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黄循财

李玮玲李显扬7月6日联合声明全文

with 2 comments

李玮玲,李显扬     2017-7-6
http://www.zaobao.com.sg/special/report/singapore/38oxley/news/story20170706-776961

我们爱新加坡。这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父亲用尽一生建设新加坡,为这个国家付出。我们希望新加坡获得最好的。要信守他的价值观,就要尊重他和他的精神遗产。

这封信为2017年6月14日以来发生的事件提供背景,并回应前几天国会上出现的一些说法。

背景

2015年4月12日,在我们父亲的遗嘱宣读当天,显龙与我们发生争执。他隔天要在国会上表明我们的父亲已改变主意,没有拆除欧思礼路38号故居的必要。我们自然无法同意,因为那不是真的。他也因玮玲能毫不受约束地继续住在故居而生气。他向我们大喊,并威逼我们。这让我们走上不归路。他自此没有再与我们说话。

不久后,显龙写信告诉我们,他聘请了一名律师(黄鲁胜)处理,还问我们的律师是谁。这让我们目瞪口呆。我们是手足,一起讨论父亲的故居,却得各自聘请律师。不久后,显龙停止与我们直接沟通。在我们父亲逝世后的首个农历新年团圆饭,我们的哥哥邀请了所有亲戚,除了我们。

我们在过去两年尝试通过各种中间调解人与他对话。我们在2017年6月14日发表声明不久后私下尝试和解,但却碰壁。因此,对于显龙在2017年7月4日声明表示希望和我们私下处理争执,我们欢迎。我们期待与他在没有律师或政府机构介入的情况下洽谈。

6月14日至今

在2017年6月14日发表的公开声明中,我们写道李显龙反对我们父亲李光耀拆除故居的意愿,滥用作为总理的权力,并且利用国家机关追求自己的个人目标。当时,一些新加坡人对这些指责表示怀疑——这些事情怎么会发生在新加坡?

自那以后,你们已见证所有三项指责的证据。李显龙称他回避参与,但却对由自己的部长组成的一个秘密委员会作广泛建议。他寻求挑战李光耀拆除欧思礼路38号故居的意愿,并且在宣誓声明中宣称李光耀在不知道内容的情况下执行遗嘱。显龙的公开声明与私人声明自相矛盾。显龙以总理的身份获取文件,并把它们用在自己的私人法律纠纷上。他滥用总理公署权力追求他的一己私欲。(我们也发表另一份文件简要总结至今的证据。)

在国会上,你已看到李总理和何晶曾有保存、翻新和搬进父亲故居以继承政治资本的意愿。李光耀签署翻新计划不意味着他接受故居应该被保存。显龙误导李光耀(与全家人)让他们认为故居必将列为国家古迹。(我们已出示多封电邮证明这点,这些电邮可在附上的总结中找到。)

有后备方案应对不代表一个人希望或接受某种情况发生。若有人说:“如果我的书本着火,请联络我的保险公司”,他并非因此接受书本应该被烧。

在此之上,你已看到国家机关急于协助李显龙的一幕。受严格管制的新加坡媒体不停地做出不客观的报道。部长们急于对事情“负责”,这些事情明显是在显龙指示下进行,目的就是不愿承认我们父亲的遗嘱。政府机构在三更半夜介入,为总理和何晶找借口。

李显龙是双面人。他在公共场合表现为一名行事光明磊落的儿子,寻求家中和谐。私底下,他用公权和他的下属暗中破坏李光耀的遗愿,攻击那些发声的人。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老地方,城市的灵魂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7-6-16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7/06/blog-post_16.html

对于一般移民或志不在寻找城市的内涵的人们而言,这是一座出入方便的宜居城市。如果我们从较高的思想层次出发,这不过是座流动性强的移居城市,欠缺扎根的空间。我们集体成长的年代的生活面貌流失了,陪伴我们成长的从殖民地过渡到自治的年代的历史性地标也消失了。没有了记忆,如何串联民族的根?

2016年11月13日,接受了新加坡艺术理事会的邀请,在艺术之家 (The Art house) 主讲了“老地方,新大楼——城市发展与保留遗产是否必须处于对立的两端?”

出席者跟我一样,认为城市发展需要保留特殊的,集体认同的地标,保留对生活的记忆,在世代之间创造持久的纽带。城市有了自己的灵魂,才能提升人民的精神层次,独树一格。

城市记忆,城市失忆

我对城市调查报告的排名榜兴趣不浓,较关注的是受访人士的反馈。以日本Mori Memorial Foundation 城市策略研究所的调查为例(2016年10月18日),国际访客觉得新加坡跟东京一样的现代化,但跟上海一样,并没有在脑海中留下特殊的印象。相比之下,其他城市不论是感染悠久的人文气息,自由女神,浪漫风情,美食或韩流,都具有一定的文化魅力。

我在国家博物馆和国家美术馆义务导览时,经常碰到来自中国的自由行访客,近期多了趁着周末多拿一两天短假,来去匆匆的年轻人。他们来新加坡散心的理由是:直航,空气好,不用戴口罩,语言没什么压力。一言蔽之,就是飞到新加坡“透气”。

综合起来,新加坡是个现代化的宜居城市,但缺乏可以“寻根”的文化底蕴。中国的一带一路政策下,许多城市都会扩建基础设施,打造宜居的环境。中长远来看,这些变化对新加坡都是警惕。

日本Mori Memorial Foundation 城市策略研究所的城市印象调查

跟去年11月在艺术之家的交流会时隔半年,代表新加坡出席北京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的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续程苏州,参与了“2017世界城市峰会”。《联合早报》2017年5月19日报道[1]

黄循财出席杰出青年领袖研讨会时说,人都有怀旧的情感,想要守住童年的成长记忆,但当城市变迁对居住环境产生影响时,个人的怀旧回忆是不是都属于文化遗产要被保留下来,有待商榷。他以东南亚常见的街边小贩比喻说,小贩们可能需要给新的城市设施建设让道,搬去另一个地方经营,但只要食谱还在、可以为老飨带来地道美食,美食文化遗产一样可以被保留、代代相传。……要想把一些人从全球化的文化认同迷失、不安全感中拉出来,文化投资是一种途径。城市应当持续保有开放的思维,与世界相联,筑牢文化的锚,扩大共享空间以分享社群共同的经历和记忆等,确保城市可持续发展。

关于黄循财一席话,我觉得确实有商榷的余地。

先从科学的角度来商讨:人的头脑有一个小小的海马体,负责记忆与检索,也就是组织人的情感纽带的功能。人必须通过回忆来寄托思想感情,进一步转化为生活的动力。这是与生俱来的,这是人的价值所在,也是人类伟大之处。阅读全文»

公主彻夜未归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6-16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6/145332.html

其实龙皇帝会认为自己就是李光耀2.0,因为根据李光耀价值观,这是唯一且合理的发展。所以当玮玲公主和扬亲王担忧自己的地位不保时,只好诉诸全国人民的力量,号召大家起来造皇帝的反,至少让他的声誉掉漆。所以“不宜当总理”、“李家下一代停止从政”之说都浮上水面,谁当皇帝都好,就是不要龙皇帝。

玮玲公主和扬亲王联合发动的逼宫戏码,深具宫闱剧的机关算尽。选在龙皇帝前脚踏出国门去度假,而玮玲公主后脚也嘻嘻哈哈跟友人到苏格兰高地旅游,只有扬亲王留守官邸,三人分隔三地,让负责监视的太监们心头放下大石,一时不察倒头大睡。

定在丑时(夜半一时至三时)发难,时间上掐得准准的,因为新加坡时区是在格林威治时间+8小时,时值三更半夜,而龙皇帝最喜欢的度假地——北海道时区还要加多一小时,届时应已入寝。若是没太监秉烛通报,还有五六小时才到天亮,到时谁也阻挡不了,全世界都知道声明的内容了。而玮玲公主的所在地(英国)还是星期二(13日)下午的下班时间(六时),社交媒体才刚刚要热络,第二天的报纸也赶得及出版。若论纽约,则是午餐刚刚结束,还有大半天的时间让面簿和推特消息到处流传。

而本地官报则刚刚编完送印,主编们到家正要上床,电话就来了,赶紧驾车回报社。虽知道是玮玲公主和扬亲王的真实面簿户口,也不敢贸然行事,只好打电话到军机处求证。军机处值班官员睡眼惺忪,看到这条消息,心里一沉:乖乖咙地咚!冒着砍头的危险,打电话到龙皇帝的避暑行宫。那时龙皇帝大概还躺在晶皇后的温柔乡,好不容易弄醒之后,看了消息,大喊三声:“朕被他们骗了!”

官媒的二丑们拖到星期三(2017年6月14日)上午8时45分才发布第一条消息。而总理公署的文告则迟至10时23分才出现,龙皇帝和晶皇后一概否认弟妹的指控,认为一切子虚乌有。照说此时诽谤已经罪成,以前吴作栋曾经说过,内阁成员如果轻轻放过恶意诽谤,则治国的权威荡然无存。可是玮玲公主多次指责龙皇帝都没事,乃是家天下的最佳明证。因为“亲疏有别”,刑不上大夫,皇亲国戚更另当别论,龙皇帝要表现其“忠孝两全”的美好面目,不愿将来背上骂名。

阅读更多 »

李光耀的价值观哪里去了?——李玮玲与李显扬的联合声明全文

with 2 comments

作者:李玮玲,李显扬    译者:陈九霖     2017-6-14
http://www.yicai.com/news/5300291.html

6月14日凌晨3点,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弟弟李显扬和妹妹李玮玲同时在各自Facebook账号中以《李光耀的价值观哪去了?》为题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对自己的哥哥、现任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失去信心,两人不仅对李显龙进行多项指控,还表示对新加坡的未来感到担心。

在长达6页的声明中,李显扬和李玮玲指责李显龙利用总理一职,设法挽留李光耀欧思礼路38号的故居。声明表示,这个做法违背了李光耀生前的意愿。李显扬和李玮玲声称在遵从父亲遗愿拆除故居的过程中遇到阻挠,并认为李显龙设法保留故居有“政治目的”——借助李光耀的光环扶持自己的儿子进入政坛。以下是联合声明全文。


我们被推到现在这个位置,感到极度的悲哀。我们对我们的兄长、新加坡现任总理李显龙的性格、行为、动机与领导力及其妻子何晶的角色颇为不安。我们看到了我们兄长截然不同的一面,这深深地困扰着我们。自从2015年3月23日李光耀逝世以来,我们就因为李显龙滥用他的地位和对新加坡政府及其代理的影响力而推进其私人事项,感受到威胁。我们担忧的是,这种体制对于防止政府权力的滥用缺少制衡。

我们感到大哥无所不在。我们担心,国家机关被用来对付我们和李显扬的夫人学芬。情况已经如此严峻,以致于李显扬感到被迫离开新加坡。

“我的心情非常沉重,我将在可预见的未来离开新加坡。这是我的父亲李光耀热爱和建立的国家。它一直是我全部人生的家园。新加坡是,并将一直是我的祖国。我并没有离开的意愿。李显龙是我离开的唯一原因!”

如果显龙准备如此地对待我们——他的妹妹和弟弟、为了新加坡的建立作出过贡献的成员——以实现其自己的目的,那么,我们为新加坡忧虑。我们想问的是,拥有能力及独立的政治正当性的领导人们,是否应该对李显龙不受挑战的权力支配不闻不问。

这绝不是对新加坡政府的批评。我们看到,公务员系统中有不少正直、优秀和诚实的领导人,但是,他们受到了位于顶层的李显龙滥用权力的束缚。我们不再信任李显龙,并已对他失去了信心。

李光耀逝世以来,新加坡所发生的变化没有体现他的立场。从未有人怀疑过李光耀心里所想的只有新加坡和新加坡人民的最佳利益。他真实可信,心口合一。但这绝不能用来形容我们的兄长李显龙和他的妻子何晶。不幸的是,我们相信显龙受其权力欲和个人名誉所驱使。他的声望与李光耀的遗赠是分不开的。他的政治权力也是从他是李光耀的儿子这一身份中攫取的。我们注意到,李显龙和何晶想要榨取李光耀的遗赠以谋取他们自己的政治目的。基于我们之间的交流,我们也相信,他们所包藏的政治野心是为了他们的儿子——李鸿毅。

新加坡不存在总理的妻子便是“第一夫人”这样的说法。李光耀自1959年至1990年担任总理。在那么长的时期里,他的妻子(我们的母亲)一直回避公众的关注,自始至终是他坚定的支持者和私底下的顾问。她谨慎行事,为总理夫人的行为设置了很高的标准。她从来没训斥过常务秘书们或高级公务员们。她和何晶之间的反差是再明显不过的了!虽然何晶在政府里没有担任公职,但她的影响却无处不在,并严重地超越了她的职权。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5, 2017 at 10:17 上午

缺席一带一路 李显龙徒奈何

with one comment

亚洲周刊    2017年6月4日第31卷22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95685022363&docissue=2017-22

新加坡依赖美国保护,又希望从中国获取经济利益,如今这种外交政策可能行不通了。

印度和新加坡五月中下旬在南海争议海域举行双边军事演习,加上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未出席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让国际间产生联想,事件将考验新加坡与中国的关系?

共有二十九位国家领袖出席有关论坛,东盟多国与会,包括在南海问题上与中国有摩擦的越南及菲律宾。虽然新加坡的盟友日本与美国对一带一路持敌对态度,不过两国也在论坛前夕决定派出高层次的代表团列席,这肯定让新加坡感触良多。

印度与新加坡领袖缺席论坛受人瞩目,印度认为一带一路危害该国国防安全,因此决定杯葛论坛。

北京为何未邀李显龙?

北京为何不邀请李显龙?新加坡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向媒体表示,“邀请之事由中方决定”,有关谈话被解读为中国没有邀请李显龙。

新加坡对中国没有邀请李显龙显得很不是味道,前议员德吉特·辛格在脸书上批评中国“怠慢新加坡”,显示了中国的“小家子气”。有评论认为,李显龙不受邀意味着新加坡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配合度不高,或在倡议中没有可发挥作用的角色。黄循财则反驳指出,中国商务部的资料显示,中国对新加坡的投资占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总额的三成,而这些资金最终多数被投入其他亚洲国家。他以此说明,对于中国资金走出去,新加坡能发挥作用。

中新过去关系密切,许多中国官员也曾在新加坡培训,但两国近几年来逐渐疏离,人们相信这主要是因新加坡在南海等议题上选择靠向美日,协助美日围堵中国,因而触怒中国。这也是为何去年会发生新加坡九辆装甲车在香港被扣留事件。为了突破美日的围堵及美军以狮城为基地控制马六甲海峡,中国进行战略反击,相继在巴基斯坦、缅甸打通原油输送线,又计划投资马六甲皇京港,以解马六甲海峡困局。

新加坡在政治上依赖美国的保护,经济上又希望从中国获取利益。在中国经济仍未强大之时,中国显得无可奈何,但在中国崛起及中美出现摩擦时,新加坡仍然希望两边获利的外交政策可能行不通了。

至二零一六年,中资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二十多个国家建设了五十六个经贸合作区,为东道国创造了近十一亿美元的税收。面对那么大的经济蛋糕,新加坡是否能搭上这趟顺风车,还得看本身的选择。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5, 2017 at 9:00 下午

前城市规划师刘太格:遗憾没保留任何贫民区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5-20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70520-sg-squatter-areas/3719748.html?cid=ch8news-fb

照片:Singapore Memory Project(右)

我国前城市规划师刘太格(Liu Thai Ker)表示,他最大的遗憾之一,就是没有在本地保留任何的贫民区,以致后人没机会亲眼目睹我国的原貌,并见证我国的发展。刘太格建议中国,除了保留千年古迹之外,也应该保留文化大革命的标志性建筑。

刘太格昨天(19日)出席第八届世界城市高峰会市长论坛时表示,“坦白说,我最大的遗憾之一,就是没有在新加坡保留一小块贫民区,因为现在的新加坡年轻人都根本不知道贫民区长什么样子。”他也透露,如果可以重新做决定,他会保留1到2公顷的贫民区,好让后人亲眼目睹新加坡的原始模样。

不过,刘太格指出,中国可以效仿新加坡保留传统地段的做法。例如,新加坡保留了华族、马来族和印族的代表性地区,因而强化了这三大种族的归属感。而中国也可以考虑,保留西南区少数民族的传统建筑,以增强他们对中国的归属感。

刘太格也表示,中国可考虑除了保留当地的千年古迹之外,也保留上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文化大革命的标志性建筑。

同样出席峰会的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表示,城市规划的过程中必定出现政策上的矛盾,必须权衡利弊。例如,在保留古迹的同时,国家也应该继续制造新事物、并向未来迈进。他表示,“更多的规划能让我们更加灵活,也让我们有机会邀请公众参与过程。所以更多的规划并不会妨碍基层的参与;反而会促进基层的参与。”

本届世界城市高峰会市长论坛在中国苏州举行,旨在解决城市里出现的复杂挑战。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1, 2017 at 1:41 下午

缺席一带一路峰会 李显龙未获北京邀请?

with 4 comments

南洋视界     2017-5-17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5/17_87.html

北京刚刚结束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刚刚落幕,但引人注目的是,这个由29个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出席的峰会,居然未见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身影。

这次峰会前,一些中新关系观察人士就私下议论,东盟10国绝大多数的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都与会了,其中包括印尼总统佐科、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和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但是,作为中国—东盟关系轮值协调国的新加坡,却只派出了低阶部长黄循财。

这个动向显然显示,中新关系依然乌云密布。

今天,新加坡《海峡时报》在一篇黄循财的专访中,提及了为何李显龙没有与会一事。

《海峡时报》说,当问及李显龙没有参加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时,黄循财说,邀请是由中方决定。

新加坡另一份报纸《联合早报》也报道说,29国领导人参加了高峰论坛,当中没有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询及总理为何缺席,黄循财回答说,邀请之事由中方决定。

黄循财的谈话是否暗示中方没有邀请李显龙,有待有关方面后续的澄清,本站将密切跟进。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7, 2017 at 9:59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