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马来西共产党

爱屋及乌:北京与李光耀的友谊,1954-1965

with 2 comments

刘晓鹏(政治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教授兼亚太研究英语硕士学程主任)   2019-11-2
http://www.taipeiforum.org.tw/print/P_561.php

北京在新加坡建国的过程中扮演的是正面角色,李光耀数次取消访问中国也显示,中国只是他处理内部敌人与对抗吉隆坡的工具,并非主要敌人。但由于李利用共党威胁论达成独立,中国在当今人民行动党的论述中,只能永远是建国时的敌人。

前言

学界常怀疑1950与1960年代李光耀建国时,北京藉族群联系操作新加坡共党暴动,因此中国身份认同往往也被认为有损新加坡的国家建构。虽然中共介入巅覆活动的证据薄弱,但众多相关论述占主流地位,使许多反对李光耀的政治人物被指为“共党”。这些“共党”未经审判即遭监禁多年,至今未得平反,诸多族群与意识型态考量也衍生出当今新加坡的语言与种族政策。

不过,虽然李光耀从1950年代末开始反共,中共照理应当时就反对李光耀,然而,对他的批评却始于1960年代末期。时间差表示中国操纵新加坡共党的论述值得重新思考。从大结构来看,北京在韩战后努力向中间地带的国家与政府争取友谊,鼓励海外华侨减少与祖国的政治连繋。新加坡当时正努力摆脱殖民,反美气氛浓厚,也与中国有密切的贸易关系(1959年是中国第十大贸易伙伴,1960年代成为中国仅次于香港的第二大外汇来源),中国似乎没有理由藉华人的民族意识,在新加坡发动共产革命。

新加坡第一任首席部长马绍尔(David Marshall)访问中国留下的纪录中,中国关心新加坡反殖运动远超过共党革命。韩素英与Geoff Wade也指出北京并未利用海外华人对抗李光耀,周恩来甚至支持李领导马来西亚。本文以中国外交部开放至1965年的资料为基础,认为李光耀在意识形态与身份认同上向中国靠陇,让北京觉得他要建立一个亲中国家,因此默许李镇压政治对手、配合李对抗吉隆坡,并积极游说印尼承认新加坡独立,北京事实上支持李光耀,其做为也有助新加坡建国。

李光耀与北京的那些“第一次”

主流论述的新中关系,多依李光耀的自传,指1965年8月9日独立后一直到1970年代初,和北京并无外交接触。但实际上新加坡甫独立,8月18日派高德根(时任新加坡驻马来西亚最高专员)就赴香港见新华社副社长祁烽,向北京传讯。9月29到10月1日间,由杜进才副总理、教育部长王邦文,与外交部长S. Rajaratnam,也在肯亚与坦桑尼亚拜会中国大使王雨田与何英,向北京传讯。

独立后就有此层级接触,可见独立前即有基础。双方的第一次联系纪录是在1957年12月8日,由李光耀透过Alex Josey (李的秘书,世界第一本李光耀传的作者,另一说是英国军情六处的特工)联络在苏联的贝却敌(Wilfred Burchett),通知中国外交部情报司长龚澎,说明李光耀希望访问中国。此后的连繋由Alex Josey与中国人民外交协会处理。1958年4月3日,协会收到通知李光耀将于9月访问中国,但4月17日又收到通知取消。

李光耀首次派人正式访问中国是于1959年10月26日。易润堂与陈翠嫦经中国驻丹麦使馆与香港中国旅行社安排,访问中国一周。前者是李光耀的秘书与立法议员,后来也出任不同内阁职务。后者是王邦文的妻子,也是立法议员。接待他们的是廖承志,廖当时虽然主管华侨事务,但却是以亚非团结协会主席身份接待。 阅读更多 »

李光耀唯一悬念,经济

leave a comment »

陈国祥(中央社董事長)   2015-3-22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50322000653-260109

图为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美联社资料照片)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病危,随时可能告别他以铁血意志缔造的新加坡。他曾说:“如果发现情势不对,即使躺在病床上或者已进入坟墓,我都会跳起来干预。”如果老天允许,也许李光耀真的会起来过问早已和他血肉相连、难分难舍的新加坡政事。

新加坡于1965年被迫从马来西亚独立之时,李光耀立下心愿:“我们是绝对不会爬着乞求回到马来西亚的。”李光耀及其领导核心自独立后赤手空拳杀出一条血路。凭什么?

首先是凭借过去10年政治斗争经验所淬炼出来的强勇智能。从1954年成立人民行动党开始,李光耀就投入政治斗场上你死我活的残酷游戏中。

通过街头激烈的对垒斗智、甚至是兵戎相见的厮杀,使他成为在尖锐而凶险战斗中淬炼出来的战士,脑海容不下缥缈的梦幻玄想、抽象的意识形态。有的只是实实在在的求生存发展之道。唯一悬念是如何让人民安居乐业,让新加坡兴国安邦。

独立建国之前,李光耀和共产党人先联合再斗争的历程,在联合阵线中“跟魔术师做学徒”,更在其中撷取政治利益,他惕励自己“骑上一只狂野的老虎,可是不能因为恐惧而变成瘫痪无能”,他们咬紧牙根骑着老虎走,当自信已经足够壮大,就翻脸打起老虎来了,“直到它精疲力尽而被制伏为止”。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