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陈振声

官话四则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5-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all.pl?board=luntan&records=145239&mesgdir=messages&year=2017&month=05

官话,顾名思义就是做官的说的话,是不是可信、可听?看下去就知道……

【壹】

先说一个听来的故事,话说丘吉尔有一次乘车要去参加一个重要会议,由于时间紧迫,于是叮嘱司机开快一点,哪知道半道就被一名警察拦截了。司机下车去和警察理论,并暗示他车上坐着一位重要人士。可是小警察不予理会,坚持一定要开罚单。丘吉尔听了之后不怒反倒频频点头,会议之后还特地写了一封信给警察总长,告诉他培养了一名正直的下属,并建议擢升这名警员。警察总长的回信也十分客气,但是断然拒绝了丘吉尔的建议,认为大英帝国的警察不能因为做了份内的事而获得提升。

可是李显龙的新加坡却十分不同,近年来,凡有行动党元老归天,总是动用所有官媒大肆吹捧一番,要所有国民感恩戴德——没这个人就没有今天的新加坡!果然不出他老妹所料,他要行的是帝制。按照民主制的平常心,干政治的和卖煎饼的没什么两样,大家都是为人民服务而已。而这些幸运混球在位时享受荣华富贵——百万年薪,退休时勋章挂满胸前,死后还要极尽哀荣,送进宗庙或忠烈祠!?

礼拜天的《早报》头条差点害莫愁晕倒,这是什么意思?就是说目前的“部长”很多都没在独当一面咯。老实说,自李显龙上台开始,政治职务可说是架屋叠牀(还记得对“资政”的多项发明吗?),部长还分第一、第二,要搞出个第三也顺理成章。政务部长更是花样百出,懒得去参照英文,也不知道华文报是怎么翻译出来的。单单一个总理公署里面,辅佐他的就有多位公署部长,“东革”多得不得了。其实,按照心水清的莫愁旁观,李显龙不过是拿着纳税人的钱来购买阁员对他的向心力;新加坡的部长不是全世界最高薪的一组人么?要让更多人进入百万圆桌俱乐部,当然职衔就要脑洞大开,如康希对好莱坞制片人所说的:The sky’s the limit。

【贰】

尚穆根在政治上的蛮横街知巷闻,简直是李显龙的打手/疯狗,按照老福建的说法就是“横柴拿进灶”。城中最忌讳高调谈论审理中的案件,惟独他一人可以例外。最近《今日报》访问尚穆根,他忘情地大谈“执法心得”,结果被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副院长刘浩典找着破绽,并写道“依靠公众舆论来制定法律是推崇民粹主义,公众可能会对刚发生的事件印象深刻,而产生一些不理智或冲动的情绪、导致舆论变得无知、不合逻辑,也缺乏代表性。拟定公共政策同样的也不能根据公众的喜好而定,罪案的刑法也不能只参考公众的看法。如果刑法是为了反映公众舆论,那为何还需要法官判刑?在判决前举办民意调查就行了。” 阅读更多 »

关键词儿

with 2 comments

李莫愁    2017-1-8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1/144974.html

早报网搞了个《关键词》的视频节目,除了在自己的网页,也安排在星和都会台定时播出。主要就是为正在发生的时事定个“关键词”——好让大家知道:什么是正确的官媒世界观和政治观。说穿了,就是各地媒体都在使用的“懒人包”新闻解说。三几年前台湾“反服贸”那会儿,韩咏红还语带讽刺地说:

现代人很忙,制作者打着旗号“为懒人服务”,听着就贴心,用少少时间了解复杂的时事课题,以小搏大,不好吗?于是乎,懒人包在台大行其道,举凡“乌克兰风云三分钟看懂”“旺中并购懒人包”都有,甚至还有“懒人包的懒人包”……将事实摆出来,我得到这样的结论:盲目相信懒人包无异于‘脑外包’,将思考力外包他人。

想不到自己的姐姐现在正做得不亦乐乎。

【五十步笑百步】

贫尼近三十年来一直在做的一件事,就是要唤醒铁皮屋里的沉睡人:早报不是个好东西!可惜写了好几百篇,就是没找着关键词,唉!最近,潘耀田的一篇文章《五十步笑百步?》真的是一语中的。早报的二丑们近来频频就“假新闻、假消息”发难,认为他们的就是“真新闻、真消息”,其余的都是垃圾,其实他们只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为什么他们有这种幻觉呢?这应该叫做“名门正派综合征”;贫尼手机里留有梁文道的一篇文章叫做《理性》,一直不舍得删,因为梁兄真的写得太绝了。“名门正派”评论时事“理性、冷静”三句不离口,就因为他们认为邪门歪道肯定没有这号儿东西。然而,他们所谓的“理性、冷静”又经不起深究,自己正在做的事藏有很大的私心(也包括私利),从第三者看了,当然就是“五十步笑百步”咯。

【“星光计划”应终结】

前阵子陈振声不是说要避免本位主义(groupthink)就得依赖中立的智囊团,可是九架装甲运兵车(大约4千万新元)滞留香港,眼看两个月就要足了,这边还是一筹莫展,国防部长还要在星期一面对国会议员的询问。想不到昨天突然在邻国的《南洋商报》上看到陈俊安的关键词“星光计划应终结”,俊安兄还问:“狮城的政府,难道读不懂这信息么?”不禁拍案叫绝——这不就是中共要的保证?怎么智囊团没人提出?或者提出后没人听?党报怎么也不评论一下?为了“帮助建国”,人微言轻好歹也说一次嘛!好好一个关键词就让隔壁给说了。 阅读更多 »

陈振声的集体盲思

leave a comment »

商丘羊     2016-12-30
http://www.nandazhan.com/zb/chenzhens.htm

新加坡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最近发表言论,声称官员与领导人由于闭门论事,久而久之陷入“集体盲思”的困境,明白的说就是集体谈论问题时腔调一致,没有创意。但是,他却没有指出造成“集体盲思”的真正原因。

过去数十年,在李光耀家长式一言堂的淫威下,新加坡根本没有言论自由,李光耀“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牢牢掌控舆论,而由他一人肆意畅谈,上自外交,下至口香糖,这是新加坡无人不知的事实。也就是说,新加坡的一切,都是他一人说了算。李光耀的专制作风,造成了新加坡文化界和学术界噤若寒蝉的死水状态,而操控舆论工具就是具体表现。

一言堂的结果,造就了一批“上有所好,下必效焉”的唯命是从者,其中以学者、外交官、报业人员最为明显,即使是所谓的智囊团(智库)人员,亦都是观其脸色行事,不敢稍有拂逆。因此,所谓研究结果,尽是唯命文章,尽是阿谀奉承,无人敢于自创见解。东方的智慧早已揭示“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动也”,一言堂之下,一潭死水,长年闭门,想要掀起半点涟漪也不可能,想要透进半点清风也不可能,更何况要治学立论,辅佐治国?

李光耀死了,情况有没有好转?没有!李显龙继位多年,仍然在原地踏步,甚至根深蒂固地坚持李光耀的一切,以致外交受挫,经济遭损,执政团队依然是“集体盲思”。李显龙无法明白“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的道理,更不知道“过而不改,是谓过矣”的含义,一味蛮干到底。“不祥在于恶闻己过”,新加坡已经处在“不祥”阶段!以此观之,无可避免,陈振声今后,仍是与其他官员部长处在“集体盲思”之中。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31, 2016 at 1:02 下午

谁是李显龙的“龙的传人”?

with 2 comments

文化长狼     2016-10-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3f9e960102wrk2.html

李显龙曾明确表示下一任总理不会是李家的人,但这不表示下下届也不能姓李。在李显龙退出之后,新加坡王位之上李家香火肯定不会就此结束。但这需要一个巧妙而大胆的布局,关键是要下对了棋子,就好像李光耀布局吴作栋的这一棋局,极有可能在李显龙时代再次上演。

因为健康问题,李显龙一再言退,他也在近期的一次群众大会上突然龙体抱恙险些当众晕倒,这一幕被曝光于全世界面前,由此,候选人的当务之急也越显得突出。关于谁将成为下一届总理的继承人这个问题民间展开了诸多猜测。

1)问:先谈谈关于尚达曼成为总理接班人的可能性吧?

答:前几天有个团伙搞了一个很小规模的民意测验,调查对象不到一千人,然后就粗糙的宣布了调查结果,这项调查显示近70%的新加坡人寄望于现任副总理尚达曼出任下一届总理。

这个滑稽的调查结果公布后没几天,尚达曼便急忙公开否认这种可能性,而且态度非常坚决。

那么这个民调是敲山震虎还是投石问路,亦或者纯粹的玩票,就不得而知了。但尚达曼成为总理接班人也确实相当的不切合实际。不要说非华裔总理对新加坡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冒险,就连非李姓总理对于新加坡来说都会是一次艰难的改变。

2)问:为何说非华裔总理对新加坡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冒险?

答:这个问题很简单,但解释起来又显得有些繁琐。和大多数的国家一样,绝大多数的新加坡国民是缺乏政治敏感性的,又因为这里特殊的多元文化背景所造成的百姓之间的思想隔层,他们要不就是盲从要不就是逢其必反,很少有人能够冷静的全面俯视一下新加坡的整体状况,而出发点受本身的狭隘价值观所限制,既无能力去知新也缺乏足够的知识去温故。特别是基层民众长久以来的“吃饱却不香无忧却有怨”的生活状况让他们变得越来越急躁和浅薄。

这种浅薄的认知状态让这里的人们对新加坡的历史和发展完全罔顾。只凭自己的意愿去理解新加坡。而各类拿人钱财替人说话的学者们,也是按照既定的套路来游说关于新加坡的来世今生。

因此,繁荣昌盛的新加坡似乎可以变得越来越具有弹性,乃至非华裔总理的出现也是可以试试的,就如同美国有了黑人总统一样。

是不是可以这样呢?

我们还是要回到创造新加坡繁荣的根本因素上来。有人说是李光耀厉害、也有人说是美国人帮忙、也有人说是新加坡的精英制度的功劳、也有人说新加坡只是利用了天然港口的便利发展起来的……当然,要仔细谈还有很多很多。

但我要告诉你的是,以上这些都是次要的。只要脱离了一点,以上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这就是新加坡七成以上的华人比例。这一点太重要了,重要到已经让很多人看不见了。就好比有人问你觉得什么对你最重要?你会说是钱、是家人、是文凭、是理想……喜欢扯的接着扯,是扯不完的。而很少会有人好好的在健康状况良好的时候说出那句真正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要活着,活着才是一个人一切的基础,但因为一路来都活着好好的,就会无意识的忽略这个其实是最重要的因素。

所以新加坡人对“七成华人比例”这个关键词已经不再注重了,也对依赖“华人总理”这个身份打造起来的特殊国际关系,尤其是和华人圈国家地区之间的微妙关系也觉得普普通通了。对于“非华裔总理“可以轻描淡写地来一句”why not”。

然而,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对新加坡而言失去七成的华人占有率就可能意味着将失去一切,而失去华裔总理则不但意味着失去这种人口比例的长久保证,而且新加坡的国际关系和地位也将进入严重的不确定性。

所以我一直强调,新加坡走向繁荣的根本因素不是人们所胡言乱语五彩缤纷的理由,而是这七成以上的华人占有率。我们看到一水之隔的马来西亚,坐拥各种有利条件,却迟迟发展不起来。我们也看到澳门仅仅依靠赌博业也可富甲一方。华人的特点就是政治低敏性,民族宗教上表现为柔弱性、以及对财富的嗜血性。如果不能建立属于自己的政权,华人的生存环境就会充满着不安。最实际的就是追求财富是华人的本能而无赖的天性。

还有一点也别忘了,近三亿海外华侨之中唯独只有新加坡的华人在自己的国家里不必提心吊胆的担心排华事件的发生。关于这一点很多人也忽视了。阅读全文»

雅虎民调:70%狮城人 挺尚达曼当下任总理

leave a comment »

中国报    2016-9-26
http://www.chinapress.com.my/20160926/雅虎民调:70%狮城人 挺尚达曼当下任总理/

future-pm

新加坡雅虎最新调查显示,69%的受访者乐见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尚达曼当下任总理。如若尚达曼出任下任总理,这将是新加坡开国以来,第一个非华裔总理。

新加坡雅虎网报导,897名受访者中,有69%人表示将支持尚达曼当总理。

在8名可能的人选中,59岁的尚达曼领先群英,副总理兼内政部长张志贤排名第二(34%),财政部长王瑞杰25%,总理署部长陈振声24%,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陈川仁16%。

1957年在新加坡出生的尚达曼,祖先是来自斯里兰卡的泰米尔人。毕业于伦敦大学经济学位并获得剑桥大学硕士学位,后获得哈佛大学肯尼迪行政管理学院公共行政学硕士学位。

2001年从政的尚达曼金融能力出众,曾在2013年获国际金融领域权威杂志《欧洲货币》(Euromoney),评选为2013年度“最佳财政部长”。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早前在国庆群众大会上体力不支,还数度表态将在下届大选后退下政治前线,反映出圈定总理接班人已是刻不容缓。

新加坡《海峡时报》报导,李显龙已不只一次表露将于下届新加坡大选之后,即最迟在2021年退下领导位置。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7, 2016 at 10:29 上午

新加坡政治继承:过渡与隐患

leave a comment »

何启良     2016-8-28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561684/新加坡政治继承:过渡与隐患

虽然李光耀已逝,但是新加坡似乎还没有踏入“后威权时代”,党内利益集中化的局面的没有多大改变,遑论竞争了。政治继承人还是会在体制之内选拔出来,但是就从政经验而言,不管是在官僚体制任事或面对多元政党竞争,都不会很深厚。新加坡为了经济的发展采取了威权政治模式,当前还是传统的最高层协调、精英协商、权威指定,这样的选择使到接班人的合法性都不足,留下的后遗症也会很大。

财政部长王瑞杰中风、总理李显龙晕厥、前总统纳丹逝世,三个事件短期之间连环发生,一方面提醒我们生老病死乃人生正常规律,另一方面,从政治层面来看,却牵涉到实际的新加坡政治领导人的继承问题。

无论在民主或威权制度,政治或权力继承一直是动荡的重要因素。在新加坡,所谓“政治继承”,用大家熟悉的话语来说,就是所谓的接班人问题。这里有两层意义,第一是广义的政治领导层班底的交替,所谓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领导班底是也。第二层较狭义的说法,就是总理人选。

1965年以来,新加坡政治继承是内定制,由现任权威还活着的时候,预先挑选接班人,用逐渐树立接班人权威的方式,实现权力交接的过渡。吴作栋当家虽然不是李光耀属意的接班结局,但是上述的政治继承模式基本成立。新加坡民主制度发展了51年,显然李显龙班底还是企图根据这个模式选择接班人,但是至今为止看来有极大的挫折感。

王瑞杰是人民行动党第四代领导核心人物之一,也是所谓传闻中的总理人选。他现年55岁,民事服务出身,曾担任过李光耀私人秘书,从政后被委任为教育部长,后担任财政部长一职,查历任财政部长都攀升为更高领导,不是副总理就是总理,所以坊间说他是总理人选颇有根据。他是官僚精英出身,给人的印象是聪明人,但是民众亲和力有限。也就是说与其它行动党的新一代领导分别不大。姑且不论他的政治魅力能力如何,如今不幸疾病在身,尽管健康允许复职,其仕途是否能更上一层楼已经难免挂上了问号。

李显龙现年64岁,在新加坡的政治语境里,六十出头就给人英雄迟暮感,是政治文化传统所致。李显龙2004上台后提及栽培继承人多次,曾表示不希望自己70岁时还担任总理,对“卸任”日期虽然曾经改口,但是始终一致是“必须积极栽培接班人”的说法。人民行动党每届大选也的确有引进一班新力军,但是不知为何,在这一批一批的新人里,总是没有一位可以脱颖而出,令人纳闷。

久而久之,李显龙是否有诚意退位也开始让人怀疑了,就是他“卸任”后,是否也会像前面两位总理一样,退而不休,在幕后或掌权、或指示、或影响,新加坡民心应该是有默契的。 阅读更多 »

轮流做庄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6-8-28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8/144667.html

【Eulogy】

Eulogy,根据剑桥网上字典的解释是这样的:

a speech, piece of writing, poem, etc. containing great praise, especially for someone who recently died or retired from work。悼词,悼文;(为刚刚退休的人所作的)颂词,颂文。

蔡琼莹

原来活人也可以享受别人给他的eulogy。这当然是西方的传统,是不是来自基督教就不得而知了。我们东方社会则鲜少这样,或者会认为多诵些经给往生者,让他早登极乐才是正经。

纳丹国葬礼被选中宣读eulogy的肯定不是阿狗阿猫。不过近年来追悼文不流行歌功颂德,最重要是情真意切,要表现真性情,以这个标准来看,就只有公益金前主席蔡琼莹的致辞感人至深,娓娓道来有种很特别的女性魅力。至于最差则是陈振声莫属;从陈振声刚出茅房开始,他的最大特点就是浩练。他的这篇悼文与其说是在怀念故人,不如说是在交功课,是表演给台下那些上司听/看的。短短几分钟的讲演,他用了英语、华语和马来语,其中马来语那段最好笑,说了“Sedikit-sedikit Lama Lama Menjadi Bukit”这句谚语,是“积少成多”的意思。那是他“苦学”马来语的成果吗?其实这句话,多年前黄文永在一部电视剧里就常用,我那第八波道铁粉的老妈都会说啦!我猜他是看电视现买……

陈氏悼文有两段特别矫情,摆明是说出来吹嘘的(作文老师会说,这样的文字能免则免):

如果有人认为纳丹先生只是把我当成能干的下属来使唤,那你就大错特错了。纳丹先生从来不把我们当成下属来看待,他一直把我们当成家人。

2011年,我踏入政坛,纳丹先生也卸下了总统职务。有一天,他要求到我的社会发展、青年及体育部办公室来拜见我。我吃了一惊。我很少不听纳丹先生的话,但这次我怎样都不同意。我在电话上告诉纳丹先生,这是不合乎礼节的。/而当我到他家见他时,他握着我的手告诉我,要求到办公室去见我,是因为他要对我表示肯定,也是对部长职务的尊重。他进一步解释说,他已经不是总统了,只是一名普通的老百姓。所以,按照礼仪来说,应该是他来见我,因为我是一名部长。

第一段大概无需说明,一点说服力也没有,是陈振声的一厢情愿。第二段则矛盾重重:卸任后的纳丹要去部长的办公室“拜见”他,因为他自认是个小老百姓,而部长则一直把他当总统,认为不合礼仪 (protocol)。然而纳丹去的目的是什么呢?哦,是要去“肯定”陈振声,那纳丹是不是也把自己当总统了呢?(陈振声的文字组织能力可见一斑)。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