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新加坡艺术家单人抗议被控违法,本月底开庭预审

leave a comment »

关键评论    2018-5-21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96153

“单人集会也被视为非法是非常荒谬的”,新加坡社运组织CAN成员Rachel Zeng说,“这显示出当局对于异议与批判的高度不容忍”,根据Asia Times报导,她续而指出,谢太宝入狱以来从未获审判,如今当局提控声援他的Seelan Palay,其实是延续了司法不正义。

新加坡艺术家Seelan Palay 因为进行单人抗议而被捕,将在本月30日进行预审。(图为档案照,非当事抗议。)Photo Credit: Reuters /达志影像

上周五,新加坡一名33岁的艺术家Seelan Palay被控参与无证游行,违反了新加坡《公共秩序法》。

一旦罪成,初犯将被罚款最高新币3千元,累犯则最高罚款新币5千元。

上述所指的“无证游行”其实是发生于2017年10月1日,Palay发起了一项名为《盘问镜子:三十二年》的艺术行动,内容主要质疑新加坡政府为何在没有审判的情况下,囚禁与软禁前国会议员谢太宝长达32年之久,当年,当局指控后者是颠覆政府的共产份子,一直到1998年谢太宝才重获自由。

这项艺术行动最早是在“芳林公园”开始,芳林公园是全新加坡唯一可以合法集会,不需许可证的地点,随后,为了凸显其批判意图,Seelan Palay先后在数个地点行动,如国家艺廊,最后一站则定于新加坡国会前,Palay也是在此行动半小时后被上铐逮捕。而他的“行动”,其实只是手持一个画有图案的镜子,独自站立在各公共空间,仅此而已。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总检察长和遗留下来的烂榴梿

with 2 comments

作者:陈华彪    译者:万章     2018-5-19
https://www.facebook.com/wahpiow.tan/posts/1195281153941614
原文: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05/18/ag-and-the-legacy-of-rotten-durians/

在新加坡,有多少榴梿爱好者知道现任总检察长黄鲁胜在201818日,以马来西亚最著名的猫山王榴梿的形象来形容总检察署的工作?我认为知道的人不多。我不介意他用榴梿来譬喻,但他却错将猫山王当成另一种完全不同的东西。

榴梿爱好者会根据口感和质地来判断果实好坏,同样地,我们以总检察署依法办事的承担对它进行评定。

对一般公众而言,总检察长黄鲁胜是以诽谤法庭起诉的案件比其他类型案件更多而闻名。此刻,至少还有三起有待审决的案件——李绳武以柔顺来形容新加坡法官;范国瀚比较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法官;最后是陈两裕批评范国瀚被起诉。

在不讨论这些案件的具体情况下,总检察长的角色到底是什么呢?

根据新加坡宪法,他是政府的法律顾问,并有权就任何违法行为启动,进行或终止任何诉讼程序。其他共和联邦国家如马来西亚和英国的总检察长的角色也是相同的。

正如不是每一个榴梿都一样,某些总检察长比其他总检察长对于守护法治的角色更加认真。

以英国为例。2018510日,英国总检察长杰里米赖特(Jeremy Wright)在国会发表声明,毫无保留地向一对利比亚夫妇道歉,承认英国政府与现已遭推翻的卡达菲的利比亚军队共谋对他们进行引渡和虐待。

赖特在一篇谈及他身为总检察长应担当的角色的演讲中表示,他有职责确保政府理解它在法律上和宪法上的责任,而他必须最终确保政府的决定和行为尊重和恪守法治。换句话说,他是确保政府的决定符合人民的宪法权利的公众利益守护者。

这种专业精神在新加坡或马来西亚是前所未闻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1, 2018 at 5:38 下午

应撤告批评法庭人士——修改藐视罪條文以允许评论司法

leave a comment »

人权观察组织    2018-5-16
https://www.hrw.org/zh-hans/news/2018/05/16/318115

社运人士范国瀚(中)庭审结束后走出初审法院,新加坡,2017年11月29日。©2017路透社/Edgar Su

人权观察组织今天表示,新加坡当局应终止以藐视法庭诉讼对付在社交媒体上发文批判该国司法机关的两名异见人士。

社运人士范国瀚因为2018年4月27日在脸书上留言称“马来西亚法官处理政治性案件比新加坡更独立”而被控藐视法庭罪。在野的新加坡民主党副主席陈两裕随之在个人脸书评论范国瀚案“只能证明他所言不虚”,也同样被控藐视法庭罪。

“发表有关新加坡司法机关的意见,不应被视为刑事犯罪,对范、陈二人的控告应被撤回,”人权观察组织亚洲区主任布莱德・亚当斯(Brad Adams)说。“这些案件说明,凡是评论新加坡法院的言论,不论多么轻微或空泛,几乎都可被诠释为可能损害司法,进而使发言者沦为藐视法庭罪的被告。”

依据新加坡2016年《司法(保护)法令》,发布任何指责法庭有不正当动机,或质疑法庭不正直、不适当或不公正,以致司法公信力可能因此受损的言论,即可构成藐视法庭。以往依据新加坡普通法,相关言论必须对司法公信力造成“真实危险”才能构成藐视法庭罪,但2017年10月生效的《司法(保护)法令》仅以造成“危险”为要件,不论这种危险多么轻微。范、陈两人可能被判处三年以下徒刑,且得并科新币10万元(74,500美元)以下罚金。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1, 2018 at 12:05 下午

新加坡眼睛看大马变天

leave a comment »

凌志渊     亚洲周刊 2018年5月27日第32卷20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26527577937&docissue=2018-20

新加坡的强大,就是靠种族平等精神,为何大马不可以?大马和平变天,也予新加坡启示,如何透过选举的力量,制衡傲慢的权力。

连接新加坡与大马的长堤:两国关系密切

新加坡怎么看大马变天?香港《信报》五月十五日的林行止专栏赫然出现“星马合并时机再现”的文章,指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建立一种如“一国两制”的合并,绝非妙想天开。但熟悉两国国情的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在星马两国也没人谈论。新加坡只有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提过两国可商议再合并,但现任总理李显龙在任十四年间从未提过,而重掌大马首相职的马哈迪当年也与新加坡关系不佳。

更重要的是,马新两国立国理念南辕北辙,新加坡重视不分种族的平等,大马则是马来人优先,写在宪法上。加上两国经济水平差距太大,合并是天方夜谭。

但这样的言论,对大马的民主发展是一大启示,也就是新加坡的强大,就是靠它的内部种族平等精神,没有法律的歧视,不会在“土著优先”的名义下,将赤裸裸的种族偏见“合法化”,让大马很多的华人都有“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浩叹。事实上,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人估计至少有几十万,他们这次大部分都有请假回大马投票,参与变天,自然也会在胜利喜悦之后,反思为何新加坡可以种族平等,而大马不可以?

不容否认,对马国变天忧虑最深莫过于新加坡。下台的大马首相纳吉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关系良好,连带马新两国发展也一帆风顺,未来则需要新加坡更多经营。然而对李显龙的执政党来说,最大隐忧是变天背后对新加坡人的启示。新加坡长期一党独大,异议人士近年遭受打压时有所闻,人民多不愿触碰敏感政治课题,反对党平时也温顺。然而马国“造反”成功,若施政能出现清新局面,包括马国移民在内的许多新加坡人就难免更大胆,发出更多对执政人民行动党的挑战。 阅读更多 »

单向历史叙事——形塑好公民的神话

leave a comment »

作者:马克•贝尔顿,苏海米•阿凡迪     译者:林沛     2018-5-15
怡和世纪季刊  第35期  2018年4月

(这是)荒谬的……如果学童对历史知识究竟如何形成,历史和证据之间存在什么关系,历史学家面对有争议或相互抵触的论点时如何作出取舍等都毫无概念,就硬说他们知道什么历史。只会忆述过去的事件,却丝毫不理解建构叙事所涉及困难或什么是评估叙事的标准,其实一点也不”历史”。不理解论述该具备什么才成其为历史叙事,这样的论述,和陈述传说、传播传奇、讲述神话或背诵诗歌并无二致,两者之间简直无从区分。1

前言

以上引述清楚指出,能忆述往事,不见得就是理解历史。理解历史,要求学生知晓历史学家如何建构对过去的认识,在从事历史论述过程中,对有争议的论点作出裁夺。新加坡学校的初中历史教育,强调学习“新加坡故事”是培育“好”公民不可或缺的功课。2历史课程凸显新加坡各个时期所面临的挑战,以及新加坡政府与领袖们如何应对这些挑战。在许多课堂上,“新加坡故事”是以唯一对新加坡过去作出客观与据实描述的面貌,来教给学生的。

这样设计初中历史教育课程,主要是为了帮助年轻人懂得铭感政府过去为应付挑战在艰难中作出决策,珍惜政府所制定出来的有效政策。伟大的领袖为应付挑战挺身而出,他们因发挥必要的领导作用受到歌颂,至于领袖们的决定或政策曾引发什么争议,这些决定或政策对特定人群有什么影响,则鲜少被提及。新加坡历史上的某些大事,譬如1950年玛丽亚事故(Maria Hertough Riots)或1964年种族暴动,常被援引作为新加坡必须有强势治理及强大社会凝聚力的告诫与经验教训。学校里教授的新加坡历史课程,于是被用来服务于公民教育的目的帮助年轻人学会如何对待政府,如何克尽公民的本分,什么特定的社会价值最重要,以及作为新加坡人意味着什么。

不幸的是,历史从来就不是什么顺理成章的事。学校里的历史教育,大多略去存在争议的环节(如冷藏行动,它只被简单提及),或轻描淡写其他课题(如内部安全法令的行使方式或社会主义阵线在新加坡历史中所扮演的角色)。它总是试图避开历史学家在解读新加坡的过去时,不免会面对的疑虑与争论。这种态度,无助于学生理解历史的本质,理解历史学家为进行叙事所下的功夫,理解历史经常是为不同目的服务的。在许多方面,学校里教的历史无非神话,没有多少历史含金量。“新加坡故事”是一个创基神话(foundation myth)——一个关于起源、卓越领袖、扭转颓势与克服挑战的故事——它的作用,在提供一个有助于团结国民的共享神话。3

学术的历史,说到底,和神话是不一样的。史学有不同学派,纂史的方法各有不同。无论如何,多数经验历史学家(empirical historians)认为,历史基本离不开学术规范(discipline)。它是赋予过去以意义的一个系统与严格的方法。历史学运用特定的手法(例如对史料进行批判性分析),围绕着关键概念(例如因果、变化与持续)来组织知识,讲究证据而且严格遵照标准。与此大相径庭的是,“新加坡故事”固然可视为对过去的一种论述,但较精准地说那是个“神话历史”(myth history),是出于巩固对国家绝对忠诚的需要而讲述的一个单向度的故事。

在本章中,我们将检视学校的历史课程,对这个故事是“建立在历史事实上”,不是“理想化的传说或建国神话,而是从新加坡角度出发的客观历史”这种说法(这是时任副总理的李显龙在1997年说的),4进行批判性的检验。学校里的历史,既然是为了铸造共同国民身分与培育好公民而设计的,它就必然要尽量减少学生发展自行诠释与个人观点的机会。把历史知识当成一个要求学生牢记的毫无歧义的故事,而不是一个活生生充满争议的课题,学生自然也就无从领会历史讲究学术规范的本质了。

单向叙事的神话,提供一个齐整、易于控制的关于过去的记述,却也剥夺了学生或老师对复杂往事进行推敲,及阐释事物的实践机会(这是生活在21世纪的必要技能)。其结果是,学生势必把历史视为国家宣传、不生动、烦闷且毫无实际价值的东西。

历史教育与公民身分

体味与理解历史,本身就是一件有意义的事。然而不仅如此,历史学习同时也培育能把时事放到历史语境下去理解,利用历史思维进行分析的知情公民(informed citizens)。分析并理解社会课题、现行政策与当代辩论,离不开历史观点,考虑事态形成的因素,掌握其历史根源与缘由,认识有关课题与特定决策在当时是如何发展及作出的。好的历史教育,可培养出具批判性思维,有能力援引历史作为判断依据的知情公民。

历史性地理解,意味着能够把历史知识与理据,运用在课题上或据以从事关于过去与当下课题的辩论中。它意味着能够实际运用历史思维,譬如用来分析与诠释一组信息来源(含媒体文档、政治漫画、影像记录、照片等)。历史性地理解,也包括对重大与重要事件、人物、课题作批判性的思考,从不同角度进行检验,对过去与当前课题及行动的前因后果作出全盘分析。简而言之,学生可以通过历史性的理解与思维,对他们生活中的许多事物作出合理判断。 阅读更多 »

强者交锋

leave a comment »

陶杰    2018-5-14
http://www.cup.com.hk/2018/05/14/lee-hsien-loong-mahathir-mohamad/

2002年,当时身为新加坡副总理的李显龙与其时的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会面。16年过去,马哈迪再次当上首相,而李显龙已成为新加坡总理。图片来源:路透社

马哈迪(前译马哈蒂尔)重返政坛,但已高龄92岁。新加坡的民意有一阵紧张,怕总理李显龙不会是他的对手。

马哈迪与李光耀是同一代的强人,彼此有瑜亮情结。两人都是英国人培养出来的后殖民地时代治国人才,但两人都不相信认识的议会民主。1964年,当新加坡还是马来西亚自治邦,年轻的马哈迪初成国会议员不久,第一次认识其时已风头十足、维护华人工会的李光耀。当年李光耀是马来半岛华人利益的代表,马哈迪与马来西亚开国首相东姑•阿布都拉曼原是同一政党巫统。东姑•阿布都拉曼最初很欣赏李光耀,据马哈迪说,当李光耀的人民行动党成立时,东姑•阿布都拉曼出席其开幕礼后,认为李光耀的野心不利大马整体利益。

马哈迪与李光耀多次交锋,互不相让。两人的性格相似,都是不肯认输的强人。李光耀一度指责马哈迪煽动新加坡种族冲突,马哈迪坚决否认。两国关系一度极为恶劣,马来西亚威胁停止向新加坡供水。当李光耀下令研究海水化淡,马哈迪嘲笑新加坡人从此要学饮厕所水。

但两人即使为敌,却在关键时刻很克制,想到东盟的大局,彼此多少有一点共同利益。1989年,马哈迪因心脏病,准备做开心手术。手术前一天,李光耀打电话给马哈迪夫人,说可以转介一位远在澳洲执业的新加坡心脏科医生,说这位医生医术精湛。但其时马哈迪已经送进医院,等待第二天上午手术。夫人很有礼貌婉谢,答应马哈迪第二天手术成功后会打电话给李光耀道谢。

李光耀逝世,马哈迪撰文致哀,以“光耀”称之:“我不能说是光耀一位密切的朋友,但彼此并非敌人。我为他的逝世深感悲伤。”

但马哈迪却没有去新加坡出席丧礼。

马哈迪是全球硕果仅存生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仍复出执政的政治家,到此年纪,他的智慧应该全面成熟,而且年事已高,应该知道新马拥有共同的利益,而且与南中国海和南太平洋,似乎感觉到蒙受同一的威胁。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4, 2018 at 4:30 下午

敦马让狮城寝食难安

with 2 comments

陈俊安    2018-5-11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80511/敦马让狮城寝食难安/

敦马在位时,经典名言是:“必要时,剥猫皮的方法有很多种!”尽管93岁高龄的他可能只是说说,但一想到这种强悍、枭雄式、威权式的政治人物,狮城是要做恶梦的!

果然不出评论者所料,希盟总主席马哈迪终于对狮城呛声了。

他在接受狮城报章专访时,完全不避讳说:“如果在马来西亚本届大选取得胜利,再次入主首相府,我将坚守之前对狮城抱持的外交立场,同时全面检讨协议与合作计划,当中包括隆新高铁!”

这个坦率的发言,并不让大家感到意外。但对于狮城政治领导人而言,肯定有如芒刺在背,寝食难安。因为敦马哈迪的强硬作风,即使是在强人李光耀时代,的确常常使得两国关系剑拔弩张,陷入僵局。

其一是水供合约,敦马仍然认为1962年签署的每1000加仑3分钱令吉价格是荒谬而且不合理的!但他指出这个问题(他曾经提出修订价格至1000加仑8令吉),“狮城是一丁点儿都不肯让步!”

重启美景弯桥?

其二是在狮城工作的大马公民的公积金不能提取,即使他们已经不再回狮城工作,也必须55岁之后才能领取。这个问题“马劳”是老神在在,因为看到马币不断下跌,公积金放在狮城还有利息可拿,不断增值,急着提取干嘛?倒是敦马急,“马劳”不急。而其三是丹戎巴葛火车站的土地权问题。纳吉一掌权,早已快手快脚成立控股公司,与狮城淡马锡达成联营协议,开发成商业城了。老马想反悔,恐怕也来不及了。

还有一项,就是“美景弯桥”,敦马梦萦魂牵就是要拆除半条柔佛长堤,然后建造一道“美景弯桥”,狮城不答应,继位的阿都拉与纳吉更是提也不提,无限期搁置计划,当“美景弯桥”是敦马的梦中幻景。

呃,重启弯桥计划,那么,新、柔的快铁计划,难道要再被检讨不成?

敦马在位时,经典名言是:“必要时,剥猫皮的方法有很多种!”尽管93岁高龄的他可能只是说说,但一想到这种强悍、枭雄式、威权式的政治人物,狮城是要做恶梦的!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2, 2018 at 12:54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