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陈振声

马哈迪赢了,新马合作计划恐生变?

with 2 comments

红蚂蚁/张丽苹     2018-5-10
http://www.redants.sg/index.php/overview/story20180510-1449

如今,马哈迪有了第二次就任首相掌权的机会,原来的强劲对手建国总理李光耀也不在世了,马老先生会不会利用这个第二次机会去极力争取他想要的?这已经不是很难说,而是很难说他到底会玩什么花样。

93岁的马哈迪领导反对党希望联盟成功击败执政党国阵。(路透社)

马来西亚第14届大选缔造了历史性的一刻:担任马国前首相长达22年,退休15年后卷土重来的马哈迪以93岁高龄,领导反对党希望联盟成功击败执政党国阵。61年来,马来西亚首度迎来政党轮替。

新加坡政府对马来西亚大选自然紧密关注。计票成绩出炉后,我国政府反应也最迅速。几位领导人(包括第四代领导班子)今早都相继通过社交网络和媒体阐明了新加坡的立场和看法,并祝贺马来西亚一切顺利。

最早发出帖文的是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跟着是国会议长陈川仁,然后是总理李显龙,最后是贸工部长陈振声。

孰先孰后并不是关键,关键是说了些什么。

李显龙总理的面簿帖文延续他一贯简约的风格,字数不多但该讲的都没落下,一再强调新马关系之密切。

总理说:

许多新加坡人应该都有关注昨天的马来西亚选举。大选的结果清清楚楚表明了马来西亚政治出现了重大改变。我们正在等待新政府的成立。我们正在密切留意局势。作为最靠近马来西亚的邻国,马来西亚的稳定与繁荣和我们息息相关。马来西亚政治自然由马来西亚人决定,新加坡祝愿马来西亚政治发展一切顺利。新加坡多年来与历任马来西亚领导都享有良好关系和密切合作。我们期待能与下一届马来西亚政府建立同样具建设性的关系,一起努力让新马双边关系向前迈进,为两国人民造福。

尚达曼副总理的面簿帖文更简短,从另一个角度表达了与总理相似的看法。

尚达曼说:

马来西亚选民,无论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甚至是砂拉越的达雅克人(Dayak),都通过投票清楚表达了他们想要改变的意愿。祝愿马来西亚一切顺利,希望新马两国继续为双方人民的利益携手合作。

贸工部长陈振声今早则是在参观一家本地企业时,对媒体发表了他对马来西亚大选变天、希盟掌权的看法。

20180510_ccs.jpg

陈振声认为新隆高铁计划会不会受影响,目前还言之过早。(联合早报)

身为第四代领导班子兼三位总理接班人“领跑者”之一的陈振声说,马来西亚是我们的邻国之一,它的政坛进展会给新加坡带来影响。

当记者问及这会否影响新隆高铁计划,他认为目前还言之过早,我国会等待新政府成立之后,与对方密切合作。“我们和马来西亚有长远及广泛的关系,并会继续与对方推进双边关系。”

同为第四代领导班子的国会议长陈川仁则在面簿上说:

马来西亚大选成绩令人震撼!我们的马来西亚朋友强有力地做出了选择、发出了声音。恭喜!

我们期待与新政府和其领导团队携手合作,继续巩固双方国家的友谊与合作关系。

我们祝愿马来西亚一切安好。


四个发言,都带出了同样的信息:一、新加坡与马来西亚关系非常密切;二、期待新马两国继续为双方人民利益携手合作;三、祝福马来西亚政治发展顺利。

马哈迪以往任首相时,新马关系经常出现摩擦

希盟总主席马哈迪在1981年至2003年担任马来西亚首相时,新马关系曾数次出现大大小小的摩擦。

国人最为关注的,应该就是马老先生若再次担任首相后,衔接新加坡和吉隆坡的新隆高铁计划,会不会因政权更替而打水漂?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双王一陈”的总理大位之争白热化,王乙康落后头?

with 2 comments

红蚂蚁/沈泽玮    2018-4-24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424-1409

三名总理接班人选“领跑者”的职务变动中,王瑞杰(中)和陈振声(左)似乎比王乙康(右)稍稍跑在前头,开始分担副总理的职责。

千呼万唤,2018年首个内阁改组名单终于揭晓。红蚂蚁扫了一下新名单,马上想到这么一个形容词——接棒内阁,用时间换空间找总理。

李显龙总理如之前所言,没有委任新的副总理,但从三名总理接班人选“领跑者”的职务变动中,王瑞杰(56岁)和陈振声(48岁)似乎稍稍跑在前头。“老王”和“小陈”虽然没有升任副总理,却开始涉足副总理的部分职责。

这样的职务面扩大,能不能算是升了半级啊?红蚂蚁和咖啡店阿伯们弱弱问一句:他们两人能不能算是在一个没有新副总理内阁名单中的“准副总理”人选啊?

王瑞杰。(档案照)

王瑞杰继续担任财政部长,但也从副总理张志贤手中接过新加坡国立研究基金会的工作。张志贤是现任新加坡国立研究基金会副主席,王瑞杰是副主席,这样的接班安排可谓顺理成章,也可以让有丰富财经背景的王部长继续发挥所长。王瑞杰和他姓氏一样heng啊,大病不倒,必有后福。

陈振声。(档案照)

陈振声从职工总会重返政府核心,如外界所料,将掌管贸工部,以扩大他在经贸领域的接触面。陈振声将从张志贤手中接过公共服务主管这一块,同时继续担任人民协会副主席。这一职务安排相信可以让长期在基层耕耘的陈部长,有机会继续施展“kee chiu!”的草根风格。

这样的安排可谓用心良苦。虽然没有正式擢升“老王”和“小陈”,但总理似乎有意安排张志贤提早“让贤”,也可能是让张志贤进一步发挥提携“准副总理”的作用,好让王瑞杰和陈振声接受副总理职务的磨练。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24, 2018 at 7:37 下午

新加坡内阁将重组,新名单大预测

leave a comment »

许振义   2018-3-23
http://www.yan.sg/xinmingdandayuche/

新加坡这两年来一直在讨论“第四代”领导班子。总理李显龙宣布,近期将重组内阁,“我会调派他们到不同岗位。这是建立新团队、让他们扩大接触面的重要一步。”

相信总理很快会宣布新内阁组成。新加坡眼在此先对现有一些部长和高级政务部长的可能动向作一分析。

新加坡政府部门分三大类,安全与外交领域(如国防部、内政部、外交部等),经济领域(如:贸工部、国家发展部、交通部等)、社会领域(社会与发展部、教育部、卫生部、环境与水源部等)。

李显龙所谓“调派他们到不同岗位“,指的主要就是不同领域的岗位,因此,我们相信,陈振声下一步应该是执掌经济领域部门,很可能是贸工部或财政部,也可能是交通部,毕竟这是一个很棘手很考验部长能力的部门;例如王瑞杰,则很有可能调去安全与外交领域历练历练。

下图是新加坡眼的简单分(推)析(测),大家姑妄听之:

阅读更多 »

谁了解新加坡贫困问题?

leave a comment »

黄子明    2018-2-20
https://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412219

新加坡一般的观念里,“适者生存”就是社会的硬道理,人穷就代表志气穷,怨不了谁。至于打工薪水是否太低,是否被“剥削”,家境不好又如何限制年轻一代的出路,并不是大家都习惯公开讨论的议题。一些“非主流”的群体,如单身妈妈的困境,更是大家往往避而不谈的。

新加坡在全世界的发达国家与地区当中,贫富差距最为厉害,大约仅次于香港。2016年新加坡的基尼系数仍高达0.458,但如何才能够证明,新加坡的确需要改革呢?

本地社会学家张优远在新近出版的《社会不平等之面面观》(This Is What Inequality Looks Like)一书中指出,由于国家未设定贫困线标准,究竟新加坡有多少穷人,也很难具体地说。2016年的统计显示,最高百分之十的家庭人均收入是最低百分之十的二十三倍,前者为新币1万2773元,后者为543元。

新加坡无疑有些被忽略的群体,而且随着经济环境不稳定,越来越多人觉得生活没保障。但由于新加坡惯性地认为贫穷是个人生产力的问题,不是社会运作机制的问题,要呼吁国家改革就很不容易。

“适者生存”是硬道理

谈起所访问过的低收入家庭,张优远副教授在书里说,有时不禁联想起童年放假到马来西亚亲戚家居住的情景:虽说地方小,睡觉要铺床褥,冲凉也要煮开水,但又有一种愿意放慢生活步伐来聊天,那种亲切的人情味。

但不少新加坡人似乎对一房或二房式的租户总有些刻板印象和偏见,除了警方常到那里巡逻以外,一般爱说他们喜欢分期付款,买大屏幕电视等奢侈品,总之就是不懂得量入为出(其实很多是人家捐来的,或者是二手货)。外界大概没考虑到的是,虽然这些组屋都有自来水、电源等等,不算是贫民窟,但居住环境的卫生条件不比别处,娱乐方式也不多,而贫困本身也有各种因素。 阅读更多 »

虎山行之官自由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8-2-25

预先宣布和临时宣布不过是策略的两面,这种手法交互使用,新加坡人还看得少吗?预先宣布甚至比临时宣布多几重好处,就是可以利用时间来减损反弹力、U转或修正。因为政策的实行,要按天时、地利、人和来制宜,要是真的时不我与,还可以找个理由搪塞,宣布取消原先的决定,又或者没加那么多,以此来挽回人心。说不定又有绍兴何某师爷出来高呼万岁咯。

星期天早上能够读到何惜薇的这篇《偏向虎山行》,可说是天上掉下来的最佳娱乐,因为边看边笑、看完再笑,想想也还是笑。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是对行动党政府预先宣布起消费税的最高恭维。比起陈振声的“在民主社会里,没有一个政府会有这种胆识或信念,在加税的四年前就先让人知道。这种政治作风可能不是最明智的。不过,我们都希望新加坡的领导人不是政客,是真正的政治领导人。这两者有很大不同,前者不需诚信,政治领导人需要。”和王瑞杰的“不能只顾政治考量”的自我吹嘘来得有墨水。

何惜薇说:

1、更耐人寻味的是,财长的宣布和正式调高消费税之间还隔着一个大选。上调消费税是容易掀起“口水战”的大选议题,政府每每需要为再当选就会提高消费税的传言辟谣,这回竟干脆决定在下次大选后增税。这难道是上届大选近70%的得票率,让现任政府对保住政权有十足信心?

2、这样的做法似乎也偏离政要常说的:不会(按:?)把不想做或难做的事情推迟,让下一任政府去面对。

3、王瑞杰是总理接班人的三个热门人选之一,有民众认为他宣布在下届政府任期才上调消费税,无异于“政治自杀”。他却四平八稳地说,政府做任何事,都须从保障国家和国人的长远利益出发,是要做对的事,不可计算政治得失。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25, 2018 at 1:51 下午

李总理说接班人今年不会有定数 王乙康成最大赢家?

with 2 comments

沈泽玮     2018-1-29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129-1125

“双王一陈”两人2011年步入政坛,一人2015年才从政,时间太短了。三人都有机会,三人都没把握,只能说,时间拖得越长,对后发者更有利吧,这场马拉松赛确实不容易跑啊。

教育部长(高等教育及技能)王乙康。(新加坡教育部)

李显龙总理上周五人还在印度,就迫不及待抛出重磅消息:今年首个内阁改组将不会委任新的副总理,总理接班人选预料不会如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所希望的,在六至九个月内浮出台面。

大家原本以为,预算案2月19日宣布之后,“真命天子”就会在今年首个内阁调动中出现,但总理看来是想继续吊吊大家的胃口,底牌不会这么快掀开。

一个可能是,一个理想的总理人选今年内实在选不出,团队是很强,但个人倒未必。

另一可能是,总理坚持“我走我的路”,不想被吴资政提出的“69”时间表牵着走。

再一个可能是,人选是有了,因为某些原因,想暂时淡化这个人事课题,到“适当时候”才让王中之王浮出水面。

不管真相是什么,红蚂蚁判断,李总理讲出那番话后,三个接班热门人选当中,最右边那位是最大赢家。

20180129_three.jpg

左起:财政部长王瑞杰、总理公署部长兼职总秘书长陈振声、教育部长(高等教育及技能)王乙康。(谢静怡制图)

所以呢,王乙康部长自然也是第一位呼应总理谈话的。

据《联合早报》报道,王乙康部长是这么说的:“总理已经表示,这将需要一段时间。我认为这是有益的。正如年轻一代的部长们所说的,我们会在适当时候推选出一人成为我们的领导人。”

吴资政提出的“69表”太多“人为”痕迹?

王部长是在昨天出席一个社区活动时回应媒体询问时讲话,他认为,第四代领导团队推选领导人不应被六至九个月的“人为期限”所限制。部长说:“我们还需要时间一起工作、彼此熟悉,而我确定,我们之中将出现领导人。”

用一句话讲,王部长和李总理一样崇尚自然,认为吴资政提出的“69表”太多“人为”痕迹,不自然。而明眼人都看出,时间拖得越长,对输在起跑线上的王部长来说肯定是好消息,因为他能有更多追赶的时间和机会,接下来好好表现,说不定能迎头赶上。

我们都知道,王乙康原本应该在2011年就踏入政坛,但人算不如天算,他不幸在新加坡政治史上很具标志性意义的“阿裕尼之役”中跌了一跤,无法搭上集选区的顺风车进入国会,所以比同辈们慢了四年。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29, 2018 at 11:45 下午

万一16人的决定跟总理心目中的人选不符

leave a comment »

张翠山    2018-1-8
http://www.sgwritings.com/117721/viewspace_159713.html

2018年伊始,新加坡政治议程上最重要的项目应该不是2019年开埠200年的倒数,而是领导层的真命天子今年内应该站出来了。

社会上普遍看好财政部长王瑞杰、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以及教育部长(高等教育及技能)兼国防部第二部长王乙康,最具人君之质。

新加坡第二位总理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跟我们一样心急,他在个人面簿上发表岁末感言,希望看到第四代领导班子能在六到九个月内选出下一任总理人选,这样李总理才能在2018年结束之前确定这一人选为他的接班人。

接着,10名部长、五名高级政务部长和国会议长本身组成的第四代领导班子罕见地联署发表声明,表示会在适当时候从团队中推选一人出任领导人,声明仅两段话,开门见山说“政治稳定向来是新加坡的特点,政府领导层顺利交接将加强国人和世界各地的朋友对新加坡的信心。年轻部长们深刻了解领导班子交接是刻不容缓的课题,李显龙总理也已表明他希望在下届大选后卸任。我们了解肩负的责任,团队将密切合作,在适当时候从我们当中推选出一名领导人。”他们如此口径一直,给人的印象是,政治领导人的接班不会造成第四代领导班子的分裂,至于接班人是谁,他们似乎心照不宣。

李光耀在1900年把领导棒子交给吴作栋,吴作栋则在2004年把棒子交李显龙,接班过程都是很顺利。这次第四代的接班人选却比上两次存在更多的变数。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1, 2018 at 11:51 上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