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TPP

从2017国防授权法案检视新加坡战略思维

leave a comment »

杨于胜(台湾前海军上校)   2017-2-7
http://news.gpwb.gov.tw/News/208834

在法案所提之“增加整补点、现代化后勤设施及船舶维修能量”,其目的在为大部队的行动与后勤提供支援,而新加坡在过去本就有扮演这类角色。如今,美国前脚重返菲律宾,却因杜特蒂“重经济”优于“讨南海公道”的战略转向,新加坡的角色会否更为吃重呢!面对南海问题,新加坡并不仅以过激的军事化对峙来检视,更忧心“非传统安全”。

已卸任的欧巴马总统于2016年的平安夜前夕,签署美国会通过的2017年国防授权法(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 NDAA),相比过去紧缩国防预算,贯彻欧巴马总统任内国防政策最后一次的预算内容,强调强化投资国防部的核心能力来恢复国防实力与提升军队行动力,预算微幅调增,惟对比川普竞选期间开出的支票检视,仍然是相去甚多。川普的国防政策是强军为本,增加国防预算的承诺,各界观望,其中最让各国在意的是美军力是否调整,及相对应可能要增加“军费支出”。

星国的国安思维

当国际媒体用“菲变节”来看待杜特蒂总统,或认为新加坡“背离”北京来下标题时,似乎都忽略一个事实——“没有永远的敌人与朋友”,特别是国家利益当头。对菲国而言,想要延续政权,是杜特蒂总统的出发点,国家经济发展优于对狭隘国防安全的考量,向中共靠拢,是为了话语权。而北京要的便是藉由菲国态度散发的意涵与影响。相较于菲国觊觎中共“一带一路”所挟带的基础建设,及附加经济投资效应,新加坡则更在意争取当下的地缘战略与经济发展的话语权,及预防当前外交平台失去左右逢源的机会。既然都是选择,便有时机上的选择,而新加坡此刻合作面取决在国家利益需要。

值得省思的另一个问题:新加坡非属环南海周边国家,亦无与中共有主权上的争议,其声称共军在南海强化岛礁建设与海警船、军舰的强力巡弋,已让周边陷入紧张升温的局势。

从地缘战略检视,新加坡在军事与安全领域,依靠的重点依然是美国,从来没有把“依靠中国”当作增加国家安全的一个选项。因此,支持美国强化在亚洲的军事存在的本质一直存在,包括从支持美国参与海峡反海盗巡逻的国家:美军1990年代撤出菲律宾基地后,让美舰通过轮换、访问等方式实现事实上的常驻,使樟宜军港成为美国军舰在东南亚最主要的停靠点;对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支持,让滨海战斗舰长期轮驻外,现已同意P8反潜机进驻。所有配合的行动皆属担忧中国大陆崛起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对地区力量平衡的影响。 阅读更多 »

外交学人:新加坡不能再错误解读亚洲地缘政治

with one comment

南洋视界      2016-12-14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6/12/14_14.html

由于共同的文化背景,中国人以前从新加坡感受到的亲切感,比任何其它东南亚国家都多。而中国外交官也经常通过新加坡在东盟内表达他们的意见。但是,这种信任已经受到损害,而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等其它国家现在已被中国视为更好的合作伙伴。

2016年,新加坡与中国的关系恶化。

剑桥大学发展研究中心的迈克尔•泰 (Michael Tai) 于《外交学人 (The Diplomat) 》撰文分析,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可能低估了南海对中国的重要性。

文章列举了涉及中新关系的近期事件:首先,新加坡于7月对南海仲裁案裁决的支持惹恼了中国。然后,于9月在委内瑞拉举行的不结盟运动峰会上提议将裁决结果纳入最后文件中。这都引起了中国的不满。虽然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否认有在峰会上提及南海问题,但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坚称“某个国家”试图在峰会中绊倒中国。此后在11月,香港海关扣留了9辆新加坡武装部队的装甲运兵车。

文章指出,鉴于新加坡以前与中国的特殊关系——由李光耀和邓小平开始的中国领导人所精心培育出来的——新加坡在东盟国家中曾是独一无二的。

自1990年建交以来,新加坡与中国发展了强大的贸易、金融和投资关系。2013年,新加坡在中国的投资达到72.3亿美元,成为中国最大的投资者。中国则于2014年成为新加坡最大的贸易伙伴,双边商品贸易额达到860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坡也是中国在亚洲的首要投资目的地。

但是,新加坡也与美国建立了紧密的经济和安全联系。美国是继中国之后,新加坡第二重要的贸易伙伴。另外,新加坡开放的投资政策和高度发达的商业基础设施,也吸引了来自美国的大量投资。文章指出,已有超过1300家美国公司在新加坡进行投资,并有超过300家公司在新加坡设立了地区总部。同时,美国与新加坡的安全关系可追溯到20世纪60年代,而当时新加坡积极支持美国在越南的战争。

新加坡作为一个岛国,被夹在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两个更大的国家之间,同时也对北越和中国的共产主义感到恐惧。共产主义于1975年在印度支那取得胜利、以及越南于1978年对柬埔寨的入侵,让新加坡更加确定美国应在东南亚的安全中发挥作用。新加坡第一任总理李光耀理解到“有强国支持”的重要性。而由于新加坡的战略空间有限,新加坡一直把美国视为安全担保人,虽然这没有得到官方承认。 阅读更多 »

在新加坡观察美国大选

leave a comment »

沈旭晖(亚洲周刊资深研究员)    亚洲周刊 2016年12月11日 第30卷 49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80564309830&docissue=2016-49

新加坡依赖美国领导的战后自由主义体系,但贸易保护主义的特朗普上台,他对新加坡发起的TPP嗤之以鼻,也未必持续“重返亚太”战略,假如美国不再重视东南亚,新加坡在中国面前的议价资本将大减。

美国总统当选人特朗普(图:欧新社)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全球几乎每一个地方,都把这现象和自己的处境对号入座,包括美国传统区域安全伙伴新加坡。选举前后,我基本上在新加坡度过,此间学者、舆论对选情自然十分关注,选后对新加坡有何影响,也被热烈讨论中。

新加坡经济发展模式与台湾、香港类似,一大支柱是国际贸易。对这类小型、外向经济体而言,开放的国际贸易体系一直是本地经济发展命脉所在,而新加坡本身对国际经贸格局的结构性影响力又有限,因此长期以来,只能依赖美国领导的战后自由主义体系,与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主要经济体,进行密切贸易往来。但新加坡对建构自身在国际制度的角色十分积极,除了成为东盟大脑,推动不同国际组织总部设立在新加坡,同时也是亚太区域合作机制的积极倡议者,不仅与域内各国订立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还长期致力于多边贸易协定建设。奥巴马政府大张旗鼓的泛太平洋经济合作协议 (TPP),原来就是新加坡等亚太小国牵头发起,美国才后来加入,可见新加坡这方面的前瞻性。

然而,特朗普在整个竞选过程中,一直表现出倾向贸易保护主义的立场,甚至在最后一场竞选演说中,指明“新加坡偷走了美国人的工作”,令传统对美国保护充满憧憬的新加坡人大为意外。虽然特朗普本人对新加坡不见得抱有敌意,甚至不见得在点名新加坡前有做过认真研究,但他的立场毕竟暗示,或许会在正式就职后,改写现行的自由主义国际经贸规则。他虽然在当选后有不少弱化迹象,但始终对TPP就嗤之以鼻,坚持不会让其通过,令TPP的原发起国新加坡,可能成了“捍卫TPP之战”的对立面: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十月出访美国时,还一再向美国政府呼吁“TPP是检验美国对亚太盟友承诺的试金石”,暗示美国作为一个超级大国,如此出尔反尔,只会令盟友心淡。一旦缺少了美国参与,TPP将无法达成“升级亚太自由贸易准则”的宏伟目标,新加坡对剩下参与国的商品服务行业配套,也难免要重新检视。何况美国外贸政策对全球经贸格局有重大影响,而特朗普的不确定性,可能让全球各区域经济波动加大,新加坡也难独善其身。 阅读更多 »

中国新加坡翻脸?战车滞港事件波及台湾

with one comment

王如君     亚洲周刊 2016年12月11日 第30卷 49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80564304698&docissue=2016-49

新加坡的九部装甲车在从台湾运返新加坡途中,于香港港口遭扣押,引发新加坡与中国之间的外交风波。这批装甲车刚在台湾结束新加坡军人于当地进行的“星光计划”演习,北京的行动被视为一石二鸟,既针对新加坡在南海纠纷中倾向美国,也乘机敲打不承认九二共识的台湾蔡英文政府。中国与新加坡是否会渐行渐远,抑或有所转机?“星光计划”会否因中国压力而受影响,都广受瞩目。

新加坡装甲车被扣押在香港港口

中国与新加坡翻脸?这是晴天霹雳的消息。新加坡这个以华人为主的国家,长期与中国关系密切,为何会与北京出现公开的裂痕?

九部新加坡的装甲车,经由货轮运输,从台湾高雄港出发,中途停靠厦门港海天码头时,被港口人员发现,随即通知香港海关加以查扣。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不点名表示,坚决反对任何邦交国与台湾进行包括军事交流的官方活动。

按香港法例,货物若不落地则无需申报,但该批装甲车和相关战略物资抵港后,不知为何被卸至岸上,因而引发后续连串问题。香港法例规定,进出口或转口战略物资必须取得当地工业贸易署署长签发的许可证,否则即属犯罪,可罚款监禁。

九月下旬新加坡驻华大使与《环球时报》因南中国海课题爆发笔战之后,中国与新加坡近日再度出现引发区域关注的矛盾,不禁令外界揣度两国关系在建国总理李光耀去世一年多之后,是否已陷入一种不易解开的困境。

新加坡巡回大使考斯甘 (Bilahari Kausikan) 十一月二十八日指出,这是中国企图恫吓新加坡。这位外交官以前曾经在南海问题上毫不客气批评中国。

观察家指出,北京在战车事件中,其实是一石二鸟,既针对新加坡在南海纠纷中倾向美国,也乘机敲打不承认九二共识的台湾蔡英文政府。

根据国际航运网站显示,悬挂新加坡国旗、船籍属新加坡的APL QATAR 041号货轮,从十一月二十四日下午以后就滞留在香港,其原定行程是在二十八日凌晨抵达马来西亚巴生港。

事件连日来引发各地传媒和舆论大量关注,新加坡军方在事发隔日紧急派出人员前往香港与船务公司商讨,及确认装甲车获得安全妥当的安置。

APL(美国总统轮船公司)是超过一百五十年历史的船运公司,一九九七年为新加坡海皇集团公司 (NOL) 收购,保留品牌。NOL是一九六八年由新加坡政府创立的国营船运集团,新加坡前总理吴作栋曾在七十年代出任集团负责人。近年来,国际航运业持续不景气,由精英领导政联企业的新加坡也不能例外,在连续亏损下,末代总裁伍逸松承认转型太慢,大股东淡马锡在今年六月将之转手法国船运巨头CMA CGM(达飞轮船)。

装甲车事件发生后,狮城当地舆论随即联想到没有了国营船运公司,可能是造成军事行程无从掌控的原因之一。

新加坡部队使用的台湾营区

新加坡与台湾在一九七五年由李光耀与时任行政院长蒋经国签署名为“星光演习”的军事交流计划(又称星光计划),由台湾提供场地与基础设施供新加坡人员训练,人数最多时达上万人,新加坡部队也多次参与当地天灾的救援,双方多年来相处融洽,也不张扬。这一公开的秘密在新加坡与中国一九九零年建交时取得谅解,得以延续。

此次事件曝光的装甲车泰莱斯轮式装甲运兵车Terrex Infantry Carrier Vehicle (ICV) 是由新加坡与爱尔兰公司合作,由土耳其公司授权设计生产,八轮驱动,可装置多种武器系统,总重量二十五至三十吨。作为小国,新加坡拥有不俗的自制武器实力,除了自行研发,也与不同国家合作,吸收各种不同的设计理念,除了自用,也供出口。 阅读更多 »

绵里藏针 李显龙在贺信里给特朗普上了一课

with one comment

南洋视界    2016-11-11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6/11/95_11.html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日前给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发了贺信。由于特朗普反自由贸易的立场,以及选前称新加坡偷走美国的工作,各界相信,新加坡并不乐见特朗普当选,因此,特朗普当选后,新加坡政府如何反应,各界都在看。

新加坡是个只有500多万人的城市国家,没有纵深,内需市场很小。因此,新加坡崇尚自由贸易,因此对中国和美国倡导的自由贸易区,都非常热衷。尤其是环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TPP),更是全力推动。

但是,特朗普之前已经明确表态,将在当选后废除TPP。为了安抚国内的舆论,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也被迫宣布不赞成TPP。但新加坡希望,原本是奥巴马国务卿的希拉里,这只是选举语言,当选后会改弦更张。

这下特朗普当选,TPP显然无望。

此外,新加坡和美国的关系也因为特朗普选前的一番话而蒙上阴影。

特朗普选前在佛罗里达州的竞选集会上告诉观众,美国正在遭遇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工作掠夺,并将矛头指向新加坡等国家。

特朗普指出,电子制造商Goodrich Lighting Systems裁退255名员工后,把工作转到印度;医疗公司Baxter Health Care裁退199名员工后,把工作转到新加坡。

他说:“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像我们那样失去工作,这太愚蠢了!”

在这样的背景下,李显龙的贺信怎么写?相信很多人都以为李显龙会行礼如仪地应酬一番。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1, 2016 at 1:38 下午

新加坡搅局南海问题的背后逻辑

leave a comment »

吕元礼(深圳大学管理学院教授,深圳大学新加坡研究中心主任)   2016-10-28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550939

主讲人:吕元礼(深圳大学管理学院教授,深圳大学新加坡研究中心主任)
主题:新加坡国家行为背后的逻辑
时间:10月22日
主办:国际问题自媒体“世界灵敏度”

【编者按】近一段时间,新加坡在南海问题上为何频频发表不利于中国的言论?深圳大学新加坡研究中心主任吕元礼在10月22日的一次演讲中对新加坡的国家行为逻辑进行了深入解读。

他认为,新加坡的国情和行为原则决定了,未来新加坡在中美之间进行平衡的做法还会继续下去。这种平衡不是机械式的,不是任何时候都不偏不倚,而是一种动态的平衡,有时偏向中国一些,有时偏向美国一些。

以下是演讲者的发言实录,主办方授权澎湃新闻 (www.thepaper.cn) 发表:

近一段时间,新加坡在南海问题上的一系列立场和表态,让许多国人对新加坡的不满几近不加掩饰。一些国人在此问题上的看法和逻辑是:新加坡是一个以华人为主的国家,理应亲近中国;新加坡不是南海争端的声索国,却执意要在此问题上出头,甚至比一些声索国还更积极,屡次在国际场合让中国难堪,其行为是可忍孰不可忍。按照某军方人士的说法,中国应该“让新加坡付出代价”。

但在中国的看法和逻辑之外,新加坡当然也有自己的看法和逻辑。俗话说兼听则明,即便我们不接受新加坡的逻辑,也应该试着听一听,这样有助于我们心平气和、冷静理性地看待和处理中新关系。下面,我就结合自己对新加坡多年来的研究,谈谈自己的看法。

新加坡的国情

任何国家的外交行为,都离不开其国情的制约,新加坡的国情主要包括以下几点:

第一,新加坡是一个小国。其领土面积是719.1平方公里。所以新加坡被认为是个小红点。作为一个小国,它生存的法则如何呢?

首先是毒虾策略。如果说这个世界的法则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那么新加坡就是个虾米。已故总理李光耀(1923—2015)说,新加坡必须是个有毒的虾米,如果你攻击我,我会反击,你就需要承担代价,而且你的损失或许比我大。所以新加坡在国防方面投入一直很高,每个男的到了一定年龄都要参军,而且退伍之后在一定年龄范围内,每年都还要回部队去军训。他强调,新加坡要有威慑力,像黄蜂似的,让你不敢惹我,一惹我的话,我会刺你一下,挺痛的。

其次是鱼群策略。新加坡第二任总理吴作栋就说,新加坡是一条小鱼,只有存活在鱼群当中才能够保证安全。所以新加坡非常重视和周边地区进行联防自保。这个联防自保分为三个层次:五国联防,主要是马来西亚、新西兰、澳大利亚、英国结合新加坡这五个英联邦国家;推动东盟之间的合作;支持联合国的维和行动。

第三是傍大鱼策略。新加坡认为美国是一条友善的大鱼,能够阻止其他大鱼到本地去闹事,所以它希望把美国的力量引入东南亚。李光耀曾经对尼克松说,有的国家就像树,长得高大挺拔,不需要支持;有些国家就像匍匐植物,需要依赖树才能往上爬。他认为日本、中国、韩国,甚至越南都是树,但谁是匍匐植物呢?他没有明言,但可以想象,新加坡应该就是个匍匐植物,只能依靠大树。

要傍大鱼,傍谁呢?世界有很多大鱼,美国、中国都是大鱼,而在这其中,美国是最大的一个,所以新加坡傍美国是傍得比较深的。而要傍美国,也需要有一些具体的策略。李光耀说,跟美国总统打交道的一个诀窍就是在他当总统之前就物色好,事先搞好关系。 阅读更多 »

中美冲突尖锐化新加坡平衡外交失衡

with one comment

林友顺     亚洲周刊  2016年10月16日第30卷41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75725012522&docissue=2016-41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接连访问美国和日本,并公开对南海问题的立场,希望中国在南海能克制。新加坡是美国在东南亚的重要盟友,美军停靠樟宜基地,而新加坡也是美国在东南亚的最大贸易伙伴。但“经济上靠中国,安全上靠美国”的平衡战略已越来越难以保持平衡。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九月底访问日本就南海问题发表的谈话引起人们关注,同时也引发中国网民的不满。这是继李显龙在八月访问美国时就南海主权表态后的另一次立场鲜明的谈话,反映出长期来尝试在中国与美国之间采取平衡外交的新加坡外交政策的转变,中美关系的尖锐化迫使新加坡也必须选边站。

李显龙在东京发表演讲时,就海牙国际仲裁法庭南海仲裁结果一事立场明确地表示,“世界不能没有规则”,“中国应遵守该结果”李显龙说:“在没有法治,大国可随心所欲行动的世界上,像新加坡这样的小国将失去生存余地。”他认为作为维护国际秩序的框架,“国际法很重要,《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也十分重要,尊重法律的国家越多越好”。

李显龙告诫中国,中国海洋活动日趋活跃,在南海建造人工岛,建立军事基地等,造成“周边国家的不安正在加强”;他认为,“稳定的外部环境更加符合中国的利益”,并敦促中国根据被称为“海洋宪法”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法律和秩序”采取和平举措。针对东海和南海问题,李显龙表示,“中国应顾及其他国家的关切”,并要求中国根据国际法采取克制态度,李显龙认为,中国大陆如何处理领土纷争议题,将影响各国对大陆的看法,大陆要透过克制,才能消除他国的疑虑。他表示,中国如何处理相关争议,将影响外界对中国崛起的看法, “你可能在钓鱼岛或是南海得到什么,但是你会输掉名誉和世界上的地位,这些都要仔细考量”。他强调:“中国需要承担作为崛起大国的责任”在提及提高存在感的中国时,李显龙表示,“所有国家都需要适应,保持克制”,同时认为日美和东南亚各国比起对立,更应该与中国合作。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与李显龙会谈后的记者会上的谈话与李显龙的言论相呼应。安倍表示,关于南海问题两国“确认了法律支配的重要性以及与国际社会合作的重要性”。李显龙回应称“必须保护航空,航海自由”;双方就为推动跨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 (TPP) 尽早生效而加强合作的方针达成共识围绕新加坡与马来西亚间的高速铁路计划,安倍表示“希望加强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合作”,呼吁两国采用日本的新干线技术。李显龙表示,“期待看到日本新干线中标”日新也同意在今年内召开相关部门的副部长级会议,就新马高铁引入日本新干线技术进行研究。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