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马来西亚

星马高铁算总帐:新加坡的扩张愿景成泡影?

leave a comment »

徐子轩    2018-6-6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3/3180525

用高铁连结星马,真的不好吗?图为新加坡的丹戎巴葛火车总站,直到2011年6月,这...

用高铁连结星马,真的不好吗?图为新加坡的丹戎巴葛火车总站,直到2011年6月,这里都会发车连结两国。图/美联社

由于“隆新高铁”是在马来西亚前首相纳吉,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强力推动下尘埃落定,原本预定今年开标、2026年竣工使用。岂料马来西亚大选后变天,以马哈迪为首的新政府早在选前就誓言反对,选后李显龙虽立即会见马哈迪,但显然无法说服他取消的心意。

当新加坡见到媒体报导后,由交通部长许文远出面,表示已透过外交途径要求大马澄清对高铁计划的立场,并宣称将继续承担相关费用,直到马来西亚确定取消。同时,新加坡也将研究取消后所涉及的协议赔偿问题。如此看来,马哈迪政府尚未正式提出废弃高铁的照会。

对于高铁的效益众说纷纭,不妨来分析一下隆新高铁的经济帐,大马、新加坡究竟能从中获得多少利益呢?

马来西亚大选后变天,选后李显龙虽立即会见马哈迪,但显然无法说服他取消高铁计划的心...

马来西亚大选后变天,选后李显龙虽立即会见马哈迪,但显然无法说服他取消高铁计划的心意。图/路透社

关键载客量:高铁与廉航的竞逐

2006年丹麦学者曾经做过研究,审视14国共210个交通建设的事前评估。以铁路计划为例,结果发现,十分之九的载客量都被高估,平均高估比率为106%;2010年这些学者又做了基础建设成本超支的研究,针对20国共258个计划,发现绝大多数建设的完工费用都高于原始的预估。再以铁路为例,平均成本比原来计多出45%。

MyHSR的估计,隆新高铁年运量将达到2,200万人次,有论者认为即使砍半仍可媲美欧洲之星的乘客数。

票价则是决定搭车的重要关键,一般预估吉隆坡到新加坡单程在50美元(约台币1,500元)左右,与廉价航空机票相近,应可在中产阶级负担范围内。不过这也将影响其他既有的运输方式,特别是廉价航空。

去年吉隆坡到新加坡航线乃是世界最繁忙,全赖廉航之功。若高铁开通,可以想见廉航势必重挫,唯有削价以应,分食市场大饼。最糟的状况便是高铁既达不到预估的人数、廉航又丧失足以维持经营的人数,高铁亏损还有政府买单、廉航只能选择倒闭,而做为消费者也是纳税人,更将蒙受其害,达到三输局面。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老马两李的交锋

leave a comment »

刘泰安    2018-6-5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80605/老马两李的交锋/

“问世间,是否此山最高?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我国与邻邦新加坡的建国发展与历史进程,与两国领导人敦马哈迪和李光耀及李显龙的互动息息相关。老马与李氏父子交手过招的“恩怨情仇”,令我想起上述1983年版香港电视剧《射雕英雄传之华山论剑》的主题曲中歌词的意境。

李光耀比马哈迪年长1年10个月。他从1959年到1990年出任新加坡总理,卸任后担任内阁资政,继续“垂帘听政”,直至2011年为止。笑傲江湖长达52年,如此纪录,史上绝无仅有!

老李在执政期间,使到新加坡增长为东南亚最富裕繁荣的国家之一。但他毁誉参半,既是新加坡的缔造者或“新加坡国父”,也因长期实施威权统治、无情打压政敌,而被称为“温和的独裁者”,甚至是“东南亚的小希特勒”。

老马则从1981年到2003年出任我国第四任首相,长达22年。他在执政期间把大马发展为一个高度现代化的新兴工业化国家,功不可没。但他的威权、独裁领导方式和裙带作风,也使他备受批评,与老李可谓“半斤八两”。

老马老李“瑜亮情结”

老马与老李这两位邻国强人一向有“瑜亮情结”。两人早在1964年至1965年马新分家之前,担任国会议员期间,便时常唇枪舌剑,多次冲突。例如老马不悦老李没完没了的说教,甚至质疑老李有当大马首相的野心。

老李则非议老马退位后贬低接班人的做法。老李说,他只扮演劝谏下一代领袖的角色,如果接棒的新总理失败,就等于他的失败。但老马从来没有这么想,只会贬低自己的接班人。

众所周知,在老马执政22年期间,马新两国的关系曾因拆除新柔长堤、改建美景大桥、售卖沙石、食水供应、白礁岛和填海工程等多项争议而陷入冰点。

值得一提的是,在2008年3•08大选后,大马政坛出现了新格局,国阵失去长期拥有的三分之二议席多数优势,民联夺下5州执政权,“退而不休”的老李突然率领新加坡多名年轻部长,在阔别20年后重新踏足大马,马不停蹄地访问6州,密集拜会我国多名朝野政治人物,偏偏就是不约见他的“欢喜冤家”老马!老马当时只能酸溜溜的声称,就算老李主动邀约,他也不会与后者见面。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6, 2018 at 8:49 下午

马哈迪认为,大马变天或能启发新加坡人

leave a comment »

当今大马     2018-5-29
https://m.malaysiakini.com/news/427340

马来西亚在5月9日首次经历独立以来的政党轮替后,首相马哈迪认为,这种政治变化或许会让邻国新加坡人有所启发。

“我想新加坡人民,就像马来西亚人民一样,一定也厌倦了独立以来,面对同样的政府,同样的政党。”

马哈迪接受英国伦敦的《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的访问,发表上述言论。

国阵和其前身联盟(Alliance)治理马来西亚长达61年,直至本月9日,才遭到希望联盟推翻。

同样的,新加坡自独立以来,也是一党独大的国家。人民行动党自1959年大选以来,一直掌权至今,长达59年。

与新加坡水火不容

《金融时报》形容,马哈迪“向来喜欢激怒邻国新加坡”。

马哈迪再度任相前,曾在1981至2003年期间,担任第4任首相。他和新加坡的关系向来水火不容。

不过,马哈迪在大选前夕,曾接受新加坡媒体《新明日报》的访问时,否认他对新加坡存有敌意。

反观,他提到他和已故新加坡资政李光耀的关系犹如“兄弟”,不过,双方会为了各自国家的利益而坚持己见。

马哈迪昨天表示,为了改善国家债务,正式宣布取消马新高铁(HSR)计划。

基层种族主义顽固

除此之外,马哈迪相信,希盟新政府领袖较不受种族主义的感染。

不过他认为,尽管联邦政权已易手,基层的种族主义情绪仍根深蒂固。

“在最高(领导)层,这个政府较少有种族主义。”

“不过,在基层,种族情绪仍然高涨。”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9, 2018 at 9:28 下午

马来西亚部长减薪一成 百万年薪再成众矢之的

leave a comment »

马谦竹     2018-5-24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524-1497

所谓的牺牲奉献,也并没有要求我们的部长高官用酱油配白粥,而是领取能让他们衣食无忧、生活体面的薪金,这不需要100万元。

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昨天(23日)主持新内阁的首次会议。(马新社)

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宣布新内阁集体减薪一成,一方面落实竞选承诺,体现与民同甘苦的诚意,另一方面也借此突出国家债务已达1万亿令吉(约3380亿新元)以上,目前国家债务已占国内生产总值65%的严峻现实。为此他也决定解散多个政府机构,解聘1万7000名由政治任命、以合约性质聘用的公务员,减轻政府的财政负担。

消息一出,新加坡部长的百万年薪自动“躺着中枪”,本地网民纷纷借题发挥,指桑骂槐,再次爽爽地义愤填膺了一回。

这已经是用膝盖想都可以猜中的必然结果。尽管行动党政府在2011年选举失利后,试图解决这个活靶子,可惜没敢大刀阔斧,最终依然沦为对手政治凌迟的工具。如果第四代领导层对此依旧视若无睹,那民众对他们的观感,估计就如粤语所说的,“好极都有限”了。

这里无须再重复这场争论的论据,只能对第四代的政治智慧拭目以待。反倒是《星洲日报》引述马哈迪的一番话,值得讨论。他说:“一些高级公务员甚至比部长高薪,他们可以自行决定是否减薪,以减少国家运作费用,但政府不会强逼他们。”一时找不到马国高级公务员到底月薪多少的数据,但就算是比部长高,也不会高到哪里去。

根据《红蚂蚁》卢凌之的文章《马国新内阁薪水不到7000元,还自砍10%帮补财政》,首相每月基本薪资是2万2826令吉(约7712新元),减薪后为6941新元;财政部长每月基本薪资是5036新元,减薪后为4533新元。

当然,用新元比较对新加坡部长和高级公务员并不公平,毕竟要考虑到三比一的汇率优势,不是苹果对苹果的比法。但是我想从这里,联系关于马国反贪会主席苏克里的记者会报道。他在接受新政府任命后,揭露当时在反贪会调查前首相纳吉涉嫌侵吞一马公司巨款时,遭遇体制威迫利诱又孤立无援的情况。他遭受生命威胁,一度得避难美国还接受美国政府的人身保护。

闭起眼睛想象,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新加坡,出现这样尽忠职守的高官的概率有多大?或许会有,但是会不会更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同样是年收入百万元的高级公务员,考虑到自己丢官的收入损失,最终选择明哲保身,避免惨重的机会成本。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8, 2018 at 9:52 下午

新加坡眼睛看大马变天

leave a comment »

凌志渊     亚洲周刊 2018年5月27日第32卷20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26527577937&docissue=2018-20

新加坡的强大,就是靠种族平等精神,为何大马不可以?大马和平变天,也予新加坡启示,如何透过选举的力量,制衡傲慢的权力。

连接新加坡与大马的长堤:两国关系密切

新加坡怎么看大马变天?香港《信报》五月十五日的林行止专栏赫然出现“星马合并时机再现”的文章,指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建立一种如“一国两制”的合并,绝非妙想天开。但熟悉两国国情的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在星马两国也没人谈论。新加坡只有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提过两国可商议再合并,但现任总理李显龙在任十四年间从未提过,而重掌大马首相职的马哈迪当年也与新加坡关系不佳。

更重要的是,马新两国立国理念南辕北辙,新加坡重视不分种族的平等,大马则是马来人优先,写在宪法上。加上两国经济水平差距太大,合并是天方夜谭。

但这样的言论,对大马的民主发展是一大启示,也就是新加坡的强大,就是靠它的内部种族平等精神,没有法律的歧视,不会在“土著优先”的名义下,将赤裸裸的种族偏见“合法化”,让大马很多的华人都有“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浩叹。事实上,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人估计至少有几十万,他们这次大部分都有请假回大马投票,参与变天,自然也会在胜利喜悦之后,反思为何新加坡可以种族平等,而大马不可以?

不容否认,对马国变天忧虑最深莫过于新加坡。下台的大马首相纳吉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关系良好,连带马新两国发展也一帆风顺,未来则需要新加坡更多经营。然而对李显龙的执政党来说,最大隐忧是变天背后对新加坡人的启示。新加坡长期一党独大,异议人士近年遭受打压时有所闻,人民多不愿触碰敏感政治课题,反对党平时也温顺。然而马国“造反”成功,若施政能出现清新局面,包括马国移民在内的许多新加坡人就难免更大胆,发出更多对执政人民行动党的挑战。 阅读更多 »

强者交锋

leave a comment »

陶杰    2018-5-14
http://www.cup.com.hk/2018/05/14/lee-hsien-loong-mahathir-mohamad/

2002年,当时身为新加坡副总理的李显龙与其时的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会面。16年过去,马哈迪再次当上首相,而李显龙已成为新加坡总理。图片来源:路透社

马哈迪(前译马哈蒂尔)重返政坛,但已高龄92岁。新加坡的民意有一阵紧张,怕总理李显龙不会是他的对手。

马哈迪与李光耀是同一代的强人,彼此有瑜亮情结。两人都是英国人培养出来的后殖民地时代治国人才,但两人都不相信认识的议会民主。1964年,当新加坡还是马来西亚自治邦,年轻的马哈迪初成国会议员不久,第一次认识其时已风头十足、维护华人工会的李光耀。当年李光耀是马来半岛华人利益的代表,马哈迪与马来西亚开国首相东姑•阿布都拉曼原是同一政党巫统。东姑•阿布都拉曼最初很欣赏李光耀,据马哈迪说,当李光耀的人民行动党成立时,东姑•阿布都拉曼出席其开幕礼后,认为李光耀的野心不利大马整体利益。

马哈迪与李光耀多次交锋,互不相让。两人的性格相似,都是不肯认输的强人。李光耀一度指责马哈迪煽动新加坡种族冲突,马哈迪坚决否认。两国关系一度极为恶劣,马来西亚威胁停止向新加坡供水。当李光耀下令研究海水化淡,马哈迪嘲笑新加坡人从此要学饮厕所水。

但两人即使为敌,却在关键时刻很克制,想到东盟的大局,彼此多少有一点共同利益。1989年,马哈迪因心脏病,准备做开心手术。手术前一天,李光耀打电话给马哈迪夫人,说可以转介一位远在澳洲执业的新加坡心脏科医生,说这位医生医术精湛。但其时马哈迪已经送进医院,等待第二天上午手术。夫人很有礼貌婉谢,答应马哈迪第二天手术成功后会打电话给李光耀道谢。

李光耀逝世,马哈迪撰文致哀,以“光耀”称之:“我不能说是光耀一位密切的朋友,但彼此并非敌人。我为他的逝世深感悲伤。”

但马哈迪却没有去新加坡出席丧礼。

马哈迪是全球硕果仅存生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仍复出执政的政治家,到此年纪,他的智慧应该全面成熟,而且年事已高,应该知道新马拥有共同的利益,而且与南中国海和南太平洋,似乎感觉到蒙受同一的威胁。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4, 2018 at 4:30 下午

敦马让狮城寝食难安

with 2 comments

陈俊安    2018-5-11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80511/敦马让狮城寝食难安/

敦马在位时,经典名言是:“必要时,剥猫皮的方法有很多种!”尽管93岁高龄的他可能只是说说,但一想到这种强悍、枭雄式、威权式的政治人物,狮城是要做恶梦的!

果然不出评论者所料,希盟总主席马哈迪终于对狮城呛声了。

他在接受狮城报章专访时,完全不避讳说:“如果在马来西亚本届大选取得胜利,再次入主首相府,我将坚守之前对狮城抱持的外交立场,同时全面检讨协议与合作计划,当中包括隆新高铁!”

这个坦率的发言,并不让大家感到意外。但对于狮城政治领导人而言,肯定有如芒刺在背,寝食难安。因为敦马哈迪的强硬作风,即使是在强人李光耀时代,的确常常使得两国关系剑拔弩张,陷入僵局。

其一是水供合约,敦马仍然认为1962年签署的每1000加仑3分钱令吉价格是荒谬而且不合理的!但他指出这个问题(他曾经提出修订价格至1000加仑8令吉),“狮城是一丁点儿都不肯让步!”

重启美景弯桥?

其二是在狮城工作的大马公民的公积金不能提取,即使他们已经不再回狮城工作,也必须55岁之后才能领取。这个问题“马劳”是老神在在,因为看到马币不断下跌,公积金放在狮城还有利息可拿,不断增值,急着提取干嘛?倒是敦马急,“马劳”不急。而其三是丹戎巴葛火车站的土地权问题。纳吉一掌权,早已快手快脚成立控股公司,与狮城淡马锡达成联营协议,开发成商业城了。老马想反悔,恐怕也来不及了。

还有一项,就是“美景弯桥”,敦马梦萦魂牵就是要拆除半条柔佛长堤,然后建造一道“美景弯桥”,狮城不答应,继位的阿都拉与纳吉更是提也不提,无限期搁置计划,当“美景弯桥”是敦马的梦中幻景。

呃,重启弯桥计划,那么,新、柔的快铁计划,难道要再被检讨不成?

敦马在位时,经典名言是:“必要时,剥猫皮的方法有很多种!”尽管93岁高龄的他可能只是说说,但一想到这种强悍、枭雄式、威权式的政治人物,狮城是要做恶梦的!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2, 2018 at 12:54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