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新加坡现任部长都他调教 文官长林祥源:养出最强公仆库的秘密

leave a comment »

天下杂志/陈一姗     2022-12-27
https://www.cw.com.tw/article/5124178

林祥源-新加坡-行政文官-公務員-攬才

图片来源:谢佩颖摄

在新加坡政坛,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实务教授林祥源是个低调,却众人皆知的名字。他担任公务员37年,是前总理李光耀首任首席私人秘书,历任4届内阁的公务员首长(相当于行政院秘书长)。新加坡政坛的现任部长几乎都曾被他调教过,包括第四代领导人黄循财,但他绝口不说三道四。

接受《天下杂志》约访,谈新加坡政府为何能实践政府一体,政策衔接有如一家运作顺畅的企业。访谈前一天,他针对提问写来749字结构完整、用字精准、观点清晰、几乎是一篇文章的“简短笔记”。问他这是否是职业习惯?“我曾经有两位要求很高的老板,”他淡淡答道,其中一位自然是李光耀。

这位见过最多总理与部长的前公务员,从精神、组织与领导力训练三个面向,剖析新加坡政府一体的秘密。以下为专访整理:

新加坡是个小国。因为小,与加入马来西亚2年就被迫离开的创伤,新加坡人自然而本能地认知自己的脆弱。尤其新加坡是个多种族、多文化、多语、多宗教的社会,使得我们先天有种倾向,总想着事情可能会恶化,想着要怎么团结,才能面对挑战。

在组织面,新加坡有一种特殊的公务员,称为行政文官(AS, Administrative Service)。与各部会就专业招募的公务员不同,AS从基层提拔与外部延揽能力最好、最优秀的人才,让这群人在不同部会间轮调。目前所有新加坡政府顶尖的领导人,都是来自AS。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1月 30, 2023 at 2:57 下午

严孟达的《说“农历新年”又何妨》

leave a comment »

伍依     2022-1-30

《联合早报》特约评论员严孟达的《说“农历新年”又何妨》(2023年1月29日,《联合早报》)尽说怪话,可以从南洋理工学院校园内因发生有人涂改“Lunar”为“Chinese”发了一通言论。

严孟达说,孙中山的确在就任临时大总统时曾“通令各省改用阳历……开启了中国与世界接轨之门”。但只说了一半,不说的是这扇“接轨之门”一开,西方国家成了各路军阀的靠山,混战起来了。

严孟达说,“这位‘一字之师’的身份引起了人们的联想”。什么“联想”不说,像是在写小说,让读者去“联想”。其实,严孟达这样的说法,无非是指“把农历新年定义为‘中国新年’是一项文化企图心,但这种企图心具有强烈的排他性”“中国人自信心更强,但也因此变得更加敏感”罢了。

“企图心”虽说是中性词,可以是褒义词,也可以是贬义词,看情景使用。看严孟达说“这种企图心有强烈的排他性”,明显是贬义。

英文中“Lunar”意为“和月亮相关的”,词源为罗马神话中的月亮女神露娜。“Lunar New Year”实际上是“Lunar Calendar New Year”的简称,直译成汉语为“月(历)新年”。中国传统历法(又称农历或夏历)同时参照了对太阳和月亮的观测,属于一种“日月/阴阳合历”,翻译成英文也应当为“Lunisolar Calendar”。所谓”Lunar New Year”的说法其实是因为西方的商家和政客有意想要通过拜年拉拢华人和亚裔群体,但是他们发现很多海外越南人和韩国人不愿意承认自己过的是“中国新年”,也不熟悉中国近代发明的叫法“春节”,因此出于“文化包容”的所谓“政治正确”创造出一个去中国化的说法——“月历新年”(Lunar New Year)。不得不说,这种叫法有些不伦不类。如今越南、南北朝鲜和琉球等儒家文化圈成员庆祝的新年和使用的农历本来就是从中国来的。随着越南和南朝鲜独立建国,虽仍然使用着中国发明和赏赐给他们的农历,遵守着从中国传入的各种过年习俗,但是就是不愿意承认过的这个年和中国有关,甚至还妄称农历新年是他们发明的。(物理学者、美国社会观察者戴雨潇《为什么农历新年不是Lunar New Year?》,2023年1月28日昆仑策网站)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1月 30, 2023 at 2:41 下午

吹皱一池春水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23-1-29

华人新年到底要怎样翻译,此事的肇端出在大英博物馆(The British Museum)宣传“Korean Lunar New Year”(韩国阴历/农历新年)展,引起大陆网民的不满,从此愈演愈烈。

不过莫愁根据网上本地文章、报章,甚至邻国的华文报,看到的都是在演冬烘,一副息事宁人的样子,以示有容乃大。如《联合早报》副总编辑韩咏红所说:“文化是人类共同的财富。几千年的文化从某个民族发源,传到其他民族去,变成有当地特色,包括习俗、食物、服装,可能会适应当地的情况而有一些变化。这就叫因地制宜。叫Lunar或Chinese New Year都没有问题,但一定要坚持某种叫法,就显得有点狭隘。”——真的没有定说吗,还是写者都不愿对这个问题去进行思考和研究?这可是文化的大课题。

芝加哥大学政治系教授杨大利对BBC说,该争议是背后是多元文化和跨国背景下的文化敏感性问题。他说:“虽然在汉族地区是阴历(按:实际上是农历)新年,但生活在非汉族地区和其他国家的人们可能有不同的传统和文化,这些传统和文化自然需要一些认可。”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庄嘉颖也持类似看法。他对BBC表示,农历新年是一个广义的术语,“描述的是庆祝的时期,而不是所做的事情”,“我认为这里有太多的民族主义,可能受到社交媒体的推动。”庄嘉颖说。“涉及传统、历史和民族主义的更激烈的政治争论正在加强人们对声索社会和文化标志的必要性的信念。”

民族主义?莫愁不同意。因为这是部分大陆网民的杰作,并不是“党中央”的官方说法,哪来的民族主义?贫尼称之为“一阔脸就变症候群”,近年来不是有很多“辱华”事件吗?就是那一群egomania(自大狂)生出来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1月 29, 2023 at 9:21 下午

还是熟悉的农历新年或华人新年吗?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23-1-27
http://navalants.blogspot.com/2023/01/blog-post_27.html

此“突发”现象不禁令我重复年少时向老师讨教的疑问,到底应该使用“华人新年”,还是“农历新年”呢?我的学生时代两个说辞互用,非但没有华人与农历的角度问题,反而受到 “农历” 包容性的教诲。如果全世界都在庆祝农历新年,作为原创国的子民,不是应该为国粹传遍全世界而更加开心吗?

半个世纪前读中小学时过年,跟现在一样有两个“新年”,1月1日称为元旦(New Year’s Day),元旦隔天便开学了;正月初一称为“农历新年”(Lunar New Year)或“华人新年”(Chinese New Year, CNY),学校放假两天,除夕只上半天课,难怪同学们都特别开心。

到底那时候过的是农历新年还是华人新年呢?问父亲,他的语气差不多是在骂我读懵书,他从乡下过农历新年过到来新加坡,农历新年不就是华人新年吗?

学校老师又怎么说呢?中英文老师都说两个称谓都行,我们要看的是过年的实质,大家开开心心地坐在一起吃团圆饭、长辈给小辈祝福红包,狮子采青和放鞭炮等,都是热热闹闹过新年的传统。“农历新年”是较中性的说法,因为世界这么大,正月初一这一天并非只有华人庆祝过年。

从越南移民到本地上学的同学附议,说越南人也在这一天隆重庆祝,而且还吃粽子呢!交流的过程中,我们了解到农历新年从中国传到韩国、日本、越南等地,农耕社会秋收后等待立春,一年忙到晚,过新年成为最值得期待的节日,也是对来年丰收的向往。

上世纪80年代暂时离开职场,到当年的NTI(1991年升格为南洋理工大学NTU)念书,那个年代新移民潮处于萌芽阶段,机械工程系多数是新马学生,少数来自香港,只有一名中国人余宙中。宙中在系里当研究生,系主任梁绍基教授安排他在热力学实验室兼职,让他多交些朋友,逢年过节不至于太过思乡。宙中的确跟大家打成一片,一起过年吃饭打篮球,毕业后在本地的跨国公司上班。阅读全文»

相关链接:

疑不满校方坚用“农历”一词 南大展板遭人私改

Written by xinguozhi

1月 27, 2023 at 2:31 下午

笑谈 Lunar New Year 与 Chinese New Year 之争

leave a comment »

转世新加坡的台客     2023-1-26
https://chongleong.blogspot.com/2023/01/lunar-new-year-chinese-new-year.html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六祖坛经》〈行由品‧第一〉

名词定义

先从英文翻译开始讲起,英文“Chinese”一词。根据网上剑桥字典,”Chinese”指属于中国,其人民或者语言。这里的Chinese,是单单指中国这个国家。根据网上柯林斯(Collins)英语词典,它还把意义扩展到中国道地的中国人,和其后裔。这里的意义就大大不同了,因为除了中国这国家的人,也包括了移民外地的中国人的后裔,所以这些不属于中国国籍的后裔和其语言也被称为 Chinese。

中国人后裔在中国之外,一般自称或者被称为华人、华族或者华裔。当然还有其他的称谓,比如1949年后,中国人后裔被称为华侨,我这里就简单说到这里。我把焦点集中在新加坡。从中国移民至新加坡的后裔,普遍自称或者被称为华人或华族,鲜少称华裔。像我阿公(北方人称爷爷)就是中国移民到新加坡,我算是第三代移民。我一般称自己为第三代新加坡华人。

既然是从中国移民来,我们的文化习俗食物,渊源当然来自中国当地。但是随着时间的转移,也参杂了本土味,有时候我们也称之为南洋文化,有时候我们也自称南洋华人。这样的南洋华人文化,是我自己感到自豪的。

总结,Chinese 事实上除了指称为中国国籍的人士外,也包括了祖先为中国国籍,但是却散落在世界各地的非中国国际后裔。所以说,Chinese 除了是中国作为国家和其人民外,也包括了华人或华族,作为种族的分类。Chinese 可以指中国,也可以指一般通称的华人。重要的东西要说三遍:中国是指国家,华人是指民族。

Lunar New Year 与 Chinese New Year 之争

我所知道的这个争吵,有两个脉络。(有其他脉络,请看官指引指教)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大英博物馆在宣传韩国(主办?主题?)的农历新年,称之为“Korean Lunar New Year ”,这就惹恼了中国网友,说韩国盗用文化。据其他媒体报道,中国网民甚至连韩国明星去掉“Korean”留下”Lunar New Year”,祝福“Happy Lunar New Year”也不买账,非得“Chinese New Year”不可。从“Korean Lunar New Year ”,到”Lunar New Year”,到”Chinese New Year”,争执不休。

另外一个脉络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中文学会(NTU Chinese Society)主办的活动从“Lunar New Year”被人(学生?)篡改成“Chinese New Year”。(详见上图)

这里要解释一下,中文学会不是以中国国籍的学生为主,而是本地学生为推广华族文化而成立的。我自己在学院时就参加了中文学会。校方后来也解释,因为学校有各种国籍和文化的学生,这些不同国籍的学生也是在农历庆祝新年,用”Lunar”比较中性,也符合新加坡种族文化相互体谅的原则。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1月 26, 2023 at 2:51 下午

膝盖反应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23-1-24

把方言和华语对立,只不过是某人的臆想,经公权力把它变成事实。最说不过去的,是方言和华语根本属于同样一个语系(汉语),为什么要把它们对立起来呢?而英语(当年)根本对大多数新加坡人来说是个外语,属不同的语系,却硬要把它学起来,最后还变成了“第一语文”,这是什么道理?

庄永康每回遇到本地有人“企图”为方言“翻案”,就会急得跳起来,莫愁称之为“膝盖反应”。

他说:“(最近)有论者摘取英(培安)先生文句‘把华语当华人的母语是错的’,指是斩钉截铁的定论,是读书人的风骨,大义凛然——换句话说,把华语当母语之人都是毫无腰骨、市侩、无情无义者,显然值得一点商榷。”

先不谈庄的结论,他之所以会曲解成这样,是有原因滴。因为英培安的整句话是这样的:他说,当年像他那样的华校生,上课用华文华语,下课后则讲自己家乡的方言,“因为方言是我们的母语,不是用以在华人间沟通的华语,把华语当华人的母语是错的。”

人们总结英培安的讲话精髓看来一点问题都没有,无论是“一句”还是“整句”。那为什么庄永康要曲解成“把华语当母语之人都是毫无腰骨、市侩、无情无义者”?莫愁称之为“红卫兵情结”,红卫兵在文革期间干了很多坏事,“坚决拥护党中央”,多年之后听人提起文革,当然心有戚戚焉;若是“新论”成立,生怕被人看作是“毫无腰骨、市侩、无情无义者。”

他还耍起太极:“母语问题从来不是非黑即白,可说是非常‘辩证’的。”(“太极生两仪”);云手里的《搂膝拗步》:“阅读英培安,思前想后,觉得前人对我们的启迪实在是太多了。断章取义地撮取书中只言片语,用以鼓吹自己的一套意识形态,固然可以暂时赢得若干掌声,但虚心聆听,殷实求证,恐怕才是从阅读中汲取乐趣与养分的最佳途径。”

五六十年来,执政党在中文报馆里所豢养的师爷,为行动党的“英文/英语至上”鸣锣开道、摇旗呐喊,第一代的大多都退休在家颐养天年,坐在自家的阳台上看云起云落,得闲就行一下山,出国旅游,写些“具深度和人文素养”的文章骗稿费。唯一心生害怕的就是当年那些文章被人挖出来,眼看如今华文/华语日薄西山,结局已定,于是就要洗白过去,迫不得已的时候还要扭曲人家的说法,以示自己公允持平,从来都是对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1月 24, 2023 at 3:17 下午

疑不满校方坚用“农历”一词 南大展板遭人私改

with 2 comments

8视界新闻     2023-1-21
https://www.8world.com/singapore/lny-or-cny-spark-debate-on-social-media-2034396

https://onecms-res.cloudinary.com/image/upload/s--f-v7kWXg--/c_fill,g_auto,h_780,w_1390/f_auto,q_auto/v1/8world/images/2023/01/21/photo_6224182755172922018_y.jpg?itok=3RiCJat5

疑不满校方坚用“农历”一词,南大展板遭人私改。(图:小红书)

南洋理工大学怀疑因为使用了“农历新年”(Lunar New Year)一词,未使用“华人新年”(Chinese New Year),引起部分学生不满,有人私改学校新春嘉年华活动展板,将“农历”(Lunar)字眼划掉,改成了“华人”(Chinese),引发网民热议。

一名网民近日在小红书上发表了一则帖文,对南大不允许在校园的活动中使用“Chinese New Year”(华人新年)一词感到不悦,并指“这是对华人学生的尊重吗?”。

南洋理工大学中国留学生会周三(18日)也在小红书上,针对相关问题发表声明,指南大学生事务办公室要求所有学生组织使用“农历新年”(Lunar New Year)这一英文译名。

不知是否有人对校方立场感到不满,根据网上流传照片,南大一个展板上的“Lunar”字眼,遭人恶意篡改为“Chinese”,引起了网民热议。

有人赞同“华人新年”说辞,但有的则认为“农历新年”比较中立。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1月 22, 2023 at 12:12 上午

“本土化”与“跨国性”交织,新加坡华人新移民身份认同如何嬗变?

leave a comment »

中国新闻网/吴侃 2023-1-4
https://www.chinanews.com.cn/dxw/2023/01-04/9927613.shtml

作为华人占多数的多元种族、多元文化国家,新加坡对于思考华人新移民社会认同和跨国主义间不断变化的关系提供了重要个案。近年来中新两国合作不断深化,在带来巨大经济机遇的同时,也使当地社会对华人新移民更关注,推动并强化独特的新加坡华人身份认同成为新加坡族群政策的重中之重。

在新加坡“多元一体”的族群政策下,近十年来华人新移民的社会认同产生了怎样的变化?华人新移民的“本土化”与“跨国性”进程如何交织互动?中华文化如何影响华人身份认同的构建?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协理副校长暨南洋公共管理研究生院院长刘宏教授近日就此接受了中新社“东西问”专访。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记者:新加坡“多元一体”的族群政策有怎样的背景、内容和特点?新加坡的“多元一体”与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有何不同?

刘宏:我认为新加坡的族群政策体现了“多元一体”的特征和追求。“多元一体”这个概念是中国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在20世纪80年代末期提出来的,他从三个层面阐述“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特点:56个民族是基层,中华民族是高层;汉族在从分散的多元向一体转变过程中扮演了核心凝聚作用;不同层次的认同并行不悖,各自发展自身特点,形成多语言多文化的整体。

新加坡街头的春节灯光秀。Ore Huiying摄

新加坡的“多元一体”跟中国有些类似,但也存在显着差别。新加坡是中国以外唯一一个华人占多数的多元种族国家。华人占总人口的75%左右,但华人及其语言文化并未作为从多元到一体的凝聚者,新加坡在保留多元种族语言的基础上,采用英语作为通用语并以多元文化为核心来凝聚整个国家。易言之,新加坡的“多元一体”,“多元”是种族、语言、文化、宗教上的多元,“一体”是指一体的国家身份认同。这不仅是多元族裔社群融合的基础,也构成国家对新移民社群的总体政策框架。

新加坡政府的移民政策有两个逻辑,一是经济和人口逻辑,新移民可以补充对新经济发展战略至关重要的人力资本,也能协助应对持续的低生育率带来的挑战。二是政治和身份认同驱动的逻辑,它要求新加坡确保新移民紧密地融入本国具有多元种族特征的社会文化环境中。

以上述两种逻辑为考量,近年来新加坡政府制定了一系列针对新移民的政策,全力推动包括华人在内的新移民融入多元种族社会中,推动并强化独特的新加坡华人身份认同,同时也鼓励他们与中国及其他海外华人社群建立跨国商业网络。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