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谢谢你,王金发!

leave a comment »

白马非马     2016-5-5
https://yennyhanaike.wordpress.com/2016/05/05/谢谢你,王金发/

如果王金发不搞他人的老婆,就没有补选。然而,王金发到底是搞了……这样一来,就给了徐顺全一个难得的机会。其实,作为向往民主政治的政治人物,我相信在武吉巴督的谁胜谁负都是次要的问题,不必等到选举结果,徐顺全已经是“赢”家。

李玮玲投诉《海峡时报》编辑没用给她说话的自由,新加坡人都笑了,但是心中却很痛。李玮玲指责李显龙是“不光彩的儿子”,新加坡人都笑了,以为就可以免费近距离观赏一部最贴近新加坡人的清宫秘史,但是布幔很快就降下来。呵呵,好戏不成虽然有点儿遗憾。就算失望也无可奈何,毕竟这是发生在宫廷后院的私事。可是,如果连指责总理“建立王朝”和“滥用职权”这般严重的诽谤也会无声无息的沉入水底……那么,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认为,一向来被总理控诉诽谤损毁名誉的人,最大的冤枉,其实就是投错胎,只因为“他”不是总理的“妹妹”。

没有人可以知道李玮玲是否已经找到了她的“自由”?事实上,自身难保的新加坡人,其实也无从……认真的说,是没有条件去关心“她”的自由。但是,无论如何,李玮玲都“红”了,成为道道地地的“网红”。而且,今天也应该是李玮玲最惬意的一天。因为她的说话,只不过是一个小时,就成为各大报的即时头条:《李玮玲医生否认签请愿书支持徐顺全》

原来,有人在本月3日发起网上请愿活动,要求政府领导人停止对参选武吉巴督区补选的徐顺全进行人身攻击,在3000多个签名支持者当中,其中有一位“李玮玲医生”。本地网站“The Independent”在发现了这个“李玮玲医生”的签名消息后发表文章指出,立即在网上引起热议。

本来嘛,李玮玲只要澄清此“李玮玲医生”不是彼“李玮玲医生”,堵截人们的联想就好了。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她行使她的“自由”特权,参与了“对参选武吉巴督区补选的徐顺全进行人身攻击”。而且,让人感慨的,是有网友的留言味道十足。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李光耀家族只许州官放火,把富贵的李光耀夫妻绘成天下完人,满城烟火来庆祝;却不许徐顺全秀点儿糟糠之家苦中作乐的小小温馨。要知道,谁也不是瞎子,世上的女人要想做李光耀夫人的千千万万。但是,能够任劳任怨,身为博士还是毅然放弃可以另谋高就寻找青春富贵的女人,在这个金钱挂帅的社会,似徐顺全妻子这样的女人,肯定就是凤毛麟角。

李玮玲的荒谬,诋毁徐博士“利用家庭”或许还可以解释为对李光耀的造神运动——“利用李光耀”的愤懑的惯性思维。但是,“以一个改过自新的姿态出现,这个人其实根本没改变过”这句话却是莫名其妙。让我现在开始怀疑这个精神病医生的理智。因为只有情绪化的歇斯底里,才会发生这么肤浅的错误——就在晚报的《徐顺全专访:过去所为 我感骄傲》发表之后。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5, 2016 at 8:48 下午

感恩一次就够了,一党独大绝对无法持续强大新加坡

leave a comment »

否极泰来     2016-5-5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6/05/blog-post_5.html

武吉巴督选民,阿穆中选,代表了行动党无须改变,老方法照旧用,人民最先被牺牲。如果,徐顺全当选,他就像桑德斯那样,要求行动党政府考虑人民的利益,而不是财团,大企业,政联公司的利益。

2015大选,为了感恩,新加坡选民给人民行动党强有力的支持。感恩一次就足够了,感恩不能当饭吃,更加不能确保国家长治久安,永续发展。

大家都知道经济前景不好,每一次经济不好,行动党最先拿人民来开刀。1986年,李显龙领导的经济委员会,就大幅度削减工资和公积金缴交率。之后,每次出现经济危机,就削减工资、公积金来提高竞争力。

尤其当行动党无法解决生产力的问题时,就只能依靠削减工资来提高竞争力了。

在全民团结,共同面对经济危机的号召下,行动党专门选择最容易的政策——工资,来提高竞争力。行动党要求人民作出牺牲,它认为只有这样做才能保住饭碗。真的如此吗?

为什么每一次都是人民第一个做出牺牲,而在经济复苏后,却是最后一个得到好处。不幸遇到经济转型,或者再度陷入不景气,工资不但无法提高,还要再度下降。

选民认清了这套猴戏,明白了行动党的把戏,就知道为什么经济高速增长,而贫富距离却越来越大。当然,也要看清谁是“低薪工友10年没有加薪”的黑手了。

可以预见,李显龙政府处理经济问题的方案将会继续是换汤不换药。而牺牲人民利益,将会是他的惯例。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5, 2016 at 7:29 下午

良民 顺民 愚民

leave a comment »

潘耀田    2016-5-4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6/05/blog-post.html

“顺民”或“愚民”不一定就是热爱家乡社稷的良民,他们可能只是投机取利而已,有一天说不准还会“祸国殃民”?

近日在网上看到了《生长在李光耀时代》一书作者李慧敏的讲话视频

李慧敏说:“……新加坡,如果我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话,在新加坡生活的确是不错的。我什么都不管,只做我的事情,我下了班回家,或和朋友喝咖啡吃饭……新加坡治安良好,一切有条有理,这样的生活很好,但是否我们(对生活)的要求只是如此?”

我想,李慧敏小姐所描述的只是新加坡生活比较“理想”的一面,而且是在一切顺理成章,平安无事,年轻力壮以及无病无痛的情况下。

现实中,新加坡人一天比一天更忙碌的为工作和家庭操心操劳的同时,也在面对日渐高涨的各种生活费压力(还不包括医药费),在如此情况下,又有多少人会有闲暇和精神去想思考:“是否我们(对生活)的要求只是如此”?多数人可能还是会选择轻松一点——别想太多,就“活在当下”好了,天塌下来自有国家政府来承担?只是,我们的政府是否也很乐意配合人民一起如此“活在当下”?

常有外国人批评新加坡人(如李慧敏小姐?)“身在福中不知福”,是的,就如李小姐所言:如果你什么都不管,那你可能会活得开心点?只是古人也说了(执政决策者也应该很清楚):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当人人都“自顾自家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当每个人都功利为先的时候,我们的国家是否前途堪虑?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5, 2016 at 12:58 下午

徐顺全:停止龌龊政治,把焦点放在武吉巴督选民身上

leave a comment »

徐顺全(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    2016-5-1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2016_5_1/41-1-0-1583

徐顺全2016年5月1日在武吉巴督补选群众大会的演讲全文:

再次地跟大家问声好。谢谢光临!

出席群众大会总是一个难忘的体验,因为到场的人可以同时听到两边政客怎么互相评论。

坦白说,我讨厌“政客”这个名词。每当听见有人称呼我为政客时,我会觉得厌烦。可能是因为那个词已经等同于“虚伪”——嘴里说出的是一套,做的却又是另一套。

但是,我遵守自己说过的话——我们不会陷入低三下四的政治沼泽里。那个王金发的故事就告一个段落。我们上一场群众大会的其中一位演讲嘉宾好像拿王金发开了一个玩笑。我已十分明确地通知了我其他同事——就到此为止。今晚,我们的演讲嘉宾都没提到王金发对吧?我们接下来的竞选路向也会是如此。

那么现在,轮到我质问李显龙先生。那他和他的同事是否从现在起就会遵守尚达曼较早前的约定,马上停止龌龊的政治,把焦点聚焦在真正关切到武吉巴督选民的课题上吗?

可是,有时候我觉得那简直是在对牛弹琴。这种行为似乎已经植入了他们的基因里。

每当在野党提到我们被扣留的公积金、政府投资公司 (GIC) 和淡马锡控股缺乏透明度、高涨的生活费等课题时,人民行动党知道自己难以为这些措施辩驳。

不过,人民行动党就是那个样的。他们不会告诉你他们是如何比他们的政治对手更优秀。他们只会通过抹黑的竞选手段来告诉你他们的政治对手是如何的不堪,让你自动投选人民行动党。

他们从不照镜子检讨自己虚伪的一面。让我在这里给你们举出几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是:傅海燕试图把我们描绘成种族主义者。就找一个例子来证明民主党有丝毫歧视其他种族的证据吧。况且在今时今日(的科技年代里),要找出证据并不是什么难事。就上网搜寻,然后告诉我们,我们是否说了什么含有歧视其他种族的言语。

然而,傅海燕一点也不觉得羞愧(徐顺全以福建话道出“羞愧”一词),对她自己党内议员发表种族歧视的声明完全听而不闻。记得朱为强吗?他曾说小印度黑漆漆的,因为那里有很多印度人。另一名人民行动党议员则说一车子上的马来幼儿园学生很像恐怖分子实习生。还有最近的一件事,那就是人民行动党议员潘丽萍被迫为她贬低小印度外籍劳工的言辞而道歉。甚至是李光耀也同样因为说了一些藐视马来同胞的评语而道歉。

然而,傅海燕居然可以站在那里,面不改色地隐射民主党歧视其他种族?

还有,哈莉玛•雅各布说新加坡人是亚洲人,所以我们尊敬我们的长辈。可是,新加坡又确实是让我们的年长者去干那种抹桌子、洗厕所工作的唯一亚洲国家。

我有一些海外朋友和亲戚到访新加坡目睹我们的阿婆、阿公必须通过如此耗体力的工作来糊口时,都不只一次表示震惊。尊敬我们的长辈?真的吗? 阅读更多 »

劳动节,谁在劳动?

leave a comment »

科技达人    2016-5-2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651

每年的劳动节虽然名称是劳动节,但是,许多人依旧在节日上班。对这许多人来说,这种假日是不痛不痒的,手停口就停的现实让许许多多人不贪图享受,只希望多做多得。

但是,有着这种心态的本地人已经越来越少,而且,都已经越来越老。

年轻人不再有新加坡30年前制造业蓬勃发展时期所拥有的积极工作态度,当然,这也是全球的问题,没办法。

又蓝领又白领又无领的我是属于什么都靠自学的,在资讯不发达的年代,学习技术是很吃力的,现在,单单靠YouTube,就能让人懂得许多根本没机会学习的技术,买到适合的机器直接开电就用,这其实是一种隐形的生产力提高,就如政府现在贴钱让工商业界买机器提高生产力那样,理论上,让人学习新事物的机会更多。

但过了那么多年,许多行业都在原地踏步,这些,其实都是人的问题。

2011年,我写了一篇Blog – 29.Nov.2011 问政府——劳工税去了哪里?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367

4年半后的今天,一切依旧,再过两个月,外籍劳工税将会再度提高,直到今天,无论工商界如何的说到没有口水,政府就是铁了心,完全拒绝取消或延期,无论是经济已经出现无可避免的停滞或衰退,政府说不就是不,劳工税提高是没得谈的。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4, 2016 at 1:36 下午

力争武吉巴督补选议席,反对党老将徐顺全人生传奇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眼    2016-5-2
http://www.yan.sg/fanduidanglaojiangxunshuiquanrensheng/

4月27日,武吉巴督单选区补选的竞选提名日的炎热午后,终于竞选态势尘埃落定。正如我们在选前预测的那样“新加坡议员因绯闻辞职,全民关注补选,由捍卫议席的人民行动党资深党员穆仁理,对阵有备而来蓄势待发的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

640

对于现年53岁,投身政坛超过30年间出尽风头的反对党宿将徐顺全而言,或许心里暗爽——终于让我等到这一天!

徐顺全,这位本地知名的政治人物——曾淡出大众视线好一阵子,就在去年大选之前,他在重新包装形象后强势出击,立即引起媒体及公众的普遍关注——这次就更火力全开了,先是高调宣布将代表民主党竞选议席,又再公开放话:若当选,会以新思维管理市镇会,而不仅会监督执政党,又提出本党拟就的市镇管理方案……。千言万语汇成俩字,选我选我选我——既能支持民主,帮你们发声,又能制衡执政党,对选民而言,岂不是天大好事!

640(2)

徐顺全带领民主党党员走访武吉巴督选区

坊间对于徐顺全本人的关注,可以说从来没有停止过。至于评价,则有两极化趋势——品读官媒关于徐顺全的文章,大致都会读出潜在的不靠谱感;可上网一搜,轻易就能感受到年轻人对他的高度崇拜。

试图了解这两种矛盾的情绪,就要从徐顺全的政坛履历说起。至于他的故事,可是说来话长咯,最早可以从他上世纪80年代的求学经历说起。一般上了点年纪的本地人,都会对他在20年前活跃于政坛时的所作所为较为熟悉,新加坡民主党的内斗、在报章媒体上和执政党的唇枪舌战、官司、罚款、入狱……这么一位个人色彩如此鲜明的徐顺全,还是慢慢讲比较好~~

640(3)

2015年8月26日,全国大选前夕,徐顺全在个人网站上罕见发表了一篇忆苦思甜长文,题为“I learned despite my education”——可以大略意译为“即时受过教育,我还是学习了”,让人读起来好有那种感叹自己历经挫败的感觉。

他以马克吐温的名言为引子,描述了在新加坡受教育时的那种中规中矩,无法出人头地的郁闷。照他看来,30多年前的求学阶段,教育系统和他本人都对他的学习不报太大希望。他的高考成绩一般,上不了心仪的新加坡国立大学,甚至萌生过加入警察部队的想法。

之所以从这里回溯,不单是为了暗示他政治思想的起点,更多是要突出一个重点,虽然当时的他无学可上,后来却成了一名博士。通常人们在谈到他时,就连再憎恨他的人,也会称之为徐顺全博士。 阅读更多 »

就是现在

leave a comment »

徐顺全(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     2016-5-2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581

你好!我无法告诉你们,我能以候选人的身份再次回到这个选区参与补选是何等的兴奋。

不过,由于一些状况,王金发先生必须辞去职务,我们也因此得以参与武吉巴督的补选活动。

我清楚地记得我当时在会议中听见同时向我耳语:“王金发辞职了!王金发辞职了!”我当时还暗暗自忖,究竟谁是王金发?直到同事提到了“武吉巴督”的名字,我才意识到那人是议员。没多久,我们就决定参加补选。

我唯一的顾虑是,像我这样的姓氏(注:徐顺全的英文姓氏是Chee) ,参与的又是补选(注:补选的英文是by-election,把徐顺全的英文姓联合起来念,听起来会像福建话的某句脏话)——我的天,你可以想象吗?——铁定会让互联网乐翻天。也确实是如此。

言归正传,能再度回到这个选区的感觉很好。新加坡民主党曾在1991年参与过武吉巴督的竞选,并取得优越的成绩,拿下了将近48.2%的得票率。由于民主党当时的得票率逼近人民行动党,让武吉巴督岌岌可危,所以人民行动党在1997年的选举中把武吉巴督单选区纳入武吉知马集选区,之后又纳入了裕廊集选区。

过了将近四分之一世纪的时间后,人民行动党认为武吉巴督已成为了他们的安全地带之后,便让武吉巴督恢复单选区。

这就是人民行动党惯性的政治把戏。每当单选区有机会落入在野党的手里时,它就会急速地改动选区划分。记得如切吗?当如切快落入工人党的囊中之物时,人民行动党便赶快把它划入马林百列集选区里。

现在人民行动党会说:“欸,这些年来,新加坡民主党怎么不见踪影?”看到吗?这就是人民行动党运作的方式。我们在武吉班让、荷兰—武吉知马、马西岭等地区一直努力地展开竞选活动,然后人民行动党就会突然在毫无迹象的情况下,根据它的喜好,在最后一分钟——整整20年后——把武吉巴督再度变成单选区。

这就是人民行动党爱耍的政治把戏。过后,又故意缭乱你的视线,问你:“哦,在野党在哪里?”

然后,就告诉你它的候选人穆仁理先生在武吉巴督活动了16年,却只字不提他是阿裕尼集选区2015大选的竞选团队成员之一。顺便在这里提一提,大多数我们所拜访过的选民不是没见过穆仁理,就是不知道穆仁理是谁。

即使如此,我们新加坡民主党不被过去牵绊,我们永不言败。我总是会说:“是的,我们可以的!”我们向前看,凭着没有什么能难得倒我们的精神迈向前。

因此,当我们知道武吉巴督又成为单选区后,我们马上宣布我们将到这里竞选。为什么?因为我们觉得这是我们的家,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新加坡民主党回来了。Kita suda balek kampong(马来语:我们回家了。) 阅读更多 »

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

加入另外 2,368 位粉丝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