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陈清木会是“狮城敦马”?

leave a comment »

陈文坪|    2019-1-21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90121/陈清木会是“狮城敦马”?/

新加坡前国会议员陈清木医生宣布成立新政党,组织名称为“新加坡前进党”(Progress Singapore Party);对民主社会来说,结社是宪法赋予公民的自由权利,至此,新加坡也多了个党派,应该给予赞许。

不过,一个新政党的成立,并不意味着真正能为人民带来什么样的改变,有时也只是昙花一现,过后也就没没无闻了;革新党成立时也是特别受到关注,但不久后,一些党要与党领导人也因理念不合而退党,影响反对党的声誉。

陈清木今年79岁,毕业于新加坡大学医学系,是前新加坡人民行动党议员,当选多届国会议员,深受选民的支持;2011年5月,参选第七任总统选举,在四角战中最终以0.34个百分点的微差败给前副总理陈庆炎。

自从落选总统后的多年以来,陈清木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媒体的关注。媒体曾报道,他时而与反对党喝茶,时而与一些“重要人士”不期而遇吃早餐,让他的声名不时出现在媒体上,新加坡人民也乐见有这样的人物受媒体追捧。

特别是2018年5月9日大马大选后,希望联盟一夜间翻身为执政联盟,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愿望,实现了变天。

5•09刺激狮城反对党

这一点,狮城反对党也受到刺激,多个反对党也蠢蠢欲动,酝酿如何向敦马哈迪医生取经;更重要的是寻找狮城的“敦马”,谁能胜任如“敦马”这样的人选?带领反对党向前跨进一步。

新加坡民主党于2018年7月28日举办午餐聚会,成功促成本土7个反对党聚首,他们是民主党、人民力量党、民主进步党、革新党、国民团结党、国人为先党和待注册的人民之声,他们都表达了组成更强大联盟的合作意愿,同时推举陈清木医生成为领军人物,迎战来届选举。

现在,陈清木宣布自己将成立新加坡前进党,过后肯定与其他反对党组成联盟,如同马来西亚的希望联盟,在来届大选挑战与击败执政党。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部分反对党愿意同陈清木合作 分析家:不能上演“独角戏”

leave a comment »

8视界新闻     2019-1-20
https://www.8world.com/news/singapore/article/tan-cheng-bock-new-party-reax-389851

陈清木。

陈清木(图:今日报)

在人民行动党前国会议员陈清木宣布成立新政党“新加坡前进党”后,至少五个反对党已经表达意愿,有兴趣与他合作,或对组成联盟持开放态度。分析家认为,若要这个新党获得人们信任且长久,陈清木必须拥有强大的团队,不能自己上演“独角戏”。

《今日报》报道,这五个党包括新加坡民主党、国人为先党、国民团结党、革新党和新加坡民主联盟。其中除了民主联盟外,其他四党都出席了去年7月的工作午餐会,当时七个反对党讨论组成反对党联盟的可能性,而陈清木则受邀领军该联盟。

不过他们表示,陈清木在上次见面后并没有再和他们联络。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受访时,恭喜陈清木再度参与选举政治,“这次是和反对党一起”。他期待见到前进党的成立,并和陈清木合作,加强反对党势力。

而国人为先党秘书长陈如斯说,该党希望和陈清木合作,“我们会在他的申请被批准后再谈”。

除了上述政党外,我国唯一在国会占有议席的反对党工人党受询时表示,不予置评。

人民力量党主席吴明盛则表示,如果陈清木有意组成联盟,将等待他伸出橄榄枝。

陈清木在这个星期三(16日)宣布重返政坛,并已向社团注册局申请成立新政党。陈清木前天(18日)在Facebook贴文说,他和他的团队希望前进党能成为国会的另一把声音。

在适当的时候,随着党和候选人越趋成熟,我们准备治理国家。与此同时,我们将先和认同我们的国家政治信念的人合作,无论他们是政党还是个人。


社团注册局发言人表示,平均需要两个月的时间来处理申请。
阅读更多 »

指马新分家是旧事敦马:在当时是明智的决定

leave a comment »

东方online    2019-1-19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75941

指马新分家是旧事敦马:在当时是明智的决定

首相敦马哈迪在英国牛津大学辩论社对话会上,询及马新分家一事,马哈迪指出,这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但他认为,这在当时确实是个明智的决定。

“这已经很久了,我们不能去问这是对还是错的。”

他说,新加坡人的想法与大马人不同,包括如何治国等方式,因此新加坡才脱离了我国。

“我想,这在当时是个明智的决定。”

此外,马哈迪也提及,州大臣拿督奥斯曼在本月9日,是未经联邦政府许可下出海巡视,但新加坡的反应,未免过于激烈。

“(柔州)大臣确实是在没有得到我们许可的情况下(出海),因为他以为那是柔佛的水域,所以他才去(巡视)。但对于他出海的反应已经过激,好像你要去打仗一样,他这是要去公海出巡。”

敦马哈迪是受邀到英国牛津大学辩论社致辞后,在对话会上,被一名与会者询问,联邦政府是否会惩罚奥斯曼的行动时,这样回应。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9, 2019 at 7:53 下午

修昔底德陷阱下的港星新双城记

leave a comment »

陈建强(香港专业人士协会会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香港总会副会长)  亚洲周刊 2019年1月27日第33卷4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47695518564&docissue=2019-04

随着新旧大国博弈的“修昔底德陷阱”由暗到明,香港和新加坡政情社情出现调整,谱写《新双城记》。

香港和新加坡是一对心照不宣的竞争对手,早在同属英殖时期,英国就有将两地进行比较的习惯,也早有人引用狄更斯名著《双城记》作为两城关系的比喻。两城曾长时间联袂位居“亚洲四小龙”的头两位,风光一时无两;但随着“金砖五国”崛起,体现新旧大国博弈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亦由暗到明,两地政情社情出现调整,谱写新时代的《新双城记》,体现了原著中“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的精萃,但最终是向上提升还是向下沉沦,就视乎当下的决断!

香港和新加坡两地都是在上世纪七十、八十年代开始腾飞的经济体,发展历程也颇为相似,同样是开放性国际大都会和世界金融中心,也是西方发达国家的商业机构在东南亚设立分支机构的首选之地,重经济轻政治就是其成功之本;而在过往的竞逐中,香港长时期居于上风。

然而,近年形势逆转,不但“亚洲四小龙”的辉煌被“金砖五国”所掩盖,而香港更是节节倒退,在多项重要评比指标中,都被新加坡领先甚至抛离,国际地位和影响力的差距更越来越大,涉及两岸关系破冰的“汪辜会”、时任两岸领导首次会面的“习马会”,以及解决美朝核威胁的“特金会”,都选择在新加坡举行;相反,原本受惠于北京举办亚太经合组织(APEC)会议而首次获得APEC财长会议主办权的香港,却因“占中”而被撤销,临时移师北京开会。“面是人家畀,架是自己丢”(粤语,即“面是人家给,脸是自己丢”)! 阅读更多 »

陈清木申请组政党”新加坡前进党”

with 2 comments

8视界新闻    2019-1-18
https://www.8world.com/news/singapore/article/tan-cheng-bock-388831?cid=8worldnews-fb

民选总统选举前参选人陈清木医生。(照片:Melissa Zhu)

民选总统选举前参选人陈清木宣布成立新政党”新加坡前进党”(Progress Singapore Party)。

78岁的陈清木今天在Facebook发表声明表示,“告别了一段时间,我已决定重新回到政坛。”

他表示已经连同另外11名人士,在前天(16日)向社团注册局申请成立新政党,希望很快就能获得批准。

声明说,以他为首的这个12人团队中,有好几人是人民行动党的前干部。

声明也说,多年来,他们勤走基层,同各阶层国人接触,并同许多人进行小组讨论和对谈,听取他们关注的课题、忧虑和感受。

声明表示,团队有许多抉择,但最后决定成立本身的政党。

“新政党及团队成熟后,要成为替代政府的机会是可能的。目前的首要任务是要与国家优先,大于党及个人,理念相近的各路人马共同携手合作。”

他也说,他们在等待社团注册局的批准,收到批文后将召开记者招待会。

相关链接: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8, 2019 at 1:15 下午

官网曝台星交流 新加坡国防部高级顾问郑子富访台

leave a comment »

联合报/洪哲政    2019-1-15
https://udn.com/news/story/10930/3594336

退辅会日前表示,新加坡国防部高级顾问兼公积金主席郑子富日前来台访问退辅会,由主委丘国正接待,并介绍我国对退伍军人就学、就业、就医、就养及服务照顾等退辅作为。

退辅会表示,郑子富是应国防部邀请来访,并于1月8日下午拜访退辅会。

退辅会说,当时由丘国正接待,并向郑子富一行介绍我国对退伍军人就学、就业、就医、就养及服务照顾等退辅作为。

退辅会说,新加坡政府素与我国军事合作紧密,此行为维系两国双边友好邦谊而进行的交谊。

虽然退辅会披露郑子富是应国防部邀请访台,双方就台星交流以及军人年金改革等议题交换意见,但国防部不证实这项行程,澄清并未邀请郑子富,退辅会原透过官网发出郑子富拜会讯息,但经媒体关注后,官网已无法直接找到这则消息。

我国与新加坡军事交流密切,星国每年派遣“星光部队”来台训练,但因中国大陆干扰不断,双方及交流向来低调。郑子富此行显示我国与新加坡实质关系仍然稳定。

退辅会日前表示,新加坡国防部高级顾问兼公积金主席郑子富日前访问退辅会,由主委丘国正接待,并介绍我国对退伍军人就学、就业、就医、就养及服务照顾等退辅作为。图/退辅会

退辅会披露,新加坡国防部高级顾问兼公积金主席郑子富(左)应国防部邀请访台,于1月8日下午拜访退辅会。图/退辅会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7, 2019 at 9:44 下午

新加坡人“双语通烂”

with one comment

杨善勇    2019-1-14
http://news.seehua.com/?p=420572

此时此刻,新加坡的中文日渐欧化,似乎已经没有任何争议。但是,英文的水平呢?记得前新加被政府常任秘书严崇涛先生年前接受“新加坡海南杰出人物”专访(新加坡:新加坡海南文化研究中心;2013),曾有独辟之见。

久经官场之磨练,严先生深知实际之状况,应答之时说得坦率:“新加被虽然重视英文教育,却只学习了英语而没有接受英国文学的熏陶,年轻一代的新加坡人,并没有足够的基础吸收西方文化的精髓。”

眼下亿万身价的超级大富豪罗杰斯抨击新加坡人“双语通烂”,所反映的,似乎也正是这么一回事。千里迢迢举家迁到这里,希望千金可以从中学习标准的英语,规范的华语;没有想到,久住多年,终于发现,事与愿违,一举零得。

说是这样,罗杰斯所言,想必确有偏颇之处了。何况,淮橘为枳,也很常见。

新加坡人英语烂华语也烂,固然满街都是;但是,精通三语的林清祥先生,甚至像谢太宝博士那样游刃多语的卧虎藏龙,其实也有不少。

耐人寻味的是,当地的英文教师受访,不但不以为过,随之自诩新加坡学生之英文书写和语法程度,皆强,而且自辩“新加坡式英语”并不等同于英语不佳,“这不过是新加坡的文化”也。

这个当然,然则,市民日常所用的“新加坡式英语”,其实不是语文学家定义的正统英语。部分词汇实为洋泾滨语之分支,与罗杰斯的美式母语,格格不入,恐怕也是不争之事实。

罗杰斯的问题是,他显然对语言之学习,和新加坡的大环境,有所误会。与其说新加坡人“双语通烂”,罗杰斯的政治认识,也不怎么样。十年之后,总算后知后觉,确是太慢了。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5, 2019 at 1:42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