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集选区

揣着聪明装糊涂

with 2 comments

李莫愁    2016-11-1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11/144833.html

说到这儿,就不难看出就如集选区制度那样,虽然打着种族和谐的金字招牌,其实是把更多的独裁往自己身上揽。这次匆忙推出的戏码,摆明是要阻挡陈清木成为民选总统候选人。除了高门槛之外,执政者还可以通过种种理由拒绝一些人参选,保留一切诠释的权力,这本是民主制度所不允许的,却变得不得不如此,够高招了吧!

“揣着聪明装糊涂”绝对是一种厚黑学。

“揣着聪明装糊涂”七个字是我们这些祖先来自大陆南端的南洋小子不会用的,盖因这是北方人的语法结构,就好像我们说“惹上麻烦”而不说“摊上麻烦”;然而这七字却很传神地表达那种情境的心理状况。

“民选总统”对上了年纪的新加坡人来说,都知道是行动党为了永续执政而丢出来的撒手锏。明明是要搞“第二权力中心”,却昧着良心说不是“第二权力中心”,这种选举奥步差别在于是他们当政或者不是他们当政。回溯1981年安顺补选送工人党惹耶勒南进入国会,在野党取得零的突破,那时起,行动党大佬们就深谋远虑生怕将来有一天,一个不小心让在野党取得政权。于是需要设计一个机制让他们可以扳回一局;国会的任期4年,民选总统6年的错开……并且以李光耀为麻豆的构想就开始酝酿。先搞定了集选区制度,10年之后修改了宪法搞了个民选总统制出来。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后来李光耀不当却给王鼎昌当了。而这个王鼎昌辞去党籍之后,天真地以为要当一回真正的全民总统,提出要查政府的账,杀行动党大佬们一个措手不及,飙出一身冷汗。之后终于把王鼎昌弄下台,这回就学乖了,找了个听话的“之子”纳丹来让权,于是练就一身盖树胶印的本领,把原本要留给李光耀掣肘的狠招都改了回来。这些谁没看见,只是大多数揣着聪明装糊涂罢了。

2011年民选总统选举,原本以为很冷门的竞选却出现了“Tan Tan Tan Tan!”式的命运敲门。四个Tan都来自体制,特别是前议员陈清木仅以7000票的落差败给陈庆炎。而执政党嘱意的候选人——陈庆炎也赢得不漂亮,只得36.2%的选票。到了2015年,陈清木听说李显龙又要改宪,赶紧放话说他来届一定要选,于是李显龙殚精竭虑想了个连陈清木“都不能拒绝的理由”。这些谁没看见,只是大多数揣着聪明装糊涂罢了。 阅读更多 »

“南中国海也是新加坡的核心利益”

leave a comment »

FT中文网/戈扬    2016-11-2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9955

围绕着南海仲裁案,中国和新加坡发生了一场风波。新加坡人如何看这场风波?FT中文网采访了两位新加坡学者。

http-_i-ftimg-net_picture_6_000065986_piclink

2016年7月南海仲裁案裁决公布以来,围绕在南中国海相关利益方的激烈争论,以菲律宾新任总统杜特尔特的访华以及他的“亲华”表态暂时平息下来。在这段时间,作为唯一曾被中国领导人点名学习的国家——新加坡,却因为在南海问题上的表态而与北京发生龃龉:新加坡并非南海仲裁案的声索国,却是仲裁及其结果的积极支持者。具有中国官方背景的《环球时报》还与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发生笔战。这一系列事件在中国社会也引发强烈反响。新加坡人如何看待这次风波?他们眼中中新两国最大的分歧在哪里?新加坡在“后李光耀时代”将如何调整与中国和世界的关系?带着这些问题,FT中文网赴新加坡专访新加坡隆道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总裁许振义、隆道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两岸问题学者李气虹。

许振义,目前担任新加坡隆道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总裁。此前,他曾任新加坡驻沪商务领事、新加坡国立大学中国事务处主任等职,长期往来于中新两国,对两国的外交、国家发展政策有多年的观察与研究。李气虹,隆道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两岸问题学者,新加坡前资深媒体人。

南中国海也是新加坡的核心利益

FT中文网:中国与新加坡因为“南海仲裁案”最终裁决发生了一系列争论。回过头来看,为何新加坡会在南海问题上有如此激烈的态度?

许振义:中国对外宣布了自己的核心利益,比如台湾问题、新疆问题等,当然现在南海也是它的一个核心利益。我所理解中国的核心利益,主要包括国防安全、领土完整、经济贸易等几个重要方面。一旦外部力量与中国的核心利益有了冲突,中国就会认为这是在损害自己的核心利益。当然,这无可厚非。本来这块蛋糕你和我都想吃,我说我要吃当然损害了你的利益。但是中国的关键问题在于它认为这不是你的核心利益。比如南海问题,中国从官方到民间都认为新加坡既不是南海仲裁案的声索国,其领海也不毗邻中国划出的九段线,为什么要跳出来在南海搅中国的局,甚至比声索国菲律宾还要激烈,你看马来西亚、文莱都没有说话。

我的个人看法是,很难说新加坡在南中国海没有利益。所谓的利益,或者说核心利益,不能仅仅用领土、领海、领空等物理概念来定义。新加坡在南中国海的核心利益可能比菲律宾这样有领海诉求的国家还高。为什么呢?菲律宾的诉求无非就是两个:第一,菲律宾的渔民可以到黄岩岛附近捕鱼;第二,希望分一杯南海石油的羹,这两点在菲律宾新任总统杜特尔特访华的时候就得到了满足,菲律宾人就可以有所让步,他们就懒得再去管这个地方属于谁,也不是很在乎主权。 阅读更多 »

官字两个口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6-9-15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9/144710.html

上网搜索,有句谚语是这样的:“官字两个口,没有硬说有”——这就是州官和百姓的差别,他要说你是racist,没有硬说有;你要说他是racist,“煽动、藐视、诽谤”三棒就侍候了。

“官字两个口”有个前提,就是需要无耻文人办的传媒、研究机构和高等学府全力配合。

行动党是个致力于“政治正确”的政党,所以从掌权开始不久,就牢牢捉住传媒的咽喉,不让他们乱说乱动,采用中央控制的新闻联播制。此外,国民打从幼儿班上学读书,早课就是要背诵“信约”,独立50多年以来,从三岁到七十岁,谁不知道要“不分”(regardless of)种族、语言、宗教来做新加坡人。

说到“信约”,原来还有一段古,这是李光耀自己说的。他说在设计“信约”的当儿,当时是交给拉惹勒南去处理,而拉惹在想法上比较“激进”,希望在最短时间内就建立一个新加坡身份的“国族”。而李光耀却认为很难在短时间内达成,于是就在“信约”里加了regardless of的但书,让各族保持自己的民族文化认同。到了八十年代,当政府“消灭”了华人的方言,让“三大语言”源流的学校也渐渐名存实亡,各族的“母语”都贬为“第二语文”,英语/英文出柜成为“工作语文”的时候,单语舒适的内阁开始有人认同拉惹勒南的想法,认为新加坡在最短时间内已经建立一个“国族”,于是“国庆例牌歌曲”就有了《One people, One nation, One Singapore》。

让莫愁再扯点题外,“政治正确”这种东西占据主流,一般人很难与之对抗;顺流则阻力较少,如鱼得水。反之,逆流则困难重重,需要据理力争,当然更需要道德勇气。所以说,这有点儿像孔老夫子所说“德之贼也”的乡愿,孟子为之诠释:“言不顾行,行不顾言,……阉然媚于世也者,是乡愿也”。

而教育部见习部长王乙康日前的发言,令贫尼皮皮挫,他说“国人未做好只以新加坡人自居的准备”——有影无?这和行动党一路来说我们多种族和谐、我们多任人唯贤,国会里能选出七十多个行动党的各族精英大相径庭,简直是一个天和一个地。为什么要这么说……为什么行动党要指责人民是racist(种族歧视)呢?唯一的解释就是看他们的需要,因为官字两个口。 阅读更多 »

李显龙只是晕倒 执政党优势不倒——新加坡渴望改革又害怕改变

leave a comment »

财讯双周刊/吕爱丽      2016-9-7
http://www.wealth.com.tw/article_in.aspx?nid=8861

政治强人李光耀辞世后,新加坡已全面进入后李光耀时代。然而,社会对改革的渴望早已开始,人民希望改变,却又害怕改变。

今年八月二十一日新加坡国庆群众大会上,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演讲至一半,脸色突变,停顿数秒后,身子不由自主向右倾斜。电视画面瞬间被切换至观众席,不在席间的民众一阵惊慌:“总理是中风了吗?”这样的疑问在脸书、WhatsApp上不断传开来。直至一个小时后,李显龙再度回到演讲台,众人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并大呼:“吓死人了!”

如同美国国情咨文的国庆群众大会,是新加坡领导人向社会说明国家发展及挑战的重要演说。大会历时三小时,根据官方事后说法,现年六十四岁的李显龙,是因劳累过度及脱水导致体力不支。事后,李显龙也遵照医师嘱咐,请假一周。一场平常不过的年度演讲,再度引起国际社会对新加坡接班人的关注,促使人们思考,“若李显龙真的倒下,后李氏父子的新加坡会是怎样?”

“李氏王朝”是外界对新加坡政治贴上的标签。起因是《国际先驱报》评论版编辑鲍林 (Philip Bowring) 先后于1994年及2001年影射李显龙上位全靠父荫。李显龙的妻子何晶掌管新加坡主权基金淡马锡也遭质疑。为此,李显龙及父亲李光耀多 次与西方媒体对簿公堂。除了《国际先驱报》,《华尔街日报亚洲版》、《经济学人》及《彭博》都曾付出数万新加坡元的诽谤赔偿。

一名当地资深媒体人说,“我们很常讨论后李光耀时代,却不曾讨论后李氏父子时代。”他以“确立、tested(经过考验的)”形容新加坡的政治体制,认为即使李显龙真的倒下了,新加坡不会一夕崩溃,两名现任副总理也具备稳住大局的能力。 阅读更多 »

中国人为什么不喜欢新加坡?

leave a comment »

赵灵敏    2016-8-23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9026

中国左右派知识分子和普通民众多年来近乎一致地不喜欢新加坡,这在业已严重分化的中国社会并不多见。

中国一些自由派知识分子一提新加坡模式,就会强调人民行动党政府对反对党的打压。确实,人民行动党作为执政党,会利用手中的权力制定有利于自己的选举规则,并通过历史上形成的对政治、经济与社会资源的高度控制,以程序合法的方式,全面阻止反对党坐大,保持一党长期独大的地位。但是,这更多代表着过往的新加坡。事实上,新加坡政治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2011年5月的大选,不仅代表着反对党工人党攻陷了阿裕尼集选区,证明了用于狙击反对党的集选区制度并非牢不可破,更是新加坡政治多元化的一个重要节点,民众已不畏惧议论政治和表达不满了。其后,工人党又赢得了两次补选,人民行动党只是反复强调自己的政绩和如何一心为民,并不曾听说用什么阴招来打压反对党。

显然,新加坡的成功并不是建立在压制和恐惧之上,在这一点上,很多中国人会错了意,以讹传讹。正如我在2013年3月发表的《中国学不了新加坡》一文中所说:“中国朝野对新加坡模式的爱与恨,都是建立在一个臆想的新加坡之上。而那个既没有政治竞争又廉洁高效的新加坡,事实上并不存在。”

其次,不能说新加坡小,其成功就没有多少意义。事实上,小国的成功并不是必然的,这个世界上混乱不堪的小国很多。新加坡的成功虽然发生在一个小地方,但其成功的原理有普世性。在选举的压力下,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素来以善于驾驭社会变迁,吸纳和收编社会力量维持广泛执政基础而着称。强势如李光耀,毫不留情地打击对手只是硬币的一面,在另一面,他在住房、就业、反腐败、吸引外资、种族和谐等领域都有很大的建树;在人民行动党的内部管理上,李光耀坦言受到了早年左派领袖林清祥等人朴素清廉作风的影响。2011年选举受挫之后,新加坡政府马上召开了全国对话会,并在民众意见很大的移民、部长高薪等方面进行改革。在新加坡51年的历史上,你很难看到民怨沸腾而政府无动于衷的情形,更多的是未雨绸缪和从善如流,这正是新加坡这个小国成功的法宝,也是人类历史上几乎所有政治组织能长盛不衰的根本。

第三,关于新加坡反华的指控,很多是“上国”心态在作祟,自我为中心,容不得别国追求自己的安全和利益。尽管经历了鸦片战争后长时间的国运多舛、饱受列强的欺凌和践踏,大部分中国人的世界观仍然没有摆脱朝贡体系的窠臼,面对周边小国,总是不自觉地以天朝上国自居,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想当然地认为别国特别是周边国家应该唯中国马首是瞻,缺乏对小国现实处境的理解和同情。同时,在“受害者心理”的作用下,别国一旦有对中国的不顺从和批评,就认定这个国家“反华”,是在和美国沆瀣一气害中国。 阅读更多 »

武吉巴督补选

with one comment

从夜暮到黎明       2016-5-13
https://navalants.blogspot.sg/2016/05/bukit-batok-by-election.html

阿穆高票当选

2016年5月7日,自称阿穆的人民行动党候选人穆仁理 (Murali Pillai) 赢得武吉巴督补选,进入国会。穆仁理的得票比率61:39,跟2011年全国大选的整体成绩相似。

穆仁理是一名印度籍律师,在政治上被定义为“少数民族”。他去年被外调到阿裕尼集选区,几乎将工人党A队拉下马。

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改变激进斗士的做法,以儒雅姿态出征。虽然在选票上落败了,但徐顺全认为民主党的竞选手法干净利落,已经赢得选民的尊敬与喝彩。

徐顺全,穆仁理。图片来源:Straits Times

1991年是民主党最光辉的时期,有三人成为国会的代议士(詹时中,林孝谆,蒋才正),徐顺全从詹时中手中接过领导职位后,民主党就从此跟国会告别。当下看武吉巴督补选,徐顺全似乎志不在眼前,而是延续八个月前的大选策略,继续重新树立党与个人形象,着眼于来届。

进一步议论武吉巴督补选前,不妨先回顾一下这30年来的选举结果。

1984年的分水岭

1984年12月的新加坡全国大选被当时的媒体称为分水岭。

大选前的国庆日群众大会上,时任总理李光耀在国家剧场发表优生学论,认为大专毕业的女性不只应该考虑下嫁,更应该多生育,这样我们才会有聪明的下一代。他甚至略带调侃地宣扬一夫多妻制的优越性,因为这样一来,大专教育的女生就不怕找不到好的精子来孕育后代。

优生学论引起极度反弹,连表面上受益最大的大专女生都觉得被侮辱。人民行动党的选票陷入低潮,从独立以来一面倒的姿态滑落至65%,此后65:35的比例被视为常态。

政府继1984年推出非选区议员制之后,紧接着1988年推出集选区制度。涵盖友诺士、勿洛蓄水池和淡滨尼的友诺士集选区 (Eunos GRC) 在萧添寿、李绍祖等人组成的工人党A队的强攻下,人民行动党临阵换帅,改由郑永顺领军出征,以50.9%的得票率险胜。

记得当时在我家楼下的东景中学开票,凌晨3时许这里依旧是个不夜城,草场马路都挤满了等候开票的人潮,叫嚣声响彻云霄,镇暴队的数辆红车在一旁紧张戒备。人潮直到5时左右才陆续散去。阅读全文»

就是现在

leave a comment »

徐顺全(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     2016-5-2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581

你好!我无法告诉你们,我能以候选人的身份再次回到这个选区参与补选是何等的兴奋。

不过,由于一些状况,王金发先生必须辞去职务,我们也因此得以参与武吉巴督的补选活动。

我清楚地记得我当时在会议中听见同时向我耳语:“王金发辞职了!王金发辞职了!”我当时还暗暗自忖,究竟谁是王金发?直到同事提到了“武吉巴督”的名字,我才意识到那人是议员。没多久,我们就决定参加补选。

我唯一的顾虑是,像我这样的姓氏(注:徐顺全的英文姓氏是Chee) ,参与的又是补选(注:补选的英文是by-election,把徐顺全的英文姓联合起来念,听起来会像福建话的某句脏话)——我的天,你可以想象吗?——铁定会让互联网乐翻天。也确实是如此。

言归正传,能再度回到这个选区的感觉很好。新加坡民主党曾在1991年参与过武吉巴督的竞选,并取得优越的成绩,拿下了将近48.2%的得票率。由于民主党当时的得票率逼近人民行动党,让武吉巴督岌岌可危,所以人民行动党在1997年的选举中把武吉巴督单选区纳入武吉知马集选区,之后又纳入了裕廊集选区。

过了将近四分之一世纪的时间后,人民行动党认为武吉巴督已成为了他们的安全地带之后,便让武吉巴督恢复单选区。

这就是人民行动党惯性的政治把戏。每当单选区有机会落入在野党的手里时,它就会急速地改动选区划分。记得如切吗?当如切快落入工人党的囊中之物时,人民行动党便赶快把它划入马林百列集选区里。

现在人民行动党会说:“欸,这些年来,新加坡民主党怎么不见踪影?”看到吗?这就是人民行动党运作的方式。我们在武吉班让、荷兰—武吉知马、马西岭等地区一直努力地展开竞选活动,然后人民行动党就会突然在毫无迹象的情况下,根据它的喜好,在最后一分钟——整整20年后——把武吉巴督再度变成单选区。

这就是人民行动党爱耍的政治把戏。过后,又故意缭乱你的视线,问你:“哦,在野党在哪里?”

然后,就告诉你它的候选人穆仁理先生在武吉巴督活动了16年,却只字不提他是阿裕尼集选区2015大选的竞选团队成员之一。顺便在这里提一提,大多数我们所拜访过的选民不是没见过穆仁理,就是不知道穆仁理是谁。

即使如此,我们新加坡民主党不被过去牵绊,我们永不言败。我总是会说:“是的,我们可以的!”我们向前看,凭着没有什么能难得倒我们的精神迈向前。

因此,当我们知道武吉巴督又成为单选区后,我们马上宣布我们将到这里竞选。为什么?因为我们觉得这是我们的家,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新加坡民主党回来了。Kita suda balek kampong(马来语:我们回家了。)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