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抵触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6-12-3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12/144888.html

【壹】

李叶明把乒坛“一姐”冯天薇不被乒总续约称为“卸磨杀驴”,于是“一姐”就成了驴咁纯。对于行动党人处理这类事件,莫愁只能说是惯性的公关失败(他们就是这样,情商很低),除此之外,贫道认为事情没那么简单。

道理很明显,冯天薇是外来的雇佣伞兵,卖命为乒总效劳,为了就是铜钿。凭什么要砸自己饭碗呢?肯定就是找着一个更大的碗,甚至是乒总的“铁碗”阻碍了那个亮晶晶的“金碗”。冯天薇要在四年后为新加坡争取金牌吗?我看她根本不在乎,只是在下一届奥运到来之前,利用她现有的世界排名尽情地捞金罢了,谁都不准挡了她的财路。

【贰】

很多人都说李安“闷骚”,即看上去很闷,但做出来的东西却惊世骇俗,引起骚动,TVBS的方念华甚至称李安为“禅师、智者”。

最近趁李导为电影《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 来亚洲做宣传的方便,看了凤凰卫视和TVBS的两个专访,对于李安多了些认识。让人惊讶的是,李安虽然拍了很多“很骚”的电影,让东方人和西方人都同样折服,尤其是最近这部《比利•林恩》,所用的3D/4K拍摄器材还没有商业版,是从美国空军那儿借来的两个庞然大物,但这些按他自己的话来说都不是为了要哗众取宠,只是工具和过程而已。他所演绎的是人性的纠结、父子的情结……一切归结为“心”,尤其是《少年Pi的奇幻漂流》简直就是禅门公案……但是像这样的一个大师,竟然自称是“电影的学生”,学着做抛砖引玉的工作,那份谦卑就足以让人折服。 阅读更多 »

李光耀左右逢源的启示

leave a comment »

郑学南      亚洲周刊 2016年12月11日 第30卷 49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80564304932&docissue=2016-49

李显龙如果不继续采用父亲李光耀走平衡木的身段,恐不利新加坡。

李光耀在世时,虽然也公开呼吁美国遏制中国的扩张,但中国几任领导人对他的思维都清楚,也尊重他对中国的贡献,因而不会与他正面冲突。然而李显龙明显缺少这样的分量,如果过度刚愎自用,不继续采用巧妙而有效行走平衡木的身段,虽不至于影响他的政党在国内的执政地位,但恐怕将危及新加坡的实质利益。

很多人相信,中新之间这种实力上的博弈根本不成比例。新加坡虽是中国最大外来投资国,但其中有很多是中小企业,一些企业在过去半年已经感受到外交紧张所带来的冷淡氛围,也不免担心今后的处境,希望双方早日重修旧好。

一些人担心的是,如果李光耀大力栽培的儿子都无法在美中之间游走自如,左右逢源,其他更年轻更无法深入两种政治文化的新时代领袖,随着中国的扩张越来越具体化,有多大能耐带领小国新加坡继续在东南亚保持影响力?在一带一路的经济诱因下,东南亚国家纷纷找到发展的新引擎,新加坡又如何不被抛下后车座?

习近平上任以来,提出一带一路等经贸大棋局,以及亚投行等国际金融机构,大力透过经济大饼争取沿线国家的友谊。此举显然已是意在摆脱邓小平时代韬光养晦的格局,至少在太平洋上,要与美国争一席之地。美国在特朗普上任之后,外交与军事政策会否出现较大的变化,将决定中国“走出去”的顺利与否,也决定对东南亚的影响是否进一步扩大与深化。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3, 2016 at 2:10 下午

有关装甲车扣押事件的评论

leave a comment »

作者:陈华彪       翻译:万章     2016-12-1
https://www.facebook.com/wahpiow.tan/posts/872883442848055

新加坡的九辆装甲运兵车在香港被扣押大约一个星期了,国防部长黄永宏告诉报章,新加坡在澄清被扣押的原因后,将以法律诉讼取回车辆。由于香港港务管理当局在扣押货物时已经说明法律依据,即运货公司无法提供必要的“准证”,我觉得“澄清”这一前提就显的有点多此一举。

一个星期是相当长的时间,尤其是事发之后新加坡武装部队即刻派遣官员去香港“协助调查”。如果新加坡有合理的法律依据来抗辩扣押,国防部长应该已经急速去香港向高等法庭请求立即交出装甲运兵车,同时寻求赔偿。

部长需要做的,是豁免“准证”或者凭籍与中国的双边条约来辩说过境货物是被豁免的。另一途径是,部长可以说那些被扣押的货物,只是实物的纸板复制品(但我肯定并不是这样),这一来就可辩称说物品在香港法律下并不属于战略物资。如果新加坡拥有有利的必要证据,这应该是挫败香港海关扣押货物的正确途径。

一位行内的专家告诉我“进出口任何种类军用配备,出口商/寄货人有法律责任确保拥有必要的执照和准证”。“所有军用配备都是受到严厉的控制”,她告诉我,“没有准证之下是不可以轻易运输的。这包括过境准证”。

hk-custom2

上图为香港过境货物控制最优实践,下图为根据法律为基础的控制系统

这位专家在查看了香港的战略交易控制系统后,告知我即使是过境的战略物资也受到严格的执照控制。装甲运兵车含盖在香港《进出口(战略物品)规例》附表一中的军需物品清单内,因为军需品清单包括所有特别设计为军事用途的物品。所以不管出口商/寄货人是政府或政府机关,过境准证是必需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3, 2016 at 2:02 下午

发表在 国防, 国际关系, 法律

喝一杯新加坡鸡尾酒的灵感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邱立本(总编辑) 亚洲周刊 2016年12月11日 第30卷 49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80564303964&docissue=2016-49

喝一杯“新加坡司令”,品尝东西融合、左右逢源的灵感,追念李光耀与邓小平的智慧,解开战车滞港事件的死结。

新加坡莱佛士酒店

新加坡总是汇聚东西方的智慧,融合为一种新的力量。著名的鸡尾酒“新加坡司令” (Singapore Sling) 就是莱佛士酒店 (Raffles Hotel) 的一位海南人酒保严崇文的杰作。一九一五年,也就是在一战期间,大英帝国还在欧洲战火纷飞之际,远在亚洲的一块殖民地,这位华裔的酒保忽发奇想,将琴酒 (Gin) 与南洋的砂劳越菠萝与红石榴结合,再加上柠檬汁,勾兑一杯美味而又充满热带风情的鸡尾酒,成为一个世纪以来国际上的新加坡“签名”。

喝一杯“新加坡司令”,也是喝一杯新加坡在东西方左右逢源的灵感。而这也是今天新加坡所急需的智慧。从建国之初,李光耀就在中美两国之间求取平衡,也与蒋介石和蒋经国保持低调但也异常密切的关系。一九六五年新加坡独立后所创建的军队,处处都有国军的影子,第一任的空军司令刘景泉,就是中华民国空军出身。后来新加坡不再依靠以色列教官,避免周边伊斯兰国家的反弹,军事上就是靠台湾军方的专业支援,而新加坡部队前往台湾定期集训的“星光计划”,就成为重中之重。

这其实都是新加坡公开的秘密。一九九零年,新加坡与北京建交,邓小平与李光耀都对此有默契,没有被“星光”耀眼所困扰。从北京观点来看,理解新加坡这样的小国,没有战略纵深,亟需演习训练场所,星光计划成为新加坡所仰赖的制度性安排。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1, 2016 at 7:57 下午

中国新加坡翻脸?战车滞港事件波及台湾

with one comment

王如君     亚洲周刊 2016年12月11日 第30卷 49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80564304698&docissue=2016-49

新加坡的九部装甲车在从台湾运返新加坡途中,于香港港口遭扣押,引发新加坡与中国之间的外交风波。这批装甲车刚在台湾结束新加坡军人于当地进行的“星光计划”演习,北京的行动被视为一石二鸟,既针对新加坡在南海纠纷中倾向美国,也乘机敲打不承认九二共识的台湾蔡英文政府。中国与新加坡是否会渐行渐远,抑或有所转机?“星光计划”会否因中国压力而受影响,都广受瞩目。

新加坡装甲车被扣押在香港港口

中国与新加坡翻脸?这是晴天霹雳的消息。新加坡这个以华人为主的国家,长期与中国关系密切,为何会与北京出现公开的裂痕?

九部新加坡的装甲车,经由货轮运输,从台湾高雄港出发,中途停靠厦门港海天码头时,被港口人员发现,随即通知香港海关加以查扣。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不点名表示,坚决反对任何邦交国与台湾进行包括军事交流的官方活动。

按香港法例,货物若不落地则无需申报,但该批装甲车和相关战略物资抵港后,不知为何被卸至岸上,因而引发后续连串问题。香港法例规定,进出口或转口战略物资必须取得当地工业贸易署署长签发的许可证,否则即属犯罪,可罚款监禁。

九月下旬新加坡驻华大使与《环球时报》因南中国海课题爆发笔战之后,中国与新加坡近日再度出现引发区域关注的矛盾,不禁令外界揣度两国关系在建国总理李光耀去世一年多之后,是否已陷入一种不易解开的困境。

新加坡巡回大使考斯甘 (Bilahari Kausikan) 十一月二十八日指出,这是中国企图恫吓新加坡。这位外交官以前曾经在南海问题上毫不客气批评中国。

观察家指出,北京在战车事件中,其实是一石二鸟,既针对新加坡在南海纠纷中倾向美国,也乘机敲打不承认九二共识的台湾蔡英文政府。

根据国际航运网站显示,悬挂新加坡国旗、船籍属新加坡的APL QATAR 041号货轮,从十一月二十四日下午以后就滞留在香港,其原定行程是在二十八日凌晨抵达马来西亚巴生港。

事件连日来引发各地传媒和舆论大量关注,新加坡军方在事发隔日紧急派出人员前往香港与船务公司商讨,及确认装甲车获得安全妥当的安置。

APL(美国总统轮船公司)是超过一百五十年历史的船运公司,一九九七年为新加坡海皇集团公司 (NOL) 收购,保留品牌。NOL是一九六八年由新加坡政府创立的国营船运集团,新加坡前总理吴作栋曾在七十年代出任集团负责人。近年来,国际航运业持续不景气,由精英领导政联企业的新加坡也不能例外,在连续亏损下,末代总裁伍逸松承认转型太慢,大股东淡马锡在今年六月将之转手法国船运巨头CMA CGM(达飞轮船)。

装甲车事件发生后,狮城当地舆论随即联想到没有了国营船运公司,可能是造成军事行程无从掌控的原因之一。

新加坡部队使用的台湾营区

新加坡与台湾在一九七五年由李光耀与时任行政院长蒋经国签署名为“星光演习”的军事交流计划(又称星光计划),由台湾提供场地与基础设施供新加坡人员训练,人数最多时达上万人,新加坡部队也多次参与当地天灾的救援,双方多年来相处融洽,也不张扬。这一公开的秘密在新加坡与中国一九九零年建交时取得谅解,得以延续。

此次事件曝光的装甲车泰莱斯轮式装甲运兵车Terrex Infantry Carrier Vehicle (ICV) 是由新加坡与爱尔兰公司合作,由土耳其公司授权设计生产,八轮驱动,可装置多种武器系统,总重量二十五至三十吨。作为小国,新加坡拥有不俗的自制武器实力,除了自行研发,也与不同国家合作,吸收各种不同的设计理念,除了自用,也供出口。 阅读更多 »

旁观与思索

with one comment

两只脚走的猫       2016-11-29
http://twolegsmeow.blogspot.sg/2016/11/blog-post_95.html

生活中的笑料有许多的来源,我很不想在翻阅严肃的新闻报道时因为不应该出现的毛病一边反射性地翻白眼一边笑,同时又觉得痛心和失望。我的心脏不喜欢这样的“刺激”。

今天一早看到朋友上传的剪报,细瞧划出的重点,吓了一跳。“献身”,而非“现身”,将整个标题和句子的意思远远抛离了本来所要表达的意思,甚至让爱玩笑者“解读”出他义,令人啼笑皆非。

作为主流大众媒体的报章,里头的报导出现措辞不当,用字有误或语法问题时有所闻,且不论“经常”与否,总是不该发生的。一份报纸有着传播讯息的任务,除了资料的准确无误,行文的表达也应该达到一定的标准,才不至于遭到读者的诟病,或者是误导任何人(如果要语文老师鼓励学生透过读报来加强语文能力,辅助他们的语文学习,报纸的素质是至关重要的啊!)。

一份报纸送印前必定得经过编辑的检查(或许还有复查?),负责报道的记者本身不会不注意自己的文字产物, 可是在撰稿的时间压力下恐怕谁都可能犯错,这才需要多一双,甚至两双眼睛和一、两颗清醒的脑袋来审查下版的最后产物。这道工序出了错吗?

还是一如一些朋友的反应所反映的:“现在新闻工作者的专业水平, 包括语文水平都低落了!”“做新闻的良心没了!”我比较不倾向于这种“打蛇随棍上”的说法,毕竟point fingers太容易,真的看出问题的端倪则不。只希望如果真是在一些记者在遣词用字方面较缺乏敏感度,同事和上级能够及时提供帮助和指引,相互提醒,或许还能够达到教学相长的效果。

总之, 生活中的笑料有许多的来源,我很不想在翻阅严肃的新闻报道时因为不应该出现的毛病一边反射性地翻白眼一边笑,同时又觉得痛心和失望。我的心脏不喜欢这样的“刺激”。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30, 2016 at 1:24 下午

考试差也能当教授 星国发起自揭成绩活动

leave a comment »

自由时报/陈正健(编译)    2016-11-28
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1900951

新加坡教育强调考试成绩,总令学生压力大到喘不过气。不过,根据BBC报导,星国一名大学教授最近发起网路行动,呼吁大家秀出“在校成绩和现职”,以证明考试不一定会决定未来。

新加坡教育强调考试成绩,总令学生压力大到喘不过气。(法新社)

新加坡人通常只要年满12岁,就需参加“小学离校考试” (PSLE)。然而,今年10月,一名11岁小学生因为升学和父母的压力,想不开坠楼身亡,引起社会各界反思。

针对当今教育乱象,新加坡国立大学副教授阿尔朱尼 (Khairudin Aljunied) 上周末在脸书上发文,证明人生并非“一试定生死”。

阿尔朱尼表示,他的PSLE成绩才221分(200分算低分),但他现在是大学副教授。希望各位朋友及家长也如法炮制,分享自已的PSLE分数和现职,鼓励年轻人自强不息。

对于这则发文,网友们一呼百应,包括老师、企业家、运动员和国会议员等,都争相公布自己当年不亮眼的成绩。

歌手金文明 (Benjamin Kheng) 发文指出,自己当年曾是最差的学生,期勉孩子们不要灰心。另外,新加坡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陈川仁也发文说,自己当年只拿192分,科学并不合格。

讽刺的是,新加坡政府虽已废除公开PSLE成绩的作法,但上周放榜之时,仍有数千名家长涌入“怕输家长” (Kiasuparents.com) 网站,比较自己儿女的分数,一度造成网站瘫痪。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30, 2016 at 1:14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