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李光耀:新加坡是不怕大马的榴梿

leave a comment »

人民邮报    2015-3-29
http://ch.therakyatpost.com/新加坡是不怕大马的榴梿/

“新加坡就像是榴梿,你试图去挤压它,伤的只是你的手。是他们(马来西亚政府)要将榴梿抛弃,但是他们不知道榴梿的内部蕴藏着十分有用的物质、高蛋白质。我们(新加坡人)将会善用榴梿。”

1965年8月9日,新加坡与马来西亚宣布分家,新加坡已故首任总理李光耀多次在公开场合道出马新分道扬镳的原因,而在同年9月12日,在三巴旺的一场奖学金颁发仪式上,李光耀再次阐明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的决心,当中涵盖了不少的不愤。

《人民邮报》根据新加坡国家档案局的讲稿存档,重温这篇铿锵有力的演词,重新整理成新闻,李光耀迄至临终前对马新分家的耿耿于怀,在事隔50年后读来,仍有余温。

对照今昔情境,李光耀当时还强调,新加坡不会落实“一个种族、一个语言、一个宗教”的制度,因为那是非常愚蠢的。

line_divider

■ 新加坡不会轻易被欺负

李光耀当时说:“有人觉得新加坡是一个小国,他们(马来西亚)可以对我们为所欲为…没那么容易。”

“我们面积是小,那只是地理。但是我们有的是有素质的人民、政府、组织、气概、道德,所以想都别想(欺压我们)。”

“如果他们想把我们当作是橙那样去挤压取汁,或许他们可以取走我们的汁,但是取不走我们的精华。”

■ 马新分家吃亏的是马来西亚

马新分家,外界的评论大多数是新加坡吃亏,因为无法再依靠马来西亚这个天然资源丰富的国家,但是李光耀却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损失的反而是马来西亚。

“40%或超过40%的马来西亚消费能力是在新加坡。我们可能只占马来西亚总人口的20%,但是我们有消费能力,因为我们有工作,这里有钱。”

“如果人家不要这个40%—44%的市场,好吧,随他们,我们要与他们一起开拓市场,既然他们不想,我们就自己制造肥皂。”

李光耀说的“肥皂”,其实就是Lux。当时Lux的近半销量其实集中在新加坡,李光耀认为当时把工厂设立于八打灵再也的Lux为了新加坡市场,是会在新加坡设立工厂。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03月 29, 2015 at 11:18 pm

开明专制?李光耀的过失与影响

leave a comment »

刘晓鹏(淡江大学美洲研究所副教授)    2015-3-25
http://140.119.184.164/taipeiforum/view/205.php

李光耀从政的早期,为争取民众支持,十分贴近社会,因此如本文开头所述,他积极鼓吹民主与出版言论自由、排斥政党聚集财富、也不满英国人浮滥进口外劳与移民破坏新加坡的主体性。然而李光耀长期执政产生的威权专制,终于和立国宗旨反其道而行,形成今天新加坡打压言论自由举世闻名、财富集中于党国裙带关系、也更倚赖外劳与移民维持经济成长,为新加坡的未来留下巨大变数。

If you believe in democracy, you must believe in it unconditionally. If you believe that men should be free, then they should have the right of free association, of free speech, of free publication. -李光耀,1955

My party may have a lot of faults, but there is one fault that it has not got – too much money.-李光耀,1957
 

For cheap labor, they [the British] allowed unrestricted immigration without any plan, without any policy and without any intention of creating or preserving the self. -李光耀,1957

前言

约从上世纪80年代末起,两岸都受到自由化的影响,社会、政治、经济开始受到不同的挑战。环顾世界,同为华人国家的新加坡,实施一党专制的同时又能够保持强大经济竞争力,与两岸当时的困境形成鲜明的对比。因此李光耀“开明专制”模式开始受到两岸的学人、政客与媒体的注意。

四分之一世纪以来,两岸社会与政治的纷扰未曾稍停,相对于新加坡的安宁稳定,使李光耀的“开明专制”一直是热门议题。因此当他病危的消息传出,中文媒体环境中对他一生贡献的评价多为正面,换言之即使连“专制”都是一种“开明”。惟无论何种政治人物,一生必定有得有失,作者不拟在功劳簿上锦上添花,将在他因“专制”造成的过失上提出看法。

政治遗产

很少人知道李光耀是靠争取出版、言论、集会结社等自由起家,半世纪前受英国教育的李光耀对西方式民主一点都不陌生,是权力让他成为后来的李光耀。因此,要检讨李光耀的过失自然也源于其强硬的统治模式上。

管理不到七百平方公里的土地,藉训话与新闻管制和人民沟通,用不公平手段操控选举,辅以许多苛政来维持稳定,包括毋需经司法审判就无限期拘禁的内部安全法。这样的模式在当代环境中,很难运用在领土与人口稍大的国家,更难成为任何国家仿效的对象。而且强硬统治的实质意义根本是因为把持政治工具,不愿意有耐性与他人沟通。

缺乏耐性的第一个结果是任意逮补异议人士。从著名的1963年的“冷藏行动”到1987年的“马克斯主义同谋”,包括中间数不尽对平民、律师、社运人士、国会议员的白色恐怖。李光耀仅因政治意见不同,就动用内部安法, 造成无数的家破人亡,至今新加坡许多老一辈谈到了还不寒而栗,成为社会“稳定”的基础。 阅读更多 »

新加坡的“李光耀遗产”

leave a comment »

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   译者:何黎     2015-3-25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1222

伟人逝去,巨变往往接踵而来。李光耀(Lee Kuan Yew)逝世,享年91岁,他无疑会视为20世纪最伟大的领袖之一。在他撒手而去后,新加坡能否长治久安?

也许有人会质疑他的伟大。毕竟新加坡只是一个小城之邦。也有许多人以为他不过是个威权统治者。然而,尽管西方媒体对他多有批评,他在国际政界却广受尊重。

世界领袖尊重李光耀,因为他是一位地缘政治天才。他常常直言不讳地剖析当代重要国际趋势,并提出英明的行动建议。美国大使弗农•沃尔特斯(Vernon Walters)曾打趣称:“谢天谢地,李光耀只是一个小国的领袖;否则尼克松(Richard Nixon)和勃列日涅夫(Leonid Brezhnev)只能抱团互相慰藉了。”

李光耀给新加坡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也是他受到尊重的一个原因。1965年他上任时,新加坡是个刚立国的前英属殖民地,因为被驱逐出马来西亚联邦而摇摇欲坠。一个没有内陆的城邦很少能够生存下去。大多数人预计新加坡会成为一个失败的国家。 阅读更多 »

本地人看新加坡 “可比小蒋时代”

leave a comment »

中国时报/林欣谊    2015-3-27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50327000883-260115

新加坡人李慧敏出生于1970年代,推出笔调犀利的《新加坡,原来如此!》,传达这一代新加坡人的真实心声。

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李慧敏出生于1970年代,她从自己的成长历程爬梳新加坡社会面貌,推出笔调犀利的《新加坡,原来如此!》,传达这一代新加坡人的真实心声,在李光耀版传记充斥书市之时,作为恰好对照的“民间版”新加坡解读。

李慧敏现为自由撰稿人,她近日访台,快人快语的她,对于部分台湾人民欣羡新加坡,直率回应:“那就来新加坡住住看啊!”接着语调一扬:“你们还想回到蒋经国时代吗?”无奈指出新加坡在高经济成长背后,所付出的看不见的“代价”。

那些代价包括,失去了言论自由,“不只是站在街头抗争的那种,而是从媒体到学术界,都缺少提出多元意见的反思能力。”她认为大多数新加坡人,就像鲁迅《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中的“聪明人”,务实性格强烈,就算对现状不满也不愿仗义直言,以免惹祸上身,牺牲安适生活。

人民的怯懦也呈现在《快要死了还怕被罚》,文中描述有次新加坡地铁故障瘫痪,车厢内大家快窒息时,终于有人破窗引进新鲜空气,但事后这位“英雄”却深怕被罚款而不愿露面,舆论还得声援“请不要罚他”。

她认为李光耀不仅威权且心思缜密,有系统地从语言、媒体、教育、土地制度等控管人民,“因此新加坡模式很难被复制。”不过新加坡严刑峻法虽造就人民守法,却没有情感认同与公民意识;整体社会功利取向,使得人文修养与精神内涵贫弱。

李光耀自豪的双语政策,不仅消灭南腔北调的方言,华族依然华文程度低落,新加坡具有特色的“Singlish”(混杂了华文、马来文与方言的英语)在她看来,“就是双语政策失败的结果,大家每一种话都说不好。”

面对新加坡未来,她相信决定政府走向的正是人民:“希望我们有更多孤注一掷的勇气,让社会拥更多元的声音。”

Written by xinguozhi

03月 28, 2015 at 2:57 pm

挽歌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5-3-27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5/03/blog-post_27.html

生前事,身后评,死者已矣,争朝夕不在于一时。过来人自会发表传记,文史工作者自会翻阅档案,博士生自会多方考究,汇集成文。三五十年后的评价肯定会更中肯。

新加坡第一任总理李光耀先生于2015年3月23日凌晨往生。

在他病危期间,祝福与讨伐的声音已经并存。在宣布李先生百年归老后,有人欢喜有人愁,我们看到歌功颂德的场面,平民哭泣的镜头,也看到嬉笑谩骂与无情的诅咒。

在那个对抗的年代,李光耀对政治对手毫不容情,使许多家庭与个人蒙受一辈子的创伤。经历过的人士,被牵连过的人士,同情的人士都无法忘记那阵苦痛。在铁手腕的统治下,新加坡的经济欣欣向荣,但人们始终无法摆脱心头上如影随形的白色恐惧。….相信这一切都是唱衰挖疮疤的根源。

1957年,新加坡代表团前往伦敦,出席第二轮独立谈判,归来后公众聚集在政府大厦前大草场。李光耀发表独立演说。图片来源:NAS

可是大家也都同意,李光耀跟当时许多反殖民地主义的年轻人一样,将青春奉献给信念。殖民地政府一路来都无法解决的城市住屋与卫生等问题,李光耀所率领的团队做到了。在李光耀当总理的最后阶段,我们有一个十分美好,充满希望,生机勃勃的80年代。

在面对印尼对抗后如何改善双边危机的艰难时期,李光耀果敢到印尼国家英雄纪念碑前鞠躬,撒下化解仇恨的鲜花。六四事件,李光耀以小国总理身份,为中美两个大国架桥,缓和了一触即发的国际纠纷。小国的影响力,远远超越了它的土地与人口。

1963年,李光耀走遍全新加坡所有的乡村,走完这道阶级就是巴西班让的华侨学校。图片来源:NAS 1963

1963年,李光耀走访杨厝港,可以想象为何李先生当年深受老人家的支持。图片来源:海峡时报)

每个创造历史的时代都有许多无名英雄,但一将功成万古枯,唯有领导留其名,这是再介怀也无法突破的历史规律。无论我们从美好人生的角度来看待李先生对新加坡的贡献,或是从阴暗的一面来评论李先生的过失,到头来我们看到的是一位从叱咤风云步入风烛残年的老人,在日益孱弱的气息中受到严重肺感染,2月15日至3月23日间,再也没有离开过加护病房。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3月 28, 2015 at 2:51 pm

新加坡:危险的成功

leave a comment »

萧瀚    2015-3-26
http://cn.wsj.com/gb/20150327/LET102439.asp

新加坡的惊人成就始终与刚刚去世的李光耀这个名字连在一起──从1959年上台到1990年离任,做了31年总理,但留任内阁资政直至2011年5月才彻底退出权力中心,实际影响力整整持续了51年!套用一句孔子的话,可谓“知李罪李,其惟狮城”。

若以成熟民主政治的标准来考量,新加坡算不上一个自由的国家,缺乏新闻自由、限制了大量私权自由的国家很难说是个自由之国;新加坡也算不得一个成熟的民主国家,反对党一成气候领袖就会被送进监狱或者被诉讼搞破产的国家也很能说是民主国家;不过,新加坡却是公认的法治国家──虽然这是一个还保留了鞭刑这种伤害肉体之野蛮刑罚以及经常性打击民主权利的法治国家,而其政府的廉洁则更是有口皆碑。

新加坡的成就应当归功于法治的部分,权重相当之高──没有法治,就不会有秩序,人们被确认的权利就无法得到保障,罗马法谚所谓“无救济则无权利”,李光耀及其继承者治理的新加坡并不向人民轻易承诺几乎所有民主国家都会承认的自由和权利,但一旦法律上拟定,就会严格按照法律保护这些自由和权利,同时,其法治也是严刑峻罚的代名词,其法治的公信力里有着浓重的法家阴影,包括它备受赞誉的官员廉洁很大程度上既是高薪养廉,也是刑罚严酷的结果。

除了法治,新加坡的成就还要归功于正确的经济政策。李光耀从最初胜选执政开始,就清晰地知道新加坡人民需要安居乐业,所以,他的经济政策始终围绕着根据新加坡独特的地理位置、国际政治环境和风俗人情制定并调整经济政策,并且时刻警惕和消除各种缺乏实效的空想的影响,包括当时在全球甚嚣尘上的共产主义。多年来,李光耀治下的新加坡都被公认为是市场最自由也最规范的国家,其经济开放度一直处于世界前茅。撒切尔夫人赞扬李光耀,说“他从未出过错”──这个“从未”应该是指重大决策方面,并非毫无道理。

政治是法治和经济的基础,对新加坡的政治,毁誉皆有,但它确实是新加坡经济的重要基础,自1959年李光耀的人民行动党上台执政以来,近56年来它一直牢牢地控制着新加坡的政权,1968年以来的威权政体不是民主政体,但它的高效、廉洁、法治保证了新加坡各项政策的连续性和政府公信力,人民可能缺乏一些政治和私权的自由,但他们大体都能安居,也就能乐业。 阅读更多 »

后李光耀时代 新加坡何去何从

leave a comment »

超越新闻网    2015-3-26
http://beyondnewsnet.com/20150326-post-lee-kuan-yew-era/

美国《福布斯》杂志网站日前刊登加州查普曼大学(Chapman University)城市研究教授科特金(Joel Kotkin)的文章说,李光耀和邓小平是过去50年中,亚洲最关键性人物中的两个。李身躯高瘦,出身海外传统客家人家庭;邓五短身材,是中共职业革命家。两人背景迥异,但同为实用主义大师,而且在推行国家指导下的资本主义经济,大力引进外国资本、技术,实行强权统治。

在过去半个世纪时间里,李光耀不仅塑造了今日新加坡的内政外交格局,他与人民行动党更是开创了享誉亚洲的新加坡模式。如今,李光耀正式告别这个他一手拉拔起来、718.3平方公里国土、547万人口、人均GDP56000美元的国家。

被他一手推向国际政治经济舞台的新加坡将何去何从?对此,专家认为,鉴于李显龙已在成熟执政,李光耀去世对新加坡内政外交总体格局不会有太大影响,但是人民行动党将在局部面临挑战。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03月 28, 2015 at 2:33 pm

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

Join 1,086 other follower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