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韩咏梅

有立场没是非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6-25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6/145366.html

【翁德生】

过去我常说读翁德生的文章是最佳娱乐,如果配以大吉岭红茶和一小块香草慕斯蛋糕,那就是下午茶的经典时光了。不过前提是读了不能生气,因为如果你跟一个智商只有三岁的生气,就显得太幼稚了。

李显扬要张志贤查字典,明白“秘密”是什么意思?翁德生就不止要查字典了,还要到各种网页“百科”,弄明白什么是“人治”、什么是“法治”?早报言论版的《法治的悲歌》(2017年6月24日),无端端就是把“人治”和“法治”弄反咯。他说:

  • 李家的纠纷,很不幸地,演变成国家课题。同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亚洲一些国家,弟妹对政策有求而兄长是国家首脑,家庭会议私下解决,皆大欢喜。偏偏在新加坡不行,秉公处理是法治理念的体现。
  • 李光耀故居引发的争议是拆除或保留,两个做法产生巨大的价值落差,相信这是整个事件的引爆点。李显扬以尊重父亲李光耀遗愿主张拆宅,他的兄长李总理则在更高层次上履行李先生遗愿,那就是确保新加坡法治精神贯彻始终。
  • 就因为李先生的特殊历史定位,他遗留下来的一栋简陋房子,竟然成为现任政府的烫手山芋。

李家姐弟要指责的恰好是兄长没有“法治”精神,而是像古代皇帝般,以为自己是天子,就可以随心所欲。而底下的一大批佞臣则不惜说谎、编织理由和制造机会让皇帝得逞所愿,简直和尚打伞——无法无天,这是一百巴仙的“人治”。

维基百科定义“人治”——(英语:rule of man),指政府权力不受限制。“人治”是一个用来特意表明跟“法治”相反情况的词汇。当用抽象的比喻,说“法治”是法律在人之上,则会说“人治”是有人在法律之上。

莫愁不认为言论版编辑看不出谬误,但是狗屁文章还是照登出来,还成为一首《法治的悲歌》,正如他们副总编辑韩咏梅所说的“有立场没是非”。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5, 2017 at 2:55 下午

韩咏梅和黄鼠狼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6-18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6/145344.html

综论韩咏梅的文章,“就是剩下立场,没有是非了。”
最后这段值得玩味,她说:“希望他的后人拿出智慧处理好这件事,过去一周那一连串深夜突袭,已经把一个父亲不需要让外人知道的一面公诸于世,将来大家都会懊悔的。”——莫非是在说李光耀晚期……

【韩咏梅】

韩咏梅的练习曲《令人难过的一周》,一方面要说李家纠纷微不足道,另一方面又承认影响深远,自我一直矛盾下去,让人读来兴味盎然。

她说:“我相信以他们(指李玮玲和李显扬)的智力和资历,这些动作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后,在坚定的意志底下做出的决定。/我们谁都不可能弄清楚别人家事,所以古人才有‘清官难断家务事’这样的说法……在我从事新闻工作这20年里,除了……没什么新闻让那么多新加坡人感到难过和关注,在联合早报面簿上许多网友点了‘愤怒’和‘难过’的表情符号,有个留言说,建国总理的遗愿是什么?不需要白纸黑字的遗嘱,全国人民都懂,就是“国家永远兴盛,国民团结一致”。这位网友希望这起事件别再公开闹下去,‘给国家留点颜面’。/新加坡人普遍把这件事当成一场悲剧,有报贩说这几天报纸买气很旺,但是这个钱他赚得心痛。我们每天在跟进报道,也一样难受。接踵而来的内容,看得心惊肉跳,三更半夜在面簿上发贴文,过了报纸截稿时间不处理又指‘媒体受管制’,网络上只好全天候即时跟进。一场家庭纠纷,有至于此吗?”——由此来证明:“新加坡人经历了震惊、难过,甚至是愤怒的一周。”

首先,在《早报网》留言的就代表全体新加坡人了吗?报纸好卖,难道不是新加坡人喜大普奔,细思恐极的反应吗?——皇帝心狠手辣,对自己的亲弟妹都下得了重手,更何况非亲非故的政敌!?嗯……过去的传闻果然被证实,今天总算亲眼得见。香港一名直播客就断言,这场纠纷,一开始李显龙就输了,因为要打倒姓李的,唯有另一个姓李的。

咏梅说:“把兄弟姐妹之间的纠纷放到社交媒体上公开讨论,这样的讨论不会让事情越辩越明,只会让家人感情越来越坏,无异于”大街上洗dirty laundry。“一个房子拆与不拆,在社会上还有没有共识的现在,这个问题有到亟需处理的程度吗?如果为了家庭内部的分歧,或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产生的不和谐,就把问题提升到国家层次,甚至把国家的基本价值和体制也提出质疑,无疑是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倒掉,令人痛心。”

所以这是家事……然而,她又引述日本经济新闻的中野贵司:“随着李家私人争端的表面化,新加坡社会的动揺令人担心。在经济增长放缓背景下,认为外国人导致房地产价格暴涨、正在夺走就业岗位等不满十分强烈。此前,只要努力就能取得成功的价值观成为新加坡国策,如果这点发生动摇,国民不满可能加剧。”——是根导火线,所以是国事?

邻国《星洲日报》郑丁贤就分析得很好,他认为欧思礼路38号已然是个政治图腾,大有利用价值。“至于李显龙有没有搞个人崇拜,我认为,看看上次新加坡大选就好。执政党当时大打李光耀牌,简直是以李老爷子作为竞选旗帜,新加坡选民在缅怀感恩的浓郁情怀感召之下,纷纷把票投给了执政党,哦,应该说是投给了死去的李光耀。这种操作手法,至少在这一代还会有效,也还可以继续发挥。人们能怪总理和执政党吗?别傻了,他们是政治人物,也是政治动物,只要能多赢得选票,那就值得去做,何况,这也没有违法。”——可见李显龙游走于灰色地带,生怕别人忘了他是李光耀的儿子,而韩咏梅只是故作不懂罢了。 阅读更多 »

事实和真相

with 2 comments

李莫愁    2017-2-5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2/145027.html

华文媒体集团数码总编辑兼《联合早报》副总编辑韩咏梅的这篇《特朗普给我们出的几个思考题》,不过是借美国总统的酒杯浇自己块垒,跟她想谈的“事实”和“真相”还差几里地咧。破绽在哪里呢?她说:“就任第一天,特朗普又让我们思考一个问题:比自由更可贵的东西,应该是‘真相’。”——奇怪了,莫愁怎么想起“没有自由就没有真相”这句老话。接着她说:“然而,碰到人们逢体制必反时,对体制信息以外的任何信息都可能信以为真。在一个自由的世界里,人们有言论自由,也有相信任何言论的自由,但我坚信不同的选择最后的共同点都是追求真相,尊重事实。”——现而今的美国,特朗普就代表了体制,她怎么说反了呢?

要人民团结在“体制”的周围“共同对抗啥啥啥”,还不如教会人们如何分辨是非。最近行动党高官频频不点名批评美国,好像他们所坚信的和美国千差万别,其实行动党政府和特朗普没两样,都是认为只有自己才是最正确的,差别只在表皮而已。而这个表面之所以能够维持,乃是紧紧握住主流媒体的咽喉之故;主流媒体不敢有贰心,遇事奉御旨不敢有立场,提供给全国人民的充其量也不过是“另类事实”,只有韩咏梅才认为自家报馆提供的是100%有机的“事实”和“真相”。

让贫尼说点最近看电视的感悟。星和的日本台有个很有趣的纪录片节目,叫做《The Before and After》(“前与后”)。在日本的大城市里,有许多七八十年的老旧房子,地面面积仅有两三百平方公尺,有时里头还住着三代人,有些甚至是伤残、有特别需要的孩子或老人,经济情况也不是特别好。可是电视台却找来一些愿意接受挑战的建筑师帮忙,在屋主应付得了的预算之内,帮他们整修房子。说到这儿,大概有人会以为是慈善节目,其实不是,这些具善心的建筑师除了照顾了他们的特别需要和基本要求(阳光、空气、抗震和保暖),甚至还抱着保留该地建筑风貌的人文野心,让屋子恢复昔日的辉煌。

莫愁最记得节目主持说过的一些话,他说:“歪果仁看了这个节目,大概不理解这样的房子,有什么必要这么大费周章,甚至还拍成电视节目。”——这就是日本人为什么能够保持匠人工艺几百年的原因,也引发贫尼的连串思考题。首先,主持人口中的“外国人”,当然包括新加坡人,在没看这个节目之前,大概会按照行动党政府教给我们的逻辑,认为这种烂房子有什么好保留的,建些廉价组屋让他们搬进去,不是更符合“经济效益”?第二、我们大概会开始“评估”这些人是不是值得帮?帮了能有多少人受益?第三、有能力做这种节目的本地媒体,大概要衡量会不会和现行政策冲突?怕很多人们看了会开始怀旧,起而反抗一些现有做法——这样我们就不期然的跌入一种“锱铢必较”的窠臼,我们的“另类”在于连我们自己都不自觉。而看了节目之后,则像打通任督两脉,通体舒畅,知道“真相”不止一个,提升了自己的境界。 阅读更多 »

伪善者的画像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6-2-28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2/144169.html

前987 FM广播DJ Divian Nair最近在网上发了一个视频,问:“你是否愿意为新加坡而死?”据说该YouTube视频引起网友疯传和关注评论,点阅率超过40万次,并得到超过6000个网民点赞,以及超过11万次的转发,老娘对于这种从反面点题的爱国主义宣传 (propaganda) ,竟然得到如此多国人的“疯传和关注评论”,感到十分遗憾。

视频开头,Divian从他在美国(应该是留学、游学很久)被人问及是否愿意为国牺牲,他的答案:否。然后回国后问了许多周遭的人,竟没人愿意,于是觉得“我们国家面对一个很大的问题”。这就奇了!首先,如果连他也不愿为国牺牲,他的新加坡亲友也不意见相左的话,怎么会认为“大有问题在”呢?所以春花说这是一个伪命题。作者故意从反面点题,就是希望国人都“为国牺牲”。然后他提出一个很虚的“粘着剂”——就是连字典也不收的“Majulah”,这就更玄了,根据美国学者本尼迪克特•安德森的民族主义遒作《想象的共同体》(Imagined Community),认为一个社会、国家或者民族都是大家想象出来的事物,多一个“Majulah”能有屁用?到此,大家应该都知道Divian兜售的不过是和平时期廉价的爱国主义,和行动党的心理防卫是同步滴。

无独有偶,星期天的“党媒姓党”也来了个假惺惺的韩咏梅。韩咏梅说:

看了这些(开iPhone后门)交锋和报道,不得不佩服苹果公司对市场的掌握,库克在苹果网站上发出的公开信,是向用户作出交代,我想其他科技巨头站在苹果那边,是他们捍卫用户资料的姿态,在商业上这是明智的。

另一方面,这也带出了数码时代对于合法性、道德与正义的深层次思考:一个人的手机锁定和加密,可以安全到连体制内最高调查机构都打不开吗?

这件事让我联想到“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典故,苹果在商业运作上强调用户的隐私,并通过这起事件告诉世人,即使FBI也无法解锁。如果他们帮FBI破解了自己的密码,那这个堪称万全的加密方式,就给自己打破了,这个自相矛盾的结果,苹果作为一家公司自然是要避免。

这带出了几个思考题……苹果保护用户隐私的承诺,是一种市场化的商业需要,这种市场价值如果把“非市场价值”,包括正义、公正、平等和人与人之间的责任感挤出我们的视野,这样的价值是社会认同的吗?如果你意识到苹果公司保护你隐私的承诺,也包括保护坏人的隐私,你还会支持这个产品吗?

第二个问题,什么是人类的绝对权利?西方世界捍卫的自由在一个完整的社会体系中具有很高的价值,也符合人类普遍接受的“善”。自由能不能使科技或互联网成为一个法律黑洞,这很值得商榷。除了自由之外,社会也需要“信任”,以及因为有了信任而产生的安全感。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28, 2016 at 1:58 下午

讲一套做一套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6-2-10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2/144115.html

如果行动党不是“讲一套做一套”,站在他们自设的道德制高点来讲,应该在国会里当下就否决掉刘程强的动议;因为一个心口不一的“小人”在白衣白裤的“圣人”监督下,“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怎么可以让他得逞,那样做岂不是帮凶?

18d4761eec24e2146737f997fac889fe在非选区议员递补的议题上,行动党是讲一套做一套。

为什么呢?让春花引用《联合早报》副总编辑韩咏梅的原话,说的是工人党在国会动议由吴佩松代替李丽连出任非选区议员:

执政党再大方也不会白白地让对手轻轻松松地心想事成,他们会用什么方法“得了面子又不失里子”,是一场政治智慧的考试。

在这次的政治过招中,人民行动党胜了一局。用他们党内一名资深议员的话:“这是没有李光耀的国会中,给新议员们上的第一堂政治课。”

然而事实上,工人党即使在六位议员全部弃权的情况下,仍然是“心想事成”啊,虽然没有“轻轻松松”……到这儿卖个关子,暂且按下,让各位看官去想想。

另外,有位居港英籍时事评论员黄世泽也投稿《联合早报》谈《议术与鸡糊》,他说:

工人党在提出让李丽连的议席悬空动议时,应该预料行动党会提出修订,甚至是很不留情面的修订。这是西敏寺议会的游戏规则,香港如是、英国如是,新加坡亦如是。……政府提出了NCMP改革方案,方向与建国总理李光耀最初构想的前提有所不同。李光耀提出NCMP只不过让行动党议员有机会磨练自己,免得长期不战而胜令行动党人懒惰起来……NCMP悬空动议仍然通过了,只是让工人党有点难堪,其实己经算不错的结果。

戏肉就在这里:按照西敏寺的玩法,“修订”就是要给提动议的人难堪/制造政治筹码/让各路人马闹得不可开交,最后较弱的那一方自动打退堂鼓,投票结果肯定是动议被推翻,这就是所谓的议事厅攻防。可是新加坡国会却很邪,不但没被推翻,还被行动党议员100%通过了(媒体不敢写)。这不是“讲一套做一套”么?因为行动党自己订的非选区议员(选举)法,本来就没说不可递补,法理上动不了,只好口衰衰咯。其实行动党不敢动真格的,主要还是顾忌所需付的政治代价,只得退而求其次地对工人党进行人格谋杀 (character assassination)。韩咏梅吹嘘为“得了面子又不失里子的政治智慧”,老娘一点也看不出来咧。 阅读更多 »

挫咧等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5-11-8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5/11/143852.html

“挫咧等”的心态虽然救了骗阿伯党的票房,但是这种流毒将会贻害子孙后世。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处处依赖政府的民间少了主动性和创造力,当然不敢动不动就破格思考啦。过去的50年,尽管骗阿伯党的高官对于未来趋势都有很多洞见,然而民间却交不出成绩,成了“观念先行、落实却后置”的窘境。

台语“挫咧等”是句很有意思的话,形容的是一种心理状态,甚至是一种心理暗示,或者自我暗示。华语流行音乐教父李宗盛有一次上谈话节目,谈到养女儿不易,他很传神地说:“女儿一出世,我就挫咧等。”

2015年3月李光耀死后,我就一直很好奇:到底骗阿伯党通过教育和官媒给新加坡人下了什么心理暗示,就像巴甫诺夫的小狗,听到铃声就会流口水?哦,这种心态说是“居安思危”太正面了,应该就是“挫咧等”的莫名心理。

这次由政策研究所主导的选后调查,“是在大选两个星期后进行,一共访问了2015名选民。许林珠表示,尽管新加坡人仍然希望在国会里听到多元的声音,但这次选民的投票偏向保守,原因是一些令他们认为不满,导致他们在2011年的大选中投反对党的课题,都已经获得解决。”——春花承认此次调查的数据大致正确,但是台面上的解读却不是那回事,难怪早报新进的“小赤炼”黄伟曼要说:

在刚过去的大选中,“保守”选民的比率增加了,但整体来看,新加坡选民却也越来越不“保守”。

上述这句话乍看下也许不容易理解,但请放心,笔者绝对不是在玩文字游戏。这是根据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最新选后调查得出的有趣结论,而在这项调查中,所谓“保守”选民可泛指主张保留现有选举制度或维持政治现状者,其称谓虽然不足以是“人民行动党支持者”的代义,但调查仍能让我们看出执政党行动党本届大选取得压倒性胜利的一些端倪。

其实,这次政策研究所的选后调查相当全面,甚至可以说是太全面,以致让人觉得好多部分都可用以解释本届大选成绩,结果其实什么都没有说明。

这番调查,当然是希望通过官媒的大喇叭对大选结果“统一口径”,讨个定于一尊的说法。然而,却又不能坏了骗阿伯党的声誉,甚至坏了将来的选情,所以释读方面就显得“结果其实什么都没有说明”。就像黄伟曼之流的文章,矛盾对立又统一,还有什么是不能拗的。

如果要说选民选择“保守”,岂不是暗示骗阿伯党就是个“保守党”!所以黄伟曼的标题说《不保守的“保守”选民》。所以新官王乙康就选择在一个场合说:“其实,骗阿伯党的赢面没有如所见的那么大!”——怕什么呢?怕的就是钟摆效应。如果说2011年的大选成绩让很多选民在过去4年挫咧等,才促成2015年大选骗阿伯党的佳绩,搞不好几时又摆回去咯。 阅读更多 »

选后的乱想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5-9-17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all.pl?board=luntan&records=143682&mesgdir=messages&year=2015&month=09

【算命佬】

有名算命佬选后吹嘘,说他的预测神准,选前批文如下:

无论如何,大选的结果,往往与许多虚张声势的人所宣称的是不一样的。

使我想起一个小故事。话说科举前夕,有三名秀才结伴去算命,问道此番科举能否蟾宫折桂?算命佬二话没说,只是竖起一根指头,良久沉默不语。科举后,秀才仨各分西东,有好事者分别去问及应验与否?三人都竖起大拇指一致称赞。后有人要大师道出天机,大师只是不削地说,三人同考,只能出现四种情况:

  1. 一起中。
  2. 一起不中。
  3. 只有一人中。
  4. 只有一人不中。

【民王 vs 陈佩玲】

春花偶尔在网上下载一些个“聪明”的电视剧,都会高兴好一阵子。为什么呢?因为“蠢”的电视剧实在太多了。所以对新传媒的电视剧,春花都敬谢不敏。最近就看了一部日本电视剧,名字叫《民王》。故事说的是一个“禄蠹”的总理大臣老爸,和一个稍微有点弱智,愿意留在社会底层的大学生儿子不幸灵魂对调了,可是却阴错阳差解决了老爸的国家大事,和儿子的恋爱、就业等问题。同时也让父子的心意渐渐接近,慢慢明白对方为什么要做这些的理由,使他们从对抗变成互补。故事主题不外就是:换个灵魂做做看。这或许就是民主的真谛吧。本地官媒习惯把支持民主、反对威权的一些网民,一概打成“反对党的支持者”。其实相信民主,是比支持反对党还有更高的意境。选前就有位恩公对我说,他要当永远的反对党;“要是有一天工人党执政,我就会投行动党。”这是他的原话。

其实本地政治换人做做看的原创,还是马林百列集选区的吴作栋。4年前他突发奇想引进了一个没人认识、稚气未脱的陈佩玲,当时是被人嫌到~无地自容。可是在集选区的卵翼之下,她还是进了国会,并且辞去工作,专心做个照顾民众的好议员。4年后,官媒把她打造成一个成熟、带有母性光辉的候选人,可见,人的成长是需要别人给予机会的,可惜新加坡的政治现实是:对骗阿伯党宽容,对在野党苛刻。所以工人党的李丽连就享受不到官媒的这种厚爱,被撂在一旁。这使我想到波多野结衣(我们的行业接近),要是有幸代表骗阿伯党出来竞选的话,大概官媒也会打造她“乳性的光辉”吧。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