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陈清木

陈清木会是“狮城敦马”?

leave a comment »

陈文坪|    2019-1-21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90121/陈清木会是“狮城敦马”?/

新加坡前国会议员陈清木医生宣布成立新政党,组织名称为“新加坡前进党”(Progress Singapore Party);对民主社会来说,结社是宪法赋予公民的自由权利,至此,新加坡也多了个党派,应该给予赞许。

不过,一个新政党的成立,并不意味着真正能为人民带来什么样的改变,有时也只是昙花一现,过后也就没没无闻了;革新党成立时也是特别受到关注,但不久后,一些党要与党领导人也因理念不合而退党,影响反对党的声誉。

陈清木今年79岁,毕业于新加坡大学医学系,是前新加坡人民行动党议员,当选多届国会议员,深受选民的支持;2011年5月,参选第七任总统选举,在四角战中最终以0.34个百分点的微差败给前副总理陈庆炎。

自从落选总统后的多年以来,陈清木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媒体的关注。媒体曾报道,他时而与反对党喝茶,时而与一些“重要人士”不期而遇吃早餐,让他的声名不时出现在媒体上,新加坡人民也乐见有这样的人物受媒体追捧。

特别是2018年5月9日大马大选后,希望联盟一夜间翻身为执政联盟,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愿望,实现了变天。

5•09刺激狮城反对党

这一点,狮城反对党也受到刺激,多个反对党也蠢蠢欲动,酝酿如何向敦马哈迪医生取经;更重要的是寻找狮城的“敦马”,谁能胜任如“敦马”这样的人选?带领反对党向前跨进一步。

新加坡民主党于2018年7月28日举办午餐聚会,成功促成本土7个反对党聚首,他们是民主党、人民力量党、民主进步党、革新党、国民团结党、国人为先党和待注册的人民之声,他们都表达了组成更强大联盟的合作意愿,同时推举陈清木医生成为领军人物,迎战来届选举。

现在,陈清木宣布自己将成立新加坡前进党,过后肯定与其他反对党组成联盟,如同马来西亚的希望联盟,在来届大选挑战与击败执政党。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部分反对党愿意同陈清木合作 分析家:不能上演“独角戏”

leave a comment »

8视界新闻     2019-1-20
https://www.8world.com/news/singapore/article/tan-cheng-bock-new-party-reax-389851

陈清木。

陈清木(图:今日报)

在人民行动党前国会议员陈清木宣布成立新政党“新加坡前进党”后,至少五个反对党已经表达意愿,有兴趣与他合作,或对组成联盟持开放态度。分析家认为,若要这个新党获得人们信任且长久,陈清木必须拥有强大的团队,不能自己上演“独角戏”。

《今日报》报道,这五个党包括新加坡民主党、国人为先党、国民团结党、革新党和新加坡民主联盟。其中除了民主联盟外,其他四党都出席了去年7月的工作午餐会,当时七个反对党讨论组成反对党联盟的可能性,而陈清木则受邀领军该联盟。

不过他们表示,陈清木在上次见面后并没有再和他们联络。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受访时,恭喜陈清木再度参与选举政治,“这次是和反对党一起”。他期待见到前进党的成立,并和陈清木合作,加强反对党势力。

而国人为先党秘书长陈如斯说,该党希望和陈清木合作,“我们会在他的申请被批准后再谈”。

除了上述政党外,我国唯一在国会占有议席的反对党工人党受询时表示,不予置评。

人民力量党主席吴明盛则表示,如果陈清木有意组成联盟,将等待他伸出橄榄枝。

陈清木在这个星期三(16日)宣布重返政坛,并已向社团注册局申请成立新政党。陈清木前天(18日)在Facebook贴文说,他和他的团队希望前进党能成为国会的另一把声音。

在适当的时候,随着党和候选人越趋成熟,我们准备治理国家。与此同时,我们将先和认同我们的国家政治信念的人合作,无论他们是政党还是个人。


社团注册局发言人表示,平均需要两个月的时间来处理申请。
阅读更多 »

陈清木申请组政党”新加坡前进党”

with 2 comments

8视界新闻    2019-1-18
https://www.8world.com/news/singapore/article/tan-cheng-bock-388831?cid=8worldnews-fb

民选总统选举前参选人陈清木医生。(照片:Melissa Zhu)

民选总统选举前参选人陈清木宣布成立新政党”新加坡前进党”(Progress Singapore Party)。

78岁的陈清木今天在Facebook发表声明表示,“告别了一段时间,我已决定重新回到政坛。”

他表示已经连同另外11名人士,在前天(16日)向社团注册局申请成立新政党,希望很快就能获得批准。

声明说,以他为首的这个12人团队中,有好几人是人民行动党的前干部。

声明也说,多年来,他们勤走基层,同各阶层国人接触,并同许多人进行小组讨论和对谈,听取他们关注的课题、忧虑和感受。

声明表示,团队有许多抉择,但最后决定成立本身的政党。

“新政党及团队成熟后,要成为替代政府的机会是可能的。目前的首要任务是要与国家优先,大于党及个人,理念相近的各路人马共同携手合作。”

他也说,他们在等待社团注册局的批准,收到批文后将召开记者招待会。

相关链接: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8, 2019 at 1:15 下午

新加坡李光耀家族再现内哄 总理告平民诽谤官司兄弟对立

leave a comment »

李文余      亚洲周刊 2019年1月13日第33卷2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46485519374&docissue=2019-02

新加坡部落客梁实轩因在网上转发指总理李显龙因一马公司而会被调查,被李控告诽谤,梁反诉李显龙“滥用法庭程序”,发动网上众筹,获李显龙之弟李显扬捐款支持。

(上至下)李显扬(图:法新社),李显龙(图:欧新社),部落客梁实轩挑战李显龙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又涉入一场官司,只不过,这一回他将成为被告,而不是原告。

当地一名财务专家兼部落客梁实轩不久前被李显龙以诽谤为由起诉,原因是他在脸书转发了一则消息,这消息来自马来西亚一个社交媒体网站,指称前首相纳吉在任内与新加坡签署了一些不平等协议,以换取新加坡的银行协助洗钱,挪用一马公司(1MDB)的钱,而李显龙则是下一个被调查的对象。

新加坡官方严正指出这是一则假新闻而且具有明显的诽谤意味。被该网站指为消息来源的《砂劳越报告》(Sarawak Report)也郑重否认曾经接受该网站的访问或提出任何类似的指控。《砂劳越报告》是一马公司弊案的主要揭发者。

李显龙因此对转发该网站消息也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梁实轩提起诽谤诉讼。

但梁实轩认为自己只是转发别人写的帖文,转发时也没有附加任何评论,李显龙不该因此起诉他,于是要反诉李显龙“滥用法庭程序”。

财力估计不俗的金融专业人士梁实轩呼吁一万名公众各捐一元新币(约零点七三美元)给他作为声援,以展示人民力量,“让部长知道领高薪不是来随意提告百姓诽谤的”。然而梁实轩“胆敢”起诉李显龙还不是最引人关注的,更劲爆的是,与此同时,他还透露第一个捐款给他的竟然是李显龙的弟弟李显扬。

当地主流网络媒体《今日报》(Today)立刻向李显扬求证,对方不仅证实,还表示捐的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数目”(meaningful sum),不是一元。《今日报》又问他为何要捐助梁实轩,李显扬只简单反问:“这显然不需要解释吧?”

《今日报》随即指出事件背景,李显扬的儿子李绳武因为前年一则只开放给友人看的脸书贴文而被总检察署起诉为藐视法庭。 阅读更多 »

收起听诊器

with one comment

作者:陈清木医生     译者:新国志     2018-12-31
https://www.facebook.com/TanChengBock/posts/2332998713441317?__tn__=H-R

行医是我的挚爱,但政治是我的使命。国家和人民的福祉是我的头等大事。我期待在新的人生阶段,以新的方式为新加坡服务。

——陈清木医生

1980年代初的亚妈宫诊所

经过50年饶有收获的行医生涯后,我从今天起永远收起我的听诊器。

行医是我人生的一大乐事。我特别怀念我在林厝港当村医的日子。1971年,我在一个都是亚答屋和锌板屋的村庄开设了自己的诊所“亚妈宫诊所”(Ama Keng clinic)。当时,村民在小块的地里种菜,在自家后院养猪。水来自水井和水管。由于大多数家庭没有电,照明很差。只有一条主干道有街灯。村民们是用煤油灯照明——我曾经在昏暗的煤油灯下接生过一个孩子。

村民们都是淳朴、诚实的人——他们都在努力维持生计。而通过帮助他们解决家庭纠纷、土地纠纷以及给政府部门写信,我就不仅仅是一名医生。那是多么有趣的时光啊!

后来一场大规模的重新安置行动把整个村庄和周围地区连根拔起。村民们被重新安置到岛上许多地方。这对许多人来说是极其痛苦的,他们唯一的生活技能就是务农。数不清的数代同堂家庭被拆散了。他们在建屋局组屋里安顿下来,感到焦虑和沮丧。现在这个村庄已不复存在,长满了次生林。

当我把诊所搬到组屋区时,我的老病人还是找我看病。谢谢你们在我的生活中扮演了如此重要的角色。

在过去的几个星期里,我有幸见到了许多前来祝福我的老病人。他们问我,既然我已经不再行医,我打算做什么。

我告诉他们我不是退休,我只是把我的角色从为病人服务转变为为人民服务。我总是说行医是我的挚爱,但政治是我的使命。

国家和人民的福祉是我的头等大事。

我期待在新的人生阶段,以新的方式为新加坡服务。

祝大家2019年新年快乐!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31, 2018 at 3:50 下午

发表在 人物

Tagged with ,

新加坡第一家族内战:李显龙与李显扬兄弟反目已久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眼      2018-12-31
https://www.yan.sg/famuyijiuya/

新加坡李家兄弟之争,成了全岛近年来最受关注的“家庭纠纷”。

大概连新加坡已故总理李光耀也未料到,他为之骄傲的两个儿子,有一天会公开分道扬镳,家庭裂痕越来越大…….

曾经和睦的新加坡第一家庭,如今暗流汹涌。

来自父母的期望:“显龙”与“显扬”

李显龙与李显扬兄弟二人相差5岁。

1952年,李光耀夫妇在龙年迎来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取名为李显龙,寓意为“显要的龙”,希望孩子吉祥尊贵。

李光耀夫妇怀抱着儿子李显龙。

5年后,小儿子李显扬出生。多年后他回忆到,曾经有人以为他属羊,其实并不是这样,“‘扬’的意思是‘赞扬’或者‘表扬’。取自《三字经》‘扬名声,显父母’,指的是做好事,为父母争光。”

李显扬与姐姐李玮玲在草坪玩耍。

父亲更欣赏哥哥?李显扬:“没关系,我不学数学,学工程”

无论是在外界还是父亲李光耀眼中,两个儿子都没有辜负“显龙”与“显扬”的期望。

他们顺利拿到了总统奖学金、武装部队海外奖学金,考入剑桥大学。总统奖学金是新加坡最高荣誉奖学金,从新加坡建国至今,只有200多人获此殊荣。他们还在新加坡的武装部队因表现优秀,提拔为准将。

李显龙剑桥大学毕业典礼照片。

读书期间,李显龙在剑桥大学数学荣誉学位的考试中,比排名第二的学生还多了12个特优。“12个特优——这在剑桥数学荣誉学位考试的历史上,前所未有”剑桥教授这样评价道。

弟弟李显扬,性格自信又要强。当家人提到哥哥学业表现出色时,李显扬深知自己的数学不如哥哥,便回答“没关系,我不学数学,我学工程”。对此,李光耀评价小儿子“他很自信,不担心比不上哥哥”。尽管特优奖落空,李显扬还是获得了一等荣誉学位。

在李光耀的眼中,两个儿子都很让他骄傲。然而,在《新加坡赖以生存的硬道理》中,李光耀的字里行间,更多地透露出对于大儿子的欣赏。

他提到“我的数学很行,我妻子在文学方面很行,他(李显龙)这两方面都遗传到了。其他两个孩子都有这方面的遗传,但都不及哥哥强。这完全是运气。”

对于大儿子的才能,李光耀很是赞赏,他曾提到“放眼看看,(总理人选)有谁能比他优秀——论才智,论政治经验,论语言能力?没有一个人”。

而对于小儿子,李光耀则提及较少,他用“理性、务实”“非常精明”来评价李显扬。有人问李光耀,小儿子会不会因为与哥哥的比较等而变得叛逆,李光耀的回答是“他为什么要叛逆?他要反抗什么?我们从不强迫他做任何东西。” 阅读更多 »

新加坡接班人王瑞杰浮出枱面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萧翔     2018年12月9日第32卷48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43462207600&docissue=2018-48

新加坡执政人民行动党公布,财政部长王瑞杰将出任第一助理秘书长,根据行动党传统,意味着他将是党秘书长的接班人,也就是总理李显龙的接班人。贸工部长陈振声出任第二助理秘书长。

新加坡财政部长王瑞杰

新加坡政治领导层更新的局面最近终于在外界少许意外的情况下明朗化。

执政党人民行动党近日公布中央执行委员会职务名单,财政部长王瑞杰出任党第一助理秘书长,本来备受看好的贸工部长陈振声则担任他的副手,出任第二助理秘书长。根据传统,第一助理秘书长意味着党秘书长(即总理)的接班人。

两人在十一月二十三日共同主持记者会,宣布党内这项重要的人事变动。总理李显龙没有出席记者会,显示放手由两人所代表的第四代领袖主持大局。根据《联合早报》报道,王瑞杰在记者会上表示:“年轻部长推选我为他们的领导人,我也接受了这个职务。能为新加坡服务是我的荣幸,我也非常清楚我将肩负起的重大责任,带领行动党和治理新加坡是庞大而复杂的重任。”

同样面带笑容的陈振声则强调将“全力以赴配合瑞杰,还有我们的团队一起,为新加坡打造更美好的未来”。

根据行动党传统,总理人选并不由总理指定,而是由新一代领导班子商议决定。王瑞杰在记者会上公开这一过程时表示,他与陈振声并没有参与之前的多次讨论,而是在大约一个月前大伙做出决定认定他为领头羊之后告知他,他随即找了陈振声商议并要求对方当他的副手,“振声很快就答应了,我们之后便着手讨论需要做的事”。

据知,参与讨论并作出决定的第四代领导班子共十六人,其中,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傅海燕表示,新一代领导团队在整个商议过程中,没有拉票、投票,而是在“非常和气,没有党派斗争,没有火花”的情况下达成共识。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29, 2018 at 6:19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