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莫愁掉书袋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7-25

【副刊】

上个星期,《联合早报》几个二丑接连写了几篇有关“错字”的文章,不外就是从检讨自己经常写错字,以此来轻轻化解当前讲华语运动出丑的尴尬;以贫尼的标准看来,这是苹果和橙不能相比的。

首先,现而今的电子排版,记者用电脑写稿,然后责任编辑用电脑审稿,只关两人之间的事,一切数码化到出街,少了排字工友,没了“手民之误”;要是该记者敲字如飞,编辑在“冲线那一两小时内,一口气看两三万字也是平常的事”,出了一两个错别字也还情有可原。可是作为社会运动的标语(才简简单单4个字),从开会到文案,到美术制作,要经过多少人的手?即使到了现场,有那么多眼睛盯着那4个字还是照旧出错,那唯有说那4字是大家都不懂的外星文才说得过去。这是韩咏梅自己说的:“据知现场有人看出错字,通知一个工作人员,对方以‘字体不同’打发……”那为何第二天官媒却没一家指出错字,这些出席的中文记者都不识字吗?还得由网络论坛打第一炮,官媒才来马后炮。

韩咏梅为了申论,临时还在网上找来一个例子,说“副刊”的“副”就是个大别字,“竟然”错了近100年:

我们与一个很重要的报章错别字共存了近100年,而且应该会继续共存下去。这个大别字就是“副刊”的“副”。

台湾《中央日报》副刊前主编林黛嫚去年出版新书《推浪的人》,在书中引述另一名副刊前辈、诗人瘂弦谈副刊起源时说,世界华文报“副刊”起源于1921年10月12日的《晨报》,起初是单张发行,刊载的是文艺稿件。翻开历史上这张报纸发现报眉上写的是“晨报附刊”,刊头却写成“晨报副镌”。根据考证,因为是随报附送,“附刊”更贴近原意,但编辑书写刊头时误将“附刊”写成“副镌”,后来“晨报副镌”迅速走红,成为新文化运动四大副刊之一。1925年晨报决定把“副镌”改成“副刊”,这才结束这个美丽的错误。

诸位看官,如果韩副总所说属实,那为什么“副”字后来还是改不掉呢?林黛嫚不学无术,想不到国大中文硕士看后还采信,啧啧啧……这些说的人,根本不了解清末民初……甚至是中华文化文人的习气,就因为懂得的字太多,才有资格玩这种文字游戏。那是一个汉语更高深的年代,你以为随便写个“大别字”就能糊弄过关吗?人家非得要你从《十三经》里找出点儿蛛丝马迹来才肯罢休。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5, 2017 at 2:32 下午

民族总统撼动新加坡国家根基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文献馆       2017-7-22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981

总的来看,马来总统是为了继续当权者的政治利益,除了让既得利益集团获得巨大金钱好处,尤其是总统在任期间的千万元金钱收入,社会上的普罗大众,必将为即将到来的社会败坏付出不菲的社会代价。

李显龙为了确保政权完整性而力推执行2017年马来总统选举,是饮鸩止渴的不明智政治决策,势必让整体新加坡人民付出惨重的社会代价。首先,民族总统颠覆新加坡国家信约。其次,司法制度政治化,挑战新加坡司法独立的民主根本。其三,高薪养奴政策加剧制度僵化,让社会成本变本加厉。

一、民族总统颠覆新加坡国家信约。

新加坡国家信约:我们是新加坡公民,誓愿不分种族、言语、宗教,团结一致,建设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并为实现国家之幸福、繁荣与进步,共同努力。

国家信约的根本宗旨,是要通过不分种族、言语、宗教,来团结一个缺乏共同历史人文记忆的移民社会,共同构建一个整体的,一个国民、一个新加坡,之国民意识。在此处,构建社会凝聚力是新加坡国家信约的核心价值观:一个新加坡人的新加坡。

彼此不分种族的真实意义,正是在于排除以各别种族价值观,作为判断是非黑白的人文标准。

在一个不分种族、言语、宗教,的共同意识下,社会不再有牺牲少数服从多数,或者说,牺牲多数服从少数的社会政治现象。这是构建一个同舟共济,和睦共处,四海之内皆兄弟;一个理想的,新加坡多元种族文明社会。

一个民族不分彼此的社会,是一个包容性,而不是排他性的社会。因此,硬性规定何族可以,何族不可以成为总统候选人,是实质性的在分裂一个种族不分彼此的社会架构。

从这一个基本的建国准绳来看,新加坡宪法规定的国家总统作为共和国象征,必须跨越政党,超越种族。因此,新加坡总统是一个新加坡共和国全体人民,不分种族、言语、宗教的总统。明显的,新加坡总统绝对不是个别马来,印度,华人,欧亚种族的总统。事实既然如此,又何必要求有不同的马来人总统,印度人总统,华人总统,欧亚人总统,来分别代表各个民族意识?这不仅仅是画蛇添足,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破坏了民族和睦共处的社会根本。阅读全文»

教我如何不想它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7-7-21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7/07/blog-post_21.html

中文被边缘化是本地大环境的格局,使用中文的人士普遍认为本地中文顶多只剩黄金十年,当最后一群能够自信地驾驭中文的华校生老了,没有太多精力了,就到了“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时刻。结局是否如此,十年后我们若能相逢,再把酒追探昔日事。

读是个常用字,渎则是个贬义字。(图片来源:互联网)

2017年度华语运动开锣,活动宣导的大标语“听说读写”的读,竟然变成为亵渎的“渎”,活动主宾傅海燕(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被安排站在“渎”后,非常戏剧化。

“读”是个简单的中文字,可是精英们竟然无法分辨“读”与“渎”,除了凸显中文程度惨不忍睹,审查机制严重疏漏外,社群网络纷纷热议,认为这项失误等于是在亵渎华人文化。这类一年一度的中文活动形式远远大于内容,更何况用错了这么普通的文字的,正是鼓励国人使用标准华语的单位。

国会“仪”员的笑话。(图片来源:互联网)

眼尖的网民传阅了另一则盛港西国会议员蓝彬明访问选区的告示,蓝彬明的身份为国会“仪”员,有人讽刺国会需要殡仪员,将中文送入火化场;有人认为新加坡已经失去对中文的尊重,需要一名“礼仪员”来指导等。

这些事件使我想起2013年9月所发表过的心声,对本地使用中文的人士不受尊重,表达了个人看法。当时本地中文媒体都跟进了,多个国际平台亦转载了相关讯息。政府当然必须摆出架势,多名部长出面,说要提高中文与翻译水平等,轰轰烈烈地推出一系列宏观的“补救措施”。舆论压力过去后,一切都恢复“正常”。这是过去数十年来新加坡的政治生态。

南大初建时

爱过才知情重,这种情意结不是“精英”所能理解的。

一群印刷工友到兴建中的南洋大学参观,背景为文学院。1955

我在个人收藏中找到了一张颇具时代意义的旧照,照片中的印刷工友来自水仙门禧街(Hill Street)的德盛印刷所,以及中华总商会对面禧街与陆佑街(Loke Yew Street)交界的中南印务所。背景为南大文学院。

其中一位尚健在的老人家说,工友们对使用中文的东南亚第一所中文大学充满期待。民间创建的南大的泥潭多过建筑物的时候,已经兴致勃勃地前往参观,并为贡献了自己微薄的薪水而深感自豪。

如今,照片中多人已不在人间,如果知道当下的南大食阁与超市禁用中文,不准播放贺年歌曲,是否会从某处跳出来?阅读全文»

天降大任漫画中──刘敬贤和他笔下的主角陈福财

with 2 comments

雨石    2017-7-23
怡和世纪 2017年6月–2017年9月号 总第32期

从加东区月眠路艺术中心出来,浮想联翩,一个英校生,对艺术、对政治、对历史竟有如此异乎寻常的热诚和认知,着实叫人深思。父母给他取了个“刘敬贤”的美好名字,但他却以Sonny Liew响遍西方漫画界。

三年前,他以不惑之年,创作一部轰动新加坡和欧美的英文漫画小说《陈福财的艺术生涯》(The Art of Chan Hock Chye)。之所以轰动,因为艺术理事会以此书涉及“敏感课题”和 “有损政府的权威和合法性”为由,撤销原先允诺的8000新元资助。结果,这部呕心之作在本地引起抢购热潮,卖出15000本,创造图书出版的“奇迹”。美国漫画界随后跟进,美版新书很快就成了亚马逊和纽约时报名榜上的畅畅书,好评如涌。英国《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称:此书所呈现的史诗式的故事“极具创意性”;国际《出版人周刊》把此书列为2016年“最可期待的书本之一”;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批评家约翰鲍威尔形容这部漫画小说电掣般的风格,令人目不暇给,感同身受,“堪称新加坡历来最了不起的文艺作品”。

Sonny Liew 何许人也?

那么,Sonny Liew(刘敬贤)何许人也?

1974出生于芙蓉(Seremban),父亲则出生于林茂(Rembau)。父亲是新加坡大学医学院毕业生,后赴英国攻读儿科。父母在新加坡结识,之后偶然在英国重逢(母亲是新加坡人,当时也在英国进修护士专业)。两人在英结为连理,有了一个姐姐。后来回到芙蓉市执业,又获麟儿,他便是未来的天才漫画家刘敬贤。

“小时候住在一栋公寓里,家里说英语,但低层屋主将房屋改为旅馆,又开了一间酒廊,与玩伴们多用广东话和福建话交谈。(哈哈,Chan是广东音,严格说应该是Tan Hock Chye)5岁被带到新加坡,住在芽茏外婆家中,因外婆和姑姑在附近菩提小学经营学校食堂,1980年我报读那所小学。”

刘敬贤

我们几个老华校生,绕桌而坐,屋子四周靠墙的书架上放满各类书籍,空档处挂着他历年创作的漫画或油画,面前坐着的是一位眉目清秀,模样要比实际年龄小得多的年轻人。

“哦,原来小学是念华校的,”我们不约而同地说。

“不,当时这是一所‘双语’小学,但我的华文一直不怎样。”他又说:“接着在维多利亚中字和初级学院完成学业,然后进入剑桥大学历史悠久的克莱尔学院(Clare College)攻读哲学。”

“你父亲没让你步他后尘念医科吗?”

“有的,但不坚持。”

他从小就酷爱漫画,耽于奇想,涂涂画画,长大后又博览群书,受罗素的著作、James Minchin的《独石不成岛》(No Man Is An Island)等书籍的影响,视野早穿越了学校这口井。大学的哲学专业,把他带入更高的思想境界。90年代中期趁大学放假,在新加坡小住期间,他的创意被现已停刊的英文《新报》(The New Paper)一位编辑看上,“毎周5天,每天画5幅,个别政治性画面被滤掉。”1996年时报出版社(Times Publishing Ltd)将他的讽刺性漫画出版成册,书名叫Frankie & Poo。他回忆说:“这本书的出版,坚定了我要成为漫画家的志向。”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3, 2017 at 2:30 下午

用漫画讲述非官方版本的新加坡建国故事

leave a comment »

纽约时报/张彦      2017-7-18
https://cn.nytimes.com/asia-pacific/20170718/sonny-liew-singapore-charlie-chan-hock-chye/
英文原文:https://www.nytimes.com/2017/07/14/world/asia/sonny-liew-singapore-charlie-chan-hock-chye.html

漫画家刘敬贤在他新加坡的工作室里,这里装点著图画,以及他笔下人物的图样纸板。他书写了官方建国故事之外的一种替代历史。(Sim Chi Yi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新加坡——半个世纪以来,新加坡的建国故事已经变成一个关于严厉之爱的故事。

基本是这样的:冷战中,弱小的新加坡刚刚从比它强大的邻国马来西亚独立出来,为共产主义渗透者所困扰,周围的国家接二连三落入共产党之手,后来它的创始人李光耀战胜了危险的左翼对手,遗憾的是这一过程中许多人被投入监狱,但新加坡最终找到了稳定与繁荣之路。

这个年轻国家的建国叙事在其教科书、大众媒体和电视节目中一再被强调。反对它就意味著,在这个由国家控制大部分资金与各级权力的地方,有可能未经审判就遭到羁押,面临代价高昂的诽谤诉讼,或是遭到极端的边缘化。

但是,关于过去的单一观点已经开始发生变化,部分是由于一位说话温和的艺术家,以及他以机械人、外星人和蟑螂为主角的漫画。

《陈福财的艺术》(The Art of Charlie Chan Hock Chye)系列漫画讲述了新加坡最伟大的漫画家的故事,这位名叫陈福财的漫画家在二战后长大,当时英属马来亚和新加坡殖民地正在为独立展开斗争,他以一系列短篇漫画记录了那个暴动和抗议的时代,每一个短篇都在向世界各地的漫画家致敬,并且一直在挑战错误观念,让那些被官方版本抹去的无名人物重见天日。

读者慢慢才会发现,陈福财是虚构的,甚至也不那么有名气,而“呈现”其作品的刘敬贤(Sonny Liew)才是真实存在的艺术家。但是,刘敬贤在书中呈现的历史却不是虚构的,他的书所造成的轰动也绝非虚假。自从两年前首次出版以来,刘敬贤的书已被多次重印,在这个国家对自身历史、文化和价值观的慢热讨论中居于核心地位。

“当人们问我关于新加坡和政治方面的问题时,我告诉他们,我只是一个漫画家,”刘敬贤在接受采访时说。“我的书旨在为新加坡的历史提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版本,鼓励读者用批判性的眼光审视所有叙事。” 阅读更多 »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日据时期展览馆与历史认知

leave a comment »

谢声远    2017-7-21
怡和世纪 2017年6月–2017年9月号 总第32期

旧福特车厂

林少彬君是怡和轩同仁,与他交心,茅塞顿开。五十开外,中等身材,满腹经纶,电脑、摄影、历史、行政,无不精通,且为人直率、谦虚、热忱。1980年获NMB奖学金赴日学习电脑,成为一名专业工程师,后擢升为 Sony 电脑部高管,现负责网络安全一块,摄影,那是他搜集历史资料不可或缺的工具,也是他与朋友和大自然相处的的好帮手,图中有乾坤,图中有真谛。历史呢,海阔天空,漫无边界,他却能专注于二战前后日本军国主义对东南,亚特别是新加坡的觊觎、渗透、情报、侵略、战况、占领、暴行、动向等相关课题,长期浸濡,锲而不舍,史料斗量,如数家珍。他给《怡和世纪》和《早报周刊》撰稿,图文并茂,醍糊灌顶,让众人认清日本国主义残杀无辜,罪孽深重。提醒麻痹大意者警惕邪恶势力贼心不改、改头换面、后患无穷。所以,当福特厂旧展馆于2016年初计划重新装修之前,他慷慨捐献200件历史文物,为2017年2月15日开幕的的新馆生色不少。

昭南馆:名不正则言不顺

少彬君说:“我问他们找到什么,还缺少什么,找不到的我想办法。他们们说要以战争为主题。上头交代,讲完战争,要讲复兴。我说对不起,我只收藏日战时期的文献。”

他捐献的珍贵文物,如旧地图、照片、日文杂志和旧报等,有一部分已在武吉知马上段的旧福特厂新馆展示。这个新馆原先以“昭南馆”命名,于2月15日由通讯与新闻部长雅国主持开幕礼,意在配合新加坡沦陷75周年纪念,和发扬保家卫国的精神。当局还安排750名新兵到场宣誓,以壮声势,政治正确自不在话下。“昭南馆”一词是受害国之耻,引起民间诸多非议。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给开幕式蒙上一道阴影。两天后,政府为平息众怒,决定摈弃“昭南馆”这个侮辱性名字。

后来,在少彬君出席的一个场合里,读到朋友发来的一则观感短讯,参观者表示“大失所望,图片、文物没有什么创意,对日寇的暴行轻描淡写,还增加了与日本侵略者无关的资料,更遗憾的是图片、影像几乎清一色是英文或英语,观后毫无印象,更说不上产生共鸣了。”少彬君本人亦有同感。这就奇怪了,他不是捐出大批文物,该有看头才对呀。他说了:“当初,我曾直言旧馆英军的东西太多了,日军的货色则无关痛痒。当年日本军国主义入侵之前,蓄谋已久,处心积虑,搜集和组织所需的情报,精细得不得了。我捐了相关文献,也安排了课程和培训,说明了文献的意义。具体的布置和展示,我就没参与了。”

问题究竟出在那里呢?我问。他也毫不讳言:“捐献的200件文物当中,展馆只留下30件,展示出来的更少。问了,说其余170件交给上头,现由国家图书馆保管,小部分存放在展馆的影像里,供学生按钮互动,好玩!当初向我征求文献的,是独门独户的国家档案馆,后来档案馆归属国家图书馆,由通讯与新闻部直接管辖。不怕官,只怕管,连我也胡涂了。那天《早报周刊》发表了几张我捐出的图片,图书馆还来电话,说有捐给我们吗?我苦笑着说“捐了”。现时电脑系统在文物管理上仍存在缺陷,只能输入书名,无法记述书内的图片,所以工作人员无从获知某些重要图片的出处。更糟的是,一旦展厅设计人员只侧重视觉效果,清单内的珍贵文物,在非专业人士眼中,显得又黄又旧,会被误用作墙纸,乃至束之高阁。”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埋葬日本战犯骨灰的墓园还应该保留吗?

leave a comment »

南洋视界    2017-7-20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7/20_20.html

新加坡中北部后港泉和道,是个住宅区。走进住宅区不起眼的一处,你会赫然看到一个“日本人墓地公园”。这个埋葬着日本战犯的墓园,最近在新加坡引发了讨论。这个墓地由妓院老板二木多贺治郎于1891年捐出为南洋姐的埋葬所。墓地于1987年由新加坡政府宪报成为纪念公园,占地29,359平方米,共有910座墓碑,是东南亚占地面积最大的日本人墓地。

墓地里除了当年在新加坡卖笑的妓女墓碑外,还赫然耸立着二战期间进军新加坡一带的日军战犯的墓碑。

雅虎网站的一篇评论指出,光是其中一个不到一米的墓碑,就是为了纪念135名日军战犯。这些战犯是因为日本占领期间,在新加坡“大肃清”行动中犯下暴行,而在旧樟宜监狱被处死的。墓碑上将这些战犯描述为“殉难者”。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0, 2017 at 11:45 上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