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黄靖

新加坡突驱逐华裔专家向北京释放了什么信号

leave a comment »

多维新闻/编译:东坡        2017-8-13
http://news.dwnews.com/global/news/2017-08-13/60006577.html

新加坡8月4日认定华裔教授黄靖试图为外国政府影响新加坡的外交政策,宣布将其驱逐。新加坡突然驱逐一名华裔中国通背后有何玄机呢?

香港《南华早报》8月12日发表题为《驱逐中国通黄靖,新加坡想表达什么》的文章称,老一辈的新加坡人到亚洲之外的地方旅行的时候,经常会遇到一些关于他们的国家的地理位置上的无知问题。“你来自新加坡?那是中国的一部分吗?”

作为大中华区外唯一的一个以华人为主的国家,同时新加坡还没有一个城市大,一些关于新加坡地位的疑惑是可以理解的。52年后,新加坡发现,它仍然需要教育教育这个世界,那就是它是一个主权共和国。

文章称,一个星期前,新加坡又给世界上了一课。8月4日,新加坡宣布以对方试图为匿名的外国政府影响这个城市国家的外交政策为由,驱逐一名华裔美籍教授。黄靖是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中美关系专家,被指控向新加坡高级官员提供“机密信息”,以影响他们的决定。

新加坡的突然举动是否会影响中新关系呢(图源:新华社)

新加坡的声明说:“他(黄靖)同外国情报机构合作做这些事情。这相当于颠覆和外国干预新加坡的内部政治。”

文章称,新加坡虽然没有透露黄靖是为哪个国家效力,但是大多数人都认为那是中国,他出生的国家。这起事件引发了激烈的讨论和猜测。因为这样的驱逐行为总是具有象征意义的,那么问题是新加坡想要传达什么呢。

文章说,要把这次举动放在中国崛起的背景下来解读。许多专家称,新加坡有许多行为让北京不快。黄靖也列举了一些他认为是战略错误的行为。虽然新加坡敢于面对问题,但是有很多清晰的迹象表明,新加坡对于一些言论极为敏感,那就是它在处理对华关系上或许犯了一些错误。在这个背景下,黄靖的被驱逐可以被视为政府的一个毫不含糊的警告,它不会让人多误事的现象出现在新中关系上。另外一个针对的关键目标就是那些来自中国大陆、在新加坡机构的潜在舆论制造者。 阅读更多 »

狮城谍影疑云震慑外来学者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萧翔      亚洲周刊 2017年8月20日第31卷33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2353370204&docissue=2017-33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2353370266&docissue=2017-33

新加坡内政部指中国背景的美籍华裔学者黄靖是“试图影响当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取消他和太太的永久居民身份,永远禁止他们入境,事件震慑在新的外来学者。仍在狮城的黄靖提出上诉。

新加坡学术圈外来人才众多闻名世界,尤其少数几个被视为官方智囊的机构,网罗了来自多个国家、拥有各种国籍的学者,也通过开设高等课程吸纳世界各国研究生,作为高等人才相对稀缺的狮城观照世界也提供政府不同意见的渠道。原本不为外界注意的这种学府氛围,近日却意外传出“谍影”疑云,引发国际关注。

新加坡内政部在八月四日星期五傍晚忽然发布文告,指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特聘讲座教授兼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黄靖是“试图影响当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agent of influence)”,确认他曾“参与损害新加坡国家利益的活动”,因此依据新加坡移民法令取消他和妻子杨秀萍的永久居民身份,并且把这名中国出身的美籍学者及妻子列为不受欢迎的移民,永远禁止入境。新加坡国立大学也同步表示即日起停职停薪,终止其聘约。

黄靖对媒体否认指控,表示“外国代理人”之说是无稽之谈,“为什么不指名是哪一国呢?美国还是中国?”他将依法向内政部长提出上诉。若上诉不果,他须在特定时间内离境。

隶属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在亚洲高等研究学府拥有崇高地位,成立十余年来培养了八十多国两千多名学生。前总理吴作栋刚在今年四月接替年事已高的王赓武出任董事会主席。

事件立即在当地学术圈和移民圈子引发寒蝉效应的“骚动”,许多外国学者私下议论纷纷,试图勾勒完整的拼图,也纷纷相互提醒要更加谨言慎行。 阅读更多 »

“小国”新加坡陷入“过度紧张”

leave a comment »

葛红亮(察哈尔学会研究员,供职于广西民族校园东盟研究中央)     2017-8-8
http://opinion.huanqiu.com.vrp3d.com.cn/hqpl/2017-08/11092996.html

2015年失去“国父”李光耀后,东南亚最富足、且长期稳定的弹丸小国新加坡经济、内政与对外交往风波不断。

经济方面,新加坡经济近几年受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及自身经济转型的深刻影响,呈现缓慢增长。数据展示,2013年至2016年新加坡GDP增长率分别为5.0%、3.6%、1.9%和2.0%,而2017年的经济增长率预计在1%至3%之间。经济转型与整改期的增长缓慢也深刻影响社会情绪,在李光耀去世后,新加坡国内的政治与社会结构持续整改。前不久,新加坡“第一家庭”的争吵不但损害新加坡国家形象,更使新加坡人原本引以为傲的政治制度备受指责。

外交方面,新加坡多位知名外交官的隔空论战虽表明已经新加坡学者或官员开始反思新加坡的“小国外交”,却也意味着近年来新加坡与大国间的关系,特殊是对美对华交往的确出现问题。一系列因素作用下,新加坡作为小国本身具有的脆弱性,在现有状况下展现出过度的紧张与保守。对美国籍学者黄靖教授的“莫名”驱逐则在巨大程度上反映出新加坡政府的这一心理。

新加坡内政部就黄靖教授一发表告示,外界便产生质疑,至今未有打消。黄靖教授是华裔,但新加坡本身就是华人为主体的国家,华裔面孔并不稀缺;黄教授还是美国籍人士,来新加坡服务之前,一直在美国高校与智库工作,是新加坡千百万海外引进人才的一员。如今,由于招致“莫名”指责,黄靖教授可能很快会被逐出新加坡。由于此事涉及新加坡国家机密及对外关系,新加坡政府公布相关证据的可能性较低。若如此,像黄靖一般在新加坡重要企业、高校与智库等机构服务的外国引进人才难免会有所顾虑。鉴于此,黄靖教授被“莫名”指责一事很可能会深刻影响新加坡向来引以为傲的丰富海外优质人才资源。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8, 2017 at 11:21 上午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教授黄靖和妻子 被取消永久居民身份

with 2 comments

联合早报     2017-8-4
http://www.zaobao.com.sg/realtime/singapore/story20170804-784603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前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黄靖,被指为试图影响本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档案照)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特聘讲座教授、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黄靖教授,被指是一名试图影响本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Agent of Influence),参与了损害新加坡国家利益的活动,我国移民与关卡局已取消他和妻子杨秀萍的永久居民身份。

内政部今天傍晚发表文告说,黄靖利用他在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职位,有意识地在暗地里推进另一个国家的议程,对新加坡造成损害。他也和外国情报人员接触与合作。这等同于颠覆,以及和外国人干预新加坡的内政,因此不能继续留在新加坡,也将永久禁止入境新加坡。

黄靖和妻子杨秀萍目前是美国公民。他是在2008年到我国担任学者。他早年毕业自四川大学外文系英语专业的黄靖,拥有复旦大学历史学硕士和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

内政部的文告说,移民局总监在8月4日援引移民法令第14(4)条款,取消了黄靖和妻子杨秀萍的入境和回境证。当局在确定黄靖曾从事有损新加坡国家利益的活动后,在移民法令第8(3)(k)条款下将他列为不受欢迎的移民。

移民局总监于是根据移民法令第8(1)条款,把黄靖列为被禁止入境的移民。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4, 2017 at 6:31 下午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Tagged with , ,

龟笑鳖无尾 老鸹别嫌猪黑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6-12-17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7821

现实是,由于官方与主流媒体,在处理与提供社会信息方面的严重失职,才进一步的造成人们唯有通过公开网络知悉社会演化现状的必要性。这是有其因必有其果的必然性。可见,妖言惑众,祸害无穷的社会责任,是在政府与官方一手控制与包办的新闻媒体。

新加坡官方媒体撰文谴责网上假新闻假消息猖獗泛滥,妖言惑众,祸害无穷。

然而,社论却选择视而不见虚构造假之类的言论,绝非网络资讯的专利,主流媒体上不论是来自所谓的资深学者,资深报人,或者是阅历肤浅的小记者们的撰稿,其扭曲兼且不实言论,亦是俯拾皆是,无日无之。在此,不妨举两个例子,看看嚴以待人,寬以律己的官媒双重标准思维是一个什么模样。

其一,王赓武不时地拿不复存在的南洋华人情怀与意识来模糊新加坡的社会现实,通过偷换概念的伎俩,错把冯京当马涼的糊涂,来评论当下的时事议题。

其二,黄靖纠纷的报导全面扭曲了事件的实质:受害者变成了肇事者。黄靖不当要求司机Step Out开车门的欺凌行为,变成司机要求黄靖Get Out的粗暴行为。一个在中国土生土长与受教育的黄靖,变成了在美国受教育的美国学者。为了使黄靖的恶霸言行合理化,杜撰乘客期待德士司机自发Step Out开车门是美国人的社会文化。其实,根据双方对话录音,真相不言而喻;国大有黄靖是中国人的履历记述。有严重社会治安问题的美国,司机会自寻死路的下车为乘客开车门?

官媒除了面对专业素质不佳,缺乏基本职业道德之忧,更患有马不知脸长的弊病。

看看这一段时评:“中国对新加坡的态度也像川剧变脸。以鼓动民族主义情绪著称的《环球时报》借故出面挞伐训斥新加坡,……该报再次打先锋,叫嚣…令人为之侧目。党媒喊话外交,在冷战以至四人帮时期固属家常便饭,……此次党媒做出如此咄咄逼人的姿态,……明显背离理性和务实。”

锅何以要嫌壶黑?资深党棍何不抚心自问,自己不也是在为当权者的党报不懈努力?党棍是否忘记了自己是如何的以粗暴言论为主人打先锋,叫嚣,四人帮式的对同是新加坡人的反对党与其领导人的挞伐训斥?党棍何不反省,党报文化何以丢失了新加坡人之间原本就应该有的,本是同根生的国家意识?党报领导何不反思在民选总统的议题上,是否反映了事实的真相?是不是欺瞒了社会大众?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21, 2016 at 4:25 下午

从德士事件看文化

with 5 comments

潘耀田      2016-7-7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6/07/22-whydont-you-get-out-getout.html

今时今日,无论官方民间或大专学府,新加坡的强势主流语言都是英文,照说,新加坡的英文水平应该不低(想必黄教授也这样以为?),那为何生长在这个英语挂帅环境里的德士司机不能把“Why don’t you get out?”说得委婉点?难道新加坡人对语言文字的应用和理解(无论中英)只停留在一个“工具”或Singlish(新加坡式英语)的层面上,而完全没有顾及或在乎“正统英文”背后种种的文化以及教养?!

今天在网上看到署名柳三姐的文章《谁有权让谁滚去那里?》

今年仿佛是德士的“本命年”,这又是一起德士司机和乘客之间的不愉快事件,不仅如此,由于信息的不完整?!事件还引起某些本地人对中国移民的仇视?!现摘录部分有关文章所提及事件发生经过如下:

黄教授在樟宜机场打车回学校,一路上与司机气氛融洽,到达地点之后,教授付给司机22块钱,包括一块钱小费(新加坡是一个没有给小费习惯的地方)。付完钱后,教授在后座停留的时间比较长,原因是教授刚刚从国外回来,钱包里可能比较乱,就坐在后面清点,动作比较慢,没有及时下车。

此时,司机说:why don’t you get out?(你怎么还没滚出去?但可能他的意思是你怎么还没下车,据说新加坡很多司机的英文不够好)

教授很惊诧,以为自己听错了,毕竟新加坡是一个受英文教育的国家,不大可能有人无缘无故这样爆粗。于是问司机,你说什么?

司机又重复了一遍,get out.

教授火大坚持让司机step out of car to show your respect.

司机当然不干,两个人就僵持着。

教授依然坚持让司机下车以示专业与尊重和专业。

司机遂报警。

据有关文章,黄教授是位原籍中国的知名美国大学教授。他对德士司机大动肝火,除了是一场由于沟通问题而引起的误会以外,也是个文化教养差异和要求的问题。据个人的理解和接触,中国人一般比较懂得尊重老师,艺术家和有学问的人。新加坡人则一般比较懂得“敬畏”有权力或有财势的人(看看许许多多各种各样的开幕礼,音乐会,画展以及书展的主宾嘉宾)。而以黄教授的学问地位,无论中外,都应该是经常倍受尊崇的,也许因此黄教授特别感觉德士司机对他语言上的不敬?另外来讲,司机或许也不“了解”他是何方神圣?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9, 2016 at 1:08 下午

补丁黄靖Get Out事件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文献馆    2016-7-9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6759

想当年,李光耀对新闻记者的价值评论是:只有那些在职业上别无出路选择的人,才会从事新闻记者的工作。数十年来,有不少新闻工作者,晋升政客,包括好些身居高位的内阁部长和次级部长,但是,却从来没有人胆敢反驳李光耀的不当与不实指责。

从官方处理黄靖Get Out 事件来看,此类新闻议题应该是没有什么值得深入讨论的社会价值。然而,主流媒体如何看待与处理社会新闻的本身,却是充分反映了新加坡审理新闻的社会现实。不论其他,单说如何报道新闻的事实,就是一个十分严肃的新闻专业问题。

按搜索黄靖Get Out 一词所得,官方华文媒体只有由晚报撰写的一则《教授与德士司机理解不同一句‘Get out’惊动警方到场》。

根据晚报报道:为了一句“Get out”双方理解不同,德士司机和教授大闹纠纷,还惊动警察到场调解。这起风波发生在前午(28日)1时15分左右,德士司机大卫(47岁)从樟宜机场载到黄靖教授,前往国大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黄靖教授是该学院的特聘讲座教授。

报道以简短的5行文字记述司机的陈述:大卫指,那趟车程费用21元,他找钱后,教授留下约一元当小费,他也因此感谢他。他声称,过后不知何故,对方要他下车以示敬意。“他一直重复要我下车表示敬意,又不愿离开,还要拨电向德士公司投诉我。”他说,因为不想浪费时间纠缠,希望把握时间继续载客,便报警处理。大卫把教授的照片和视频放上网,引起网民热议。

之后,报道以9段文字聚焦教授的回应:

教授受访:视频非事情全貌

记者今早联系上黄靖教授。他解释说,视频只是事发过程的一部分,并非全貌。

他说,司机在机场为他拿行李上车,一路上双方也有聊天,气氛不错。

“但对方找钱后,就对我说,why don’t you get out?”

他说,当时他已开车门,一脚也踏出车外准备下车。但因常出国,钱包有多国纸币,把钱放进钱包时,多花一些时间。

接受美式教育的他认为,司机不应要他“get out”(滚出去),因在美国“get out”是不礼貌的用语。

他当下认为,自己已付车资,不应获得无礼待遇,便坚持对方也下车表示敬意。

他解释说,要司机下车与一元小费无关。

他说,车费是21元多,司机当时问他是否有一元方便找钱,他就告诉对方直接收22元就好了。

晚报的这一篇报道是否公正?公道自在人心。各人可以凭借个人的价值观去决定。

如果说,视频非事情全貌,那么,事情的全部真相又是什么?这是不是新闻报道应该做到的基本目的?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9, 2016 at 1:01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