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华语在新加坡的窘境

with one comment

林韦地    2021-1-15
https://www.facebook.com/iamlimwooitee/posts/10158715787690482

我觉得语文使用只是一种个人选择,根本的问题还是在自身文化的认同和厚度。只有当多数有文化自信时,才有可能去包容和体谅少数。

近日新加坡有两则新闻值得关注,一则是有个华人大叔写信去《海峡时报》投诉,说医院的护士看到他就讲华语,预设他会说华语但他其实不会。一则是几个学者开了个论坛,讨论有没有“Chinese Privilege”。

两个新闻放在一起看,就可以意识到新加坡华人面临的双重困境,同时是社会的多数,但是“母语”的使用却是少数,而且母语被区域内更大的多数(中国)所把持。

在新加坡政治正确的语境内,公民应该同时掌握英语和华语,但现实是在年轻世代可以同时精通两者的真的不多。

这造成年长的新加坡华人,在英文主流的社会里,常常面临失语的困境。我在看病时常有年长的老人家,第一句话就是问“医生会说华语吗”,听到我说会时他们就露出一种如释重负的神情。

但尴尬的是,有时他们的子女是不会说华语的,而且子女不希望医生说华语直接和父母沟通,因为这样在对话里子女突然莫名变成了他者,显得很不自在。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5, 2021 at 11:49 下午

从纽时报导看台湾与新加坡防疫方针差异

leave a comment »

李尚仁    2021-1-10
https://www.voicettank.org/single-post/2021011001

台湾和新加坡防疫政策的差异,不仅在于确诊与死亡人数差异和学理之辩,还涉及更广的层面。十九世纪末鼠疫大流行,在殖民政府防疫政策遭遇困难之后,卫生官员有以下感慨:“医学可欲者,或许在实际上不可能,而政治上危险”。防疫政策往往不只是医学学理的应用,还牵涉到实务条件(医疗资源、人力、行政组织),以及种种的政治、经济考量。


最近《纽约时报》刊出一篇回顾台湾防疫成果与展望的报导,文中过去曾大力赞赏台湾防疫成果的史丹佛教授王智弘担心在全球疫情严峻的情况下,尚未施打疫苗的台湾是否还能再守六个月?国立新加坡大学传染病学教授费雪(Dale Fisher)则质疑台湾严格边境管制的作法能否持久,并带点挑衅的宣称:“我们觉得就算有境外移入,也未必会扩散,如果你对你的防疫系统没有信心,那你就会把边界封得很严密。”接着质问台湾能忍受这样的孤立多久?一年?五年?报导一出立刻引发台湾舆论的反弹。

事实上在纽时报导出现之前,台大医学系暨防疫科学研究中心黄韵如教授的团队在ETtoday就发表长文《新加坡也有机师趴趴走,他们如何堵住防疫破口?》除了更细的介绍新加坡的防疫作法,对台湾防疫也有批评建议,但或许因为分量很重且学理讨论颇多,此文多在专业圈流传。这两篇文章的台、新比较,不只凸显出台湾防疫政策的走向特色,也引出不少值得思考的议题。

去年底国际疫情升温,指挥中心实施秋冬专案推出一系列加强边境管制为主的措施,除了要求本外国籍所有入境者都需有登机前三日内的核酸检测阴性报告,另一个较少受到评论的改变是移工除了必须到检疫所集中检疫,期满还须接受核酸检测。这个做法后来又扩及到从英国入境的旅客。去年八月彰化因为采检无症状检疫者,验出一阳性案例而引发风波,当时指挥中心的立场是检疫十四天后没有出现症状者不需要再做检测。

政策调整是否基于新的研究发现,这点笔者不太清楚,但此举明显提高了入境检疫的强度。接下来不论是暂停印尼移工入境、英国航班减班(后来航空公司决定停飞),禁止外国人入境,以及飞行员群聚感染案之后将机组员居家检疫时间延长为七日,都在强化边境防疫管制。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3, 2021 at 3:48 下午

一位新加坡人深深的委屈:医生竟然跟他讲华语

with one comment

红蚂蚁/程英生   2021-1-12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210112-4792

我们的社会一直都存着这样的声音:“华文华语的使用,始终跟团结各族的理念背道而驰。全民一心等同全民一语。”在这样的理念下,老先生听到医生护士私下用华语交谈,就有了不满的正当理由,尽管那没伤害到谁。

https://s3-redants.s3.ap-southeast-1.amazonaws.com/styles/large/s3/articles/2021/01/12/20210111-TTSH_0.jpg?itok=VTXiFLIm

陈笃生医院。(海峡时报)

上个星期,《海峡时报》刊登一篇读者来函,标题是“沟通:医院职员假定我是说华语的”。

这是短短一两百个字的来函,但可以细嚼玩味的地方真不少。

投函的是一位男士长者,近日到陈笃生医院去了两趟,结果都给医护人员惹到很不开心。

长者的来函开头就做了个政治宣言:新加坡乃多元种族社会,民众用的是不同语言和方言,但英语是工作语言。

20210112-Hospital staff assumed I spoke Mandarin.jpg

(海峡时报)

如此开宗明义,用意不难理解:他的遭遇,他的不满,关系社会大义,是件大事,不是个人小事。

抵触社会大义的一众医生护士,一开口就跟他说华语。

他们看着我,一个年过七十的华人,认定我是讲华语的。我举手示意,要他们停止说话,因为我一句华语都听不懂。

后来有一天,他到医院复诊,通过一段英文书写的文字,向一位护士问路,不料护士还是用华语回答他。

他还发现,一些医生和护士之间在谈话时用的也是华语,而不是英语。

(说到这里,必须做个小注:仅会说华语的年长群众,大家安啦;医院里虽然没几个中文字,但医护人员是懂得体恤的。)

20210111-TTSH02.jpg

一位男士长者,近日到陈笃生医院去了两趟,结果都给医护人员惹到很不开心。(海峡时报)

投函见报后几天不见官方回复。

昨天,《海峡时报》刊登了一位读者的回应,来函见解持平中肯,让人看了心想,官家的回复也是这个模样的话,我们的社会就应该OK。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2, 2021 at 5:08 下午

半辈子心血不应只值津贴 司徒国辉:要小贩传手艺报酬需合理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林殊     2021-1-12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21/01/12/半辈子心血不应只值津贴 司徒国辉:要小贩传手艺报酬需合理/

司徒国辉:“不能因为他们想告老结业,就抛出些许津贴给他们当退休金,然后夺走他们的毕生事业。我相信,有些小贩宁愿让自己的食谱和名声走入余晖,也不愿意让陌生人来破坏。要知道著名的国记云吞面的品牌以180万元交付,而琪利珠江烧腊也要400万元。”

去年12月,新加坡小贩文化正式被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为了鼓励更多有意经营小贩生意的年轻人,传承小贩事业,环境局和精深技能发展局与淡马锡理工学院合作,为理工学院和工艺教育学院的毕业生,推出为期12个月的“小贩攻读专业文凭深造课程”。

据《联合早报》报导,计划获得热烈响应,因此国家环境局将在两年内把培训名额从现有100名增至300名,而加入培育新手小贩摊位也增至80名。

而担任“师傅”的小贩,可每月获得500元至1千元的培训津贴。当局计划在未来三年通过该课程支持约50名小贩,今年3月预计迎来首批学生。

迄今已逾170名小贩完成了培训,其中三成已步入学徒阶段,另有41人将着手设立自己的新手小贩摊位。

司徒国辉:相等于将小贩心血“拱手让人”

对此,新加坡美食大使司徒国辉也发表意见,认为该做法犹如让小贩把花费十几年的心血“拱手让人”。

“津贴。小贩花了大半辈子的心血,你觉得他们只值得这些回报?”

司徒国辉怒批,如今的津贴根本不足以填补小贩十几年来的付出。他指,这些小贩投入数十载、甚至一生都在创造、精进他们的厨艺和食谱,并以实惠甚至是“低廉”的价格,为国家提供饮食服务。

“所以你现在想出了一项计划,以津贴奖励退休小贩;而陌生人还可以获得报酬,取代一个小贩穷尽一生都在改善和创造的食谱和名誉,并将你数十年的心血带走。”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2, 2021 at 4:50 下午

民选独裁

leave a comment »

殷素素     2020-1-10

照说“合力追踪”应用或记录器没有设置全球定位系统,测不出时间 (?) 与地点,为何尚穆根查“七宗罪”需要“合力追踪数据”呢?再者,即使得到不完整的数据和信息,也很难呈堂作供,为何还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呢?因为权力有“便宜”不用就等于白不用(尚穆根:只要是“不限制警方行使权力”的法律都有权调动),况且还有内安法、POFMA等只要部长心证就可执行的法,唯心治国可也。

“民选独裁”这个词乍看好像是矛盾修辞,诚如苏贞昌所说:既是“民选”的又怎会“独裁”呢?可是老娘告诉你:还真的不得不信!至于要如何做到呢?就如素素过去常说的,要塑造一个“民选”的场景,然后拍出“独裁”的戏来。

前段阻断期间,素素一口气看了好多部以民国为背景的大陆连续剧。时间跨度大约是辛亥革命前后至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出场的人物有清朝的遗老、遗少,国民党、共产党的大人物、中统、军统的特务、大富商贾、巨星名伶、江湖义士、贩夫走卒等等,共同来演绎大时代的一首悲歌。可是,不管地点怎么变,管他是天津、南京、上海的市区,都看得出是在同一个片场里拍摄的;只是歌舞厅在上海就挂上“百乐门”的招牌,到了南京就变成“喜乐门”。报摊在上海就卖《申报》,到了南京就卖《中央日报》,到了天津就卖《大公报》而已。这就好比新加坡自诩的“劳资政三方协商”的政治,实际上是片场一条街,挂什么招牌背后都一样。还有报纸、电视、电台也琳琅满目,还分四大语言,细算起来也只一家。

“独裁”的结果当然是政治傲慢,连错了也不认,还要转换成对自己有利的因素,让自己的“修正”理直气壮,逼人民“咕”声吞下去!这次维文的“合力追踪门”,按常理说,就是:认错——道歉——收回,三部曲,可是他们偏要拗成“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联合早报》的蓝云舟说得最具体:

围绕“合力追踪”数据用途的争议,已不再聚焦于是否牵涉隐私问题。广大群众相信能接受,①警方在调查严重罪行时,应有权搜集和使用包括“合力追踪”数据在内的证据。舆论过去几天的激辩厘清了几点。政府如果有意“监视”绝大多数的良好市民,现有的电眼科技已绰绰有余,何须大费周章再花1000万元,以防疫之名行监控之实?②平日问心无愧,也就无须惧怕让警方有权使用相关数据。③政府如果有意侵犯隐私,大可强制使用“合力追踪”,而不是让民众保留自愿参与的权利。……因此,与其说网民由衷认为政府在透明度上出了问题,核心症结恐怕是民众不知道该如何理解政府在不同时间点所释放的信号。这些信息本质上并不相斥,但分散开来透露会获得不对称的关注度,并在感官上造成违和感,让政府成了最自然的泄愤对象。

可是问题的产生是源于有人说谎……或者没全说真话。《海峡时报》的蔡美芬说:“合力追踪”数据将只用于联系追踪,是维文医生向全国人民做出了一个无法兑现的承诺。如果这个保证是虚假的,因为它是基于部分信息,他应该直接说出来,道歉然后既往不咎。”(还有黄循财和张志贤也说过类似的承诺)这个主管智慧国计划的维文甚至有很严重的反应:“在得知刑事诉讼法也适用于‘合力追踪’数据,确实曾‘睡不着觉’,我在想:是否要说服我的内阁同僚修法?但经过深思熟虑、讨论和质询了朝野内外人士的意见,我想目前这样我们做得很好,能确保新加坡的安全,也能应对当前危机。”——新加坡前进党非选区议员梁文辉指出,若维文真是“诚实的疏忽”,那么他应更早和直接地公开这资讯。他有“好多个星期”的不眠之夜,与其等到内政部政务部长答复国会议员提问,为何不主动向公众坦诚?据说手机应用软件TraceTogether在“事发”后也更新了隐私条款,内文写道:“我们要诚实告诉您,TraceTogether的资料可能用在公民安全受威胁时,新加坡警方依据刑事诉讼法,有权为了刑事调查获取任何资料,包括TraceTogether的资料。”这里容素素也插一句:难道政府里面没有人在“过滤”内阁成员每天向全国说的话,以防错漏吗?关键就在这儿:事关政府的诚信,诚信最重要,不是吗? 阅读更多 »

大马缘何腰斩高铁 新加坡揭开内情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薛宗合    2021/1/11-1/17 2021年03期
https://www.yzzk.com/article/details/大马缘何腰斩高铁 新加坡揭开内情

马新高铁破局各说各话。新加坡方面指责是大马临时要剔除全球招标专业的高铁资产管理公司,另有政治与利益输送上的考虑。大马方面则传出是新加坡反对路线延至吉隆坡机场,影响新加坡樟宜机场利益。

此幻灯片需要JavaScript支持。

在狮城被称为新隆高铁的计划胎死腹中,原本在新加坡引起的关注主要是在商业和房地产方面,特别是原定高铁终点站的西部裕廊湖区一带的发展。但马国媒体在破局事件后却传出不同版本的所谓“消息”,指称关键原因包括新加坡反对高铁路线经过柔佛士乃机场甚至吉隆坡国际机场,以免影响新加坡樟宜机场的业务,甚至指新加坡要干预铁路沿线的规划,导致最终谈判破裂。

或许是不甘于“吃死猫”(背黑锅),新加坡交通部长王乙康本周在国会爆料,指出在种种原因之中,最关键的是马国当局要求将双方本来同意成立的高铁资产管理公司,从项目内容中剔除。

根据新加坡的说法,这家管理公司将由马新双方共同通过公开、透明的方式,向国际招标,寻找一个对高铁项目有充分经验和知识、记录优秀的公司,负责列车和铁路等全面的设计、建造、融资以及维修管理等工作,以弥补马新两国政府和民间都在高铁方面欠缺经验的不足,确保这项跨境高铁项目的品质,这家资产公司将同时向两国政府负责。

王乙康表示,对新加坡来说,这家公司是整个高铁项目的核心,能确保两国利益都获得保障,避免在未来数十年的经营过程中,出现分歧和纠纷。因此,马方要求在计划中剔除这样一家公司,新方认为“是对高铁协定的背离,我方无法接受。马方于是决定让高铁协定终止”。

对于马国政府为何决定剔除一家有经验且优秀的国际公司的角色,王乙康不愿揣测。但这一环节的曝光立即引发很多人的直觉分析,即由这样一家两国政府共同监管的公司操盘整个高铁计划,任何方面的人要从项目中上下其手捞取好处,都将增加许多难度。

新加坡不愿损害邦交

此前,新加坡一方面预料到这一结局,另一方面不愿为此影响两国关系,因此官方的反应相当冷静而低调,仅平实陈述协议终止,指出马方必须根据协议履行义务,赔偿新加坡已经承担的费用。事实上,两国在联合声明中都表明,新马仍将致力维持良好的双边关系,并加强两国间的互联互通等多个领域的合作关系,显示都不希望为此事损害邦交。

根据新加坡方面的说法,高铁计划最初是十年前由马来西亚首相纳吉提出,作为马国经济转型的核心内容之一,三年后两国政府达成兴建共识,双方在密集商讨之后,于二零一六年底签署合作协定。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8, 2021 at 3:25 下午

泛亚铁路断尾之痛马新高铁破局幕后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林友顺    2021/1/11-1/17 2021年03期
https://www.yzzk.com/article/details/泛亚铁路断尾之痛马新高铁破局幕后

马新高铁破局造成两国双输,令泛亚铁路计划遭遇断尾之痛。中国衔接昆明至新加坡的五千公里泛亚铁路,是一带一路的大战略的布局。当前老挝、越南与泰国的泛亚铁路路段正在进行中。传言大马将自行兴建衔接柔佛巴鲁与吉隆坡的高铁,大马也曾向泰国建议兴建衔接吉隆坡至曼谷的高铁计划。预料新加坡不会放弃以高铁通过大马衔接昆明的大战略,但将来若重新谈判要解决一国两检的棘手问题。

此幻灯片需要JavaScript支持。

经过三年的艰苦谈判与协商,为实现吉隆坡与新加坡无缝衔接的马新高铁计划在二零二零年最后一天正式宣告破局,这令许多期盼马新高速衔接的民众、企业及经济学家感到失望与失落,同时也让构思逾十年、在泰国及老挝(寮国)已经动工的泛亚铁路计划遭受断尾之痛,为东盟火车网路一体化的构思带来严重冲击。

马新高铁破局不仅是两国双输,同时给予了正在中南半岛及泰国如火如荼进行的泛亚铁路计划以重大打击。大马中华总商会社会经济研究中心执行董事李兴裕对亚洲周刊说,在一带一路大战略下,中国正积极在东盟其他国家兴建铁路,衔接昆明至新加坡的五千公里泛亚铁路是大战略的布局之一。他指出,当前老挝、越南与泰国的泛亚铁路工程正在进行中,马新高铁计划的破局意味着泛亚铁路断尾。他表示,如果马新高铁建成,将连接中国昆明到新加坡的路线,届时将对沿海地区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而马新首都之间的无缝连接也有望改善吉隆坡的经济活力,并提升全球宜居城市的排名。同时,在高铁车站附近规划兴建新的城镇,综合房屋开发、可负担房屋、教育设施和科技园等,可带来更多的价值。

大马欲自行主导高铁建设

在马新高铁破局后,坊间盛传,大马将自行兴建衔接柔佛巴鲁与吉隆坡的高铁,大马负责经济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慕斯达化表示,政府将进行详细的研究,以探讨所有可能的选择,包括国内高铁专案的可行性及其对大马人的好处。不过,前任交通部长陆兆福认为,基于国内已有电动火车衔接吉隆坡与柔佛,因此没有必要建设高铁;他说,耗资一百亿马元(约合二十五亿美元)的森美兰金马士衔接柔佛巴鲁的双轨计划仍在兴建中,一旦建成,双轨电动火车就可投入服务。他说,虽然双轨电动火车的速度不如高铁,不过足以应付国内需求,政府只需确保提供足够列车。

大马对高铁计划仍是兴致极高,不过是想以自己可以主导的方式自行进行。慕斯达化在向民众解释马新高铁破局时就透露,马新可以在未来继续探讨透过高铁衔接两国的可能性。大马也曾在二零一六年向泰国建议兴建衔接吉隆坡至曼谷的高铁计划,以使泛亚铁路计划得以圆满,两国当时同意通过泰国南部的合艾曼谷路线衔接大马北部的巴东勿剎怡保路线。不过,随后两国再也没有跟进。新加坡相信不会放弃以高铁通过大马衔接昆明的大战略,但两国从此将重启复杂及耗时的谈判,一国两检的便利是否继续存在,或是泛亚铁路实现后,一国两检的便利是否存在,将直接影响马新高铁及泛亚铁路使用者的舒适与时间。

大马首相慕尤丁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是在马新高铁协议届满最后一天发表联合声明,指由于两国进行数次讨论仍无法达成协议,因此马新高铁专案协议已于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失效。大马首相署发表的文告指出,由于新冠肺炎对大马人带来经济方面的影响,因此大马政府曾提出数项修改建议,但几次讨论后,两国仍无法达成共识。文告说,两国将遵守各自的义务,并将根据马新高铁协定终止,而采取必要的行动。文告也强调,两国仍然致力保持良好的双边关系,在各个领域建立联系和紧密合作,包括加强两国之间的关系。 阅读更多 »

游走于美中之间的新加坡,有可能成为美军第一舰队司令部所在地吗?

with 3 comments

许剑虹     2021-1-4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45063

当美国海军计划在樟宜港建立第1舰队司令部的同时,新加坡也极有可能成为未来中共将军力投射到海外的后勤基地。与美国维持紧密的军事合作,同时经贸上又极度依赖中共的新加坡,会在两强之间做出何种战略抉择呢?

2020年12月11日,美国海军萨默塞特号(USS Somerset)两栖运输船坞舰与新加坡海军坚忍号战车登陆舰展开第26届海军联合海上战备训练演习(Photo Credit: 美国海军)

拜登当选后,美国将回归过往多边主义的外交路线,与中共的关系或许会有所缓和,可双方的冲突必然不会结束。当美国海军计划在樟宜港建立第一舰队司令部的同时,新加坡也极有可能成为未来中共将军力投射到海外的后勤基地。与美国维持紧密的军事合作,同时经贸上又极度依赖中共的新加坡,会在两强之间做出何种战略抉择呢?

打从1965年建国以来,新加坡共和国就在李光耀带领下采取“不结盟”的外交政策,与海峡两岸、美苏还有欧洲国家都维持等距的外交关系。由于印度尼西亚在1967年与中共断绝外交关系,李光耀还一度宣布新加坡不会在印尼和中共复交以前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所以直到1990年10月3日才与中共实现关系正常化的新加坡,是最后一个和中共建交的东协会员国。

然而同文同种的历史渊源,却让新加坡在和中共建交以前,就已经与中国大陆建立了紧密的实质关系。邓小平是在李光耀建议下,宣布停止对东南亚国家“输出革命”的。而且在与中共密切往来的同时,新加坡还跟台湾互动密切,甚至还有军事交流的存在。发展到了201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成为新加坡的头号贸易伙伴,新加坡还积极为习近平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筹备资金。

以英语为官方语言的新加坡,或许在文化上较为亲近英美,但是政治体制方面却又与中国大陆更为接近。甚至中华人民共和国从邓小平时代开始的“经济开放,政治保守”路线,也是受教于李光耀在新加坡实施的开明专制。从新加坡的南洋理工大学,被人民形容成中共“海外党校”这点来看,就看得出双方的政治交流有多么密切。

只是新加坡在与北京强化经贸与政治合作的同时,却也与美国维持更加紧密的军事合作关系,不仅引进大量新锐的美式装备,还允许美国海空军进驻自己国土。新加坡空军还有将近四分之一的战力,目前部署于美国本土。靠着这层与美国的安全合作关系,新加坡也得以和没有正式外交关系的台湾维持军事交流。那么又是什么样的原因,让新加坡与美国维持如此高度的军事连结呢?

截图_2020-12-23_上午7_55_59

新加坡空军的首任司令刘景泉将军,是出自中华民国空军的马来西亚华裔飞行英雄(Photo Credit: 许剑虹)

靠一个大国平衡另外一个

回顾新加坡的历史,其实新加坡一直都称不上是亲美的国家。李光耀二战期间曾经为日军吸收,从事对抗美国、英国以及中华民国等同盟国的情报工作。战后他又高举反殖民主义的大旗,曾不只一次表达出对毛泽东的崇拜。为什么等到新加坡独立之后,爬上总理大位的他会调整早年反西方的态度,成为美国在东南亚的头号盟友呢?

这一切还要从1969年尼克森(Richard M. Nixon)发表《关岛宣言》,实施“越战越南化”政策开始谈起。越战的阴影,让美国民意越来越不愿意以直接投入美军的方式来协助亚洲盟国抵抗共产主义革命。美国转而以提供装备与训练的方式,协助亚洲盟国依靠自身的军事力量击败共产党。眼见美国即将降低在东南亚的军事部署,李光耀不得不紧张起来。

李光耀固然不喜欢美国,并积极推动与苏联、中共还有北韩等共产主义国家的外交关系,可是在英国受教育的他却也知道权力平衡的重要性。新加坡终究不是共产主义国家,而且还一南一北遭受马来西亚与印度尼西亚两大穆斯林国家的包围,还是必须要拉入西方国家的力量才能平衡来自中共、北越、印尼和马来西亚的潜在威胁。

在殖民母国英国的推动下,新加坡于1971年和马来西亚、澳大利亚以及纽西兰等大英国协会员国一起成立“五国联防”组织。可此刻英国已经准备从苏伊士运河以东撤军,澳大利亚与纽西兰不是距离新加坡过于遥远,就是本身军事力量不足以为新加坡提供军事援助。马来西亚则仍是新加坡生存的隐忧,显见“五国联防”无法给新加坡带来真正的安全保障。

只有美国的存在,才能确保新加坡免于在共产主义国家与穆斯林国家夹击下覆灭的命运。不过长期以来,新加坡在军事发展上接受英国指导,对美国武器装备较为陌生。比如当时还被称呼为新加坡防空司令部的新加坡空军,作战主力就是接收自英国皇家空军的猎人式战斗机(Hawker Hunter),而综观当时所有的亚洲国家,最熟悉美制战机的国家当属中华民国。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