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一位新加坡老师的台湾之旅:我们新加坡人,必须自我反省──两地价值的不同,从“捷运”谈起

with 3 comments

Choccy   2017-12-11
https://crossing.cw.com.tw/blogTopic.action?id=870&nid=9063

在讲求面子、功利、投资回报率、开拓发展潜力的背后,我们到底牺牲了多少不可量化的东西?在工作岗位上,我们是否有自我检测的自律?如果上司没从旁监督,我们是否会自动自发、认真用心地把工作做好?

asiastock@Shutterstock

今年10月,利用假期,我和家人一同来到台湾游玩。

由于这是我们到台湾的第六次旅行,对主要旅游景点大都已经很熟悉,所以这次行前,认为应当是段很轻松、好玩的旅程。没想到,一下飞机要转捷运上高铁到台中时,却遇上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母亲走失了!

在人来人往的机场捷运站,我和妹妹拖着沉重的行李、两人慌乱地寻找母亲的踪迹。母亲年迈、身上也没带手机。她上了哪一趟列车、开往什么方向等,我们一无所知。

过了一些时间,好不容易逼迫自己冷静下来,才意识到应该寻求站长的协助。

捷运站长的友善与效率,让危机快速解除

当时的我乱了方寸,面对站长的提问,也紧张地结结巴巴的。站长却以温和的语气回应我,并记下一些母亲的资料,用对讲机与其他工作人员联系。

不出几分钟,他就向我告知母亲目前的所在处,并让我在一旁等候──母亲搭上了哪一趟列车、大约几点能回到本站的讯息,也都很仔细地传达给我。

最后,母亲虽然看上去有些慌张疲惫,但总算安然无恙地回到机场捷运站与我们会合,我们也顺利搭上了赶往台中的高铁。

这段旅途中的意外小插曲,不仅起了个人的警惕作用,如今反思,也让我联想到新加坡与台湾之间,多方面的差异: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16, 2017 at 11:47 下午

狮城的华文轶事

with one comment

冯焕好(资深教育工作者)      2017-12-15
怡和世纪 2017年10月–2018年1月号 总第33期

华文大势已去,英文日益壮大。强欺弱、大欺小,是社会常态。许多不近人情,不合理和不公平的事情发生了,有些不为人知,有些知情者置若罔闻。……当时,学校的公民课已改用英文,每个班主任都要教这科,华文老师也不例外。可怜的华文老师,拿着英文课本,用蹩脚英语结结巴巴地讲课,看到学生暗地里交换脸色和窃笑,心里淌泪。但为了五斗米养家活儿,他们只好忍气吞声,忍辱偷生。

6月22日《联合早报》爆出南洋理工大学不允许校园食阁摊贩在招牌和菜单上使用华文的消息;还说在北区大楼经营的百美超市不能在店内展示印有华文的促销宣传牌,不能播放华文歌曲。新闻一出,舆论哗然。

南大当局给了不同的解释,先说南大作为国际化校园,拥有来自超过100个国家的人士,而英语是新加坡的行政语言,因此要求食阁营运者使用英语提供产品和服务信息,以便每个人都能理解。国际化、行政语言……这真是堂哉皇哉的理由,言之有理吧?

但紧接着,南大又再澄清,说食阁的招牌和餐牌可以用中文,但是同样的信息必须也以英文展示。更说那是一场误会,校方要进行调查。谁会相信这种模棱两可、自圆其说的论调?

我想,如果摊主不告知传媒,只是敢怒而不敢言,在续约前乖乖换上纯英文的招牌,今南大人就圆了南大国际化的大梦,以后在大学排名更上几级了。

看到这则滑天下之大稽的新闻,我只感到气愤,不感到惊讶,可能是见怪不怪吧!自己受华文教育和毕生从事华文教学工作,与华文有深深的、不可切割的情意结。许多年来,目睹华文在狮城的悲惨身世,饱受风风雨雨;见华文几经艰辛留住了根,而后又差点被连根拔起的过程;也听过不少关于华文的传奇故事,我想应该把它们记录下来,当作狮城轶事。

华文和英文都是外来语文

在狮城,华文和英文都是外来语文。英文是因为英国政府在这里殖民,把语言文化带入而生根,得到很好的培植与成长。华文是随着我们华人先辈的移入而撒下的种子,不容易破土而出,更难茁壮长大。

犹记19世纪,中国国势衰败,西方列强伺机蹂躏,炮火齐击,以致战祸频仍。国土被占,民不聊生,老百姓泪别家乡,走出国门求生。狮城的华族先辈大都是在这时南来拓荒。在筚路蓝缕,胼手胝足谋生之余,先辈不忘兴办教育,传承华族文化。 阅读更多 »

准总理“败部复活”直击 增税烫手山芋 但未见治国新思维

leave a comment »

毛鼎山    2017-12-11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211-919

大家都明白,除了人口以及相对优良的地理位置,新加坡没有其他战略资源,所以国家储备金是攸关国家生死的资产,非到紧要关头不轻易动用。可是,在某种程度上,新加坡已经到了这个紧要关头的十字路口。可以说,如果不动用储备金去解决问题,基本上等于否定了储备金的目的。

财政部长王瑞杰最近在《海峡时报》全球前景论坛的演讲和答问都暗示着增加税收。(海峡时报)

财政部长王瑞杰在北京发表关于新中关系的演讲,接着又在《海峡时报》全球前景论坛的演讲和答问,更针对国家未来的愿景和挑战,虽然多属老生常谈,但被沈泽玮形容为展现“总理级”高度和广度,特别是王瑞杰不怕得罪选民,再次暗示加税,让人刮目相看。

就加税立场积极发言 王瑞杰有望加分

此前的发病,一度让有望问鼎总理宝座的王瑞杰星光暗淡,但从他最近一连串的表现,显然他的健康非但已经不是问题,在心态上似乎也展现积极性。他不回避政府需要加税的立场,公开代表政府接连就此发言,有望建立在内阁同僚中的威望。如果建国总理李光耀所设定的传统没变,新任总理是由内阁同僚公推的。

加税是不可避免的事,各项基础建设还在持续,特别是新地铁线和樟宜机场第五航厦等工程,所需要的支出都必须筹措财源。此外,各类社会福利支出,尤其人口老化对公共医疗资源需求的增加,都会对财政预算造成压力。王瑞杰就指出,医疗开支在未来三年将增加30亿元,达到130亿元。这些提醒,都是在为山雨欲来的加税给民众做心理准备。

加税不可避免 争议点是如何加

然而“魔鬼藏在细节里”,就算国人最终接受了加税的必要性,如何加也一定会成为争议点。政府目前是要把征收消费税扩大到网上交易,接下来可能取消网上交易额少于400元免消费税的优待。但至今还不清楚这将带来多少税收,是不是足够应付不断增加的开支。所以,包括主流媒体在内都在猜测政府或会提高7%的消费税——在发达国家当中,7%消费税算是少的了,丹麦的就高达25%。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14, 2017 at 10:23 下午

新加坡:以法律吓阻言论、集会自由——停止压迫性的刑事检控、行政规管和民事诉讼

leave a comment »

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      2017-12-13
https://www.hrw.org/zh-hans/news/2017/12/13/312522

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指出,新加坡政府利用过度广泛的刑事法律、压迫性的行政规管和民事诉讼,严重限缩言论与集会自由。

“新加坡自许为现代化国家和做生意的好地方,但自称为民主国家的人民不应为批评政府或评论政治议题而担惊受怕,”人权观察亚洲区副主任费尔・罗柏森(Phil Robertson)说。“长期以来对于言论和公共抗议加以直接或间接的限制,已使新加坡公益事务的论辩遭到扼杀。”

这份133页的报告,《‘杀鸡儆猴’:新加坡压制言论与集会自由》,深入分析新加坡政府用来压制言论与和平集会的法律和规定,包括《公共秩序法》、《煽动法》、《广播法》、各项刑法条文和藐视法庭罪。报告内容根据34位公民社会活动人士、记者、律师、学者和反对党政治人物的访谈,以及新闻报导和政府官员的公开讲话,检讨新加坡当局如何利用相关法律条文限制个人的言论与集会权利。

人权观察曾致函新加坡总理、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外交部长和通讯及新闻部长,征询其对本报告内容的意见,但没有任何政府官员或机关给予答复。

人权观察指出,新加坡批评政府及司法机关,或对宗教和种族问题发表评论的人士,经常面临刑事犯罪或民事侵权的控告,但控告的理据通常并不充分。

在芳林公园一隅的“演说者角落",人们在标语旁燃点烛光,声援香港占领运动的示威者,2014年10月1日,新加波。

在芳林公园一隅的“演说者角落”,人们在标语旁燃点烛光,声援香港占领运动的示威者,2014年10月1日,新加波。 ©2014路透社

新加坡政府持续骚扰直言批评人士,鄞义林(Roy Ngerng)即为一例,他的博客广受欢迎,经常发布批评政府政策措施和社会不平等问题的帖文。2014年,他在半年内先后被李显龙总理控告诽谤,被工作单位辞退,并且被控非法示威与公共滋扰罪名。2016年,他在一场补选中公开支持反对党候选人,遭当局指控违反“冷静日”不得发布竞选广告的规定而被警方密集侦讯、入户搜索并查扣他的手机和电脑,警方还要求他交出社交媒体账号密码。 阅读更多 »

佘雪玲之后,工人党还需要什么?

leave a comment »

任千里      2017-12-12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212-925

反对党需要的是理念。那个理念的论述就是:“为什么健康正常的政治需要足够强大的反对党?”

2011年大选时,佘雪玲代表国民团结党(NSP)出战马林百列集选区,收获极高的人气。(联合晚报)

过去一周,本地少了比较严重的地铁故障新闻,媒体淡静不少。但是淡出鸟来的政坛却因为一位清秀佳人的动静,引起一阵小小骚动。

“佘雪玲旋风”引发各种联想

2011年在国民团结党旗下参选马林百列集选区的佘雪玲,被《海峡时报》指出她参加了工人党的基层走访活动,在东海岸集选区出现。虽然离开下届大选还有两三年,但当年的“佘雪玲旋风”有如武侠小说的江湖传奇,很快引起人们的各种联想,报纸纷纷跟进,网上的反对党支持者更是一片小沸腾,好像她计算选票已经领先一样。

但根据报道,佘雪玲还没有加入工人党,只是以义工名义出现。她上届2015年大选期间也被广泛关注是否参加某个反对党出征,结果是她自己选择留在场外。未来两三年,擅长创造人气的她要如何选择,如何进一步营造自己的形象,想必仍然受人关注。

“建设性反对党”理论愈发欠说服力

过去几年,工人党备受打击,除了持续不断的市镇会风波,党和党员的形象也越来越受批评,甚至让支持者感到失望,包括对待社会上异议人士的处境,社会大众关注的各种课题,工人党竟然在很多时候都选择沉默以对。

工人党党魁刘程强。(联合早报)

作为唯一在国会占有议席的在野党,工人党近年来开始受到包括支持者在内——据说党内也有不满意见--的批评。过去刘程强所高举的“建设性反对党”“副驾驶”理论,出现越来越缺乏说服力的迹象。

工人党不相信民主自由的普世原则?

这一低调而试图保持沉稳、甚至等于表态只要做老二的路线,过去几年并没有获得执政党的相对认可。从市镇会风波延续数年可以看出,执政党至今为止,秉持的其实是李光耀时代“没有义务扶持反对党”的理念,对任何可能茁壮的苗头都不给予机会。这在民主政治上,只要手段合法,大致就没有话说,能抗议的只是是否违背民主自由的普世原则。问题就在于,挨打的工人党连这一套普世原则都不去强调,不去争取民众的认同,真奇哉怪也,莫非连他们自己也不怎么相信普世原则?

在很多支持者看来,工人党在民意相对比较成熟也敢于突破(或者“叛逆”?)的东部地区过关斩将,既有多年耕耘的因素,也有天时地利人和的运气。而其实长期观察就知道,工人党20年来对于民主人权和法制等课题的表现,是严重的营养不良。阅读全文»

地地道道的新加坡人——请留意你与生俱来的权利

leave a comment »

陈华彪      2017-12-10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96584197144644&set=a.652436438226091.1073741826.100003792230386&type=3

这本蓝色护照是1951年“联合国难民公约”旅行证件,是英国政府发给陈华彪的,为他到所有国家(除了新加坡)提供旅行保护。

1951年我在新加坡出世,因此拥有新加坡公民权——它是我与生俱来的权利。在人民行动党统治下,这个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已不复存在。

作为地地道道的新加坡人,我(也许是过度热心)参与过争取民主权利的斗争。因此,我遭遇了与众多同胞一样的命运。在20世纪70年代,我受到迫害、诬陷、囚禁和流亡。

1987年,我流亡英国的第十个年头,我的公民权被褫夺了。那一封婉转称为“剥夺”我出生权利的通知书在1987年5月22日发出。这项通知是在声名狼藉的“光谱行动”同一天发出——当时政府不经审讯逮捕了社会活动分子。

因此,当我读了内政部最近的声明时感到困惑。声明是关于剥夺2003年在家属关系计划下归化成为公民的一名罪犯的公民权。该名人士因参与一个操纵国际足球比赛的非法集团而被判有罪。用内政部的话来说,剥夺公民权的理由是:“这个人的严重犯罪行为不只损害了新加坡金融体系的信誉,也同时损害了法律与秩序。”

我的公民权也被剥夺了,但却不是因为损害国家的行为!是因为“连续十年”没踏上新加坡的国土而触犯了宪法第135条第(1)(c)(i)节的规定。前副检察长萧添寿在《劲敌当前》(To Catch a Tartar)一书中说,这条“离开十年”的法律是李光耀特地为了针对陈华彪而量身定做的。

也许读者现在会想知道,为什么剥夺归化的公民的公民权的法律门槛比起用来对付我的还要高出许多。

国会里的反对党议员是否有人愿意提出这个问题呢?

新国志按:陈华彪因为涉及一起与全国职工总会前主席、人民行动党前议员彭由国有关的案子而逃亡英国。陈华彪一路来坚称是受到彭由国诬陷。彭由国后因被控失信和擅自动用工会款项等罪名而潜逃国外35年。他在去年回国自首后被定罪。据悉,尽管潜逃国外数十年,彭由国的公民权并未因此被褫夺。)

相关链接:

归化男公民涉及全球操纵球赛活动 内政部有意褫夺其公民权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11, 2017 at 3:45 下午

对话漩涡中的李绳武:新加坡不再需要一个李家的领导人

with 3 comments

李佳佳     2017-12-5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1205-international-ShengwuLi/

新加坡第一家庭的决裂火焰,燃烧到了第三代身上。李光耀的精神价值和政治遗产,将如何延续?

2015年李光耀离世,时年30岁的李绳武曾因葬礼上发表的悼词备受关注,他的演讲围绕个人崇拜和政治遗产,视频在YouTube上获得65万点击。网上图片

今年六月,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一套老宅的处置命运,曾引发李光耀三个子女的争拗。第一家庭内部长达近一个月的唇枪舌剑,透过互联网赤裸裸地袒露于全世界的看客面前。

这场家族决裂的火焰燃烧到了第三代——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侄子、其弟李显扬之子,目前在美国哈佛大学担任经济学初级研究员的李绳武。今年七月,原在新加坡度暑假的李绳武,在个人脸书上转载了一篇《华尔街日报》的相关报导,并附上了《纽约时报》在2010年一篇关于新加坡新闻审查现象的评论文章,在转发评论中对新加坡司法系统提出质疑。随即遭到新加坡总检察署的指控,称他涉嫌蔑视法庭。为此,李绳武提前返回了美国,因为担心可能会在新加坡被拘留。

新学期开始时,在与新加坡有大洋之隔的哈佛校园,记者见到了这个漩涡之中的年轻人。他远远走来,看上去清瘦腼腆,见到记者便扬起微笑,礼貌热情地打招呼,举手投足都颇有风度:“想喝什么?我去买。”这让人不禁想起他的祖父那个有趣的雅号——苏伊士运河以东最地道的英国绅士。

但举止斯文的李绳武最近面临很大压力。“短时间内肯定回不去新加坡了,但是无所谓”,他说,“很多人都回不到自己的祖国,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图:端传媒设计部

“我不能为自己没有犯的罪而道歉”

李绳武在那条脸书评论里写的是:“新加坡政府热衷诉讼,并且拥有一个容易被摆布的法庭体系。”不过,这条转发帖子的阅读设置仅限朋友,不能被公众浏览和转发。

新加坡总检察署致信李绳武,称他的脸书帖子是对新加坡司法系统“恶劣和缺乏依据的攻击”,涉嫌藐视法庭,要求他道歉并删除相关帖子。相关司法依据是新加坡议会去年通过的一项法案:任何恶意攻击司法部门的个人,可以被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处以10万新加坡元(约7.4万美元)罚款。

李绳武并没有照做。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