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香港

禁绝方言的新加坡 英培安:望能放松管制

leave a comment »

赵晓彤     2018-3-8
https://www.hk01.com/禁绝方言的新加坡 英培安:望能放松管制

封面图片:视觉中国

导演欧文杰在电影《十年》“方言”想象香港在十年后的城市语言环境变化:普通话才是香港最流通的语言,学不好普通话的人在生活与生计处处碰壁。“方言”是欧文杰对香港未来的想象,而另一华人人口甚多的地域新加坡,则自1979年实施“华人讲华语运动”,广东话以及其他中文方言从此在电台、电视、公营机构消失。英培安是新加坡的著名作家,母语是广东话,见证着新加坡的语言政策如何在三四十年间改变一个地域的语言环境。以下是记者与英培安的书面访问。

问:你对广东话有怎样的感情?

答:我的父母都是广东人,从小到大我和他们都是讲广东话,小时候住在旧楼的板间房里,同楼的邻居也是广东人,大家都讲广东话,所以,广东话不仅是我的母语,也是我童年到少年时的生活语言。旧楼有装丽的呼声,我是听香港的广播剧、粤剧与广东流行歌曲长大的。那时候新加坡有个用广东话讲故事的李大傻先生,非常出名,我认识中国古典名著,如三国演义、水浒传、封神榜等,是听他在丽的呼声讲古开始的。我也听了不少他讲的武侠小说,如金庸的射雕英雄传、神雕侠女,梁羽生的白发魔女传等。

小时候我很爱玩,不大读书,但作文还算不错,常在文章里引用一两句成语或古文,可能是喜欢听粤剧与李大傻讲古的缘故。所以推行讲华语运动的衮衮诸公认为,方言会影响学习华语,要学好华语必须要禁止使用方言,我认为是极荒谬的理论。这些读洋书的精英,其实是因为连方言都不会,所以没办法把华语学好。

推广讲华语运动,先是逐渐减少广播媒体上的方言节目,最后是完全禁止。1980年代初,官办的电视与电台已没有方言节目了,私营的丽的呼声虽已没有了香港广播剧,广东流行歌曲,每星期仍保留半小时由该公司的粤语话剧组提供的粤语广播剧。1978年我因为政治原因被内政部拘留过,释放后不能进入媒体工作,所以用孔大山这笔名卖文生活:在《南洋商报》写专栏,也替丽的呼声的粤语话剧组写广播剧。大概写了两年左右,方言节目终于全面禁止,粤语话剧组因此解散。广东话不仅是我童年到少年时生活的语言,还曾经是我谋生的工具,我对它的感情如何,可以想见。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读《双城对倒─新加坡模式与香港未来》后关于香港本土运动的思考笔记

leave a comment »

Jacky Ao(前城大编委总编辑)      2018-1-21
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读《双城对倒─新加坡模式与香港未来》后关于香港本土运动的思考笔记

前言

相信大家不会对《双城对倒──新加坡模式与香港未来》这本书及其作者邝健铭陌生,我亦承认近期才读这本着作实在有点后知后觉。但是我认为为这本着作写下读后感,仍然有其价值。近年,不少评论认为新加坡的竞争力比香港高,从而认同新加坡的家长式管治,香港应该学习新加坡模式。近日,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何君尧甚至说爱港之心来自于李光耀。1到底新加坡的“成功”是否这么简单呢?本文的焦点是透过新加坡模式,去思考一下香港本土运动的方向。我尝试归纳出四个主要方向:

自主权问题

第一,就城市竞争力而言,一个政府拥有愈大的自主权,就愈容易有高的竞争力。作者在书中曾提及到很多到港媒比较香港与新加坡时,有意无意地忽略一个重要分野:新加坡为一个拥有主权的独立国家,香港只是一个在一国之中权力不断被收紧的特区。这个分野重要在于,当新加坡拥有主权,新加坡少了“主权政府 vs 地方政府”的政治矛盾,新加坡的权限亦远较香港清晰,也有更大的自主权。因此,在内政上,新加坡可以制订出比香港更立根本土的政策,政府的行动力也较高。在外交上,新加坡可以无拘无束地拥抱世界与“外国势力”,从而为新加坡在经济上获得更有利的位置,提升竞争力。2所以,香港的本土论述,除了在正当性(legitimacy)上着墨,也可以在务实主义(Pragmatism)上着墨,提出当扩大香港的自主权时,有助提升城市竞争力,让更多的中产或商人可以认同香港的本土主义。 阅读更多 »

摘除李光耀诋毁南洋大学的政治标签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8-1-20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20265

《李光耀回忆录》第十四章华校生的世界;第十六章语文教育的争斗,白纸黑字浓缩了对华校生的不公平,不合理和消极否定的偏见心态。

如果我驾驭不了其中一些干劲十足的年轻人,使他们为我们的事业服务,为我和我的朋友们,这些英校生所代表的事业服务,我们就永远不会成功。到目前为止,我们只跟英校生和马来人建立联系,这些人既没有坚定的信仰,也没有力量跟华校生一较高低,更别说抗拒受华文教育的共产分子了。

华人觉得受排斥,经济上缺乏机会使华校成了共产党人的滋生地。……许多教师成了共产党干部或同情者,日治时期学业中断的超龄学生不少思想上受到灌输,成了马共的成员。由商人和店主组成的学校董事会不是同情他们,就是不敢反对他们。

自从1948年紧急法令颁布以来,华族儿童进入英校人数却剧增。1950年华校生比英校生多了25000名,到1955年比数却反过来,英校生比华校生多了5000名。马来亚共产党不知道确实的数字,但是他们看出这种趋势,觉得非加以制止不可,以免招兵买马的源头断绝了。这么一来,保存华文教育的斗争,对共产党人来说,关系比过去更加重大。

虽然,李光耀承认,是华校生动员的华人选票把人民行动党推上新加坡政治舞台,然而,李光耀终其一生,改变不了口出恶言,污蔑与诽谤华校生的劣根性。在李光耀的历史论述里,华校生的最高学府,南洋大学就是滋生共产党人的温床。

李光耀对华校生是共产党,和南洋大学是共产党人温床的指责,从来没有给出真凭实据。与之对比下,独立学者之历史文献所讲述的历史事实,却铁证如山的提出了正好相反的史实。

1、张杨 (2015)《冷战前期美国对东南亚华文高等教育的干预与影响——以南洋大学为个案的探讨》:陈六使……“如果我们现在不着手保留我们的文化,……40或50年后我们将或许不再称自己为华人。”……不仅如此,海外华人倡导的华文大学本身也不带有任何政治倾向。无论是英殖民政府,……美国都承认,“对于东南亚地区的华人来说,他们不太关心国共之间的激战,甚至也不关心当地政治。”更尖刻一些的评价是“华人只管是否有奶可挤,不关心谁是牵牛人。”

毫无疑问,根据英美官方的政治判断:东南亚华人关心的是文化中国,不是政治中国。

张杨 (2015):1959年6月5日,李光耀成为新加坡首任总理。……他担心南洋大学“不仅是要求政府财政支持的一个尴尬的请愿者,而且是培育高素质共产主义者的温床。”

其实,李光耀除了不愿意在政府财政上支持南洋大学之外,更受到本土政治斗争的内在因素之巨大影响。简言之,李光耀把南大定调为共产党温床的目的,是寻求西方世界在冷战思维下的政治认可。换言之,打击南大即可以消灭政治竞争对手,也同时争取西方政治的支持。对李光耀而言,这正是典型之人民行动党所谓的赢了还要再赢之双赢结果。

可见,李光耀给予南洋大学的政治标签,主要还是基于冷战思维下的政治操作和需要。那也就是说,李光耀全面颠覆了历史真相;把文化中国彻底的全盘曲解为政治中国。阅读全文»

地铁水淹瘫痪谁该负责?

with 2 comments

沈广业     2017-10-9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009-554

一场豪雨就出事,过去可以解释成“几十年一遇”,但接二连三就会慢慢失去社会的信任,该维修的有没有认真维修,该监管的有没有认真监管,事情发生后大家都看得很清楚。辩解显得多余。

地铁列车底下的轨道已被积水完全淹没。(海峡时报)

南北线地铁因为前天傍晚的一场雨导致碧山站隧道淹水而出现瘫痪20个小时的现象,跨越星期六和星期天,算是破了本地地铁瘫痪史的纪录。陆路交通管理局在星期天指出,淹水是因为隧道抽水系统失灵的关系。

列车停在黑漆漆隧道内的照片,虽然水淹没有很深(民防部队照片显示水淹大概在抢救人员的小腿位置),仍然“触目惊心”,令人想到久病难愈的地铁顽疾,已经从不时涌现在地面的灾情渗透入地底变成地下情了是吗?

(民防部队面簿)

就像每次地铁故障一样,网上总是又骂又酸,扰攘一片,地铁公司高层照旧不会出面道歉,相关政府部门也一样。据说这是为了不作秀,是严肃的政治文化,只要埋头苦干解决问题。这说法以前很有说服力,但是埋头苦干了那么久,高层照样年年加薪,问题却没有解决咧。

SMRT董事会有没有向高管做出问责?

这就逼得人家要问:到底这样的公共设施过失状况,有没有人应该负责?很多次的地铁故障事故后,监管单位都对地铁公司SMRT施以罚款,但是SMRT有没有做出内部惩处?SMRT是负有重大公共交通责任的上市公司,董事会应该清楚认识这是公司最原始的任务,而不是追逐盈利或其他商业模式,然后说“向股东交代”。如果不能接受公司赚钱少、股东分红少的人,应该主动离开这家公司董事会,也不应该买这家公司的股票。

每一次重大事故以及遭遇处罚之后,SMRT董事会有没有向高管做出问责?这些都是SMRT广大股东想知道的,一家公司决策者和高管如果能力不足又尸位素餐,长久下来必然动摇企业士气,进而反映在营运的失误方面。

运输服务不稳健  SMRT主管人员何以继续任职?

做生意的人都知道,如果是私人企业,这样的人必定难以向老板交出符合公司目标的成绩单,不可能长期处在管理位置。但SMRT虽是上市公司,却长期不能有效达成公司存在的首要目标——提供良好稳健的运输服务,其主管人员为什么可以继续任职?董事会基于什么理由不给予问责?这是SMRT小股东必须提问的。

这次地铁隧道淹水是什么原因,由于隧道已经归政府所有,责任因此在政府,有关方面没有理由不彻底回答外界的疑惑。阅读全文»

威权法治说双城

leave a comment »

安徒     2017-8-27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827/s00005/1503769721064

在殖民地,法治首要是为殖民管治服务。“去殖”后的国家往往也从“国家需要”延续殖民政府原来拥有的权力。所以,纵然前殖民宗主远去,但后殖国家也可以把旧的殖民权力以法治的形式承继下来,重新包装为国家安全和维系社会秩序的需要。……香港和新加坡都分享着源自同一个殖民宗主国的法治体系,如果新加坡可以把这体系挪为威权主义所用,那为什么香港不可以?

这两个星期应该是香港公民社会最黑暗的日子,不单反对新界东北发展计划的13名示威者被复核刑期,由社会服务令改判即时入狱8至13个月,雨伞运动中冲入“公民广场”的“双学三子”也因相同程序,导致半年以上刑期。加上前日梁颂恒和游蕙桢宣誓案的上诉申请被终审法院驳回,确立了具追溯力的人大释法。除了自欺欺人者外,人皆可见香港从此变得不再一样,快速进入一个威权或半威权的时代。

在一片神伤、惊叹、难以置信的沉重气氛当中,笔者记起2015年有几位外地学者朋友到港开会,会后我带他们去金钟当日占领区一带考察。当时仍有一些占领期间建成的帐篷还未拆走,有人仍然留守。那些外地朋友充满好奇,兴致勃勃的亲身了解这件轰动世界的香港新闻。

我向其中一位来自新加坡的朋友提到,“占中三子”其中两名大学教授在占领中后期已经因为无法驾驭局势,选择回校上课。我的朋友感到大惑不解,因为他无法想象大学没有即时解雇他们。我唯有苦笑,告诉他们一切还未知终局,因为中国人有句话叫“秋后算帐”。

港人尊敬法院曾经令星人艳羡

这位新加坡朋友也好奇地追问,在回归之后,香港人是否信服法官的裁判。我告诉他香港人一直十分尊敬法院。他听我如此道来,眼中流露着艳羡的目光,细细告诉我新加坡的情况并不一样。虽然我不断试图向他解释雨伞运动中,多少人感到挫败和失望,但听到他这么说,心中不期然感到一阵鼓舞。可能是觉得,无论香港情况有多坏,在香港可能变成另一个新加坡之前,原来香港人还可以作出如此令人瞩目的反抗。

在笔者读大学的1980年代,当时社会学系的老师最热门的研究课题是“亚洲四小龙”的经济崛起,因为这四个地方摆脱了落后地区经济难以发展的宿命,脱颖而出。一种流行的解释就是所谓“儒教文化”,而另一项特征就是四个地方都是非西方式的自由民主,当中韩国、台湾和新加坡是威权体制,香港则是英国殖民地。 阅读更多 »

舢舨与万能插座:新加坡与香港的双城异路

leave a comment »

邝健铭    2017-6-30
http://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19642

同为英国前殖民地,香港与新加坡各自走出不同的路。(照片:汤森路透,后制:潘世惟)

近年在不同场合,很喜欢提及新加坡与香港的不同比喻,以演绎香港在1997年主权移交之后,新港这两个前英国殖民地、亚洲重要港口城市现今的不同世界定位──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视新加坡为“舢舨”,香港特首梁振英期许香港成为“万能插苏(插座)”。

两者的差异在于,“舢舨”能自由活动,可以有广阔活动空间、自由拥抱世界,而“万能插苏”只能被动地依赖一方,不能自主活动,这意味香港会有“警惕外国势力”包袱,难以像新加坡那样自由拥抱世界,成为货真价实的“亚洲国际都会”。

星港10年内变化

双城的政治比喻所衍生的世界定位意涵,与新加坡、香港的竞争力状况很有关连──其中一个可以参考的观点,是2016年4月智库“新美国”(New America) 总裁、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政治和国际事务荣誉退休教授斯劳特(Anne-Marie Slaughter)在《金融时报》发表的文章《什么是国力强大的关键?》(Connections, not armies, make countries powerful)。

她引用了麦肯锡(McKinsey)顾问公司的研究,指“全球商品、服务、资金、人员和数据流动在决定国家、公司和个人的命运方面‘扮演着越来越大的角色’”。

按这个标准,“处于全球航运和资金流动核心的小型开放经济体”新加坡位列世界连系度榜首,“荷兰、美国、德国、爱尔兰和英国紧随其后”。这里的一个重点是:在现今全球化的世界体系之中,与世界联系的广度与深度,是地方竞争力的一大重要来源。从这个角度看,新加坡与香港的“舢舨”与“万能插苏”世界定位孰优孰劣,自不待言。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7, 2017 at 1:26 下午

友爱长存

leave a comment »

从黑夜到黎明     2017-7-5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7/07/blog-post_5.html

跟香港朋友提起,眨眼间香港已经回归两个十年,一国两制已经实行了二十年。他们倒是轻描淡写的“香港还是老样子”。“老样子”语带玄机,指的可能是一国两制的诺言兑现了,也可能是这些年来并没有什么进展变化,香港没变得更糟,也没变得更好,生活如常。
他们倒是颇关心李氏家族事件对今后的新加坡社会带来什么冲击?是否为民间松绑,或是“新加坡还是老样子”?

心/ 曾历经百般沧桑变迁/ 曾历百般的起跌/想起许多事,想起许多人/ 甜和酸
心/ 犹幸有心风中并肩/ 犹幸有心的感觉/ 涌起许多梦/ 涌起许多情和明天
一分一刻一天一生消失似烟/ 一悲一欢一一与你日夕怀念
一丝一些一一铭记日月圆缺/ 但旧梦永不改变
双惜双知双思双忆将心永牵/ 双关双依双双与你共历磨练
双牵双亲双双以爱觅梦和暖/ 友爱永远都不变
不枯不衰不休不息干心永牵/ 双关双依双双与你共历磨练
不分不舍深深切切用热和爱/ 共与你以心相见/ 情永存无限远

友爱长存。图片来源:Mojim.com

收看“2017香港回归20周年晚会”,林子祥、叶倩文合唱《友爱长存》,浩荡之气使我想起新加坡欣欣向荣的1980年代。那时通过香港电影与歌曲认识了他们俩,林子祥最叫我回味的是《投奔怒海》的日本左派记者芥川汐见的造型,帮助难民上船的时候,警察发出的子弹击中油桶,正义记者被活活烧死。叶倩文在《上海之夜》与《刀马旦》中的痴情大姐造型,亦可视为经典。

经典的回忆中,他们已经跨越了两个世纪四个年代。

新港双城

香港和新加坡两个岛国,一路来都上演着财经双城记。不过在文化表现上,港片电视剧进军新加坡多年,香港流行乐曲同样风行本地,恍如一代天骄。

两地同样成为英国殖民地百多年。

1819年,英国东印度公司雇员莱佛士从英国人临时扶植的苏丹胡先和天猛公阿都拉曼手上智取新加坡,为数年后的驻扎官哥罗福铺路,买下新加坡。1867年东印度公司收盘,新加坡成为英国直辖殖民地。开埠140年后,新加坡取得自治权,步向独立。

香港及诸岛落入英国人手中,则是拜三场战事所赐:第一次鸦片战争,中国清朝签订《南京条约》,将香港割让给英国;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国清朝签订《北京条约》,将九龙割让;1894年甲午战争,中国海军被日本的巡洋舰(英国制造)全面击垮,隔年签订《马关条约》,其他“大国”亦纷纷提出租地要求。1898年中国清朝跟英国签订了《展拓香港界址专条》,同意把香港、九龙、新界以及周边两百多个岛屿租借予英国,为期99年。

二战结束后,蒋经国认为英国通过暴力霸占香港,不承认清朝签订的不平等条约,随时准备收回香港。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国内的局势不稳定,延至1980年代才和英国商讨香港回归。1984年由赵紫阳和撒切尔夫人签署联合声明,宣布1997年7月1日将香港交还给中国。声明阐述了中国政府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保证香港的管制方针五十年不变。

从1842年的《南京条约》至1997年香港回归,英国人统治了香港155年,比新加坡还要长。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6, 2017 at 7:46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