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马来西亚

周末二题——“马来”总统·高材生治国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7-8-14

素素认为,在颁给哈莉玛“马来人”这个归属时,这次可不可以不打马虎眼,拿出委员们的真本事和雄辩之才,摆事实讲道理,向国人解释:为什么哈莉玛一定是马来人?同时,也说明一下,她可不可以也代表印裔?他们的判断最后是否得到马来社群的认同,还是委员会说了算?又或者干脆坦白从宽:承认是要选一位穆斯林总统。

【“马来”总统想一遍】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几乎同时爆发领导人族裔血统的争论议题,谈的都是马来人的血统。不过结论却大相径庭,彼岸舆论要求无视种族课题,领导人混多少血都没关系,而新加坡却三申五令要选出一个“马来人”的总统。在新加坡,这鉴定的任务要交给谁呢?一个由16人组成的总统选举族群委员会(Community Committee)中的马来族分委员来定夺。这个委员会过去已经四次鉴定哈莉玛为全国大选集选区的马来族议员,所以结论应该也是一样。问题是,最近才浮上台面,她的父亲是印裔穆斯林的问题,这个committee过去是怎么解决的呢?没人知晓。

其实我们自建国以来不大谈种族课题,因为稍嫌敏感,所以认识不深。可是根据彼岸《东方日报》的一篇文章,其实印穆还可以细分为四大类:

1、一为已与马来族通婚的巫印混血儿(Jawi Peranakan),也被马来人接受为马来人的。虽然,他们也可能保留一些本源与特色,如在名字后,男性有Merican或Mydin类的。只是总体上言,他们在语言、文化与习俗上已马来化。除了体征上有些不同外,依然被视为马来人的一个族或部份;

2、儘管尚未与马来人通婚,可在日常语言、生活习惯上已完全马来化的印穆。这一类人,也通常以马来人自居,同时也被马来族视为马来人的一部份。

3、他们虽是穆斯林,可是语言、文化、生活方式上,依然保有印裔(多为泰米尔人)的特色。这一类人,通常不被视为马来人。他们也未自视为马来人。伸言之,也不是全部印穆均是自视或被视为马来人。既然不是马来人,当然也与土著沾不上边。有趣的是,也有一些印穆以其来源地自我標榜为另类印穆,如来自印度喀拉拉邦(Kerala)的印穆有不少自称为Malabar人,以示与眾不同。

4、在马六甲,还有一类印度裔虽与本地人通婚,可却如华人峇峇一样,保留本身的仪式,称为印度峇峇(Ceti)。

另有一种说法:作为印裔穆斯林,加上父母之一方是马来人,那就是Mamak,属於马来人的一种(尽管Mamak在主流马来社会中,或被视为血统没那麽纯正”的马来人,但至少还是被认可)。

哈莉玛的父亲到底属于哪一类?没人知晓。至于族群委员会的成员,如果遇到上述几种人,会怎么分类呢? 阅读更多 »

砂石网罗:与天争地,新加坡填海造陆的内幕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8-4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620907

扩大领土的必要性,很少会受到新加坡人民的质疑,譬如拥有享誉国际的滨海湾金沙酒店无...

扩大领土的必要性,很少会受到新加坡人民的质疑,譬如拥有享誉国际的滨海湾金沙酒店无边际游泳池,也是坐落在填海造陆的土地上。图/Flickr@Brian Jeffery Beggerly

在一个大鱼吃小鱼、小鱼吃小虾的世界,新加坡一定要成为一只‘有毒的虾’。

——李光耀,新加坡开国总理

新加坡,世界上填海造陆比例最高的国家之一,多达22%的国土透过填海而成,现在面临柬埔寨政府宣布停止贩售砂石;这个一向以注重生态保育之“花园城市”自居的城市国家,遭指控间接导致邻近国家的环境恶化。

自从1965年独立建国以来,新加坡政府就非常意识到国土狭小(581.5平方公里)这件事,也不断向人民提醒新加坡的迷你有多么不利于这个国家的竞争与发展,透过如此忧患意识的培养,星国政府将这样的论述升华到人民应当如何与政府“共体时艰”,乃至于合理化限缩集会自由云云。

新加坡,世界上填海造陆比例最高的国家之一,多达22%的国土透过填海而成。图/路...

新加坡,世界上填海造陆比例最高的国家之一,多达22%的国土透过填海而成。图/路透社

扩大领土的必要性,很少会受到新加坡人民的质疑,举例来说,樟宜机场本身就是建设在造陆之上,用于机场的造陆砂土耗费新台币475亿元。金沙酒店与大榴槤滨海艺术中心周遭的区域,也都是填海而成。

新加坡的土地计划以半个世纪为期来策划,每十年会进行一次检讨。在2030年以前,星国政府预计让新加坡的国土大小提高到300平方英里(777平方公里),截至2016年的最新统计,目前星国的面积为719.2平方公里,换言之,在接下来的十三年间,新加坡将会创造出五分之一个台北市的面积。

台湾旅客常到牛车水的麦士威美食中心造访知名的天天海南鸡饭,隔了一条小巷,就是鲜少人会发现的城市规划展览馆(Singapore City Gallery);这个免费参观的博物馆,向来自全世界的旅客展示新加坡的野心,整个主题以“small island”(小岛)与“big plans”(大计划)贯穿。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展区里头,规划此馆的都市重建局不避讳地展示星国预计如何“填海造陆”。

新加坡是世界上填海造陆比例最高的国家之一,多达22%的国土透过填海而成。图为建设...

新加坡是世界上填海造陆比例最高的国家之一,多达22%的国土透过填海而成。图为建设中的滨海湾花园。图/美联社

与海争地的滨海湾花园,已成为新加坡“永续发展”的品牌象征;但这样的发展,竟建设在...

与海争地的滨海湾花园,已成为新加坡“永续发展”的品牌象征;但这样的发展,竟建设在邻国的环境破坏,这真的“永续”吗?图/美联社

阅读更多 »

高压政权下,新国知青以艺术介入社会

leave a comment »

当今大马/李志勇     2017-7-10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387979

面对国家高压政策,新加坡知识青年以艺术介入社会议题,打造公共空间,以让公民参与讨论。

新加坡“南岛”成员兼戏剧盒剧团团员张英豪表示,新加坡实践知识的难处,在于人民对社会存有“觉得没有问题”的心态,以及国家隐藏的权利结构。

因此,他和剧团成员在新加坡以巴西剧作大师奥古斯图•波瓦 (Augusto Boal) 倡导的论坛剧场 (forum theatre) 表演。

这种剧场表演,也被称为受压迫者剧场 (theatre of the oppressed) ,在表演中为受压迫者发声。

引导公众思考创造对话

配合“南岛”推介新书《南岛志》,吉隆坡亚答屋84号图书馆昨日与业余者举办一场题为“从校园到社会:新马青年的知识实践与批判”的讲座。

张英豪(见图)在讲座上分享近期在新加坡公演的《一堂课》。其故事诉说新加坡某个社区,因为要建地铁站,而必须拆除社区内的七个地方。而政府给人民做决定,要拆除哪个地方。

“台上的演员都是自愿者,饰演社区居民。首先他们会进行第一轮投票,接下来协调者就会询问现场观众的意见,认为可以牺牲哪个区域,可以保留哪个地方。然后台上的自愿者演员再进行第二轮投票。 阅读更多 »

新加坡人权女将被马来西亚拒绝入境

leave a comment »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海蓝     2017-6-20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singapore-repatration-06202017091500.html

新加坡90后博客韩慧慧,周日(18日)在马来西亚吉隆坡机场,被入境处扣留,然后遣返新加坡。(照片来自韩慧慧脸书,拍摄日期不详)

新加坡90后博客韩慧慧,周日(18日)原定到马来西亚出席人权组织活动,在吉隆坡机场被入境处扣留,其后被递解出境,她致函新加坡当局询问有否涉及此事。

新加坡人权尊严组织 (Maruah Singapore Human Rights NGO) 主席梁实轩周二(20日)表示,周日他接获韩慧慧电话,指她被扣留在吉隆坡机场入境处一个房间逾4小时,当时警察拒絶透露原因,并一度没收手机,其后让她购买食物时归还手机,她致电求救。其后找到当地人权组织10多名律师到机场交涉,律师曾查询原因,入境处人员拒絶透露,韩慧慧当晚被递解出境返回新加坡。马来西亚政府事后证实,韩慧慧被拘留,根据入境条例第8条3K 条款,是受到有外交闗系的国家要求。

他又指,周二(20日),韩慧慧致函总理及区议员等,查询为何她是新加坡公民,要求马来西亚不准她入境。韩慧慧原定出席马来西亚Suaram人权组织主办为期5日的人权活动,她将发表有关新加坡的人权问题,他不清楚韩慧慧从那个国家前往吉隆坡。此前,她曾到泰国、台湾及菲律宾等地出席人权组织活动。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1, 2017 at 3:11 下午

文化中心

leave a comment »

從夜暮到黎明     2017-5-26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7/05/cultural-centre.html

20世纪末以后的移民都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但要融入不同的社会同样面对着各种挑战。“中国新加坡文化中心”和“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如何发挥19世纪的“中国驻新领事馆”和“华民护卫司”的功能,两者之间的具体发展,今后可以继续观察。

冈州文化中心三楼

2017年5月19日,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开幕。在八天的节目里,我主讲了“广东妈姐读书分享会”,也于较早前在孙爱玲和邓宝翠的邀请下,参与了短片《柳影袈裟》的拍摄工作,担任妈姐与相关文化的顾问。

设立文化中心显然是大势所趋,当本地正在酝酿“新加坡中国文化中心”和“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的当儿,在宗乡总会服务的李国基近水楼台,亲自领军,将冈州会馆转型为冈州文化中心,开启自我更新的旅程。推算起来,那已是2013年的事了。

壬辰年(1952年)广惠肇碧山亭万缘胜会,星洲华人机器商行乐队表演。在那个年代,许多社团组织都有自己的文娱活动,文化艺术非常蓬勃。

不过将会馆打造成文化中心的做法未必获得众人的认同,有些会馆和社会人士认为新加坡有许多类似“文化中心”的组织,如人民协会的民众俱乐部和各艺术团体等。他们认为会馆跟文化中心的最大不同点在于由心出发的互助乡情,文化中心的性质不同,将会淡化传统会馆的精髓。

冈州文化中心源自冈州会馆,将已经营运多年的狮团、武术、粤剧等转型开放,顺应当代思潮,通过文化艺术的窗口来吸引民众认识传统文化。回溯过去的年代,许多会馆社团都设立了文娱组,让会员有个联谊的机会,投入健康正当娱乐的活动之所。譬如鹤山会馆除了狮团武术之外,也有活跃的音乐组;华人机器商行在碧山亭的万缘胜会表演等。当时伴奏的乐队除了常见的西洋鼓、萨克风外,还有小提琴。

中国软实力

鸦片战争电影海报

2015年11月揭幕的“新加坡中国文化中心”规模当然比会馆大得多。近十年来,世界各地的中国文化中心发展迅速,亚洲、非洲、欧洲、美洲与大洋洲已经设立了二十八个文化中心。中国正在通过文化中心的硬件来输出软实力,团结当地的中国侨民和新移民。新加坡的中国侨民和新移民比例众多,文化中心可能会带来一些社会冲击。

上世纪70与80年代,虽然中国还没在国外建设硬件实力,但已经逐步恢复改革开放的元气,通过电影来输出文化软实力。刚投入市场的美芝路(Beach Road)黄金戏院中侨院线便是专门播映中国电影的温床,牛车水的长江戏院亦分一杯羹。纪录片《万紫千红》和《春满羊城》,剧情片如《小花》、《巴山夜雨》、《天云山传奇》、《人到中年》、《鸦片战争》、《甲午风云》等都吸引了不少本地文艺界人士。《庐山恋》出现了中国电影第一吻,女主角张瑜成为许多男士的梦中情人。三十年后,张瑜回忆起那段吻戏,形容“我在拍第一吻的时候,只是嘴巴轻轻一碰,我的感觉就是浑身发抖。”阅读全文»

马来亚的国家想象:新加坡人民的马来亚梦

with 4 comments

林恩河   2017-5-2
怡和世纪 2017年2月–2017年5月号 总第31期

在当年属于多元社会的新马,华人和印度人还在效忠中国/印度或者马来亚之间犹豫、马来人只坚持马来民族主义的时候,马来亚民主同盟鲜明提出马来亚人(包括新加坡)这个概念,作为团结各个民族、建立马来亚国族意识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新、马两地的反殖民地主义和争取独立的运动是和“马来亚”国家意识的建构紧密相连的,这种观念不但对二战后的新加坡政治产生重大的影响,还一直延续到新加坡独立之后,直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才逐渐淡化。认识这段“马来亚”情意结的产生和影响,才能对新加坡独立前后所发生许许多多重大历史事件,包括人民行动党的成立和分裂、新加坡的自治、合并和反合并、马来西亚的诞生和新加坡的出走等等得到一个背景式的思考。

说起来有点偶然,我对“马来亚”的认识是从一首小时候学唱的歌曲《我爱我的马来亚》开始的,这是我的政治启蒙,一种“马来亚意识”的启蒙。进入中学之后,有机会读到《我的家乡是座万宝山》这首诗歌以及当时许许多多的作品,原本模模糊糊的“马来亚”的概念逐渐清晰起来,马来亚是包括我所居住的新加坡和以长堤连接起来的马来亚半岛一片宽阔的土地,胶林、锡山、家园、祖国等意象成为我当年的马来亚的国家想象,可以这么说这种“国家想象”是靠文字阅读来构建的。我想这不会是我个人极个别的经验,而是五、六十年代成长起来的许许多多华校生的共同历史记忆。

马来亚意识是新马两地反殖及争取独立主要的动力,吊诡的是“马来亚”这个政治符号的问世却是英国殖民者的杰作。“马来亚”作为一个想象的共同体是建筑在西方殖民者对其统治的政治疆界的界定,它不是基于同样的民族历史、相同的宗教信仰、共同的文化背景下自然形成的信念,如果要说它的共同点,就只有一个共同的各族移民的历史和被殖民统治的经验。 阅读更多 »

小国新加坡如何为自己创造更多的土地

leave a comment »

作者:Samanth Subramanian     译者: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7-4-25
https://cn.nytimes.com/asia-pacific/20170425/how-singapore-is-creating-more-land-for-itself/

土地是新加坡最宝贵的资源,也是这个国家最昂贵的志向。依靠坚持不懈的填海造地,新加坡已将面积扩大了近四分之一。政府期待,至2030年新加坡的面积能接近300平方英里。

新加坡西部的一个填海造地项目,未来这里将建成一大片集装箱码头。

裕廊岛是座人工岛,位于新加坡南部海岸。它的面积只有楠塔基特岛的四分之一,被完全用于发展石油化学工业,上面密集分布着细高的裂解塔和矮胖的石油储存罐,一眼望去,岛上尽是看不太清的品牌名——BASF(巴斯夫)、AkzoNobel(阿克苏诺贝尔)、Exxon Mobil(埃克森美孚)和Vopak(孚宝)。然而,这座岛最具特色的一个地方却不易察觉:储存着1.26亿加仑原油的裕廊岛地下储油库(Jurong Rock Caverns)。要到达那里,你需要乘工业电梯进入地下325英尺(约合99米)深的地方,来到施工隧道里,那是一个如教堂般高耸的曲面空间。隧道十分长,工人们要骑自行车往来。里面温度高、湿气大,安全护目镜会因此模糊;凝结着水滴的岩石墙面很潮湿,看起来十分柔软,像是用勺子挖出来的巧克力冰淇淋。这是人们所能到达的最深处,即便是工人们也不例外。这座储油库本身还要再深入海平面之下100英尺(约合30米):从裕廊岛延伸出来的两个封闭的圆柱形地下储库。它们于2014年开始运营。明年将建成三个新储库。接下来,如果一切顺利,还会再建六个。

作为一种概念,地下储油库并不新鲜。瑞典自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建造这种储油库;哥德堡港有一对储油库,其容量十分巨大,可以储存3.7亿加仑石油。所以与其说裕廊岛是一个技术奇迹,不如说它体现了一个国家的焦虑。新加坡是全球第192大的国家,面积比岛国汤加还小,只有纽约市的五分之三。长久以来,它一直为自身先天的微小身形而苦恼。“更大的国家就不用考虑这个问题,”裕廊岛及裕廊地下储油库的建造者、政府机构裕廊集团(Jurong Town Corporation)副总裁戴维•谭(David Tan)说。“我们一直深切地意识到自己面积狭小。”

戴维•谭表示,设计地下储油库的目的是腾出地面上的空间。我顺便说道,我所采访的新加坡规划者们无一例外地提到了“腾出土地”这个词。他笑了起来。土地是新加坡最宝贵的资源,也是这个国家最昂贵的志向。自52年前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以来,新加坡依靠坚持不懈的填海造地,已将面积扩大了近四分之一:从224平方英里增加到277平方英里。政府期待,至2030年新加坡的面积能接近300平方英里。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