指出这些记忆与遗忘的过程,实际上是配合叙述者的目的。例如许多历史上的杀戮,为了符合当今民族建构需求,而出现选择性记忆以定位死亡的价值与意义。

族群的记忆建构最关键的叙述者往往是政府,因此 Carter A. Wilson认为政治是影响种族主义最关键的力量,特别是政府的法律与政策。他以美国的经验为例,法律与政策可以被用来确认美国黑人属于财产而非属公民,国家可以透过暴力来强迫执行种族压迫规范,然而法律与政策亦可迅速改变白人优越的地位,用国家暴力来捍卫有色人种的民权。政策的角色如此重要,不同族群成员因而常透过参与政治竞争,担任政府机构的代表,取得资源分配与诠释政策的权力。Sniderman、Crosby 与 Howell就指出,种族政策的核心是政治,而“竞争性选举压力”(pressure of competitive elections)为其形成的主因之一。

族群与政府的关系密切,也使新加坡政府管辖的多元族群社会格外引人重视。其多元种族政策受到赞誉的同时,也有不少研究关心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如何藉族群政策达到政治目的。Noman Vasu指出,新加坡政府在政治、社会与经济制度上加强种族分类的同时,也藉此将自己塑造为族群和谐制造者,并以此寻求其执政合法性。人民行动党以“父权政府”(paternalistic government)知名,而族群与其执政模式的关联则如 Carl Trocki所指出,多元种族主义(multi-racism)是新加坡“父权式管理社会的借口”(excuse for the paternalistic management of society)。

要做到父权式管理,必定要能压制反对的声音。Kevin Tan形容执政党对付反对者的弹药库(arsenal)中,法律武器之一就是指控其危害族群和谐。James Jesudason则以1997年选举为实例,指出反对党候选人邓亮洪律师,被形容为威胁新加坡的反基督教的大汉沙文主义者(anti-Christian Chinese Chauvinists),这仅是由于他批评了新加坡的英语教育政策,最后也因此流亡海外。

族群和谐要成为压制的理由,必然基于族群和谐必要性的历史记忆,因此如何塑造这种记忆至为重要。种族不和谐多源自社会中少数族群的长期不满,但最后会爆发社会冲突,关键在于该族群是否受到菁英团体在资源与权力上的组织与动员,因为菁英会定义、创造与操纵相关不满与矛盾。菁英操作族群关系必定与自己的利益有关,以前述新加坡政府巩固支持的策略为例,Stephan Ortmann就指出其长期在身份认同上操弄危机意识,刻意强调自己身处“敌人(马来人)领土”(enemy territory),因此记载历史时十分强调族群冲突。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险过剃头当上总统 陈庆炎卸任你打几分?

with 2 comments

沈泽玮    2017-8-31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0831-287

我国第七任总统陈庆炎今天(8月31日)卸任。(新报)

我国第七任总统陈庆炎今天(8月31日)卸任,他在任六年来的表现,你打几分?

在未给出评分前,我们不妨先回看他当年是如何杀进总统府的。

2011年,作为官方属意的人选,陈庆炎在那场“四陈”大厮杀中,有惊无险地以0.35个百分点的微差打败陈清木医生,但得票率仅为35.19%,远远没有过半。难怪陈庆炎当年感叹,“这是我在公共服务领域工作三十年来,最具挑战性的任务”。

新加坡总统是国家元首,是国家权力的象征,没有独立行政权,即使得票率不理想,也不影响总统履行职责。77岁的陈庆炎最近接受《联合早报》、《海峡时报》、《每日新闻》联合采访时,没有给自己的表现打分,但巧妙地晒出六年来的成绩单,内容大致如下:

加强社会凝聚力

  • 小印度骚乱发生后,在面簿上载声明,强调不应让事件打击人们对社会的信心,并呼吁国人维护国家的安全与和平。
  • 支持民选总统“保留”制,认为在国际恐袭阴影下,下届总统保留给马来族群,能有效维系社会和谐。

“首席外交官”

  • 六年内共进行30个国事访问,强化我国与多国之间的关系。除访问中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欧洲多国,也成为首位对墨西哥进行国事访问的新加坡总统。

促进民众认识总统府、亲民大使

(海峡时报)

  • 总统府为更接近民众,除了举办开放日,还设置历史展馆和推出手机应用。
  • 亲临巴西里约热内卢奥运会,为我国运动健儿打气。

鼓励国人关怀社会

  • 将总统挑战”慈善活动扩大至推广志愿服务,鼓励人们不只捐出金钱,也贡献时间和施展才华,帮助有需要的人。

“第二把钥匙”,阻止执政党亏空国库

  • 经常与总统顾问理事会讨论各种课题,也与他们和内阁一起开会,讨论的内容包括扩建樟宜机场、兴建高铁和地铁等大型项目的财务相关课题。参观建屋发展局、裕廊集团和诸如榜鹅等新镇,了解新发展、主要基础建设项目。

任期表现中规中矩?

看到了吗?总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一年领百万元高薪,每年只在国庆典礼上挥挥手那么简单。不过,从总统晾晒的成绩单看,六年的表现整体中规中矩,没有太抢眼的亮点。与前几任相比的话,在加强社会凝聚力、亲民大使、推动慈善活动等方面,没有明显超越纳丹;在掌管国家储备金第二把钥匙方面,也没有超出王鼎昌。

众所周知,已故前总统王鼎昌就总统在如何保护国家储备的课题上,与政府产生歧见。王鼎昌当年接受《亚洲周刊》访问时直言,民选总统应该保护储备,但是这些储备是什么,他并没有被知会。王鼎昌还说,政府花了三年时间,才将储备的资料提供给他,而且并不完整,他也没有足够的人手去查阅资料。王鼎昌逝世后,没有获得国葬礼遇,好些舆论替他不值。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31, 2017 at 9:56 下午

选民玩弃保?总统可能连选都没得选!

with one comment

子惠      2017-8-28
http://www.redants.sg/essay/story20170828-253

2011年总统选举的结果对政府来说却是一场噩梦。选战尤其激烈,充斥着不少反对政府的情绪,政府背书的候选人陈庆炎最终仅以7269张选票或0.34%险胜陈清木。这对政府来说无疑是一记警钟,自然不愿在今年的总统选举中“铤而走险”,尽全力为哈莉玛制造一个相对安全的竞选环境。

(左起)波旁海事公司亚太区执行主席法立 (Farid Khan) 和第二房地产集团创办人兼总裁沙里马里肯 (Mohd Salleh Marican) 表态有意参选总统。(联合早报)

9月总统选举终究还是一场只让马来族人士参加的“保留选举”。

至今表示有意参选的马来族代表中有三人:不久前辞去国会议长和人民行动党党籍的哈莉玛(Halimah Yacob)、第二房地产集团创办人兼总裁沙里马里肯(Mohd Salleh Marican)和波旁海事公司亚太区执行主席法立(Farid Khan)。其中沙里马里肯和法立已提交表格,只待总统选举委员会审核结果。

《联合早报》日前报道前反对党人士阿都拉欣(Abdul Rahim bin Osman)有意参选,但他经营的公司今年5月倒闭,公司原来的规模也不大,股东权益只有区区1万元左右,远不符合企业股东权益至少达5亿元的自动参选资格。此人显然是来搅局的,分析尚且先把他排除在外。

弃保效应不大可能出现

《红蚂蚁》日前刊登一篇文章“新加坡选民会玩弃保吗?”谈选民是否会在投票时玩弃保战略,重视总统“独立性”的选民若玩真的,确实很有可能在法立和沙里马里肯之间择其一,把选票集中在一人身上,这样才有可能威胁重量级的哈莉玛的胜选概率。不过这显然只是总统选举中的可能出现的其中一个情况,即三人都取得参选资格证书,但各种迹象显示,这种情况恐怕不大可能出现。

首先,让我们先盘点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

第一种情况就如上述所言,哈莉玛、沙里马里肯和法立都取得资格证书,选民若不愿选择被视为与政府走得太近的哈莉玛,就应该考虑把选票集中在沙里马里肯或法立其中一人身上。

第二种情况是哈莉玛自动符合资格参选,沙里马里肯和法立两人中只有一人取得资格证书,总统选举出现一对一局面。

第三种情况则是沙里马里肯和法立都没有获得参选资格证书,哈莉玛作为唯一的候选人自动当选,大家也就不必投票了。

三人中只有哈莉玛因担任国会议长超过三年的关系,而自动符合参选资格。沙里马里肯(67岁)虽然经营本地首个上市的马来回教企业,但股东权益只有大约2.5亿元。62岁的法立先后担任总部设在法国的波旁海事公司亚太区的执行董事和主席,号称领导公司遍布在亚太区的所有业务,不过根据一些媒体报道,该公司股东权益也只是处于3亿元左右的范围,距离自动符合参选资格的5亿元门槛还有一段距离。

2011年“三陈”条件相近总统选委会从宽处理

两人能否顺利参选,完全取决于总统选举委员会的判断,而这个六人委员会酌情从宽的“宽”到底有多“宽”?我们能参考的前例也只有2011年的总统选举。

当时的“四陈”中,最终胜选成为总统的陈庆炎因曾担任部长的关系,是唯一明确自动获得参选资格的候选人。

陈清木以担任泉合控股非执行主席一职参选。公司的缴足资本略高于当时设下的1亿元门槛,虽然他作为“非执行主席”没有直接参与日常管理,但委员会当时仍认为他“出任公司总裁超过三年”,符合参选资格。阅读全文»

哈莉玛出马选总统 她将不战而胜或遇多角战

leave a comment »

沈泽玮     2017-8-10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0809-116

政治一天都嫌长,目前还不知道是否会像上一届总统选举那样,跑出“前体制中人”打乱整个局。一般相信,若无意外,哈莉玛可创造多个“第一”:第一位民选马来总统、第一位想住(但未必可以住)在组屋的总统、第一位女国会议长。

不说不说,还是终须一说。卖关子卖了好几个月的哈莉玛,终于在8月6日的马西岭区国庆晚宴上宣布参选总统。

这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我国政府自去年宣布来届总统选举保留给马来社群参选后,“哈莉玛”三个字就出现在全岛多个咖啡店名嘴的名单中。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有幸成为“陈大仙”,今年二月在国会辩论总统选举修正法案时,两次称呼哈莉玛为“总统女士”,是部长先生有卜卦能力还是另有原因就不清楚。

除哈莉玛外,迄今公开表明有意参选的马来族候选人还有第二房地产集团创办人兼总裁沙里马里肯(Mohd Salleh Marican,67岁)和波旁海事公司亚太区执行主席法立(Farid Khan,62岁),但两人都不符合私人企业家企业股东权益必须达至少五亿元的条件。

明眼人都知道,处在体制内的哈莉玛是执政人民行动党属意的人选。前阵子,舆论就“何谓马来族”问题吵个不休,并因为哈莉玛的父亲是印度人、母亲是马来人而质疑她的马来族身份。有本地主流媒体发文为哈莉玛背书说,马来族的定义是:一个属于马来社群的人,不论是否属于马来族,必须自认是马来社群的一分子,并且普遍被马来社群所接受。

事有凑巧,邻国马来西亚近日也因大选逼近而挑起血统课题,前首相马哈迪被现任副首相阿末扎希指拥有印度族血统,并非纯正马来人。阅读全文»

说好的法治呢?新加坡李家纠纷背后的政权焦虑

leave a comment »

周思城(自由撰稿人)    2017-8-1
http://initium-analytics.initiumlab.com/article/20170801-opinion-leung-singapore/

这宗事件透露了新加坡政治模式的一大败笔──一旦面对高层政治领导涉嫌触犯权限、越权、滥权、利益回避和利益输送等议题时,便显得无能为力,甚至纵容。

今年六、七月间,新加坡首任总理李光耀的子女,为了父亲故居的保留和拆除,在脸书上爆发了一场公开纠纷。这宗事件透露了新加坡政治模式的一大败笔──新加坡政治制度虽然在控制民众和一般官员方面,有相当大的作用,不过一旦面对高层政治领导涉嫌触犯权限、越权、滥权、利益回避和利益输送等议题时,却显得无能为力,甚至纵容。

这一切对新加坡政府而言,其实相当讽刺。长期执政的人民行动党(People’s Action Party, PAP),向来标榜自己以严刑厉法,确保施政的清廉和效率,奠定新加坡的长期稳定发展。在面对“专制”、“软性威权”等批评时,行动党经常会强调自己是“依法治国”,法律大于个人或个别团体利益。李氏家庭争议却意味着,这套做法一旦碰到权贵核心,恐怕有突然失效的可能。

对后李光耀时代的新加坡和行动党而言,这次无意中揭发的权限和利益回避议题,是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面对当前的社会氛围、经济环境和外在压力,掌权者很容易为了一时的政治考量,陷入集权的诱惑,强化对社会、资讯和政治的控制,削弱对自己权力的约束。这样的举动,虽然可能有助于一时摆平异议,但整体而言,对国家的长期发展却带着负面影响。

以上所提的举动,可能会提高政治胜负的代价,包括在行动党内部,使政治斗争更加严峻,甚至还可能渗透社会其他层面。在政治人物缺乏广大社会支持的时候,更是如此。更进一步的政治控制,也可能缩减新加坡社会的弹性,让国家更难因应经济、外交和其他冲击。新加坡因为资源、人口都十分有限,在面对当前的诸多挑战,比以往更不能缺少灵活。

李光耀的故居,欧思礼路38号。

李光耀的故居,欧思礼路38号。摄:Wallace Woon/EPA

李氏家族争议与官员介入

据李光耀幼子李显扬的脸书发文和总理李显龙的几次回应,李家长子李显龙与弟妹的严重分歧起源于2015年,李光耀逝世之后,李显龙不满最后遗嘱内要求李光耀后人,在李光耀次女李玮玲搬出欧思礼路38号故居后,拆除建筑物。遗嘱虽然把故居留给李显龙,不过李显龙后来又以市价一倍半的价格,把资产转让给李显扬。

今年6月中,李玮玲和李显扬在脸书贴文,指控李显龙为了借用父亲的威望、巩固势力、扶持其次子李鸿毅进入政坛,而企图违反李光耀遗嘱,利用国家机器强行保留李光耀故居。二人还称李显龙因为不满他们坚持父命,要求拆除故居,而使用总理职权动用国家机器,监控他们本人、家属和亲友人。李显龙及资深律政部政务部长英兰妮(Indranee Rajah)则回应质疑李光耀最后遗嘱的正当性,和李显扬妻子林学芬参与撰写遗嘱的角色。 阅读更多 »

选举是新加坡民主指标?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3-18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312

除了一党专政之外,新加坡还出现了一人政党的现实。事实是,国会立法是执政的人民行动党说了算,而支配国会的人民行动党则是李光耀一个人说了算。这一个有违民主意义与精神的政治现象,并不是一个虚无的理论分析结论,而是实实在在的新加坡史实。

多年前,William Safire《纽约时报》记者称李光耀为独裁者。李光耀回应说:你可以按自己的观点来称呼我,但是,这不表示我就是如你所言,我可以轻易赢得大选,我何必如此?按李光耀的定义,独裁与民主的区别,取决于政府是否举行国会选举。换言之,选举与否决定一个政体属性。因此,由于李光耀赢得每五年举行一次的历届大选,所以新加坡是一个民主政体。

近日,李显龙在与英国广播电台的访问中,重申了这一个李光耀对民主政治的定义。李显龙说:新加坡人很开心,他们选择了这个政府。基于选民选了我和我的政党,所以新加坡是一个开放的民主政体。

当然,国会选举是衡量民主政体的一个标准,但是,选举结果却并非衡量民主的唯一准绳,因为选举过程的正当性,决定选举结果的正当性。偷鸡摸狗的选举过程本身,就已经自我否定了选举结果的正当性。明显的,人民行动党政府的国会选举,充满了极具争议的投机取巧。

除了选举之外,三权分立的政体结构也是衡量政体属性的一个准则。三权分立主张立法,行政和司法三种国家权力,分别由不同机关掌握,各自独立行使、相互监督以制衡。因此,一个能够满足三权分立之约束条件的政体结构,可以界定为一个民主政治体制。然而,实际运作上,要达到三权分立的相互监督以制衡,另有一个内在的基本条件:适当的政党竞争力度与相对均衡的政党实力对峙,也就是,英国广播电台访问中所指出的:国会有一个可以成为替代政府之反对党的存在。

理由是,三权分立有赖于相互监督机制的实质性存在,因为唯有近乎势均力敌的政局下,三权才有彼此制约的可能性。在这一个层面上,新加坡一党专政的现实,根本上质疑了新加坡存在一个三权分立体制的可能性。阅读全文»

《坚贞的人民英雄》 前言

leave a comment »

孔莉莎    2017-3-6
https://www.nandazhan.com/zj/jianz001.htm

坚贞的人民英雄 cover (Maroon) 13Dec2016这本册子是为了纪念林福寿医生逝世5周年。约有三、四成的篇幅是林医生的论述和演说稿,其他篇章大部分出自他的同志,他们是在内部安全法令下或是在内安法的前身即公安法令下被捕的,包括曾经分别在樟宜监狱E座牢房和女皇镇监狱跟林医生关在一起的牢友。

在林医生于2012年6月4日逝世一个月后,于7月3日为他举行的追悼会上,曾分发了一本题为《向坚定的自由战士林福寿医生敬礼》中英文纪念文集。

去年,我们出版了一本纪念林清祥逝世20周年的册子。

时隔5年,又再编辑一本纪念林福寿医生的册子,相隔时间似乎短促些。然而,他的现存同志,大部分都已是七老八十之辈,深知时日不多,他们等不到林医生逝世10周年的纪念日了。

林福寿医生坚持斗争到最后,凛然无畏,毫不妥协,对不经审讯的长期监禁,对长期单独监禁的虐待行径,对指他和他的同志们是要通过暴力实现政治目的的亲共份子、共产党同情者或共产党分子的诬告,以及行动党政府凭借内部安全法令来保住政权的行为等等,给予强烈谴责。

他是代表全体同志发声。

他们在本册的文章中,重申了林医生的话语,这等于是肯定他们并没有轻易屈服于现有体制的霸道。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