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比较台湾和新加坡防疫战 台湾也学习与病毒共存

leave a comment »

郭昱辰    2021-7-28
https://www.redants.sg/essay/story20210728-5373

台湾的案例已经足以证明,在全球疫情的传播下,边防被攻破只是时间问题,不能仰赖边境管制永远达到阻绝病毒的效果。于是,新加坡政府提出的思路就相当前卫了,既然不可能阻绝病毒传染,那就不要把重点放在阻绝,而是放在避免重症上。

台湾冠病疫情逐渐缓和,民众在台北的一个夜市里戴着口罩逛街。(路透社)

自7月中旬以来,台湾疫情已有明显降温的趋势,从7月19日开始,每日确诊数更是成功的压在一、二十人左右。

台湾疫情指挥中心宣布,7月27日起调降疫情警戒标准至第二级,放宽部分防疫措施,使的过去2个月来因防疫措施而饱受压迫的经济活动得以稍作喘息。

台湾政府放宽防疫措施。(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

今年度台湾和新加坡差不多同个时间暴发严重疫情,如今先一步控制疫情,除了官民齐心协力外,一部分也是运气。

若非本月中突然又暴发KTV夜店和裕廊渔港感染群,导致确诊人数上升,料想新加坡在这个时间点早已在陆续放宽防疫措施。

巧的是,台湾5月造成疫情失控的感染群之一,正是KTV场所(台湾称茶室)。因此一开始风月场所便成为重点打压对象,在这两个月严厉的警戒措施下,没机会再成为病毒滋长的温床。

台湾防疫神话破灭

虽然暂时性的控制住疫情,但这无疑重挫2020年初至今台湾政府的防疫神话。

遥想今年2月份时,面对立委针对疫苗议题的质询“世界各国都陆续解封,我们怎么跟得上”,防疫最高指挥官陈时中那句“世界怎么跟得上台湾”的回答,那时看来很霸气,现在看来很87(音同“白痴”)。

台湾政府傲慢的防疫态度是疫情失控的原因之一。(中天新闻)

另一方面,台湾在这波疫情下,病亡率高达令人咋舌的5%,对比起新加坡的0.1%死亡率,实在没有那个脸自夸防疫做得好。

纵使台湾的医疗品质向来不错,病例也没有真的多到压迫医疗体系崩溃,但变种病毒较强的杀伤力,以及不幸在高龄长者间散播等,都是造成高死亡率的原因。而未能及时提升医疗及筛检量能,还有低迷的疫苗施打比例,也都是台湾政府难以推卸的原罪。

不论台湾也好,新加坡也好,或许我们该思考的议题,已经不再是如何防堵病毒,而是如何与病毒共存。目前全世界都将疫苗视为冠状病毒的“最佳解药”,然而,恐怕我们这一代人很难将病毒根除。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7月 28, 2021 at 10:00 下午

政府本身就是问题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21-7-25

多少罪恶假“转型”之名而作,文化冲击(culture shock)——原本是指到了一个陌生环境才会感受到的震荡,如今很多老人身在家乡都能确切感受到,这是多么残忍的一回事,果然政府本身就是问题。

Shanmugam党报做球给人民行动党政府,开座谈会谈种族关系,主要就是撇清新加坡没有系统性和机械性歧视的问题。而尚穆根也接球接得好,一副局外人的样子,说自己只是“一直扮演‘诚实的中间人’(honest broker)和裁判的角色,尝试团结各族和让所有人向上提升。”——其实,诚如里根总统说过:“政府不能解决问题,因为政府本身就是问题。”

新加坡的机械性歧视问题不大,因为有关部门制定那些“防止职场歧视”的法令,基本上就涵盖了所有的范畴:国籍、种族、年龄、性别、性向、婚姻、怀孕等种种问题。新加坡的问题主要是被称为“无意识偏见”的系统性歧视。像何惜薇星期天的专栏《为“吉灵蕉”正名》,说的就是“无意识偏见”,既然民间到处都存在这种“无意识偏见”,难道政府就不会吗?这哪有道理。

远的就不说,就举最近的一个例子:今年6月,凡拥智能手机的国人都收到政府发出的一封简讯,就说要发本年度的消费税辅助券(?)啦,分别是6月23日(200元)和7月30日(300元)。让人不解的是,6月份的多了一份但书:如果你的智能手机上有开设一个本地银行PayNow的户口,并且是和登记号码挂钩的才能在6月23日得到拨款,否则要等多七日(即6月30日)才能过账。从好处想,可能政府在鼓励国人的数码技能更上一层楼;从歹处想理由则多了:

1、政府在拼国际数码化排名的首位。

2、免费为政联银行拉顾客。

3、惩罚跟不上时代的国民。

结果到了6月23日民间哗然,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拿不到政府的钱?管你解释了几百次PayNow这个新玩意,不明白就是不明白,只好请他们耐心等待多七天。为什么他们不明白呢?因为一来他们根本看不懂英文;二来他们也不会玩Apps……很显然的,这些人遭受了“无意识”的歧视,而举国上下连个替他们说话的人也没有。 阅读更多 »

平行世界4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21-7-18

说“讨论敏感课题目的手段心态须合一”“维护社会和谐不能流于表面须从内心出发”“不要让偏见走向极端”“强调责任以落实权利”,其实都是回避问题和制止讨论的撒手锏,因为“散漫不理性”可是个天大的罪名。

平行世界4王昌伟叶鹏飞“讨论”印证了素素有关“平行世界”的譬喻。

叶大爷把华校生定性为独善其身、息事宁人,“抵抗西方歪风”只会找《四书五经》的窝囊废——因为学校走廊和楼梯转角处,挂满了训育主任用粉笔苍劲写上的各类修身警句,“满遭损,谦受益”“礼多人不怪”“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课文和课外读物均是“孔融让梨”“人心不足蛇吞象”之类的道德故事,以及“静坐当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为人处世的教诲。而王教授则认为:

叶先生的这个观察,和我对历史和现状的认知相差太远。我完全不否认前南大生有许多确实能逆流而上,发光发热,可是难道他们就没有控诉受到“系统性歧视”?只要我们认真倾听老一辈华校生的心声,他们对如何在一个以英语至上的社会遭受到系统性的排斥的感受,我们岂能没留意到?在他们的那个时代,因为政治环境的关系,他们的声音无法集中性地在媒体上爆发,但并不表示不存在。

所以说叶鹏飞和王昌伟的世界是平行的。在叶鹏飞的世界里,那些出现在他工作职场的同侪,或许都如他所形容的那样:夹着尾巴做人;虽然很不幸地在英语世界选择了华文,却能成为统治者钳制华社的工具,所以能够吃好穿好,靠华文吃饭,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而王教授却从历史的研究中,发现华校生也有“造次亦如是,颠沛亦如是”,“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先行改革者。然而,王教授也还得感谢叶总的恩赐;要不是那篇社论,在讨论种族问题时无理无据的情况下,诋毁了“”批判式种族理论”(Critical Race Theory)”(搞不好飞少就是那篇的执笔人),引起学者们的反弹,以至于吴新迪要出来圆谎,说什么“广开言路、海纳百川”,才会有蔡永兴就“强制归还托盘是精神文明范畴吗?”与老吴(老番癫吴俊刚)商榷。接着是王昌伟与叶鹏飞商榷。要不然联合早报言论版的一言堂早已是老太婆的旧棉被——盖有年矣!

为什么会有截然的不同理解呢?这不免又要回到鱼与水的观察。根据CRT的洞见Permanence of Racism(种族歧视的永久性):“这个世界上没有non-racist(非种族歧视者),只有racist(种族歧视者)和anti-racist(反种族歧视者)。有人认为自己不是种族歧视者,或者没觉得有什么系统性歧视,那是因为歧视太过结构化以致于人们习惯了或者没觉察出来。就像鱼在水中,无时不刻不在吞吐着水,但不一定觉察到水的存在。”要是某些人在社会生活里爬上高层,快乐得如鱼得水,久而感觉不到水的存在,他不免要说“不若相忘于江湖”。反之,要是人活得憋屈、压抑,就只好“相濡以沫”来抱团取暖了。 阅读更多 »

政治策略一大调整 行动党暂停在反对党选区接见居民安排

leave a comment »

红蚂蚁/侯佩瑜    2021-7-13
https://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210713-5328

https://s3-redants.s3.ap-southeast-1.amazonaws.com/styles/large/s3/articles/2021/07/13/20210713mps.jpg?itok=If1h69qr

以往,行动党和工人党每周在同一天同一时间在后港单选区举行接见选民活动。图左是行动党基层顾问李宏壮接见选民的地点,图右是该区议员方荣发的地点。(Rice Media)

过去在大选期间,一些反对党人告诉选民:你投反对党一票,等于买一送二,因为即使行动党输了,它还是会留在选区内照顾选民,每周定期接见选民,替你解决问题。如此安排,岂不美哉?

现在看来,这样的良辰美景已成过去。行动党学乖了?

据网络媒体Rice报道,人民行动党在去年7月大选后,“静悄悄”地暂停了在反对党选区每周接见居民的做法。

这跟过去的做法不同。从前,住在阿裕尼集选区和后港单选区的居民,既能得到反对党议员的服务,也能得到人民行动党的基层领袖照顾。

只不过,在这些选区,行动党的安排英文称作“meet-the-residents”而不是惯用的“Meet-The-People sessions”,但性质是一样的,那就是设法为每周前来求助的居民解决各种生活问题。

投反对党不再买一送二

投反对党不再买一送二去年2月,后港单选区区内的公告牌上,会有人民行动党关于接见选民的信息。(Rice media)

投反对党不再买一送二去年2月,后港单选区区内的公告牌上,会有人民行动党关于接见选民的信息。(Rice media)

去年大选期间,竞逐马林百列集选区的工人党候选人陈俊元就曾指出,行动党候选人即使输了,仍能以基层顾问的身份在选区保持活动,为居民服务。毫无疑问的,陈俊元是告诉群众,敢敢投反对党一票,行动党不敢舍弃你。

一些居民显然对此心动,但很多居民不以为然。其中,一位26岁盛港居民Robin说。“你投了谁的票,你就应该让谁为你服务。你不会投票给反对党,指望人民行动党为你服务。买一送一的概念是有缺陷的。”

这些居民这么想,行动党自然也学乖了。

行动党发言人向媒体证实,

已暂停了在反对党选区的实体接见居民活动,并表示但行动党仍通过许多其他方式继续和那里的居民联系接触。

发言人也重申,

接见选民活动是由当选的议员主持的,而居民应通过这类活动寻求当选议员的协助。接见选民活动上,能够让选民直接和议员商讨需要帮助的事宜,而且也可提供其他方面的协助,例如辅导。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7月 14, 2021 at 9:39 下午

强盗逻辑2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21-7-8

环境部以为要解决碗盘的问题,只有撒钱这一项,最后为了“省钱”,竟把主意打在食客的身上,食客何罪,实在是冤哉枉也!

经营者和食客之间是一种交易关系:他们提供食物和服务,你给钱。可是有一天,有人抽掉服务的一部分,收的还是一样的价钱,甚至要还你帮他们提供服务,理由竟是:不如此做的话,你就不够“文明”,这就是强盗逻辑。这就好比你从小到大,都知道香蕉要剥了皮吃,可是一天有人突然说:香蕉要连皮一起吃,否则罚款三百。于是你就琢磨:到底有什么新发现,证明香蕉皮的营养价值比果肉还多,又或者不连皮一起吃的话,长期会中毒……如果一直找不着答案,最后你可能会怀疑自己的人生。

老吴(老番癫吴俊刚,下同)在他的《社会更文明一点不好吗?》说:“社会文明包括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归还碗盘属于社会行为,应属精神文明范畴。”和前一天同样是《联合早报》言论版蔡永兴的《强制归还托盘的道德误区》说的是同一回事。蔡永兴认为:

试问,如果清洁承包商把合同规定的工作做好;如果环境局严厉执行质量管控,那我们现在还须要实行法令动员全国人民退还碗碟吗?通过严厉执法,符合生产力考量和提升国人的道德公民意识吗?……我向往慎独,如果有朝一日我们认为归还托盘是国情(我仍认为这是饮食习惯的个人选择)而终于自行归还了,那才是无为而无不为、无为而治的境界。目前,即使我们慑于罚款而归还托盘,那不是文明,而只是出于规避严刑峻法罢了。

拿文明和道德来说事是不道德的。我国领导人过去在多个不同的场合都一再强调:新加坡是个世俗国家,并非意识形态治国。那么老吴明显就是跌落蔡永兴所说的“道德误区”,而老吴之所以硬拗,乃是因为咱们的环境部无法跳脱固有的思维,死不认错所致。素素在以前的文章已说过,集中收取碗盘和清洗的执行者都非利益相关者(环境部和承包商):食客用餐是否找得到座位,小贩生意好坏都和他们没有直接的挂钩。如果肯认个错,把权力交回给小贩,素素相信他们过去能处理好,现在和将来也能处理好(不能处理好,是自己吃亏)。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7月 8, 2021 at 1:29 下午

同化世界

with 3 comments

殷素素    2021-7-4

新加坡官方常以“不看肤色,种族中立,唯才是用,机会平等”自诩,其实不过是块遮羞布,所有机会和好处都留给听话、耐操的国族和准国族。……李显龙也知道“同化”是句脏话,然而他们所做的事正是:在新加坡,种族或文化都被强迫向大多数人(国族)趋同,我们的社会不折不扣是个种族大焚炉,最后可能连灰烬也找不着。

【后种族社会和种族歧视的永久性】

Edwin Tong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兼律政部第二部长唐振辉指出:“我国沿用了数十年的种族相关政策发挥了良好作用,而政策最终的实际成效,是将不同族群的人融合在一起”,因此他称之为“后种族社会”。这说明两个问题:1、人民行动党政府处心积虑的同化政策已经取得成效;2、新“批判性种族理论”(Critical Race Theory)的横空出世让他们紧张了一回。6月30日老吴(老番癫吴俊刚,下同)的专栏《如实处理涉及种族课题的个案》,共2600多字,就提了四回:1、套用理论;2、理论很多;3、乱搬理论;4、利用理论来推波助澜。

素素认为CRT最天才的洞见乃是这个Permanence of Racism(种族歧视的永久性):这个世界上没有non-racist(非种族歧视者),只有racist(种族歧视者)和anti-racist(反种族歧视者)。有人认为自己不是种族歧视者,或者没觉得有什么系统性歧视,那是因为歧视太过结构化以致于人们习惯了或者没觉察出来。就像鱼在水中,无时不刻不在吞吐着水,但不一定觉察到水的存在。——就如冠病一样,没人能够免疫,唯有“克己”才能“复礼”。这里说个笑话,唐振辉和行动党就是那只拒绝觉察水的鱼。

黄循财说:“(建国一代领袖)采取了坚定的行动,包括援引内安法打击各种沙文主义者,包括华人沙文主义者。他们使英语——一种所有人都通用的中性语言,成为我们的工作语言、政府工作语言和我们学校的主要教学媒介。”——所谓“中性语言”足见他们的私心,倒是闻所未闻的新鲜事。

【华人优势和同化政策】

一些有心人想借对“华人优势”的反驳来证明行动党政府不是华人种族主义,那是见树不见林,是个极大的误解。因为行动党根本不是华人种族主义,行动党是带有一点华族色彩的国族种族主义。那是拉惹勒南在独立初期就提出的理想,但被李光耀所否定,所以才会出现“誓愿不分种族、言语、宗教”的信约。然而行动党一直朝这个目标努力不懈,推行类似殖民主义者的“同化政策”,今天已然小有成就。 阅读更多 »

陈清木:共同建立信任 医学界不同观点应获公平听取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21-7-1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21/07/01/陈清木:共同建立信任 医学界不同观点应获公平听取/

drtanchengbock-1140x570-1

一名美国13岁男童在接种第二剂疫苗后心脏衰竭逝世,这致使本地一些医生发表公开信,吁请我国卫生部暂停为男学生施打冠病疫苗,直到美国方面找到男童死因的更有力证据。

不过,我国冠病疫苗专家重申,感染冠病和破坏性疾病的风险,仍大于接种疫苗的风险。这是因为面对传播力更强的德尔塔(Delta,原称B16172)的变种毒株,孩童反而更应被保护,让他们免受严重冠病及其并发症的影响。

新加坡前进党主席陈清木医生,也针对此事表达个人看法。他认为过往“自上而下”的方法对于解决问题不一定有帮助,他敦促卫生部应透过一个网络公共论坛或平台,让本地医学界专业人士都能集思广益,积极表达他们的疑虑和观点。

他理解该部的声明是为了反驳五位医生的质疑,不过声明中也似乎表现得过于轻视五位医生的不同意见、让民众别相信他们的说法。

一般民众仰赖当局提供可靠的科学资讯,卫生部固然有责任驳斥或排除不实的“迷信”或论点。但当局的态度也同样重要,不需要表现得轻忽或傲慢,有公信力的消息来源一样能胜过反对的观点。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7月 2, 2021 at 3:43 下午

多数国家人民对中国持负面看法 新加坡却是例外

with 4 comments

新国志    2021-7-1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 (Pew Research Center) 发布年度对中国态度民意调查报告。调查针对17个发达经济体国家和地区的受访者,探讨他们在人权、经济合作、疫情等课题上对中国的看法。新加坡、台湾和纽西兰首次被列入调查范围。

调查显示,除了新加坡,几乎所有国家和地区都对中国持有负面印象,比率中位数为69%。只有希腊和新加坡有过半数的受访者对中国持正面印象,比率分别为52%和64%。

Screen-Shot-2021-06-29-at-12.36.53-PM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7月 1, 2021 at 5:32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