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政治网络空间是否wild wild west?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5-2-27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5/02/wild-wild-west.html

政治研究院的研讨会

2015年2月11日,我接受了国大政策研究院(Institute of Policy Studies, IPS)的邀请,出席一场两个小时的研讨会。

研讨会的课题为“评估政治网络空间的合理性”(Assessing the rationality of political online space: man and machine),网络空间指的是非官方的本地博客网。

与会者除了IPS的研究员外,还有来自新加坡管理大学和南洋理工大学的学者,政府部门的公职人员(媒发局MDA,通讯与新闻部MCI,内政部MHA,总理公署PMO,总检察长室AGC,律政部Ministry of Law,职总NTUC,科技研究局A*STAR,文物局NHB),咨询公司,国会议员,以及自由撰稿人与博客。我以自由撰稿人与博客的身份参与讨论。

关于互联网,尤其是跟政治相关的非官方网站,所受到的负面评语也是最多的。这类网站既是www (world wide web),也是无法无天的wild wild west。它们被形容为非理性,两极化,而且还匿名,不敢以真面目见人。

政府一向来都认为互联网缺乏管制,许多人躲在大衣背后发表煽动性、谩骂性的言论,却不敢承担法律与社会责任等。

为了加强管制,政府走出第一步。从2013年6月1日起,密集报道新加坡新闻,并有一定本地浏览量的新闻网站,必须向媒体发展管理局(MDA)申请执照,并缴交保证金。

本地的政治博客网是否目无法纪?

本地的政治博客网是否真的那么wild wild west?研究员引用2014年6月及7月的197个本地博客网站,超过1000份文章来进一步探讨。这些被纳入“政治博客网”范畴的本地博客,必须在这两个月份刊登至少一篇政治文章。

至于为什么选择这两个月份,是因为这是个不寻常的时刻。690万人口白皮书、外来人口、组屋与公交费等余波未了,公积金、李显龙控告博客鄞义林(Roy Ngerng)、粉红点与卫道人士互不相让、图书馆的“企鹅事件”等相继浮台,互联网热烘一片,是个进行学术研究的好时机。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3月 1, 2015 at 11:00 am

刘程强“醒”了吗?

leave a comment »

白马非马    2015-2-28
https://yennyhanaike.wordpress.com/2015/02/28/刘程强“醒”了吗/

在榜鹅东补选的时候,对于民主党伸出来的橄榄枝,刘程强不屑一顾。以为和徐顺全划清界限,就能够靠着民怨的“顺风车”图个侥幸。然而,他阿裕尼集选区既然改变了新加坡的政治生态,让行动党无险可守。这花似乎,刘程强还想继续借重“民怨”,安安稳稳的做他的终身议员大梦,岂非做梦?

我从来没有欣赏过刘程强!

不过,我得承认他是个聪明人。他的学识,怎样都比不上总理,甚至比一些部长还差。但是,他的优点,也就是他的情商,帮助这个潮州怒汉闯进国会之后,立即脱胎换骨,变成了养晦韬光的闭目金刚。

我很想看轻他,但我又不能看轻他!他的前任,工人党前主席惹耶勒南的遭遇,就是前车之鉴。看到了惹耶勒南被糟蹋得不成样子之后,他更没有重蹈覆辙的道理。况且,久立波东巴西不衰的詹时中也足以作为借鉴,那就是要延缓他的政治生命,就做不得出头鸟。

萨达姆在世时,他的将近100%的支持率从来就是花边新闻的笑柄。那么,行动党岂能够不知道,只有六成人民的选票,却可以囊刮100%国会议席的荒谬。因此,温驯的詹时中就此成为花瓶点缀国会的首选。

道理很简单。因为你若是正宗的新加坡人,那么你就不能够假装不晓得,行动党要“除掉”詹时中,那只是反手之劳,轻而易举。不是吗?只要在任何一届的大选,随时将波东巴西划进周边的任何一个“集选区”,那时刻,詹时中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请来大罗神仙助阵。而划进了“集选区”的波东巴西,他也只能够干瞪着眼睛,陪衬着跑龙套演戏。

有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詹时中是聪明人,他知道哪儿是“红线”。只要不越过界,就不会有从政治舞台被踢下来的风险——当然,这还得波东巴西的选民能够赏脸。从这一点来说,詹时中虽然是新加坡民主政治的花瓶,然而这花瓶的本事可不是“盖”的。在执政党抵制反对党选区的发展的窘况之下,詹时中依然得到波东巴西选民至死不渝的支持——这点,我们就不得不给詹时中热烈的掌声。阅读全文»

后李光耀时代的新加坡

leave a comment »

作者:戴维•皮林(英国《金融时报》亚洲版主编)    译者:何黎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0770

LKY很可能除了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领导的古巴之外,没有几个国家像新加坡这样,如此鲜明地反映出一个人的遗产。李光耀(Lee Kuan Yew)可谓这个国家的建立者,新加坡今日的物质生活水平已经超过了英国、美国和挪威。91岁高龄的李光耀目前因严重肺炎在住院。他的重磅回忆录《从第三世界到第一世界》(From Third World to First),展现了他对自己成就的敏锐认识,他像魔术师一样,将没有辉煌历史、地理条件一般的新加坡,变成了一个繁荣的城市国家。但是当国父离去,新加坡将如何发展呢?

某种意义上,这个问题提的实在为时过早,更不用说有点不得体。正如李光耀本人曾对《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所说的那样,人们应该等到一个人死后再评判一个人,用他的话说,“盖棺定论”。事实上,只要他还在世,人们也不可能对他作出真正的评断。部分是因为新加坡人对他的尊重和感恩情结,还有部分是因为每当他觉得受到诽谤,就会坚持不懈地提出诉讼,这令人心有余悸。他的一位早期合作者谈到李光耀的遗产这个话题时,阴沉地说:“人所为之恶,死后犹存;所为之善,与人俱亡。”

另一方面,新加坡在后李光耀时代将要面临的困境已经呈现在我们眼前。2011年,李光耀从新加坡内阁退休,此前他参与创立的人民行动党(People’s Action party)在大选中遭遇了50年来最低得票率。(尽管这个长期执政党只获得60%的选票,但它却赢得了87个议席中的81席。)李光耀从此进入半退休状态(即使到了现在,他仍是国会议员),结束了他的从政生涯,他担任了30多年的总理,卸任后又当了20多年的总理公署高级部长(senior minister)和内阁资政(minister mentor),内阁资政这个职位是他的儿子、2004年成为新加坡总理的李显龙(Lee Hsien Loong)设立的。 阅读更多 »

老李与老马

leave a comment »

陈俊安    2015-2-26
http://www.nanyang.com/node/683680

Lee Kuan Yew and Mahathir2

李光耀与马哈迪

报闻新年期间,狮城李光耀先生感染肺炎入院,已高龄91的老李,风吹草动都揪紧人们的心。

新、马两地,有两位政治领袖,一举一动都引人注目。他们都曾掌政权多年,年龄也相近,也都退出政治舞台多年,但仍然不肯完全退场,久不久就指点江山、议论政治。

老马尽管交棒给继承人多年,但还是不甘寂寞,甚至逼宫拉下继承人阿都拉,跟着,又似乎对现在的继承人很不满意,频频发飙!老马也曾经讥讽老李,指他退得不干脆,不做总理,已经“后继有人”,仍然披甲上阵,目前以91岁高龄,还是丹戎巴葛集选区国会议员。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02月 27, 2015 at 10:28 am

今天的父母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难教的?

leave a comment »

潘耀田    2015-2-23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5/02/50-60-70-8-90-8-90-60-oh-when-will-they.html

今天在《联合早报》上看到标题《不能打骂的学生》,又“重温”了现在学校里惨不忍睹以及“血淋淋”的一面。

作者(黎仕婉)在文章当中陈述了好些令人发指的事例(不赘,惨不忍赘也!)。其结论是:“我只能说失败的不是我们的老师,不是我们的教育,是家教……”!最后还抛下一句:“都说现在当老师不容易,因为学生不容易教。其实说白了,最难教的是父母!”

作者所言不无道理,其心情也完全可以理解,但是否有点避重就轻就不得而知了。只是从常理逻辑而言,笼统的把一应责任矛头都指向父母,似乎不免有点片面武断?作者自己不也说了:“更没见过去(从前的)家长去学校找老师校长投诉的。”可见从前的家长(50,60,70年代?)一般都比较通情达理,也明白尊师重道的重要性,更注重所谓的“家教”。这是否和他们所受的传统“老式教育”以及他们的教育程度不高或甚至没有受过教育有关(没机会受到不良教育的污染?)?为何8,90年代以后会渐渐出现越来越多令老师校长头痛的新一代家长?这和我们8,90年代以后的教育价值观,我们引以为荣的“优质教育”或“创意教育”难道一点关系也没有?除了新移民,今天这些新一代家长难道不曾经也是政府学校学生?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2月 27, 2015 at 10:27 am

民主党的群众工作已经全面提速开展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民主党    2015-2-22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479

民主党志工在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的锦茂社区进行每周的沿户家庭访问。这是为了配合即可能在今年年底所举行的大选。

我党在沿户家访活动时,通过分发传单来传递我党的信息。我党向选民承诺,候选人一旦被选入国会,我党的议员将在国会里为诸如公积金、组屋价格和拥挤等课题上仗义执言。

民主党地面行动小组兼中央委成员林文兴说:“我党的地面行动在向选民传达我党的替代政策时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它也是我党在来届大选取胜的关键策略。”

他补充说:“随着我党逐日扩充, 地面行动也将加剧。 这就是为何我党的支持者所付出的时间和努力是极其重要的。如果志工越多,所接触的居民也会随着增加。”

我们已经感受到大众在对于我党的态度上明显的转向。大家过去对我党抱有恐惧性和警惕性的偏见,但现在当我党的志工与群众接触时,居民的反应是热烈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02月 27, 2015 at 10:26 am

PAP预算未来:梁山伯还是娶不到祝英台

with one comment

否极泰来    2015-2-24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5/02/blog-post_24.html

同床三年,梁山伯没有发现祝英台的女儿身。这么老实,难怪最后娶不到祝英台。和行动党同床50年,新加坡人也同样没有发现行动党的正身——狐狸的尾巴。难怪,行动党能够一直沿用朝三暮四的预算案,制造无数的梁山伯,娶不到美人归。

说金禧年的预算案,为何离题到谈梁祝的爱情故事。梁山伯到死还是娶不到祝英台,和预算有什么关系?梁山伯太老实了,就像善良的新加坡人一样,身边是一位美女,还不知道,当发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因此,最后娶不到老婆,气得吐血而死。人家梁山伯只糊涂了三年,许文远就在国会发表伟伦,那么,和老实新加坡人的50年相比,那就是要尽快发现,觉悟把行动党推翻,重新开始,才能娶到好老婆。不能再像梁山伯那样了。

为什么说今年的预算案是朝三暮四,说是梁山伯娶不到祝英台呢?这里先举出几个例子:

  • 考试费免了,因为之前学费已经涨了。
  • 路税低,但是,汽油税却涨了。
  • 55岁公积金会员首三万元,多得1%利息。因为,之前已经赚够了你们的血汗钱。
  • 50岁以上公积金会员的公积金缴交率提高。因为以前把它特意的降下来,现在只是微调上升。
  • 孩童和学生的教育基金补贴,类似公积金制度,进来容易,出去难。不够的时候,尤其是要和马家老板的孩子,祝家的女儿一起出游学习,梁山伯就要打工,或者当掉家当,不然,就只有弃权。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2月 27, 2015 at 10:25 am

发表在 经济, 民生

Tagged with , ,

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

Join 1,021 other follower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