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圣牛再不宰 就继续千刀凌迟

leave a comment »

莫天钦   2018-9-19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919-1936

如今的情形是每隔一段时间,部长高薪这头圣牛就会被拖出来当众凌迟,而每凌迟一遍就疏离官民情感更远,长此以往,对执政党的伤害将是难以估量的。

李显龙总理与现任内阁成员开会。(李显龙总理面簿)

才两个星期不到,部长年薪又被舆论拿出来劏多一遍。

事缘政府网站Factually为了更正网络舆论的错误,特意澄清总理的年薪实际数目,并指网上流传总理年薪450万元是“假信息”。Factually解释说,总理的年薪是220万元,而且包括花红。不过,因为没人评估他的常年表现,总理所领取的花红并不包括个人表现花红,而是国家表现花红和常年可变动花红。

450万是假,220万是真。

这220万已经是包山包海了,把所有的的花红都包进去了。政府澄清了“假数据”,以正视听。但很多普通小市民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因为我们的高官去年领取的花红平均有四个月那么高。

《联合早报》9月11日报道说,我国担任政治职务者过去五年所领取的个人表现花红,介于三个月至六个月。2017年的个人表现花红平均为4.1个月,这还是五年里最低的。去问问本地的打工仔,有多少人这五年有领取过4.1个月的花红?更别说这个平均数还是五年最低。

这条新闻的另一个关键点是,信息的透露是因为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在国会询问,李显龙以书面方式答复。如果没有人问,国人也许就不知道这条信息了。

Leon Perera.jpg

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互联网)

2011年行动党在大选中尝到败绩后,曾经信誓旦旦地要“宰圣牛”,检讨所有的现行政策。不断为国人诟病的部长百万年薪也在检讨之列,最后在检讨了七个月后的2012年1月公布了《一个能干并具奉献精神政府的薪金》报告书,建议总理年薪减36%至220万元,总统年薪减51%至154万元,而初级部长的年薪标准比2010年减少37%至110万元,在国会辩论后通过。

但是这头圣牛显然跟很多同伴一样,并没有被完全宰掉——只要看看行动党要员对部长年薪所表现的委屈,以及所引爆的舆论反应,就不难看出政府和民间的双重不满。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2, 2018 at 3:35 下午

指覃炳鑫谎报资历 陈华彪轰特委会“人格谋杀”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8-9-21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9/指覃炳鑫谎报资历 陈华彪轰特委会”人格谋杀“/

覃炳鑫虽有提供口头陈述,但是委员会以前者歪曲自身学术资历为由,不是可靠的供证者,完全不考量他的意见。

律政部长兼特委会成员尚穆根向媒体表示,委员会的结论是,覃炳鑫谎报自己的学历和学术职位,因此他的陈述不可信。

覃炳鑫也辩称“冷藏行动”不存在对国家的安全威胁,当他被质疑时,却承认没有阅读或没有将马来亚共产党资深党员的论述考虑在内。最后覃炳鑫也没有提供文件,跟进他所提出的论述。

对异议者的人格诋毁

此事也立即引来公民组织的炮轰。前学运领袖、流亡异议份子陈华彪就批评,这是针对我们最优秀、最勇敢公民的另一次人格诋毁行动。

“新加坡的统治集团,真的往污秽的地沟钻。现在被行动党诬陷为骗子,竟然成了一种荣誉的勋章。尚穆根、选委会和你的跟班们,都应该感到可耻。”

他直言,如果行动党非得以这种手段来延续权力,只能祈求上苍保佑新加坡。

“要不然,只有人民才能把国家从这群卑鄙小人的手上拯救过来。”

覃炳鑫资历受牛津大学认可

许多网民都替覃炳鑫抱不平,也把今年四月,由牛津大学东南亚项目信托人的联署声明,上载到留言中。声明中称,覃炳鑫是东南亚项目协调员,也是信托委会成员之一,他是研究新加坡上世纪50-609年代独立斗争的历史学家。

“自2011年在牛津大学完成博士学位以来,仍继续进行研究,特别是审视英国政府在当代的文件,并向大众发表其研究发现。”

声明称,覃炳鑫的研究已经通过牛津大学严厉的审核标准,也受到数位本区域历史学者的检视。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1, 2018 at 7:33 下午

对抗假新闻 新加坡考虑扩大政府干预

leave a comment »

德国之声中文网/罗法     2018-9-21
https://p.dw.com/p/35HBQ

新加坡国会的委员会对政府提出报告,显示假新闻威胁社会安全,建议政府掌握更大的权力限缩资讯传播。这个想法遭到人权团体批评为政府扩权的借口。

控制假新闻与思想钳制,只是一体两面?

新加坡打击网路假信息特选委员会公布报告,要赋予政府权力打击“假新闻”,称乎假新闻为国家安全的威胁。然而,人权团体质疑此举构成对言论自由的威胁。

这个委员会年初以打击假新闻为宗旨成立,三月起召开公听会、研读报告,终于在周四(9月20日)提出200多页报告,建议赋予政府“迅速遏止网路假消息的传播与影响”,并指出由于脸书、谷歌、推特等公司普遍对虚假的内容的政策都是不采取行动,政府应该要有应对措施。

新加坡表示,该国作为世界金融中心,种族、宗教混杂而且互联网普及,使该国更容易受到假新闻影响。

委员会说,他们掌握到证据显示外国政府出资在新加坡展开资讯战。他们警告在多种族的社会中,产生的分歧都可能会为社会乱象埋下种籽。

“我认为各个方面已经有逐渐形成意识,认为科技公司应该承担部份责任,而政府也应该要进行干预,确保他们负责。”新加坡内务部部长尚穆跟(K. Shanmugam)告诉路透社:“这个问题很急迫,很严重,所以我们的回应也需要同等的快速、严肃。”

委员会建议政府应当拥有“快速阻断错误消息传播与影响的权力”,赋予政府权限撤除、限制或封锁错误消息的曝光。针对机器人或网路酸民经营的账号,或是没有公信力的新闻来源。

委员会另外呼吁媒体机构与其他业界伙伴成立一个“事实查核同盟”,但补充说政府是否参与其中,还需要进一步讨论。 阅读更多 »

当历史遇上权力

with one comment

王昌伟(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副教授)   2018-9-20
怡和世纪季刊 第36期 2018年7月

官方对这类被定义为修正主义史学的历史叙述所表现出的敌意以及所采用的反驳方式,无疑会让有志于在官方论述之外寻找对那段历史的不同解释的人裹足不前。“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对大多数历史学者而言毕竟是遥不可及的理想。在权力面前,不管是不是真的会“惹祸上身”,大多数人当然会“宁可信其有”并选择明哲保身,最直接的结果就是导致新加坡人无法更为全面地认识我们的建国史。

当年去哈佛念书的时候,和导师第一次见面,他劈头就问:你为什么要来美国学中国历史?

记得当时自己找了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我来这里是希望能学习西方历史研究的方法(method)。

导师笑着说,那你来错地方了。我没有什么特别的“西方”的研究方法可以教你。我的方法就是细读史料,分析史料,然后看看有没有可能从中发现有意义的学术问题,如此而已。

看待史料和问题的视角

看我一脸茫然,导师接着说,我倒是可以教你看待史料和问题的视角(perspective),这可能是你在中文世界比较难学到的。初来乍到的我,自然不明白导师所谓的perspective究竟所指为何,但在日后的学习生涯中,终于逐渐领悟到老师的意思。

例如第一学期上《唐宋史料导读》这门课,因为要讨论宋代的教育,我们几乎一整个学期都在研读《宋史·选举志》,一句句读,一句句把古文翻译成英文。在过程中,老师引导我们从西方学者普遍关心的问题出发去解读史料。于是我渐渐明白,历史学家对同一份史料的关注点,往往会因为所处的政治、社会、文化和学术背景的不同而有差异。

举个例子,诸如“宋朝究竟是不是一个帝国”(Was the Song dynasty an empire)这样的问题,是中文世界的学者一般不会问的问题。宋朝帝国,因为其最高领导人是皇帝。可是当西方学者这么问的时候,他们是从自己的历史经验出发,以罗马帝国作为参照点的。这看似“无厘头”的问题,实际上蕴含了对宋朝作为一个政体的思考,也引申出以“帝国”翻译empire是否合适的问题。以这种问题意识为基础,在面对史料的时候,思考的角度就会有所不同。

因此,历史学家的眼光,必然受到本身所处的特定环境的影响。如果有人告诉你,好的历史研究一定是“客观”的,那就说明此人完全不懂史学。因为历史研究在某种层面上说都是“主观”的。 阅读更多 »

难得糊涂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8-9-20

这年头,那些爬上高位的聪明人往往要“难得糊涂”才可享用高薪、特权和胡扯的权力。

【难得糊涂1】

政府高官的高薪这头“圣牛”,最近又被民众牵出来游街。于是,“政府”就出面辟谣啦,那名负责辟谣的官员,大概也没领过百万年薪,为了保住饭碗,只好上头说什么,他就扯什么,还敢敢画出图表,也不管道理说不说得通。

The Factually website said an MR4(entry-level) minister’s annual salary is S$1.1 million, including bonuses. It added:“If the minister doesn’t do well – and if the economy doesn’t do well – he may get well below S$1.1 million.”

According to the Factually website, a minister’s annual salary comprises five components: Monthly pay,13th-month bonus, performance bonus, annual variable component and National Bonus.

春花参考了网上诸类“百科”,从未发现年薪的计算像新加坡那么奇特,因为“可变动工资”这项,其他人都是加法,而新加坡则是减法;也就是说,早已把你应得的花红算进去(假设你各项都得10的满分),要是做不到还要扣钱:

以一名初级(MR4)部长的年薪为例,他的年薪是110万元,这笔款项包括花红。但政府强调:“如果一名部长表现欠佳,以及如果经济不景,他的年收入可远低于110万元。”


这里说个笑话,那名出面辟谣的小公务员还留下一个笑点,原本他斩钉截铁说部长薪金是“包嘎料”,却留下一条尾巴,说110万元(包括一般花红)。那岂不是暗示另有“非一般花红”,真是欲盖弥彰咯。

The Prime Minister’s norm salary is set at two times that of an MR4 Minister. His S$2.2 million annual salary includes bonuses. The Prime Minister does not receive a Performance Bonus as there is no one to assess his performance annually. He does receive the National Bonus.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0, 2018 at 12:53 下午

怎能不避嫌

with one comment

网络公民/北雁    2018-9-19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9/怎能不避嫌/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再次成为众人焦点:他澄清自己的职务并没有领薪,在2011年卸下内阁职务后,仍热衷为民服务。

但是,他没有告诉民众的是,他目前仍是国家金融管理局的高级顾问,同时也是野村控股公司的顾问团之一。

同样,吴资政只告诉了我们事实的一半。他并没告诉我们,他还领着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约19万元的年薪,以及退休金。至于他身兼其他顾问职是否有津贴,我们不得而知。

这也带来一个根本问题:一些政治人物在卸下职务后,仍能够在其他机构乃至私企受委,更不用说那些纸将军们,在退役后就被安插在一些官联机构。从军旅走入官企,在踏入政坛,似乎成了不成文的规定。

吴资政或许不明白,为何人民会对部长薪资议题穷追猛打。

一些网民就已提出精辟见解:老百姓不关心你到底是不是千手观音、做得到的话,身兼百职都行。

但我们真正关注的,是“裸薪”的机制–是否能公布朝野政治人物的每年薪资和总体所得(包括花红),以及在其他团体组织是否有担任任何职务,如有,薪资多少?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9, 2018 at 5:40 下午

烟雾弥漫中守护家的隐私

leave a comment »

加减陈词    2018-9-18
http://tanetblog.blogspot.com/2018/09/blog-post.html

如果立法者因此认为立法提供法律依据就可以便宜行事,进入私人家门解决各种问题,那是很严重的误解。一旦任由法律乃至政治权力侵门踏户,对个人最后权利做终极的剥削,所谓尊严、所谓自由的普世价值,在执法者撬开门把或者踏进门槛那一刻就会被撕裂,它冲击的不是一门一家,而是一个社会理当维护的个人尊严被瓦解的问题。

良好的法律是社会运行良好的基础,人人遵从法律是民主社会有效运作的最低要求。越是结构复杂的社会,法律的规范越是不容易一体适用,然则为了管治需要,法律的制定难免越来越多。

不过对一个成熟国家来说,社会行为的规范除了遵从法律,更应该仰赖的是公民社会的建立。公民社会有助于培养公民责任感和公德意识,对于社会乃至国家的凝聚力和稳定不可或缺。公民社会疲弱不振的国家,政府的强大和法律的琐细,并不能保障整体社会的健康和永续发展,因为政府的管制与法律的强制作用,都只是外在的约束,人们对社会与社群互动之间的道德意识需要由个人内在建立,强制性的公权力很可能适得其反。

近日,有议员在国会要求立法禁止或者管制在住宅内吸烟,甚至惩罚在自家吸烟的人。环境及水源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在回答时指出,住家是私人空间,不是每个人都支持在管制吸烟问题时,介入私人空间。如果要把禁烟令扩大到住家,将造成人们面对在家中接受调查与执法的局面,她说:“我们不能掉以轻心。使用如此侵入性质的管制方式来解决邻里问题,可能因此对社区和谐与自主权造成更不利的影响。”

不得不说这是成熟正确而慎重的态度。

从国家治理的角度来看,法律多如牛毛可能造成人民动辄得咎的情况,美国是出名的法律繁杂,因而犯人比例也特别高。另一个问题是执行上能不能做到一视同仁,如果法律制定的结果让一些人动辄得咎,另一些人因为住家条件甚至社会地位等情况,相对难以执法,这样的法律是有缺陷的,当然不应该订立。

国家治理很多时候必须伴随哲学的思维和视角,现代社会趋向复杂化,很多问题的治理不但要适应传统社会文化,更要有应对新世代需求的思维,如果都要靠制定惩罚条例规范各种情况,一定会面对捉襟见肘的尴尬处境,经不起人们的追问。领袖看待问题能具备哲学高度,才能在宏观上把握社会价值,理解应该怎么处理社会现象,化解矛盾。

民主社会的最高价值之一,是对个人空间的留白与尊重。古代皇权覆盖有限,还有归隐空间,现代借由科技操控,个人面对国家机器已经无所逃于天地,剩下的只有一个住家,对城市国家来说,一个住宅空间再大也有限,只能求得安枕。

如果国家机器让执法者可以为等闲理由轻易入屋,弱势者将面对被整个社会窒息的恶劣处境,这个社会也将变得不再宜居,而对他们来说,苦的是不宜居却也毫无迁移的能力。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9, 2018 at 3:51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