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陈庆珠

狮城谍影疑云震慑外来学者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萧翔      亚洲周刊 2017年8月20日第31卷33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2353370204&docissue=2017-33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2353370266&docissue=2017-33

新加坡内政部指中国背景的美籍华裔学者黄靖是“试图影响当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取消他和太太的永久居民身份,永远禁止他们入境,事件震慑在新的外来学者。仍在狮城的黄靖提出上诉。

新加坡学术圈外来人才众多闻名世界,尤其少数几个被视为官方智囊的机构,网罗了来自多个国家、拥有各种国籍的学者,也通过开设高等课程吸纳世界各国研究生,作为高等人才相对稀缺的狮城观照世界也提供政府不同意见的渠道。原本不为外界注意的这种学府氛围,近日却意外传出“谍影”疑云,引发国际关注。

新加坡内政部在八月四日星期五傍晚忽然发布文告,指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特聘讲座教授兼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黄靖是“试图影响当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agent of influence)”,确认他曾“参与损害新加坡国家利益的活动”,因此依据新加坡移民法令取消他和妻子杨秀萍的永久居民身份,并且把这名中国出身的美籍学者及妻子列为不受欢迎的移民,永远禁止入境。新加坡国立大学也同步表示即日起停职停薪,终止其聘约。

黄靖对媒体否认指控,表示“外国代理人”之说是无稽之谈,“为什么不指名是哪一国呢?美国还是中国?”他将依法向内政部长提出上诉。若上诉不果,他须在特定时间内离境。

隶属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在亚洲高等研究学府拥有崇高地位,成立十余年来培养了八十多国两千多名学生。前总理吴作栋刚在今年四月接替年事已高的王赓武出任董事会主席。

事件立即在当地学术圈和移民圈子引发寒蝉效应的“骚动”,许多外国学者私下议论纷纷,试图勾勒完整的拼图,也纷纷相互提醒要更加谨言慎行。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龟笑鳖无尾 老鸹别嫌猪黑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6-12-17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7821

现实是,由于官方与主流媒体,在处理与提供社会信息方面的严重失职,才进一步的造成人们唯有通过公开网络知悉社会演化现状的必要性。这是有其因必有其果的必然性。可见,妖言惑众,祸害无穷的社会责任,是在政府与官方一手控制与包办的新闻媒体。

新加坡官方媒体撰文谴责网上假新闻假消息猖獗泛滥,妖言惑众,祸害无穷。

然而,社论却选择视而不见虚构造假之类的言论,绝非网络资讯的专利,主流媒体上不论是来自所谓的资深学者,资深报人,或者是阅历肤浅的小记者们的撰稿,其扭曲兼且不实言论,亦是俯拾皆是,无日无之。在此,不妨举两个例子,看看嚴以待人,寬以律己的官媒双重标准思维是一个什么模样。

其一,王赓武不时地拿不复存在的南洋华人情怀与意识来模糊新加坡的社会现实,通过偷换概念的伎俩,错把冯京当马涼的糊涂,来评论当下的时事议题。

其二,黄靖纠纷的报导全面扭曲了事件的实质:受害者变成了肇事者。黄靖不当要求司机Step Out开车门的欺凌行为,变成司机要求黄靖Get Out的粗暴行为。一个在中国土生土长与受教育的黄靖,变成了在美国受教育的美国学者。为了使黄靖的恶霸言行合理化,杜撰乘客期待德士司机自发Step Out开车门是美国人的社会文化。其实,根据双方对话录音,真相不言而喻;国大有黄靖是中国人的履历记述。有严重社会治安问题的美国,司机会自寻死路的下车为乘客开车门?

官媒除了面对专业素质不佳,缺乏基本职业道德之忧,更患有马不知脸长的弊病。

看看这一段时评:“中国对新加坡的态度也像川剧变脸。以鼓动民族主义情绪著称的《环球时报》借故出面挞伐训斥新加坡,……该报再次打先锋,叫嚣…令人为之侧目。党媒喊话外交,在冷战以至四人帮时期固属家常便饭,……此次党媒做出如此咄咄逼人的姿态,……明显背离理性和务实。”

锅何以要嫌壶黑?资深党棍何不抚心自问,自己不也是在为当权者的党报不懈努力?党棍是否忘记了自己是如何的以粗暴言论为主人打先锋,叫嚣,四人帮式的对同是新加坡人的反对党与其领导人的挞伐训斥?党棍何不反省,党报文化何以丢失了新加坡人之间原本就应该有的,本是同根生的国家意识?党报领导何不反思在民选总统的议题上,是否反映了事实的真相?是不是欺瞒了社会大众?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21, 2016 at 4:25 下午

上限70% 下限60% 永远的一党专政?

with one comment

否极泰来    2015-9-20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5/09/70-60.html

新加坡选民选择了陈庆珠式新加坡式的“合理,务实,公平”思考方式,为2015大选做出了新的定义,在旧常态里产生新常态,让行动党的不公平竞选方式合理化。

2015大选显示选民支持人民行动党的上限大约在70%的水平。要做到这个地步,行动党已经动用所有的资源,这当然包括选区划分,集选区,政府资源,人民协会,工会,等等不公平的选举制度和策略。

利用同样的不公平选举制度,即使在没有李光耀,SG50等因素的背景下,行动党的得票率,依然可以保持在60%的下限,甚至(出现贪污舞弊管理失误等情形下,行动党还是比反对党行)即使下限下降到55%,行动党依然是一党独大,可以继续专制统治新加坡,合理的在大多数选民支持下,以“一人一票的民主”方式中选连任。

上限论可以从陈庆珠#1和杨荣文#2的观点看出来。

陈庆珠称中间的选民为“strategic voter”。这些策略选民,将以本身的利益出发,哪一个政党做出对他有利的事情、政策,他就投选哪个政党。现在,行动党做出对符合他们利益的事,他们就选择行动党。反之,他们就投反对党。陈庆珠认为选民是理性,务实和公平的 (rational, pragmatic and fair) 。

杨荣文则提出他的道家理论,物极必反,70%是一个极端,它是会反弹,而转向另一个极端发展。因此,他希望选民走中间中庸的路线。他不希望看到太大的变化。

不论是策略选民还是中庸选民,他们已经给行动党定下一个上限:70%。 行动党想要回到以前80%的水平,是不太可能的。对于行动党来说,他们也不认为自己的上限在70%,这个成绩有点出乎意料。

下限论的一个指标就是2011年的60%。当然,在2015大选的选前预测55%也是可能的。不论,55%还是60%,只要新加坡的选举制度没有做出重大的改变,(事实上,如果你是行动党,你会愿意改变吗?)对于新加坡反对党来说,将是致命的一击,除了工人党外,几乎没有其他反对党能够再次逃过一劫。阅读全文»

新加坡没有内耗的本钱

with 2 comments

吴俊刚     2012-7-4
http://www.zaobao.com.sg/yl/yl120704_003.shtml

有更多的人向往两党制,或相信国会需要更多的反对党来制衡执政党,但却少有人谈及,有了更多元的声音和更加复杂的政治情况之后,我们应该如何才能达致妥协和形成共识。

由学者转为外交官而卓有成就与贡献的人当中,陈庆珠教授当属其一。她先后担任过新加坡驻联合国与美国大使,历时数十载,经验丰富,本月中卸任后,将担任巡回大使。和许通美教授一样,她也是我国少有的美国通,因此,她对美国政治的观察,当然也很值得国人留意。

上个星期天,《星期日时报》专访陈教授的报道,不只谈到她对美国政治的观察,也联系到新加坡的政治发展,凸显这位有实际工作经验的学人独到的见解和高远视野,实非一般冷气房中夸夸其谈的大学学者所可比拟。

谈到当前的美国政治,陈教授指出,新加坡实应汲取美国的经验,自我警惕,我们在开拓政治参与空间的时候,要避免陷入类似的政治僵局。她希望新加坡人有足够的智慧,能了解政府治理并非易事,也不是一味地讨好民众。政府固然须对民众的需求保持敏感,但也必须有能力领导,而不是被民意调查或社交媒体舆论牵着鼻子走。

这篇报道谈到好些课题,其观点都足以发人深省。以美国两党政治当前所面对的困境来说,这种泥足深陷、进退不得的两党僵局,其危害性之大是不言而喻的。一方面是在重大课题上,国会难以达成共识,总统也难有作为;另一方面,则是政党的恶斗,不断地在消耗美国的元气,甚至斫丧美国人向来乐观进取的精神。

值得研究的是共和党和民主党这两个老牌政党,到底为什么会陷入僵持的局面?说美国的民主政治出现故障或失灵(dysfunction),这没错,但原因何在呢?政治学者肯定可以给出很多答案,想来两党制与生俱来的缺陷难辞其咎。政党的存在就是为了通过选票争取政权,政党斗争无可避免撕裂了选民,两党制的结果是形成旗鼓相当、分庭抗礼的两大阵营,妥协和共识成为不可能并不足奇。 阅读更多 »

以讹传讹的新加坡认知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2-3-3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7910

新加坡政府是否确实纯洁清廉,还是一个有待进一步论证的议题。没有丑闻的报道,不等于没有丑闻的发生;不知道有,不等同没有,因此,盖棺定论式的,把当下新加坡的政绩归功于廉洁政府的说法,未免言之过早,那是不明智的定论。

全面和正确的认知新加坡政治经济,有赖于全面和正确的信息来源。

数年前,一名刚上任的代部长,严厉批评一份南洋理工大学的经济研究报告为垃圾,追根究底,那是因为政府发布的统计数据有问题。有官员指出,如果能够从那些数据中得出如此的结论,应该可以拿个诺贝尔奖,可见,局内人知道这些统计数据的可用性不高。这应该就是垃圾数据,必然制造垃圾报告的最佳例子。

在当下的新加坡模式里,资讯是战略资源:你只需要知道你应该知道的事情;在这一个大原则下,个别人士按其社会地位的高低,获知不同程度的信息内容。新加坡的现实情况是:政治权力和享有资讯的多寡与优劣成正比。

陈庆珠的一篇旧文献指出,谣言是新加坡人民的信息渠道之一,这相当于今天的所谓咖啡店论坛,普通老百姓就是在茶余饭后的高谈阔论中,尝试去认知社会时事。

这种政策思维造成的社会资讯不对称,带来了理性的愚昧, 这是说,个人在缺乏相应回报的情况下,没有必要花费精力去正确了解政府政策的真相。换言之,除非政府将实情告知,人民对实情是一知半解,因为普通民众不会自发的去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也就是说,许多人会理性的选择了对事情真相的愚昧无知。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3, 2012 at 2:01 下午

公器私用话说PA和PAP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1-9-24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7055

我没有必要去辩护,人民行动党是政府,而政府就是人民行动党。

—李光耀, 行动报1982年

这一种政党垄断国家资源的党政不分现实,在一个文明社会是属于不正常状况,但是,在新加坡这一个一党专政的国家里,多年来,却是理所当然的被视为正常状态。这说明了新加坡的政治价值观是背离民主正道的反常思维。

然而,得益于白手套效用;也就是政党通过政府的手臂,可以在公私难分难解的情况下动用国家资源。反常,但却不受到法规约束和检举的政治手段,让当权者可以毫无忌惮的公器私用。

为此,人民协会 (PA) 沦为人民行动党(PAP)的政治工具。这一种公器私用论述,向来没有什么争议,也并非什么新鲜事,因为30多年前,已经有学者提出了这一种观点。

陈庆珠,如今的驻华盛顿大使,早年的一本著作,《一党专政的活力:人民行动党的基层活动》(Chan Heng Chee, 1976)就仔细的描述了人民行动党如何动员基层组织进行政党活动,其中包括了人民协会的来龙去脉。阅读全文»

Replacing Emoji...
Replacing Emoji...
Replacing Emoji...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4, 2011 at 11:37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