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黄金辉

公主彻夜未归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6-16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6/145332.html

其实龙皇帝会认为自己就是李光耀2.0,因为根据李光耀价值观,这是唯一且合理的发展。所以当玮玲公主和扬亲王担忧自己的地位不保时,只好诉诸全国人民的力量,号召大家起来造皇帝的反,至少让他的声誉掉漆。所以“不宜当总理”、“李家下一代停止从政”之说都浮上水面,谁当皇帝都好,就是不要龙皇帝。

玮玲公主和扬亲王联合发动的逼宫戏码,深具宫闱剧的机关算尽。选在龙皇帝前脚踏出国门去度假,而玮玲公主后脚也嘻嘻哈哈跟友人到苏格兰高地旅游,只有扬亲王留守官邸,三人分隔三地,让负责监视的太监们心头放下大石,一时不察倒头大睡。

定在丑时(夜半一时至三时)发难,时间上掐得准准的,因为新加坡时区是在格林威治时间+8小时,时值三更半夜,而龙皇帝最喜欢的度假地——北海道时区还要加多一小时,届时应已入寝。若是没太监秉烛通报,还有五六小时才到天亮,到时谁也阻挡不了,全世界都知道声明的内容了。而玮玲公主的所在地(英国)还是星期二(13日)下午的下班时间(六时),社交媒体才刚刚要热络,第二天的报纸也赶得及出版。若论纽约,则是午餐刚刚结束,还有大半天的时间让面簿和推特消息到处流传。

而本地官报则刚刚编完送印,主编们到家正要上床,电话就来了,赶紧驾车回报社。虽知道是玮玲公主和扬亲王的真实面簿户口,也不敢贸然行事,只好打电话到军机处求证。军机处值班官员睡眼惺忪,看到这条消息,心里一沉:乖乖咙地咚!冒着砍头的危险,打电话到龙皇帝的避暑行宫。那时龙皇帝大概还躺在晶皇后的温柔乡,好不容易弄醒之后,看了消息,大喊三声:“朕被他们骗了!”

官媒的二丑们拖到星期三(2017年6月14日)上午8时45分才发布第一条消息。而总理公署的文告则迟至10时23分才出现,龙皇帝和晶皇后一概否认弟妹的指控,认为一切子虚乌有。照说此时诽谤已经罪成,以前吴作栋曾经说过,内阁成员如果轻轻放过恶意诽谤,则治国的权威荡然无存。可是玮玲公主多次指责龙皇帝都没事,乃是家天下的最佳明证。因为“亲疏有别”,刑不上大夫,皇亲国戚更另当别论,龙皇帝要表现其“忠孝两全”的美好面目,不愿将来背上骂名。

阅读更多 »

厘清新加坡总统历史与相关史实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5-13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555

史实说明,少数族群的马来人,欧亚裔,印度人都已经远远超越人口比例与期限的出任了国家首长的神圣任务。所以说,李显龙要求的:“每个公民——华族、马来族、印度族或其他族群,都应该知道属于自身族群的人可成为总统,而且不时确实当上总统。”早已经是一个既成事实的历史事迹。

官方媒体2016年11月9日报导:

下届总统选举必须在明年8月之前举行。李显龙总理昨天参加法案二读辩论时说,政府听取总检察署的意见,决定启动“保留选举”机制的日期,应从首位行使民选总统权力的黄金辉任期算起。换言之,我国的民选总统制度已进入第五任,而过去30年都没有马来族当选总统,那下届选举就应保留给这个族群的候选人。……

为保障少数族群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当选总统,政府今年9月接受了宪法委员会的建议,决定如果连续五届总统选举,即30年内没有某个种族代表当选总统,第六届选举应只保留给该族群候选人竞选。……

李总理认为,“作为多元种族国家的象征,如果总统人选总是来自同一个族群,那他不仅不再是国家具公信力的象征,国家多元种族的本质也会受质疑。每个公民——华族、马来族、印度族或其他族群,都应该知道属于自身族群的人可成为总统,而且不时确实当上总统。”

官方媒体2017年5月9日报导:

前议员、上届总统选举以微差落败的陈清木医生召开记者会,针对来届总统选举将启动保留选举机制表示质疑。由于认为该课题重要性关乎全国,他决定向英国女皇律师彭力克 (David Pannick) 寻求法律意见。“彭力克不同意总检察长的建议,并指出那是不符合宪法的。在收到他的答复后,我不能默不作声,必须让法院决定到底是彭力克的法律意见,还是总检察长的法律意见才是正确的。”阅读全文»

据传陈清木入禀高庭挑战民选总统之决定

leave a comment »

新国志    2017-5-6

今日早些时候新加坡人民党秘书长吴明盛在其脸书上透露,陈清木医生已入禀高等法庭,要求总检察署就为何新加坡第一任民选总统是黄金辉而不是王鼎昌做出解释。

至今为止,陈清木医生并未证实此清息,而协助陈医生的团队就此报道告诉《公民在线》(The Online Citizen)说:“请耐心等待陈医生的正式声明。”

针对《公民在线》的询问,该团队表示,他们不知道吴明盛从何处获取有关信息,并说他们也正尝试进一步了解该事。

吴明盛过后修改了脸书帖文,说他的消息来自Whatsapp。根据吴明盛的帖文,陈医生委任了Tan Rajah and Cheah律师事务所为其代表律师,而呈交法庭的文件包括了英国顶尖宪法律师彭力克 (David Pannick)男爵的论据。

陈清木医生曾表示要参加今年举行的总统选举,但政府去年11月修改宪法,提高了竞选资格门槛,并在以黄金辉为第一任民选总统的算法下,限制只有马来族才能参与今年的总统选举,使得陈医生失去竞选资格。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6, 2017 at 11:17 下午

揣着聪明装糊涂

with 2 comments

李莫愁    2016-11-1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11/144833.html

说到这儿,就不难看出就如集选区制度那样,虽然打着种族和谐的金字招牌,其实是把更多的独裁往自己身上揽。这次匆忙推出的戏码,摆明是要阻挡陈清木成为民选总统候选人。除了高门槛之外,执政者还可以通过种种理由拒绝一些人参选,保留一切诠释的权力,这本是民主制度所不允许的,却变得不得不如此,够高招了吧!

“揣着聪明装糊涂”绝对是一种厚黑学。

“揣着聪明装糊涂”七个字是我们这些祖先来自大陆南端的南洋小子不会用的,盖因这是北方人的语法结构,就好像我们说“惹上麻烦”而不说“摊上麻烦”;然而这七字却很传神地表达那种情境的心理状况。

“民选总统”对上了年纪的新加坡人来说,都知道是行动党为了永续执政而丢出来的撒手锏。明明是要搞“第二权力中心”,却昧着良心说不是“第二权力中心”,这种选举奥步差别在于是他们当政或者不是他们当政。回溯1981年安顺补选送工人党惹耶勒南进入国会,在野党取得零的突破,那时起,行动党大佬们就深谋远虑生怕将来有一天,一个不小心让在野党取得政权。于是需要设计一个机制让他们可以扳回一局;国会的任期4年,民选总统6年的错开……并且以李光耀为麻豆的构想就开始酝酿。先搞定了集选区制度,10年之后修改了宪法搞了个民选总统制出来。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后来李光耀不当却给王鼎昌当了。而这个王鼎昌辞去党籍之后,天真地以为要当一回真正的全民总统,提出要查政府的账,杀行动党大佬们一个措手不及,飙出一身冷汗。之后终于把王鼎昌弄下台,这回就学乖了,找了个听话的“之子”纳丹来让权,于是练就一身盖树胶印的本领,把原本要留给李光耀掣肘的狠招都改了回来。这些谁没看见,只是大多数揣着聪明装糊涂罢了。

2011年民选总统选举,原本以为很冷门的竞选却出现了“Tan Tan Tan Tan!”式的命运敲门。四个Tan都来自体制,特别是前议员陈清木仅以7000票的落差败给陈庆炎。而执政党嘱意的候选人——陈庆炎也赢得不漂亮,只得36.2%的选票。到了2015年,陈清木听说李显龙又要改宪,赶紧放话说他来届一定要选,于是李显龙殚精竭虑想了个连陈清木“都不能拒绝的理由”。这些谁没看见,只是大多数揣着聪明装糊涂罢了。 阅读更多 »

李光耀一生哭过几次

leave a comment »

杨善勇    2015-4-30
http://www.pfirereview.com/20150430/

所谓“有人说”或者李光耀自称“他一生中只哭过两次”之说,浅见以为,当是以讹传讹的失误。李光耀地下有知,或许要从骨瓮之中跳出来澄清,他当众哭过,不只两次,而是好几次:出生、马新分家、母亲蔡认娘弃世、黄金辉葬礼、《时代》专访。如果再加上和拉惹勒南的告别,91岁的一生,他至少哭了6次。平均来说,15年仅哭一次,一丝无损他的“铁汉”形象。

cover

查核文字,一曰常识,一曰知识。看待前不久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谢世,全球各报纷纷转载《李光耀一生只哭过两次》的那则小新闻,若是可以这样处理,自能洞悉真伪。

据谷歌搜寻所得当前网上流传的各个版本,内容的说辞和行文的长短,略有出入;不过,一般来说所言之“李光耀一生只哭过两次”,多是指称援引李光耀自传《李光耀回忆录》的材料云云:

他一生中只哭过两次,一次是在他母亲去世时;另外一次就是这次发表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的宣言时。这一年,新加坡被马来西亚抛弃,被迫独立那天的记者会上,他说着说着,开始拿面巾纸擦眼泪。

是耶,非耶?1923年9月16日在新加坡甘榜爪哇路29号那一座大浮脚楼瓜瓜落地的那一刻,难道李光耀不曾啼哭?学走路跌倒,乃至他的稚龄之年呢?据此常识判断,当见传言“李光耀一生只哭过两次”纯属夸大之形容。

那么,台湾海峡两岸的中文网络这一段日子广泛流传的“李光耀一生只哭过两次”,其实出自何典?这句话确是李光耀本身所云,另有不明的来处,还是错误解读的舛讹?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30, 2015 at 10:39 下午

以后,会有王鼎昌地铁站吗?

leave a comment »

科技达人    2014-9-10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590

新加坡在独立后,一些政治领袖以个人的独特能力,用具前瞻性的决定,为之前没有经验可参考的各个领域开拓了新的发展。

我们不知道,如果没有吴庆瑞博士,裕廊工业区会不会成功,武装部队的成立会不会采用那样的模式。

但是,历史没有如果。

如果有如果,我们就没有我们。

历史,指的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没有人可以改变。

当年,如果王鼎昌不以他个人的眼光,坚持用运载能力最大的电力列车来为往后几十年奠下基础,我们不知道现在我们是如何上下班的。

单单看现在的巴士专用道和双节巴士的路线,在这种类似BRT的半巴士系统的运作下,许多路线依然无法满足目前的搭客需求,而且,这还是靠已经有了MRT系统,我们也还是无法在尖峰时段满足需求,可以想象如果没有MRT运作的场面,即使大量的三节巴士不断的车头贴车尾,人们还是无法顺利上车。

其实,对我们这些独立后出生的人来说,那些已故的前总统,国家都会在过后以他们的名字为一座建筑物命名,永久纪念他们的贡献。

薛尔思桥这座建筑物,是纪念一位我们不算是清楚知道他的贡献的第二任总统,前妇产科医生。

第三任,蒂凡那,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位于裕廊东的 – 就业与职能培训中心蒂凡那学院,因为他是工运出身的。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0, 2014 at 10:19 上午

言论自由的边界 张业成的《海峡时报》故事

leave a comment »

林清如(怡和轩副主席)      2013-10-29
怡和世纪(2013年10月-2014年1月)

OB-Markers2009年9月8日那一天,笔者在《白衣人》发布会结识了前任《海峡时报》总编辑张业成。张业成温文有礼,很热情地对笔者说:“林先生,当时站在历史另一边的你们会有不同的故事和看法,应该快点写出来,让我们有个更为完整的历史。”张业成心里有数,这部由他靡下的媒体人士一手编撰的《白衣人》很大程度上还是一面之词。笔者赏识他的坦率,很有礼貌地回答:“《白衣人》算是冰山一角吧,希望气候能改变,让国人有机会懂得更多的内情。”我们相互微笑,内心似乎各有期待。

张业成于1943年在槟城出生,父母都受华文教育。父亲是粤曲导师,母亲是教师。五十年代初期举家搬到新加坡,张业成进入巴西班让中学读书。毕业后做过短时期的小学教师,1963年《海峡时报》招聘记者,黄金辉录取了他。1965年新马分家,他选择留在新加坡继续其报业生涯,1987年擢升为《新国家》午报(The New Nation)及《海峡时报》总编辑。

这位仅有中学毕业,却在位40几年的新加坡主流媒体顶尖人物,于2012年12月19日发布了他的英语回忆录《言论自由的边界—我的〈海峡时报〉故事(OB Markers, My Straits Times Story)》。回忆录清晰地勾勒出新加坡模式媒体的演变过程,当中不乏鲜为人知的内幕,以及作者的肺腑之言,笔者这才恍然领悟《白衣人》发布会那天他与笔者谈话的意义。

《联合早报》记者12月12日访问张业成时,问他在出版回忆录前是否征求过政府的意见,他斩钉截铁地说:“没有,完全没有。我不认为有必要征求任何人的同意,何况我不认为自己触犯官方机密法令。这不过是我个人报章事业生涯的回顾。”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