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马新经济竞争 合纵连横微妙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 2017年10月1日第31卷39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5965647591&docissue=2017-39

中马合建铁路,中新两国也合营码头。大马依赖中国来与新加坡竞争,陷入利益冲突。

马来西亚交通部在八月间大动作,请来首相纳吉为东海岸铁路计划主持动工仪式,并豪言要让这条铁路取代新加坡港口,成为中国货轮破解马六甲困局的门口。根据大马勾画的美景,这项由中国融资的战略计划,到了二零三零年,预计每年可让五千三百万吨货物使用这条铁路,成为马来半岛东岸和西岸的主要交通。到时货轮在位于马六甲海峡的巴生港口卸货,然后由铁路把货物拉到东岸面向南中国海的关丹港口,货轮不需要经过新加坡就可直达中国,提前实现泰国克拉运河的梦想。

大马一直把新加坡视为最直接的竞争者,从马哈迪时代至今,都希望能取代新加坡成为区域经济发展老大。中国的崛起为大马创造一个取代新加坡的机会,借着靠拢中国及积极配合一带一路的推行,中国资金源源不断地涌进大马,东海岸铁路及马六甲海港建设成为中马的战略合作项目。中国希望通过大马对基建的需求让资金、技术及材料走出去,大马则希望借用中国庞大的财力及先进技术,大幅度带动国家经济发展以取代新加坡。

梦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忍的。在大马频频动作之际,狮城没有坐以待毙,而是选择不太花钱的策略,不大搞基建,而巧用纵横之术,以国际联盟轻轻化解大马“战略基建计划”,让大马措手不及。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5, 2017 at 9:00 下午

新加坡国族认同的几个层面

leave a comment »

纪赟     2017-9-2017
http://www.sgwritings.com/112902/viewspace_158911.html

我相信就像梁文福1990年代与2015年两个版本《新加坡派》中所展现的小我与大我,其中历史的沉淀与集体记忆,才是真正新加坡国族认同的核心所在。

国族认同这一概念在社会学界有不同的界定方式与内涵外延,就民族主义的立场而言,则一般认为国家作为一个制度性架构与实体性组织,它起到了维护具有国民特质的共同文化、生活方式,并实现物质与精神目标的作用。

因此,作为特定群体中的个体,就有一定义务认清自己所归属的群体,以获得合力并从中获得具体或抽象的利益,而国族认同也就在此过程中产生。

而自由主义学派则认为,国家是契约形成以保护其中个体私利,以防止其利益受到侵犯的政治共同体。因此,国家认同就是一种利益置换,即以国家能满足群体需要为前提,来认可国家的政治权威。也就是说,这种认同是以民主选举制为具体形式,所表现出来的意志选择的结果。

然而,由于现代社会崇尚多元化带来的必然利益区隔,因此自由派又会强调相互妥协、利益共享与求同存异,以此维护国族延续的共同体。在此并不强调文化、民族、宗教等共有属性,而是将遵守宪法与各项具体法律条文与公共道德,作为整个政治共同体的基础。从上面可以看到,这在某种意义上,是以规约的形式推行一个国族共同的认同底线。

就历史而言,新加坡的国族认同经历了一个漫长而曲折的形成过程。新加坡本身绵长的英属殖民地史,加上主体为移民社会的性质,更因为旧殖民当局分而治之的统治策略,所以长期以来本地居民的本地化国族归属意识本就淡薄。 阅读更多 »

无需理由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7-9-24

邻国隆市禁啤酒节,市长给出的理由有三:下雨、敏感和无需理由。最后一项有点玄:“无需”理由竟也是“理由”之一。

市长的谈话显得够气势恢宏之外,还不失温馨,应该是所有威权主义者的楷模。内里的潜台词意思浅浅:本主知道什么是对你们好,凡存在必合理啊!后生小子,说给你听,你又不懂,带你去又嫌路途太远,哎,你们就不要撩是斗非了。

本地早报二丑们对于马来总统哈莉玛的缓颊也是循着这个套路,很符合“无需理由”的解说。如果根据结果来判断,难道选出一个女人当总统不好吗?(否则你就是男性大沙猪)其二、选出一个马来族来当总统不好么?(否则你就是种族主义者)。

问题是,作为一名执政者,难道不是他的责任举办一场符合公正、公平的选举吗?而不是随意塞进私货,提高己方的胜算,甚至以没人可以投票告终。民主选举或许由于选区众多而偶尔有“不劳而获”现象的出现,但那应该是或然率的结果,而不是操弄的结果。有一句法律格言是这样说的:“正义不仅应得到实现,而且要以人们看得见的方式加以实现”(Justice must not only be done, but must be seen to be done)。

老吴(老番癫吴俊刚,下同)说:“有对手的选举自然可以堵住这些人的嘴巴,但是,也不等于就不会有争议,很可能争议更多。看看美国的总统选举就知道了。上届总统选举,也给我们留下诸多的苦涩。选举总是充满变数的。”——没错,可能争议更多,但已不是执政者的责任。为什么高高在上的执政者总是在他们的语境中消失,从不敢怀疑?

韩咏梅的这个大哉问,最好拿去问李显龙:“当我们碰到一个真正好的少数种族候选人,而且这个人一生从事公共服务,过去18年在政坛上的表现也有目共睹,为何我们还不能相信社会其实已经有足够的冷静和理性,做出符合整体利益的选择?我们还需要多少时间,还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能相信新加坡人能够集体做出公平与理性的决定?” 阅读更多 »

李显龙访华,是他们说的抱大腿吗?

leave a comment »

许振义(新加坡隆道研究院总裁)    2017-9-23
https://mp.weixin.qq.com/s/FzdXFDdCsr0LQOWsboNIkg

关于新加坡是否“抱大腿”。作为小国,无论跟谁合作,都可以被说成是“抱大腿”。关键是,国与国的合作从来是以双赢为目的的,而不是一方对另一方的施舍或怜悯。中新合作亦是如此。人们经常爱形容新加坡的一句话是“经济靠中国,军事靠美国”。此言也对,也不对。所谓的“靠”,不会是单方面的索求,对方肯定也得有所收获,否则这样的“靠”是靠不住的。

近日李显龙访华,在中国网民中掀起热评,不少有认为是新加坡之前“站错了队”,如今“想通了”“来抱大腿了”的。中国当今已立强国之林,甚至有“G2”一说,中国网民从这个角度去理解世界,并不让人意外。不过,如果凡事都如此简单认识、解释,并不一定能做到知己知彼。

要解释过去两年中新关系“过山车”般的起伏,要认识新加坡为何作出一些外交决策,必须认识新加坡的特殊国情和外交原则。

先说新加坡国情。新加坡在地理上是东南亚国家,幅员很小,没有腹地。在历史上,新加坡曾是英国殖民地,也曾是马来西亚联邦的一个州。在民族和文化上,新加坡75%人口是华人,其中不少是来自中国大陆,90年代之后定居新加坡的新移民,13%是马来人,9%是印度人,3%是其他少数民族。在地缘政治上,新加坡北边是马来西亚,南边是印尼;前者人口是新加坡的六七倍,后者人口是新加坡的50多倍。

无论对内对外,新加坡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华人国家,而是“以华人为主的国家”,这两个表述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新加坡独立之后,之所以只能在马、印两国之后才跟中国建交,就是不愿加深自己是“华人国家”的误会。

新加坡的立国原则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维护各个种族的友好团结。如果无法做到这点,对内无法获得稳定,对外无法获得和平。

新加坡的外交原则

简单来说,新加坡的外交宗旨有两条:维护独立和自主,为新加坡公民创造海外机会,突破幅员局限。在这两条宗旨下,新加坡政府制定了五条外交原则。

其一,新加坡必须能够为国际社会创造价值,才会有相应的国际地位和话语权;要为国际社会创造价值,首先本身就取得成功——经济繁荣,政治稳定,社会团结。如果新加坡经济落后,政治动荡,社会不安,任何其他国家都没有任何理由关注你,与你为友。由于国内种族关系必须维持稳定和谐,因此,特别忌讳外国利用种族因素来游说某个族群,并通过这类游说来影响新加坡政府的外交。对外国来说,这或许不过是一种外交努力,但对新加坡来说,这或许会导致族群之间的疑虑,影响种族团结。

其二,新加坡不能沦为傀儡国或附庸国。新加坡必须有能力,有意志捍卫自己的生活方式和主权,而不是被其他国家威逼利诱。务必认识到外交有时难免要有矛盾,起纠纷,一味息事宁人不是有效的外交手段,不能以为做老好人就能维护本身的利益。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当然很重要,但是,当两国利益有冲突而侵害自己的国家利益时,就必须正面面对,坚持自己的立场和原则。 阅读更多 »

李显龙访中 吕秀莲:政府应重新审视与星国的交流

leave a comment »

自由时报      2017-9-23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2202008

前副总统吕秀莲于22日晚间,在“东方瑞士.美丽岛、和平中立.新台湾”脸书专页针对新加坡总理访中一事,发表演说影片回应。(资料照,记者张嘉明摄)

前副总统吕秀莲于22日晚间,在“东方瑞士.美丽岛、和平中立.新台湾”脸书专页针对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访中一事,发表演说影片回应。

吕秀莲在影片中指出,台湾与新加坡长久以来维持良好关系,前新加坡总理李光耀曾多次来台,与蒋经国和李登辉亲善友好,蒋经国也和李光耀签定星光计划,让新加坡军队定期来台进行军事训练。新加坡也是调停中国与台湾关系的中介地,如辜汪会谈和马习会的地点皆在新加坡。

但吕秀莲质疑,李显龙在9月20日带访问团中国,提出支持一带一路与亚投行,积极促进中国和东协合作,和支持一个中国,反对台独的言论后,台湾当局应该重新考虑与新加坡间的国际关系。

吕秀莲在影片中提出三点建议:新加坡已经公开亲中,国防部应该考虑是否继续执行星光计划;国人和台商去新加坡旅游、经商的活动热络,但在此次李显龙访中后,应重新考虑是否维持和新加坡间的经贸、观光、文化等交流;既然李显龙反对台独,台湾当局应考虑是否继续以新加坡作为与中国交流的第三地。

吕秀莲最后在影片中表示,近日川普与金正日彼此文攻武吓,让全世界都很紧张,但也因为北韩表现自己的强势,使人不敢小看北韩。台湾也应该以自己完成和平民主转型的历史自豪,超越蓝绿,捍卫台湾的尊严。

而对于李显龙访中时发表的言论,陆委会副主委兼发言人丘垂正回应,经过查证,新加坡媒体的报导中,皆未有论及李显龙提出与反对台独相关的言论。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4, 2017 at 1:58 上午

“星光计划”生变?星中关系回暖,环时趁势恐吓:小英不听话,早该画上句点了

with one comment

风传媒      2017-9-23
http://www.storm.mg/article/335086

新加坡武装部队在“星光演习”的代号下赴台进行训练的合作计划,在1975年4月由时任行政院长的蒋经国与当时的新加坡总理李光耀正式签订,台方只收取星国部队所消费的物资费用,其他分文不取。但这项延续42年的星台合作关系,如今却由港媒传出可能生变。在星国现任总理李显龙结束访中行程后,中国官媒23日也忙着宣称:“星光计划早该画上句号了。”

新加坡先前因为南海争议与中国关系低荡,因为新加坡并非南海争端国,却积极表达对南海仲裁结果的认可,在这波争议中明显站到了美国与菲律宾的一方。中国对于新加坡的态度似乎也高度不满,除了今年5月在北京举办的“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据报中国政府未向李显龙发出正式邀请。去年11月,香港海关甚至还一度扣押新加坡“星光部队”在台训练使用的9辆步兵战车,显然是要给新加坡难看。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美联社)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美联社)

李显龙突访中,修补双边关系

就在中星关系低荡之际,李显龙排定了10月访问美国白宫,9月15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却突然证实“李显龙访华”的消息。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表示“确属突然,接待规模之高也出乎意料”,同时称赞新加坡拥有“长远的战略眼光”。中国官媒的诠释则是“中星关系下滑严重,但其他东南亚国家与中国的全面合作则突飞猛进,新加坡再不转弯,就可能被一带一路潮流甩下”。 阅读更多 »

学者解读李显龙旋风式访华:仍是实用主义哲学

leave a comment »

解放日报     2017-9-22
http://news.sina.com.cn/w/zx/2017-09-22/doc-ifymesii5014081.shtml

专家也提醒,没有必要总是将中美两国放置在新加坡的外交战略中来衡量。对于中国而言,新加坡并不是影响外交战略全局的国家,但新加坡又是一个十分活跃的小国,所以不可低估其所具有的能量。专家均认为,从目前看,李显龙基本沿袭了李光耀时代的外交战略,在重视对华关系方面并没有根本性改变,实用主义仍是其最核心的理念。

4个多月前,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上,东盟国家首脑几乎都到了,但却没有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身影。4个多月后,中共十九大前夕,李显龙在北京受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等4位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会见,被新加坡媒体称为“高规格礼遇”。李显龙这次“旋风式访华”受到舆论关注,分析人士在接受《解放日报》上观新闻采访时认为,李显龙的访问反映了中新两国在经历了近两年的相对疏远后,都愿意摒弃前嫌,让两国关系重新回暖。不过分析人士也指出,新加坡的大国平衡外交战略并没有改变,其最核心的理念就是实用主义,今后新加坡的外交取向,将考验“后李光耀时代”新加坡决策层的政治智慧。

“画风”尴尬的两年

此次李显龙访华,舆论之所以纷纷用匆忙、突然、仓促等词加以形容,首要原因是,从9月15日公布行程到9月19日正式出行之间,仅仅只有4天时间,这在中新关系发展的历史上较为少见。其次,此访也引出一条微妙的时间线索:眼下正值中国筹备中共十九大之际,李显龙下月将访美,美国总统特朗普11月将访华。更重要的是,过去两年里,中新关系的处境略微有些尴尬。

“近两年里,中新关系经历了一些变化,”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所大国外交室主任周士新说。2015年,新加坡开始担任中国—东盟关系“协调员国”,然而,它在处理国际事务上的一些做法,却让中新两国关系陷入困境。“在南海问题上,新加坡从自身经验出发,坚持认为仲裁结果有效、权威,但却忽视了南海问题的实际情况。”

2015年,美国强行介入南海问题之际,新加坡顺势加强了与美军的军事协作;同年8月,李显龙访美时,再次重申对仲裁结果的认可。当年也是李显龙在过去十余年里唯一没有访华的年份。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