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马来西亚

那些年我们一起反殖

leave a comment »

林沛(怡和世纪编委)    2019-8-9
怡和世纪 第40期 2019年7月

那些年来,从马来亚民主同盟,到泛马(或全马)联合行动委员会与人民力量中心的各个组织(含紧急状态下“被非法”的马来亚共产党),到劳工阵线、人民行动党、人民党、工人党等陆续站出来的政党,到各个职工会和学生组织,到提及或未提及的有名有姓的个人和无从提及的当年在广场上欢笑与夹道欢呼的诸多个人,1959年6月3日的“国庆”,这朵反殖初步胜利的鲜花,都有他们以血泪和汗水,青春甚至生命浇灌的一份。

新加坡自治邦于1959年12月3日开始举行的效忠周,各阶层代表行经市政厅接受新任国家元首尤索夫依萨的检阅。

我们的历史意识,忽然变得空前强烈。空前,是不留余地的用词。这么说,貌似鲁莽,没有丝毫保留,其实不过针对全国范围连续长时间开展运动,进行历史“宣教”这个国家举措,做一个如实的写照罢了。

被淹没了的SG60

四年前(2015年),我们刚有过覆盖全国长达一年的SG50庆祝活动。这个“50”,说的是我们独立五十周年庆;源头是1965年8月9日脱离马来西亚,独立的新加坡共和国于焉而生。今年(2019年),SG200(SG Bicentennial)纪念活动又来,同样为期一年,同样覆盖全国。这个“200”,说的是新加坡开埠两百周年;源头是1819年莱佛士看上了这个位处马来半岛南端的小岛,据说,小渔村从此脱胎换骨,新加坡的现代化于焉开始。

说到周年庆祝或周年纪念,2019年本当还有一个 SG60,只是如今淹没在正闹得沸沸扬扬的SG200下面,一时不见了。这个“60”,说的是我们“建国”六十周年庆;源头是1959年6月3日新加坡成为自治邦这个“国庆”(National Day),“全面”内部自治的民选政府于焉上台。

Courtesy of National Archives of Singapore.

实际上,拿周年说事,被淹没的SG60,也许比淹没它的SG200要来得更顺理成章。它没那么久远,还有见证人在。起码不必为了给活动寻找正当性浪费许多唇舌,如目前这样,究竟是纪念还是庆祝、是登陆还是开埠、是200年还是700年,是尊重历史还是尊崇殖民,都要煞费思量地再三斟酌,解释折腾半天。

至于和SG50相比,SG60似乎也较有清晰而且喜庆的面目。SG60是一张张集体谱写成的大笑脸,人们兴奋上街,涌到政府大厦前的广场,见证宣布实现“全面”内部自治和新的民选政府上台的群众大会,齐声发出众志成城的胜利欢呼(终于有这么一天)。SG50有的则是一副垂头落泪的哀容,从电视屏幕上播放出来,定格在国人的心中(怎么会这样)。

我们本来庆祝的是6月3日;然后,为了宣示马来西亚,变成9月16日。接着又提前来到8月31日,因为其他人都在8月31日庆祝。再下来,只好是8月9日了,这个8月9日不是我们愿意的,而是只得如此。

1966年8月9已已故李光耀以总理身分,在独立的新加坡共和国庆祝第一个国庆时,就是这么说的,“We used to celebrate the 3rd of June”,以及“and then it had to be the 9th of August, and the 9th of August it is, not because we wished it to be but because it was”。话说得如此直白。

(尽管脱离马来西亚到底是被人扫地出门还是主动运作的结果,至今仍有不同的揣测和传奇。不过,从垂泪到“不是我们愿意的”,其内在逻辑总是一致的。)

1960年6月3日纪念第一个国庆的首日封(林少彬珍藏)

总说一句,6月3日没那么许多麻烦。它出现当天,肯定不伴随着凄风苦雨,而是在政府大厦前受到了众人的祝福。

在战后婴儿潮前后诞生的这些人,从那一天走下来,走呀走的,被人贴上各种标签地走过了那么些年,无人多加理会地又走过了那么些年;走呀走的,慢慢一点一点变老,忽然先后都有了尊称。先一批,被称为建国一代;当时还是少年或孩童的一批,被称为立国一代。

无论“建国”“立国”,如今俱已白头,也许眼花,也许耳背。而他们身上都有故事,也许亲历,也许耳闻目睹。

他们若开口,第一句话,估计多半将会是这样的:

“那些年,我们一起反殖……”,建国说。

至于立国,其中早熟的,有不少当时也许已经跟在了父亲母亲、叔伯婶姨、大哥哥大姐姐们的身后,屁颠屁颠地跑,口里一边叫着:

Merdeka。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新马华社的褒马贬李

with 2 comments

游黎     2019-4-1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all.pl?board=luntan&records=146852&mesgdir=messages&year=2019&month=04

华社褒马贬李,很大程度源自华社对马哈迪李光耀跟中国的关系。大马的种族结构,使马哈迪有足够的政治资本灵活变通对中国的态度,政策,审时度势,可善可恶,有时亲近,有时疏远。李光耀在华人占绝对多数的新加坡,就没有如此的伸缩空间。新加坡的邻居都是猜疑妒忌,有排华历史的非华族主配的国家。因此顾虑,李光耀治国一生,极力与共产中国保持距离,拘谨得体。不少受华文教育的新加坡华人,把这看成文化上的数典忘祖,政政治上的亲西反华。

李光耀在新马仍是一家时的20世纪50年代已开始活跃于新加坡政坛,比马哈迪早十多年冒出头。要简单的说出他们一生的政治生涯共同点,那便是:两者都是利用种族情绪为政治资本的马基雅维利权术高手。

李,马针锋相对的开始,当推大马成立后。李光耀通过马来西亚计划后门,走进吉隆坡国会,希望取代陈修信马华公会的华族代表地位,躲在“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面纱后,挑战中央政府的马来中心主义。马哈迪正是此时崛起的马来土族特权的少壮派代表人物。

李光耀无法取代马华,退其次保住统治占人口~70%的新加坡李氏王国这条生存底线。吊诡的是,吉隆坡东姑政权在李光耀击败岛内反对派势力,取得新加坡政治权这桩事业上,帮了不小的忙。从假借恐共反共,华人沙文主义等等污篾抹黑,到引用内安法打压逮捕反对党,都得到中央的默许支持。从马哈迪角度看,李光耀不仅忘恩负义,东姑也对李过于手软。可以想象,如果当时马哈迪是中央首相,他会叫李跳进柔佛海峡,那会有个新加坡李氏王国管治那么春风得意。

如果李光耀没有~70%华人当筹码,东姑不会轻易放弃马来亚最大贸易大城新加坡。所以说“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其实是李光耀征用华人憎厌马来土族特权的情绪,用来表达“我们华人也要一份蛋糕”的代号,只是李光耀没说的那么,粗俗,露骨。

如果说“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是李63-65的代表作,那与其相庭抗礼的则是马哈迪的“马来人的困境”。马哈迪前任当相期间的种种土特政策的根据,便是出自于马来人困境的理论根据和心态。可怕可憎的是,GE14重任首相的马哈迪,一丝没改他的种族主义思维,情绪。 阅读更多 »

为什么何晶必须披露她的薪酬

with one comment

作者:肯尼思·惹耶勒南      译者:新国志     2019-7-4
https://kenjeyaretnam.com/2019/07/04/why-ho-ching-must-declare-her-salary/

7月1日,马来西亚国会通过一项议案,要求所有议员及其妻子和孩子申报财产。尽管该法案尚未通过成为法律,但议员、他们的配偶和未成年子女必须立即开始遵守该法案,否则将因做出虚假声明而受到惩罚。马来西亚法律事务部长表示,将在下次国会开会时提呈该法案。有关申报将于反贪污委员会网站公布。

李氏家族和人民行动党总是利用其他国家的腐败来为自己的独裁统治辩护。就在今天,为《经济学人》撰稿的记者韦婷(音译)在推特上不假思索脱口说出了标准颂歌(就像说上帝是伟大的!):

虽然低度贪腐大体上不存在(公平地说,同新加坡人均GDP水平一样的大多数发达国家也没有太多低度腐败),但证据的缺失并不表明没有贪腐,特别是在这个外汇储备规模和政府资产总值仍然是国家机密的国家。在缺乏信息的情况下,韦婷不能假定腐败程度低,但这是行动党和西方世界为李氏家族的绝对控制和威权统治辩解的标准论据的一部分。

事实上,有大量证据表明,高层存在腐败。总理任命或允许妻子被一个受制于他的委员会任命为主权财富基金的主管,像李显龙处理何晶的任命,在大多数国家会被视为腐败,也显然违反良好治理和法治的基本原则。尽管近十年来我一直呼吁将何晶的薪酬公之于众,但我们仍未得到答案。最近,在我的一番敦促下,工人党在国会就淡马锡和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三名高管的薪酬提出了质询。黄循财(新国志按:财政部第二部长)提出了一个令人反感而又滑稽的论点:这些公司都是私营企业,因此没有义务披露它们付给高管的薪酬。虽然新加坡人对总理的薪酬继续感到愤怒,但他们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总理的薪酬可能比他妻子的还要低,后者的薪酬可能高达数十亿元。此外,我们还应该被告知,她是否得到其他好处,比如使用淡马锡子公司新科宇航(ST Aerospace)拥有的湾流(Gulfstream)商务机。 阅读更多 »

釜底抽薪!马来西亚又下手切断新加坡重要战略资源?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眼    2019-7-7
https://www.yan.sg/zhongyaozhangyujezhiyuang/

马来西亚这次看来真的不给新加坡卖沙子了。

沙子可是新加坡的重要战略资源啊!作为一个地少得要命的小红点,这些年一直拼命填海造地,要的就是沙子!

图源:新华社

这次美国路透社称从吉隆坡权威信息源确认:马国的确禁止向新加坡出口沙子了!

其实据说去年10月,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就发布了对新加坡的沙子出口禁令,但是马方一直没有给出确切理由,也从未公之于众。

图源:新华社

要知道,新加坡去年有97%的进口沙子来自马来西亚!自从2007年和2017年印尼和柬埔寨相继实施禁令后,新加坡就靠马来西亚的沙子了。

这招对新加坡简直就是釜底抽薪!新加坡可是世界上填海造陆比例最高的国家之一,近25%的国土通过填海而成!

粉色部分是新加坡填海造陆的部分,包括现在的大士、裕廊岛、樟宜机场、滨海湾金融区、东海岸等地

1965年建国时,新加坡的土地面积只有578平方公里,而现在,新加坡国土面积来到了721.5平方公里!

如果没有填海造陆,滨海湾花园、金沙酒店将统统不复存在!

沙子也能用来修建摩天大楼,运用在水源净化和海滩养护上。因此,沙子对新加坡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难怪牵动新加坡的心。 阅读更多 »

马禁海沙出口狮城 《路透社》: 大士巨港计划受影响

with 2 comments

星洲网    2019-7-3
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077647.html

马来西亚自去年10月开始就禁止出口海沙至新加坡,以阻止新加坡扩大土地的计划。

《路透社》报道引述大马官员的消息指出,这项禁令预计将导致新加坡欲开发大士(Tuas)巨型港口,将之打造成世界上最大的集装箱码头的计划受到影响。

新加坡自1965年独立以来,利用沙石填海的方式已导致该国的土地面积扩增了四分之一。

两名以消息敏感为由,而拒绝透露身分的政府高级官员向《路透社》证实,首相敦马哈迪是在去年10月3日宣布海沙出口的禁令。

消息人士称,马哈迪认为大马的土地被用来扩张新加坡的领土是令人感到不安的;他还担心,一旦马来西亚继续出口海沙到新加坡,可能会有贪污的官员从秘密业务中受益。

禁出口沙子为打击走私

另一边厢,首相新闻秘书恩迪沙兹里也确认,政府已在去年禁止出口沙子。

恩迪沙兹里补充,这项禁令是为了打击非法走私沙子的行为,而不是为了遏制新加坡的扩张计划。

消息人士称,由于担心潜在的外交风波,因此政府并未公开宣布这项禁令。同时,新加坡也尚未就禁令发表任何公开评论。

新加坡自独立以来,就因为领土争端以及共享资源(如水)问题,与大马的关系经常陷入紧张。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3, 2019 at 4:01 下午

新加坡军队进化史:“小国国防”的夹缝求生战略

leave a comment »

徐子轩     2019-6-20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3/3863382

新加坡的“小国国防”战略,是怎么让它在强敌环伺下夹缝求生?图为2007年新加坡国...

新加坡的“小国国防”战略,是怎么让它在强敌环伺下夹缝求生?图为2007年新加坡国庆日的军演。图/路透社

50多年前,新加坡离开马来西亚联邦,正式建国。独立之初,这个城邦国家面临着内忧外患,对其不甚友善的马来西亚掌握着资源供应、印尼游击队入侵的威胁仍在,以及肆虐东南亚的共产红潮。

半个世纪过去了,新加坡依旧屹立不摇,且伴随着其经济的傲人成长,星国培训出了一支堪称精锐的军队。虽然受限于人口规模与领土幅员,星国整体军力的国际排行并非特别突出,但在个别部门却有着极佳表现。

像是空军军力,最新研究显示星国的战机能力名列全球第23;陆军军力的武装坦克能力第20,远胜于潜在对手的马、印。又如军费,去年星国估计花了100亿美元(约新台币3,139亿),相当于马、印两国之合。再加上战略位置险要,星国遂成为东南亚区域不可小觑的力量。

不过,星国的建军过程绝不轻松,可谓筚路蓝缕。其国防战略惯以“生物型态”比拟,迄今历经了三次演变,正代表国家实力的成长,以及国际环境的递嬗,非常值得一探究竟。

星国整体军力的国际排行并非特别突出,但在个别部门却有着极佳表现。像是陆军军力的武...

星国整体军力的国际排行并非特别突出,但在个别部门却有着极佳表现。像是陆军军力的武装坦克能力第20,远胜于潜在对手的马、印。图为2000年星国国庆阅兵。图/法新社

毒虾战略:小虾也要能毒死你

首先从建国谈起,以李光耀为首的第一代领导团队,初期采用的是众所皆知的“毒虾战略”(poisonous shrimp)。简言之,李氏政权认为在这个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的世界里,新加坡必须成为有毒的虾。如此,纵使他国有能力吃掉新加坡,也会受到重伤,属于一种玉石俱焚的概念。

之所以会有这么强烈而悲壮的思维,是因为新加坡独立之初举国无援。原本依靠的英国军队,因战略考量在1960年代末期逐步撤军,造成了深刻的国防打击,让新加坡感觉遭受遗弃。为求自立,李氏政权决定向同样为强敌环伺且军事实力较成熟的以色列求助,打造足以吓阻对手的力量。

由以色列协助建立的第一代星国军队,本质上以防御性的步兵为主,搭配小规模的空军(由英国培训)与半正规的海军。这当然是因为独立之初国库有限,无法大量采购先进军备,多是向以色列购买,仅能依靠人力部队,以普遍征兵为军力基础。

独立之初国库有限,无法大量采购先进军备,星国仅能依靠人力部队,以普遍征兵为军力基...

独立之初国库有限,无法大量采购先进军备,星国仅能依靠人力部队,以普遍征兵为军力基础。图为1967年,新加坡第一批国军报到。图/新加坡国家档案

由以色列协助建立的第一代星国军队,本质上以防御性的步兵为主,搭配小规模的空军(由...

由以色列协助建立的第一代星国军队,本质上以防御性的步兵为主,搭配小规模的空军(由英国培训)与半正规的海军。图/新加坡国家档案

透过以色列的指导,新加坡建立了义务兵役(原则为2年)和职业军队,还采用以色列国防军的后备模式。也就是说,每个完成正规兵役的国民都有义务再服务13年(近年缩短为10年),一般士兵动员年限为40岁、军官则为50岁。

有趣的是,在尚未完成强制征兵制度时,新加坡军队靠的是招募,且来应征的多是马来西亚人,形同佣兵。那时只要能证明有正职工作,就可免除兵役,所以反而许多新加坡人都不愿当兵,只有失业者被迫入伍,军队的来源良莠不齐。

以色列教官觉得不妥,向李光耀商谈解决之道。据说李光耀认为无妨,并以二战时日本为例,指出日军多是教育程度低下者,可拼死执行命令;反观英军的教育程度较高,但越聪明的人越会逃避,并非好士兵。

这种逻辑让以色列教官大感讶异,与李光耀解释军队的战力和士气不只是教育问题,更是动机与目标。日军不怕牺牲是为天皇与故土而战,可说是一种宗教情怀,但在亚洲的英军,离家数千公里,亚洲战场的成败不会影响其家乡与亲人,根本不具战斗的动力。 阅读更多 »

巧言陈庆文,矫情尚穆根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9-5-5

【陈庆文】

5月3日,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的文章《打击有害假信息:不是应否而是如何进行》,题目似乎字斟句酌;“假信息”还分“有害”和“没害”?打击它不是“应否”而是“如何”?那么请问:是否也要把“将对公共讨论产生寒蝉效应,从而钳制言论自由”的副作用考虑在内?“如果惩罚包括了巨额罚款和监禁,那么将可能导致人民不愿说话,间接限制了言论自由。……再者,人们也质疑向法庭上诉的程序,这对很多人来说都是经济负担。”(殷吉星语),所以说“如何”除了立硬梆梆的“法”,“应否”也考虑其他选项?如总统竞选期间,印尼民间团队联手打假新闻比法律更见成效。

陈庆文还说:“负责任言论是民主核心”,不知出自哪个“经典”?他接着开宗明义:“负责任的言论能促进言论自由,而不负责任的言论则破坏了言论自由的基本宗旨。”——殊不知所谓的“负责任、有害/没害假信息”都是一种主观判断,评定者难道就不会错吗?(言者可能认为极负责任,而听者则可以打成一派胡言。)其次,“言论自由”是一种空间概念,是手握公权力的人克己自制所腾出来的空间。而不是在位者的施舍怜悯:你乖一点,我就给你多点言论空间;你要是不听话,我就处处给你摆上OB Markers。

最新的例子就是5月3日世界新闻自由日马哈迪在Instagram贴文,对大马这次的第22名排位感到欢喜。他说:“配合世界媒体自由日,我借此机会赞扬马来西亚媒体在世界新闻自由指数中的排名提升。”大马在东南亚的排名升至第22位,在世界180个国家中排名第123位(新加坡则排名151,所以报业连世界新闻自由日提也不提)。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