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马来人

十字路口的新加坡

leave a comment »

赵灵敏     2017-6-23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5412

新加坡的成功也就是李光耀的成功,他把这个国家带到了一个它本来不可能抵达的高度。(东方IC/图)

这件事仍然更多是一个偶发的个别事件,虽然抓人眼球,其实质意义却非常有限,不宜做过度和夸大的解读。新加坡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其面临的真正挑战,远在萧墙之外——除了一些具体领域的危机之外,新加坡更深层次的危机在于由李光耀的去世和地缘政治变动带来的国家重新定位问题。

最近,新加坡已故领导人李光耀的家族内部爆发了公开而激烈的争斗。李光耀排行第二和第三的两个孩子,联合起来通过社交媒体Facebook对他们的兄长、新加坡现任总理李显龙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攻击,用语之刻薄、态度之决绝让人瞠目结舌。在一向平静如水的新加坡政坛,即便是大选期间的公共政策辩论也是井然有序的,因此这难得一见的豪门恩怨,让全世界媒体兴奋异常,也充分满足了很多人对新加坡高层政治的窥视欲。

然而,这件事仍然更多是一个偶发的个别事件,并不具有必然性,虽然抓人眼球,其实质意义却非常有限,不宜做过度和夸大的解读。在李光耀去世两年后的今天,新加坡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其面临的真正挑战,远在萧墙之外。

李家内讧只是一场茶杯里的风波,是一个政治插曲,虽然会带来烦恼但没有实质性的伤害。新加坡的现行体制仍然非常稳固,人民对政府和李显龙的拥护,不会因为此事而发生根本改变。

新加坡迫在眉睫的危机

对新加坡来说,一旦真的发生恐怖袭击,最大的破坏也许不是直接的伤亡,而是辛苦建立起来的各个族群之间的相互信任和团结。

就在李氏兄妹隔空吵架的时候,新加坡抓获了两名试图前往叙利亚成为圣战烈士的潜在恐怖分子,让人惊讶的是,他们的身份竟然是辅警,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边界的兀兰关卡当警卫,其中一人还有持枪权。更严重的是,其中一人的一些亲友知道他有意到叙利亚参加武装斗争,却没人举报。

迄今为止,新加坡还没有发生过任何极端分子的攻击事件,被视为全世界最安全的国家之一,但其反恐形势却难言乐观。近年来,新加坡多次抓获恐怖分子或侦查出进行中的恐怖袭击阴谋,情形之频繁,使得李显龙多次警告新加坡“迟早会成为袭击目标”,“问题不在于恐怖袭击会不会发生,而是几时会发生”。 阅读更多 »

新加坡人想象中的“印度人”:梁智强新电影爆出的种族争议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6-21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537706

尽管星国政府长年植入多元种族政策,但最终仍抵不过华人是星国最大的主导群体之事实。...

尽管星国政府长年植入多元种族政策,但最终仍抵不过华人是星国最大的主导群体之事实。或许《新兵正传4》的试镜风波,仅只是这个政策溃败的冰山一角而已。图非当事人。图/《新兵正传》剧照

以《小孩不笨》闻名台湾的新加坡导演梁智强,其最新作品《新兵正传4》日前被爆出,在遴选演员时出现“种族歧视”。在当事人于脸书上贴出亲身经历后,数日间引爆新加坡社会舆论。

5月27日,根据新加坡籍的印度裔演员巴尔加瓦(Shrey Bhargava)的指控,他试镜的角色,是一个使用“Singlish口语、有着新加坡腔的军人”,但却被试镜导演要求要表现得像一个“彻头彻尾的印度人”(a full blown Indian man)。巴尔加瓦不满地对试镜导演说“不是所有在新加坡的印度人都说得一口浓厚的印度腔”。他的不满却换来如此的回应:

但那就是我们想要的,而且要做得好笑一点。

巴尔加瓦在脸书上表示,过程中让他感到不舒服的,是他的种族被简化成口音,并且只因为那样“比较好笑”。

电影中“象征少数”:当个彻头彻尾的印度人

根据《新4》张贴于5月20日的试镜公告,制作单位希望征选五个角色:两位一男一女的军官,皆要华人;三个阿兵哥,其中两个是华人(一个要求是帅哥),另一个印度人或马来人皆可。

电影公司的征选要求不难理解,新加坡的主流电影(基本上就是指梁智强的电影)一向有“象征少数”(token minorities)的问题。“象征少数”指的是电影中“刻意”呈现出来的“少数族群”,如少数种族、少数语言、性少数等等。这种刻意的呈现,能让电影看起来更加“多元”,也能达成几个目的,例如:让制片方免于被少数族群批评(不会被批评都用主流群体)、让电影能不带羞耻地去开少数族群的玩笑(因为是透过少数族群自己的嘴巴)。

《新4》试镜公告的要求,再次凸显了“象征少数”带来的问题:制片单位要的只是一个少数族群,至于是马来人或印度人,都不是重点;而且既然已经砸了钱聘请少数种族当演员,那么,要让这笔钱砸得更值得的话——这个人要好笑。

在《少数族群在新加坡电影中形象》一文中,作者Kenneth Tan 观察到,马来人在电影中常以“滑稽”、“前现代”(原始)、“超自然”(迷信)的形象出现,而印度人是“不可理喻”、“可怕的”,或者用来展现“漫画式的喜剧效果”。在梁智强执导的《钱不够用》中,家属冲到加护病房中找病危的华人老太太,掀开棉被,却出现一个满脸胡须的印度男子遗体。Kenneth批评,找错病床的举动对于电影叙事本身,没有明确的意义,印度胡渣男大体的出现,只是为了制造荒谬的笑料。

新加坡的主流电影一向有“象征少数”的问题,透过刻意呈现少数族群,让电影看起来更加...

新加坡的主流电影一向有“象征少数”的问题,透过刻意呈现少数族群,让电影看起来更加“多元”。图非当事人。图/《新兵正传》剧照

阅读更多 »

厘清新加坡总统历史与相关史实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5-13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555

史实说明,少数族群的马来人,欧亚裔,印度人都已经远远超越人口比例与期限的出任了国家首长的神圣任务。所以说,李显龙要求的:“每个公民——华族、马来族、印度族或其他族群,都应该知道属于自身族群的人可成为总统,而且不时确实当上总统。”早已经是一个既成事实的历史事迹。

官方媒体2016年11月9日报导:

下届总统选举必须在明年8月之前举行。李显龙总理昨天参加法案二读辩论时说,政府听取总检察署的意见,决定启动“保留选举”机制的日期,应从首位行使民选总统权力的黄金辉任期算起。换言之,我国的民选总统制度已进入第五任,而过去30年都没有马来族当选总统,那下届选举就应保留给这个族群的候选人。……

为保障少数族群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当选总统,政府今年9月接受了宪法委员会的建议,决定如果连续五届总统选举,即30年内没有某个种族代表当选总统,第六届选举应只保留给该族群候选人竞选。……

李总理认为,“作为多元种族国家的象征,如果总统人选总是来自同一个族群,那他不仅不再是国家具公信力的象征,国家多元种族的本质也会受质疑。每个公民——华族、马来族、印度族或其他族群,都应该知道属于自身族群的人可成为总统,而且不时确实当上总统。”

官方媒体2017年5月9日报导:

前议员、上届总统选举以微差落败的陈清木医生召开记者会,针对来届总统选举将启动保留选举机制表示质疑。由于认为该课题重要性关乎全国,他决定向英国女皇律师彭力克 (David Pannick) 寻求法律意见。“彭力克不同意总检察长的建议,并指出那是不符合宪法的。在收到他的答复后,我不能默不作声,必须让法院决定到底是彭力克的法律意见,还是总检察长的法律意见才是正确的。”阅读全文»

马来亚的国家想象:新加坡人民的马来亚梦

with 4 comments

林恩河   2017-5-2
怡和世纪 2017年2月–2017年5月号 总第31期

在当年属于多元社会的新马,华人和印度人还在效忠中国/印度或者马来亚之间犹豫、马来人只坚持马来民族主义的时候,马来亚民主同盟鲜明提出马来亚人(包括新加坡)这个概念,作为团结各个民族、建立马来亚国族意识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新、马两地的反殖民地主义和争取独立的运动是和“马来亚”国家意识的建构紧密相连的,这种观念不但对二战后的新加坡政治产生重大的影响,还一直延续到新加坡独立之后,直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才逐渐淡化。认识这段“马来亚”情意结的产生和影响,才能对新加坡独立前后所发生许许多多重大历史事件,包括人民行动党的成立和分裂、新加坡的自治、合并和反合并、马来西亚的诞生和新加坡的出走等等得到一个背景式的思考。

说起来有点偶然,我对“马来亚”的认识是从一首小时候学唱的歌曲《我爱我的马来亚》开始的,这是我的政治启蒙,一种“马来亚意识”的启蒙。进入中学之后,有机会读到《我的家乡是座万宝山》这首诗歌以及当时许许多多的作品,原本模模糊糊的“马来亚”的概念逐渐清晰起来,马来亚是包括我所居住的新加坡和以长堤连接起来的马来亚半岛一片宽阔的土地,胶林、锡山、家园、祖国等意象成为我当年的马来亚的国家想象,可以这么说这种“国家想象”是靠文字阅读来构建的。我想这不会是我个人极个别的经验,而是五、六十年代成长起来的许许多多华校生的共同历史记忆。

马来亚意识是新马两地反殖及争取独立主要的动力,吊诡的是“马来亚”这个政治符号的问世却是英国殖民者的杰作。“马来亚”作为一个想象的共同体是建筑在西方殖民者对其统治的政治疆界的界定,它不是基于同样的民族历史、相同的宗教信仰、共同的文化背景下自然形成的信念,如果要说它的共同点,就只有一个共同的各族移民的历史和被殖民统治的经验。 阅读更多 »

新加坡“笼中的金丝雀”,香港“没有自由灵魂”,所以台湾好在哪里?

leave a comment »

作者:Justin Hugo    译者:Wendy Chang     2017-4-27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66796

看向一个国家、把他们当作模范是一件事,但仅仅透过“景仰”一个富有的国家,一个将重要族群边缘化的经济体,而没有意识到她的不平等之处,对自己来说是巨大的伤害。

Photo Credit: Reuters/达志影像

台北市长柯文哲最近在新新闻30周年庆的演讲场合上,谈论关于台湾以南的国家,其评论引起媒体大量的报导。他认为香港“自由灵魂都没有了”的一番话遭到香港民主活动人士黄之锋的反驳。

“今天的香港就是明日的台湾。”黄之锋这么说,“尽管我们的历史和体制不同,但是当涉及到中国时,香港人和台湾人有必要携手合作。”

然而,柯文哲关于新加坡的叙述“住在笼子的金丝雀”却没有受到大家的挑战,并无引起新加坡政治领导人或是民间社会的反弹,也许是已经反映出了这个岛国一直以来的顺从行为。

事实上,当被媒体更深入地询问时,柯文哲表示他上次出访新加坡时,曾经在一位新加坡高层官员面前发表过相关言论。他甚至说他曾经想要搬到新加坡,但是后来等他从新加坡出访回国后,发现该国跟他想象的很不一样,最后就放弃这个念头。

柯文哲的转变

在赢得2014年台北市长选举之前,柯文哲曾在接受新加坡《海峡时报》采访时提到:“新加坡是台湾很好的榜样。”他也希望可以像新加坡学习。而在选后接受美国《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采访时,他更说到:“全世界四个说华语的地区——台湾、新加坡、香港和中国大陆等四个地区,被殖民最久的却是最进步的地区。”

他补充:“新加坡比香港好;香港比台湾好;台湾比大陆好。”

但从那时开始,柯文哲似乎已经被新加坡的“进步”教育了,而且大声反对这个国家好几次,他花了六个月才意识到这一点,他原本是设定目标希望台北可以在八年内超越新加坡,现在他决定台北不应该像新加坡学习,因为台湾已经在“民主的道路上”,不应该跟随新加坡的脚步。 阅读更多 »

新加坡政治形态不与族群挂钩?

with 2 comments

新加坡文献馆     2017-4-22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463

自开埠以来,马来族群就受到政府政策的优惠,独立后,马来族群持续享有民族一律平等之外的特殊待遇。此刻,集选区制度和不久前立法规定的马来民选总统,都是根基于族群因素来分配政治利益的政府行政措施。这些事实,完全质疑了新加坡政治形态不与族群挂钩之说。

官方媒体有两段报导,一,1965年分家后,新加坡马来族一夜间失去作为国家最大种族的身份,再次成为少数族群。如果新加坡马来族当时不接受这样的改变,新加坡就不可能打造一个多元种族的社会。二,李显龙总理在奥斯曼渥的追悼会上宣读悼词时说:“正因为马来新加坡人和马来人民行动党领导人,在1965年怀抱共同身份认同的更伟大梦想,‘不分种族、言语、宗教’,我们今天才能够在新加坡推行以公正与平等为基础,并且不与族群挂钩的政治形态,这在本区域是独特的,在全世界也是罕见的。”

从政治正确扭曲历史正确的历史惯例来看,新加坡官方历史观不反映历史真貌。

1、马来人的牺牲成就新加坡多元种族社会之说,是一个理论认知上的错误观点。多元种族社会的定义是不同民族的族群聚集一起共同组成一个多元社会。形象的说,马来族群,印度族群,欧亚族群,华人族群,聚集一起共同组成一个拥有四大族群的新加坡社会。关键是,这一个四大族群的社会,是不会因为其组成成员比例的变更而有所不同,除非其中的一个或者多个成员已经完全消失。简单的说,四大民族造就一个多元种族社会,无论其成员的组成比例出现巨大或者轻微的改变。因此,马来族群的大小变更,无关乎新加坡是一个多元种族社会的事实。

本质上,所谓的如果新加坡马来族当时不接受这样改变的假设性提问,是一道伪命题。现实是,新加坡的马来人除了接受之外,还会有什么其他的政治出路?集体移民马来西亚?历史上,部分马来人,比如,马哈迪始终认为新加坡是马来人的土地。那么,新加坡的马来人为何要离开自己的土地?

其实,如果把议题修改为马来人的牺牲,成就了李光耀和人民行动党政府之说,应该会有更大和更具可行性的探索空间。事实上,李光耀在分家后就立即放弃了马来文的实质性国语地位,随即,马来文沦为官方仪式用语,比如,军队步操口令,部队检阅仪式口令。

2、马来人民行动党领导人的历史功过,有待历史审判与定案。《新加坡的困境:马来社群在政治与教育上的边缘化》Lily Z Rahim (1998)。作者是一位马来学者,本身既是官二代也是新加坡首位元首尤索夫伊萨的侄女。本书记述个人对马来族群,在人民行动党政府下的不幸遭遇与艰苦命运之如鱼饮水感受与判断。马来领导人的历史功勋,不是靠当权者的恩赐,理所当然,必须是来自马来族群本身的共识。阅读全文»

当新加坡问题变成问题的新加坡——解密新加坡出走马来西亚

leave a comment »

林恩河    2016-12-18
怡和世纪 2016年10月–2017年1月号 总第30期

14749696969285_page156_image62

1965年新加坡的独立,既没有像一些从殖民地解脱而取得独立的国家一样,在国家象征的广场举行盛大的庆典来欢庆国家的独立,也没有国家领导人在广场发表激励人心的演讲,取而代之的是一场新加坡总理泪洒记者招待会的画面,让新加坡的独立日充满悲壮的色彩。

1965年8月9日上午10点正新加坡广播电台中断日常节目,出乎意料地插播了总理李光耀的“新加坡宣言”:“从1965年8月9日开始新加坡将永远是一个自主、民主和独立的国家。”这一宣告震惊了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人民。

李光耀在当天下午一场历史性的记者招待会这么说:“即使在那个时刻,我还是不相信没有其他解决的办法。……但是当我和东姑单独会谈之后,……我才觉悟到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唯有他的想法才是解决之道,这就是我们必须离开马来西亚”。“每当想起我们签下这个让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的协议书的时候,这真是一个令人痛心的时刻”。“因为我的一生,你知道我在成年的整个时期都坚信合并和这两个地区的统一”。

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在独立日泪洒记者招待会的画面,让人印象深刻,通过各种社会主体不断重复的叙述,这一经典画面成为新加坡的国家记忆的一部分,让人觉得在脱离马来西亚的问题上,新加坡扮演的是一个“受害人”的角色,“新加坡是被逐出马来西亚”、“新加坡是被迫独立的”,这样的历史叙述已经成为我们的民间记忆。

马来西亚原本就是为了解决“新加坡问题”而仓促拼凑的一场利益交换 (marriage of convenience) 的政治婚姻,这场婚姻从一开始双方就磕磕碰碰争吵不已,最后落得只维持23个月便宣告破裂的下场。

新加坡是怎样从敲锣打鼓拥抱马来西亚,作了一百八十度转变到寻找退出马来西亚之路?

马来西亚:套在颈项的信天翁

李光耀在自传中曾把他的政治同路人比喻为不祥的“信天翁”:“这些亲共分子就像是套在我们颈项的信天翁 (albatross around our necks,英谚,意为不祥之物或灾难—作者注),我们必须很小心地摆脱他们,如果我们表现投机,利用完后便抛弃他们,我们将会失去讲华语群众的支持,合 并就是与他们分手最好的课题” 。无独有偶,1996年吴庆瑞接受新加坡学者Melanie Chew访问时透露了一个据他形容是“国家机密”的文件,这个文件被称为“信天翁文件” (Albatross File) 。这些文件有李光耀1965年初写给新加坡内阁部长的备忘录,内容是与马来西亚中央政府进行“宪制重组”谈判的一些个人意见和对策、李光耀委托吴庆瑞全权处理脱离马来西亚谈判的委托书,以及吴庆瑞与马来西亚副总理敦阿都拉查和内政部长敦依斯迈谈判的记录。在1980年的口述历史中,吴庆瑞强调“马来西亚就是套在我们颈项的信天翁”。从他们两人同样用“信天翁”来形容“亲共分子”和马来西亚,不难理解他们对这两者均有弃之则吉的心理。

14749696969285_page156_image64_cr

1971年吴庆瑞(左)与敦依斯迈(右)摄于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

随着“信天翁文件”的公开,一些学者在提到新加坡为什么脱离马来西亚的时候,开始提出“这是双方协商的结果”这种说法。其实这并不是什么新见解,参与当年谈判的当事人之一敦伊斯迈在回忆录中就这么述及新加坡的脱离:“不管一般上怎么认为,新加坡的脱离马来西亚(其实)是双方的协议”;另一位当事人吴庆瑞在1966年接受访问时,也是这样清楚地表明。本文想从另一个角度去追溯从什么时候开始新加坡有脱离马来西亚的意图、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李光耀怎样设法导致东姑主动提出让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并同意在谈判桌上协议分家的原因。

李光耀当初积极推动马来西亚的成立有两大目的:其一就是消灭共产党的威胁,借此对付其政治对手,以改变行动党在政治上的劣势;其二就是在马来西亚的框架内与马来亚联合邦组成共同市场,并以马来亚联合邦作为新加坡工业生产的资源和销售的腹地,为新加坡经济寻找出路,他也是以这点作为合并的诉求,这两点我们可以从李光耀当年发表的电台广播12讲《为合并而斗争》中看出来。第一个目的,在执行“冷藏行动”大逮捕后基本已经实现,马来西亚成立五天后举行的大选,行动党的胜利进一步扭转了原先处于劣势的局面;第二个经济目的,在马来西亚成立前直到成立之后的几次谈判都未能达至协议。

早在1963年2月面对共同市场谈判的瓶颈,吴庆瑞为了打破僵局,寻求一些国外的专家给予协助,世界银行派了两位专家来新,其中一位就是法国人李奥纳德•里斯特 (Leonard Rist),他是世界银行主席罗伯特•麦纳马拉 (Robert McNamara) 的政治顾问。经过与新、马官员见面讨论后,李奥纳德提出一个折中的方案,就是由联合邦政府掌控开放共同市场的进程。吴庆瑞对这方案并不满意,问道如果共同市场计划不能顺利进行那怎么办,李奥纳德回答:“假如是这样,那就不是共同市场的危机,而是整个马来西亚的概念陷于危机”,吴庆瑞如此形容“他的深刻及预言式的评语触动了我”。吴庆瑞似乎那时候起已经对于马来西亚的概念开始抱持怀疑的态度。

1963年8月7日李光耀下乡访问时在甘榜石叻作了一段颇耐人寻味的演讲:“你们知道,我举个实例让你们看看,一个几乎很少生存机会的小国如何以巨大的决心挣扎求存这么长的时间。以色列处于地中海一小块土地上,几百万犹太人团结在一起决定一起战斗,他们被企图有朝一日把以色列变成阿拉伯一部分的2亿阿拉伯人所包围,但是因为犹太人的决心,这块土地被分割出来,可以这么说我们处于相同的情况” 。这次演讲是在马来西亚成立前的一个月,李光耀发表这样的看法到底是心血来潮,还是心中另有打算?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