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香港

文化中心

leave a comment »

從夜暮到黎明     2017-5-26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7/05/cultural-centre.html

20世纪末以后的移民都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但要融入不同的社会同样面对着各种挑战。“中国新加坡文化中心”和“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如何发挥19世纪的“中国驻新领事馆”和“华民护卫司”的功能,两者之间的具体发展,今后可以继续观察。

冈州文化中心三楼

2017年5月19日,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开幕。在八天的节目里,我主讲了“广东妈姐读书分享会”,也于较早前在孙爱玲和邓宝翠的邀请下,参与了短片《柳影袈裟》的拍摄工作,担任妈姐与相关文化的顾问。

设立文化中心显然是大势所趋,当本地正在酝酿“新加坡中国文化中心”和“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的当儿,在宗乡总会服务的李国基近水楼台,亲自领军,将冈州会馆转型为冈州文化中心,开启自我更新的旅程。推算起来,那已是2013年的事了。

壬辰年(1952年)广惠肇碧山亭万缘胜会,星洲华人机器商行乐队表演。在那个年代,许多社团组织都有自己的文娱活动,文化艺术非常蓬勃。

不过将会馆打造成文化中心的做法未必获得众人的认同,有些会馆和社会人士认为新加坡有许多类似“文化中心”的组织,如人民协会的民众俱乐部和各艺术团体等。他们认为会馆跟文化中心的最大不同点在于由心出发的互助乡情,文化中心的性质不同,将会淡化传统会馆的精髓。

冈州文化中心源自冈州会馆,将已经营运多年的狮团、武术、粤剧等转型开放,顺应当代思潮,通过文化艺术的窗口来吸引民众认识传统文化。回溯过去的年代,许多会馆社团都设立了文娱组,让会员有个联谊的机会,投入健康正当娱乐的活动之所。譬如鹤山会馆除了狮团武术之外,也有活跃的音乐组;华人机器商行在碧山亭的万缘胜会表演等。当时伴奏的乐队除了常见的西洋鼓、萨克风外,还有小提琴。

中国软实力

鸦片战争电影海报

2015年11月揭幕的“新加坡中国文化中心”规模当然比会馆大得多。近十年来,世界各地的中国文化中心发展迅速,亚洲、非洲、欧洲、美洲与大洋洲已经设立了二十八个文化中心。中国正在通过文化中心的硬件来输出软实力,团结当地的中国侨民和新移民。新加坡的中国侨民和新移民比例众多,文化中心可能会带来一些社会冲击。

上世纪70与80年代,虽然中国还没在国外建设硬件实力,但已经逐步恢复改革开放的元气,通过电影来输出文化软实力。刚投入市场的美芝路(Beach Road)黄金戏院中侨院线便是专门播映中国电影的温床,牛车水的长江戏院亦分一杯羹。纪录片《万紫千红》和《春满羊城》,剧情片如《小花》、《巴山夜雨》、《天云山传奇》、《人到中年》、《鸦片战争》、《甲午风云》等都吸引了不少本地文艺界人士。《庐山恋》出现了中国电影第一吻,女主角张瑜成为许多男士的梦中情人。三十年后,张瑜回忆起那段吻戏,形容“我在拍第一吻的时候,只是嘴巴轻轻一碰,我的感觉就是浑身发抖。”阅读全文»

新加坡“笼中的金丝雀”,香港“没有自由灵魂”,所以台湾好在哪里?

leave a comment »

作者:Justin Hugo    译者:Wendy Chang     2017-4-27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66796

看向一个国家、把他们当作模范是一件事,但仅仅透过“景仰”一个富有的国家,一个将重要族群边缘化的经济体,而没有意识到她的不平等之处,对自己来说是巨大的伤害。

Photo Credit: Reuters/达志影像

台北市长柯文哲最近在新新闻30周年庆的演讲场合上,谈论关于台湾以南的国家,其评论引起媒体大量的报导。他认为香港“自由灵魂都没有了”的一番话遭到香港民主活动人士黄之锋的反驳。

“今天的香港就是明日的台湾。”黄之锋这么说,“尽管我们的历史和体制不同,但是当涉及到中国时,香港人和台湾人有必要携手合作。”

然而,柯文哲关于新加坡的叙述“住在笼子的金丝雀”却没有受到大家的挑战,并无引起新加坡政治领导人或是民间社会的反弹,也许是已经反映出了这个岛国一直以来的顺从行为。

事实上,当被媒体更深入地询问时,柯文哲表示他上次出访新加坡时,曾经在一位新加坡高层官员面前发表过相关言论。他甚至说他曾经想要搬到新加坡,但是后来等他从新加坡出访回国后,发现该国跟他想象的很不一样,最后就放弃这个念头。

柯文哲的转变

在赢得2014年台北市长选举之前,柯文哲曾在接受新加坡《海峡时报》采访时提到:“新加坡是台湾很好的榜样。”他也希望可以像新加坡学习。而在选后接受美国《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采访时,他更说到:“全世界四个说华语的地区——台湾、新加坡、香港和中国大陆等四个地区,被殖民最久的却是最进步的地区。”

他补充:“新加坡比香港好;香港比台湾好;台湾比大陆好。”

但从那时开始,柯文哲似乎已经被新加坡的“进步”教育了,而且大声反对这个国家好几次,他花了六个月才意识到这一点,他原本是设定目标希望台北可以在八年内超越新加坡,现在他决定台北不应该像新加坡学习,因为台湾已经在“民主的道路上”,不应该跟随新加坡的脚步。 阅读更多 »

香港真的需要“新加坡模式”吗?

leave a comment »

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    2017-4-7
https://thestandnews.com/international/香港真的需要“新加坡模式”吗?/

余澎杉、鄞义林、韩慧慧

新加坡少年博客余澎杉(Amos Yee)早前获美国芝加哥移民法院批出政治庇护,虽然随即迎来美国政府当局的上诉,令他是否能成功获得庇护添上不确定因素;然而,早年的特首称香港可以参考“新加坡模式”的言论言犹在耳,如今新加坡的一位青年却因为发表意见而要申请政治庇护,令人忧虑,那“新加坡模式”用在香港,香港人的表达自由又是那些光景?

新加坡的“那些”模式

新加坡和香港均于早年被称为“亚洲四小龙”,其城市发展度和规模相若,不少人均不其然将两者比较;诚然,新加坡政府于保障市民适足住屋权等方面或许比香港政府稍胜一筹,然而,对于表达自由,新加坡政府却重重设限。

余澎杉被控以“意图伤害宗教感情”等八项控罪只是一个比较为人熟悉的例子,然而,新加坡已不同法例起诉异见人士,已屡见不鲜;早年,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因多次批评执政人民行动党而被控诽谤;2006年他因为从事“无准证演讲”而被罚款,后来因难以缴款而面临入狱。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7, 2017 at 9:35 下午

港星政治地位有别 世界观层次不同

leave a comment »

沈旭晖     2017-3-17
https://www.facebook.com/KwongKinMing/posts/1263659923732783:0

访问者:沈旭晖(Simon, S)
受访者:邝健铭(Kwong, K)
整理:李志鹏

在谈及香港的发展时,香港舆论经常提起新加坡。可是,讨论的焦点往往有其局限──例如,讨论多从管治精英角度出发,却少从民间视角探究新加坡的社会文化,及民间的生活日常。在不同的历史背景下,香港与新加坡走上不同的发展路、拥有不同的政治地位,新加坡的世界视野多少因而比香港广阔。在香港,要提升社会的国际视野并不容易,至少香港的大学之中,仍然没有一间有独立的国际关系研究所。今次访问的,是研究新加坡、比较新港管治的年轻学者邝健铭。他先后就读于香港中文大学政治及行政系,以及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取得学士和硕士学位,后在新加坡从事研究工作。过去两年,他分别出版了《港英时代:英国殖民管治术》与《双城对倒:新加坡模式与香港未来》,分析与比较两地的过去与发展。他的评论文章散见于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台湾等地的媒体。相信邝健铭能增加我们对新港两地发展的认识。

S:为何你会选择到新加坡升学?

K:主要原因是在大学读书时,香港传媒与学者很喜欢时刻比较香港与新加坡的管治模式,且结论非常一面倒,主要都是说,“香港模式”与“新加坡模式”相比较,显得一无事处。当时感到很好奇的是,这些香港的新加坡想象,到底有没有盲点?如有,盲点在哪?故此便很希望能有机会在新加坡生活,亲身观察“新加坡模式”。

刚好,那时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在香港招生。我读的是政治,加上上述那份对新加坡模式的好奇,申请奖学金在新加坡读公共政策,便变得顺理成章。

S:在编写《港英时代:英国殖民管治术》的过程对你有何启发?

K:写书之前,我已有某种关于香港历史书写的问题意识。曾在不同场合说过,在香港读大学的时候,有位老师说,“香港历史需要重写”。为何香港历史需要重写?如何重写?在新加坡读书与工作时,我一直思考这两个问题。

新加坡的研究工作,令我需要写很多关于香港政治发展的分析,因此我读了很多香港研究文献,也特别着重脉络分析。某程度上,这种治学观很受我的一位中国大陆同事影响。他自学多种外语,对世界多国的历史都有涉猎;他对世界大事的许多分析,都离不开历史脉络与案例比较这两个分析角度。

着重历史脉络与案例比较,便由此成为《港英时代》重写香港历史的基本框架。具体地说,写这本书的原因之一,是尝试填补当下香港研究的一个缺憾,即偏重颇为内向的本地框框、以及多少有着“以中国为中心”的气质与情怀,但同时忽略香港这个“亚洲国际都会”身处的全球与区域脉络,乃至比较视野。

曾经在学者李培德编着的《日本文化在香港》,读到一段颇有意思的文字:

“除了‘欧洲中心论’的影响之外,‘中国中心论’亦一直干扰我们对接受亚洲文化的态度。一般来说,香港文化界、社会媒体无不认为香港是‘中西文化’交汇的城市,而鲜说‘东西文化’……为何我们只把中国和西方相比较对垒呢?难道中国文化等同整个亚洲文化吗?……亚洲文化是多元的,不可能只有中国或任何一个国家的一元文化。” 阅读更多 »

新加坡最落后的一面:的士司机

leave a comment »

沈旭晖     2017-3-8
http://blog.menclub.hk/simon/2017/03/08/新加坡最落后的一面:的士司机/

新加坡有很多地方比香港吸引,无论是居住环境、福利政策还是文化多元,都很适合一众离地中产。但逊于香港的地方也有不少,除了创意、弹性和人情味,更典型的例子,是很难不用“臭名远播”形容的新加坡的士司机。

先说个人经验。新加坡好歹是英语国家,却几次遇上基本上不懂英文的的士司机。他们坚持说,“你是中国人,就要说华语”,问题是目的地也是英文,根本没有中文名字,可以说什么呢?说街道,他们也找不到,建议他们用GPS,这些老人家回应是“我不管你什么S啦”(明显其实又是不懂用),却坚持要人肉带路,面不改容。另一次上车,说了地址,司机说不懂,然后居然就被流利粗口赶下车,仿佛天经地义。至于在的士站拣客,更是日常生活一部份。

认识一位新加坡中产朋友,本来坚持不买车,就是因为一次坐的士受了气,一气之下就改变决定

新加坡纵容的士司机的劣质服务,最初可能有一定维稳意味,毕竟,不少司机都是低技术人士、新移民。但他们近年的服务,还是有退步空间,一些本地人认为,可能和近十年才出现的赌场挂钩。对澳门熟悉的朋友必然知道,数年前,澳门赌业极盛时,在街上截的士是何等的困难,因为的士司机都只愿意接赌场豪客,他们往往一把贴士就是数百、甚至数千元,赢了大钱的固然不在乎大赏,就是输了大钱的,也往往有特殊需要急步离开,不会吝啬几个小钱。至于司机会否兼营其他项目,更是水至清则无鱼。新加坡司机以往相对守法,但重赏之下,种种行为亦难免出现,培养了更进一步的白鸽眼,就肯定少不了。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9, 2017 at 5:42 下午

将海水处理成厕所用水

with one comment

从夜暮到黎明    2017-2-28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7/02/blog-post_53.html

新加坡是个四面环海的岛国,海水就是我们的天然资源,不论是从物资、环保、经济、持续性等角度,厕所水是值得长远规划,惠国惠民的设施。

2017年的财政预算案,财政部长宣布水供是新加坡的关键资源。为了反映自来水的真正价值,保障未来的水供,必须将水价分两个阶段调高30%。

新柔长堤上的输水管曾经是新加坡长期命脉。图片来源:互联网

2010年落成的滨海堤坝将海水和淡水分隔开来

新加坡的食水价格和用水量跟各大城市相比,处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状态。新的水费反映了海水淡化和新生水生产成本的增幅,即使水费调高了,并不影响食水价格的“国际排名”。

开源节流对新加坡这个小岛国的战略意义是毋庸置疑的。1954年的林德报告书清楚阐述了新加坡的水供来自马来亚(现在的马来西亚),水源是新加坡发展所面对的切身问题。

半个世纪以来,新加坡依赖于1961年与1962年跟马来西亚签下的两份水供合约来辅助国内的需求。第一份合约已经在2011年到期,双方没再续约;第二份合约在2061年到期。

水资源曾经被政治化,几乎成为新马两国每一项双边政策谈判的筹码。为了摆脱这个困境,新加坡的长期目标是自己收集雨水,制造新生水和淡化海水。

此外,新加坡政府大刀阔斧,将曾经牵动新加坡百多年经济命脉的新加坡河与河口转型为中央蓄水池。2010年落成的滨海堤坝将海水和淡水分隔开来,成为滨海湾另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结合了多管齐下的渠道,数十年后水供合约到期时,新加坡将自给自足,不愧为现代新加坡惠国惠民的一大成就。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28, 2017 at 3:24 下午

澳洲的新加坡“特区市”?──国家与全球城市关系之再思

with 4 comments

邝健铭     2017-1-26
https://www.facebook.com/KwongKinMing/photos/a.1029492377149540.1073741830.1027813447317433/1215888428509933/?type=1&theater

16142874_1215888428509933_4760467015246150860_n日前,澳洲一位法律系讲师Benjamen Gussen在新加坡《海峡时报》发表文章,建议新加坡在澳洲建立“特区市”(charter city)、作为已成立Committee on the Future Economy的新加坡跳脱思考未来的进路。阅读时立即想到的两个问题是:第一,澳洲会有何诱因同意新加坡在自己国土之内建立“特区市”?第二,这个“特区市”会如何经营与运作?

这个概念中建立在澳洲领土之内的“特区市”,有自己一套法规、其公民在澳洲其他地方不会有居留权,运作方式类近于香港特区或印度的安德拉邦等地。作者相信,作为民主国家、拥有不少有待开发与善用的土地的澳洲,能在“特区市”模式之下,与全球城市(Global City)新加坡建立互惠关系。

构想中的特区市,可被置于澳洲西北部,由联营公司开发。联营公司将有四大投资者──提供有如香港面积的土地供开发之用的西澳洲占四分一股份,提供军事基地的澳洲政府同样占四分一,发展基建的新加坡占另外四分一,私营企业持有余下股份以换取使用土地与基建的权利。这四大投资者共同草拟特区市的法律,特区市会透过市营企业以及税收取得利润,利润由四大投资者摊分。特区市首10年发展过渡期由联营公司管治、期间入息税会被免除,首批公民会主要来自新加坡。作者预想,新加坡会复制自身发展经验,令这个特区市扮演绿色能源与海水化淡等技术、西澳洲资源销售市场、旅游等新中心角色、进而顺带刺激澳洲经济。如果特区市运作成功,新加坡可在其他地方复制这个模式。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7, 2017 at 8:55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