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集选区

新加坡新国会开幕:“4G”时代将至,“一党优势”还稳吗?

with 4 comments

胡毓堃(中国翻译协会会员,国际政治观察者)    2020-8-24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8822934

相比于动辄把“精英治国”挂在嘴边、对反对力量充满戒心的李光耀,现在的执政党领导人至少持有更加宽容、温和的态度与行为。李显龙不仅意识到要面对反对党更加尖锐的声音,更呼吁反对党在国会提出可行的替代政策,共同参与国家建设。

8月24日,新一届新加坡国会正式开幕。在7月10日的新加坡大选中,执政超过60年的人民行动党赢得93个竞选议席中的83席,继续执政。对新加坡社会而言,这是近20年来看点最多的一届政府和国会:本届大选被普遍视为以副总理王瑞杰为首的第四代(4G)领导团队接受选民委托、准备执掌国家的标志,而已经年满68岁的现任总理李显龙也已多次表示新加坡不应出现70岁的总理,自己会在大选后不久交棒。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之下,新加坡仍面临严峻的社会经济挑战,人民行动党新内阁并未进行“大换血”,而是在4G领导团队新鲜血液加入的情况下,保留了第三代领导团队的资深成员。而李显龙也效仿李光耀、吴作栋两位前任总理,在“世代交替”的大选之后继续出任总理,对4G领导团队“扶上马、送一程”。

两党制已不遥远?

对于领导新加坡已经超过60年的人民行动党来说,领导团队的更新换代早已形成成熟的组织和运行机制并成功实践:担任总理31年的第一代领导人李光耀于1990年正式卸任,此时继任者吴作栋早已在内阁各部门历练了11年;吴作栋就任第二任总理的同一天,李显龙也就任副总理,在辅佐前者14年后于2004年正式成为第三代领导人至今;2011年“分水岭”大选之后,执政党便已经开始寻找和培养第四代领导团队,同年正式入阁的王瑞杰先后于2018年11月和2019年4月担任人民行动党第一助理秘书长和新加坡副总理,在党内和政府中相继成为李显龙的副手,其接班人地位已不言而喻。

此外,李光耀和吴作栋在卸任总理之后均留任议员并转任国务资政(Senior Minister),继续为新一代领导团队提供指导和咨询。本届大选前夕吴作栋放弃再次竞选议员、完全退出政坛,似乎也进一步预示着4G时代即将正式来临,而退居二线、咨询扶持的责任即将属于李显龙和他的第三代领导团队。

从李光耀(上右)到吴作栋(上左),再从李显龙(下中)到王瑞杰(下左),人民行动党形成了领导人世代交替的平稳运行机制。

虽然执政党领导团队的世代交替、平稳过渡不成问题,但真正的挑战来自党外:后李光耀时期的社会深刻变化、疫情之下经济社会的严峻挑战,4G时代的新加坡会延续一党优势制,还是见证政治多元格局的最终形成?

近年来随着新加坡政治形势的发展变化,这一问题越发被频繁提及讨论。自2011年“分水岭”大选以来,以工人党为代表的反对党发展壮大,近两届大选在所有选区挑战人民行动党,不仅标志着着执政党连续11届大选在部分选区因无人竞争而自动当选的现象彻底终止,更在国会席次中屡创新高,开始冲击国会一党独大的格局。 阅读更多 »

公民组织吁废集选区制 以政治中立组织取代人协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    2020-8-12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20/08/公民组织吁废集选区制 以政治中立组织取代人协

本地非政府组织思想中心(Think Centre)再次呼吁,应废除集选区制度,并以较为政治中立的组织取代现有的人民协会。

思想中心于周二(11日)发声明,将集选区制度称为“一把不利于新加坡政治发展的双刃剑”。

比起集选区制度,思想中心建议恢复单选区制度,确保每位议员,都是根据他们所获得的选民委托,被送入国会,而不是仰仗其他政治强人的高民望。

思想中心也补充,“目前集选区制度,也不合逻辑、不公地与市镇会运作绑定在一块。过去的种种事件和批评足以证明,这样的安排形同在绑架选民,也强化恐惧政治。”

不仅如此,思想中心还强调,那些由人民协会运作或相关联的基层组织,也大多由被指定的代表跟进,而不是替代政党的当选议员。

这也意味着,分配给非行动党选区的拨款,并非都由当选议员所管理。

与此同时,被委任的市长一职,其职务常常与当选议员重叠,造成当选议员的困扰和分配工作上的冲突。

“这无疑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因为他们的工作范围过于模糊,无法保证他们所花费的开销。”

选举局独立赢公民信任

另一方面,思想中心也主张将选举局从总理公署独立出来,其中必须由社会各个阶层代表,如专业、民间团体、非政府组织、志愿福利组织代表成立委员会。

“独立的选举局能加强新加坡人对政治的信心和信任,能在未来举办选举时,秉持着中立和客观的态度,消除现任执政政府与部门的利益冲突。”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3, 2020 at 4:01 下午

新加坡国会大选结果的不变与变:行动党依旧强势,崛起的在野党未必带来改革压力

leave a comment »

庄嘉颖(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哈佛燕京学社访问学者)   2020-7-20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37994

新加坡2020年大选,尽管在野党支持率提升,但并没有产生改变基本政治或权力结构的压力。人民行动党保持了绝对性主导权,可占着在国会里的优势,推动限制在野党和异议的政策和立法。

新加坡2020年国会大选在7月10日落幕。有观察认为,这次大选是新加坡政治的一大分水岭。工人党拿下10个直选在野席次、新加坡前进党获得两席非选区,算是新加坡独立以来,在野党席次最多的一届国会。

行动党虽然得票率从2015年的69.9%降到61.2%,但在国会93直选议席中,依然拿下83席的绝大多数。得票率与席位之间的落差,是因为新加坡特有的集选区制和选区划分的缘故。要是选举制度更接近国际惯例,在野席位会更多。

以上的竞选成绩,尽管可以让国会有多些代表性和不同的声因,不过人民行动党仍然能够轻易通过普通立法,若要修宪甚至可以为所欲为。

这次大选代表的不是一个新的开始,而是新加坡长期政治发展的延续。

一方面,这次在野党的选举成绩,不是偶然的现象,而是长期在地耕耘,以及行动党票源被分散的结果。国外,甚至一些新加坡国内的朋友,或许没有注意到新加坡在野党在资源和人力薄弱的情况下,如何在地方上尽量推动选民服务。

另外,选举结果并没有对人民行动党造成必须一夜之间改变的压力。行动党没有理由放弃一党独大的延续,以及自己享有的优势。行动党原有的政策方向和施政原则,除了对外包装以外,很可能基本维持现状。下一届国会见到的或许不是政治开放和改革,而是对社会更多的管制。

成熟中的在野势力

人民行动党这次大选,得票率从2015年的高峰下滑,不但没有攻下工人党所代表的后港单选区和阿裕尼集选区,还无法拿下新划分出来的盛港集选区,使包括总理公署部长在内的三位资深党领导丢了官位。

在新加坡的国会内阁制下,政务官员必须要先当选为国会议员,才能被总理委任而进入内阁。对许多人而言,这是精神上的一大冲击,选举结果似乎意味着未来新加坡政治走向将有大改变。这种观点其实轻视了上一届大选的独特性,和新加坡在野政党的不同角色。把2020国会大选放在新加坡长期政治发展的脉络下观察,或许持续性会胜于变化。

首先要认识到的一点,就是上一届大选的特殊性。2015年正好碰上新加坡独立50周年,也是新加坡独立后第一任总理、人民行动党精神领袖、和总理李显龙之父——李光耀逝世的同一年。人民行动党政府当年推出了一系列纪念和哀悼活动,引起新加坡人对以往所谓“黄金时代”和“光荣史”的政治想象和幻想,把行动党、李光耀和新加坡划上等号,对行动党的好感高涨。

加上选举期间,工人党造势活动上看热闹的人潮,还有有关工人党有意愿推动同婚合法化的假讯息,引发新加坡选民向来对政治和社会改变的焦虑和紧张情绪,导致人民行动党始终获得大胜。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大选,反对党崛起,开始告别李家坡

with 4 comments

赵灵敏    2020-7-13
https://mp.weixin.qq.com/s/8fqv0Xe8I3onvUWTaZR8yg

7月10日,新加坡举行2020年大选,当天晚上就开出结果,执政的人民行动党获得了61%的选票,在国会93个议席里边获得了83席。

按照世界标准,这种结果绝对是一个大胜。但是跟人民行动党上次大选的结果相比,则是出现了明显下滑。

2015年的大选,当时距离李光耀去世只有半年,新加坡人把对李光耀的哀思和敬重投射到了人民行动党的身上,这次大选人民行动党获得69.9%的支持率。而今年下滑了接近9个百分点,是一个重大警讯。

而更严重的是,反对党工人党获得10个议席,更攻陷了两个集选区,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集选区制度是新加坡的特有制度,它是由选民对一个候选人组合进行投票。人民行动党由于执政时间长,人才储备多,往往是由一个资深的部长带着其他几名候选人出来竞选,大家看在部长的面上就对这个组合进行投票。反对党因为人才凋零,往往连组合的人数都凑不够,勉强凑够了,参选人也没有什么知名度。

此前认为,集选区制度在狙击反对党这点上是牢不可破的。但在2011年大选的时候,工人党攻陷一个集选区,今年更是一举拿下两个。所以这样看来,集选区制度其实是一把双刃剑,赢的时候赢得比较多,输的时候也是如此。如果你输了一个单选区,就丢了一个议席;可是如果输了一个集选区的话,一下子就会丢4-5个议席。

相信在大选之后,人民行动党会进行一个反思和检讨,进一步去了解人民到底对哪些工作不满意。例如2011年大选,当时人民行动党的得票率只有60%,比今年还是少了1个百分点。所以人民行动党非常紧张,了解来了解去,发现民众的不满集中在外来的移民太多,之后新加坡的移民门槛马上就收紧了;然后又发现了选民对部长的高薪有意见,部长马上降薪。

人民行动党在这方面的反应是非常的快的,非常注意查漏补缺,这是新加坡体制一个比较优越的地方:反对党的存在给人民行动党造成了压力,迫使人民行动党不断改进自己,做得更好。与此同时,反对党的力量又比较有限,没有能力全盘颠覆人民行动党的执政地位,这应该是一个非常微妙的平衡;迄今为止,人民行动党把握得相当好。

由于人民行动党在今年新冠疫情应对上,表现不算很理想。此前就有人预言,人民行动党会失去一些议席,最终的结果跟这个预测相差不远。所以这个结果也不算是特别的出人意料。

这次大选对于新加坡最大的意义,不是人民行动党的议席出现下滑,而是大选后的新加坡会产生一位非李光耀家族的总理,成为新加坡的第四代领导核心。 阅读更多 »

新加坡两党制初现 反对党议席创新高

leave a comment »

薛宗合    亚洲周刊 2020/7/20-7/26 2020年29期
https://www.yzzk.com/article/details/新加坡两党制初现 反对党议席创新高

新加坡大选揭晓,最大在野党工人党赢得十席,创下新加坡独立以来反对党最佳纪录,执政党人民行动党虽然赢得八十三席,但得票率仅六成一,比上届剧降,为史上第二低。总理李显龙释出善意,首次遵循英国制,表示承认工人党党魁毕丹星为国会反对党领袖,将在国会提供办公空间和工作人员等设备给他的党团。观察家指出,这可能是李显龙基于预感,为狮城政治上的两党制在做准备。

此幻灯片需要JavaScript支持。

长期以来被视为毫无悬念的新加坡大选,已出现微妙的变化。建国至今五十五年治国成绩优异的人民行动党,虽然笃定执政,但反对党能有多少收获已经成为近几届大选的看头。在疫情下举行的第十三届大选,是一场“非典型”大选,也出现了“非典型”战果,“两党制”苗头初现,反对党工人党赢得史上最多的十个议席,打破狮城政治格局。

夹在前后几个阴天之中,七月十号投票日在新加坡是炎热的朗朗晴天,很多选民一早就去投票,以年长者居多,为免群聚感染,选举机关将选民投票时间划分两小时一个时段,建议藉此分散投票。

然而令民众气愤的事情却在午后到傍晚发生,一些投票站传出进展缓慢,因为有民众要戴上当局提供的手套拿画押笔,另一些投票站负责人则警觉到时间压力很早就撤销这一环节。到傍晚,好些投票站依然大排长龙,选举官在晚上八点投票截止前忽然宣布延长两小时,立即引发在野党群起抗议,怀疑有诈。但事实上不久后所有选民都已完成投票。民众在网上的立即反应是:行动党第四代团队连做了很多次的选举程序都会误判,真是不可思议。

见微知着。随着开票推进,在野最大党工人党保住堡垒阵地后港区和阿裕尼集选区(五人一体),且以微差拿下旁边的盛港集选区(四人一体),使得来届国会出现建国以来最大的十人在野党议席纪录,整体得票率甚至达到参选的一半。行动党虽囊括八十三席,得票率却是独立以来第二低,大多数胜选的选区得票都显著下降,党内顿时弥漫一股比深夜更深沉的气氛。

总理李显龙和副总理王瑞杰当晚都呼吁与工人党展开在国会的合作。李显龙甚至释出善意,首次遵循英国制,表示承认工人党党魁毕丹星为国会反对党领袖,将在国会提供办公空间和工作人员等设备给其党团。观察家指出,这可能是李显龙基于预感,为狮城政治上的两党制在做准备。

对于长期一党独大的新加坡来说,“两党制”一直是国际新闻才出现的词汇,当地主流舆论甚至不时刻意嘲笑这一现象。但如今舆论开始探讨反对党领袖这一职称,当局仍未具体说明将具备何种特殊待遇和权限。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大选的网路观察:谁说这国家的年轻人对政治冷漠?时候到了也会追求民主

with 2 comments

黄譓安(西雅图华盛顿大学东南亚学系硕士生、台湾东协研究中心助理)   2020-7-16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37816

一般的认知中,新加坡人是不期待改变的、年轻人是政治冷感的,但事实可能不完全如刻板印象展现的那样;民主运动/选举在亚洲各地种下种子,盛开就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新加坡第十四届国会选举于2020年7月10日落幕,当前执政党人民行动党(People’s Action Party)拿下国会总席次93席中的83席、最大反对党工人党(The Workers’ Party)则拿下10席,人民行动党继续以压倒性“席次”获得人民授权“续约”执政。本次选举投票从上午8点起一路进行到晚间10点,比预定投票结束时间8点整整延长了两个小时。从各投票所外的现场照片可以看到长长的人龙——根据政府选举部的统计,本次参与投票人数超过两百五十万人,投票率逼近九成六——在新加坡“强制投票”(Compulsory Voting)的制度下选举日就是国定假日,百工百业都必须停工一天以便民众行使其公民权。

关于这次选举的几个关注重点,从现任总理李显龙不再连任、陈清木医师离开人民行动党创立新加坡前进党(Progress Singapore Party)、受肺炎疫情影响一再拖延的选举时程、选举区重新划分等,从选举日期决定前就话题不断。相关选举制度的介绍与利弊分析对新加坡和此议题更熟悉的人都谈得不少,本文在此主要想分享我观察到的、网路世代下身边新加坡年轻人如何看待此次选举的几个现象。

台湾人对新加坡政治的印象,不外乎就是几个关键词:一党独大、严刑峻法、清官酷吏,这一个快节奏又国际化的城市国家似乎是经济至上的,只要吃饱穿暖,民主自由可以拿来交换。确实,看到执政党在建国五十余年后依然以绝对多数的席次续约执政权,普遍选举(General Election)的意义似乎很值得质疑,无怪乎当新闻跑马灯出现“星国大选:执政党再度获得九成席次”时台湾人近乎无感,而外媒诸如Bloomberg、BBC NEWS在报导大选结果时也多强调执政党虽然得票率下降,但仍继续拥有执政权。

事实上摊开选举局的统计数据,人民行动党在本次各选举区的总得票率约六成一,但由于胜者全拿的集选区制度(Group Representation Constituency)和划分选区(Gerrymander)的执政优势,让执政党一举拿下九成的议席。反对党获胜的选区包括:后港单选区(Hougang SMC, Single Member Constituency)、盛港集选区(Sengkang GRC)和阿裕尼集选区(Aljunied GRC),其中盛港集选区为本次选区划分甫设置的集选区,由上次选举的榜鹅东单选区(Punggol East SMC)、部分盛港西单选区(Sengkang West SMC)组成。在新集选区上有所斩获,工人党的胜选更有其象征意义。

从年初开始的疫情,大选时程便成为民间热门的讨论话题。执政党希望将控制疫情、复工、振兴经济有功的政绩反映到选举结果上,即便反对党提出防疫期间须避免群聚风险,选举依然被选定在7月10日举行。然而从结果来看,却不能说执政党从这个决定中讨到多少便宜,至少有接近四成的民意认为需要有更大的制衡力量来监督执政团队。而由于大型集会的禁止,无论各政党都不被允许举办选举前的造势大会,主战场因而被拉到电视辩论和网路媒体上的讨论。不同于过去由电子媒体引领舆论,社群媒体上有关大选的讨论也在这次选举中扮演关键角色。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大选落幕:执政党得票率下跌,说明什么?

leave a comment »

陈洸铭    2020-7-14
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11635/4700047

本届之所以让反对党破天荒赢得第二个集选区,多少说明执政者已无法再藉由选区划分压抑民众的反对声浪。日后当不满情绪再一次上升,反对党同样可利用简单多数制,扭转选情。不过,剧情也可能往反方向走:当选民的惩罚心理得到舒缓,而反对党又不够吸引,则可能回到原本面貌。

原执政党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在7月10日的新加坡大选中赢得83席,继续以超过三分之二的席次多数执政。图/路透社

原执政党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在7月10日的新加坡大选中赢得83席,继续以超过三分之二的席次多数执政。图/路透社

原执政党新加坡人民行动党(People’s Action Party, PAP)在7月10日的新加坡大选中赢得83席,继续以超过三分之二的席次多数执政。

总理李显龙选在疫情稍微和缓的6月23日,宣布国会解散。随后,相关单位将投票日订在7月10日。扣除投票日,实际竞选期只有9天。突如其来的解散与选举,一般较不利准备不周的反对党。不过,总理拥有决定解散国会日期的权利,是西敏寺制度(如英国)的常态。

其实更早之前,就有迹象显示执政党会选在今年解散国会。3月,新加坡公布新的选区划分名单。自1976年开始,重新划分选区的同一年,都会进行全国选举。较极端的例子是在2001年,公布新选区名单的两天后,即解散国会。

而本次选区划分里,也将上一届选举中人民行动党胜选但得票率最低的三个单一选区解散,整合进其他选区。杰利蝾螈(Gerrymander),这类透过划分选区的方式,让投票结果倾向有利于己方,不少民主选举国家都有此状况。

特别提及这两个背景,是为了强调新加坡选举制里的不公,也广泛出现在其他选举国家,因此看待新加坡选举时,不能只看到不民主的部分。另外,新加坡选举程序大抵还算公平干净,执政党与在野党都一再向选民保证投票保密,确保彼此支持者都能接受成绩。

人民行动党从69.9%得票率滑落到61.24%,意味着什么?图/美联社

人民行动党从69.9%得票率滑落到61.24%,意味着什么?图/美联社

在一些选区里,与其说是人民行动党流失选票,更像是增加的幅度比不上反对党。图/法新社

在一些选区里,与其说是人民行动党流失选票,更像是增加的幅度比不上反对党。图/法新社

新加坡维持一党独大政权

人民行动党在这次选举中,以61.24%总票数,获得93席中的83席。媒体一般解释为民心思变,或是新加坡维持一党独大政权。新加坡采简单多数制,票数不一定反映在议席,焦点侧重在任一方面都有所偏颇。

李光耀退下总理一职后(1990年),人民行动党的总得票率落在60.1%至75.3%之间。最高的75.3%得票率是由前总理吴作栋在2001年最后一次带领人民行动党选举时取得,但吴作栋最低时也仅得61%(1991年)。而自现任总理李显龙领导以来,就未曾突破70%得票率,甚至在2011年,拿下历来最低的60.1%。

2011年选举成绩让不少人认为,李显龙主导下的人民行动党已不复昔日光环,或将该此选举视为新加坡的第一波民主浪潮。然而,2015年在新加坡建国50年和李光耀的逝世气氛下,人民行动党逆势拿下69.9%总得票率。需特别点出的是,由于新加坡乃强制投票,这个结果意味着在所有选民里,人民行动党获得六至七成的民意。近三届选举里,废票数在45,000左右,不足2%,与其他非强制投票的选举制国家相较,代表着不一样的委托民意。

执政党得票率下跌,说明什么?

从69.9%得票率滑落到61.24%,意味着什么?

其实,人民行动党的得票数并没有大幅流失,但反对党得票却有显著成长,遂形成前者得票率大幅滑落的结果。人民行动党得票只较2015年下滑约3.4%(-25,003票),实际支持票数依然在150万票左右。然而,由于本届选举投票率(95.63%)较以往(93%至94%)高,合格选民人数也提升,进而改变比例。 阅读更多 »

2020年新加坡独立后第十三届全国大选落幕

with one comment

从夜暮到黎明    2020-7-14
http://navalants.blogspot.com/2020/07/2020.html

新加坡的民主进程走得很慢,关系到1966年李绍祖率领社阵抵制国会,走向街头斗争,紧接着放弃参与1968年的独立后第一届选举,等同将了反对党一军,让执政党稳住阵脚,从容地建立声望。1968至1980年独立后连续四届的国会都由行动党完全垄断,直至1981年才由时任工人党秘书长惹耶勒南在安顺区补选突破僵局,成为13年后唯一的反对党议员。1988年第六届大选推出集选区制度,直至2011年第十一届大选,反对党经过23年的奋战才赢得第一个集选区。2020年的选举结果,显示多数选民认同温和、自信、有建设性的反对党,希望执政党能够敞开心胸,聆听多元化的声音,改变多年来一意孤行的做法。

九成白云,一成蓝天

新加坡共和国独立后第13届全国大选在新冠疫情笼罩下进行,于2020年7月10日投票,11日凌晨陆续开票,清晨4时一切尘埃落定。人民行动党夺得83席,工人党10席。

新加坡的政治生态特殊,就成熟的民主社会来说,行动党能够夺得九成的国会议席,可谓战绩辉煌,但执政党对整体表现并不感到开心,反而有挫败感。工人党不仅成功保住阿裕尼集选区和后港,甚至意外地攻下新划分的盛港集选区,从原有的6个国会议席增至10个,缔造新加坡历史上的新里程碑。

选票分布图。图片来源:The Straits Times

集选区制度对反对党是不公平的,他们没有基层实力,也缺乏曝光率,因此由重量级部长领军的集选区几乎十拿九稳,其他候选人可以乘搭顺风车进入国会。

前总理李光耀曾经挑战工人党前秘书长刘程强,若想在国会有所作为,就别窝在后港。刘程强真的走出后港,阿裕尼集选区落入工人党A队手中。

回溯那场2011年大选,阿裕尼集选区选情告急,前总理李光耀对阿裕尼选民发表“懊悔论”,大致上说行动党输了一个集选区没什么大不了,但是阿裕尼选民在接下来的五年将会懊悔不已。

落败的行动党部长杨荣文事后解密,表示李光耀向他道歉,说帮了倒忙。杨荣文认为选民要反对党来制衡政府是成熟的民主社会的特征,大势所趋,非战之罪。

一代新人换旧人,十年风雨几番新,工人党十年内第二度攻破集选区堡垒,集选区已经不再是铁仓。更多新加坡人相信国会需要反对党确实是大势所趋,不过选民那一票,也是对工人党多年耕耘所树立起来的正面形象的认同。

平均票数

平均票数方面,行动党获得61.24%,比上一届(2015年)减少近9个百分点;工人党50.49%,比上一届增加近11个百分点。由于2015年的大选主要借助于第一任总理李光耀的光环,选民或多或少都有通过选票向逝世的前总理告别的心理,因此这年的票箱可能含有许多感性的成分,未必真正反映民意。

1984年以来的九届大选,除了2001年(911)和2015年(前总理李光耀去世)的突发事件为执政党制造“危机选票”外,其他七届大致上是40:30:30,40%行动党铁粉,30%中间选民,30%反对党选民。只要反对党的素质不太差,都能得到约30%的选票,如果反对党候选人的素质优秀,选票则达到40%以上。譬如这届新成立,尚欠地气的前进党的得票率近41%,西海岸集选区的选票甚至达到48.31%;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改变愤怒激进的形象后得到45%的选票,主席淡马亚教授(传染病专家)46%。

人民行动党历届得票率。

这次行动党制造“疫情危机”选举,可能是自我感觉良好,认为抗疫成功,因此重施故技。防疫措施是双刃剑,政府应对冠病疫情,从最初的成功控制,到客工在Mustafa受感染后没有针对性处理,造成新加坡进入封锁阶段,经济与就业都遭重创。

政府动用储备金援助配套救市的当儿,过去被掩盖的社会讯息无可避免地浮出台面,凸显新加坡虽然是GDP首富,实际上社会资源分配不均,贫富悬殊的情况依然严峻,无形中让好些人如梦初醒。

这回选民不买危机账,卫生部长颜金勇所领军的蔡厝港集选区选票大跌17个百分点。其他五个跌幅超过10个百分点的选区都是PAP的铁票仓:西海岸集选区(票数减少26个百分点),丹绒巴葛集选区(减少14.7个百分点),先驱(减少14.36个百分点),丰加北(减少14个百分点),武吉班让(减少13.4个百分点)。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