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分享耕耘新加坡华人抗战史料的一段人生奇缘

leave a comment »

徐宗懋(台湾前新闻工作者)     2020-9-29
https://www.facebook.com/hsuchungmaostudio4364/posts/2651223418541571

我们收藏和整理中国抗战史料时,无可避免地要触及海外华人可歌可泣的抗战经历,尤其是新加坡侨领陈嘉庚先生,支持孙中山的国民革命,在原郷厦门集美兴学,贡献教育事业。日本侵华后,陈嘉庚成立“南侨总会”(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大会发表宣言:“中国之抗战实为御侮而战,保障世界和平而战。号召全体侨胞各尽所能,各竭所有,自策自鞭,自励自勉,踊跃慷慨,贡献于国家”。《南侨总会通告第一号》又提出“焦土抗战、全面抗战和长期抗战”口号,作为全体侨胞努力的目标。

陈嘉庚在南洋积极劝募,支援祖国抗战。据统计,作为南洋首富,他个人的捐款就占了整个海外抗战捐款的三分之一。同时,在他鼓吹支援抗战之下,大约三千多华人回国担任机工,支援抗战运输工作。陈嘉庚抗敌立场十分坚定,对于汪精卫之流的屈膝求全,予以最严厉的谴责。

如果说这些抗战史实基本上是纸上的纪载,1986年到1991年我婚后住在新加坡,担任中国时报东南亚特派记者期间,则是亲身感受土地和人民的经历与情感。当时经过日本占领“昭南时期”的老一辈都还在,谈到那一段经历仍心存余悸与愤恨。他们仍然有很强的中国人意识,毕竟战前他们的国籍身分是中国的海外公民,居住在英国殖民地。早期来的土生华人则是英国海外属地居民。无论何者,他们都不是英国人,因此身份认同清楚无误。事实上,英国人基本上也不太管,任由华人兴办中文中小学,使用中华民国教育部审定的历史地理教科书。因此,陈嘉庚等侨领得以全力宣传支援祖国抗战。可以想象,新加坡抗日侨领早已成日本政府的眼中钉。1942年2月,日本占领新加坡后,即实施“大检证”,将他们认为有抗日嫌疑的青年男子集中用卡车载到偏远的地方,集体处决,称之为“大检证”。据战后清查统计,将近有5万人左右遭到杀害。战后被杀害者万人塜的挖掘现场,遗族哭倒于地,泣不成声的情景,令人心痛鼻酸。

另一方面,日本入侵新加坡,盟军武装华人抗日组织“136部队”,隶属国军部队。其领导人林谋盛后来遭到日军逮捕,因拒降而遭杀害。胜利后,盟军举行庆祝游行,追晋林谋盛为少将,举行公祭,灵桌上覆盖青年白日满地红国旗。今天,林谋盛少将纪念碑竖起于新加坡市中心,他的英勇事迹被写入新加坡的教科书内。简单说,尽管不强调当年的政治背景,今天新加坡政府尊为御敌牺牲的国家英雄是中华民国抗日将领。

1991我们搬回台北,我仍然担任中时国际巡回特派员,经常回到新加坡采访,直到2000年之间,我曾两度专访过李光耀资政,也专访过当时的副总理李显龙、建国元老Rajaratnam 、前驻美大使许通美、新闻暨艺术部部长杨荣文,以及社阵“最后战士”李绍祖等朝野人士,与新加坡政府关系良好,与李光耀两任新闻秘书傅超贤和杨云英保持着工作联系。此外,1995年起,我在台湾开始编撰历史画册,包括中时出版的“台湾战后50年”、汉声出版的“中国人的悲欢离合”,以及天下出版的“中国人的山河岁月”等,我也想出版几本新加坡历史画册,于是花了一笔不少的经费跟新加坡国家档案馆购买了约3千多张的新加坡历史照片,后来因找不到印刷经费,只能放弃计划。1999年,杨荣文部长私访台湾,外交部安排了一次小餐会,邀请了两位立委,杨部长建议也邀请我一起与会。我到场时发现两位立委,一位是国民党的朱立伦,另一位是民进党的萧美琴。这次算是20年前我与新加坡部长级人士最后一次碰面。 阅读更多 »

律师:巴蒂案存“一连串的失误” 赢公众信任端视当局能否妥善、公开检讨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     2020-9-29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20/09/律师:巴蒂案存“一连串的失误” 赢公众信任端视当局能否妥善、公开检讨/

印尼籍前女佣巴蒂胜诉一事,仿佛成为本月热门话题,特别是高庭法官陈成安的判决如同在司法界抛下震撼弹,迫使警方、总检察署都得检讨案件,内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也表示,将在下周的国会会议发表部长声明

在Audent Chambers事务所服务的高级律师哈碧星,于《海峡时报》撰文分析前女佣巴蒂案。他提到有鉴于巴蒂案件“一连串的失误”(the chain of errors),任何的检讨都不应被拘束,也不该将问题归咎于某些人为疏失而已。

“应视此案为检视和解决现有机制缺陷的重要契机。”

哈碧星认为,这不意味着要打击警方、总检察署、法院等维护公共利益的努力,反之,也不该对司法机构的疏失羞于启齿。

在高庭法官陈成安的判决中,点出所谓“赃物”移交警局过程存在疑点。包括廖家声称开箱检查女佣留下的三大箱子并报警,但警方迟至五个星期才去取证和分类“赃物”,且未立即取走,而是一年半后才将这批物件保管。

再者,尽管巴蒂的母语是印尼语,但警方却以英语和马来语问话,且只让她检视不清楚的图片,而不是实际涉案物品。这同样引起许多疑点,包括这是否符合警方搜证的程序?如是,那么其他案件的证物搜证是否也被影响?

再者,若巴蒂案件的搜证与正常程序不同,那么负责警员这么做的原因何在?那么负责检控的检控官,难道没发现搜证过程出问题吗?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9, 2020 at 7:59 下午

语词究竟丨牛津词典新收的“汉源词”

leave a comment »

曾泰元    2020-9-24
https://kknews.cc/zh-sg/n/r6lo32x.html

(ICphoto/图)

又有汉语词汇收进牛津词典了。

英文词语的权威《牛津英语词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简称OED),于九月中旬发布了2020年第三季的更新(update),其中包含了新增的三个汉语音译词,让我们眼睛一亮,值得关注。

不过需要留意的是,这些被OED收录的汉语词汇并非来自标准语,而是来自方言,进入英文的发生地不在国内,而在海外。较精确地说,这些词汇是东南亚华人通行的福建话(Hokkien),也就是学术上所谓的闽南语,在东南亚当地为英文所吸收。

OED指出,闽南语贡献的这三个英文新词,两个源出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分别是bakkutteh(肉骨茶)和bakkwa(肉干),另一个源出菲律宾,是bakya(木屐)。

不懂闽南语的读者对此肯定感到陌生,但如果读者能懂闽南语,试着把拉丁字母按拼音规律念一下,便会发现异常亲切,若是再知道背后所代表的意思,那种自信和愉悦,肯定就油然而生了。

如果以闽南语的标准来检视,这三个词汇的拼字都有待商榷,主要是bak/bah音节尾的软腭音[k]有无的问题。另外,肉干的干,闽南语要读鼻化元音,但英文难以用拼字反映,这里直接略去不标,写成kwa,可以理解,在此不究。其他的拼写细节涉及不同的转写体系,见仁见智,也姑且忽略。

客观的事实是,这三个词为英文所借,已经算是英文的成员了,闽南语人士虽可以表达想法,但对于入籍英语的乡亲也难以置喙了。这种情况,不妨回过头来观照自己,以汉语流行语的“宅”字为例,加以说明。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8, 2020 at 6:39 下午

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已入骨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20-9-27

在新加坡,保护富人、保护精英是做到滴水不漏,连一个质疑的眼光都不轻易放过。过去五十年来,新加坡的富人愈富,普通老百姓则愈穷,从富人那里“涓滴”不下什么东西来。为了让富人赚饱饱,大量引进客工,又舍不得让他们吃好住好,住贫民窟美其名曰客工宿舍,新冠病毒一来,马上凸显人权问题,成为国际笑话。

2020年9月13日严孟达忧心忡忡地谈到《仇富与猎巫》:

许许多多人的匹夫之怒,吃瓜群众之怒,路人甲乙丙丁之怒集体爆发,当局就不能掉以轻心……当社会贫富差距悬殊,任何“为富不仁”的事件都可能助长社会上的仇富心态。仇富心态是阻碍国家进步的无形障碍,若没有得到及时缓解,可能进一步导致民间仇官心理的滋长。

2020年9月27日沈泽玮也谈“仇富和仇精英”:

质疑刑事司法系统——警方、检察官与刑事法庭——在执行任务过程中出现偏颇的声音,排山倒海而来,甚至有上升至仇富仇精英之势。这对长期以法治为傲的新加坡社会来说是一大警讯。/如果不是有免费帮弱势者打官司的良心律师,如果不是有明察秋毫的公正法官,莉雅妮案是否成永远的冤案?再往深处想,还有没有其他有待伸张正义的案子?这相信是不少人脑海中的疑问。由此可能开始对司法制度产生质疑,即便问题或许源于人为因素。/官方唯有公开透明才能拿回话语权,防止仇富仇精英情绪无节制扩散成社会毒瘤。

人们还在担心这场冤案会如何收场(小心哦,说不定会断尾求生),二丑已经在担心主子的政权了。其实“仇富仇官仇精英”难道不是“尊富尊官尊精英”的一体两面吗?正如老子所说:“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就因为“尊”得太过了,人们只好把它给扳回来。拿精英的百万年薪来说,如果认为已经足够报偿他的贡献,那么国庆日颁勋章就免了吧,既然做高官得厚禄,那还要最高荣誉的虚名来作甚?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7, 2020 at 1:49 下午

《新叙事》覃炳鑫接受警方盘问 手机电脑均被扣押

with one comment

网络公民     2020-9-22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20/09/《新叙事》覃炳鑫接受警方盘问 手机电脑均被扣押/

“人民行动党在选举论战中失利,而总理李显龙也承诺放低身段。然而,总理公署却选择报复异议者和独立媒体。他们滥用国会选举法令,使用惯用的旧策略,犹如2015年和2016年选举之后,对异议者展开调查。”——覃炳鑫博士

选举局18日发文指责,本地网络媒体《新叙事》(New Naratif)在未经授权下发布与选举相关的付费广告,助理选举官就此事报警。

《新叙事》创办人兼执行总经理覃炳鑫博士,21日下午在金文泰警局接受盘问后,其手机和手提电脑均被警方扣押,相信是作调查用途。

选举局表示,《新叙事》并未获得获得任何候选人或选举代理人的授权,因此在竞选期间的7月3日、7日和8日,要求新叙事撤下在该专页的五则付费广告。

在昨日的调查,警方前往覃炳鑫住处,扣押其手提电脑。

根据国会选举法令,任何选举活动,都需要得到相关候选人或其代理的书面授权。否则形同非法进行竞选活动,抵触国会选举法令。

未经授权下进行竞选活动,若罪名成立,可罚款最高2000元或坐牢12个月,或两者兼施。

覃炳鑫事后录制视频,感谢支持者候在警局外给予他支持。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2, 2020 at 4:29 下午

新加坡不那么“华人”与西化,却从饮食叙事建立星国的“小贩文化”

leave a comment »

张雅粱     2020-9-18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40677

国家文物局明白新加坡欠缺“传统与深度”的优势,所以在推广无形文化遗产的策略上,不以传统自居,改以捍卫新价值的态度,赋予无形文化遗产新的文化意义,像对于美食遗产的操作,国家文物局不争辩新加坡美食的传统来源,但主诉新加坡饮食的在地风味与情感。

https://image1.thenewslens.com/2020/9/15vsr1cn2b87wmoid7pkha4ot2l8d2.JPG?auto=compress&h=648&q=80&w=1080

华人农历7月刚过,台湾量贩店的中元节广告依旧创意放送,将商品串连人、鬼两界,透过祭祀,安魂安人。事实上,人体由地、水、火、风四大组合,当往生四大皆空后,自是不用再依赖饮食维生,但在华人日常里,民以食为天,希望想象中的祖先,也能在无形境界里,丰衣足食,所以鬼月习俗至今仍盛行于东南亚,例如新、马华人会在中元普渡时,恭请民间神祇大士爷坐镇,并准备各式供品慰劳十方好兄弟,以祈求来年平安顺遂。这一连串的广告、商品、消费与祭祀全赖“饮食”串起叙事,饮食叙事的表象是食物,但精彩的往往是叙事本身。

庆赞中元,笔者摄于新加坡(Photo Credit:张雅粱)

饮食叙事,顾名思义,是从饮食说故事,当代的饮食叙事,凭借着网路,造就出不少网红,他们都很懂得创新,不墨守成规。前不久,《关键评论》国际版以国家软实力为议题,刊载了中国网红李子柒的故事,在中国大陆,红夯的美食博主除了李子柒外,还有云南妹子滇西小哥,两人的网路声量位居伯仲,李子柒擅长饮食全生态的拍摄手法,从食材的播种、长成、采收、烹调到饮食一气呵成,而滇西小哥的影片则是点亮云南风味,由食材连结日常、族群与风土人情,两者的创新点都是利用饮食创造叙事空间,引发共鸣,使人在观看的当下,不自觉地进入博主所创造的饮食文本,刺激感官与感受。由于美食容易亲近,有助重新洗版国家的既定印象,因此东南亚国家的观光宣传影片,也多以美食美景为主调,各国用不同的语言传布着相同的讯息:美食美景,享受人生!

饮食叙事是一种想象的能力,而东南亚各国的饮食叙事都不太一样,其中新加坡由于地小人稠且注重教育,型塑出一股有别于他国的叙事语调,不那么华人文化与西化,也能与马来文化区隔,渐渐走向一种融合多元的风格。我在新加坡地铁内,看到一幅有趣的儿童画,小朋友透过蜡笔描绘海上的梦想之家,这幅画的生动在于烟的隐喻,行走中的船吃了油冒出黑烟,就像开伙中的家,需要饮食,同样炊烟袅袅,生气十足,透过几个简单符号,架构出生动的饮食叙事,这是新加坡儿童的饮食想象力。

饮食贯穿日常,连接文化脉络,但常常人们会关注日常,讨论今日的餐点与外卖,却容易忽略文化脉络的重要性;一碗白饭加卤肉,一团糯米佐青木瓜丝,一张薄饼配印度拉茶,平常不过的饭菜,放在不同的文化脉络上,立刻缔造出不同的饮食叙事,而人际之间的互动故事,往往由此出发,情节无限,韩剧《大长今》(2003)、新剧《小娘惹》(2008)、日剧《深夜食堂》(2009)及台剧《含笑食堂》(2013),都擅于这类叙事,经由饮食,演绎出许多的想象空间与附加价值。

海上的梦想之家,笔者摄于新加坡地铁站(Photo Credit:张雅粱)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0, 2020 at 4:28 下午

精英、防卫性思维却自夸“务实” 陈思贤叹行动党陷入“衰败”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    2020-9-18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20/09/精英、防卫性思维却自夸“务实” 陈思贤叹行动党陷入“衰败”/

盛极必衰?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助理教授陈思贤认为,当今人民行动党已达到“成就的巅峰”(the zenith of its achievements)在极速增长中精疲力竭,陷入“衰败”(decadent)。

本月11日,悉尼大学澳洲新马社会研究中心(Malaysia and Singapore Society of Australia)举办一场网络座谈会,题为:《新加坡2020年大选:真正的分水岭?》

参与分享看法的陈思贤,尽管认同“分水岭”这个形容此次选举的用词,但他也提及行动党往往在选举后进行许多“灵魂探索”(soul-searching),特别是当选举结果不太理想的时候。

陈思贤认为,行动党可能会做重新振兴该党的举动,不过在很多方面,今日它无法自我革新。

长期执政下,后殖民时期开国领袖,在那个豪情时代原来的家长式和专制主义,到今天就显得少了气魄、缺乏变革,而“技术官僚”(technocracy)也显得不够鼓舞人心。

行动党执政日久,陷入“精英权利、防护性的思维、棘手的人格以及教条式主义”的形式,却仍胆敢自称是务实的。

陈思贤认为,行动党议员也意识到,他们全面政策和政治抱负中面对的局限。要在行动党的强硬路线内生存,他们只得和“玻璃天花板”(无形、人为的困难)和复杂的“OB”标记网抗衡。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8, 2020 at 6:02 下午

芭蒂•莉雅妮对检控官(Parti Liyani v Public Prosecutor)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20-9-18
http://navalants.blogspot.com/2020/09/parti-liyani-v-public-prosecutor.html

能力越强,责任越大(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本地的执法机构有很大的权力,他们如何负责任地使用权力来维护社会正义,让弱势群体和穷人受到公平的对待,而不是因人的社会地位而先入为主?……如果莉雅妮早就放弃答辩,或者义务律师不想跟权势对抗而草草了事,或者高庭法官以初审法官的判断为依据,……结果是否成为一起冤案?又或者警方是否早就应该发现报案过程疑云重重,而不起诉莉雅妮?太多的或者值得省思。

两周来最热气腾腾的新闻,莫过于现年46岁的印尼籍前女佣莉雅妮(Parti Liyani)沉冤昭雪的案件了。

“Parti Liyani v Public Prosecutor”(芭蒂•莉雅妮对检控官)案件源起于樟宜机场集团主席廖文良向警方报案,指前女佣莉雅妮偷窃他家的财物。2019年3月,国家法院的刘佩诗法官(初审法官)判定莉雅妮所面对的四项控状罪成,坐牢26个月。初审法官认为莉雅妮犯下偷窃罪是出于贪婪而不是需要,加上毫无悔意,因此必须加重惩罚。

莉雅妮不服判决,上诉案由高等法院的陈成安法官负责审理。2020年9月4日,陈成安推翻原判,全部控状都不成立,莉雅妮无罪释放。

国家法院两年前开审时,控方暂时搁下第五项控状。9月8日,控方主动撤销此最后一项控状。换句话说,经过4年的折腾,莉雅妮恢复自由身,终于可以回家了。

辩护律师阿尼尔和前女佣莉雅妮。图片取自home.org.sg. Photograph of Anil Balchandani and Parti Liyani outside Singapore’s State Courts on 8 Sep 2020, after Parti was acquitted of the fifth charge. Photo credit: Grace Baey.

事发经过

2016年10月28日,在廖家工作9年多的莉雅妮突然被解雇,只有两个小时收拾行李,女佣代理安排莉雅妮马上飞回印尼。莉雅妮气在心头,扬言将向人力部投诉在廖家打工期间,被非法指示到廖文良的儿子廖启龙(Karl)的住家和办公室打扫。

廖家父子在开除莉雅妮两天之后报警,指莉雅妮偷窃总值超过5万元的财物(后来修改为约3万5000元)。

同年12月2日,莉雅妮回来新加坡时在樟宜机场被捕。

从初审到上诉,阿尼尔(Anil Balchandani)担任莉雅妮的义务辩护律师。高庭开审前,阿尼尔形容这是场艰巨的官司,官司历时10个月,涉及大量证物,对手是来自总检查署的团队和本地显赫的家族,而他连一个律师助手都没有。庆幸的是,历时3天的高庭审讯,获准将所有证物呈堂,而不是通过照片。这么一来,所谓昂贵的“贼赃”都以庐山真面目出现,包括老旧的DVD播放机、过时的珠宝、耳环、衣服、抹布、冒牌手表、破烂的名牌包等。

这些“失窃物品”多数是破旧和不值钱的东西,陈成安法官接受莉雅妮的解释,这些物件是她自己购买,或者廖家丢弃后捡回来的。

打官司的4年期间,客工组织情义之家(HOME)为莉雅妮提供住宿与人道援助。

顺道一提,受到新冠病毒疫情冲击前,本地有98万名工作准证(Work Permit WP)持有者,其中包括25万名女佣(Foreign Domestic Worker),28万名建筑客工,44万名其他职业的客工(人力部网站,25 April 2020)。他们因为家贫,通过中介前来异地谋生,情义之家这类非政府慈善组织为客工提供可依靠的臂弯,情形就像昔日下南洋的移民和宗乡会馆所扮演的角色。

Parti Liyani v Public Prosecutor [2020] SGHC 187

书面判词《Parti Liyani v Public Prosecutor [2020] SGHC 187》(PDF文件)可在高等法院的网站下载。我逐字阅读了使用浅白的文字书写的百页判词,了解到陈成安法官的思考模式稠密全面,明察秋毫后得出莉雅妮没有偷窃,反而是报案人心术不正的结论,抽丝剥茧的过程宛如包青天审案的现代版。

陈成安对警方的调查方式、起诉过程与初审法官如何得出结论深表关注,认为总检查署的调查程序出现严重纰漏,留下太多无法合理解释的疑点。初审法官忽视了此案重要的环节,就是被告莉雅妮有充分的依据向人力部投诉,若非她威胁说要这么做,廖家未必会报警。陈成安相信廖家担心莉雅妮真的去投诉,于是先发制人。此外,廖家指责被偷窃的物品都是多年前“被偷”的,而不是被解雇前。廖家是在发现莉雅妮的不满之后,马上将她开除,让她没有充足时间收拾东西以及向人力部举报。依此推断,廖家报警存在着不当的意图。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8, 2020 at 4:00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