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马来社群

总统选举保留制:候选人是否具“马来特性”成焦点

with 3 comments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7-16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0716-sg-presidential-election/3769364.html

跨国海事与岸外服务公司波旁海事(Bournbon Offshore)亚太区主席法立(Farid Khan)正式宣布,有意参加来届保留给马来族候选人的总统选举。(照片:Monica Kotwani)

本届总统选举将保留给马来社群参选,而候选人是否具有“足够马来特性”,在近几个星期成为热门话题。

政治分析家:选民不应该过于重视候选人的种族身份

《今日报》报道,虽然这个话题引起热议,但一些马来社群领袖认为,新加坡是个多元宗族和多元文化的社会,选举宗旨的定义应该是具包容性、而不是狭义的。

前议员欧思曼(Othman Haron Eusofe)表示:“如果那个人并不是百分之百的马来人,但有融入马来文化、与(马来)社群交流等,那他应该算是个马来族吗?还是你说不是,然后进一步划分这个社群?”

政治分析家也认为,虽然来届民选总统将只保留给马来社群人士参选,但选民不应该过于专注候选人的种族身份。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讲师Eugene Tan说,这么做会“减损总统选举存在的意义,以及当选总统作为我们多种族主义的象征。

62岁的波旁海事(Bourbon Offshore)公司亚太区执行主席法立(Farid Khan),上个星期宣布有意竞选总统。而第二房地产集团(Second Chance Properties)67岁的创办人兼总裁沙里马里肯(Mohd Salleh Marican)早前也同样表示有意愿参选。

法立因身份证上注明巴基斯坦裔身份,在记者会上被质疑是否具有“足够马来特性”;而有印度血统的沙里马里肯也因马来语不流利,而遭受批评。 阅读更多 »

新加坡人的新加坡:解除马来社群的忧虑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民主党    2015-8-13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518

问题

新加坡目前的社会、政治、经济体系给马来社群设置了不必要的障碍,牵绊了马来社群的发展。因此,新加坡非但未能把潜能发挥极致,反而还丢失了我国身份认同的一部分。

就经济而言,其中一个例子便是马来社群赶不上其他族群。于是,全国日益扩大的收入差距问题与其他族群比较起来,马来社群所承受的冲击最大。我国的教育制度也同样让马来社群处于劣势。

以上种种问题引发了新加坡马来社群的莫大不满。如果置之不理,不满情绪会逐日上涨,久而久之会造成社会的不和谐,并且分裂新加坡人。

这并不是个别族群的问题:不是个别马来族的问题、不是个别华族的问题、不是个别印度族的问题、不是个别欧亚裔的问题——而是一个属于新加坡人的共同问题,所以需要全体新加坡人去关注、去解决。

民主党的解决方案

民主党以10点计划改善新加坡马来社群的情况:

1. 改善经济状况

由南洋理工大学发表的一篇论文发现,20%的马来家庭靠每月不足的$1500收入过活。民主党所建议的最低薪金法令能改善马来社群的经济状况。

2. 学前教育国有化

哈佛大学研究者发现,幼儿园教育会影响学生的学习和课堂成就。因此,政府应该改变目前学前教育不受任何管制的情况。幼儿教育应该由政府负责,并由政府提供受过师训的教员以及确保幼儿教育费能够大众化。 阅读更多 »

东拼西凑新加坡模式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3-4-13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9749

解释社会现象和拼贴艺术是两码事,前者必须依据历史脉络分析客观事实,后者可以凭借个人主观任意堆砌。艺术创作离谱不是问题,或许,越离谱越有个人独特艺术色彩。

然而,脱离客观现实,东拼西凑出来的新加坡模式,那肯定是一篇胡说八道的论述。近日以来就有不少这一类型的离谱文章,打着高等学府和研究院的旗帜在吹捧推荐新加坡经验。

通过一个例子,看看什么是东拼西凑堆砌出来的新加坡经验:“公共住房成为凝聚社会,建立共同价值观,塑造国民意识的重要方式。新加坡的开国领袖认为只有当国民真正拥有国家的一部分时,保卫家园和保卫国家的概念才能真正和真切地联系起来。”

首先,公共住房成为凝聚社会方式的说法,和历史事实恰好相反。李光耀规划市区重建的一个政治目的,是要彻底摧毁原有的社会基层组织结构,之后,在新组屋区改由执政党领导的基层组织取而代之。但是,由于人民的戒心导致对政府的不信任,以及,新社区成员之间的彼此陌生感,已经丢失的社会归属感却是无法复制。

当下的组屋重建也是在周期性,不间断的摧毁破坏原旧组屋区的邻里关系,一个必须持续不断去重新适应新生活环境,彼此都是陌生人的一个社群如何会有社区感?

文化是凝聚社会力量的最主要构件,可是,市区重建的政策结果却是,马来社群丢失了甘榜的生活文化,组屋种族限额,确保原本集聚而居的马来人被分散到全岛各处。华人民间组织的搬迁与消失,导致宗乡组织丢失了地缘和语言文化;这些经过百多年生活历史累积的社会资产,一夕之间都化为乌有。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3, 2013 at 1:33 下午

尊重,只因“政治正确”?

leave a comment »

林展霆     2012-10-14
联合早报

事实摆在眼前,涉及种族歧视的风波一再发生。这是否因为出自“政治正确性”的尊重仅能按捺,而非消除深植个人价值观的歧见?它鼓励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基本尊重礼仪,或仅是一种表里不一的态度?

何谓“政治正确性”(political correctness)?这个概念源自19世纪西方司法程序,泛指为了避免冒犯弱势群体而有意识地在言语、行为、政策上做出规范。这样的规范原则上是为了确保族群之间的和谐,不过有时也因为流于形式、欠缺真诚而被批评为伪善。

以新加坡为例,四大种族的相互尊重是典型“政治正确”思维模式。这么说不代表国人对其他种族的尊重出自伪善,而是指“种族和谐”已被公认为主流意识,任何胆敢发表“政治不正确”言论的人都可能遭受舆论谴责。在这种情况下,对其他种族的尊重未必出自诚心理解与关爱,而是因为畏惧发表“政治不正确”言论可能换来的审视、批判与惩罚。

在近来闹得沸沸扬扬的张艾美事件中,职总在当事人发表种族歧视言论24小时内火速将她解雇,巩固的或许正是这样的意识。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行严厉惩罚,当局有效传达了对种族歧视零容忍的信息,也凸显了维护种族和谐的决心。然而它似乎也侧面显示,种族和谐的精神是极其脆弱的,因此必须通过严厉的体制化惩罚来维护。这种处理方式与其说是促进种族和谐,不如说是在避免种族不和谐,这两者之间存有一定差距。

针对张艾美的火速开除,我认为当中存有很大的辩论空间。关键在于,当事人在意识到自己冒犯许多人后,赶在第一时间道歉,并深表愧疚与悔意。诚然,没人能肯定这个道歉是否出于真诚悔意。然而,如果道歉被全盘否定,当事人还因此断了生计,我们是否低估了马来社群面对这类肤浅指责时所能展现的冷静、理智、谅解意愿,以及胸襟宽度?我们是否假设马来社群需要依赖严厉的惩罚来维护种族尊严?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4, 2012 at 2:37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