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马凯硕

狮城谍影疑云震慑外来学者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萧翔      亚洲周刊 2017年8月20日第31卷33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2353370204&docissue=2017-33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2353370266&docissue=2017-33

新加坡内政部指中国背景的美籍华裔学者黄靖是“试图影响当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取消他和太太的永久居民身份,永远禁止他们入境,事件震慑在新的外来学者。仍在狮城的黄靖提出上诉。

新加坡学术圈外来人才众多闻名世界,尤其少数几个被视为官方智囊的机构,网罗了来自多个国家、拥有各种国籍的学者,也通过开设高等课程吸纳世界各国研究生,作为高等人才相对稀缺的狮城观照世界也提供政府不同意见的渠道。原本不为外界注意的这种学府氛围,近日却意外传出“谍影”疑云,引发国际关注。

新加坡内政部在八月四日星期五傍晚忽然发布文告,指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特聘讲座教授兼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黄靖是“试图影响当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agent of influence)”,确认他曾“参与损害新加坡国家利益的活动”,因此依据新加坡移民法令取消他和妻子杨秀萍的永久居民身份,并且把这名中国出身的美籍学者及妻子列为不受欢迎的移民,永远禁止入境。新加坡国立大学也同步表示即日起停职停薪,终止其聘约。

黄靖对媒体否认指控,表示“外国代理人”之说是无稽之谈,“为什么不指名是哪一国呢?美国还是中国?”他将依法向内政部长提出上诉。若上诉不果,他须在特定时间内离境。

隶属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在亚洲高等研究学府拥有崇高地位,成立十余年来培养了八十多国两千多名学生。前总理吴作栋刚在今年四月接替年事已高的王赓武出任董事会主席。

事件立即在当地学术圈和移民圈子引发寒蝉效应的“骚动”,许多外国学者私下议论纷纷,试图勾勒完整的拼图,也纷纷相互提醒要更加谨言慎行。 阅读更多 »

新加坡的新问题

leave a comment »

金融时报/吉万•瓦萨加尔    译者:何黎    2017-7-12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3374

在第一家族围绕李光耀故居发生纠纷之际,借助自由贸易发展起来的新加坡担心,在全球化倒退时代如何保持繁荣?

对于那些批评李光耀(Lee Kuan Yew)手下的部长们享受丰厚薪资的人,领导新加坡从资源匮乏的热带港口转变为亚洲最富裕国家之一的政治人物有一套很简单的反驳措辞。

“你知道,解决这一切讨论的药方是一剂无能政府,”新加坡的开国之父在2007年评论称,“你得到那个替代选择,你就永远无法再让新加坡恢复元气了:已经散架的烂摊子不可能复原。”此言反映出他对标准会下滑的担忧。

在他去世两年后的今天,他的子女之间爆发的争执,突显了这座他一手塑造的闪闪发光的城市国家出现的断层。在这场让新加坡人关注的公开争吵中,李光耀之子、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被弟弟李显扬(Lee Hsien Yang)和妹妹李玮玲(Lee Wei Ling)指责没有尊重父亲的遗愿,并抱有栽培自己儿子的政治野心。

这场纠纷令人关注新加坡的权力小圈子,在这里,国家事务与一个家族的事务纠缠在一起。在这个以精英统治为自豪的国家,李光耀的儿子只是第三任总理,而他的儿媳何晶(Ho Ching)掌管着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Temasek)。

李氏家族上演宫斗剧之际,新加坡正遭遇信任危机。自1965年出人意料地独立以来,新加坡实现了巨额财富,其方法就是利用具有战略重要性的地理位置、专注利基产业以及定位于一个中立和高效率枢纽,连接亚洲和世界其它地区。

不过,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担任美国总统的时代,新加坡担心,如果全球化开始倒退,在贸易自由开放时代蓬勃发展的一个小国将如何保持繁荣?同时该国领导层担心,面对日益富裕和自信的中国的竞争,新加坡的优势正慢慢消失。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小国大外交”面临新考验

leave a comment »

任南岭(中国东南亚研究学者)    2017-7-6
http://www.bjnews.com.cn/opinion/2017/07/06/449355.html

虽然新加坡在某些方面具备“大国的角色”,但这并不能改变新加坡作为一个“狮城”本身具有的脆弱性。

新加坡第一家庭的纷争尘埃未落,该国外交界多名资深外交官的隔空大论战又罕见上演。据新加坡《联合早报》3日报道,该国资深外交官、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1日在《海峡时报》刊登文章,称新加坡应以中东国家与卡塔尔断交为前车之鉴,牢记“小国应有小国的作为”。他认为,随着新加坡进入后李光耀时代,外交行为也应改变。随后,这番言论引发了新加坡巡回大使比拉哈里、新加坡前外长、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等人的批驳。随后该国多名资深外交官学者卷入其中,论战“小国外交”。

笔者虽无意涉入此次论争,但窃以为,新加坡外交在步入后李光耀时代以来“风波不断”的现实应引致新加坡外交界人士的深思。

新加坡并非典型的“小国”

众所周知,新加坡在国际政治中素来以“小国大外交”闻名,而“小国大外交”的关键无疑在于软硬兼具、阴阳平衡。这里的软硬兼具、阴阳平衡在不同的语境下,含义也有所不同。这取决于我们如何看待新加坡这个国家,也即在国际政治中,新加坡到底算不算典型的“小国”?

如果仅从国土面积、人口等因素来看,新加坡作为“狮城”仅仅是东南亚地区的一个“小红点”,自然属于小国。在这一语境下,新加坡“小国大外交”的软硬兼具、阴阳平衡则表现在两个层面:其一是李光耀时代新加坡的“大国平衡”战略及“毒虾策略”,其二是李光耀个人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广受尊重的地位及其与中美等大国领导人的私谊,这二者作为新加坡外交的软硬两面使新加坡外交在李光耀时代保持着大体的阴阳调和。基于此,李光耀时代新加坡的“小国大外交”取得了显着的成功。 阅读更多 »

新加坡能否存活?

leave a comment »

孙和声     2016-5-17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columns/pl20152743

新加坡能存活吗?Can Singapore Survive?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 (Kishore Mahbubani) 在2015年出版的一本书名。马凯硕是名资深外交官,也常发表有关国际时局与趋势的文章,在1998年还出了本《亚洲人能思考吗?》(Can Asian Think) 的书(此书有马来文译本)。他的国际观可以说是立足于新加坡的本土型国际观 (Global Perspective);也就是,虽饱读“西书”,却不盲从西方。

新加坡能否存活?作者的自问自答是三个可能性,能、不能与或许。或许,在进入正题前,可大略谈一谈新加坡的强项、弱项、威胁与机会(即SWOT分析法)。强项是,这是一个高效廉洁的有为政府,注重领导与治理而非放任;政治稳定;族际关系和谐;具有多元文化与语文资產;治安良好;整洁有序;法制到位;是个世界性的都市;产业结构颇合国情;享有策略性地缘优势位置;财政健全;国防与安全也可说到位;具有一流的大学与智库等。

人才严重外流

就弱项言,是国土小(约639平方公里);人口规模也小(约500多万);生育率低;高龄人口占比高,如60岁或以上人口占16%;人才外流也颇严重;地处马来海洋中的一个华人占多数 (75%) 的都市国家,故国防支出高;地价与房地产价格高、薪资也高,是个高成本国;由于人才库存少,不得不广招外才,可又引起本国人对外国人才的敌意;年轻一代已较不具老一代那么勤俭与具有忧患意识的价值观与精神;为了生存不得不特別着重竞爭与效率;为了维稳而不得不牺牲人民的一些政治自由等。气候暖化,北极冰溶,可能会导致海水上升,侵蚀国土,地缘政治不确定性等,如中美之斗等。这些弱项与威胁,能否转弱为强,转危为机,就看新人如何创新迎变了。

从机遇的角度看,其地缘优势;多元文化资产;既有的金融地位与基施;独立的外交自权;高度开放的经济与法制到位等,均有可能使它成为东南亚的领先者与典范,也有潜能成为伦敦或纽约式的世界级都市与金融中心。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3, 2016 at 1:10 下午

新加坡的下一个故事

leave a comment »

作者:汉娜•比奇     编译:李伟杰      2015-8-13
http://www.cankaoxiaoxi.com/mil/20150813/902619.shtml
原文:http://time.com/3969543/singapores-next-story/

充满奇迹的小岛

1965年8月9日,当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宣布这个东南亚小岛将独立的消息时,新加坡的天空一片阴霾。并没有庆祝的记录。新加坡是被马来西亚抛弃而成为一个新国家的。一个从未想过建国的地方诞生了一个新国家,在之后几十年里主导新加坡政治的李光耀当时含泪称这是他的“悲哀时刻”。这位总理20分钟后才舒缓情绪继续进行他的新闻发布会。会场外,人们阴沉的心情就如这不常见的蒙蒙细雨,空气一片湿润。

当时因为以穆斯林为主导的东南亚各国与一个以中国人为主的这片小地方的种族暴动和相互指责,导致了新加坡这个国家很不情愿地诞生了,如今,它已,跻身全世界最富裕的国家之列,人均富裕程度超过了美国和新加坡曾经的宗主国——英国。新加坡政府建设开放、透明的经济的努力让这个城市国家受到各国人士的欢迎,他们带来了资金和才能。新加坡确实是一个国际化城市,多数居民在学校里会学习现代国际商务的2种语言——英语和汉语。

新加坡有人口550万,人口多样,大概75%为华裔,还有很多马来西亚裔和印度裔——他们和平共处,新加坡人是全世界寿命最长的国家之一。这里有清洁的饮用水,修整完美的高尔夫球场,甚至连亚热带的酷热也被无处不在的空调所驱散,李光耀曾说一句过很著名的话,“空调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发明”。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院长马凯硕说:“这是一个亚洲世纪,而新加坡则是它的首都。”马凯硕还是《新加坡能生存下去么?》(透露一下:作为新加坡的最坚定支持者之一,他给出的答案毫无意外的是“能”)一书的作者

但是,强调个人自由的西方民主模式在新加坡转型中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这个城市国家的媒体很谨慎、政治反对派也被控制。政府不认为干涉老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有什么不妥。在1986年8月9日的国庆日集会上,李光耀给出了他的国家振兴战略:“我毫无愧疚地说,如果(新加坡政府)不干涉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你的邻居是谁、你怎么生活、你制造的噪音、你吐痰或者你说的语音,我们就没有今天,我们也不可能获得经济腾飞。我们认为我们的做法是对的。” 阅读更多 »

务实新加坡应包容更多“诗意”

with one comment

英国《金融时报》亚洲版/戴维•皮林(主编)   译者:邹策    2015-8-10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3396

1964年的一天,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Lee Kuan Yew)从政府大厦里的办公室向外看去,震惊地发现外面有几头牛在吃草。数天后,在附近一条公路上,一位律师开车撞上一头牛后死亡。李光耀决定采取行动。牛羊养殖者被要求在几个月内把他们的家畜圈养起来。跑出来的家畜将会被宰杀。

这起事件体现了新加坡国父以及新加坡自身的典型做事风格,这个城市国家基本上抛开意识形态,倾向以务实的态度解决现实问题。在《从第三世界到第一世界》(From Third World to First)中“绿化新加坡”这一章里,李光耀讲述了他是如何清理不卫生的街头小贩,发起反对随地吐痰运动,禁止在中国农历新年燃放危险的烟花爆竹,以及有条不紊地开展植树养护行动——这让新加坡成为全球绿化程度最高的城市之一。

他知道,即便是沿袭了多个世纪的习俗也可能在规劝或强制之下被打破。李光耀于今年3月去世,享年91岁。在他的自传里令人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他是那么的务实和超越意识形态。李光耀曾经是一名社会主义者,后来成为国家指导资本主义乃至指导民主体制的践行者,对他来说,那时的当务之急是让社会运转起来并实现繁荣,而不是建立一个乌托邦式的社会。他帮助建立的“不可能的国家”首先是一个务实的国家——新加坡于8月9日迎来建国50周年纪念日。李光耀曾表示,年轻国家负担不起诗歌的奢侈。套用他的话说,新加坡是用散文写就的。 阅读更多 »

破绽2

leave a comment »

韦春花   2015-8-10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5/08/143467.html

说来有些滑稽,李光耀死了才大打李光耀牌。要是我们回顾一下李显龙自2004年上台以来的事迹,他老爸都刻意低调,绝不在公开场合抢李显龙的光芒,有一种“待到山花烂漫时,他在丛中笑”的谦逊,他们甚至不承认李光耀“垂帘听政”。而最近的一切,只能说明李显龙急了。

丽春院的恩客都是政商要人,这几天都忙着出席各种国庆典礼,所以老娘才有空静下来写些东西。

【金禧建国】

有关中文“独立金禧建国”的讨论,过了8月9日,应该尘埃落定成为一个过去式,多讲无谓。这让我们看到骗阿伯党的所谓四大种族、语文平等都是玩假的,其实一切都以英文为准,其余的你们要怎么玩,他们都懒得睬你(美其名曰:多样性)。

最近看凤凰台的有关“新加坡建国50年特辑”(没错是放“建国”),看到早报的两位重要人物:严孟达和吴新迪。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说使用英文为工作语言,是骗阿伯党在1965年就决定下来的事。这对我们这些尚有记忆的徐娘来说,简直是严重的侮辱。很多人以为媒体工作者都是公正客观的,然而这就是活生生“媒体操作的建国论述”。

英国殖民马来半岛的时候,把他们自己的母语当作工作语言——你要来替殖民政府工作,你就得会说英格丽徐。有趣的是,英国佬在统治新加坡将近200年期间,各族文化、语言都没有因此消失,且蓬勃发展,可见,政府要选什么语言来做为工作语,和民间没多大的关联。可是在骗阿伯党短短50年的统治里,各族的文化教育语文都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连殖民政府都允许建立的南洋大学都被他们关闭了)。另,报纸的文章评论为SG50献礼所拍摄的电影《七封信》,简直像伤痕文学。甚至年迈的平民老百姓都得学会英文、英语来跟“政府”沟通,否则寸步难行。最伪善的莫过于允许在国会使用四大语文……还可以参杂罗惹式来发言,既然大家已经接受英语至上(看,刘程强最近在国会发言都噼里啪啦说英语了),那么其他的就别来假惺惺了。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