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因循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7-11-25

所以说“政”到三代,就会养出一个像金正恩那样的大怪物,“政”到第二代,就会宠出像李显龙那样的小妖精。下头的老油条个个“循矩度,而不见精神,则登场之傀儡也;做事守章程,而不知权变,则依样之葫芦也。”——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而已。

《那年花开月正圆》里,沈家二少沈星移对周莹说:“你看不起我吗?”那妇人啐道:“凭什么要我看得起你?”——的确,精英人物常有一种错觉:觉得人家必须得看得起他们,然而“凭什么”?

《红蚂蚁》最新有篇文章是仓吉所写,叫做《临时换将就解决问题了吗?》,单看标题就知道他要说的是些什么,背地里就是这种“因循”思维。

“因循”在四字成语里,都是和一些贬义词配对:因循怠惰、因循旧习、因循误事、因循苟且、因循贻误等。

“因循”其实就是“换人做做看”的一大理由。让小女子用“常数”和“变数”两个概念来说明这个问题:一个制度如果久了,“常数”就越来越多,下属看到领导人翘起尾巴,就知道他要拉屎/拉尿;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一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果全盘推倒,重新洗牌,则无法继续揣摩上意,“变数”增多,且看到血淋淋人头落地,大家只好兢兢业业,为建设新局而努力。

就好比五十多年前,李光耀带领着人民行动党赶走了百年老店——大英帝国,争取独立,开启了一个全新的局面。那时新国家、新气象,公务员都是真心为人民服务,没人敢开小差。可是多年以后,“常数”越来越多,那天看到一篇主流文章,说什么“挺许文远是必然选择”,可见连二丑也看出许多“常数”,了然于心。所以说“政”到三代,就会养出一个像金正恩那样的大怪物,“政”到第二代,就会宠出像李显龙那样的小妖精。下头的老油条个个“循矩度,而不见精神,则登场之傀儡也;做事守章程,而不知权变,则依样之葫芦也。”——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而已。

陈继儒说哉:“大家渐及消亡,难期其复振,势成于因循也。”——信然。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25, 2017 at 12:53 下午

PAP的新加坡特产:义务政治人物、自愿行政高管

leave a comment »

否极泰来    2017-11-21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7/11/pap.html

人民行动党的一项创举就是培养了一大批义务自愿的政治和行政精英。这批所谓的新加坡特产,往往以责任为前提,挂着为民服务的口号;事实上,在衡量责任和权益时,却把个人的权益收益、事业前途、和金钱收入,放在责任之上。权益高于、大于责任,才是他们真正的本色。

人人皆知,李光耀推崇儒学、孔子的思想,希望新加坡的从政者,尤其是人民行动党的领袖,都有天下为己任的高尚情操。这基本上也是新加坡的成功之道。然而,李光耀过世才两年,我们现在才体会到李光耀提倡儒家思想的结果,竟然是一批批的新加坡特产:

他们一边打着义务工作者的形象,自愿的为国为民服务,没有计较个人的得失,从事最没有人想要工作,忍辱偷生,默默的工作。另一边,却是考量事业前途光明,高薪照领,没有一点脸红。

或许,李光耀当初推崇的就是虚伪的儒家思想,只是表面功夫。李光耀只是要达到政治目的,而不是想要培养一股浩然正气。因此,他一走,什么气也跟着没有了。

新加坡上至总统,下至部长,可以说都是义务的政治工作者。因此,与之互相辉映的政联公司主管、董事,当然,也是自愿的CEO和董事局成员。这可以说是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掌政50多年来,建立的政治官商文化。表面上,似乎,他们都是义务自愿的为国为民服务,担负重任,不计较个人的得失,一心一意把一生贡献给新加坡。真实面,在地铁事件,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上,已经看得清清楚楚了。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25, 2017 at 12:45 下午

就要增税了

leave a comment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23, 2017 at 5:41 下午

发表在 经济

Tagged with ,

晴时追尾雨翻船,抱残守缺遭雷劈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7-11-22

新加坡时局已经进入十分微妙的境界,在许仙看管下的公共交通,不仅人怨,如今还牵涉更高的存在:天怒。而李显龙还是一如既往,继续其抱残守缺。

自从许仙出言不慎,得罪了向来陪跑的主流媒体,虽然他们也没怎么样,不过有关地铁新闻都报得巨细靡遗,图表、历年记录齐出,唯恐报迟了,已经让有关当局相当的“吃力”。而《联合早报》新成立的子公司《红蚂蚁》传媒,也像尝试了新的高分子聚合体超薄卫生巾,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畅快和自由。

李显龙的治国理念,由于过度强调“任人唯贤”,变异成“官官相护”,成了自己的绊脚石。诚如他自己说的,他们要汲取教训,然后继续前进;实际上,“汲取教训”在国人耳中已经成了老生常谈,磨出老茧,哪儿有汲取教训啦?哪儿有轻装前进啦?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许林珠博士认为:地铁可靠度、民选总统制的改革,甚至是李总理与家人的争端等,这些关键议题都需要时间解决或平息。毕竟,要解决问题,第一步是承认有问题,就先谈民选总统制和李家纠纷两项,有解决吗?非但没有,如今还把自己的侄子控上法庭,你以为全国老百姓都是瞎的吗?所以话转回来,以为把两个议题拿到自己主场——国会wayang一番,就是透明治国,这根本就是否认(denial)状态下的守缺。

地铁“姑丈”,李显龙和许仙都说过“这些事件不应该发生”,这里给它个深究其义。为什么“不应该发生”呢?还不是因为有“贤人”在位。那么还是发生了怎么办呢?当然还是要“贤人”来搭救啊。 阅读更多 »

MRT整天坏GST又要起 行动党下届大选有多少票?

with one comment

沈泽玮      2017-11-21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120-793

如果说,老天爷在上一届大选帮人民行动党创造一个好的吸票时机,那么下一届选举要如何在战略和战术上扩大优势,就要看行动党的政治智慧和判断,以及党内部能有多团结,能否上下一条心“做好政治”了。

李显龙总理在行动党大会上以秘书长身份出席并演讲。(联合早报)

终于,李显龙总理在11月发表了一场迟来的国庆群众大会演说。

8月份的国庆群众大会演说以糖尿病、学前教育和无现金交易为三大主题,让许多关心时政的新加坡人大跌眼镜。总理昨天(19日)在人民行动党两年一度的党大会上大谈国家大事,这一场的内容才更符合国庆群众大会演说的格局,红蚂蚁和大家一样,有一种走入时光隧道的错觉。

李显龙总理与夫人何晶在大会上与工会成员合影。(海峡时报)

总理也是行动党秘书长,他从外交到内政谈了六大点,有两点最抢眼,一个是首谈闹得民怨沸腾的地铁故障;另一个是明示将增加税收,一个可能是增加消费税(GST)。

MRT和GST将成“票房毒药”

在红蚂蚁看来,这两项是彻头彻尾的“票房毒药”。要不要打赌?民众骂完MRT整天坏之后,接着一定大骂政府是吸血鬼,加完水价,现在又要增加GST,简直是夭寿啦,PAP不愧是Pay & Pay。所以头脑简单、四肢不发达的蚁族大胆预测,下一届大选不会那么快来,至少明年不会来,大家不用猜,蚂蚁肯定对。《联合早报》的报道也说,总理以华语致辞时说,距离下届全国大选仍有两三年时间,但“努力的时间是现在”。

下一届全国大选最迟必须2021年初举行。GST越快提高对政府越有利,没有一个政府会傻到在选举年或选举之前的一年增税。假设政府明年提高GST,那么“白衣白裤人”还有大约两年的时间去消化GST的冲击。MRT + GST,蜡烛两头烧,大选估计要拖到最后阶段才举行,然后选前的惯用伎俩是,给选民一些回扣之类的甜头,看看能不能安抚情绪。

《海峡时报》一篇分析稿认为,总理把演说重点放在“信任”两字。文章进一步分析指出,信任很重要,因为只有人民信任政府,才能减轻不受欢迎的政策如增加税收对政府所造成的冲击。《联合早报》则转述总理的话说,“行动党几经艰苦才赢取人民的信任,不能把人民的信任视为理所当然,或把它挥霍掉”,要同时落实几项政策,就必须“做好政治”,让人民能支持和信任行动党,“知道行动党关心他们,竭力改善他们的生活。”

做好政治!有信任才有票

传统媒体喜欢这些“高大上”的内容和“九曲十三弯”式的表达手法。在红蚂蚁听来,总理说了一大堆,其实就想问一问在场的2000名党员:“选民在下届大选中还投不投票给行动党?”什么信任不信任只是华丽的辞藻,只是外衣,脱掉外衣,内在核心就是,有没有票?信任了会怎么样?信任就投票给PAP啊,不信任就不投啊,就这么简单。所以总理向党员疾呼:“做好政治!”精英不能与民众脱节,主流政党必须代表普罗大众的利益。

行动党在下一届选举会有多少票呢?这个问题问得还太早,但我们不妨先看看总理昨天晾晒的“中期考”成绩单,有哪些是加分,哪些减分?

总理谈的六大要点:

一、地铁事故不应发生须彻底纠正

总理表示,上个月碧山地铁隧道积水和几天前两地铁列车在裕群站碰撞的事故不应发生,各方必须从事件中汲取教训,“追根究底、彻底纠正”。总理还说,数据显示,地铁延误和失灵的情况其实已有改善,但他能明白民众感观不同的原因。“一个理由是,在公众的意识中,像碧山积水和裕群碰撞事故是严重的问题,深刻破坏了他们的信心。

11月15日上午8点20分,两列地铁在裕群站发生碰撞事故,导致36人受伤。(海峡时报)

阅读全文»

质疑王賡武南洋大学历史叙述(三)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11-18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9764

历史教授王赓武对新加坡华人社会历史的判断,和真实社会现实之间,有着令人难于置信的偏差。实况究竟如何?看看王赓武说了什么而事实又是什么,相互验证结果,真相不难理解。

李淑飞(2017:P 194):“王賡武教授在笔者的访谈中称,以自己的理解,当时新加坡独立后,华社中有一部分人,包括华文报社的,南大的人,支持南大的人和华文学校的教师,他们心里面可能认为在华人占75%的新加坡,华校和华人势力增强了,有成为华文为主国家的可能。王教授认为这个也是可以理解的想法,但问题是李光耀认为在当时的政治局势下是不可能做到的。王教授认为李星可等人可能是害怕李光耀走英化的道路,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社论出来,但他称自己当时明白很多人都没有看报告书的内容,包括南大的一些学生领袖,王教授后来和有些人熟悉后问他们有没有看报告书,他们也承认当时主要看的是华文报纸的社论,而根本没有看自己的报告书,笔者对王賡武教授在新加坡国大东亚研究所的访谈,2014年7月25日。”

在此,王赓武说,新加坡独立后,华社认为在华人占75%的新加坡,华校和华人势力增强了,有成为华文为主国家的可能。换言之,1965年后,华社以为因为华校和华人势力增强了,华文有可能成为新加坡共和国的主流语文。

王赓武的理解,并非就历史现实来解说社会现象,纯粹是从预设政治立场提出主观判断。

1、新加坡华人社会历史,包括华人文化教育历史的演变,在整个新加坡历史里头,没有出现过断层现象,除了昭南岛年代有所停顿之外,所以无必要区分新加坡独立前后的华人教育现实。更何况,1965年前后的新加坡都是李光耀在担任总理职务。还有,李光耀在1964年11月9日的南大演讲承认:新加坡拥有教育自主权。换言之,吉隆坡中央政府无权规范,李光耀在新加坡设定的教育政策。因此,李光耀干预南洋大学的决策,和新加坡的加入与退出马来西亚无关。

可见,王赓武选择要细分独立前后历史,是和新加坡历史,或者说,南洋大学历史没有关系。

王赓武夹带私货的目的,是在企图模糊糊和推卸,王赓武报告书对摧毁南洋大学的重大历史责任。因此,王赓武在三个不同场合,一直重复同一观点。

李淑飞(2017:P 195):“没想到九月份新加坡政府把报告书公布,说准备接受,当时自己很惊奇。王教授称既然新加坡已经脱离马来西亚,成为独立国,报告书根本就应该作废,然而过段时间看报纸才发现却成了很大的事情。”

谢诗坚(2003.07.11):“其实,你看时间表,王赓武报告书是在9月11日公佈,而在1965年8月9日新加坡宣佈脱离马来西亚宣告独立。这就是说,在新加坡独立后不久,报告书才成为公开的文件。严格来说,当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后,我的报告书就失效了。因为我们是根据马来西亚的环境和现实提出这份报告书。我不知道为何新加坡政府仍然採用我的报告书,在事先我毫不知情。”阅读全文»

鞭刑是对严刑制度的向往?新马的实践概况

with one comment

陈洸铭    2017-11-14
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11635/2817117

鞭刑是否能有效地制止犯罪?图为2004年马来西亚警员对国小生展示如何对罪犯施予鞭...

鞭刑是否能有效地制止犯罪?图为2004年马来西亚警员对国小生展示如何对罪犯施予鞭刑。图/美联社

10月23日,台湾民众在国发会的公共政策网路参与平台提议对酒驾累犯、性侵犯及对幼童伤害等增设鞭刑制度,短短四天就通过5,000名的附议门槛,截至今日更有高达2万5000名民众附议,促使法务部需于2018年1月3日前提出正式回应。

新加坡及马来西亚至今仍保留英殖民时期的鞭刑制度,究竟鞭刑能否有效威吓民众、降低犯罪率、减少累犯?还是只是民众对严刑的向往、欲以正义之名赋予暴力的正当性?在马来西亚,鞭刑制度或许不只是刑罚如此简单,还有可能涉及伊斯兰法鞭刑制度等宗教及政治角力。此外,以严刑“著称”的新加坡,又是如何进一步将鞭刑扩张到其他无关身体暴力的犯罪上?

本文从2009年马来西亚的一宗女性穆斯林被判鞭刑切入,简单介绍新马两国的鞭刑制度及实践状况,从而反思台湾是否该走向施予严法之路。

马来西亚伊斯兰法庭的判决,让身为穆斯林的卡迪嘉成为第一名将被施予鞭刑的女性。图...

马来西亚伊斯兰法庭的判决,让身为穆斯林的卡迪嘉成为第一名将被施予鞭刑的女性。图/欧新社

伊斯兰法与刑法的双轨制法律

2009年,穆斯林女子卡迪嘉(Kartika)因喝酒,被马来西亚彭亨州伊斯兰法庭(syariah court)罚款5,000马币(约台币36,000元),鞭打六鞭。马来西亚刑法(penal code)虽有鞭刑,但惩罚对象只限于男性。伊斯兰法庭的判决,让卡迪嘉成为第一名将被施予鞭刑的女性。当时,亦有伊斯兰学者辩护“可兰经强调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分性别。”1

马来西亚执行双轨制法律,伊斯兰法的执法对象仅限穆斯林(在拥有超过60%穆斯林人口的国家,意味着适用于过半人口),刑法则适用于所有人。虽然原则上两种法规互不干涉,但一名穆斯林犯法后,在两种法律下会有不同的判决结果。例如,伊斯兰法庭的判决最高只能罚款5,000马币、坐牢三年及鞭打六鞭;相较之下,刑法远高于此。因此,两者亦不时出现竞争乃至冲突关系。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