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张素兰的回忆录

leave a comment »

伍依    2015-5-28

Blue Gate2我几乎一口气读完厚达396页的张素兰回忆录《在蓝色栅门的后面——一个政治犯的回忆纪实》的中译本。译者林康,译笔臻于完美,应该是驾驭中文能力强,吃透英文原著使然。张素兰的文笔极好,文学般的叙述,让我读懂了新加坡的法律。

全书以法律贯穿,生动地描述了张素兰与缠斗新加坡司法的始末,诗文俱佳,精彩绝伦,让人叫绝。读完全书,脑海里出现了白娘子与法海和尚各自使尽“法”宝无休止的缠斗,你来我往,最终落败下来,被法海和尚借“佛法”将白娘子收在钵中,镇于雷峰塔下,拆散了许仙与白娘子的好姻缘,粉碎了张素兰及其伙伴“美化”新加坡司法的美梦。

张素兰,一个女律师,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新加坡律师公会理事;陈华彪的代表律师,协助他处理公民权事;曾经协助工人党竞选活动;芽笼天主教中心义工,帮忙外来劳工学习英语,为外来劳工、菲律宾女佣、前吸毒者和前罪犯提供免费法律咨询服务;在人民行动党开办的补习班教导小学六年级的学生,在租屋楼下的空地上为学生补习;认识远在比利时工作的林发财;在办事处常和朋友聚会;在国会特选委员会审议法律专业(修正)法案时长时间被李光耀追问的证人之一;阅读列宁、斯大林的著作和毛泽东诗词;新加坡女律师公会义务律师;有两年在女皇镇民众联络所提供法律咨询服务;参与新加坡律师公会推行刑事案法律援助计划的组织工作,针对1985年修改宪法关于公民权部分条规,授权政府褫夺连续10年或以上不在境内的新加坡人的公民权一事提呈立法评议意见;新加坡律师公会立法委员会(民事)——(特别任务)小组组长,先后针对1986年保障与印刷品(修正)法案和1986年法律专业(修正)法案提呈立法评议意见。1987年5月21日被内部安全局逮捕,罪名是“参与旨在颠覆新加坡现行社会与政治制度的马克思主义阴谋,使用共产主义统一战线策略,意图在此建立一个马克思主义国家”,“危害了新加坡的国家安全”。1987年9月26日有条件获释。获释后与八名被扣者同伴联名发表声明,否认内安局的指控,1988年4月18日再度被捕,1990年6月1日获释。

根据张素兰的回忆录叙述,她与她的伙伴就是一群具有正义感,富有爱心,关心弱势群体的公民,运用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和义务,进行合法的活动,可说是一等良民。 阅读更多 »

李光耀的新加坡:法治外衣之下

with one comment

孔杰荣(Jerome A. Cohen)(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   译者:刘璐(亚美法研究所研究员)   2015-5-26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2189?full=y
原文:http://www.eastasiaforum.org/2015/05/25/glimpses-of-lee-kuan-yew/

鲜有亚洲领导人去世后能如李光耀这样获得西方世界如此多的赞誉。赞美之词多到不可思议,但对于这位名人,确实也是实至名归:是他将新加坡这样一块弹丸之地打造成具有世界影响力的成功国度。

纵使新加坡和中国大陆在地理面积和政治法律文化上有着巨大不同,许多观察者都强调,当中国领导层孜孜寻求一个既不牺牲共产党专政统治、又能保持经济持续发展的处方时,“新加坡模式”对他们有着诱人的吸引力。

有关李光耀的很多书作描绘了他的绝顶聪明、自信人格,和他对全球政治的深邃见解——在渴望弥合中西方鸿沟的各国政治领导人面前,李光耀总是很乐意分享这样的见解。

在他去世后不久,一些赞美他的文章甚至刻意淡化他成就背后的代价,尤其是他的威权主义政策和实践。

我写作本文的一个谦卑目的,是希望通过回忆数十年前我与李光耀的几次亲身接触,为历史学家的磨坊提供一点原始材料。

1968年,哈佛

一切缘起于理查德•尼克松 (Richard Nixon) 1968年11月初当选美国总统之际。此后不久,李光耀受到新成立的肯尼迪政治研究所邀请来到了哈佛大学。不像大部分其他国家领导人那样仅仅是参加一天的拍照行程,李光耀要留宿一个月。那时我是哈佛法学院教授,刚领导该研究所完成了一项需要保密的调研,主张美国应该重新规划对华政策,研究所的主任理查德•诺伊施塔特 (Richard Neustadt)于是请我一同负责接待这位新加坡总理。我们了解到,李光耀以傲人成绩从英国剑桥大学法学院毕业,绝不是来我们这里享受一个为自己充电的学术休假。他从一开始就清楚地告诉我们,他来到哈佛是为了工作,而他的工作就是要弄明白,是什么力量在搅浑当时动荡的美国社会,以帮助他更好地设计新加坡治理之道。

跟大多数政治家比起来,李光耀更早觉察到,深陷越南战争的美国已处在改变其亚洲策略的边缘,尤其是与中国的关系,即使当时的中国大陆正处在疯狂的文化大革命之中。尼克松本人虽然是反对共产主义者的中坚分子,却在当选总统一年前就暗示过美国需要对北京采取更开放的姿态——哪怕仅仅是为了更好地制衡苏联。李光耀认定,留在美国的某一个地方研习媒体、倾听当地外交政策和政界的想法,才能最准确地预判华盛顿的新方向。

李光耀学习非常认真。他不打算做许多演讲,而是抓住所有的机会学习。我邀请他到法学院,与对亚洲感兴趣的学生举行了一场午餐研讨会,席间大家的对话坦诚而放松,谈到了亚洲和美国的政治和抱负。李光耀向我们提出的问题与他回答的问题一样地多,虽然当时已有人抱怨他“傲慢”,但他席间完全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傲慢态度。

我很喜欢他,因此我和我的夫人、亚洲艺术学者柯珠恩(Joan Lebold Cohen)邀请李光耀来我们家中与几位哈佛同事一起共进晚餐。同样的,谈话气氛活跃、友好且有着充分的信息交流。或许是因为我们对于外交性质的宴客活动没有经验,当我们事前收到李光耀部属的书面通知说:总理在场时不要吸烟,房间的温度应当是如何如何,以及哪些食物是禁忌时,我们感到些许的不寻常。但不论如何,这是一个欢乐的晚上。 阅读更多 »

新加坡父母决不输在起跑线

leave a comment »

BBC/莎拉•汤姆斯    编译:苏平    2015-5-25
http://www.bbc.co.uk/zhongwen/simp/fooc/2015/05/150525_fooc_parents_singapore

新加坡父母自己去上补习班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最近公布的教育排名榜上,新加坡的数学、科学均位居榜首。领跑全球带来的是自豪、也是更大的压力。竞争白热化,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自己也必须加把劲……

星期天一大早,绝对没有功夫睡懒觉啊,特别是,已经报名去上数学课了。

“学生们”埋下头来、认认真真开始解答数学题,为迎战小学毕业考试作准备。

老师说,“农场上总共有5421头牛和羊。如果卖掉四分之三的牛、卖掉60%的羊,剩下的牛等于剩下的羊。”

“请问农场上一共有多少头牛、多少只羊?”

12名“学生”潜心做题。不过,这可并不是孩子在被“填鸭”,这班学生都是大人。

新加坡公立教育体系要求极高、竞争激烈,孩子们作业堆积如山、考试接二连三,许多父母感觉自己有点跟不上。

为了能够更好地帮助孩子,一些父母也重新回到课桌前:去参加学校和私立辅导中心组织的补习班。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05月 26, 2015 at 10:33 pm

克拉运河狂想曲

leave a comment »

符懋濂    2015-5-22
http://www.sgwritings.com/24917/viewspace_59651.html

每当人们谈到克拉运河,我总想起“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这句谚语,而且我敢说没有人比我更早关注此事。如果我是作曲家,一定把它谱成《克拉运河狂想曲》。

你们知道吗?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楼梯”就开始咯咯作响了。我们上《东南亚地理》课的时候,郑金发老师讲到马六甲海峡的重要性,在黑板上画个东南亚简图,并且满腔激情地强调:一旦把克拉地峡变成克拉运河,新加坡的区位优势就自然丧失殆尽了,港口收入与转口贸易的国际地位,将一落千丈!这点给我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使得我一直关注“楼梯响声”。

谢天谢地,值得庆幸的是,六十多年来,楼梯响声时有所闻,而且有时还如雷贯耳,但是始终“不见人下来”!我想这恐怕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怪现象。究竟是媒体人的炒作,还是无聊政客的花招,我们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苏伊士运河与巴拿马运河的开通,既然对世界经济的发展与全球化,起着非常重要的促进作用,那么,开凿克拉运河岂不就是造福人类、顺理成章的事情?

这个出现多年的狂想曲,在四、五十年前,只能是人们的狂想曲,因为克拉地峡在泰国境内,主权属于泰国。泰国既没有能力开凿克拉运河,也不管什么原因,她不要外国来开运河,谁能奈她何?况且在那个年代,有能力开运河的,恐怕只有美国和苏联两大超级强国。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5月 26, 2015 at 9:01 pm

蔡依林新歌因同性恋题材在新加坡被禁

with one comment

李慧敏(BBC中文网东南亚事务特约记者)    2015-5-25
http://www.bbc.co.uk/zhongwen/simp/world/2015/05/150525_singapore_taiwan_gay_marriage_song

蔡依林遭新加坡禁播的作品据称改编自真人真事。

日前港台媒体报道,蔡依林新歌《不一样又怎样》因为以同性恋故事为题材,遭新加坡禁播。

BBC中文网查询,确认新加坡电台接到禁播通知。

新加坡同性恋组织则认为,在爱尔兰公投同意同性婚姻合法之际,当局的决定只会“加强歧视”。

据了解,歌曲《不一样又怎样》改编自真人真事,反映一对同性伴侣在处于生死关头面对的无助困境。在音乐录像中,蔡依林与另一名女歌手林心如举办婚礼,也有接吻镜头。

新加坡媒体发展管理局周一(25日)向BBC中文网证实,在经过“由各领域新加坡人组成的媒发局出版咨询委员会的讨论后”做出禁播决定。

媒发局发言人指出,由于歌曲含成人内容,媒发局“劝请本地广播机构不要在年轻观众轻易接触到的管道上播放这首歌及其音乐录像”。

发言人补充:“广播机构必须遵守广播守则。如果播放不适合的内容,这些机构就违反了守则。” 阅读更多 »

自命不凡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5-5-24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5/05/143164.html

George Yeo-b

杨荣文

杨荣文自从阿裕尼败选,很多人都突然把同情分给了他,认为他还是行动党里头一个不错的政治领袖。素素则不那么认为,我认为杨荣文是行动党里头最“假仙”(闽南话)的一个人,从他那一口怪腔怪调的英文,面对镜头时特别装出来的真诚表情就可以看出一斑。 最近,为了他那本新书的宣传,他竟然说“2011年大选前已料知大势已去,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行动党真正败选后,还是感觉心如刀绞。”——这段消息读来就有些蹊跷。怎么说呢?首先这个“大选前”是什么时候?是大选开战起跑的7天前或更早,还是投票后、计票前的出口民调?阿裕尼集选区的落败,让行动党吃瘪;不止首次失去一个集选区,还失去一名外长(杨荣文本人),一名准议长(再诺,那时还轮不到柏默),首位女部长陈惠华,还有一位部长级潜能的新人——王乙康。所以整个坏消息,不是他决定告“不告诉战友,以免影响士气”那么简单。又,难道行动党的竞选智囊不知道应变吗?明知道会输,还一头栽下去……还有那个死去的李资政帮倒忙,威胁阿裕尼的选民要repent 5年……李显龙当时舍得让杨荣文走吗?当然,网上早就有人指出,执政党不允许任何形式的选举民调,是带有刑事惩罚的,他却“有名民调专家朋友(professional pollster friend)悄悄告知他选情分析,行动党得票率料介于43%和47%之间。”——这样写当然让行动党免负责任,可是却让人怀疑行动党的确有奥步。披露得那么遮遮掩掩,就证明他不是一名坦荡荡的君子。 阅读更多 »

余澎杉和社会的规则

leave a comment »

作者:Law Kim Hwee aka 2cents     译者:TRE志愿者    2015-5-22
http://www.tremeritus.com/2015/05/22/余澎杉和社会的规则/

余澎杉制作的视频越过了宗教红线。我认为余澎杉挑战他的保释条件,并没有给自己或家人带来任何好处。以我的理解,也从我在互联网上看到的,不是每一个人都站在他那边。很多人会质疑他的动机。此外,一个16岁少年无法遵守社会定下的规矩,我们该怎么去处理呢?这件事是家长的一种噩梦。我很同情这些父母。他的家长想尽办法试图让他遵守法庭定下的保释条件,但我认为他无法遵守。

我希望余澎杉能认识到他给家人带来的困扰,而尝试与他的父母配合。

—–人民行动党中委傅海燕部长

傅海燕

企业文化有众多的定义,其中一个最常被引用和最简单的就是:“这是我们在这里做事的方式”。在谈论一个国家的文化时,这个定义精准地抓住了其中的精髓。例如,在新加坡,我们自称实行任人唯贤的文化,也就是说一个人的地位和责任的提升,是基于个人的能力或成就。相应地,我们付与这小红点所谓的贤能的内阁数百万元的年薪。我们也喜欢吹嘘我们的问责制,吹说每个人都该对自己的表现负责,不管是成功或失败。

这是新加坡文化的一部分。这是我们这里做事的方式。文化经过时间的洗礼就成了规则。规则有助于我们更明确该如何定义我们的文化。但文化不是一成不变的。它是多变的也会不断地演变。同样的,社会的规则也不是固定不变的。

傅海燕正确地总结了余澎杉的一系列的动作。从他发出的信息,使用的媒体(YouTube,博客),他呈现的方式、到他被逮捕后的行为,以及他对保释条件的挑战,都显示了他不符合社会规则。作为一名部长,在澄清她言论的最初报道时,似乎也因为身为父母,而对余澎杉的父母及予同情,似乎表示余澎杉不能遵守社会规则只能是一件坏事。我们的领导人希望新加坡人,无论老少,仅仅遵守任何既有的规则,因为它一直以来就是这里的规矩。所有人只能遵守我们在这里做事的方式。仅此而已。阅读全文»

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

Join 1,204 other follower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