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黄鲁胜

说好的法治呢?新加坡李家纠纷背后的政权焦虑

leave a comment »

周思城(自由撰稿人)    2017-8-1
http://initium-analytics.initiumlab.com/article/20170801-opinion-leung-singapore/

这宗事件透露了新加坡政治模式的一大败笔──一旦面对高层政治领导涉嫌触犯权限、越权、滥权、利益回避和利益输送等议题时,便显得无能为力,甚至纵容。

今年六、七月间,新加坡首任总理李光耀的子女,为了父亲故居的保留和拆除,在脸书上爆发了一场公开纠纷。这宗事件透露了新加坡政治模式的一大败笔──新加坡政治制度虽然在控制民众和一般官员方面,有相当大的作用,不过一旦面对高层政治领导涉嫌触犯权限、越权、滥权、利益回避和利益输送等议题时,却显得无能为力,甚至纵容。

这一切对新加坡政府而言,其实相当讽刺。长期执政的人民行动党(People’s Action Party, PAP),向来标榜自己以严刑厉法,确保施政的清廉和效率,奠定新加坡的长期稳定发展。在面对“专制”、“软性威权”等批评时,行动党经常会强调自己是“依法治国”,法律大于个人或个别团体利益。李氏家庭争议却意味着,这套做法一旦碰到权贵核心,恐怕有突然失效的可能。

对后李光耀时代的新加坡和行动党而言,这次无意中揭发的权限和利益回避议题,是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面对当前的社会氛围、经济环境和外在压力,掌权者很容易为了一时的政治考量,陷入集权的诱惑,强化对社会、资讯和政治的控制,削弱对自己权力的约束。这样的举动,虽然可能有助于一时摆平异议,但整体而言,对国家的长期发展却带着负面影响。

以上所提的举动,可能会提高政治胜负的代价,包括在行动党内部,使政治斗争更加严峻,甚至还可能渗透社会其他层面。在政治人物缺乏广大社会支持的时候,更是如此。更进一步的政治控制,也可能缩减新加坡社会的弹性,让国家更难因应经济、外交和其他冲击。新加坡因为资源、人口都十分有限,在面对当前的诸多挑战,比以往更不能缺少灵活。

李光耀的故居,欧思礼路38号。

李光耀的故居,欧思礼路38号。摄:Wallace Woon/EPA

李氏家族争议与官员介入

据李光耀幼子李显扬的脸书发文和总理李显龙的几次回应,李家长子李显龙与弟妹的严重分歧起源于2015年,李光耀逝世之后,李显龙不满最后遗嘱内要求李光耀后人,在李光耀次女李玮玲搬出欧思礼路38号故居后,拆除建筑物。遗嘱虽然把故居留给李显龙,不过李显龙后来又以市价一倍半的价格,把资产转让给李显扬。

今年6月中,李玮玲和李显扬在脸书贴文,指控李显龙为了借用父亲的威望、巩固势力、扶持其次子李鸿毅进入政坛,而企图违反李光耀遗嘱,利用国家机器强行保留李光耀故居。二人还称李显龙因为不满他们坚持父命,要求拆除故居,而使用总理职权动用国家机器,监控他们本人、家属和亲友人。李显龙及资深律政部政务部长英兰妮(Indranee Rajah)则回应质疑李光耀最后遗嘱的正当性,和李显扬妻子林学芬参与撰写遗嘱的角色。 阅读更多 »

刘程强:李家事件模糊了公共和私人界限

with one comment

刘程强(阿裕尼集选区国会议员/工人党秘书长)     2017-7-3
http://www.zaobao.com.sg/zvideos/news/story20170703-776087

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昨日(7月3日)在国会针对李显龙与弟妹的纠纷发言。以下是讲稿的中文翻译:

议长女士,今天我们需要在这里辩论建国总理后人的纠纷,这是让国会难过的一天。更让人难过的是,整个事情围绕着李光耀先生的遗嘱,而他的遗嘱中关于欧思礼路38号的部分是众所周知的。我要再次明确声明,工人党对这个令人遗憾事件的立场很简单,那就是工人党关心这个事情怎么影响我们的国家。

过去几周,工人党党员和议员对这场纠纷其他层面的意见与一般新加坡人一样多元。作为一个外人,我相信李家后人的积怨之深,远远超过因遗嘱中关于房子的命运产生的分歧,因为争论各方看来都不惜牺牲国家利益,把这个私人事件公诸于世。对此,我感受特别强烈。

整个事件最大的问题是总理在私人身份与公共身份之间,不断模糊界限,而李家兄妹与政府也一样。我们需要恢复公私之间的界限,把这条红线划得更明显。这起纠纷侵犯到公共领域的部分必须处理,让争端退回私人领域。我们必须这么做,才能更专注于处理更重要的国家议题。

这个事件让政府分心,分散了新加坡人的注意力,也让全世界模糊了焦点,同时破坏了新加坡的声誉。

公私不分,各方一再越界

议长女士,私人与公共身份的清楚区分,是良善治理重要的一环,也是新加坡坚定反腐立场的基石。很不幸,在这个事件上,我认为各方一再越界。起初是李显扬和李玮玲医生,他们不应该以一些家庭纠纷中不确定的证据,公开对总理发出粗暴的指控。这些指控看似算计过,目的是削弱总理的权威,这并不是建设性的政治。这是莽撞的行为,我看不出它哪里符合国家利益。

如果他们有详尽和确实的证据证明总理说谎和滥用职权、让他的妻子影响公务人员的任命,他们现在应该马上公诸于世,而不是不断在媒体上发动攻势。政府也有份参与这场口角战。总理和他们的一些内阁同僚在面簿上回应,甚至针对另一方的动机和人格进行还击,对整个事情没有帮助。政府在面对关于诚信的质疑时,应该树立榜样捍卫自己的尊严。不应该卷入面簿的混战中让全世界看热闹。内阁成员比任何人都应该克制,不对指控者进行人格与动机的攻击。政府应该马上停止这场公开争论。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4, 2017 at 10:51 上午

李显扬挑战长兄上法庭证父遗嘱真伪

leave a comment »

M中文网    2017-6-17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chinese/singapore/article/20170617-lee-hsien-yang-defends-final-will-of-mr-lee-kuan-yew

李显扬指父亲的遗嘱虽曾多翻修改,但最终的遗愿与第一份内容相同。(法新社)

新加坡第一家庭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故居的纠纷,及遗嘱真伪一事争辩持续。李显扬周六下午再发长文,逐点反驳兄长李显龙总理提出的质疑,并指长兄若要挑战父亲的最终版遗嘱,他应通过法律途径。

《联合早报》报导,李显扬在个人面子书页面上两次刊登长文,指父亲李光耀的最终版遗嘱,实际上“仅是”重新回到最初版本。他说,遗嘱执行人取得庭令后,挑战遗嘱有效性的门槛会变得更高。

“李显龙当时的私人律师黄鲁胜,不可能没有告诉他这一点,当时也没有通过任何方式挑战申请庭令的程序。”

李显龙在日前公开的宣誓声明中说,他没有通过法律程序挑战遗嘱有效性,是因为他认为此时应私下解决,公开审讯只会损坏李光耀与家族的声誉。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7, 2017 at 5:13 下午

李光耀的价值观哪里去了?——李玮玲与李显扬的联合声明全文

with 2 comments

作者:李玮玲,李显扬    译者:陈九霖     2017-6-14
http://www.yicai.com/news/5300291.html

6月14日凌晨3点,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弟弟李显扬和妹妹李玮玲同时在各自Facebook账号中以《李光耀的价值观哪去了?》为题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对自己的哥哥、现任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失去信心,两人不仅对李显龙进行多项指控,还表示对新加坡的未来感到担心。

在长达6页的声明中,李显扬和李玮玲指责李显龙利用总理一职,设法挽留李光耀欧思礼路38号的故居。声明表示,这个做法违背了李光耀生前的意愿。李显扬和李玮玲声称在遵从父亲遗愿拆除故居的过程中遇到阻挠,并认为李显龙设法保留故居有“政治目的”——借助李光耀的光环扶持自己的儿子进入政坛。以下是联合声明全文。


我们被推到现在这个位置,感到极度的悲哀。我们对我们的兄长、新加坡现任总理李显龙的性格、行为、动机与领导力及其妻子何晶的角色颇为不安。我们看到了我们兄长截然不同的一面,这深深地困扰着我们。自从2015年3月23日李光耀逝世以来,我们就因为李显龙滥用他的地位和对新加坡政府及其代理的影响力而推进其私人事项,感受到威胁。我们担忧的是,这种体制对于防止政府权力的滥用缺少制衡。

我们感到大哥无所不在。我们担心,国家机关被用来对付我们和李显扬的夫人学芬。情况已经如此严峻,以致于李显扬感到被迫离开新加坡。

“我的心情非常沉重,我将在可预见的未来离开新加坡。这是我的父亲李光耀热爱和建立的国家。它一直是我全部人生的家园。新加坡是,并将一直是我的祖国。我并没有离开的意愿。李显龙是我离开的唯一原因!”

如果显龙准备如此地对待我们——他的妹妹和弟弟、为了新加坡的建立作出过贡献的成员——以实现其自己的目的,那么,我们为新加坡忧虑。我们想问的是,拥有能力及独立的政治正当性的领导人们,是否应该对李显龙不受挑战的权力支配不闻不问。

这绝不是对新加坡政府的批评。我们看到,公务员系统中有不少正直、优秀和诚实的领导人,但是,他们受到了位于顶层的李显龙滥用权力的束缚。我们不再信任李显龙,并已对他失去了信心。

李光耀逝世以来,新加坡所发生的变化没有体现他的立场。从未有人怀疑过李光耀心里所想的只有新加坡和新加坡人民的最佳利益。他真实可信,心口合一。但这绝不能用来形容我们的兄长李显龙和他的妻子何晶。不幸的是,我们相信显龙受其权力欲和个人名誉所驱使。他的声望与李光耀的遗赠是分不开的。他的政治权力也是从他是李光耀的儿子这一身份中攫取的。我们注意到,李显龙和何晶想要榨取李光耀的遗赠以谋取他们自己的政治目的。基于我们之间的交流,我们也相信,他们所包藏的政治野心是为了他们的儿子——李鸿毅。

新加坡不存在总理的妻子便是“第一夫人”这样的说法。李光耀自1959年至1990年担任总理。在那么长的时期里,他的妻子(我们的母亲)一直回避公众的关注,自始至终是他坚定的支持者和私底下的顾问。她谨慎行事,为总理夫人的行为设置了很高的标准。她从来没训斥过常务秘书们或高级公务员们。她和何晶之间的反差是再明显不过的了!虽然何晶在政府里没有担任公职,但她的影响却无处不在,并严重地超越了她的职权。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5, 2017 at 10:17 上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