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在狮子山下怒吼 VS 在狮子城内蜷缩:两座前英国殖民城市对比

with one comment

作者:施忠明     译者:新加坡民主频道     2019-6-15
https://democraticsg.wordpress.com/2019/06/15/在狮子山下怒吼 VS 在狮子城内蜷缩:两座前英国殖民城市对比

以下内容译自新加坡运动份子施忠明(Martyn See)的一篇题为《哪个才是民主社会?》的脸书贴文:

说来好笑。

我们都是前英属殖民地区,都是面积极小的岛屿,都是华人占多数的社会,且都是物质挂帅的消费市场经济社会。

但我们的共同点就仅止于此。

————————

新加坡人是一个主权国家的公民,但却缺乏掌控自己命运的途径。我们让行动党内最聪明的那些人掌控我们的生命。我们以保姆城市为荣。

香港并非主权国家,但她的居民愿为其自治权极力抗争,试图谱写自己的命运。

————————

新加坡人可以通过选举选出自己的国家领袖,但我们对投票站以外的民主进程鲜少参与。

香港人无法选举自己的政府部会,但他们尽可能行驶并尽全力捍卫他们所拥有的民主自由权利。

————————

新加坡人宣誓“建设民主社会”,但我们完全不顾,且并未真正明白其真正意义。

香港人则走上街头,愿拼死拼活地维护民主精神社会。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5, 2019 at 1:13 下午

【逃犯条例】路透社:香港富豪担心修例 资产转移新加坡

leave a comment »

香港01/成依华    2019-6-14
https://www.hk01.com/【逃犯条例】路透社:香港富豪担心修例 资产转移新加坡

香港政府拟修订《逃犯条例》引发风波,路透社周五(14日)报道,部分香港富豪对修例感到忧虑,开始把自己的资产转移到海外,而新加坡被视为理想之地。

富豪转移超过1亿美元至星州

报道提到一位匿名财务顾问讲述的例子,有一名富豪感到自己成为政治敏感人物,开始把自己在香港花旗银行户口的超过1亿美元资产,转移至新加坡的花旗银行。该顾问指,很多人都把新加坡视为理想的转移资产之地。

报道并访问另一名在国际银行工作的私人银行部门主管称,有客户开始把财产移出香港至星洲,他指“这些不是中国内地客户,而是富有的香港客户。”他指,“他们不能相信林郑月娥或在北京的领袖如此愚蠢,没有意识到带来的经济损害。”

路透社也有再访问3位私人银行职员,他们指有收到客户询问有关修订《逃犯条例》带来的影响,但暂时未见资金外流。

富豪担心资产遭冻结

报道引述香港大学法律学院教授杨艾文指,他对此并不惊讶,因为一旦通过修例,中国内地法院将有可能以某人在内地犯案为由,要求香港法院冻结甚至没收其资产,他称,虽然公众对此讨论并不多,但“这一点当然不会遭到忽略,尤其是对于富豪与他们的法律顾问来说。”

律政司前高级助理刑事检控专员、大律师张维新之前接受《香港01》访问时指,目前的《刑事互助条例》注明不适用于中国内地,而今次若通过修订,即代表可扩大至内地适用,届时内地指定的疑犯,即使无触犯香港法律,在港资产有可能被冻结。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5, 2019 at 12:55 下午

发表在 经济, 法律

Tagged with , , ,

柯文哲认为中英文一样强、一样被重视的新加坡,是“不存在的新加坡”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9-6-10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120244

语言学者认为,新加坡人民对如此双语政策在身体力行上的匮乏,反映出新加坡的双语政策其实是不切实际的期待,在一个英语主导的国度里,政府到底从人民身上期待发展出什么样的双语能力?

台北市长柯文哲日前宣布台湾成为双语国家的愿景将从首都开始,超过三分之一科目以英语授课的学校将被列入“双语学校”,在他的公开演说中,不意外地,新加坡的双语国家模式再度成为样板,柯文哲指出,新加坡成为国际化城市的一个关键原因便是“实施双语教育”,他并指出,新加坡花了28年的时间才成功实施的双语教育体制,若实行在台北市,将不需要如此长的时间。台湾很常将新加坡的双语教育拿来“借镜”,而在这套想象中的投射对象便是“新加坡华人”。


根据2015年新加坡官方的统计资料,华人在家最常使用的语言中,以华语为最多(台湾称“国语”),占了46.1%的华人人口,而英语次之,占了37.4%。虽然这份统计无从得知双语人口占比为多少,但如果把年龄层的因素考量进去,我们便会发现,55岁以上在家最常使用华语的人有38.5%,这个年龄层的华人出生于新加坡独立之前,本来说的是福建话、广东话、潮州话等语言,而非华语使用者,所以仍有37.2%在家说其他汉语语言。

在家使用华语的数字到了青壮年人口逐渐增加,新加坡1965年独立后,英语、华语、马来语、泰米尔语均成为官方语言,隔年,李光耀便实行他所谓的“通晓英语的双语政策”(English-knowing bilingual policy),要求所有新加坡人将英语当成第一语言来学习,另外将官方指定的母语(族群语言)以第二语言的形式在学校修习。

语言学者已经指出这个政策只对马来人有实际效益,因为新加坡官方指定给华人与印度人的母语(华语和泰米尔语),实际上对当时的很多人来说都是外语,只有马来人是真的本来就在说马来语,加上马来文也是以罗马文字写成,因此,从2015年的识读率来看,高达86.2%的马来人能够同时识读马来文和英文,相较之下,只有62.6%的华人和45.7%的印度人能同时识读英语和他们被官方指定的“母语”。换言之,当时李光耀的“通晓英语的双语政策”,对于原本不受英语教育的华人而言,是让你同时多学两种新语言的双语政策。

25到54岁的华人中,有超过半数的华人在家最常使用华语,但是年龄再往下降,比例却跟着降低:15到24岁在家使用华语的华人年轻人跌破五成,剩下47.6%,比上个年龄层的56.2%跌了将近10%,而小孩(5到14岁)则更只有37.4%,再跌10%,这统计资料说明的是:在新加坡,年轻人用华语用得比他们的阿公阿嬷还要少。相较之下,有61.3%的华人小孩在家最常说英语,这个数字比2010年的数据(51.9%)多了将近足足10%——1990年代之后出生的华人,开始出现不再将华语作为母语的趋势。 阅读更多 »

针对外劳涌入与我国专业人士、经理、执行人员和技师抢饭碗课题 新加坡民主党积极推动移民政策改革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民主党    2019-6-13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636

人民行动党为了增长国内生产总值,不惜一切代价引进更多外来人口。这样的做法是不正确的。新加坡民主党认为牺牲新加坡人民的利益去实现庞大的人口是灾难的导火线。它不仅伤害了人民,而且会使国人更加疏远和脱离社会。

新加坡民主党推出了“为打造稳定未来的健全建国”的人口替代政策。

党内的新面孔陈雅慧女士建议在聘请外劳方面采取更有节制的方式。

按照我党的计划,外籍劳工的适用性将被严格审核。我党将建立了一项积分为基础的系统,为那些愿意到新加坡工作的外籍劳工进行评估,而评估因素包括年龄、技能、家属人数等。

如果申请者达到规定的截止点,他/她会被列入一份候选名单,以供新加坡雇主参考及聘用。雇主必须证明他们已尽最大的努力设法聘请新加坡人,但因无法在本地员工里找到所需的资历或技能的情况下,才可从这份名单里聘用外籍劳工。

曾在本地和国际公司担任高管职务的陈女士说:“这将阻止企业雇用仅仅能接受低工资的外国人。”她目前在一家区域公司工作。

在新加坡的专业人士、经理、执行人员和技师被削减的比例不断上升的情况下,新加坡民主党积极推动此项移民政策改革。这种趋势在一定的程度上是由数百家本地公司不断歧视本地员工所造成的。

陈女士也对王瑞杰副总理最近提出新加坡可以容纳1000万人口的想法表示异议。

新加坡是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国家之一,根本没能力容纳1000万人口。

事实上,新加坡人民是世界上最不幸福和压力最大的员工之一。在不考虑人民的身心健康的情况下,人民行动党引进更多外劳的做法是适得其反的。 阅读更多 »

柬越铁板

leave a comment »

韦春花    2019-6-9

对于“真相”的分歧,维文说:现在可以存在了。对应“防假法”那种直截了当、清晰、正能量的做法,为什么都消失无踪了呢?突然尊重言论自由的高官们只能打哈哈来圆场。

想不到看韩剧还能看到新加坡新闻,最近开播的一部讲述互联网门户公司的新颖剧种,讲到要如何来管理互联网时,有人就提到应该由政府立法来管制。立即有人反对,认为这将彻彻底底扼杀了言论自由的精神。于是那人就举出已有新加坡政府那么做,于是反方立刻反击:全世界只有新加坡那么做。

《防假法》的核心思想有三个:

  1. 真相只能有一个。
  2. 只要部长的心证已成,就可以立即行动。
  3. 如果(民间)不依,马上依法惩处。

可是最近李显龙踢到铁板,而且内阁的“语无伦次”则几乎摧毁了上面的三个核心。事缘李显龙日前在社群网站的贴文,以及第18届香格里拉对话(亚洲安全峰会)上的演说,直言越南当时“入侵”柬埔寨,引发越南强烈反弹,批评李显龙未真实陈述历史,而柬埔寨也有批评声,认为李显龙的发言不尊重赤柬种族灭绝的受害者。

李显龙的中南半岛史是从李光耀回忆录读来的(很好笑,不是吗?),而他也把这儿当作“真相”之一。李光耀当年把柬越战争作为中苏博弈下的产品来检视,并且相信邓小平所说的越南“多年来有个成立中南半岛联邦的狼子野心”。亚细安组织之所以反对越南入侵柬埔寨,其实也没什么“真相”需要厘清,只不过像和事佬劝架那样:总之,打架是不对的!

那么“真相”是什么呢?说到越南和柬埔寨之间的战争(1978-1989),一直搞得有些云遮雾罩的,常常是各说各话,很难清晰地分辨出是谁更有道理。实际上,这场战争之所以爆发,怀疑除了越南妄图建立“印度支那联邦”的野心为主要原因外,两国之间极其敏感的领土纠纷则是直接的导火索:

1954年,法国在奠边府战败,被迫签订了《日内瓦协议》。在撤离印度支那之前,法国人主持确定了柬埔寨与越南间的陆地边界。对这条边界,越柬两国都在原则上予以了承认。由于边界线划分不精确,双方存在一些争议,但总的争议领土面积不超过100平方公里。双方的主要分歧,还在于法国人划定的海上分界线。这条分界线实际上是法国人规定的行政管辖线,包括了一些岛屿的归属。双方的矛盾焦点集中到了一个叫富国岛的岛屿上,这个岛的大部分位于海上分界线的北边,正常情况下应当归属于柬埔寨。然而在行政上,富国岛却是归给越南管辖,只是其领海水域较小,规定领海线为3海里。这样一来,柬方认为富国岛应归属为柬埔寨领土,越方则不理会柬方的诉求,反而对富国岛的3海里领海线不满,想将其扩大……

阅读更多 »

王瑞杰呼吁以人口曾至一千万的情况作规划;新加坡民主党并不认同,且提出替代移民方案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民主党     2019-6-8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634

头条新闻充斥着本土PMET(专业人士、经理、执行人员和技师)占被裁员的比例越来越大”(《海峡时报》,2019年3月15日)和PMET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找到工作”(《商业时报》,2018年11月29日),难怪新加坡人对目前的移民政策感到愤怒。

更糟糕的是,待任总理王瑞杰竟表示对新加坡这个岛国有一千万人口的想法持开放态度。

新加坡人已经感受到城市过度拥挤的影响。外国人的涌入更加剧了城市压力及生活成本高昂的问题。

新加坡民主党将于2019年6月8日发布移民与人口增长的替代政策,我们将提出对国家与人民生活质量产生重大影响的解决方案。

此发布会是自我们今年1月启动竞选备战活动以来的第四个系列课题。较早推出的前三项政策是:

  1. 生活成本——全民过上更好的生活:保持可承受的新加坡生活成本,
  2. 住房——国民住房:合理家居的整体政策,与
  3. 医疗健保——新加坡民主党国家医疗健保方案:全民关爱。

新加坡民主党将不懈的提出能推动新加坡前进的替代想法,争取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反对党。我们希望给选民一个投新加坡民主党的机会,而不是仅仅为反对人民行动党而反对。

反之,人民行动党则抄袭了我们的想法——或至少是引用类似我们提案的修辞。切记,他们的效仿是对我们最真诚的恭维。

这是我们相信自己走在正确轨道的原因之一,也是我们不断通过向同胞们提出替代方案来推动改革的动力。

希望大家积极参与我们的发布会

活动:“增强国民:健全政策,确保未来”发布会

日期:2019年6月8日(星期六)下午2点

地点:新加坡民主党(SDP)办公室:宏茂桥62街3号,#02-30. Link@AMK

此活动为公众开放,欢迎大家莅临。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8, 2019 at 2:09 下午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越南入侵柬埔寨”发言惹争议——越南:违背史实 柬埔寨:不尊重赤柬大屠杀受害人

leave a comment »

简恒宇     2019-6-5
https://www.storm.mg/article/1358355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AP)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AP)

1975年5月至1989年12月间,越南与柬埔寨持续交战,当时柬埔寨由“红色高棉”(赤柬)政权治理,而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日前在社群网站的贴文,以及第18届香格里拉对话(亚洲安全峰会)上的演说,直言越南当时“入侵”柬埔寨,引发越南强烈反弹,批评李显龙未真实陈述历史,而柬埔寨也有批评声,认为李显龙的发言不尊重赤柬种族灭绝的受害者。

贴文、致词连续提越南入侵柬埔寨

李显龙5月31日在脸书贴文哀悼泰国前总理、枢密院主席普瑞姆(Prem Tinsulanonda),表示普瑞姆担任泰国总理期间,东协(ASEAN)正对抗越南入侵赤柬,“泰国处在最前线,看着越南军队越界进入柬埔寨,普瑞姆坚决反对这种情况,因此与东协成员国在国际论坛上,一起反对越南入侵(赤柬)”。他同日在第18届“香格里拉对话”(Shangri-La Dialogue)开幕晚宴上演说,也再次提及越南入侵赤柬。

“随着中南半岛战争的结束,共产主义国家也逐渐对外开放”,李显龙说,“越南之前入侵柬埔寨(赤柬),因此对邻近非共产国家的安全构成严重威胁,但最后越南、寮国、柬埔寨和缅甸还是加入东协,大家化干戈为玉帛,共同谋求发展”。李显龙的“入侵说”引起越南强烈不满,越南外交部发言人黎氏秋恒(Le Thi Thu Hang)4日称,对于未陈述历史原貌,造成负面公众印象的言论感到“遗憾”。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6, 2019 at 10:57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