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回顾30年前的一场“文化再生运动”兼记1987年曲阜儒学大会

leave a comment »

郭振羽(南洋理工大学终身荣誉教授、新跃社科大学学术顾问)    2018-4-20
怡和世纪 2018年1月–2018年3月号 总第34期

从集体道德焦虑到“文化再生运动”

新加坡于1965年“挥泪”独立。面对在逆中求存的诸种挑战,包括失业、住房、交通、医药、教育设施等等问题,举国上下,励精图治,努力解决基本问题。在工业化政策下,很快实现初段经济起飞;同时进行都市重建,提供平民化的公共住宅以及基本交通设施,初步满足了国民衣食住行的需求。到了70年代后期,新加坡已经跻身“新兴工业国”之列,平均国民所得在亚洲位居第二,仅次于日本,可算是个小康社会了。

但是由于早期建国历程偏重经济发展,忽视精神和文化建设,在高速工业化和都市化的过程中,许多社会组织和文化传统受到冲击,诸种社会问题(如犯罪、嗜毒、色情、离婚等)随之萌现,激起政府当局和社会领袖的反省和忧虑,乃出现了集体道德危机意识。

为了抗拒西方文化(当年称为“西方歪风”)影响,政府自70年代后期开始,推动几项社会运动,包括礼貌运动、敬老运动、讲华语运动等,我统称为“文化重生运动”。这些“运动”都在1979年推出,而且长期进行,并非偶然,而是清楚反映新加坡建国历程从70年代末期开始,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而1980年代轰轰烈烈推出的“儒家伦理”运动,更是一个引起国际瞩目的特殊案例。

“八月群儒会星洲”

1979年是新加坡教育当局开始筹划整体教育改革的年头,先后提出了《教育报告书》(吴庆瑞)和《道德教育报告书》(王鼎昌),就中小学道德教育做出全面检讨,重新制定道德教育课程。

1982年1月,教育部宣布将在1984年推行“宗教课程”,中三中四学生须就五种宗教课程(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兴都教以及“世界宗教”)选读一科。一个月后,在总理李光耀的建议下,教育部宣布增加一门“儒家伦理”课程。当年的副总理兼教育部长吴庆瑞说他接到李光耀的建议之后,“苦思两个星期”,最后接受了李氏建议。

儒家伦理虽然只是中学道德教育的一个选项,但是它后来的发展,远远超过课程发展和师资训练。政府当局很快将它推动到全民公民教育和社会运动的层次。以这个“运动”发展之快,可以说是早已蓄势待发,影响不但及于新加坡华族社群,事实上很快扩及全国,甚至引起国际各界的注意。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新加坡国立大学“封杀”现金踢到铁板 学生小贩齐吐槽你知道为什么吗?

leave a comment »

南洋视界    2018-4-19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8/04/19_97.html

新加坡国立大学希望在下个学年内成为完全彻底的无现金校园,所有的校园食阁和商店只接受各种电子付款,独独不接受现金。新加坡国大的下个学年是从今年8月到明年5月,这意味着最晚明年5月,该校将无法使用“真金白银”的、新加坡财政部长们签发的现钞!

校方是在4月16日通过电子邮件通知学生和学校员工这项决定的。

但是,这项决定很快就踢到铁板了,而且在学生中引起各种的担忧。有两组学生在网上发起联署请愿,反对校方这项决定。

联署请愿发起国大生魏愫萱表示:“我们很了解现在新加坡要迈向智慧国,但是速度也太快了,那些没有户口的人可能会被排除掉,他们会怎样保护我们的交易资料,我认为我们应该和学校有更多对话。”

另一名发起网上请愿的Andrew Lee写道,虽然他认同无现金交易可提供的便利,但觉得完全无现金交易不具包容性,应同时保留现金付款的选择。

他也表示,校园的无线网络有时不稳定,必须先解决这方面的问题,才能全面推行完全无现金。他同时也关注个人交易的数据是否获保障,以及校方是否征询餐饮业者的意见。

针对媒体的询问,新加坡国立大学发言人保证,无现金校园将分段实施,会给大家足够的时间来熟悉各种无现金支付选项。

不过,国大没有特别说明转变为无现金校园的时间表。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20, 2018 at 9:04 下午

“打假”不过是个伪命题

leave a comment »

殷素素    2018-4-19

尚穆根有意图的“黑脸”表演,旨在杀鸡儆猴。所以听证会后,是不是弄出个“反假新闻法”,已不重要,重要的信息已然传递,恐惧早已深植国人心中:有孩子也绝对不让他去要研究历史了。当然,也有可能弄出个不汤不水的“反假新闻法”。

尴尬了!柔佛王储日前突然出现某超级市场,为当地居民购物买单,吃到甜头的民众当然高喊万岁。然而也诱发人的贪欲,食髓知味,于是谣言满天飞,到处有小道消息谓:还有第二、第三轮快闪买单。可是,主流媒体为了削足适履、对号入座,报道时“谣言满天飞”舍弃不用,改用“假消息”,因为谣言不曾以“新闻”的形式出席,只以口耳相传,勉强用个还可与“假新闻”呼应的“假消息”。

一些事物深究之下,有时会造成滑稽的效果。比如说要“打假”的话,就要有个权威的“真”来对照,Fact Check Singapore算啥东西?那岂不是要成立一个“真理部”(Ministry of Truth,乔治•奥威尔的预言成真),出长该部的高官,必然是个博学通才,同时必须一眼就能辨识出“未知”的真伪。

有人去研究恐怖分子进行袭击的手法,发现这是个“本小利大”的行为,因为无论袭击成功与否,甚至胎死腹中,都会造成“反恐工作”更大的困扰。这就表现在机场通关时所需的检查程序逐年增加,大型群众聚会、民族庆祝年节时维安的繁复。这样一来,又加剧民众对“恐袭”的更多不安,进入一种恶性循环。所以说恐怖分子发动恐袭,不在于要杀多少个人,而在于要加大你心中深植的恐惧。

邻国的“2018反假新闻法”出炉之后,经一番当地的评论文章之后,大家也渐渐得出一个结论,就是这种“打假”其实是意在言外,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有位记者就写道

反假新闻法案实施之後,官方不见得立即会有动作,反正民众必定会自我审查。除了互相提醒少议论国是,连转贴、点赞亦可能出事,那大家还是安份一点,免得惹祸上身。自我审查严重妨害民间意见交流,但这是人们的自我保护,可见光是通过反假新闻法案,己伤害言论自由。然而,自我审查的确是人们的自发行为,很难怪在官方头上。於是,官方无须任何动作,便己成功压制部份民间言论。

这就让素素联想到覃炳鑫博士的遭遇。尚穆根对覃炳鑫6小时,还有之后找来政府部门对他的抹黑,质疑他的学术资格等,老吴(老番癫吴俊刚,下同)称他为“挟洋自重”,我想还不如直接安他一个“里通外国”的罪名。这么拙劣的表演,难道冷眼旁观的吃瓜群众都看不出吗?其实就是要你看得出:老子要兴文字狱啦!——效果就请参考上面一段。因为大选可能就在明年,这样的震慑效果在2019大选前的边际效益最大。 阅读更多 »

SMRT总裁换人 “全球猎人”后选定前三军总长梁建鸿

with one comment

卢凌之    2018-4-18
http://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80418-1396

遴选的范围如果已经扩大到天边那么远,最终却选定一位和现任总裁背景相似,又没有实际地铁经营经验的高级公务员,着实让人感到诧异和怀疑。毕竟工程专业出身,并不等于能经营地铁公司。

梁建鸿(Neo Kian Hong,右二)将从今年8月1日起,接替辞职的郭木财(左),担任SMRT总裁兼首席执行长一职。图为梁建鸿在2010年4月1日,从郭木财手中接过武装部队军旗,正式接替郭木财出任新加坡武装部队三军总长。(资料图)

从前三军总长,换成另一位前三军总长。

SMRT今天上午发文告证实,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长郭木财辞职。从今年8月1日起,郭木财的职务将由现任国防部常任秘书(国防发展)梁建鸿(Neo Kian Hong)接替。

郭木财辞职的消息昨晚经由各大报传出时,坊间反应并不让人惊讶。毕竟在大家看来,经历近两年一系列“天灾人祸”后,SMRT总裁辞职,不是“要不要”的事,而已经成了“迟早的事”。

据本地媒体报道,郭木财早在今年初就向SMRT董事会口头提出辞职。但在今年1月传出相关消息时,郭木财回应媒体“纯属揣测”。

曾是昔日媒体追逐的焦点,郭木财一夕之间沦为“明日黄花”。倒是将要走马上任的梁建鸿,引起网络热议。

梁建鸿是谁?

现年54岁的梁建鸿是武装部队海外奖学金得主,毕业自英国伦敦大学电机与电子工程系,也拥有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理学硕士学位(技术管理)。

他在1983年加入武装部队,2010年至2013年出任三军总长。他在2013年加入行政服务,受委为教育部常任秘书(发展),并在去年中担任国防部常任秘书(国防发展)至今。

作为参照,三军总长出身的郭木财同样拥有工程学背景,他是在2012年9月卸下环境及水源部常任秘书的职位,隔月正式加入SMRT,接替在2011年底南北线大瘫痪后备受批评而辞职的苏碧华。

郭木财梁建鸿背景相似

20180418_ST.jpg

郭木财(左)与梁建鸿。(海峡时报)

翻看新旧总裁的履历表,梁建鸿和郭木财有着相似的背景:

    • 工程专业出身;
    • 曾任三军总长;
    • 转战SMRT前任政府部门常任秘书;

更有趣的是,这并不是梁建鸿首次从郭木财手中接过重任。梁建鸿曾在2007年3月接替郭木财出任陆军总长,又在2010年4月从郭木财手中接过武装部队三军总长的棒子。

之前军队交班,如今SMRT交班。加上梁建鸿已是SMRT委任的第四位有武装部队背景的总裁,不禁让一些人质疑,为什么三军总长过后,又是一位三军总长,就不能找一位长期耕耘在地铁行业的专家?

类似的评论还有不少,红蚂蚁从中选取两则,供蚁粉们参考。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9, 2018 at 11:26 上午

如果爱迪生是新加坡人,他现在的命运会如何?

leave a comment »

李慧敏     2018-4-18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93015

或许我的同学都缺少百折不挠的个人坚持,不过一个小学生对世界的认知受到生长环境所局限,如果没有适当的家庭环境,怎么可能会想到挑战庞大的体制?

让我先从往事说起吧……

“如果爱迪生是新加坡人,他永远不会有出头日。”

这是我中学老师在考试前夕为我们进行复习课时,突然冒出的一句话。

我们都知道爱迪生在学校里上课不专心,常被老师认为是笨学生。后来他小学没毕业就辍学了。

“爱迪生考试不及格,被退学,他后来可以成为发明家,那是因为他在美国。那里我们把社会变得一元化后,却又希望从外头引进多元。有很多不同的发展机会和出路让他选择。在新加坡,凡事看学业成绩和大学文凭,你再聪明,但是没有学历,你就永远也别想翻身!”老师口沫横飞,卖力地劝勉著那些不做功课、无心向学,死到临头还不肯努力学习的学生。

班上同学没有一个到过美国,大家对美国的认识都是从电视和电影里得到的印象。对我们来说,美国是一个很自由、很美丽,但又很陌生的国家。听了老师那番话,我们心里感到很无奈。我们的父母连飞机都没搭过,更别奢望自己到那么远的国度成为发明家了。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从小学到中学,在过关斩将经历了好几个分流考试后,我们也知道那位老师绝对不是在说笑。

这让我想起以前一位跟我年龄相仿的邻居。这个小男孩经常来找我们玩耍,有时候还会亲手制作一些玩具逗我们开心。当父母买给我们的转动式或者电动玩具坏了瘫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时,我们就会把玩具捧到他手中。

经过他双手一修,嗖嗖三两下,本来已判了死刑的玩具马上复活。看著失而复得的玩具,我们脸上又绽放了灿烂笑容,而他也露出自豪神气的表情。

老师从来也没教过我们怎么修理任何机器,我也不相信那个整天嫌我数学成绩差的班主任做得到,因为每当班上的投影机坏了,她都会紧张得抓狂,急得要班上同学向隔壁班老师求救。我在想,邻居在的话,肯定要把投影机拆了仔细研究一番。

当时我一直不明白他怎么会有这个特殊的能力,但是他总是能把玩具一拆,眼睛一瞄,就发现问题所在。这应该是天分吧。我曾尝试自己修理,模仿他的各种姿势和神情,但怎么也学不会。唯一学到的就是把东西拆开,却不懂得如何将部件一一组装回去。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9, 2018 at 11:22 上午

不甩解放军军演恫吓 国军与星光部队本周实施正午操演

with one comment

联合报/洪哲政    2018-4-17
https://udn.com/news/story/10930/3090586

中共明日将以传统火炮操演对我进行心战恫吓,国军近期除了也有包括金、马重炮射击在内的“联信操演”外,还与友军在本岛实施对抗操演。新加坡在台驻训的“星光部队”,在该国陆军训练指挥部准将率领下,将在本周起在屏东与恒春半岛实施年度“正午操演”,与陆军333旅机步营实施对抗。在解放军渲染心战的压力下,国军不管本身军事演习或与外军军事交流合作,都维持正常。

根据国安局与国防部的说法,明日在福建石狮靶场实施实弹试射的,是解放军73集团军高炮团,操演属于共军营级的岸炮与对空火力射击。

香港海关2016年11月23日查扣商业船运公司APL载运的9辆新加坡武装部队Terrex装甲车及装备。而这些Terrex装甲车,是在台星光部队所使用,完成训练运返新加坡途中,泊靠香港在葵涌货柜码头遭查扣。星“中”双方经多次协商,装甲车才交回星国,外界推测中共此举是为星光部队在台受训施压。但事后星光部队仍然正常来台实施训练。

台星两国的“正午操演”,采部分实兵的方式,由“星光部队”与假想敌对抗,333旅机步营担任配训的角色。而参演的星光部队上下都配用雷射接战仪,国军也正在发展雷射接战系统,早年有少部分参演部队使用,但并未普及。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8, 2018 at 12:41 上午

国大新学年逐步推行无现金校园计划 学生认为缺包容性发动请愿书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8-4-17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80417-sg-nus-cashless/4005926.html

国大硕士生魏愫萱(左)和朋友李思汉(照片:吴俍㬕)

新加坡国立大学将在新学年分阶段推行无现金校园计划,校内所有零售店和饮食店将只提供无现金交易。有国大学生表示不满,认为同时提供现金付款和无现金交易会更适合,并在网上发动请愿书,要求国大提出实行措施的理据,吁请校方在校内进行调查收集各方意见。

新加坡国立大学(NUS)昨天向全校学生和职员发电邮指,在2018到2019年的新学年,将分阶段让国大成为一个无现金校园。

电邮内容提到,在新学年,校内的零售店和食堂内的饮食店,将只提供无现金交易。为确保大家有足够的时间作调整,并为不熟悉以NETS QR码付款的人士提供援助,无现金校园的计划将分阶段进行。校方也表示,将从今年6月起,校园内也能以易通卡(EZ-Link)和万捷通卡(FlashPay)进行无现金付款。

电邮内容也提到,此措施将有助学校推行其他有利校园生活的计划,如在教室或办公室内预订食物等。

国大文学暨社会科学院硕士班学生魏愫萱在Facebook转发该则电邮,并表示对国大此举感到失望与不满。她已致函校方表达看法,并在Facebook公开信函内容。

她在信函中强调,无现金付款并不是一件完全负面的事,而她乐见现在校园内很多食堂有无现金的选项,也给学生带来便利。不过,要把国大完全变成无现金校园就要正视一些问题。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7, 2018 at 10:45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