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必也正名乎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2-19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2/145055.html

老实说,对资鉴馆改名昭南馆,贫尼没有政治正确的义愤填膺,当然我也不反对有人义愤填膺。莫愁的第一个反应是:大概那些新闻与通讯部的年轻官员不懂“资鉴”二字,嫌它拗口,所以改成“昭南”(小学程度1500至2000个汉字)。

《早报》章星虹的《历史敏感度之必要》里头有一段:

……当踏入国家博物馆的历史展馆,见到两个日军军旗巨幅垂挂,各自覆盖整幅墙壁时,你会不禁大感吃惊和纳闷!(见图)/仔细看看,这两幅日军军旗还衬着一组或单个人物影像,传递出一片欢欣鼓舞的情绪。记得两年前在东京神田书店街,我们找到的当年日军刊物中,就有这类“国民支持政府出征海外”的战争宣传画。/作为历史文物,这类战争宣传画当然可在历史博物馆展出;不过,呈现方式可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因此有必要慎之又慎。

换句话说,如果展览让章女士来办的话,这两幅图肯定就选不上(怎能让穿浴衣的少女在太阳旗底下笑得如此灿烂?),而要像《智取威虎山》里座山雕的青面獠牙,这就是她和年轻官员的代沟。可见办展览的年轻官员多从美学的角度切入,让展览馆必也美轮美奂。这让我想起意大利学者克罗齐于1917年提出的一个著名命题:一切真历史都是当代史。朱光潜先生在《克罗齐的历史学》做了如此阐发:“没有一个过去史真正是历史,如果它不引起现实底思索,打动现实底兴趣,和现实底心灵生活打成一片。过去史在我的现时思想活动中才能复苏,才获得它的历史性。所以一切历史都必是现时史……着重历史的现时性,其实就是着重历史与生活的联贯”。

今天我们要纪念昭南岛的历史,主要是要防范人性的丑恶面,而不是像大陆抗日神剧那样,要重新激起对“小日本”的仇恨;还自我膨胀,认为大刀就足以对抗飞机大炮、双手可以撕开一个鬼子兵、裤裆里还藏有手榴弹……毕竟,很多新加坡人还是把日本当作出国首选,追看日剧、动漫……喜欢看新桓结衣跳的片尾舞,欣赏河野悦子的服装品味,当然少不了《柏拉图式性爱》的饭岛爱、苍井空和波多野结衣的众多铁粉。

据说,馆方为了命名,征询了不少意见,结果还是闯祸了,原来这里还有许多活在过去的人没被咨询。《早报星期刊》有三篇文章,为我们提供了证据:

说到“昭南”,不少人将之解释为“昭和光芒普照南洋”,其实这样的译法是不正确的。事实上,此处的“昭”代表昭和天皇的神圣时代,而“南”则显示日本决心要治理“南方”大东亚共荣圈的理想。/从今天发掘出的实物、日本当年报章报道可见,把新加坡改名“昭南”是因为日军视新加坡为“东亚的祸乱基地”,必先铲除而快之。因此,今天的新加坡人要慎用“昭南”二字,以史为鉴,居安思危,把正确的历史观传给下一代。(林少彬《新加坡沦陷史鉴》

——其实,作者也故意语焉不详,日本当年“驱逐殖民者的黄种人革命”有着文字意义上的崇高使命,对于民初的中国知识分子也大有市场(要不然,汪精卫怎么心甘情愿当汉奸?)。“东亚的祸乱基地”一语带过,这哪是什么治史精神?

不管是年少时听长辈谈及那段惨痛历史,或者是当记者这些年所接触到的受访者,只要触及那段岁月,老一辈几乎不用“昭南”二字,而是选用“日治时期”或“日据时期”,用方言时则以“日本手”代之。/长大才渐渐明白,“昭南”是新加坡沦陷后,日军所取之名,意思是“昭和年间所得之南地”,是日本人夺下新加坡这一“战利品”后,视小岛为他们的“南方之光”。/本地华人则是把1942年2月15日之后的三年又六个月,视为“日本占据新加坡时期”或“日军统治时期”,是新加坡不幸“落入日本人之手”的黑暗时期;而“昭南”二字代表着新加坡沦陷后的耻辱与伤痛。“昭南”虽是客观存在的历史时期,却不可能是个价值中立的名称。(谢燕燕《厘清历史视角》

——虽然题目提到“历史视角”,还打算“厘清”,其实作者本人并没有,她只是转达了“老一辈”(?)的历史视角,并停留在那儿。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20, 2017 at 12:43 下午

美国转向”与新加坡的困局

leave a comment »

沈旭晖,黄思为(香港政策研究所国际关系中心)     2017-2-17
http://www.takungpao.com.hk/finance/text/2017/0217/60595.html

中国与新加坡在建交前,双边关系发展就已有良好势头,然而去年围绕南中国海主权争议、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等区域关键议题,中国与新加坡各自立场显现分歧,双方外交摩擦也较以往频繁。原本计划在2016年底召开的两国最高级别合作机制会议“中新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被推迟至本月召开,这被外界视为中新关系步入低谷的反映;适逢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履职,其尚不明朗的亚太政策也为地区局势平添了更多变数。本次访谈邀请了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学助理教授庄嘉颖博士(Dr. Chong Ja Ian),庄博士对东亚比较政治、亚太地区国际关系、中星(新)双边外交等领域有深入研究,在访谈中他就新加坡对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的预期,及中星(新)双边关系发展等问题分享了独到见解。

对于特朗普政府主导的美国外交,新加坡方面有何种期待和担忧?未来新加坡与美国的关系会朝怎样的方向发展?

庄嘉颖:新加坡期待与美国继续保持稳固、友好的双边交流与合作,但对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政策依然抱有担忧。其一是美国可能朝经济保护主义转向、拖累全球经济。目前,无论中国、欧洲国家或俄罗斯政府如何表态,美国在全球市场中的地位仍旧是无可替代的。尤其在中国、印度等国成功向“消费型经济”转型之前,美国消费市场在世界经济格局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朝贸易保护主义、经济民族主义转向的美国将伤害国际经贸和投资。此外,如果此时美国放弃其对全球经济治理的责任,新加坡也会深感忧虑。

安全领域,美国可能会在亚太地区呈现过于激进的战略姿态,引发来自中国、朝鲜等国的强烈反应,而任何潜在的反制措施都可能让区域局势陷于动荡不安。这些冲突不仅会对域内各方传统意义上的安全造成威胁,同时也会对区域经济造成负面影响,这自然对新加坡不利。因此,新加坡希望亚太区域内各种合作机制能够继续发挥作用,以应对上述种种担忧。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20, 2017 at 12:17 下午

鸡年犯太岁:遭星国扑杀的24只倒楣鸡

with one comment

万宗纶    2017-2-17
http://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288114

一只待宰的鸡。2006年时新加坡进行禽流感防范演习,并宰杀了540只鸡。图/路...

一只待宰的鸡。2006年时新加坡进行禽流感防范演习,并宰杀了540只鸡。图/路透社

说来讽刺,鸡年刚至,大年初五一则与鸡有关的媒体报导震惊新加坡社会,而当事鸡显然与鸡年犯了太岁。新加坡农产与动物管理局(Agri-Food & Veterin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下称AVA)扑杀了新明道(Sing Ming Avenue)一带闲晃的24只“野鸡”,AVA在回复记者的提问中表明,此次的扑杀行动是因为去年一共接到20次的民众投诉,这些投诉主要来自巴西利和汤申地区,民众认为这些野鸡“很吵”,它们的啼叫声常常扰人清梦。根据AVA发言人的说法:

由于新加坡土地有限,没有地点可迁移,因此鸡只已被人道毁灭。

但这样的杀生举动,立刻遭到网友涌入批评,认为有关当局大可以将野鸡送到其他地区,譬如乌敏岛、德光岛或是飞禽鸟园。一则投书写道:既然有关报导已指出这些鸡可能来自邻近的森林区域,这表示人类建物已经摧毁了这些生物的自然栖息地,当这些动物变得流离失所,不得不冒险靠近人类时,我们的做法却是杀了它们,何其讽刺。

当这些动物变得流离失所,不得不冒险靠近人类时,我们的做法却是杀了他们。图为新加坡...

当这些动物变得流离失所,不得不冒险靠近人类时,我们的做法却是杀了他们。图为新加坡公园里头活动的鸡。图/法新社

等一下,那个鸡会飞欸……

此鸡非彼鸡,这24只不幸遇害的鸡是什么鸡,是一般“家鸡”还是濒临绝种的“红原鸡”(red junglefowl),也因扑杀而被讨论。

红原鸡(学名 Gallus gallus),是家鸡的祖先,所有品种的家鸡都是从红原鸡驯化而来,在中国是二级保育类动物。起初,红原鸡只能在乌敏岛遇到,现在则在新加坡沿海的公园也能见到,目前在新加坡,红原鸡被列为濒危物种,据信数量约略少于250只,但稳定成长中,并在新加坡本岛愈来愈多地方被发现。

面对大众舆论,AVA当局否认被扑杀的鸡是红原鸡,尽管“它们可能看起来很像”;AVA更进一步解释,因为不是红原鸡,所以“人道扑杀”是一个可以接受的作法。

不过,令人尴尬,厉害的新加坡网民立刻翻出了亚洲新闻台(Channel News Asia)在过去制作的一系列自然纪录片——《野性城市》(Wild City)——当中的第二集捕捉城市中的野生动物生态,在17分钟处,画面出现一群看起来与新明道鸡只相同的鸡群,有灰色的腿,而不是一般家鸡的黄色的腿。根据《野性城市》这一集,它们就是珍贵的红原鸡。 阅读更多 »

昭南——背叛的展览馆

leave a comment »

陈华彪      2017-2-15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918534811616251&set=a.652436438226091.1073741826.100003792230386&type=3&theater

syonan-702x336

当我正要发表我在星期日参观伦敦帝国战争博物馆的图片时,我在新闻上看到了一则消息,新加坡一所展览馆即将在星期三开幕。我感到震惊。

头脑正常的人,有谁会把新加坡的展览馆命名为昭南?昭南岛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侵略者给新加坡的称呼。

将昭南展览馆的开幕订在日本攻陷新加坡那一天更是匪夷所思。就让笑话有始有终吧,新加坡政府不妨邀请日本极右派疯子为展览馆主持开幕。

这次名称和开幕时间的决定,是对五万名被日本人杀害的新加坡人的记忆的公开侮辱,这些人大都来自六十万人的华族社群。以人口比例计算,新加坡人被处决的数目是二战中最高的。在所谓的肃清行动(大检证)中被追捕者包括绰号为马来亚亨利福特的陈嘉庚。他对筹募义款支持中国抗日战争贡献很大。在千千万万的遇害者中有左翼活跃份子、共产主义者、国民党支持者和那些在日军入侵前从事抵制日货运动者。日本人的屠杀不分青红皂白——戴眼镜的年轻华人和手心柔软者都一律被处决。

表面上,承担这无耻政治决策责任的是焦点小组。如果焦点小组成员是真正代表新加坡老百姓的话,那我们的历史教育肯定出了严重问题。当我向伦敦的几位朋友提起这件事时,他们的即刻反应是“病态”和“新加坡怎么搞到这样”。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16, 2017 at 1:28 下午

从“昭南”到“水调歌头”

with one comment

潘耀田    2017-2-15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7/02/memoriesat-old-ford-factory.html

在原二战博物馆的旧福特车厂资鉴馆(Memories at Old Ford Factory)改名为“昭南展览馆”(Syonan Gallery)引起了网上议论的期间,植物园的百年老树轰然倒下酿成死伤悲剧!

我们的总理仿佛特别喜爱苏东坡的“水调歌头”,当年刚上任时他以“高处不胜寒”来回应中国经贸部长吴仪的“步步高”贺语。据媒体报道,这次的植物园惨祸,他又以“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来表达对遇难者的哀悼。

有人质疑这种“引用”方式,在情在理是否恰当或“合时宜”?在情,苏东坡的“水调歌头”是想念远方还活着的亲人有感而发,还未到哀悼的地步。在理,为何在这种惨景下还要“风雅”一番?!

诚然,中国文字的含蓄微妙不是一些在这方面涉猎不深的人所可以想象和理解。平心而论,“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以及“昭南展览馆”所要表达的“内涵”也许和“节哀顺变”以及“二战日侵展览馆”差别不大,但其姿态色彩感情感受却很不相同,一旦拿捏不准或不够敏感,就可能变得“似是而非”或“模棱两可”。问题是:一个有身份和影响力的人言辞莫非也应该谨慎得体和准确?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16, 2017 at 10:19 上午

广惠肇碧山亭:日战的民间记忆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7-2-10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7/02/blog-post_10.html

碧山有血的记忆

1980年代初碧山亭清山前的324英亩地就在红线范围内。

最近数月来参与了策划广惠肇碧山亭文物馆项目(预计2017年底落成),翻开冷藏多年的广惠肇碧山亭的史迹,如今的碧山镇有超过三分之二的楼房商场座落在昔日的碧山亭坟山上。

上世纪80年代末,南北地铁线通车时,甚至有人表示进入多度空间,必须请道士作法;有人在地铁最末端的车厢遇见不该遇见的“人”,深夜时分,乘客都对末端车厢敬而远之。日后碧山人气渐盛,阳气大增,成为住宅旺地,多所名校在此地立足。2016年房产低迷的时候,碧山的五房式组屋还能以百万元天价转售。

碧山的土地上有一段被埋没的血的记忆,倒是鲜为人知的往事。

日战期间,日军兵分三路,沿着裕廊线、武吉知马线和汤申线向市区挺进。碧山亭坟山是汤申线的主战场之一。

战事发生在1942年2月14日凌晨,也就是新加坡沦陷前一天。当时英军估计日军会沿着汤申路进攻,重军部署在碧山亭的西北部。没想到日军沿着布莱德路(Braddell Road)袭击,驻守在“90山头”(Hill 90)的第二剑桥郡步兵旅(2nd Cambridgeshire Regiment)跟日军背水一战,双方伤亡惨重。15日下午3时30分,联军总部发出最后一份文告,命令各战线在半小时后停战。[1]

然后,联军总司令白思华提着英国旗,到福特汽车厂(Ford Factory)签下降书,新加坡进入昭南时代。

这支第二剑桥郡步兵旅退守新加坡前,曾经联合第15印度军团,在峇株巴辖(Batu Pahat)跟日军打了十天的硬战。

“90山头”就是如今的莱佛士书院的游泳池所在地。

前第二剑桥郡步兵旅军人绘下的防守图。图片来源:From Kew Archives, London, found by battle historian Jon Cooper in 2014

“90山头”就是如今的莱佛士书院的游泳池所在地

阅读全文»

必须为展馆正名

leave a comment »

吴俊刚(前国会议员)    2017-2-15
http://www.zaobao.com.sg/forum/views/opinion/story20170215-724953

为一个国家级展馆命名,是一个正面的行为,所以绝不能采用一个饱含负面意涵的名称,必须直呼之为沦陷时期展览馆或日本占领时期展览馆之类。这就如矗立在市中心的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绝不能称为昭南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一样。

莎士比亚有言:“名字代表什么?我们所称的玫瑰,换个名字还是一样芳香。”这句话用于玫瑰花是可以的,但用于历史就不行了。因为,玫瑰花什么人看都一样,历史名词则会有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的问题。同一个历史名词,对侵略者和被侵略者来说,意涵可能是完全相反的。

位于武吉知马路上段的旧福特车厂资鉴馆(Memories at Old Ford Factory),去年2月关闭进行长达一年的翻新工程。完工后,展馆改名为“昭南展览馆”(Syonan Gallery),消息一见报,马上引起强烈反弹。以“昭南”为展馆命名,确实值得商榷,因为,这是个历史名词,不是“玫瑰”。

日本在1942年2月15日占领新加坡后,把新加坡改名为昭南岛。这是侵略者强加的名称,不是新加坡的本名,也不是新加坡人愿意接受的。昭南与日本占领一起存在了三年多,就随日本战败投降走进历史,新加坡也恢复了本名。

对日本来说,昭南这个名称,或许是占领和统治三年多的“光荣”记录。但对新加坡而言,其意涵却完全相反。那不只是日本侵略者强加的名称,也立即会使人联想到日本侵略者的诸多暴行。对我们而言,昭南并不是个中性词,更不是一个正面词,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负面词,是二战时敌人硬给我们冠上的。

我们用一个负面词来给自己的历史展馆取名,是站在侵略者的立场赋名,单从文字应用的角度说,就明显是不妥的,没有所谓见仁见智的问题。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15, 2017 at 12:00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