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马克思主义阴谋

回首1988年4月19日在惠德里路拘留中心的经历

leave a comment »

作者:张素兰      译者:人民论坛,新国志       2017-5-6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7/05/06/(中英文版)回首1988年4月19日在维特里路whitleyroad拘留中心
原文: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4/04/19/back-at-whitley-26-years-ago-on-19-april-1988/

1987年,新加坡政府以“马克思主义阴谋”的指控,未经审讯拘留了22人。这些人包括天主教义工、社工、剧场工作者和专业人士。律师张素兰是其中一名被捕者。1988年4月,获释的其中九人,包括张素兰发表联合声明,指责政府在拘捕期间虐待他们。他们否认参与任何阴谋,并声称是被迫招供。过后,九人中有八人再次遭到监禁。

“他们在我的家门口”。这是电话另一端黄淑仪的声音。她问:“我怎么办?”他们已经来到家门口了,我们还能够做些什么?

说来也奇怪,我们不是有探讨过在发表联合声明后将会重新被捕的吗?或许没有。又或者是我们患了失忆症?我不知道。当“他们”已经来到家门口时,我们又能做什么?假设拒绝开门,那么,他们将会破门而入。事情就这么简单。假设开门,那么,你就只能绝望地坐在那儿看着他们翻查你的文件和物品,拿走一切他们所要的东西。接下来就被他们带上在外面等候的车子。车子将载你到蓝色的闸门里。

在我接到黄淑仪的电话后不久,“他们”也已经在我的办公室大门外了。当然,不让他们进来是没用的。来的是一大群人。他们无法单独应付文明人。他们之所以这样粗暴,是因为上级告诉他们,他们对付的是恐怖分子。

一如既往,他们搜查了我的文件夹、书本和文件,然后把这一切都扔进一个黑色垃圾袋。他们甚至翻查了我的废纸箩。

26年前的今天,他们第二次把我带到惠德里路拘留中心。这回他们对我比较和善了。他们不在凌晨时分把我带走。他们跟踪我到办公室,然后再逮捕我。接着,又把我从办公室带回家进行第二轮的搜查。真是浪费时间。

在拘留中心,我经过了盖手指印、拍照和更换犯人囚衣等正常的程序。接着,我光着脚板和不准穿内衣情况下被带到一间装有冷气的审讯室。我是一个“死硬分子”。因为没有吸取教训,我将面对更加严酷的处罚。在这个冷气审讯室里呆上近20多个小时,接着被关进一间肮脏、充满灰尘和蜘蛛网的小牢房三到四小时已经成为例行的事。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0, 2017 at 1:18 下午

新书推荐:《1987年新加坡马克思主义阴谋30周年》

leave a comment »

第8功能 (Function 8)    2017-5-11
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hotos/a.350454085131572.1073741847.350013055175675/771229696387340/?type=3

新书《1987年新加坡马克思主义阴谋30周年》

2017年5月21日是可耻的“光谱行动”30周年的日子。当时政府逮捕和监禁了16名无辜者。这些无辜者当年努力要把新加坡建设成一个更好的家园。他们都被行动党政府标签为共产党人,后来又被定性为马克思主义者,并在内部安全法令下不经审讯被监禁起来。

当时这16名被捕者是在协助外来劳工——就像目前的“情义之家”(HOME)、“客工亦重”(TWC2)以及一个政府机构所做的一样。他们也反对制定更多严厉的法律,并通过戏剧为那些没有基本人权的人发声。

1970年代有超过400多人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逮捕。经历这严酷的压制,1980年代初期,新加坡公民社会开始复苏。一个月后,又有6个人被捕。

2017年5月21日到Projector戏院了解更多这段黑暗的历史。

Jason Soo的影片《1987: 阴谋反追溯》(1987: Untracing the Conspiracy)将于当天下午两点正放映。影片结束后,“光谱行动”下被捕的数名受害者将与观众进行对话。有意出席者请到这个网站报名:https://www.eventbrite.sg/e/debunking-a-30-year-old-conspiracy-tickets-34384318422

当天,我们也将发行一本新书《1987年新加坡马克思主义阴谋30周年》(1987 Singapore’s Marxist Conspiracy, 30 Years On)。新加坡人如果要了解我们的过去,这是一本必读的书。这本书收录了30多篇文章,作者都是与那个年代息息相关者。这本书已经开始在Pagesetters Services Pte Ltd、AGORA和城市书房等书局出售。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4, 2017 at 2:44 下午

《经济腾飞路—李光耀回忆录》解读——李光耀掌控媒体

leave a comment »

伍依    2017-1-7

正当言论被封锁,社会舆论被封杀,不同意见被禁音,这就是新加坡的言论现状。行动党人很热衷于世界排名,几乎样样都名列前茅,唯独不见官方公布新闻自由排名。“新加坡的新闻自由度在全球170多个国家的排名为第149位,和阿富汗与巴基斯坦,是同属一类档次。这种不文明的丢脸排名,是政治思维的必然结果。

媒体对人们思想和行为的影响从来没有像今天如此广泛和深刻,成为官方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的主要渠道。李光耀深谙谁掌控了媒体,谁就控制了民众的思想,民众就会自觉的去认同官方的认识,用新闻来洗人们的脑子是非常有效的道理。官方的认知,就成了民众的认知。谁掌控了民意,谁就掌控了操纵政治权力的资格,掌控了历史解释权。因为这件媒体神器可以决定信息的走向,也可以操控人民的情感,能够操控媒体就能够改变人们的行为方式并把自己目的强加给他们,或保护他们不受来自其他主体类似信息的影响。

1959年9月16日东南亚外国通讯员俱乐部设宴请李光耀演讲。“他言辞滔滔地说:‘我要把新加坡造成一个‘没有新闻’的地方……我如果能够减少岛内的一些危机或一些不祥事情,那么驻在本地的外国通讯员就会没事可做了。对我们则是‘没有新闻就是好事。’”(陈加昌《我所知道的李光耀》)

在李光耀上台之前,警告《海峡时报》“我公开表示要同该报对抗,并恫言行动党倘若在该报处处作对的情况下仍旧获胜,事后必会跟他们算这笔账。”

开宗明义,李光耀要牢牢控制媒体了。

新闻自由,是李光耀执政前的主张,执政之后就立马否定自己了。陈加昌说:“李光耀登上总理高位之前与后,对言论自由及新闻自由所发表的公开谈话,显示他在这方面的立场,前后有极端的差别。而且,他后来对媒体报界应该在建国中所扮演的角色的期望,也和一般上人们认为媒体在一个自由民主国家所肩负的督促施政、反映民意的第四权的任务,大相径庭(当然也有人忘了国情不同),各种思想自由交流的构想也成了空谈。”

“早在行动党尚未成为执政党时,李光耀公开表明:‘言论自由是不应受限制的’。”“李光耀第一次当选为立法议员后不久,作为反对党议员,他曾多次主张不应该限制言论、出版等自由。当时马共和左翼份子还在滋事,李光耀强力主张废除‘紧急法令’,鼓吹自由交流,百花齐放。”

“在同年(1959年)的5月18日,距离大选还有12天,他似乎已经肯定自己那天以后他领导的人民行动党会赢得政权。于是他说,他的政府‘在5月30日之后,任何报馆如果破环新加坡和马来亚联合邦的关系,包括合并取得独立的政策,或者使两岸关系紧张,将要面对颠覆罪,任何编辑、评论员或记者如果追随这种媒体的路线,在政府维护公安法令条例下,我们将会扣留他和关禁他。’”(陈加昌《我所知道的李光耀》)里外都是理,反正都正确,你能咋滴?

记者陈加昌是“知道”李光耀的。“我清楚记得,5月大选到来前几天……我趁此难遇的‘一对一’机会问他:‘若人民行动党执政,会不会自己来办一份报纸(现有的《行动报》不在内)?意气风发的李光耀冷笑着说:‘哈,哈!到时的报纸都是我们的,我们不会蠢到自己来办报。’”“以李光耀的性格与霸气……他的话不可能是随便讲讲”。“星马两地此时也已经独立建国。新闻采访没有英国殖民地时期灵活有弹性了。”(陈加昌《我所知道的李光耀》) 阅读更多 »

漫画看新加坡 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国家?

leave a comment »

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     编译者:黄维德    2016-3-19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75252
英文全文:http://www.economist.com/news/books-and-arts/21694495-touching-thoughtful-meditation-singapores-relentless-progress-lion-city-march

新加坡漫画家刘敬贤,担任过DC和漫威画家的他以《陈福财的艺术》试探新加坡敏感的历史问题。

图片来源:丘剑英

新加坡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国家?吉伯森 (William Gibson) 曾在1993年以《附带死刑的迪士尼乐园》,严苛地批评新加坡,认为那是个没有灵魂、消费主义至上、威权统治的废土。

对大多数发展中世界来说,新加坡有如模范;新加坡的政治稳定、地理政治独立、生活水准高,亦拥有民主的表相。

一如其他国家,在不同的人心目中,新加坡所代表的意义也不同。批评者同意新加坡是个安全、运作完善、进展飞快的国家;拥护者也会承认,新加坡的公民自由有限,其进步有利亦有弊。

刘敬贤 (Sonny Liew) 的《陈福财的艺术》(The Art of Charlie Chan Hock Chye),则藉由虚构角色、漫画家陈福财的职涯,以图像小说的形式,探索新加坡的历史,并思考进步的利与弊。本书由一系列陈福财的访谈组成,而在刘敬贤的描绘之下,温和又坚强、善于观察又自豪的陈福财,就像是个真实存在的人物。

陈福财的第一部作品是相当标准的科幻故事,描述一位男孩和他的小狗找到了藏在山洞中的机器人。但政治意涵也很快就现身,主角发现自己身处反殖民示威游行之中,英国警察攻击没有武器的学生,只听得懂中文指令的机器人则成了众人的救星。

于1954年创立人民行动党的李光耀,也早早就出现在陈福财的作品之中,而随着时间进展,陈福财作品中的李光耀,也一步步朝着马基维利主义者前行。

到了1983年,李光耀在陈福财笔下成为新加坡墨水公司的董事长;他把公司新讯的作者扔进扫具橱柜,只因为作者写出了令人不快的真相。

此外,这位董事长还强迫员工承认参与“理查马克思主义阴谋”。这是在隐射新加坡的“光谱行动”,当时,16位新加坡人遭逮补,在没有审判的情况下遭受拘禁,罪名为参与“马克思主义阴谋”;此事至今仍旧极具争议性。

新加坡国家艺术理事会取消了《陈福财的艺术》的奖励,理由为此书可能会伤害新加坡政府的权威和法统。

这本书并未回避新加坡历史中的争议性时期,不过,新加坡并未禁止它出版,这也让人不禁猜想,李光耀是否也会如此仁慈;但2016年的新加坡已经与1983年或1950年代不同,变得更成熟也更有自信。

相关链接:

新加坡图书奖:漫画家刘敬贤的《陈福财的艺术》获年度图书奖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6, 2016 at 8:33 下午

李光耀政敌萧添寿在美国去世

leave a comment »

丘启枫
亚洲周刊  2016年2月7日 第30卷 6期
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53952468283&docissue=2016-06

新加坡异议人士萧添寿在美国逝世,享年八十八岁。萧曾任新加坡副总检察长和律师公会会长,他曾为内安法令下被拘留者辩护,本身也曾被拘留,参与大选以微差落败,被当局控告逃税,流亡海外三十年。

Francis Seow-rally

萧添寿(图:《亚洲周刊》)

新加坡著名异议分子萧添寿流亡美国近三十年后,一月二十一日因肺炎病逝波士顿,享年八十八岁。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在他的脸书上宣布这位前副总检察长、前律师公会会长病逝的消息。

看到萧添寿这个李光耀最忌讳的挑战者的名字,我想起二十八年前他在新加坡的一场群众大会。

那是一九八八年的九月初,新加坡大选已进入巷战,我当时在当地媒体工作,和台湾朋友登上一辆新加坡全国职工总会的康福计程车,十几分钟之后,我们就陷在车龙里,前后左右的车子也一样牛步蜗行,走走停停。聊着聊着,我问司机还有多远,他答不到一公里,我要求他在路边停车,我们决定安步当车,前去工人党萧添寿的群众大会。

“不可以!”司机把头转到后面提高嗓门说:“你们要听萧添寿演讲,我免费也要送你们到停车场。”

朋友说谢谢,接着问他,难道不怕我们向政府举报他支持反对党?

他又转头,得意地回答:“我一听你们讲话,就知道你们不是新加坡人,慢慢来,就快到了。”

我们冒雨去听演讲的主因,是当天下午一个资深同事对我说,“昨晚萧添寿坐上他的马赛地(奔驰、宾士)离开的时候,被支持者连人带车抬起来”。

我问是抬人还是抬车,他重复“连人带车抬起来”。那时候,每天都有同事眉飞色舞的谈萧的魅力如何让支持者如痴如狂,当然报上不会刊登反对党人的正面新闻,排山倒海的都是萧逃税漏税等巨细靡遗的消息,竞选期间他的对手还散发涉及他隐私的丑闻传单。

那狭窄的停车场挤得水泄不通,周边的组屋,每一层楼的窗口全是人头钻动。群众无惧凄风苦雨,用掌声和呼声回应萧添寿在台上字正腔圆的牛津腔英语演说。当时李光耀政府正列举萧违反税务条例的罪嫌,透过官方控制的各种媒体告诉民众,萧是一个不诚实、不可靠的人,执政党候选人说,如果不是事实,萧可以到法庭提出控告……。

萧避重就轻回答:“人人都希望自己是个完美的人,我也一样,但是我并不完美。”

政府越打压他,群众就越支持他;他攻击政府官员对少数民族的歧见,所有字句都来自官方控制的传媒。作为李光耀总理的爱将、优秀的主控官,他太清楚说错话会吃不完兜着走,乃至倾家荡产;他知道怎样挑动少数族群痛恨政府,例如他引述有高官说,马来族空军不适宜开战斗机,免得和邻国冲突时无所适从,这话有点断章取义,对新加坡的种族和谐破坏极大,他却优而为之。他完全不看稿,却在风雨中牵动每个人的情绪,大会结束后我没有看到他的车子被抬起来,却看到他巨大的政治能量足以让这个集选区变天。

按照一九八四年执政行动党修订的法令,当国会的反对党席位少于三席,政府可以依照得票高低,任命三位反对党候选人出任“非选区议员”,同一年政府也推出“集选区制度”:一个大选区有三位候选人,其中一位必须是少数民族。 阅读更多 »

从一部影片的出现 看当今的新加坡

leave a comment »

陈新嵘    2015-11-15
http://www.kwongwah.com.my/?p=47557

最近从网页上获悉,有一部片名叫做《1987:阴谋反追溯》(1987:Untracing the Conspiracy)的影片缩短版在自由影展(Freedom Film Festival)获选“最佳东南亚影片”(The Best Southest Asian Feature)。影片内容是讲述上个世纪1987年发生在新加坡的一项保安行动。

影片制作者自称,他是采用“独特方法”让观众了解有关这项保安行动罕为人知的另一面。他申言不代表遭到保安的那些人说话。不过他认为制作这部影片可能会有风险。他不但申请不到公共资金资助,甚至会影响生计。

新加坡执政党刚刚在大选中获得出人意外的大胜之后,竟然冒出这样的一部讲述几个受冤屈者当年处在有口难言状况的电影,而且获选东南亚“最佳影片”。这怎能不令人侧目呢?更加令人惊奇的是:制片人Jason Soo Teck Chong公开在网页上呼吁支持者可以直接把赞助金汇入以他本人名字在新加坡华侨银行(OCBC)开设的账户,以便他有足够的基金去完成这部纪录影片。

这的确令很能激起不少关心新加坡时局者的好奇心与想象力!因为这部影片公开展示1987年在保安行动中被捕的那几个热衷于宗教的青年,完全不是被指控的那回事。这些人没有参与“意图推翻政府、建立共产主义国家”阴谋。他们当年的“公开招供”非出于自愿,而是在压力下被逼出来的。

这就难免会令人猜想:这部“路见不平、替人喊冤”影片的出现,会不会是获得有关方面默许呢?或者,会不会是富有正义感的制片人尝试用这个方法来测试李显龙总理对以文娱为载体的民间活动,进一步放宽钳制尺度呢?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6, 2015 at 8:59 下午

1987: 阴谋反追溯

with 4 comments

Jason Soo Teck Chong    译者:新国志       2015-10-30
http://1987untracing.wix.com/1987untracing

引言

1987年,22人被新加坡内部安全局在代号光谱行动的保安行动中逮捕。他们被指参与马克思主义阴谋“意图推翻政府,建立共产主义国家”,许多被拘留者在讯问时遭到酷刑,大多数人被迫做出公开招供。

截至今日,新加坡政府仍坚持有所谓马克思主义阴谋的存在,并辨称未曾发生过酷刑或强迫招供的事。除了公开招供——其可靠性可说是仍值得怀疑——任何有关阴谋的证据从未出现。政府反而在没有公开审判的情况下,指控被拘留者是颠覆分子,并把“蛀蚁”和“癌细胞”等嘲弄的字眼加诸他们身上,最后,还把他们同被定罪的“罪犯、反社会分子、非礼儿童犯、强奸犯、共产主义者或共产主义同类者”毫无差别地归为一类。[新加坡国会报告,1987年7月29日]。

虽然现在有些网上访谈和几本书,提供了一些前被拘留者对事件的简短叙述,但大多不知情的公众,对整个事件仍然所知无几,或更糟的,是有所误解。因此,这部纪录片的目的是要从现在的角度回头探究光谱行动,让前被拘留者,通过他们在1987年被诬蔑时使用的同样视听媒介,告诉大家故事的另一面。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