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狮子、船厂与太阳:新加坡孟加拉移工的五个梦想

leave a comment »

林正尉     2015-5-20
http://cwlin502.blogspot.sg/2016/05/blog-post.html

DSCN0030-1

“今天必须回头问自己:我们已经真诚准备好去帮助我们移民工的兄弟姊妹了吗?”2015年12月13日晚的文学奖典礼上,《孟加拉之声》(“Banglar Kantha”,以下简称《孟声》)总编辑穆赫辛 (Mohsin Malhar) 以母语表扬在新加坡劳动的孟加拉人的团结与辛劳。其次他以英文表示:移民工文学与一般文学不同。前者是能激励移民工进行文化创造的平台,而这些文学作品是从移民工生活处境中提炼而出,有被“打磨成宝石”的潜力。

该年度比赛,共有孟加拉语、印尼文、他加洛、淡米尔 (Tamil) 语、中文和旁遮普 (Punjabi) 的74名移民工参与,其中女性占了总参赛人口的65%,相较于前年参赛者46名,人数和比赛规模明显提升。

《孟声》部落格首页表示,东南亚有著近五十万名孟加拉移工,预估在新加坡就有12万人。这份报刊的诞生是为了让孟加拉移民工发声,让他们勇于说出梦想和需求,并提供让他们发表创意的联系方式。

新加坡移民工文学竞赛自2008年开始筹划,原本仅是给孟加拉社群参与的活动。但自2011年以来,《孟声》持续策划移民工文学的相关活动,并在2014年获得新加坡广大民众注目。2014年,14位入围至最后的参赛者朗诵他们的文章与诗歌,他们吟唱著从母国家庭的分离、身心灵的牺牲、焦虑或期待更好的生活的种种文字,这些心声都反映了任何一位移民工都有的共通心境。

一、Dibashram:梦想诞生地

2016年4月底,我前往新加坡参与一场亚洲剧场研讨会。不过,此行的主要目的,便是拜访Mohsin先生。Mohsin是本文的核心主角之一。是他对孟加拉移工的爱、热情与行动力,召唤我心目中的天真念头:我应该亲自带着《四方报》与他聊聊,让两报构筑国际族裔报纸联盟的第一步。然而,此构想在去年底萌芽,但在四月初与《四方报》停刊一同画下暂时性终止。

《孟声》办公室座落于花拉公园附近的洛威尔路(Rowell Road),一间露天转角的印度食肆的二楼。《孟声》办公室不见媒体的高傲,相当亲近移工民众:它与印度移工居所同在,使用同一套卫浴,踩著同一层木板。

除了一个高过成人的柜子置放《孟加拉之声》与他那位居角落的总编辑桌外,接近十坪的其余空间成了孟加拉移工可以朗诵诗歌、绘画、使用电脑、肢体课程、剧场展演、玩奏乐器、讨论创作、饮食、宗教祷告和图书室等丰富功能的“Dibashram”。自2011年8月起,Dibashram为新加坡的南亚移工开了道门,除了让移工满足文化上的欲求,它亦让某些缺乏居住、失去薪水、等待工伤补偿金的同胞们,有个暂时安居之处。

“梦想的诞生地” (Birth of Dream) ,人们是这么称呼它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30, 2016 at 9:17 下午

母语与文化

leave a comment »

许振义    2016-5-29
http://www.zaobao.com.sg/forum/opinion/story20160529-622682

不必担心儿童会因为接触不同文化而感到混淆。相反地,他们懂得分辨不同文化,并且从中获得乐趣。身为父母,应该让孩子多接触不同文化,更应该让孩子熟悉母族文化,让他们认同于母族的文化身份。

前两天在车上,女儿听到电台里传来一曲幽怨的小提琴声,冒出了一句:“这是‘小姐’的歌。”

播的是《梁祝》小提琴协奏曲。我一想,没错。小家伙很喜欢中国戏曲中书香门第的小姐,而《梁祝》的中华风格勾起了她的记忆,让她联想到了戏台上这些千姿百态的小姐。她不懂得“歌”和“曲”的分别,脱口而出“这是‘小姐’的歌”,意思大概就是“这是中国乐曲”。

这并不偶然。

早在女儿出生之前,我就一直彷徨,将来跟她说话,是爸妈分头说英语、华语好呢?还是都说英语好呢?还是都说华语好呢?

朋友纷纷支招,意见纷纭,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后来我还是听从了“全华语”派,原因很简单——我国社会主要是英语环境,不怕孩子英语不好,反倒要担心华语不行。

女儿现在三岁半了。她七个月大时我们就把她送到托儿所,后来在那里接着上幼稚园。园里老师有华人,有马来人,以中英双语进行教育。我们在家跟她主要说华语,读故事书和看电影时就根据原文,原文是英语我们就用英语。这么三年多下来,逐渐地出现几个现象。

首先,她的母语是汉语,毋庸置疑。作出这个鉴定的依据并不是她先天的种族身份,而是她后天的文化身份。她从小就在一个以华语沟通,以华语思考,以中文写作,大范围、长时间接触中华文化的家庭成长。这就解释了为何她一听到《梁祝》音乐,就自然而然想起戏曲中的小姐。很显然,她对这两个文化符号进行解析,发现其中的相通之处,并把它们连接起来。

英语对她来说肯定是第二语言。如果有选择,她会选择用华语对话而非英语。但是,与我的英语相比,相信她成年之后要强一些。原因很简单,生活的社会环境和语言环境不一样。我小时候应该是七岁上小学才开始学英语,而她从托儿所开始就用英语和老师、同学对话,还算流利。

但是,我对她的英语还是不很放心,主要是因为她受到新加坡式英语严重污染。我指的不是她的口音,有口音很正常,连美式英语、英式英语都有不同口音,不足为患。在我工作中,经常接触各色人等,中国人、日本人、马来人、印度人、越南人,什么人都有口音,但是,只要我英语足够好,就不难从不同口音中听出个究竟。如果自己英语不够好,听力不行,再要去译解带有口音的英语,当然很吃力了。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9, 2016 at 3:39 下午

《李光耀回忆录》解读之二——英国代理人

leave a comment »

伍依     2016-5-29

李光耀对英殖民主义者是感恩戴德的,他把战前英殖民政府统治时期的新加坡描绘为“到了1946年初,人们很快发现,新加坡过去的和平、稳定、自由、舒适的生活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又说“可是新加坡也有许多好现象。自从1946年以来,它不断向好的方面发展。”在1947年10月20日爆发的一场席卷全马和新加坡的罢市、罢工、罢课的运动,从何看出“自从1946年以来,它不断向好的方面发展”?

英殖民主义者卷土重来,害怕各民族的团结,挑动民族情绪,在英帝挑唆下, “巴冷刀队”挥舞着寒光闪闪的巴冷刀在马来半岛到处砍杀,新加坡难道不会受到波及影响吗?在这种状况下,殖民地人民的生活,真的可以“和平、稳定、自由、舒适”吗?如果真的是这样,新加坡人民何苦开展轰轰烈烈的反殖运动?李光耀又何必想方设法参加到反殖运动中来?

李光耀“到1949年夏天离开剑桥”时,不是说“小如弹丸的新加坡,比英国穷困得多”吗?不是说日本人“比英国人更加残暴、蛮横、不义和凶狠”吗?意思就是说英国人也是“残暴、蛮横、不义和凶狠”的,只不过日本人“更加残暴、蛮横、不义和凶狠”罢了;刚回返新加坡在黎觉与王律师馆当律师时,李光耀“我觉得,殖民地这个虚幻世界是脱离现实的。政府官员只顾自己和受英文教育者的利益。”1956年李光耀在立法议院不也说过“殖民统治已经变成一个瘤”,“唯一解救的办法就是开刀割掉这个毒瘤,割掉殖民地制度,大踏步走向自由”吗?在行动党成立后的第一次选举时,不是“我在自己的竞选宣言里写道:‘英国在马来亚的殖民统治,是这个地方许多社会和经济弊病的根源。’”吗?怎么会“我们一直在怀念过去的好日子,生活在期望之中”?

既然“新加坡过去的和平、稳定、自由、舒适的生活”,在1948年至1952年在伦敦留学期间,李光耀怎么会“似乎变成了一个强烈的反英分子,尤其是心中萌生要铲除英国对马来亚和新加坡殖民统治的意念”?既然“我在伦敦和剑桥的一年里,思想的转变逐渐具体化。这种变化从1943年日本占领新加坡时期便开始了。如今我所看到的,是英国本土的英国人。我怀疑他们是否能本着新马人民的利益治理这两个地区。在新马的英国人对推动殖民地的进步毫无兴趣,他们所在乎的是这些殖民地给他们带来的高级职位和丰厚薪金。在国家的层次上,英国人所关心的,主要是如何输出马来亚的树胶和锡,赚取美元外汇,以支持百病丛生的英镑。”为什么还会“怀念过去的还日子”? 阅读更多 »

那些年我们的“优势”!

with one comment

潘耀田     2016-5-27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6/05/90-singlish-singlish-1960-70-but.html

平心而论,以往因为英文不好而被人嘲笑,兴许还有点“道理”?但今时今日的此地,你若不懂得Singlish或“摊贩语言”可能还要遭人白眼!中英文好的人在此地可能“虎落平阳被犬欺”!你说新加坡还有什么语言文化品位以及优势?!

也不知曾几何时,新加坡出现了许多从中国来的年轻人。他们主要集中在我们的大,中,小学里,其中有许多还是领取我国优厚奖学金的“海外”学生,挤不进政府学校而又负担得起的,就去读私校。

今天的在本地的“中国学生”有些还是在此地出生或长大的。但他们和本土第三四代年轻人在气质上还是有点差异。比起新加坡的年轻人,他们一般对长者比较有礼貌,毕竟,他们的父母还是深受中华文化熏陶的一辈。比起一般本地人,他们也都比较懂得尊敬老师和艺术家

1980-90年代到新加坡来就业或读书的中国人,除了向往此地的繁荣整洁以及法治效率,新加坡又是个华人占大多数的国家,在传统习俗文化价值方面仿佛也比较有亲切感。还有就是觉得新加坡有英语方面的优势,有利于未来在学习或事业上和世界接轨。

今天,虽然新加坡依然繁荣整洁以及有法治效率,但其他方面形势似乎已今非昔比。首先,由于华文的逐渐式微连带许多相关传统价值也严重退色了。更教人悲叹的,华文水平的低落不止体现在社会上以及学生之间,连一些中文媒体的文字水平也“未能免俗”?(从前的报纸似乎没有这么多错字别字?还是我的中文水平提高了?)

以往我们面对中国人时,总觉得自己的英文很了不起?现在你上网一看,人家(学者,电视节目主持人,企业家等等)的英文无论书面或口语,都比许多新加坡人甚至部长都流利并且有文化深度?当然,中国地广人多,人才也相应多,但现实是,新加坡在英文方面(除了在本地?)已看不出有什么优势可言了。更糟的是:以前人家或许英文不如你,但中文肯定比你强,现在:对镜自照,正面背面,中文英文,“两面都不是人”?只剩下Singlish让我们夜郎自大,沾沾自喜?!(当旧英殖民地主子的字典“认同”一些Singlish字眼时,他们就雀跃万分!这是否是一种残余的奴性表现?)阅读全文»

我说Singlish,也说标准English,还有标准中文……

with 5 comments

两只脚走的猫     2015-5-24
http://twolegsmeow.blogspot.sg/2016/05/singlish-english.html

要确保英文的“纯度”,不表示要牺牲掉无疑具备了新加坡特色的Singlish。语言/文的学习要求学习者的自律和自觉,以免不必要的混乱……搞清楚某个语文的使用目的和场合,然后有意识地严守该遵守的语法规则,不要轻易、粗心地“张口就来”,或者就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错误?

图片取自网络

没错,我会说Singlish,也说会标准English,还有标准中文……这绝对不是炫耀文。

近几天针对新加坡式英语的讨论在虚拟空间里沸沸扬扬地进行,让我也禁不住停下来回想了自己从小到大经历过的“语文之旅”。

自小学开始,语文科就是我的强项,而整个学习过程便是一个良性循环——因为中英文两科的成绩较数理好,我也更加愿意且更有兴趣不断为它们努力。学校老师教授的标准英文,我学得认真,并辅以大量的阅读(要感谢爸妈舍得给我买课外读物,而且几乎不干涉我阅读的内容!)。中文呢也一样,反正我就专心地念书啊,同时把语感一点一点地锻炼出来(其实所谓的“语感”我要到了上大学年中文系才有比较深刻的体会)。直到今天,对于语言有一定“洁癖”的我在要求中英文的正式表达的场合里总会特别警惕,因为对自己也格外有所要求的关系。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5, 2016 at 1:09 下午

一个在新加坡呆了8年,即将告别的外劳的爱与恨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眼      2016-5-20
http://www.yan.sg/wainiaodeepyuneng/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明天,周五,是个轻松的日子。而孟加拉籍劳工Mohammad Zahirul Islam,却开心不起来。这个星期,是他在新加坡的最后一个星期。因为准证到期,明天他就要离开这个工作了8年的国家……

38岁的Mohammad是一名建筑工人,问他愿不愿意离开,他叹了口气,脸上流露出明显的不舍。他说,他的心留在新加坡了。

他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回来工作。

“这是一个美丽的国家。我记得我去过的每一个地方。巴士、工地,还有宿舍。”

尽管Mohammad深爱着新加坡,可是,他却交不到一个真正的新加坡朋友。

他并不是没有去尝试。

他说,“我有些朋友,但都是这儿的孟加拉或其他国家劳工。新加坡人也有,比如同事和老板。但他们都不是真正的朋友,更像是外人。

“新加坡人叫我们出去玩,去喝酒,他们喝酒、买好吃的。可我不像他们那么有钱,我挣得很少。

“而且,我是穆斯林,不能喝酒,所以我觉得很难为情。我们没法跟新加坡人一起玩,因为他们有钱,而我们没钱。我就挣那么点儿。”

除了做建筑工人,Mohammad还有一个爱好,写诗。他有一个别人送的笔记本,平时乘巴士、地铁时,或工地停工的时候,以及在工人宿舍里,他就会掏出笔记本,记录下自己的想法,创作诗歌。现在,Mohammad已经完成了350多首诗,其中大部分都是在新加坡写的。

Mohammad在写诗

Mohammad有一个愿望,就是能去法国修读文学,取得文凭,当一名诗人。可是,这个愿望他暂时只能藏在心里,因为他要挣钱养活妻子和两个女儿。

每个周末,Mohammad都会去小印度的Dibashram,那里有一些来自孟加拉的艺术家和作家,他们经常在一起谈论文化和诗歌。

Dibashram

但是,让Mohammad郁闷的是,对于绝大多数新加坡人来说,他就是一个建筑工人,没有别的身份。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3, 2016 at 1:17 下午

新加坡能否存活?

leave a comment »

孙和声     2016-5-17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columns/pl20152743

新加坡能存活吗?Can Singapore Survive?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 (Kishore Mahbubani) 在2015年出版的一本书名。马凯硕是名资深外交官,也常发表有关国际时局与趋势的文章,在1998年还出了本《亚洲人能思考吗?》(Can Asian Think) 的书(此书有马来文译本)。他的国际观可以说是立足于新加坡的本土型国际观 (Global Perspective);也就是,虽饱读“西书”,却不盲从西方。

新加坡能否存活?作者的自问自答是三个可能性,能、不能与或许。或许,在进入正题前,可大略谈一谈新加坡的强项、弱项、威胁与机会(即SWOT分析法)。强项是,这是一个高效廉洁的有为政府,注重领导与治理而非放任;政治稳定;族际关系和谐;具有多元文化与语文资產;治安良好;整洁有序;法制到位;是个世界性的都市;产业结构颇合国情;享有策略性地缘优势位置;财政健全;国防与安全也可说到位;具有一流的大学与智库等。

人才严重外流

就弱项言,是国土小(约639平方公里);人口规模也小(约500多万);生育率低;高龄人口占比高,如60岁或以上人口占16%;人才外流也颇严重;地处马来海洋中的一个华人占多数 (75%) 的都市国家,故国防支出高;地价与房地产价格高、薪资也高,是个高成本国;由于人才库存少,不得不广招外才,可又引起本国人对外国人才的敌意;年轻一代已较不具老一代那么勤俭与具有忧患意识的价值观与精神;为了生存不得不特別着重竞爭与效率;为了维稳而不得不牺牲人民的一些政治自由等。气候暖化,北极冰溶,可能会导致海水上升,侵蚀国土,地缘政治不确定性等,如中美之斗等。这些弱项与威胁,能否转弱为强,转危为机,就看新人如何创新迎变了。

从机遇的角度看,其地缘优势;多元文化资产;既有的金融地位与基施;独立的外交自权;高度开放的经济与法制到位等,均有可能使它成为东南亚的领先者与典范,也有潜能成为伦敦或纽约式的世界级都市与金融中心。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3, 2016 at 1:10 下午

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

加入另外 2,496 位粉丝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