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陈振声

陈清木:尚穆根关于民选总统的发言自相矛盾

leave a comment »

陈清木医生     2017-10-7
https://www.facebook.com/TanChengBock/posts/1618730661534796

10月3日,林瑞莲议员在国会辩论中的动议,我的观察和意见

对于林议员很好的动议,我有二个观察意见。

首先,尚穆根部长在回复林议员的提问时作出以下声明:

“……我被问的问题是‘假如连续五届民选总统都没有一位是来自某个种族,何时能启动保留选举制?’我的回复是什么?最直接的答案是‘政府可以决定。当我们提出修改民选总统法时,我们可以说从何时算起。这是一个政策决定。’亚洲新闻网(CNA)报道过,是有记录的……我曾被报道说,我不介意人们出示我发言的其他部份……我说话时是十分清楚与小心的。对我可能说过的其他东西我乐意面对质问。”

部长引用亚洲新闻网于2016年9月16日的新闻报道(记者Linette Lim题为《有关陈清木,混合种族的候选人:新加坡人对于民选总统制的检讨发出严厉的询问》的报道 http://www.channelnewsasia.com/news/singapore/on-tan-cheng-bock-mixed-race-candidates-singaporeans-ask-tough-q-7788466

既然部长乐意接受质问,我就把当时部长在亚洲新闻网报道的其他谈话重复一遍:

“但是其中还有一些有关民选总统制的法律问题及定义等,所以我们咨询过总检察长的意见。我们一旦收到意见,就会发放出去。肯定的,当修正案提交国会时,也就是10月份,相信到时我们就会有定案,并且会对外宣布。目前有几个法律问题……包括修改后的条例是否与宪法中有关种族平等的条款保持一致,如何起草,是否所有总统都算在一起,还是从民选总统算起,然后决定谁是第一位民选总统——还有几个问题我们必须解决的。”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9, 2017 at 12:11 上午

那年花开月正圆

with 3 comments

殷素素    2017-10-8

陈清木说,这个“咨询总检察署”的说法既然由总理提出的,就不该由律政部长来回答。目前的闪躲策略,大概内阁和二丑们都一样,都当没事发生,大家闷声大发财,留待时间沉淀,你又奈我何?在野党议员质疑政府诚信,原来也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么神奇。

【那】人为了2017年的民选总统大费周章,竟来修宪!总理公署委任九人宪法委员会,从制定民选总统资格标准、总统顾问理事会职权,以及确保少数种族有机会定期获选为总统这三方面做出调整,结果弄出了个空前绝后的保留制选举。目的就是为了让身为“华人”的陈清木,连选都没得选。老实说,选个权力都被架空的所谓“民选总统”照说是小菜一碟,退一百步说,要是真的让陈医生选上了,难道整个内阁斗不过一个小总统?加上行动党占国会绝大多数,要弹劾或者罢免不过是弹指间事。从另一方面讲,陈清木以前是他们“家己人”,有可能选前一个样,选后又是另一个样呢?怕什么小……

【年】中以后,哈莉玛的族裔牵扯出问题,父亲原来是个印族穆斯林。可是今天我们才知道原来她是不是马来人,也是个政治决定,要遵循“教父原则”——老大说了算。果不其然,9月13如期中选,民间开始流行一段顺口溜:

华族选民不高兴,因为陈清木没得选。

马来选民不高兴,因为为他们选出一个印度总统。

印族选民不高兴,因为把他们的人叫做马来总统。

全民不高兴,因为9月23没放假。

【花】了22万,哈莉玛什么都没做就当选了。她所定制总值19万8000多元的竞选宣传材料,包括1万多张海报、200个布条、以及T恤、徽章和雨伞,最后还需花1800元把这些东西烧掉。当然你可以说:这是无法避免的。然而就民主程序来说,这些钱就花得不值得。民主程序有得到贯彻吗?民众的抉择政府有尊重吗?

【开】罪了所有选民,所为何事?当然就是为了私利。最好笑的是,这个“九人宪法委员会”也够好玩的,竟定出一个五届没人当选就保留给那个种族的游戏规则,Why!? 根据素素的妇人之见,大概这“九人宪法委员会”也要做好人,让2017年的总统选举不会是个“种族选举”年,六年后那已是别人家的事了(就像建议部长加薪,总理总是避嫌,自个不加薪N年)。可惜那人已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哪有功夫等五届?于是就动用自己的公权力。把四届硬拗成像五届;那!就是那人不够聪明的地方,因为“九人”报告书必须得到总理公署的接纳,工作才算完成。只要继续不接纳,直到他们悟出其中的真谛(就像当年吕德耀前后两次不接纳公共交通理事会的建议,让他们回去再议,因为两次都没提到加车资),他们自然就会把五届改成四届,让他们做不了君子。到时就两手干净,不会授人以柄了。 阅读更多 »

族群操作及其效果——新加坡选举史中的不和谐记忆

leave a comment »

刘晓鹏,黄奕维(国立政治大学)      2017-6-29
原载于《台湾民主季刊》第十四卷,第二期(2017年6月)
http://www.tfd.org.tw/export/sites/tfd/files/publication/quarterly/TDQ1402004.pdf

如果宪法修改是因为某个人,这对新加坡人来说将是可悲的。

—陈清木,2016年9月17日

前言

Yahoo Singapore在2016年9月发表的民调显示:高达70%的国民支持副总理尚达曼(Tharman Shanmugaratnam)担任总理。由于在总理李显龙昏倒后不久发布,引起新加坡各界重视,当事人也急于澄清无意愿。在这个议题上,李显龙虽未反对非华人总理,但将懂华文设为条件。约在 Yahoo Singapore 发表民调的同时,李显龙也宣称少数民族难以在选举中获胜,故推动改革总统选制以保障其当选机会。修法工作已于2016年11月完成,2017年9月将选出少数民族担任总统。

Yahoo Singapore 的民调和李显龙的说法,对新加坡人民在选举中的族群考量有相互矛盾的诠释。前者以数据显示新加坡人民能接受跨族群政治代表,是选民成熟、族群和谐的象征,后者则暗示新加坡华人占多数的选民受限于族群思维,倾向支持华人政治代表,因此必须透过修法来补强族群和谐。循此矛盾也使吾人不禁好奇新加坡族群和谐的程度为何?为何民众支持的少数民族政治明星担任总理,需要以说华文为条件?而新加坡以法律保障少数族群知名,就总统选举的位阶而言,应早有相关法律予以规范,为何此时需要迅速修法,保障其担任总统的机会?

为解答这些问题,本文将以族群为核心,回顾新加坡选举史。不但有助解释新加坡官民间视角的差异,也能探讨族群与选举考量衍生的问题,更能检视即将来临的2017年总统选举。

文献回顾

一、族群与记忆

族群的形成十分多元,王甫昌总结各说,将其定义为“一群因为拥有共同的来源,或者是共同的祖先、共同的文化或语言,而自认为或者是被其他的人认为,构成一个独特社群的一群人”,简言之,就是主观认定或被认定有共同传统的一群人。惟正如 Eric Hobsbawm所批评,许多所谓古老的传统,常是最近被编造的(invented),而族群构成就是很好的应用,因为牵渉到复杂的主观认知。学者们普遍指出族群的建构是一连串的“记忆、遗忘、诠释与编造”(remembering, forgetting, interpreting, and inventing),而 Benedict Anderson则指出这些记忆与遗忘的过程,实际上是配合叙述者的目的。例如许多历史上的杀戮,为了符合当今民族建构需求,而出现选择性记忆以定位死亡的价值与意义。

族群的记忆建构最关键的叙述者往往是政府,因此 Carter A. Wilson认为政治是影响种族主义最关键的力量,特别是政府的法律与政策。他以美国的经验为例,法律与政策可以被用来确认美国黑人属于财产而非属公民,国家可以透过暴力来强迫执行种族压迫规范,然而法律与政策亦可迅速改变白人优越的地位,用国家暴力来捍卫有色人种的民权。政策的角色如此重要,不同族群成员因而常透过参与政治竞争,担任政府机构的代表,取得资源分配与诠释政策的权力。Sniderman、Crosby 与 Howell就指出,种族政策的核心是政治,而“竞争性选举压力”(pressure of competitive elections)为其形成的主因之一。

族群与政府的关系密切,也使新加坡政府管辖的多元族群社会格外引人重视。其多元种族政策受到赞誉的同时,也有不少研究关心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如何藉族群政策达到政治目的。Noman Vasu指出,新加坡政府在政治、社会与经济制度上加强种族分类的同时,也藉此将自己塑造为族群和谐制造者,并以此寻求其执政合法性。人民行动党以“父权政府”(paternalistic government)知名,而族群与其执政模式的关联则如 Carl Trocki所指出,多元种族主义(multi-racism)是新加坡“父权式管理社会的借口”(excuse for the paternalistic management of society)。

要做到父权式管理,必定要能压制反对的声音。Kevin Tan形容执政党对付反对者的弹药库(arsenal)中,法律武器之一就是指控其危害族群和谐。James Jesudason则以1997年选举为实例,指出反对党候选人邓亮洪律师,被形容为威胁新加坡的反基督教的大汉沙文主义者(anti-Christian Chinese Chauvinists),这仅是由于他批评了新加坡的英语教育政策,最后也因此流亡海外。

族群和谐要成为压制的理由,必然基于族群和谐必要性的历史记忆,因此如何塑造这种记忆至为重要。种族不和谐多源自社会中少数族群的长期不满,但最后会爆发社会冲突,关键在于该族群是否受到菁英团体在资源与权力上的组织与动员,因为菁英会定义、创造与操纵相关不满与矛盾。菁英操作族群关系必定与自己的利益有关,以前述新加坡政府巩固支持的策略为例,Stephan Ortmann就指出其长期在身份认同上操弄危机意识,刻意强调自己身处“敌人(马来人)领土”(enemy territory),因此记载历史时十分强调族群冲突。 阅读更多 »

摸蛤仔兼洗裤 II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7-9-17

严孟达说:“民选总统本来就不可能是一个跟政府对着干的总统,不少人到今天还是对此有期望,不是对制度的误解就是对制度的不满。”——这句话说起来很顺,相信也有不少人认同,其实是个私货;民选总统握有国库的第二把钥匙,就是期许他在必要时敢于和政府说:“不。”如果是个样样“合拍”,逆来顺受的人物,那设立“第二把钥匙”的目的何在?

难得严孟达说了大白直话:“这期间铺天盖地而来的选举笑话与挖苦,与其说是针对哈莉玛,不如说是针对政府。相当普遍的看法是政府一切布局都是为了堵死前议员陈清木问鼎总统职位之路,再加上保留机制违背‘选贤用能只看能力’的meritocracy精神,为选举增添了争议性,而哈莉玛本身具有一半印度人血统则又增添了几分戏剧性。……哈莉玛个人从来就不是一个锋芒毕露的从政者……说她是‘不具争议性’的确很贴切,否则她不会被相中,被进一步推到国家权力的最高象征位子上。至少政府会很放心地把看管国库的‘第二把钥匙’交给她,相信她能扮演好一个能够与政府合拍的角色。”——小女子从“保留制”第一天提出来,就咬定是哈莉玛做总统,从来没怀疑过别人,行动党就是狠在够霸道。

然而严孟达的这番话也道出玄机:就是“第二把钥匙”根本就是一个假象,既要人管,又不要外人管,只好找个“合拍”的角色。这让我想起星期天吴新慧专栏的一句话:“我们必须让这样的骄傲有更多共鸣。新加坡人已不再满足于也不屑于任何形式上的美好和口号。”

9月16日《联合早报》匿名社论秉持着阿甘精神,为读者诠释了李显龙的“多元主义”:

保留选举制无可否认引起争论,但如果我们能从更加宽广的角度和放长眼光来看问题,或许就能更好地理解政府建立这一新机制的个中深意。……回头再看新加坡的做法,确实是逆着区域和世界洪流,继续坚定地信守与捍卫着建国元勋们所订立的建国原则。正如李总理所指出的,新加坡虽是华族为最大族群的城市,却不打压少数种族,而是选择了更崇高的梦想,打造多元种族、多元宗教的新加坡社会。在这里,我们的多数种族会加倍努力地确保少数种族享有同等权利。这是我们特殊的地方,珍贵而脆弱。这是我们为什么确保国会有不同种族的代表。……这也是驱使政府去年修宪的理由。

这里素素只想问个简单问题:既然总统的族裔代表“不打压少数种族,而是选择了更崇高的梦想,打造多元种族、多元宗教的新加坡社会”,那几时新加坡的总理也要轮流做? 阅读更多 »

哈莉玛不战而胜 执政党将为总统选举“保留制”付出什么代价?

with 3 comments

沈泽玮    2017-9-11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0911-387

这场“新加坡特色”的民主大戏还是赶紧收场好,以免拖下去手尾越长越难看。

(互联网)

前国会议长哈莉玛果然不出外界所料,不战而胜成为我国第八位总统。新加坡在同一天迎来新国会议长和新总统。

选举局今天(11日)傍晚五点钟发文稿宣布,总统选举委员会只发出一份民选总统选举合格候选人证书。选委会并没有透露合格者身份。但除了哈莉玛,还会是谁?

这意味着只要合格者后天(13日)到指定为总统选举提名站的人民协会总部提交提名表格,只要一切程序顺利,就能自动成为下一任总统。这个结局完全不让人意外。吃瓜群众随便做个猜测吧,官方的最后评估是,没有选举总比走过场的“保留制”选举来得体面些。

也好,这场“新加坡特色”的民主大戏还是赶紧收场好,以免拖下去手尾越长越难看。随便扫一扫面簿,尽是骂声一片。随手一抓都是这样的评语:“早就预料到,但还是生气”、“至少要假装玩公平的民主游戏啊”、“自己选自己(Ownself choose ownself)”“这真的是新加坡悲哀的一天”。

坊间对总统选举“保留制”早颇有怨言,走到咖啡店议事厅去,不耳背的大概都能听到,现在政府属意的人选又不战而胜,民间反应完全可以理解。

上个周五,官方才火力全开,派出两名重量级部长亲自喊话,加强对总统选举“保留制”的宣传工作。

喊话平台是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上周五(9月8日)举办的保留总统选举论坛。两位部长尚穆根和陈振声分工,一人用数据说话,另一人掏心掏肺和与会者互动,关键时刻还掏出“内幕”加强宣传效果。

1)尚穆根打“数据牌”陈振声打“哀兵牌”

打第一棒的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用去年的一项旧民调称,96%的华族会选华人当总统,只有59%接受马来总统。总统是团结国家的象征,如果不启动保留选举,每一届的总统都来自一个特定族群的话,总统的象征性角色就会受质疑。

当然,人们同样可以质疑,这个民调靠谱吗?有没有另一个民调可以反向证明,选民其实不看肤色投票?

有的。去年,雅虎新加坡网站委托商业与公共政策研究公司黑箱研究(Blackbox Research)展开的一项民调显示,有69%的受访者支持副总理尚达曼成为下一任总理人选。排在后头的依序是,副总理张志贤 (34%),财长王瑞杰 (25%),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 (24%),时任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陈川仁 (16%),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和两位教育部长王乙康和黄志明的支持率都少过10%。

作为唯一的非华族,尚达曼能在民调中领跑,说明了什么?总理掌握的实权比总统要大很多,受访者呈现“色盲”状态的最合理的解释是,新加坡长期推崇的制度——任人唯贤。谁能力好就谁做,管你是什么肤色。

尚穆根抛出冷冷的数据,压轴的陈振声则选择打“哀兵牌”。陈振声坦承,执政党将因“保留制”而付出政治代价,但强调“保留制”的出发点是高尚无私的,一切都是为了国家好,这也要归功于李总理。

陈振声还大唱赞歌说:“李总理的答案会一直印刻在我脑海里。这就是领导人与政客的不同。”他说,“李总理说,我们可能会因为启动保留选举而付出政治代价,没有特定种族当总统所引发的问题可能不会马上浮现,但万一问题二三十年后出现,新一代的领导人是否有足够的时间和(政治)空间来制定应对机制?一个政治领导人必须预先察觉将来可出现的议题并适时制定机制。”

简而言之,行动党要传递的信息是:我们知道将因力推总统选举“保留制”而付出政治代价,但用中国的用语就是,坚持要“把问题扑灭在萌芽中”,大家还没看到问题,我们已经看见了。陈部长掏心掏肺,就不知道务实的新加坡人吃不吃这套?阅读全文»

摸蛤仔兼洗裤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7-9-10

“保留民选总统制”的提出,主要为掣肘陈清木,这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因为上一届总统选举,竟奏出“Tan! Tan! Tan! Tan!”的最强音(让陈庆炎赢得很没面子),所以除了提高门槛之外,还带多一条种族的尾巴,以确保什么意外都没有。素素常说民选总统制的确需要“时时勤拂拭”,不过最近对这个问题思考多了,竟觉得民选总统制完全有废除的必要,恢复指定总统制。

何惜薇的《非常时期的非常任命》主要就是丢烟雾弹,认为总理让陈川仁先丢官,后出任国会议长“必有深意”——“非常时期引发非常任命,无可厚非”。

其实,伊斯迈•卡森(Ismail Kassim,《海峡时报》前资深记者)说的才正确:“来临这场保留给马来人,或自称为马来人的人参选的民选总统选举,与促进多元种族意识根本毫无关系;反之,它只是为了让执政党保留一党独大。”

卡森的“it is all about preserving the dominance of the ruling party”——就如台湾人常说的“摸蛤仔兼洗裤,一兼二顾”,民选总统制已经成了行动党巩固政权的撒手锏。

且让我们看看李显龙如何玩弄哈莉玛和陈川仁这两颗棋子。先说陈川仁这一块:新加坡自2001年大选以来,国会议长这个职务都是由华族以外的族裔议员担任(老百姓差不多都要以为这是国会传统了),最先培养的阿都拉,等纳丹等太久,他老人家退休去也;然后要培养再诺,可惜天不从人愿,输去阿裕尼集选区,没弄成;柏默因为桃色纠纷,连议员都没得做,就桃之夭夭了;哈莉玛临危受命,还好凑够5年,才勉强过关。所以为什么是陈川仁呢?因为接下来不管哈莉玛有没有连任,至少有12年无需“保留制”,等到时候才来培养卒子,否则就会太明显。所以……为什么是陈川仁呢?因为陈川仁期中考不及格,议长成了下台阶,为领导核心找了个体面的退场机制。

“保留民选总统制”的提出,主要为掣肘陈清木,这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因为上一届总统选举,竟奏出“Tan! Tan! Tan! Tan!”的最强音(让陈庆炎赢得很没面子),所以除了提高门槛之外,还带多一条种族的尾巴,以确保什么意外都没有。素素常说民选总统制的确需要“时时勤拂拭”,不过最近对这个问题思考多了,竟觉得民选总统制完全有废除的必要,恢复指定总统制,理由有六:

1、【初心最重要】初心,又称初发心,是个佛家术语。佛典说:“初发心的四十一种特征:一是心不杂一切之烦恼。二是心相续不贪异乘。三是心坚牢,一切外道无能胜者。四是心一切众魔不能破坏。五是心常能集善根。乃至四十是心护念,诸佛之神力故,四十一是心相续,三宝不断故”。民选总统的初心是要找个立场中立的无党派/私企人士来和执政党一同监管国家贮备金,这份初心可说是败得一塌糊涂。 阅读更多 »

陈川仁降职减薪又掉队 留下一堆谜团

leave a comment »

卢凌之      2017-9-7
http://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70906-369

李总理曾说:选进来当部长的人,有时候是无法胜任这份工作的。到时候,我就必须用一种优雅的方式让对方卸下职务,友好地分开。

(谢静怡制图)

李显龙总理昨天(5日)傍晚宣布,将提名现任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陈川仁出任国会议长,接替有望成为第一位女总统的哈莉玛。消息一出,如平地惊雷,令全国哗然。

从备受看好的第四代领导班子核心成员,甚至是未来总理潜在人选,一下被边缘化到没有实际参与国家决策资格的国会“主持人”,个中滋味,恐怕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陈川仁镜头前显淡定面簿感性贴文难掩痛

总理下午5点整通过个人面簿宣布决定,指提名陈川仁“是个非常困难的决定”,因为这意味着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将失去一名有效的政策推行者。他还写道,“国会议长须主持国会辩论,确保国家大事获得充分和公平的讨论。川仁的脾性适合这个角色。”总理也不容易,为了给哈莉玛找到好的接班人,还得好好观察手下们的“脾性”。而陈川仁有这样的“好脾性”,不知是有幸?还是不幸?

受到钦点的陈川仁“很有默契地”在总理发文的3分钟后分享了贴文,还附上389字地回应,表示欣然接受提名。他在回复《海峡时报》电邮时也说,“我向来认为任何工作或责任都是有意义的,重点在于我们怎么去做并做到最好……我的一生中,从来没有为被委派到哪里而讨价还价或协商过。我把握这些机会,并付出全力。”

好像很理性,又好像很伤感。身为基督徒的他再在5点56分感性留言,祈求上帝继续赐予他智慧、勇气与爱,“无论我多么不足,我仍希望能继续打拼、完成这场比赛并保有信念”,并感谢家人在他执行职责时给予的爱与支持。

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7, 2017 at 5:01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