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星学者:若台海有事 新加坡可能很快被卷入

leave a comment »

中央社/侯姿莹     2022-9-30
https://www.cna.com.tw/news/aopl/202209300205.aspx

美中竞争加剧,台湾海峡紧张情势升温,学者今天指出,东南亚国家应意识到台海局势是迫切议题,若发生冲突,对区域会有很大的影响;新加坡也可能很快被卷入。

近来台海紧张情势因北京报复美国联邦众议院议长裴洛西(Nancy Pelosi)8月访台而进一步升温。中国连日在台湾周边海、空域实施大规模实弹军演后,共机也频频越过台湾海峡中线。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亚洲及全球化中心今天举办“若台海发生冲突,东南亚国家该如何因应?”网路研讨会,邀集东南亚专家、学者进行讨论。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庄嘉颖表示,许多新加坡人可能认为台湾距离很远,台海发生冲突是中国和台湾之间的问题、是美中两强之间的问题,却忽略了一但台海有事,将会影响海运及空运路线。

他说,美国可能会介入,澳洲可能也会,而美、澳都跟新加坡有很密切的安全及军事关系,新加坡可能因此涉及转运等议题。另外还有中国因素,北京可能对新加坡政府施压或煽动新加坡反西方、反美情绪等。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10月 1, 2022 at 3:23 下午

全世界普遍感反感 皮尤报告:马新民众对华观感最正面

leave a comment »

星洲网     2022-9-29
https://www.sinchew.com.my/20220929/全世界普遍感反感皮尤报告:马新民众对华观感最正面/

美国智库组织皮尤研究中心周三发布全球范围对中国的观感民调报告,追踪20年来数据发现,包括美国、日本、加拿大、德国、荷兰、瑞典、韩国、澳洲等国都有超过70%民意对中反感;只有马来西亚、新加坡和以色列3国在今年对中国观感正面,分别只有39%、34%及46%人士对中国反感。

另外,皮尤中心今年调查各国民众是否相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能在全球事务上“做对的事”,结果接受调查的19国平均有76%民意对他没信心,唯二例外是马来西亚和新加坡都有超过60%相信习近平,分别是62%及69%。

皮尤研究中心发布的调查报告,呈现过去10年,全世界普遍存在对中国反感,尤其冠病疫情爆发之后更是激烈上升。其中美、法、西等国对中曾长期“爱恨交加”,如今负面观感比例高;英、荷直到近3年才由喜转厌,日、意、德民调过半数对中国反感超过15年。日本最新反中民意高达87%,德国74%、意大利64%。而韩国因美国部署“萨德”影响2017年起反中情绪升高,今年达80%。

不过,比利时近3年对中国“不喜欢”的比例则从71%下降到61%,喜欢中国的比例则从24%略升到28%,与其他受调查国家的民意走势相反。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9月 30, 2022 at 3:57 下午

“9.16”与东姑阿都拉曼、李光耀及陈平的结缘

leave a comment »

舒庆祥       2022-9-25
https://www.sinchew.com.my/20220925/9-16与东姑阿都拉曼、李光耀及陈平的结缘

“9.16”这个日期,与东姑阿都拉曼、李光耀及陈平结缘,无巧不成书,带出了他们三人之间多年剪不断,理还乱的历史,而这一天更成为今天的“9.16”大马日。

那为什么会有这个日子呢?

大马的成立及其后引发的种种事件,不少牵涉及三位已故马新知名政治人物,他们是国父东姑阿拉曼、李光耀及陈平。

没有东姑,就没有马来西亚概念横空而出。正是他于1961年5月27日在新加坡阿达菲酒店,出席东南亚外国通讯员俱乐部午餐会时突然提出这建议,而李光耀是积极响应与支持这建议的关键人物,陈平当然站在他们两人的对立面。

正因他们三人建国理念的差异,政治原则的不同而引发的纠葛与纷争,构成了大马政治史上最引人入胜的一章。也因他们三人台面与台下的交锋与博奕,反映了大马组成的错综复杂与多变,而之所以选在9.16成立即由此而来。

最初大马的构想,包括了马来亚、新加坡、汶莱、砂拉越及沙巴等五邦,但汶莱一开始就打退堂鼓,接着新加坡于1965年8月9日退出,大马由5邦变3邦。

马来亚于1957年8月31日走向独立,这一天就被订为国庆日,由东姑倡导成功的大马,顺理成章就订这一天为新大马的独立日或国庆日,可是万料不到,后来也立了一个“9.16”大马日。

为什么会有这种改变呢?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9月 27, 2022 at 9:04 下午

从“走狗”到“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李光耀十年完成华丽转身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眼/许振义    2022-9-23
https://mp.weixin.qq.com/s/OnicN32T1cvZs5GBFKHKzA

前几天,见到朋友圈里转这个德士安哥的视频,没想到今天的新加坡还有本地人会唱这些歌曲,不由得勾起了对一些尘封多年,但影响至今往事的回忆。

李光耀在《李光耀回忆录:1965-2000》说,除了英国,其他任何国家对新加坡政治发展的影响都不及中国来得大。

1949年之后,在新加坡,受华文教育者强烈的爱国情操和自豪感被激发出来,他们期待着强大中国的崛起,可以一雪多年以来在英国和欧洲人殖民统治下所蒙受的屈辱。但是,另一方面,这事则引起了马来人、印度人、受英文教育的华人以及少数支持KMT的受华文教育者深藏已久的恐慌。

1963年,早在新加坡仍是自治邦,尚未独立之时,周恩来给李光耀写信,吁请支持废除和销毁核武,李光耀回信表示“这个方案将受到各方欢迎”。翌年,此信曝光,马来西亚首相东姑公开斥责李光耀“与一个马来西亚不承认,而且言论和行动都对马来西亚含有敌意的国家直接通信。”

东姑与李光耀。图源:新加坡国家档案馆

1965年,新马合并,中国并不承认当时的马来西亚,认为那是“新殖民主义的阴谋”。

1968年8月12日《人民日报》在批评“苏修叛徒集团”时,形容李光耀为“美英帝国主义的工具”;1971年5月2日《人民日报》把李光耀形容为“英帝国主义的走狗”。

从1966年至1976年,中国经历大动乱。在巅峰时期,新加坡一些华文书店进口大量印有“毛XX语录”的邮票,入境的中国海员也带进了数以千计的小红书,在新加坡的ZG银行职员则在服务柜台向新加坡本地客户发放宣传W+G的册子。

李光耀政府把参与此事的狂热新加坡公民逮捕并提控,对中国公民则不加限制,“为的是继续维持我们同中国的贸易往来”。

1971年,新加坡乒乓球队受邀到北京参加亚非拉乒乓球友谊赛。翌年,中国乒乓球队访问新加坡并进行友谊赛。李光耀回忆,当时有一大群新加坡本地人在球场上嘲弄新加坡队,高呼赞美毛XX的口号,李光耀感到生气,并公开批评“这些幼稚的左翼分子是新加坡的小毛XX”。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9月 25, 2022 at 6:49 下午

在新加坡,身为同性恋意味着什么

leave a comment »

作者:Joel Tan   译者:Harry Wong,杜然     2022-9-23
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220923/singapore-gay/
英文原文:https://www.nytimes.com/2022/09/22/opinion/international-world/singapore-gay.html

Jasjyot Singh Hans

上个月,我参加了一场观看派对,兴奋地等待新加坡最终宣布男同性恋自愿性行为非罪化的消息。

新加坡《刑事法典》第377A条是英国殖民时期遗留下的法规,就像是一道针对酷儿权利施加的屏障,为住房、医疗和就业等更广泛领域中的歧视奠定了基调。

虽然政府已停止执行该法规多年,但它的废除还是让我这样的新加坡男同性恋者看到了希望,即我们终于能被社会所容。当李显龙总理宣布这一消息时,我们都雀跃不已。但片刻之后,整个房间就安静了下来。

急于安抚保守派的李显龙很快又说,婚姻的定义依然是男女关系,将通过宪法修正案受到保护,免受进一步的法律挑战。在其它将我们边缘化的政策问题上,没有任何变化被提及。以家庭价值观的老生常谈为理由,这样的现状将得到维持。 

政府并未拿出和解姿态,而是不管不顾地迎合那些狭隘的群体,那些人一直在粗暴对待酷儿,并有组织地针对我们。

在新加坡这个变革步伐极为缓慢的国家,这样的情况实属意料之中,即便性少数群体的权利问题在别国已经取得进展。

在新加坡,身为酷儿意味着看到一个双重的景象:新加坡富裕、现代且文化多元;这是全球公民流动性最强、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深深融入了全球思潮之中。像我这样的人可以在其他国家工作、娱乐和恋爱,自由自在地做自己。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9月 24, 2022 at 9:41 下午

姜建强读《王赓武回忆录》:乡愁不是邮票也不是船票

with one comment

姜建强    2022-09-10
https://www.infzm.com/contents/234538

他的价值理论就是万物皆变,唯变不变。所以他能在大半个世纪里,较为轻巧地接受中国的改变,解释中国的改变,更新中国的改变,并能在中国之外看中国而做出自己的学术贡献。所以他的乡愁不是余光中的“邮票”和“船票”,而是他父亲告诉他的,只要能欣赏中国一流诗人表达的情感之广、之深,便足矣。

“我的故事真正的起点,是我们一家三口试图返回故乡中国,但最后只走到怡保,抵达英属马来亚。”图为著名学者王赓武。(资料图/图)

杰出的华人历史学家王赓武,今年已是92岁高龄。读他的回忆录,就像聆听一位老派守成、内心光明的长者,在你耳边喃喃细语,私心不免揣揣。《王赓武回忆录》分《家园何处是》和《心安即是家》上下两卷。如果说历史就是我们的一切,那么这部回忆录就将历史作为检视自己身份认同的工具。从“家园何处”是到“心安即是家”,其行文的所悟所思,都落在了个人内心角落里归隐着的精神家园。“年深外境犹吾境,日久他乡即故乡”。这样看这部回忆录,既是个体生命的灯寒梦远,也是天运人生的周行不息。整体虽少有丰沛的细部,但有纵深感,有情性的流转隐现。把生命与人生的历程放置于天地玄黄的大历史中加以关照和审视,那么生命与人生也就映上了洪荒与夕照。有了历史的根系,也就有了开阔的视野。岁月虽能使笺纸泛黄、红印带青,不过,墨痕依旧苍然。一个超越边际、追求卓越、睿智热情、思考亚洲的思想者王赓武,总让我想起与他同年生(1930年)的那位“中国先生”傅高义,仿佛他们之间总有绵绵瓜瓞。那是什么呢?

整本回忆录,在笔者看来,就是讲了一个“认同”的故事: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认同谁?我要认同的他者,会认同我吗?家园何处是?如果心安即是家,那么何谓心安?如果说人生就是离散,那么,认同就贯串人生的始终。王赓武的人生,可谓是离散与认同的人生。他在英属马来的怡保住了17年,在澳大利亚住了18年,在香港住了10年,在新加坡住了24年。他在南京读过书,去伦敦留过学,而他的出生地则是荷属印尼的泗水。他父亲(王宓文)出生地是江苏泰州,母亲(丁俨)出生地是江苏东台,祖籍是河北正定。对此,王赓武的一个基本设问是:家,一定是一个国家或一座城市吗?答案如果是否定的,那么认同与被认同,永远是在路上的进行时,“完结”不是它的属性。认同无法产生经验事实,它只是在开放、流动的离散状态中的一种精神领悟与关照。所以认同的特性又是复杂、含混、易变的。

《王赓武回忆录》,上海译文出版社,2022。(资料图/图)

王赓武强烈意识到自己出生在印度尼西亚,作为一个华人长大,“把遥远的中国视为祖国,我可以努力变成马来亚人,但如果种族被视为对国家忠诚的标准,单靠努力就够了吗?”(《王赓武回忆录》下卷p70)不错,“Chinese”一词小心地带过了中华与中国,但不能说不存分野。毫无疑问,中华是中国属性的衍生,但中华又比中国辽远深邃也是个不争的事实。过年时只说恭喜发财不说万事如意,买新房要滚凤梨求“旺来”,把这些民俗习惯带到定居的所在国,即便华人之间也有认同的困惑。所以王赓武在“叙说缘起”的章节中,不无感慨地写道:“我们夸夸谈论历史的重要性时,其实无感于亲身经历某段历史时期的人们是什么感受、有什么想法。”(上卷ll)这就表明正统历史的文献叙事和想象叙事,虽理论亦宏大,但干瘪和无趣也从这里生出。而市井小民那种鲜活的过往人生和经验故事,有时则令人感动和着迷。所以,回忆录的开首句就是“几年以前,我开始为孩子们写下我在怡保成长的故事”。写成长就是写家族。而写家族故事则是为了更加在意过往历史里的“个人层面”。而恰恰是这个被忽视的个人层面,有助于我们对人生的理解以及对民族国家的认同。 阅读更多 »

标签治国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22-9-18

自总理的国庆群众大会之后,人民行动党高官频密地大谈“信任”和“团结”的问题,副总理王瑞杰在一个月内就以“团结、信任、坚韧”为主题作了两次讲话:

  1. 出席“禧街中秋夜韵”晚宴王瑞杰:总商会促进各族和谐团结不遗余力(2022年9月11日《联合早报》)
  2. 建设开放、有活力、团结坚韧的城市国家(2020年10月19日《联合早报》)

还有则是候任总理黄循财的《听取不同声音与国人坦诚对话维护社会信任基石》(2022年9月17日《联合早报》)

中文官媒的二丑们自然不能例外,应声的有三篇:

  1. 社论:落地生根维护共同家园(2022年8月23日)
  2. 林任君:国庆感怀:人民的信任是珍贵资产(2022年8月27日)
  3. 社论:互信团结是长治久安之本(2022年9月13日)

似乎没人觉察到这是一个“治国理念”的大转弯,从以前“一个都不能少”的包容性社会,到如今要求人人“团结”在行动党左右,否则就是“不爱新加坡”啦。从网上的贴文,只有默乐的文章嗅出端倪,默乐写道:

“信任”这标签开始频繁出现,以至于我想到硬币的另一面;难道政府认为有更大的不信任和更多的愤世嫉俗吗?这一点是如何反映出来的,为什么政府认为它正在发生?敲打同样的鼓并不能让人们更听话。重复和重述只能让人沉浸其中,因为眼睛会瞪大,耳朵会被遮住。

就让莫愁在这里解答默乐的疑惑。行动党在“选边站”的问题无法服众,李显龙在国庆群众大会的中文讲稿说了这么一段“睁眼瞎”,用的仍然是70年代、80年代——40年前的旧资料:

其实我们不是选边站,我们不是亲美,也不是要和俄罗斯作对。但是,我们必须采取坚定的立场,捍卫根本的原则,不能含糊。因为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对所有国家,无论大小,都很重要。尤其对新加坡这样一个小国来说,这关系到国家的生存。我们向来反对强权就是公理。当1983年美国入侵格林纳达的时候,新加坡在联合国大会上就投下反对票。1978年越南入侵柬埔寨的时候,我们同样坚决反对。在乌克兰问题上,如果我们不坚持立场,不明确表态,万一有一天,我国面对侵略,国际上就不会有人为我们说话。

比较过中英文讲稿的人都知道,这一段是特别针对应用中文的华社讲的。其实这段话基本上没有说服力,要不是仗着官媒都姓李,早就被人驳得体无完肤。新加坡“不选边站和向来反对强权就是公理”,说出来不怕笑掉大牙;新加坡是美国为了围堵中俄形成威慑之势而提出的第一岛链的最南端,成为马前卒,这是众人皆知的事实。美国入侵阿富汗、伊拉克和南美诸国等往事,新加坡不但没有反对,有者甚至还派兵去“维持和平”;佩洛西不顾破坏台海现状,执意访台,新加坡连个屁都不敢放。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9月 18, 2022 at 4:18 下午

借实画虚,以假求真:读《漫画之王陈福财的新加坡史》的多重性

leave a comment »

吴平稑(漫画评论人)     2022-9-16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936046

陈福财,又名陈查理,生于1938年,为马来亚移民后裔,成长于新加坡,自幼热衷于绘画,并受到手冢治虫《新宝岛》影响,进而对漫画创作产生了兴趣。1954年于《前进》杂志以《阿发的超级铁人:觉醒》短篇,在老虎出版社出道。尔后与漫画编剧黄伯传合作,在投石出版社创作了战争漫画《136部队》、科幻类漫画《入侵》,并自主创作讽刺四格漫画《杂烩山》。受到1950年代末日本剧画影响,与黄伯传再度携手创作出《蟑螂侠》,并于蚊子出版社发行。晚年受到《高堡奇人》小说启发,绘制了历史反转剧《狮城八月天》,一生创作不辍且风格多元,为其带来了“新加坡最伟大的漫画家”之美名。

读者阅读至此,或许会很好奇这位创作者究竟何许人也。但与其说陈福财是“新加坡最伟大的漫画家”,不如说刘敬贤才是那位高手。事实上,陈大师的珍贵手稿、漫画草稿,以及其他的绘画创作、未公开的完稿作品,全都是这位青年漫画家刘敬贤所“虚构”出来的。

作为《漫画之王陈福财的新加坡史》的作者,刘敬贤,生于1974年,出身马来西亚,成长于新加坡,自幼热衷于绘画,在剑桥就读哲学时受到《凯文与虎伯》的启发,创作了第一篇漫画作品,往后集结成《Frankie & Poo: What Is Love (Incomplete & Abridged)》。在发现美国庞大的漫画工业后,于罗德岛设计学院就读,受教于漫画家大卫•马祖凯利(David Mazzucchelli),逐渐进入DC 等漫画出版社,并与杨谨伦合作绘制第一个美式亚洲英雄角色“影子英雄”。本书则为其独力创作的作品。

一开始,刘敬贤与我们一样,对新加坡的“真实”是了解不深的。在美国受到种族歧视、排外主义的冲击后,于《影子英雄》时期便萌生了制作陈福财故事的念头,从史料搜集、专家学者访问,再到视觉呈现的研究,都让作者花了不少心思,经历约莫五年的发想制作,终于完成这本概念独创、屡获奖项的作品。

而本作最高明的,则是假借陈福财之手,不仅历时性地铺述了新加坡的历史,也借由不同时期的创作,带出当时的漫画流行风格。“阿发的超级铁人”系列,可说是结合了1950年代,手冢治虫圆巧的造型设计,以及横山光辉《铁人28号》巨大机器人的发想;《136部队》的视觉风格除了来自美国Walt Kelly 的《Pogo》,也不免让人想起日本战前的作品《野良黑》,将不同阵营化作不同动物;其余像是“入侵”系列连载于《飞龙》杂志,其呈现的版面构成宛如英国漫画期刊《老鹰》;而《我这一生最悲惨的岁月》恬淡的分镜手法,颇有谷口治郎的风格,也呼应谷口被西方认识的1990年代。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9月 16, 2022 at 4:36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