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黄金辉

那年花开月正圆

with 3 comments

殷素素    2017-10-8

陈清木说,这个“咨询总检察署”的说法既然由总理提出的,就不该由律政部长来回答。目前的闪躲策略,大概内阁和二丑们都一样,都当没事发生,大家闷声大发财,留待时间沉淀,你又奈我何?在野党议员质疑政府诚信,原来也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么神奇。

【那】人为了2017年的民选总统大费周章,竟来修宪!总理公署委任九人宪法委员会,从制定民选总统资格标准、总统顾问理事会职权,以及确保少数种族有机会定期获选为总统这三方面做出调整,结果弄出了个空前绝后的保留制选举。目的就是为了让身为“华人”的陈清木,连选都没得选。老实说,选个权力都被架空的所谓“民选总统”照说是小菜一碟,退一百步说,要是真的让陈医生选上了,难道整个内阁斗不过一个小总统?加上行动党占国会绝大多数,要弹劾或者罢免不过是弹指间事。从另一方面讲,陈清木以前是他们“家己人”,有可能选前一个样,选后又是另一个样呢?怕什么小……

【年】中以后,哈莉玛的族裔牵扯出问题,父亲原来是个印族穆斯林。可是今天我们才知道原来她是不是马来人,也是个政治决定,要遵循“教父原则”——老大说了算。果不其然,9月13如期中选,民间开始流行一段顺口溜:

华族选民不高兴,因为陈清木没得选。

马来选民不高兴,因为为他们选出一个印度总统。

印族选民不高兴,因为把他们的人叫做马来总统。

全民不高兴,因为9月23没放假。

【花】了22万,哈莉玛什么都没做就当选了。她所定制总值19万8000多元的竞选宣传材料,包括1万多张海报、200个布条、以及T恤、徽章和雨伞,最后还需花1800元把这些东西烧掉。当然你可以说:这是无法避免的。然而就民主程序来说,这些钱就花得不值得。民主程序有得到贯彻吗?民众的抉择政府有尊重吗?

【开】罪了所有选民,所为何事?当然就是为了私利。最好笑的是,这个“九人宪法委员会”也够好玩的,竟定出一个五届没人当选就保留给那个种族的游戏规则,Why!? 根据素素的妇人之见,大概这“九人宪法委员会”也要做好人,让2017年的总统选举不会是个“种族选举”年,六年后那已是别人家的事了(就像建议部长加薪,总理总是避嫌,自个不加薪N年)。可惜那人已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哪有功夫等五届?于是就动用自己的公权力。把四届硬拗成像五届;那!就是那人不够聪明的地方,因为“九人”报告书必须得到总理公署的接纳,工作才算完成。只要继续不接纳,直到他们悟出其中的真谛(就像当年吕德耀前后两次不接纳公共交通理事会的建议,让他们回去再议,因为两次都没提到加车资),他们自然就会把五届改成四届,让他们做不了君子。到时就两手干净,不会授人以柄了。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首任民选总统是谁?林瑞莲质疑政府诚信

with 2 comments

柏克乙      2017-10-4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004-522

“主权在国会”符合新加坡的宪政精神,也是强有力的论据。只是很多人会问,为什么修宪辩论时不强调这一点就好?政府拿出“听取总检察署建议”的说法,会让国人产生决定黄金辉为首任民选总统是个法律定义问题的印象。

(谢静怡制图)

我一个从事房地产中介的朋友喜欢引述业内的一句谚语:the road to hell is paved with misrepresentation,意思是警告经纪别为了完成交易而信口开河,最终因为陈述不实而惹上官非。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在国会提出名为《从黄金辉总统或王鼎昌总统算起,是政策决定还是法律问题?》的休会动议,引发她与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之间的激辩,让我想起了这句话。

林瑞莲:政府称“听取总检察署意见”有误导国会和国人之嫌

林瑞莲质疑人民行动党政府在推动民选总统保留选举机制的修宪辩论时,有误导国会和国人之嫌。她表示,李显龙总理在解释为何首任民选总统从没有被国人投票选出的黄金辉算起,而不是由第一次选举所选出的王鼎昌时,提到了政府听取总检察署的意见后,决定将启动保留选举机制的日期从黄金辉任期算起。但是,当在2011年参加总统选举的候选人陈清木入禀最高法院,挑战政府把黄金辉作为首任民选总统,因而得以在2017年总统选举启动保留选举机制的合法性时,副总检察长哈里古玛却在庭上表示“总检察长无权告诉政府应从什么时候算起”,而总检察署的建议也与案件“无关”。

她指出,既然哈里古玛在法庭上明确表示,“总检察长无权告诉政府应从什么时候算起”,而总检察署的建议也与案件“无关”,那么政府在国会修宪辩论时,所提到的“政府听取总检察署的意见后”决定以黄金辉为首任民选总统,是具有误导性的。换言之,首任民选总统到底是黄金辉还是王鼎昌,根本就不是貌似具有客观意义的法律定义,而是充满主观认定的政治决定。

尚穆根:主权在国会国会才有权决定谁是首任民选总统

尚穆根强烈反对林瑞莲的指责,极力表明“主权在国会”的立场,也就是说只有国会才有权力决定到底谁才是首任民选总统,连法庭也同意这个立场,所以才判决陈清木败诉。既然“主权在国会”,总检察署的建议当然也就无关紧要了;政府咨询总检察长听取意见,只是要确保没有任何违法的问题。尚穆根还刻意引述李显龙总理当时对国会的陈述,来总结他对林瑞莲的反驳:“我们听取了(taken) 总检察长的意见。我们将从第一个行使民选总统权力的总统算起,换言之,是黄金辉总统。这意味着我们已经到了第五届民选总统了。我们也必须定义迄今为止所有民选总统的种族身份。这实际上不存在疑问,但作为法律问题,我们必须做出定义。”

修宪辩论时为何不强调“主权在国会”?

“主权在国会”符合新加坡的宪政精神,也是强有力的论据。只是很多人会问,为什么修宪辩论时不强调这一点就好?政府拿出“听取总检察署建议”的说法,会让国人产生决定黄金辉为首任民选总统是个法律定义问题的印象。事实是国会多数党组织政府,国会的决定也就是政府的决定,所以这是个主观的政治判断。况且,总检察长到底具体建议了什么,建议书至今还没有向国人公布。

尽管法庭已经就陈清木起诉案判政府胜诉,林瑞莲的休会动议所引发的辩论,恐怕会继续在司法以外的社会舆论延烧。在司法上,“主权在国会”不容挑战,但在政治上,政府在表明决定启动保留选举机制时所给的陈述是否有不尽不实之嫌,或许就见仁见智了。阅读全文»

老大说了算 有什么好不爽?

leave a comment »

兰陵生      2017-9-14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0914-406

政府是经过白纸黑字,一人一票,堂堂正正,绝对民主地由全国有资格投票的选民选出来的国家老大。那政府老大推行的政策,你们干嘛不爽呢,当年你投票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不爽呢?

老大说了算,这个放诸四海皆准的原则,本来就没有争议。(互联网)

老大说了算,这个放诸四海皆准的原则,本来就没有争议,如果老大说什么都不算,那还选一个老大出来干嘛?

诶,说的是新加坡近日来最热火的话题——保留制民选总统,全民还真的是不爽到一个极点,少见地在各大社论网站及社交媒体骂声一片,非常贯彻团结一致的精神。

政府是民选出来的国家老大

政府是经过白纸黑字,一人一票,堂堂正正,绝对民主地由全国有资格投票的选民选出来的国家老大。那政府老大推行的政策,你们干嘛不爽呢,当年你投票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不爽呢?

其实啊,政治是个什么东西,大家都知道。只要不太过分,不踩到民众的底线,基本上,新加坡国民还是很温和兼善解人意兼听懂说教的。这可不是说说而已哦,水费一次过上调30%,物价年年上涨,公积金修改到一个退休了也可能拿不到现金的地步,地铁坏到一个宣布了供电轨全数更换完毕却仍须等两年才可提升可靠性的程度,等等等,民众骂归骂,不满归不满,还是承受了下来,日子照常过。

但这此的保留制民选总统,为何掀起的怨气竟然是史无前例地汹涌澎湃呢?原因其实很简单,政府老大这次玩过火,设立了不容置疑的游戏规则,却又自己打破规则,不仅不理民间反对声音,还要民众接受政府的一番美意。哎哟,今时不同往日了咧,现在新媒体可以让民众随时随地说出心里话,足以形成一股舆论力量。民选总统资格要求太高

那民众到底在不爽什么呢

首先,民选总统的候选人资格,就已经问题多多。根据条例,候选人须担任过国会议长、大法官、部长、常任秘书的公职,非公务员则须担任公司资金达5亿的实权总裁,这个公务员与非公务员的资格,已经设立在一个非常不平等的天平上。

政府要求独立人士有掌管财务及决策的能力,所以将资格定在超高的5亿公司资金,但这一开始就把范围缩小到了几乎只有商人才有资格,而排除了其他领域专业人士问鼎总统的机会。即使是大律师,也得有家公司资金5亿的律师行,大医生也得是资金5亿的医疗集团总裁,才符合资格,更遑论学校校长、大学教授、工程师、艺术家等等。这样的总统候选人资格,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职业与身份方面的不平等待遇,甚至可说是歧视。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4, 2017 at 3:04 下午

上诉庭的判决

leave a comment »

陈清木医生     译者:新国志    2017-8-23
https://www.facebook.com/TanChengBock/posts/1568744559866740

你们现在大概都如道,上诉庭驳回了我的上诉。我和我所有的支持者都感到失望,因为我们在2011年我以微小票数 (0.34%) 落败后,原本希望参与这届总统选举。尽管如此,我很高兴知道,在这起诉讼中有很多人强烈支持我。我从来不感到孤单,我真诚地感谢你们每个人。

有人可能会说我打这起官司是愚蠢的。但我不这么认为。当议员林瑞莲在国会问政府为何计算五任的总统时,选择从黄金辉总统算起(导致2017年成为保留选举年),政府向她挑战,要她去法院寻找答案。这是错误的,我觉得需要回应。我坚信政府应该在国会中回答,而不是挑战议员上法庭。

所以我发起诉讼,提出大多数新加坡人认为适当的做法,就是应该从第一届民选总统王鼎昌算起(这将导致2023年成为保留选举年)。不过,上诉庭裁定,在法律上,政府有酌情决定权从黄金辉总统开始算起。他们发布了66页长的判决书,详细说明了充分的法律理由。现在上诉庭已经作出最终的决定,我接受这一裁决——但心情沉重。

我和我的团队现在将休息,重整旗鼓。我答应你们,我会永远为新加坡人说话,为我们的国家尽心尽力。

同时,我要最先祝愿来临的2017年保留总统选举参选人一切顺利,为我们的国家做出最佳贡献!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3, 2017 at 10:42 下午

新加坡总统种族限制掀争议

leave a comment »

萧翔     亚洲周刊 2017年8月13日第31卷32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1733663721&docissue=2017-32

新加坡即将举行总统大选,政府限马来族参选,以产生马来族总统,引发争议,被指暗中排挤与执政党不和的前老将陈清木,违背任人唯贤政策。现任国会议长哈莉玛呼声最高。

新加坡国会议长哈莉玛(图:新加坡报业控股)

八月在新加坡是充满国庆欢腾气氛的季节,处处可见红白两色与一弯新月和五颗星星的国旗飘扬,许多民众每年这时节总不免心中泛起从小就熟悉的“信约”誓词:“……誓愿不分种族、言语、宗教,团结一致,建设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但今年这段话却被不少民众视为反讽,因为即将在九月份(日期待宣布)举行的总统大选,是一届只保留给马来族群的选举,也就是四大种族中的华族、印度族和欧亚族都不能参选。

总理李显龙在父亲李光耀二零一五年去世不到一年,就在执政人民行动党垄断的国会宣布要检讨民选总统制度,于是成立研究宪制的委员会举行公听会,提出几项重大建议,包括民选总统若经过五届没有某一少数族裔出任,下届就必须保留给该族裔参选;建议也大幅收紧参选者的资格要求,包括必须是大企业负责人,企业资本额的要求大幅提高,若来自公职部门,也必须是高层,任职时间也大幅延长。这些建议几乎都被内阁接受,李显龙在去年十一月也宣布听取了总检察长意见,将今年的总统选举保留给马来族参选,国会通过修宪案。

这一决定引发持续至今的争议。新加坡自一九七零年第一任总统尤索夫死在任上后就没有马来族总统,但按新修宪法以五届没有某一族群就要保留的规定,国会将第一任民选总统认定为黄金辉,理由是他任内宪法已经改为民选总统,他也开始执行民选总统职务,因此从他开始算已经五届没有马来族总统。但黄金辉终其任期没有经过选举,从新加坡人的认知和各种文献,黄之后的王鼎昌才是第一任民选总统,曾任副总理的王鼎昌当年竞选的盛况和选情差点告急,至今仍是年长者历历在目的事,执政党的决定因此被民间不少人以阴谋论看待。

阴谋论认为,如果从王鼎昌算起,则五届没有马来总统的宪法规定,将在再下一届才必须保留给马来人,来临的这届继续是开放给各族的竞选,如此则对李显龙的党中央相当不利。因为与执政党中央已经翻脸的老将陈清木(在六年前选举前已按法律规定退党),早被舆论高度视为今年总统选举的强棒,他在六年前(总统一届任期六年)的选举中仅以微差败给现任总统陈庆炎。但他在党内多年树立的敢言和正直形象,被民间和反对派认为可以发挥制衡执政党的作用,因而受到期待。 阅读更多 »

民族总统撼动新加坡国家根基

with 2 comments

新加坡文献馆       2017-7-22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981

总的来看,马来总统是为了继续当权者的政治利益,除了让既得利益集团获得巨大金钱好处,尤其是总统在任期间的千万元金钱收入,社会上的普罗大众,必将为即将到来的社会败坏付出不菲的社会代价。

李显龙为了确保政权完整性而力推执行2017年马来总统选举,是饮鸩止渴的不明智政治决策,势必让整体新加坡人民付出惨重的社会代价。首先,民族总统颠覆新加坡国家信约。其次,司法制度政治化,挑战新加坡司法独立的民主根本。其三,高薪养奴政策加剧制度僵化,让社会成本变本加厉。

一、民族总统颠覆新加坡国家信约。

新加坡国家信约:我们是新加坡公民,誓愿不分种族、言语、宗教,团结一致,建设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并为实现国家之幸福、繁荣与进步,共同努力。

国家信约的根本宗旨,是要通过不分种族、言语、宗教,来团结一个缺乏共同历史人文记忆的移民社会,共同构建一个整体的,一个国民、一个新加坡,之国民意识。在此处,构建社会凝聚力是新加坡国家信约的核心价值观:一个新加坡人的新加坡。

彼此不分种族的真实意义,正是在于排除以各别种族价值观,作为判断是非黑白的人文标准。

在一个不分种族、言语、宗教,的共同意识下,社会不再有牺牲少数服从多数,或者说,牺牲多数服从少数的社会政治现象。这是构建一个同舟共济,和睦共处,四海之内皆兄弟;一个理想的,新加坡多元种族文明社会。

一个民族不分彼此的社会,是一个包容性,而不是排他性的社会。因此,硬性规定何族可以,何族不可以成为总统候选人,是实质性的在分裂一个种族不分彼此的社会架构。

从这一个基本的建国准绳来看,新加坡宪法规定的国家总统作为共和国象征,必须跨越政党,超越种族。因此,新加坡总统是一个新加坡共和国全体人民,不分种族、言语、宗教的总统。明显的,新加坡总统绝对不是个别马来,印度,华人,欧亚种族的总统。事实既然如此,又何必要求有不同的马来人总统,印度人总统,华人总统,欧亚人总统,来分别代表各个民族意识?这不仅仅是画蛇添足,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破坏了民族和睦共处的社会根本。阅读全文»

立法马来总统的政治代价得不偿失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7-15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942

虽然民选总统还未举行,但是,结果会是如何,大多数的老百姓皆已心中有数。立法马来总统的政治代价得不偿失,一个丢失了诚信的政府,要如何带领新加坡国民从风云莫测的恶劣国际格局中,走出一条活路?

李显龙祸不单行,正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的最佳写照。被李玮玲指责动用国家机器的纠纷还未完全落幕,这边厢又上演,陈清木挑战启动保留总统选举机制的合法性。

一般老百姓原本对国家机器是什么一个政治概念,没有多大的认识,却因为李光耀旧居的争议,而明了法律是干预私有产权的政府行政工具。如今,社会大众再度见识到,政府可以单方面的,通过修宪而随时,任意和合法的,改变游戏规则。

更严重的是,高庭裁定,国会的选择是政策决定,而这政策决定是在法庭司法范围之外。也就是说,政府制定的游戏规则是政策决定,所以改变游戏规则的行政是否合法,是不在法庭审讯的权力之内。白话文是说,法庭无权审讯政府的政策决定。

对那些相信新加坡是三权分立之民主政体的懵懂国民而言,这一个新的司法认知是不是当头一棒?政府行政决定不受司法审核的真相,在根本上,颠覆了新加坡依法执法的美丽传说。

李光耀旧居的纠纷,盘根错节,不容易清楚理解其中的来龙去脉。相比之下,审讯保留总统选举机制合法性的司法过程,清晰明白,可以从中一览人民行动党,如何动用国家机器来改变游戏规则的真实个案。

2016年1月, 陈庆炎在总统国会施政方针提及,对现有政治制度进行检讨。

2016年2月10日,李显龙针对2017年总统选举,委任九人宪法委员会,从制定民选总统资格标准、总统顾问理事会职权,以及确保少数种族有机会定期获选为总统这三方面做出调整。

2016年3月10日,陈清木宣布有意参加2017总统选举。在记者会回答问题时指出:总统是无关政治的 (apolitical)。如果总统是政治性的,或者你想将总统职位政治化,那我们可就有麻烦了。作为总统,我必须尝试确保新加坡现有的所有政党,有一天能看到他们坐在一起,不玩政治拉拢,大家一起吃顿饭,轻松简单地交谈。在我的选举团队中,不去看是什么政党。我们都是一家人,我们都是一个新加坡。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