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马来西亚

指马新分家是旧事敦马:在当时是明智的决定

leave a comment »

东方online    2019-1-19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75941

指马新分家是旧事敦马:在当时是明智的决定

首相敦马哈迪在英国牛津大学辩论社对话会上,询及马新分家一事,马哈迪指出,这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但他认为,这在当时确实是个明智的决定。

“这已经很久了,我们不能去问这是对还是错的。”

他说,新加坡人的想法与大马人不同,包括如何治国等方式,因此新加坡才脱离了我国。

“我想,这在当时是个明智的决定。”

此外,马哈迪也提及,州大臣拿督奥斯曼在本月9日,是未经联邦政府许可下出海巡视,但新加坡的反应,未免过于激烈。

“(柔州)大臣确实是在没有得到我们许可的情况下(出海),因为他以为那是柔佛的水域,所以他才去(巡视)。但对于他出海的反应已经过激,好像你要去打仗一样,他这是要去公海出巡。”

敦马哈迪是受邀到英国牛津大学辩论社致辞后,在对话会上,被一名与会者询问,联邦政府是否会惩罚奥斯曼的行动时,这样回应。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9, 2019 at 7:53 下午

知识分子的公共角色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9-1-13

《早报星期刊》韩咏梅的文章《以直报怨,新加坡人的必修课》,编辑还特地拣出一段用黑体字强调了“中心思想”,她说:

不轻易对邻国的虚招动怒,但是在对方需要帮助时,以人道主义精神全力支援,正如临时增加净化水供应,是身为邻居的我们必须做的。理性分析、坚定捍卫,必要时不怕一战,该出手时才出手,这应该成为新加坡人的集体性格与认同。

其实是官媒小心翼翼每天利用两家晚报喂给读者的既定看法——“两国交恶都是别人的错”,如今却要我们接受那是全民的共识。依老娘的看法,他们不止动怒,还盛怒哩。韩总不忘在文章里呼吁大家应该生气:“在刚过去的星期二(1月8日),马国外交部长赛富丁与我国外长维文会谈后两人发出了一份联合声明,连记者会上的谈话大纲都是一致,两人还频频以‘兄弟’(brother)互称……前一天的‘兄弟’转身回家后,他的其他兄弟就马上亮出刀子,在我们背后插一刀,是可忍,孰不可忍?新加坡人应该生气!”

另一方面,韩咏梅利用自己生产的舆论产品还可以反过来盛赞内阁英明,已经到达儒家“以直报怨”的圣人高度,实在是二丑的无所不用其极。

破绽在哪儿呢?就是不能放下。让春花说个禅门公案,话说有师兄弟俩出家人,走到一处浅滩,看到一妇人无法涉水而过,进退两难。这时师弟走到妇人面前,蹲下背她过河。过了河之后,师弟把妇人放下,继续赶路。师兄弟一路无话,临到睡前,师兄才又提起那件事,师弟的回答很妙,他说:“我都放下了,师兄您怎么还没放下?”——要是韩咏梅如自己所说的“以直报怨”的话,怎么还把它写成文章现世呢?

此外,本地一些反对阵营的网民也很好操弄,只要是涉及国家主权,他们就会不自觉地站到当权者那边,以示同仇敌忾,其实正好中了官媒的计。比如最近就有新闻报道,有位七老八十的老叟要参军去打“敌人”,哇,犀利!人家做初一,我们也应该看看自己这边做了哪些十五,为什么轻易地就掉入官媒所设的套中?最近李显龙很多“文攻武吓”,为的就是来临的大选,官媒则提都不提,只把它当个别新闻报导,桩桩件件都不联系起来,形成不了“动机”。

其实萨义德早就对知识分子下过定义,他说:知识分子的公共角色是局外人,“业余者”,搅扰现状的人。

I rest my case.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3, 2019 at 2:50 下午

邻居的霸凌戏法——马哈迪玩牌

with 2 comments

从夜暮到黎明       2018-12-12
http://navalants.blogspot.com/2018/12/blog-post_11.html

从前有个土豪,见到邻居的木瓜结果后想到一箭双雕的方法,把自家的地界挪过马路,安装在邻居的门口,将土地和木瓜占为己有。

邻居抗议了,土豪笑眯眯地说道:“好吧!你必须答应我,在达成共识之前,不可踏入你家门口的争议区域。”邻居的生活空间一夜之间变成“争议区域”。

土豪洋洋得意的在“争议区域”吃木瓜、插王旗。谈判的时候到了,土豪故作惊讶:“瞧,王旗已经飘摇多时,请问它们是你的吗?你到底想干什么?”将不合理的行为合理化。

将不合理的行为合理化

马国于12月4日指责新加坡明年在实里达机场启用新的“仪表降落系统”(Instrument Landing System)起降程序,将影响巴西古当(Pasir Gudang)的发展,侵犯了马来西亚的主权。巴西古当是柔佛新建的工业区兼港口。

根据维基资料,“仪表降落系统”是目前应用最为广泛的飞机精密进近和降落导引系统,使用无线电信号及高强度灯光阵列为飞机安全进近降落提供精密引导,在诸如低云、低能见度的条件下可以正常运行。

新加坡表示跨境管理遵循国际法,不涉及国家主权,许多国家的领空都由其他国家管理航空交通,以确保飞行安全与效率。

新加坡反将马国这些日子不顾海洋法,侵占新加坡领海的动作曝光。

原来马国于今年10月25日刊登了“修改新山港口界限声明”的联邦政府公报,私自扩大柔佛的港界,侵占新加坡大士一带的领海范围。

第33届亚细安峰会(11月11日至15日)结束不久后,马国进行“插旗”行动,派遣政府船只,于11月24日至12月5日之间,共14次入侵这片海域。虽然新加坡严正抗议,马来西亚政府船并没有撤离的意思,反而由马国外交部长发出照会,建议对方停止派遣船只到“争议海域”,并希望双方尽快协商。

马国的挑衅行为,表面上由回返政坛的94岁高龄马哈迪撑腰。马国将水供、航空管理、取代新柔长堤的弯桥等搬上台面,显然是为了制造配套谈判的机会,并为私自修改的港口界限寻找体面下台的台阶。

大士的领海区域。图片来源:Straits Times, December 7, 2018

海洋法有约束力吗?

1982年签署,经过60国批准后,于1994年生效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 UNCLOS)是各国可以参照的国际法。若大家都按牌理出牌,照理可以解决许多领海纠纷。UNCLOS的相关条文包括 [1]

1. 海岸线外12海里(22公里)的水域,沿岸国可制订法律规章加以管理并运用其资源。外国船舶在领海有无害通过之权。而军事船舶在领海国许可下,也可以进行过境通过(transit passage)。

2. 专属经济区(Exclusive Economic Zone, EEZ):海岸线外不超过200海里(370公里)的海域,专属经济区所属国家具有勘探、开发、使用、养护、管理海床和底土及其上覆水域自然资源的权利,对人工设施的建造使用、科研、环保等的权利。其它国家仍然享有航行和飞越的自由,以及与这些自由有关的其他符合国际法的用途(铺设海底电缆、管道等)。

随着海底石油开采逐渐盛行,可钻探4,000米深的海床,专属经济区所属国家管理海床及其上覆水域自然资源的权利,已经超越了渔船捕鱼的经济效益。

四个世纪前,荷兰与葡萄牙在新加坡樟宜外发生“樟宜海战”,欧洲各国开始注意海上贸易所引起的利益争议,于是以欧洲殖民者的价值观和切身利益,促成了海洋法与各公约的讨论和制订。荷兰人Hugo Grotius 提出公海自由论,“海洋是国际领域”成为国际海洋法的基础,演化出今天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公约到底有多大约束力呢?国际声浪特别大的美国并没有签署相关条约。两年前,中国就南海九段线的历史性主权而拒绝海牙的仲裁。大国基于利益和各种依据,往往不遵守对己不利的判决,已经司空见惯了。国际海事法庭(ITLOS)顶多是适度地解读国与国之间的纠纷,而不是命令式的“this is an order”。阅读全文»

老马的霸道对我们也有点“积极”意义

with one comment

张翠山    2018-12-12
http://www.sgwritings.com/117721/viewspace_161674.html

马来西亚近日在新柔海峡兴风作浪,单方宣布扩大柔佛港的海界,侵犯到新加坡的领海,给两国关系今后的发展设置了障碍,短期内不可能解决。新加坡人不禁要问,马哈迪到底动机何在?《联合早报》日前的专文列出三大项。动机一,转移马国人民注意力。马国国内的种族情绪高涨,希盟政府内部的权力斗争也开始明显化。动机二,制造谈判机会。这是马哈迪用惯的伎俩,旧的问题不能解决,就制造新的问题来作为谈判筹码。老马对新加坡的心头最恨是水供协议无法根据他的意思修改,只好找出更多问题为难新加坡。动机三,考验新加坡的领导。当吴作栋在1990年11月从李光耀手上接班时马上面对老马的刁难,老马不顾国家诚信把李光耀和马国财长达因在马来亚铁道局的土地问题上达致的“协议要点”推翻。

老马对付新加坡的手段一贯是不讲道义和信任,过去多年的经验,已教会了我们,对老马的任何压力不能屈服,屈服只有引来更多的麻烦,老马当作吃定了你,你能怎样?

除了早报以上所列的三项动机之外,这里我要补上另一项,就是老马想要影响新加坡的下届大选。老马半年前一上台,便不怀疑好意的说,“新加坡人几十年来都是同样的一个政府,他们也许也感到厌倦了。”老马跟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交手了几十年,从李光耀到吴作栋手上都没讨到多少便宜,甚至曾经一度对新加坡扬言切断水供,新加坡没有被吓倒。李光耀也曾当他的面说,“切断水供就是战争”。

面对目前新马关系出现的波折,对我国执政党是危机也是机会,老马的霸道和无理,对新加坡也有一点“积极”意义,就是让年轻一代见识一下恶邻的真面目,也唤醒那些记忆力消退,几个月前还为老马的宝刀未老,卷土重来表示钦佩之情的部分新加坡人。老马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便把原已夯实的新马关系翻转过来,摆在两国面前的是另一段崎岖的道路。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13, 2018 at 1:13 下午

新国反应大 敦马可能另有谋算

with one comment

东方online/张瑜芸    2018-12-12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71073

马新海域争议引起两国人民关注,马来西亚外交部和首相敦马哈迪日前也相继发声为两国关系降温。然而政治学者认为,看似降温的言论只是“客套话”,马哈迪实际上另有谋划。

与此同时,受访学者也直言,新加坡在领海争议上态度反常,相信是基于国内政治所需而上演的“桥段”。

时事及政治评论人潘永强认为,新加坡在此次的课题上有些反应过度,相较马来西亚较为低调和不强烈的态度,新加坡显然有些一反常态。

“马新分家50多年,有种种课题需两国以技术性方式进行协调。但马新海域争议的课题上,新加坡却有各种部长轮番上阵,强调新加坡主权,态度强硬;反观马来西亚自事件爆发后,一直只有外交部和交通部出面发表言论。显然,这此事件上,新加坡有点反常。”

敦马习惯激化课题

他表示,新加坡的态度相信是国内政治需求所致,因明年将进行的新加坡大选,和新加坡国内反对党将组织联盟的事件,都为如今的执政党带来许多压力。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12, 2018 at 12:54 下午

新马再生事端 两国反应大不同

with one comment

木棉树     2018-12-11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1211-2204

新柔长堤(联合晚报)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就海域和领空课题再起冲突,两国各持己见,马国要求和新加坡坐下从长计议,新加坡坚持马国船只立即离开争议领域再说谈判,新马人民对这样的情况并不陌生,不过就此纠纷的反应却迥然不同。

马国上周突然宣布计划明年起向新加坡逐步收回西马南部的航空交通管理权,并在2023年完全收回这项权利,并指新加坡实里达机场的新航班起降程序侵犯了马来西亚的国家主权,到新加坡随即驳斥马方的指控后,反指马方擅自扩大柔佛港口的海域界限,有违国际法,侵犯了新加坡主权,这就开始了这起海域和领空的最新纠纷。

小红点掀起千层浪 马来西亚波澜不惊

这起纠纷在新加坡可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从部长到议员持续地轮流喊话,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和评论,到市民不绝于耳的谈论,都显示这已在小红点炸了锅。

巫统林茂国会议员凯里发推特说:“我们需要让它成为公共案件,收集舆论,以进行谈判。”(联合晚报)

反观隔岸的马国,除了“挑起事端”的交通部长陆兆福在国会宣布收回航空交通管理权后,把球踢给了外交部长赛富丁,后者“循例”发公文给新加坡驻马最高领事馆外,被视为“始作俑者”的回锅首相马哈迪也只在媒体追问时“被动”地给一些简短回复,最新的还有内政部长慕尤丁重复前人的老调说希望新马和平协商解决。

目前就此事唯一主动发言且姗姗来迟的是巫统林茂国会议员凯里,他说新加坡部长一个个出来公开提出他们的声明,马国政府的反应却只是“等待会谈”。他在推特发文说:“我们需要让它成为公共案件,收集舆论,以进行谈判。”

再来,马国媒体除了“如实”报道两国部长的谈话和最新进展,没多加延伸追踪报道,评论也不多,两国反应较为相似的唯有网民,纷纷在社交媒体热议,但“凑热闹”发挥创意的人居多,包括马国网民叫反“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的50万大军涌向新加坡集会。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12, 2018 at 12:50 下午

勿玩弄马新关系

with one comment

温思恳     2018-12-10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82019

马新纠纷越演越烈。从水供课题至高铁赔款,从空管主权到制定海域界限,短短半年内,马新关系面临新的考验。

上个月,马哈迪才于东盟峰会中形容新马关系犹如一对双胞胎。两国虽然彼此竞争,却让双方更快成长。如此甜蜜的言论,为马新关系大派定心丸。然而语音未落,从上个月末至本月初,就有十多艘大马船只闯入新加坡领海范围。据亚洲新闻台的一段视频显示,当中被新加坡驱逐的,竟然有大马海事局的船只。有别于隔空放话的政治言论,以官方船只闯入他国领海,是完全不同级别的挑衅。

马来西亚分别在1979年、1987年和1999年3次制定新山港口海域界限。三份图的海域范围其实都是一样的,但今年10月,大马突然制定了一份新的港口界限图,单方面扩大了海域范围至新加坡现有承认的海域。大马一改使用近乎40年的海域范围,再以船只闯入,挑衅意味甚浓。

身为马来西亚公民,笔者支持任何以国家利益为出发点的政策。但讲句公道话,这次闯入领海的事件,在情在理我们都欠新加坡一个公道。新加坡对此已经严正发出批评,形容这是“侵略性行为”。用词之重,就好像两国交战前惯用的说辞。当然,新国部长如果不如此发言,也很难和人民交代。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11, 2018 at 12:25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