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韩咏梅

无需理由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7-9-24

邻国隆市禁啤酒节,市长给出的理由有三:下雨、敏感和无需理由。最后一项有点玄:“无需”理由竟也是“理由”之一。

市长的谈话显得够气势恢宏之外,还不失温馨,应该是所有威权主义者的楷模。内里的潜台词意思浅浅:本主知道什么是对你们好,凡存在必合理啊!后生小子,说给你听,你又不懂,带你去又嫌路途太远,哎,你们就不要撩是斗非了。

本地早报二丑们对于马来总统哈莉玛的缓颊也是循着这个套路,很符合“无需理由”的解说。如果根据结果来判断,难道选出一个女人当总统不好吗?(否则你就是男性大沙猪)其二、选出一个马来族来当总统不好么?(否则你就是种族主义者)。

问题是,作为一名执政者,难道不是他的责任举办一场符合公正、公平的选举吗?而不是随意塞进私货,提高己方的胜算,甚至以没人可以投票告终。民主选举或许由于选区众多而偶尔有“不劳而获”现象的出现,但那应该是或然率的结果,而不是操弄的结果。有一句法律格言是这样说的:“正义不仅应得到实现,而且要以人们看得见的方式加以实现”(Justice must not only be done, but must be seen to be done)。

老吴(老番癫吴俊刚,下同)说:“有对手的选举自然可以堵住这些人的嘴巴,但是,也不等于就不会有争议,很可能争议更多。看看美国的总统选举就知道了。上届总统选举,也给我们留下诸多的苦涩。选举总是充满变数的。”——没错,可能争议更多,但已不是执政者的责任。为什么高高在上的执政者总是在他们的语境中消失,从不敢怀疑?

韩咏梅的这个大哉问,最好拿去问李显龙:“当我们碰到一个真正好的少数种族候选人,而且这个人一生从事公共服务,过去18年在政坛上的表现也有目共睹,为何我们还不能相信社会其实已经有足够的冷静和理性,做出符合整体利益的选择?我们还需要多少时间,还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能相信新加坡人能够集体做出公平与理性的决定?”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莫愁掉书袋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7-25

【副刊】

上个星期,《联合早报》几个二丑接连写了几篇有关“错字”的文章,不外就是从检讨自己经常写错字,以此来轻轻化解当前讲华语运动出丑的尴尬;以贫尼的标准看来,这是苹果和橙不能相比的。

首先,现而今的电子排版,记者用电脑写稿,然后责任编辑用电脑审稿,只关两人之间的事,一切数码化到出街,少了排字工友,没了“手民之误”;要是该记者敲字如飞,编辑在“冲线那一两小时内,一口气看两三万字也是平常的事”,出了一两个错别字也还情有可原。可是作为社会运动的标语(才简简单单4个字),从开会到文案,到美术制作,要经过多少人的手?即使到了现场,有那么多眼睛盯着那4个字还是照旧出错,那唯有说那4字是大家都不懂的外星文才说得过去。这是韩咏梅自己说的:“据知现场有人看出错字,通知一个工作人员,对方以‘字体不同’打发……”那为何第二天官媒却没一家指出错字,这些出席的中文记者都不识字吗?还得由网络论坛打第一炮,官媒才来马后炮。

韩咏梅为了申论,临时还在网上找来一个例子,说“副刊”的“副”就是个大别字,“竟然”错了近100年:

我们与一个很重要的报章错别字共存了近100年,而且应该会继续共存下去。这个大别字就是“副刊”的“副”。

台湾《中央日报》副刊前主编林黛嫚去年出版新书《推浪的人》,在书中引述另一名副刊前辈、诗人瘂弦谈副刊起源时说,世界华文报“副刊”起源于1921年10月12日的《晨报》,起初是单张发行,刊载的是文艺稿件。翻开历史上这张报纸发现报眉上写的是“晨报附刊”,刊头却写成“晨报副镌”。根据考证,因为是随报附送,“附刊”更贴近原意,但编辑书写刊头时误将“附刊”写成“副镌”,后来“晨报副镌”迅速走红,成为新文化运动四大副刊之一。1925年晨报决定把“副镌”改成“副刊”,这才结束这个美丽的错误。

诸位看官,如果韩副总所说属实,那为什么“副”字后来还是改不掉呢?林黛嫚不学无术,想不到国大中文硕士看后还采信,啧啧啧……这些说的人,根本不了解清末民初……甚至是中华文化文人的习气,就因为懂得的字太多,才有资格玩这种文字游戏。那是一个汉语更高深的年代,你以为随便写个“大别字”就能糊弄过关吗?人家非得要你从《十三经》里找出点儿蛛丝马迹来才肯罢休。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5, 2017 at 2:32 下午

深夜食堂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7-7-2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7/145391.html

玮玲公主的《深夜食堂》也是在网络半夜开张,所以网络上的“深夜”才是最原装的日版;贪婪、背叛、下流、两面三刀……什么都有。
而邻国的《南洋》和《星洲》也一直紧跟报道,来源则参考两边(网络和官媒),偶有佳作,算得上是韩版《深夜》。而韩咏梅的《早报》官媒则是煮泡面的大陆版《深夜食堂》。

日本的《深夜食堂》片集给韩国和中国翻拍,结果都恶评如潮,拍不出原作的味道。本地影视记者这样写道:“日本漫画原作到了中国,水土不服显得尴尬甚至做作,一点儿也不奇怪。大量笨拙露骨的植入广告,还妄想全盘复制日本版独有的人文气息与诗意,无怪乎网民嘲笑此剧是‘广告食堂’。”——归咎于“水土不服”,这理由看来可笑。不过可笑归可笑,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集韩国和中国的影视精英来看一出《深夜食堂》,还看不出门道!大家蒙查查如一旁的吃瓜群众,那还有什么专业可言?中韩的影剧学院大可关门了。

莫愁可是三地的《深夜食堂》都看,虽然大陆的只看了一集就摇白旗了。贫尼认为日本《深夜》的核心就是“不伦”,这可是广义的“不伦”哦。因为食堂设在烟花之地,来的多是三教九流,大家都浮沉在社会的最底层,深受环境所支配,所以他们的道德观和主流比较起来,肯定就是“不伦”。比如说送货小子爱上色情澡堂的妓女,女的却碍于身份不敢接受他的追求;风流男子看上脱衣舞女郎,怎知她一眼就认出是当年抛弃她们母女的父亲,而他却不知情,还一直追到食堂要把她勾引上床;女上司和男下属到食堂吃东西,突然撩起情欲,就在附近的廉价酒店搞上了,过后女上司不当一回事,男下属却不知如何收拾残局等。每个推门进来的人物都有自己的故事和留恋的家乡食物,不加无谓的道德批判,这就是赤裸裸的人性。无论丑恶、好坏,看后都能使你获得心灵的净化。

韩版的失败,就是过滤了“不伦”,尝试把它煮成心灵鸡汤,结果就不像了。不过在食物的呈现方面还是充满了诚意,所以单单为韩食的话,也还可以看。大陆版的根本不知所谓,抛弃了原版的独幕剧形式,天马行空,天天出外景,那还需要什么食堂加深夜?最令人毛骨悚然的,贫尼看到半道儿的时候,突然觉得熟口熟面,这不就是《118 II》的环境喜剧嘛?还把煮泡面当一回事,简直是捡了便宜又卖乖。

玮玲公主的《深夜食堂》也是在网络半夜开张,所以网络上的“深夜”才是最原装的日版;贪婪、背叛、下流、两面三刀……什么都有。《联合早报》记者沈越说:“对传统媒体而言,这是一次标志性的事件。自李显扬和李玮玲先声夺人丢出震撼弹以来,事件的传播已锚定在一种本地前所未见的方式和规模里。这是因为无论是事件主角、配角或客串、身份是政府官员与否,无独有偶都成为了自媒体,频密地通过面簿发言和反驳,实属罕见。/传统媒体忙着转述随时都可能出现的零星论述,引以为豪的第一手新闻传播优势受到巨大冲击,必须在报道的深度与广度方面扬长避短。如果李家事件是一记警钟,它也提醒了传统媒体不仅要跟上自媒体发言者的高速步伐,报道也必须更加深入精湛,才能保持吸引力和竞争力。”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 2017 at 2:26 下午

有立场没是非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6-25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6/145366.html

【翁德生】

过去我常说读翁德生的文章是最佳娱乐,如果配以大吉岭红茶和一小块香草慕斯蛋糕,那就是下午茶的经典时光了。不过前提是读了不能生气,因为如果你跟一个智商只有三岁的生气,就显得太幼稚了。

李显扬要张志贤查字典,明白“秘密”是什么意思?翁德生就不止要查字典了,还要到各种网页“百科”,弄明白什么是“人治”、什么是“法治”?早报言论版的《法治的悲歌》(2017年6月24日),无端端就是把“人治”和“法治”弄反咯。他说:

  • 李家的纠纷,很不幸地,演变成国家课题。同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亚洲一些国家,弟妹对政策有求而兄长是国家首脑,家庭会议私下解决,皆大欢喜。偏偏在新加坡不行,秉公处理是法治理念的体现。
  • 李光耀故居引发的争议是拆除或保留,两个做法产生巨大的价值落差,相信这是整个事件的引爆点。李显扬以尊重父亲李光耀遗愿主张拆宅,他的兄长李总理则在更高层次上履行李先生遗愿,那就是确保新加坡法治精神贯彻始终。
  • 就因为李先生的特殊历史定位,他遗留下来的一栋简陋房子,竟然成为现任政府的烫手山芋。

李家姐弟要指责的恰好是兄长没有“法治”精神,而是像古代皇帝般,以为自己是天子,就可以随心所欲。而底下的一大批佞臣则不惜说谎、编织理由和制造机会让皇帝得逞所愿,简直和尚打伞——无法无天,这是一百巴仙的“人治”。

维基百科定义“人治”——(英语:rule of man),指政府权力不受限制。“人治”是一个用来特意表明跟“法治”相反情况的词汇。当用抽象的比喻,说“法治”是法律在人之上,则会说“人治”是有人在法律之上。

莫愁不认为言论版编辑看不出谬误,但是狗屁文章还是照登出来,还成为一首《法治的悲歌》,正如他们副总编辑韩咏梅所说的“有立场没是非”。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5, 2017 at 2:55 下午

韩咏梅和黄鼠狼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6-18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6/145344.html

综论韩咏梅的文章,“就是剩下立场,没有是非了。”
最后这段值得玩味,她说:“希望他的后人拿出智慧处理好这件事,过去一周那一连串深夜突袭,已经把一个父亲不需要让外人知道的一面公诸于世,将来大家都会懊悔的。”——莫非是在说李光耀晚期……

【韩咏梅】

韩咏梅的练习曲《令人难过的一周》,一方面要说李家纠纷微不足道,另一方面又承认影响深远,自我一直矛盾下去,让人读来兴味盎然。

她说:“我相信以他们(指李玮玲和李显扬)的智力和资历,这些动作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后,在坚定的意志底下做出的决定。/我们谁都不可能弄清楚别人家事,所以古人才有‘清官难断家务事’这样的说法……在我从事新闻工作这20年里,除了……没什么新闻让那么多新加坡人感到难过和关注,在联合早报面簿上许多网友点了‘愤怒’和‘难过’的表情符号,有个留言说,建国总理的遗愿是什么?不需要白纸黑字的遗嘱,全国人民都懂,就是“国家永远兴盛,国民团结一致”。这位网友希望这起事件别再公开闹下去,‘给国家留点颜面’。/新加坡人普遍把这件事当成一场悲剧,有报贩说这几天报纸买气很旺,但是这个钱他赚得心痛。我们每天在跟进报道,也一样难受。接踵而来的内容,看得心惊肉跳,三更半夜在面簿上发贴文,过了报纸截稿时间不处理又指‘媒体受管制’,网络上只好全天候即时跟进。一场家庭纠纷,有至于此吗?”——由此来证明:“新加坡人经历了震惊、难过,甚至是愤怒的一周。”

首先,在《早报网》留言的就代表全体新加坡人了吗?报纸好卖,难道不是新加坡人喜大普奔,细思恐极的反应吗?——皇帝心狠手辣,对自己的亲弟妹都下得了重手,更何况非亲非故的政敌!?嗯……过去的传闻果然被证实,今天总算亲眼得见。香港一名直播客就断言,这场纠纷,一开始李显龙就输了,因为要打倒姓李的,唯有另一个姓李的。

咏梅说:“把兄弟姐妹之间的纠纷放到社交媒体上公开讨论,这样的讨论不会让事情越辩越明,只会让家人感情越来越坏,无异于”大街上洗dirty laundry。“一个房子拆与不拆,在社会上还有没有共识的现在,这个问题有到亟需处理的程度吗?如果为了家庭内部的分歧,或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产生的不和谐,就把问题提升到国家层次,甚至把国家的基本价值和体制也提出质疑,无疑是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倒掉,令人痛心。”

所以这是家事……然而,她又引述日本经济新闻的中野贵司:“随着李家私人争端的表面化,新加坡社会的动揺令人担心。在经济增长放缓背景下,认为外国人导致房地产价格暴涨、正在夺走就业岗位等不满十分强烈。此前,只要努力就能取得成功的价值观成为新加坡国策,如果这点发生动摇,国民不满可能加剧。”——是根导火线,所以是国事?

邻国《星洲日报》郑丁贤就分析得很好,他认为欧思礼路38号已然是个政治图腾,大有利用价值。“至于李显龙有没有搞个人崇拜,我认为,看看上次新加坡大选就好。执政党当时大打李光耀牌,简直是以李老爷子作为竞选旗帜,新加坡选民在缅怀感恩的浓郁情怀感召之下,纷纷把票投给了执政党,哦,应该说是投给了死去的李光耀。这种操作手法,至少在这一代还会有效,也还可以继续发挥。人们能怪总理和执政党吗?别傻了,他们是政治人物,也是政治动物,只要能多赢得选票,那就值得去做,何况,这也没有违法。”——可见李显龙游走于灰色地带,生怕别人忘了他是李光耀的儿子,而韩咏梅只是故作不懂罢了。 阅读更多 »

事实和真相

with 2 comments

李莫愁    2017-2-5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2/145027.html

华文媒体集团数码总编辑兼《联合早报》副总编辑韩咏梅的这篇《特朗普给我们出的几个思考题》,不过是借美国总统的酒杯浇自己块垒,跟她想谈的“事实”和“真相”还差几里地咧。破绽在哪里呢?她说:“就任第一天,特朗普又让我们思考一个问题:比自由更可贵的东西,应该是‘真相’。”——奇怪了,莫愁怎么想起“没有自由就没有真相”这句老话。接着她说:“然而,碰到人们逢体制必反时,对体制信息以外的任何信息都可能信以为真。在一个自由的世界里,人们有言论自由,也有相信任何言论的自由,但我坚信不同的选择最后的共同点都是追求真相,尊重事实。”——现而今的美国,特朗普就代表了体制,她怎么说反了呢?

要人民团结在“体制”的周围“共同对抗啥啥啥”,还不如教会人们如何分辨是非。最近行动党高官频频不点名批评美国,好像他们所坚信的和美国千差万别,其实行动党政府和特朗普没两样,都是认为只有自己才是最正确的,差别只在表皮而已。而这个表面之所以能够维持,乃是紧紧握住主流媒体的咽喉之故;主流媒体不敢有贰心,遇事奉御旨不敢有立场,提供给全国人民的充其量也不过是“另类事实”,只有韩咏梅才认为自家报馆提供的是100%有机的“事实”和“真相”。

让贫尼说点最近看电视的感悟。星和的日本台有个很有趣的纪录片节目,叫做《The Before and After》(“前与后”)。在日本的大城市里,有许多七八十年的老旧房子,地面面积仅有两三百平方公尺,有时里头还住着三代人,有些甚至是伤残、有特别需要的孩子或老人,经济情况也不是特别好。可是电视台却找来一些愿意接受挑战的建筑师帮忙,在屋主应付得了的预算之内,帮他们整修房子。说到这儿,大概有人会以为是慈善节目,其实不是,这些具善心的建筑师除了照顾了他们的特别需要和基本要求(阳光、空气、抗震和保暖),甚至还抱着保留该地建筑风貌的人文野心,让屋子恢复昔日的辉煌。

莫愁最记得节目主持说过的一些话,他说:“歪果仁看了这个节目,大概不理解这样的房子,有什么必要这么大费周章,甚至还拍成电视节目。”——这就是日本人为什么能够保持匠人工艺几百年的原因,也引发贫尼的连串思考题。首先,主持人口中的“外国人”,当然包括新加坡人,在没看这个节目之前,大概会按照行动党政府教给我们的逻辑,认为这种烂房子有什么好保留的,建些廉价组屋让他们搬进去,不是更符合“经济效益”?第二、我们大概会开始“评估”这些人是不是值得帮?帮了能有多少人受益?第三、有能力做这种节目的本地媒体,大概要衡量会不会和现行政策冲突?怕很多人们看了会开始怀旧,起而反抗一些现有做法——这样我们就不期然的跌入一种“锱铢必较”的窠臼,我们的“另类”在于连我们自己都不自觉。而看了节目之后,则像打通任督两脉,通体舒畅,知道“真相”不止一个,提升了自己的境界。 阅读更多 »

伪善者的画像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6-2-28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2/144169.html

前987 FM广播DJ Divian Nair最近在网上发了一个视频,问:“你是否愿意为新加坡而死?”据说该YouTube视频引起网友疯传和关注评论,点阅率超过40万次,并得到超过6000个网民点赞,以及超过11万次的转发,老娘对于这种从反面点题的爱国主义宣传 (propaganda) ,竟然得到如此多国人的“疯传和关注评论”,感到十分遗憾。

视频开头,Divian从他在美国(应该是留学、游学很久)被人问及是否愿意为国牺牲,他的答案:否。然后回国后问了许多周遭的人,竟没人愿意,于是觉得“我们国家面对一个很大的问题”。这就奇了!首先,如果连他也不愿为国牺牲,他的新加坡亲友也不意见相左的话,怎么会认为“大有问题在”呢?所以春花说这是一个伪命题。作者故意从反面点题,就是希望国人都“为国牺牲”。然后他提出一个很虚的“粘着剂”——就是连字典也不收的“Majulah”,这就更玄了,根据美国学者本尼迪克特•安德森的民族主义遒作《想象的共同体》(Imagined Community),认为一个社会、国家或者民族都是大家想象出来的事物,多一个“Majulah”能有屁用?到此,大家应该都知道Divian兜售的不过是和平时期廉价的爱国主义,和行动党的心理防卫是同步滴。

无独有偶,星期天的“党媒姓党”也来了个假惺惺的韩咏梅。韩咏梅说:

看了这些(开iPhone后门)交锋和报道,不得不佩服苹果公司对市场的掌握,库克在苹果网站上发出的公开信,是向用户作出交代,我想其他科技巨头站在苹果那边,是他们捍卫用户资料的姿态,在商业上这是明智的。

另一方面,这也带出了数码时代对于合法性、道德与正义的深层次思考:一个人的手机锁定和加密,可以安全到连体制内最高调查机构都打不开吗?

这件事让我联想到“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典故,苹果在商业运作上强调用户的隐私,并通过这起事件告诉世人,即使FBI也无法解锁。如果他们帮FBI破解了自己的密码,那这个堪称万全的加密方式,就给自己打破了,这个自相矛盾的结果,苹果作为一家公司自然是要避免。

这带出了几个思考题……苹果保护用户隐私的承诺,是一种市场化的商业需要,这种市场价值如果把“非市场价值”,包括正义、公正、平等和人与人之间的责任感挤出我们的视野,这样的价值是社会认同的吗?如果你意识到苹果公司保护你隐私的承诺,也包括保护坏人的隐私,你还会支持这个产品吗?

第二个问题,什么是人类的绝对权利?西方世界捍卫的自由在一个完整的社会体系中具有很高的价值,也符合人类普遍接受的“善”。自由能不能使科技或互联网成为一个法律黑洞,这很值得商榷。除了自由之外,社会也需要“信任”,以及因为有了信任而产生的安全感。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28, 2016 at 1:58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