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李光耀政敌萧添寿在美国去世

leave a comment »

丘启枫
亚洲周刊  2016年2月7日 第30卷 6期
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53952468283&docissue=2016-06

新加坡异议人士萧添寿在美国逝世,享年八十八岁。萧曾任新加坡副总检察长和律师公会会长,他曾为内安法令下被拘留者辩护,本身也曾被拘留,参与大选以微差落败,被当局控告逃税,流亡海外三十年。

Francis Seow-rally

萧添寿(图:《亚洲周刊》)

新加坡著名异议分子萧添寿流亡美国近三十年后,一月二十一日因肺炎病逝波士顿,享年八十八岁。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在他的脸书上宣布这位前副总检察长、前律师公会会长病逝的消息。

看到萧添寿这个李光耀最忌讳的挑战者的名字,我想起二十八年前他在新加坡的一场群众大会。

那是一九八八年的九月初,新加坡大选已进入巷战,我当时在当地媒体工作,和台湾朋友登上一辆新加坡全国职工总会的康福计程车,十几分钟之后,我们就陷在车龙里,前后左右的车子也一样牛步蜗行,走走停停。聊着聊着,我问司机还有多远,他答不到一公里,我要求他在路边停车,我们决定安步当车,前去工人党萧添寿的群众大会。

“不可以!”司机把头转到后面提高嗓门说:“你们要听萧添寿演讲,我免费也要送你们到停车场。”

朋友说谢谢,接着问他,难道不怕我们向政府举报他支持反对党?

他又转头,得意地回答:“我一听你们讲话,就知道你们不是新加坡人,慢慢来,就快到了。”

我们冒雨去听演讲的主因,是当天下午一个资深同事对我说,“昨晚萧添寿坐上他的马赛地(奔驰、宾士)离开的时候,被支持者连人带车抬起来”。

我问是抬人还是抬车,他重复“连人带车抬起来”。那时候,每天都有同事眉飞色舞的谈萧的魅力如何让支持者如痴如狂,当然报上不会刊登反对党人的正面新闻,排山倒海的都是萧逃税漏税等巨细靡遗的消息,竞选期间他的对手还散发涉及他隐私的丑闻传单。

那狭窄的停车场挤得水泄不通,周边的组屋,每一层楼的窗口全是人头钻动。群众无惧凄风苦雨,用掌声和呼声回应萧添寿在台上字正腔圆的牛津腔英语演说。当时李光耀政府正列举萧违反税务条例的罪嫌,透过官方控制的各种媒体告诉民众,萧是一个不诚实、不可靠的人,执政党候选人说,如果不是事实,萧可以到法庭提出控告……。

萧避重就轻回答:“人人都希望自己是个完美的人,我也一样,但是我并不完美。”

政府越打压他,群众就越支持他;他攻击政府官员对少数民族的歧见,所有字句都来自官方控制的传媒。作为李光耀总理的爱将、优秀的主控官,他太清楚说错话会吃不完兜着走,乃至倾家荡产;他知道怎样挑动少数族群痛恨政府,例如他引述有高官说,马来族空军不适宜开战斗机,免得和邻国冲突时无所适从,这话有点断章取义,对新加坡的种族和谐破坏极大,他却优而为之。他完全不看稿,却在风雨中牵动每个人的情绪,大会结束后我没有看到他的车子被抬起来,却看到他巨大的政治能量足以让这个集选区变天。

按照一九八四年执政行动党修订的法令,当国会的反对党席位少于三席,政府可以依照得票高低,任命三位反对党候选人出任“非选区议员”,同一年政府也推出“集选区制度”:一个大选区有三位候选人,其中一位必须是少数民族。

大选挑战执政党集选区

萧添寿代表最大反对党工人党,连同社会主义阵线的前政治拘留者李绍祖、马来族的莫哈末·哈立到友诺士选区竞选,挑战执政党派出的部长领军的团队。

萧添寿当过十五年的政府高级律师,他在一九六五年代表国家控告潜入新加坡引爆炸弹的两名印尼海军陆战队人员,两名被告最终在狮城被处决;六九年至七一年,萧出任副总检察长,由于表现杰出获颁公共行政金奖章;七二年他离开公职,成立私人的律师事务所,八六年获选为律师公会会长。

与李光耀决裂的根源

一九八七年萧添寿为二十二名被指参与马克思主义阴谋而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拘留者辩护,内安法可以不经审判而长期拘留危害国家安全的人,前国会议员谢太宝就在内安法下被关二十三年。萧无惧风险,从而走上一条和李光耀政权对立的不归路。

被释放的二十二拘留者当中,九名后来发表联合声明,声称他们被迫认罪,结果重新被逮捕,萧随即为张素兰和常国基两位律师向高等法院申请人身保护令,获批后他前往拘留中心,不但见不到当事人,反而被逮捕。

《人民论坛呼声》刊载张素兰《向萧添寿家属致以沉痛的哀悼!》一文说,当年六十岁的律师公会会长站在一间设置了极度低温的空调和面对聚光灯照射的审讯室里长达十七小时。萧被监禁七十二天,签署认罪宣誓书后获释,继续为挽救那些还在牢里的拘留者努力,接着他代表工人党参加友诺士集选区的大选,正式与李光耀公开决裂。

他输了,得票率是百分之四十九点一一,和执政党团队的差距虽然低微,他却没有要求重新点票而承认落败。

逃税案开审前流亡美国

大选结束后,萧添寿和李绍祖依法出任非选区议员。可是政府随即宣布,因为国会议事厅要装修,新一届的国会延迟召开,这一旷时费日的小工程不像讲究效率的新加坡水准,辩才无碍的萧知道,短期内他没有机会成为最高民意殿堂的“尊敬的阁下”;他被控十多年逃税、漏税百多次的官司有可能高效率的开审,他申请赴美就医,从此自我流放,终老美国。当年十二月,初级法庭以缺席审讯,判决萧五项逃税罪名成立,萧依法失去担任非选区议员的资格。

被迫流放他乡的萧如何怀念故土?《新加坡文献馆》刊登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九日新加坡《海峡时报》一名记者和萧添寿的电邮问答,其片段可以看到萧添寿的心情:

记者问他是否怀念新加坡、令他念念不忘的是些什么?他率真回答“这是一个愚蠢无比的问题”,因为“我并非过客或者只是一名短期新加坡人。如我所说,我先人的源头可以追溯到新加坡开埠之时,更早之前是在马六甲”。他措辞强烈的说:“没有任何来自不怀好意或者蛮横无理的官僚勒令可以彻底除涂我所拥有的历史情怀,从而把我与那属于我和我先人的国家分割。”

萧病逝美国之后,新加坡《联合早报》、《联合晚报》、《新明日报》一月二十三日出现照片一样、内容雷同的新闻,分别刊登在十版、八版、五版,一律放在最底。

狮城华文报低调处理

只看华文报的读者,如果不了解这位二十八年前鼓动风云、轰动政坛的律师界名人,会误以为萧不过是一位律师公会的前会长、前副总检察长、杰出的高级公务员,病逝美国,享年八十八岁,如此而已。

同日,英文《海峡时报》也低调处理,但是内容较客观,说这位前副总检察长后来成为“反对党从政者”,说他是“逃犯”,指他在“流亡期间”在美国出席不同大学活动,探讨新加坡的政治,撰写几本批判新加坡政府和司法制度的书籍,这基本告诉读者,萧不是移居美国,不是“旅居美国三十年”,不是受邀去哈佛大学任教。

萧添寿虽然在李光耀去世后一年离世,不过狮城三大华文报处理他客死异乡的敏感新闻,个中是否有什么潜规则,就不得知了。

line_divider

萧添寿小档案

Francis Seow,1928年出生于新加坡,受教育于新加坡圣约瑟书院和伦敦中殿律师学院。1956年加入新加坡司法机构,出任政府高级律师,于1969年至1971年出任副总检察长。1972年他离开公职,成立私人律师事务所,1986年获选为律师公会会长。1987年为二十二名被指参与马克思主义阴谋而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拘留者辩护,随后他也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七十二天。他代表在野工人党参与1988年大选,在集选区以微差落败,选后依法出任非选区议员。随后他在政府提控的多项逃税官司开审前,申请赴美就医,从此流放美国。法庭在他缺席审讯下判决五项脱税罪名成立,失去非选区议员资格。2016年1月21日在美国逝世。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