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有立场没是非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7-6-25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6/145366.html

【翁德生】

过去我常说读翁德生的文章是最佳娱乐,如果配以大吉岭红茶和一小块香草慕斯蛋糕,那就是下午茶的经典时光了。不过前提是读了不能生气,因为如果你跟一个智商只有三岁的生气,就显得太幼稚了。

李显扬要张志贤查字典,明白“秘密”是什么意思?翁德生就不止要查字典了,还要到各种网页“百科”,弄明白什么是“人治”、什么是“法治”?早报言论版的《法治的悲歌》(2017年6月24日),无端端就是把“人治”和“法治”弄反咯。他说:

  • 李家的纠纷,很不幸地,演变成国家课题。同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亚洲一些国家,弟妹对政策有求而兄长是国家首脑,家庭会议私下解决,皆大欢喜。偏偏在新加坡不行,秉公处理是法治理念的体现。
  • 李光耀故居引发的争议是拆除或保留,两个做法产生巨大的价值落差,相信这是整个事件的引爆点。李显扬以尊重父亲李光耀遗愿主张拆宅,他的兄长李总理则在更高层次上履行李先生遗愿,那就是确保新加坡法治精神贯彻始终。
  • 就因为李先生的特殊历史定位,他遗留下来的一栋简陋房子,竟然成为现任政府的烫手山芋。

李家姐弟要指责的恰好是兄长没有“法治”精神,而是像古代皇帝般,以为自己是天子,就可以随心所欲。而底下的一大批佞臣则不惜说谎、编织理由和制造机会让皇帝得逞所愿,简直和尚打伞——无法无天,这是一百巴仙的“人治”。

维基百科定义“人治”——(英语:rule of man),指政府权力不受限制。“人治”是一个用来特意表明跟“法治”相反情况的词汇。当用抽象的比喻,说“法治”是法律在人之上,则会说“人治”是有人在法律之上。

莫愁不认为言论版编辑看不出谬误,但是狗屁文章还是照登出来,还成为一首《法治的悲歌》,正如他们副总编辑韩咏梅所说的“有立场没是非”。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5, 2017 at 2:55 下午

新加坡人想象中的“印度人”:梁智强新电影爆出的种族争议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6-21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537706

尽管星国政府长年植入多元种族政策,但最终仍抵不过华人是星国最大的主导群体之事实。...

尽管星国政府长年植入多元种族政策,但最终仍抵不过华人是星国最大的主导群体之事实。或许《新兵正传4》的试镜风波,仅只是这个政策溃败的冰山一角而已。图非当事人。图/《新兵正传》剧照

以《小孩不笨》闻名台湾的新加坡导演梁智强,其最新作品《新兵正传4》日前被爆出,在遴选演员时出现“种族歧视”。在当事人于脸书上贴出亲身经历后,数日间引爆新加坡社会舆论。

5月27日,根据新加坡籍的印度裔演员巴尔加瓦(Shrey Bhargava)的指控,他试镜的角色,是一个使用“Singlish口语、有着新加坡腔的军人”,但却被试镜导演要求要表现得像一个“彻头彻尾的印度人”(a full blown Indian man)。巴尔加瓦不满地对试镜导演说“不是所有在新加坡的印度人都说得一口浓厚的印度腔”。他的不满却换来如此的回应:

但那就是我们想要的,而且要做得好笑一点。

巴尔加瓦在脸书上表示,过程中让他感到不舒服的,是他的种族被简化成口音,并且只因为那样“比较好笑”。

电影中“象征少数”:当个彻头彻尾的印度人

根据《新4》张贴于5月20日的试镜公告,制作单位希望征选五个角色:两位一男一女的军官,皆要华人;三个阿兵哥,其中两个是华人(一个要求是帅哥),另一个印度人或马来人皆可。

电影公司的征选要求不难理解,新加坡的主流电影(基本上就是指梁智强的电影)一向有“象征少数”(token minorities)的问题。“象征少数”指的是电影中“刻意”呈现出来的“少数族群”,如少数种族、少数语言、性少数等等。这种刻意的呈现,能让电影看起来更加“多元”,也能达成几个目的,例如:让制片方免于被少数族群批评(不会被批评都用主流群体)、让电影能不带羞耻地去开少数族群的玩笑(因为是透过少数族群自己的嘴巴)。

《新4》试镜公告的要求,再次凸显了“象征少数”带来的问题:制片单位要的只是一个少数族群,至于是马来人或印度人,都不是重点;而且既然已经砸了钱聘请少数种族当演员,那么,要让这笔钱砸得更值得的话——这个人要好笑。

在《少数族群在新加坡电影中形象》一文中,作者Kenneth Tan 观察到,马来人在电影中常以“滑稽”、“前现代”(原始)、“超自然”(迷信)的形象出现,而印度人是“不可理喻”、“可怕的”,或者用来展现“漫画式的喜剧效果”。在梁智强执导的《钱不够用》中,家属冲到加护病房中找病危的华人老太太,掀开棉被,却出现一个满脸胡须的印度男子遗体。Kenneth批评,找错病床的举动对于电影叙事本身,没有明确的意义,印度胡渣男大体的出现,只是为了制造荒谬的笑料。

新加坡的主流电影一向有“象征少数”的问题,透过刻意呈现少数族群,让电影看起来更加...

新加坡的主流电影一向有“象征少数”的问题,透过刻意呈现少数族群,让电影看起来更加“多元”。图非当事人。图/《新兵正传》剧照

阅读更多 »

李光耀要和人民行动党一刀两段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6-24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816

在维护李光耀历史定位的必要性上,李玮玲,李显杨,李显龙和人民行动党都是一致的,那是彼此的共同利益点。要如何界定李光耀历史内容,却因为各自利益的不同而有所分歧。

李光耀为何遗嘱坚持拆除旧居?从史料演绎,答案是,李光耀要和人民行动党一刀两段。拆除李光耀旧居,等同剪断连接李光耀和人民行动党之间的脐带,各自独立于对方,目的是要终止人民行动党继续利用李光耀名誉牟取政治利益。会发生拆除纠纷,正是因为一方坚决要彻底摆脱关系,另一方却不惜动用国家机器,利用历史文物法令保留李光耀旧居,以维持和李光耀的历史传承关系。拿李光耀遗嘱话题来说事,是为了乱人耳目,掩盖争议事实真相。

世事无常,有谁会料到,李光耀的结局,竟然同李斯死于严苛刑法,自食其果一样。这是造化弄人,还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其实,李光耀之所以下定决心拆除旧居,正是一个多行不义的自然结果。恰好应验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箴言。

这么样的一个解读要从何说起?

由于史料的背景时间很长,加以过程上纵横交错的枝节既深且广,千头万绪下,太多的细节很难一一对接,要细说从头是近乎不可能的工作。唯一可行方法是化繁为简,从个别历史场景,创联一个核心架构,通过交叉互动,摸索出一个有迹可循的来龙去脉。

1、李玮玲是李光耀代理人,目的是维护父母的声誉,李显杨是李玮玲附议者。姐弟没有政治和金钱上的考量;前者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后者是因为母亲柯玉芝腰缠万贯,富甲一方。新加坡的政治和国库运作都是黑箱作业,李显龙有个人历史地位的政治考量。依附李显龙的人民行动党是新加坡单一最大利益集团。新加坡是从政比创业更容易合法成为亿万富豪的世界唯一政体。从这一个利益架构来看,反对拆除旧居是既得利益集团在保护自身利益。人民行动党要至少保留旧居地下室,即党的发源地,为的就是要保留李光耀的剩余价值,作为凝集和号召的精神符号。这一个政治符号,是人民行动党的传统根源之本,确保其享有之唯我独尊和恣意妄为的合法与正当性。

2、李光耀至死无法领悟菩提本无树的人生虚幻真相,始终坚持虚构的新加坡神话之真实性。对李光耀而言,新加坡神话是一部浪漫爱情史诗,记述柯玉芝和自己共渡美好人生岁月的结晶。否定新加坡神话,就是否定柯玉芝和自己的人生意义。2010年10月7日,《李光耀资政悼文:没有她,我会是个不同的人》总结了夫妻在人世间的悲欢与人生意义。从2008年5月12日开始的两年三个月时段里,柯玉芝瘫痪病床上,口不能言,体不能动,唯独意识清醒。李光耀爱莫能助,自身健康亦江河日下,无法顺畅的自然吞食。2009年,患上周边神经病变。2013年2月6日,官方报道李光耀小中风,实际上,却是得了帕金森氏综合症。对数十年来垄断绝对权力,风光无限的唯我独尊者,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的惩罚?不论李光耀如何的超凡入圣,应该还是会追问,何以两人的晚年下场,竟然会是如此的凄惨?阅读全文»

给张志贤副总理的一封公开信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6-23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6/145362.html

尚达曼吁国人要对政府有信心,成立部长委员会“不神秘”等,根本就是搪塞之词。韩福光认为部长过度涉入去解读出李光耀的所谓意愿,本身就是一种僭越,连自己的底线都守不住了。韩福光最良心的建议是:部长最好置身度外,蹚浑水只能带来最坏的效果,损了现有政府的声誉而不是什么好处。

张副总大人,

看了《海峡时报》特别任务总编辑韩福光的那篇文章《李家争端的三道关键问题》,贫尼觉得你也是7月3日需要共同答复的一人,因为你的介入(成立部长委员会),坏了一锅粥。韩总的第一道关键问题是:“首先,在保留38号欧思礼路这个问题上,内阁该涉入多深?在保护古迹法之下还说得通。除此之外,包括已故李光耀是如何决定他的意愿,谁是他的律师,都无关政府或你、我,遑论成立一个部长委员会。”

对莫愁来说这事儿昭然若揭,中心思想就是“法治精神”。行动党政府过去50多年来,国会集行政、立法和司法于一身,已经被国际所诟病。不像现代民主政体,将行政、立法和司法置于三个不同权力单位上来互相制衡;以美国来说,特朗普可以绕过国会签发行政命令,但是联邦大法官也可以以违宪为由来掣肘,让政令不得执行,这在新加坡是不可能出现的。而在李光耀生前的最后几年,各路人马为这故居的去留争得头破血流,企图影响他的决定(六改遗嘱),那还情有可原。可是一旦仙去,剩下的已经是“执行”,这时才来说2013年(4年前)制定的最后版本遗嘱“极度可疑”,在“公共利益”的考量下如何如何,这都标明在新加坡有人企图凌驾法律之上,置自己的法院于不顾。更讽刺的是,这位受害者竟是共和国的奠基人,一生与法典打交道,相信自己立的法后人必会遵守。 阅读更多 »

感恩!南洋理工大学现在又允许食物用华文名了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眼     2017-6-23
http://www.yan.sg/yongxuhuanwenmingle/

昨天,南洋理工大学要求North Spine 的Canteen A 将所有招牌更换为英文、删除中文字的消息一时激起千层浪,不仅摊主不解,学生无语,连吃瓜群众都觉得瓜要掉了:亚洲第一学府这是闹哪样?!

在昨天,NTU回复媒体询问时说,英语才是新加坡的行政语言,食阁运营者使用英文提供服务和信息,才能方便大家理解。

可能是引起的反弹过大,今天NTU居然发了新回应:这件事是一场误会,摊位是可以使用双语招牌的。

而NTU副教务长郭建文教授也出面回应:南大向大家保证,所有食阁的招牌可以使用华文,只要同样的信息也用英文展示。同时,他也提到校内会展开调查,寻找消息来源。

然而,NTU校内的食阁摊主可不认为这是一场“误会”:除了这次被要求整改招牌的North Spine食堂之外,NTU里至少还有两家食堂(包括Canteen 2),招牌已经全部改为纯英文!

这家面馆的所有菜品名称,都已经被要求换成了英文,然而,“Biang Biang Noodle”、“Rou Saozi”、“Su Saozi”、“Hui Ma Shi”……真的比中文要“国际化”吗?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3, 2017 at 2:47 下午

亚洲第一学府NTU,居然容不下学校食阁用中文?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眼    2017-6-23
http://www.yan.sg/ntushigebuyongzhongwen/

最近,南洋理工大学(NTU)荣获QS排名亚洲第一,自然校友叫好、学子骄傲。不过,也就是这两天,一则南大的规定引发了不少争议:食阁里的招牌禁止使用中文!这个“被禁华文”的食阁位于南大North Spine,摊位不少。管理层最近要求所有摊主删除招牌上所有的中文字样,换成纯英文。而且,这一要求正式下达恰好在不少摊主续约之前,因此摊主们敢怒不敢言,只好多花好几百来更换招牌。

12个摊位里只有2个摊位招牌上没有中文字

North Spine 属于NTU北区,著名的CS专业(电脑科学)、机械学院、土木环境等专业都在这里。这个食阁还靠近NTU最大的李伟男图书馆,因此人流量特别大,去吃的学生特别多,饭点的时候简直挤爆。

校方的这个决定,一石激起千层浪。先是摊主们觉得无法理解:现在的招牌上并不是没有英语,即使有中文字也是双语,现在莫名其妙要删除,到底图个啥!

网友@C-12星人向新加坡眼提供图片,现在的招牌依旧是双语

而且来NTU交流的外国学生,尤其是中国学生不少,许多新加坡食物的英文名本地色彩太过浓郁,人家根本理解不了!就比如“Mee-hoon”(Bee-hoon),光看这名字,根本没法和“米粉”扯上关系,对方问个半天,摊主还得花时间解释……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3, 2017 at 2:34 下午

李光耀故居风波重挫李显龙威信

leave a comment »

萧翔    亚洲周刊 2017年7月2日第31卷26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98105053161&docissue=2017-26

李光耀故居处置风波继续延烧,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因“家事变国事”而向国民道歉,并宣布在国会就此事接受议员质询,期望消除疑问,加强公众对体制和政府系统的信心;但舆论质疑,国会交代仍未能理清是非和化解争议。

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故居如何处置引发的风波没有歇息之兆,反而转入另一阶段。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结束度假之后,六月十九日透过视频向全国表达道歉之意,为自己家事影响新加坡名声表达不安。他同时宣布要在七月三日的国会公开让议员就此事所涉及的政府相关课题,包括被弟妹指责为滥用权力等,接受质询,他表示将解除党鞭约束,允许党内议员自由提问发言,同时欢迎非选取议员和反对党议员“毫不保留地”向他和部长提问。

李显龙希望藉由国会一场“彻底和公开的辩论与问责,能够消除事件所带来的疑问,并且加强公众对体制和政府系统的信心”。然而随即有人指出,他这是学自父亲李光耀的招数。李光耀和李显龙在一九九六年由于买房获得折扣事件,引发街谈巷议,一连三天在国会交代,接受议员质询,最终获得议员信任,父子并且将约百万新元的折扣款捐出给慈善。

舆论质疑李显龙这一决定的是,以国会绝大多数是同党议员的情况,哪里会有人敢针对他弟弟李显扬关于他滥权和公器私用,乃至私人律师晋升总检察长的指控,做出追根究底的强烈质问?其次,国会提问没有法律惩处的效力,就算回答不足以使人信服,又能如何?

多个分析人士在网上指出,李显龙此举旨在对公众和国际社会交代政府行为,并不在于理清自己的程序或政治责任。党内老将、有意参选今年总统却因修宪而失去机会的陈清木直接表示:“国会不是解决家庭纠纷的正确地方。家庭纠纷应该在法庭解决。国会里的议员无从得知细节,只能听总理的一面之词。”诉诸法庭也是李显扬稍早提出的挑战,引起网民关注。此举在气势上占了极大优势,许多网民因他看似不惧司法的偏袒而更相信他。很多人指出,国会交代无助于化解争议,更无助于理清是非,因为纠纷的另一造李显龙的妹妹李玮玲和弟弟李显扬无法参与。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