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陈庆炎

选举是新加坡民主指标?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3-18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312

除了一党专政之外,新加坡还出现了一人政党的现实。事实是,国会立法是执政的人民行动党说了算,而支配国会的人民行动党则是李光耀一个人说了算。这一个有违民主意义与精神的政治现象,并不是一个虚无的理论分析结论,而是实实在在的新加坡史实。

多年前,William Safire《纽约时报》记者称李光耀为独裁者。李光耀回应说:你可以按自己的观点来称呼我,但是,这不表示我就是如你所言,我可以轻易赢得大选,我何必如此?按李光耀的定义,独裁与民主的区别,取决于政府是否举行国会选举。换言之,选举与否决定一个政体属性。因此,由于李光耀赢得每五年举行一次的历届大选,所以新加坡是一个民主政体。

近日,李显龙在与英国广播电台的访问中,重申了这一个李光耀对民主政治的定义。李显龙说:新加坡人很开心,他们选择了这个政府。基于选民选了我和我的政党,所以新加坡是一个开放的民主政体。

当然,国会选举是衡量民主政体的一个标准,但是,选举结果却并非衡量民主的唯一准绳,因为选举过程的正当性,决定选举结果的正当性。偷鸡摸狗的选举过程本身,就已经自我否定了选举结果的正当性。明显的,人民行动党政府的国会选举,充满了极具争议的投机取巧。

除了选举之外,三权分立的政体结构也是衡量政体属性的一个准则。三权分立主张立法,行政和司法三种国家权力,分别由不同机关掌握,各自独立行使、相互监督以制衡。因此,一个能够满足三权分立之约束条件的政体结构,可以界定为一个民主政治体制。然而,实际运作上,要达到三权分立的相互监督以制衡,另有一个内在的基本条件:适当的政党竞争力度与相对均衡的政党实力对峙,也就是,英国广播电台访问中所指出的:国会有一个可以成为替代政府之反对党的存在。

理由是,三权分立有赖于相互监督机制的实质性存在,因为唯有近乎势均力敌的政局下,三权才有彼此制约的可能性。在这一个层面上,新加坡一党专政的现实,根本上质疑了新加坡存在一个三权分立体制的可能性。阅读全文»

《坚贞的人民英雄》 前言

leave a comment »

孔莉莎    2017-3-6
https://www.nandazhan.com/zj/jianz001.htm

坚贞的人民英雄 cover (Maroon) 13Dec2016这本册子是为了纪念林福寿医生逝世5周年。约有三、四成的篇幅是林医生的论述和演说稿,其他篇章大部分出自他的同志,他们是在内部安全法令下或是在内安法的前身即公安法令下被捕的,包括曾经分别在樟宜监狱E座牢房和女皇镇监狱跟林医生关在一起的牢友。

在林医生于2012年6月4日逝世一个月后,于7月3日为他举行的追悼会上,曾分发了一本题为《向坚定的自由战士林福寿医生敬礼》中英文纪念文集。

去年,我们出版了一本纪念林清祥逝世20周年的册子。

时隔5年,又再编辑一本纪念林福寿医生的册子,相隔时间似乎短促些。然而,他的现存同志,大部分都已是七老八十之辈,深知时日不多,他们等不到林医生逝世10周年的纪念日了。

林福寿医生坚持斗争到最后,凛然无畏,毫不妥协,对不经审讯的长期监禁,对长期单独监禁的虐待行径,对指他和他的同志们是要通过暴力实现政治目的的亲共份子、共产党同情者或共产党分子的诬告,以及行动党政府凭借内部安全法令来保住政权的行为等等,给予强烈谴责。

他是代表全体同志发声。

他们在本册的文章中,重申了林医生的话语,这等于是肯定他们并没有轻易屈服于现有体制的霸道。 阅读更多 »

揣着聪明装糊涂

with 2 comments

李莫愁    2016-11-1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11/144833.html

说到这儿,就不难看出就如集选区制度那样,虽然打着种族和谐的金字招牌,其实是把更多的独裁往自己身上揽。这次匆忙推出的戏码,摆明是要阻挡陈清木成为民选总统候选人。除了高门槛之外,执政者还可以通过种种理由拒绝一些人参选,保留一切诠释的权力,这本是民主制度所不允许的,却变得不得不如此,够高招了吧!

“揣着聪明装糊涂”绝对是一种厚黑学。

“揣着聪明装糊涂”七个字是我们这些祖先来自大陆南端的南洋小子不会用的,盖因这是北方人的语法结构,就好像我们说“惹上麻烦”而不说“摊上麻烦”;然而这七字却很传神地表达那种情境的心理状况。

“民选总统”对上了年纪的新加坡人来说,都知道是行动党为了永续执政而丢出来的撒手锏。明明是要搞“第二权力中心”,却昧着良心说不是“第二权力中心”,这种选举奥步差别在于是他们当政或者不是他们当政。回溯1981年安顺补选送工人党惹耶勒南进入国会,在野党取得零的突破,那时起,行动党大佬们就深谋远虑生怕将来有一天,一个不小心让在野党取得政权。于是需要设计一个机制让他们可以扳回一局;国会的任期4年,民选总统6年的错开……并且以李光耀为麻豆的构想就开始酝酿。先搞定了集选区制度,10年之后修改了宪法搞了个民选总统制出来。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后来李光耀不当却给王鼎昌当了。而这个王鼎昌辞去党籍之后,天真地以为要当一回真正的全民总统,提出要查政府的账,杀行动党大佬们一个措手不及,飙出一身冷汗。之后终于把王鼎昌弄下台,这回就学乖了,找了个听话的“之子”纳丹来让权,于是练就一身盖树胶印的本领,把原本要留给李光耀掣肘的狠招都改了回来。这些谁没看见,只是大多数揣着聪明装糊涂罢了。

2011年民选总统选举,原本以为很冷门的竞选却出现了“Tan Tan Tan Tan!”式的命运敲门。四个Tan都来自体制,特别是前议员陈清木仅以7000票的落差败给陈庆炎。而执政党嘱意的候选人——陈庆炎也赢得不漂亮,只得36.2%的选票。到了2015年,陈清木听说李显龙又要改宪,赶紧放话说他来届一定要选,于是李显龙殚精竭虑想了个连陈清木“都不能拒绝的理由”。这些谁没看见,只是大多数揣着聪明装糊涂罢了。 阅读更多 »

危机感感召修宪,铺路行动党接班人

leave a comment »

否极泰来     2016-11-9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6/11/blog-post.html

人民行动党在危机感感召下修宪,更改民选总统的选举制度,是为了铺路行动党接班人和既定安排的总统候选人。

新加坡国会正在辩论民选总统的修宪问题,根据人民行动党在国会的绝对优势,辩论过后,修宪当然会顺利通过。总统陈庆炎已经表示没有异议,因此,最后他也会签下修宪法案。

行动党每一次修宪,或者修改选举法,都会堂而皇之的说这是未来打算,我们要防患于未然,有必要先做好准备,以免将来出了一位“对新加坡政府做出不利”举动的总统。

其实,我们只要细想一下,就会明白这些修宪的背后,就是要维护行动党的长期执政。当年,推出民选总统,就说害怕政府随意使用储备,因此,需要一个民选总统来手握第二把钥匙,确保新加坡历年来辛苦累积起来的储备,不会被坏政府随意花掉。哪里知道一推出就出现问题。结果利用行政手段,以自动当选的方式,顺利度过两届总统选举。到了2011年,本以为推出陈庆炎这样有份量的候选人,就可以轻易当选,哪里知道却几乎失去这个刻意安排的总统接班人。

民选总统制度的发展,如果没有修改,就会对行动党的接班人制度造成伤害,破坏行动党的既定方程式,导致行动党的最佳总统人选,选情出现变数。

这样一来,对于行动党来说,就是一个危机。在危机感的驱使下,李显龙不得不提出修改民选总统的制度,来确保不论总统选举还是大选,行动党的所谓接班人制度能够顺利走下去。

现在通过民选总统的修宪案,利用2017年轮到马来总统候选人的行政手段,再次为行动党指定的候选人铺路。这对新加坡是好是坏?当然,行动党会说这有利国家的稳定,族群的和谐。

行动党有那一次不是这么说?反正,国会里拥有绝对大多数,想要怎么做就怎么做,谁能够阻挡李显龙修宪。阅读全文»

新加坡的伊拉克政策如泥浆般清澈

leave a comment »

作者:陈华彪      译者:万章      2016-7-10
https://www.facebook.com/wahpiow.tan/posts/793038537499213

当吴作栋将新加坡扯入支持伊拉克战争时,他在国会解释说这是为了国家的利益。在齐尔克报告发表后,他有责任向新加坡人民解释,为什么削弱联合国安理会权威,支持没有联合国授权的战争符合新加坡国家利益。

goh chok tong blinkered随着齐尔克(Chilcot)报告书在星期三发布,英国前副首相约翰彭仕国(John Prescott)现在相信参与伊拉克战争是不合法的。他过去曾投票赞成参与战争。另一位英国前内阁成员也指控东尼布莱尔(Tony Blair)“歪曲事实”。另一方面,英国《星期日周报》(2016年7月10日)则揭露布莱尔目前是可能开通伊拉克北部天然气供应的新石油与天然气输送管的受薪顾问。

正当齐尔克报告继续在英国成为头条新闻时,亚细安中大力鼓吹参与伊拉克战争的新加坡当权者却出奇地一声不发。

2003年,以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毁灭性武器(WMD)及萨旦胡先(Saddam Hussein)即将部署这些武器为理由,小布什(George W Bush)号召入侵伊拉克,新加坡政府很快的加入支持他的行列。

总理吴作栋,副总理兼国防部长陈庆炎及外交部长贾古玛教授集体唱着小布什和布莱尔准备好的调子。

2013年3月14日, 美国入侵伊拉克前六天,贾古玛在国会宣布新加坡愿意削弱联合国安理会的权威,支持在没有联合国授权下入侵伊拉克。

在9/11之后,伊拉克拥有非法的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是个不能接受的风险。倘若伊拉克不解除武装却没有受到对付,这是对全世界的极端组织发出不良信号。安理会无法对第二项决议达致共识不能作为不采取行动的借口。

贾古玛曾是位法学教授,想必也是内阁中的法律智囊。可是他并非武器专家。他应当知道联合国武器稽查员Hans Blix和七百名工作人员并不支持伊拉克囤积了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任何说法。 阅读更多 »

歪嘴说好话?

with 2 comments

韦春花     2016-1-30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1/144082.html

其实李显龙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要糊弄全国人民,只把反对党当备胎。出席反对党的群众大会不过图个“听爽”而已。Worst case scenario,最后都会有12个傻逼进入国会,当起有投票权的非选区议员,你们还嚷嚷什么?——这就奇了,没被选民委托的阿狗阿猫竟然可以对国策投票!?还有比这儿更大的民主颠覆吗?所以从这条思路,可以看出李显龙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要把民选制当成他自慰的情趣用品。

韩国有句俚语说:“即使嘴巴歪了,也要好好说话。”——的确,新加坡正是嘴歪了就乱说话的地方。

近来最扯的莫过于金管局的助理局长(财政、风险管理与货币)刘国文说:“公众对2元‘如新钞’的反应令人鼓舞。我们自三年前推出这项计划以来,通过减少印刷2元新钞票所节省的能源,差不多翻一倍。2013年所省下的能源,可为100间四房式组屋提供四个星期的电力,去年所省下的能源,则能提供七个星期电力。”

这句话通过官媒的大喇叭,还利用东景小学学生稚嫩的腔调重复一遍,好像很“环保”的样子,其实老娘告诉你:根本没什么,2014年只不过节省了金管局大约1万3200新元印新钞而已(换算成数字,怎么效果会变得那么差!)。还记得当年李光耀为了整个内阁的千万年薪,说了“不过是GDP零点几个百分点”的辩词吗?怎么金管局节省了区区小钱,竟说到这么繁复,还扯到全国组屋的水电费,哇佬喂。

早报匿名社论说:

李显龙总理前天在国会参与政府施政方针辩论,在一个小时的演讲中,他详细勾画出政治改革的方向,可以以“一收一放”四个字概括之。

“收”的是,制定更严格的民选总统资格标准。民选总统的其中一项资格是,竞选者必须是缴足资本1亿元以上的大公司领导人。如今时移势易,自1990年民选总统制以来,不但国家经济增长了几倍,财政预算、国家储备规模均更为庞大,公共机构与体系也变得更复杂,总统的责任因而相应沉重。所以,对于参选人的资格,同样必须有所提高。

“放”的是,让非选区议员 (NCMP) 跟国会议员享有同样的投票权,他们的地位因而提高。每一届大选中的反对票至少有30%,以微差落选的非执政党候选人以非选区议员身份进入国会,又跟其他议员一样享有同等的投票权,很明显的是因应新一代选民希望看到国会里有更多反对声音的诉求。

老娘是这么想的啊,要是新加坡还有另一份不同立场的报纸或者媒体,官媒大概就不敢这么明目张胆/不怕人笑/不怕人骂的歪嘴乱说话了。 阅读更多 »

改革政治—持续行动党一党专政?

with one comment

否极泰来     2016-1-16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6/01/blog-post_16.html

去年9月大选过后,行动党就发出放出风声,新加坡的选举制度,好像需要改变,……接下来,这出戏就按照行动党草拟的剧本演下去。选民已经给行动党强而有力的委托,也实在没有什么怨言了。这是一党专政的结果

Parliament_House_Singapore

新加坡国会大厦

总统陈庆炎为第十三届国会主持开幕时指出,行动党政府有意改革新加坡的政治制度,确保政府继续廉洁、有效和负责任。这是行动党所谓的自己检讨自己,自己监视自己的反应。

事实上,目的很明显,就是要持续行动党的一党专政。这一届国会,行动党拥有超过90%以上的议席,国会的绝对大多数。它要通过什么改革,改进什么制度,怎样才是照顾少数人的利益,怎样才是公平选举,通通都是行动党说了算了。

陈总统指出,我国的政治制度须包含适当的稳定剂与制衡,并确保不同的观点有机会被纳入考量。另外,新加坡的政治制度也得确保本地少数族群不会被边缘化或排除在外,而是能“完全参与全国的主流生活”。
《联合早报》

其实,如果行动党政府要避免边缘化现象的出现,大可以以比例选举制度,就像台湾今天的选举那样,立法会有直选议员和政党票(比例制度下)议员。这样一来,新加坡30-40%的选民的利益就不会长期被忽视。行动党的所谓改善,当然不是这么样的改善。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6, 2016 at 1:16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