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美国政府试图迫使3M将其面向海外市场的口罩输回国内

leave a comment »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詹姆斯•波利提,迪米,劳伦•费多尔,安德鲁•埃奇克利夫-约翰逊    译者:何黎 2020-4-3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87089

白宫与3M之间的紧张关系公开化,白宫试图援引《国防生产法》,要求3M将拟销往亚洲及美国周边国家的口罩输回国内。

美国白宫试图迫使3M从其新加坡工厂向美国出口口罩。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肆虐之际,白宫与这家总部位于明尼苏达州的制造商之间的紧张关系逐渐公开化。

据第一知情人士透露,3M本周拒绝了白宫官员的要求,即向美国出口约1000万只在新加坡生产的、用于亚洲市场的N95口罩。

该知情人士表示,出于法律和人道主义的考虑,该公司不愿接受白宫的要求,原因是亚洲地区的医疗工作者将因此无法得到保护。

3M的高管确实承诺要从中国的一家工厂向美国出口一批数量相当的口罩,但这并未阻止白宫对该公司进行公开抨击。此外,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还援引了美国在朝鲜战争时期制订的《国防生产法》(DPA),这是他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第二次援引该法案。这一最新举措将迫使3M在美国政府提出要求时向其出售产品。

“在看到3M怎么处置他们的口罩之后,我们今天狠狠地打击了这家公司。把‘《国防生产法》’贯彻执行。”特朗普周四晚在Twitter上发帖称,“政府中许多人对他们所做的事情感到非常吃惊——他们会付出巨大代价!”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3, 2020 at 10:40 下午

发表在 新冠疫情

Tagged with , , , , ,

19世纪英国人为新加坡打通海路,并靠华人穿针引线将弹丸之地和全球串连

with one comment

作者:约翰·培瑞(John Curtis Perry)    译者:林添贵     2020-3-11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32257

英国人卓越的治理加上华人冒险犯难的精神,合写了创造商业成长的方程式。华人具备充沛的商业热情,而英国人把此力量引入全球轨道,而海洋成为双方合作大展身手的舞台。

新加坡殖民地开辟初期几十年,许多人闻风而至,城市快速发展起来,部分原因是此地吻合本区域长期以来的海洋传统:没有腹地的港口,和麻六甲一样是贸易畅通的国家,而大海才是希望之所在。新加坡欢迎新移民,其中绝大多数是华人。

除了海盗肆虐,外在威胁其实微不足道,内部冲突才真正是大问题。商人和居民的隔阂不仅存在广大的华人社群内,也在华人和其他可能嫉妒华人的财富的民族之间,并引发地区性的矛盾。纵使如此,殖民政府仍建立一个基本上稳定的平台。

英国人卓越的治理加上华人冒险犯难的精神,合写了创造商业成长的方程式。华人具备充沛的商业热情,而英国人把此力量引入全球轨道,而海洋成为双方合作大展身手的舞台。

1819年英国人抵达之后的十年期间,新加坡河两岸都已开辟,作为港口及日后城市的中心,建筑物如雨后春笋纷纷冒出。按照莱佛士的规划,右岸成为政府中心,有许多公共建筑,左岸则作为仓库──本地人称之为“货栈”(godowns)──及各种不同的海洋活动之用。莱佛士很粗暴地设计城市,以种族和职业作为区别来迁徙及隔离人民,拆除既有的建筑物,以及分配空间。莱佛士及其追随者希望有笔直的道路、以砖瓦为屋顶的石造建筑。他们盼望有个整齐又干净、美丽又有秩序的城市。

英国人莱佛士1819年登陆新加坡雕像

图为1819年登陆新加坡的英国人莱佛士(Stamford Raffles)雕像。(Photo Credit:中央社)

和其他海港一样,各个族裔绝大部分各自生活,很少有通婚现象,欧亚混血社群仍然很小。尽管随着英国驻军而欧洲人人数增多,多年之后,此地军队规模和英国在印度的驻军愈来愈接近,但整体欧洲人在总人口数百分比中仍相当渺小。经济而非种族,最终决定一个人会居住在什么地方。欧洲人社群在宽敞的、绿树成荫的空间中享受居住平房(bungalow)的生活,有钱的华人商人也跟进;穷人只能挤住在嘈杂的市廛。

在英国人当中,这个地方很快就有了绰号:“东方的马德拉”(Madeira of the East),而马德拉岛以气候宜人著名。新加坡看来相当有益健康,许多下葬本地的英国人大多是来自印度,希望在此养病却不幸事与愿违的人。1830年代末期,英国海军军官席拉尔德‧欧士朋(Sherard Osborn)如此描述让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新加坡的活力:“相形之下,故步自封的印度,是个腐朽、暮气沉沉的世界。”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31, 2020 at 7:30 下午

发表在 前事不忘

Tagged with , , ,

新加坡模式光环不再?

leave a comment »

    2020-3-30
https://www.cup.com.hk/2020/03/30/has-singapore-model-faded/

近年新加坡经济问题丛生,打击执政人民行动党的统治威信。图片来源:路透社

新加坡自1960年代独立,逐步由中转港口发展成世界十大富裕经济体之一。长年的稳定繁荣,促成人民行动党长期执政,其家长式威权资本主义更成为所谓“新加坡模式”,与西方自由民主政体分庭抗礼。然而新加坡近年社会结构问题频生,面对贫穷人口上升、失业趋势扩大、组屋价格波动等等挑战,政府不是回应有限便是打压灭声,统治资本已受动摇。《日经亚洲评论》近月一篇专题报道,就指出新加坡表面风光之下的种种弊端。

以人均收入计,狮城现时排行全球第九,堪称富裕国家,然而近600万人口之中,贫穷人口占25万,按官方估计,底层20%居民每月开支超出收入335元新币(约1,800港元);同一时间,当地生活成本不断上涨,水费自2017年起上调3成,医疗费5年内增加1成。组屋市场先是过热,后来变成负资产计时炸弹,加上国际贸易受挫和结构性经济问题(例如人口老化),新加坡2019年增长放缓至近10年最低水平。前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首席经济师杨南强(Yeoh Lam Keong)表示,新加坡情况好比壮年时在菲律宾工作,老后却在伦敦退休,以经济繁荣换取社会稳定的狮城模式已经出现裂缝。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30, 2020 at 6:20 下午

情绪勒索 2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20-3-29

“情绪勒索”最好的例子莫过于“囚徒的两难”,罪犯在公权力下被囚禁,失去所有的自由,丧失与外界的联系,对于事物的判断就很难达到理性的高标。因为作一个理性判断需两大因素:不但需要理解自身的处境,还必须掌握(至少揣测)对方的意图,才能作出最后的决定;因此,身陷囹圄的囚徒往往只能妥协、减损,或者“弃暗投明”的背叛(这就是人民行动党对中间选民的预期效果)。以“新冠病毒”的囚徒来说,首先并不了解自身对新病毒有多大的抵抗力。再来,对于政府抗疫的评估,也只能靠国内的官媒,并没有一个全面的认识,让二丑们牵着鼻子走。

今天莫愁读吴汉钧的《冠病戳破“国王的新衣”?》,才第一次知道我们的“抗疫医疗体系效率”仅排世界第24位。相信大多数官媒忠实追随者都会和我一样吃惊,因为在本地官媒大吹法螺下,以为新加坡的抗疫水准没有第一,也该第二吧?让莫愁给大家看一张图:

就以冠病试剂盒来说,国际推崇的是韩国的和韩国的抗疫策略,本地《红蚂蚁》却说冠病试剂盒是新加坡的世上最好,赢了咯!不过二丑吴汉均还是有话说:

行文至此,很多人会好奇,新加坡(医疗体系效率)排在哪里?第24位。新加坡国立大学苏瑞福公共卫生学院分析上述报告后认为,导致我国排名较后的因素很多,其中一个是报告编写团队从公开信息取得的资料,不足以全面评估我国的卫生安全体系。这并不奇怪,因为新加坡视防疫准备为战略部署,未必完全公开化。

远的就不说,拿新加坡和港台比较,就确实不好:

而台湾方面对于抗疫方面的预算才新加坡的一半,人口和土地面积和马来西亚差不多。只要这些问题被摊开了,国民就不禁要回溯当时官媒盛赞的所谓“佛系武当抗疫”是否是无作为,且慢了很多拍?这些精英没有想象中的聪明? 阅读更多 »

陈清木回击张志贤 选举宪政问题与百姓生死存亡,孰轻孰重?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     2020-3-28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20/03/陈清木回击张志贤 选举宪政问题与百姓生死存亡,孰轻孰重?/

早前,国务资政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在国会指出,展延大选至超过规定期限有违宪法;也指组成看守政府建议“显得对宪法缺乏理解”。

对此,新加坡前进党秘书长陈清木医生录视频作出回应,并指张志贤“误解了他的重点”,并提出疫情当前和无法举行大选将面对的“宪政问题”,孰轻孰重?“答案是很明显的,我们讨论的是生死存亡的问题,人命关天,一定要把全部的精力和资源,用来对抗疫情。”

他指政府应集中精力,在未来12个月做好防疫、解决当前迫切的公共健康危机,确保国人的安全。

他也比喻,船固然需要船长掌舵,但如果过去数月我们有学到什么,那就是当船上的人都病了、疫情还在扩散,要找到避风港将是漫长的。

“在这情况下,480亿元的坚韧团结配套,恐怕将成徒劳。”

部长、各部门、医疗体系已面对重大压力

选举的时机可以等待,陈清木认为,当前部长和各部门所承受的压力已经很大了。如果现在还要选举,他们就得一心多用,还得确保如何安全地进行选举。

“关键是如何选择,如果尽早大选,将冒着让260万人口面对感染病毒的风险,将形成严重的公共健康危机。”

张志贤也提到,尽早选举让国人决定谁将领导国人未来,“但他(张志贤)能接受尽早选举,意味着让更多国人面对感染的风险?在医疗系统已面对重压的情况下,这是他愿意承担的风险吗?”

他直言,待疫情减缓后再选举,绝不是幻想而是客观的判断。“疫苗已在加紧研制,也加倍落实社会防疫措施,却越趋见效。”

他也指出,全球已加大抗疫力度,中国也是很好的例子,说明未来情况好转是可预期的,国人已被给予机会,等待疫情结束才选举。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28, 2020 at 4:36 下午

情绪勒索——行动党的如意算盘

with 5 comments

李莫愁    2020-3-26

有句法律的老生常谈,说: “Not only must Justice be done; it must also be seen to be done.”(正义不仅要实现,而且要在看得见的情况下实现),这样利用情绪勒索赢来的大选,简直太卑鄙了,呸!

人民行动党想利用“怕”在瘟疫蔓延时,来个闪电大选,对国民进行情绪勒索,趁机大捞选票。我想这儿人尽皆知,恐怕连路旁的小狗都知道吧。

而官媒也想通过对这次抗疫的赞颂,来合理化他们应该高票当选。韩咏梅说:

到目前为止,新加坡的抗疫策略在国际上受到肯定,在国内基本上也是褒多于贬,对执政党来说,这可能是一个危险的时期,但也是最好的时机。

有人说新加坡就好像学生时代那种低调的学霸,周围的人都看不懂他到底有没有读书,有人为他着急,有人批评他,但是最后他都能考到优异成绩。由第四代主导的抗疫工作,间中虽有一些不足,但基本上瑕不掩瑜,人们对他们整体的信心也逐渐建立起来。

这个调调儿之前也在《红蚂蚁》张丽苹文章见过:

目前,执政党处理疫情的果断与效率,让新加坡成了国际社会的模范生、世界卫生组织印象深刻的典范、哈佛大学研究人员口中的“黄金标准”。如果他们在抗疫上能够一直保持高效率,不犯大错,肯定会大大提高胜算。

……慢着,你不觉得他们悄悄改变游戏规则了吗?四年一次的全国大选主要是针对过去几年的执政打成绩,以及对他们提出4G领袖的认同,一次抗疫就决定一切了吗?再说,如果以“有效抗疫”与否来裁定谁应该当选,那么在野党应该都靠边站,因为他们连置喙的余地都没有,还有那吓人的“泼马”……

瘟疫蔓延时还有一个好处,凡是超过250人的集会都不得举行,那么“群众大会”这个行动党最忌的“鸡肋”大可抛到九霄云外,至于交通费、鸡饭便当、饮料开销他们可不看在眼里。而靠着群众大会攒聚人气,以至于让全国瞩目几天的在野党就惨兮兮了。韩总只好略过不表了。

再退一万步来说,新加坡抗疫真的是比“教科书”还“教科书”,才会有如此“亮眼”的成绩?其实那些佛系武当什么的……“瘦瘦一支骨,功夫看未出”都是官媒拾人牙慧,加以“师爷”一番弄出以来的东西,说不好听叫做自吹自擂。主要的原因是新加坡国小,还是个岛屿,没有跟任何国家有陆地边境,进出的关卡比较容易控制,此其一。不过随着马来西亚的疫情越来越严重,搞不好成为重灾区的时候,那时成绩可能就不“靓丽”了,此其二。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26, 2020 at 3:23 下午

《东方直布罗陀争霸战》:被称为“绝对之恶的存在”的辻政信,是如何一手策划攻陷新加坡

leave a comment »

作者:辻政信    译者:郑天恩    2020-3-4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31975

辻政信于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担任攻占马来半岛的日本第25军作战主任,仅仅用了55天占领马来半岛、70余天攻陷新加坡,此后被奉为“战争之神”。不过,对于辻政信在二战期间的各种争议作为,曾采访他的日本知名作家半藤一利形容,辻政信是“绝对之恶的存在”。本文为当时辻政信撰写针对新加坡的攻略计划。

Photo Credit:燎原出版提供

远东的镇海石

新加坡是英国支配亚洲的镇海石。它不只是保卫印度的东大门,也是防卫澳洲的北方锁钥。

从欧洲往东洋的航路以新加坡为轴心,北通上海、香港,东抵澳洲与兰印的宝库。这两条动脉,乃是数世纪以来英国支配太平洋的关键,而其心脏正是新加坡。

一八一九年一月二十九日,新来乍到、充满锐气的英国人莱佛士,率领若干军队在这里登陆,并扬起了联合杰克旗。接着在二月九日,他透过巧妙的外交手段笼络了柔佛苏丹拉曼(Abdul Rahman Muazzam Shah),仅以少量金币便获得了当地的永久租借权,开始着手建设贸易港。当时新加坡的居民仅仅只有一百五、六十人,还是零星散布的原住民部落,堪称是一片荒凉寂寥的蛮野之地。之后在一八二四年,这座岛又正式让渡给英国东印度公司。

新加坡在军事设施上进行强化是始于一九二三年,也就是华盛顿会议的两年后。究其原因,乃是对于英日同盟废弃的回应。在英美联合起来,以五:五:三的比例强压日本、限制日本海军膨胀的同时,他们也巧妙地把此地划分到防御限制的范围外,并订立了一项十年计划,投入高达一千几百万镑的预算,要在这里筑城。一九三八年,乔治六世船坞(King George VI Dock, KG6)落成(注1),新加坡呈现出一派近代要塞的姿态,和直布罗陀、珍珠港、马尔他并列为世界四大要塞,以豪壮的声威而自傲。

随着支那事变的发生,日英势力在东亚的对立日益尖锐,于是英国在这里设立了远东军总司令部,在朴芳上将(Robert Brooke-Popham)的统帅下,意图将东亚殖民地军队统合为一。他们以英印军、澳军等强化其防卫力,更在美国的援助下,将军备前所未见地增强。在开战前夕、日美交涉达到最高潮的时候,新加坡号称“全岛披上精钢铠甲、固若金汤的城池”,又有“威尔斯亲王号”、“反击号”两艘精锐战舰不辞千里进驻此地,用以威吓日本。日本人至今对此应当记忆犹新才对。

在地缘政治的位置上,新加坡已经自然形成一座易守难攻的要塞,再加上设备强化,更是具备了近代大要塞的威容。在面对海岸的方向,它装备了为数众多的十五吋炮,特别是在扼守柔佛海峡东口的樟宜角,更是构筑了有巨大军营群环绕、以钢铁和水泥加固的强大要塞设施。世界最大的十八吋巨炮,令人毛骨悚然的炮口正对着这边的海面。登加、加冷(Kallang)、实龙岗(Serangoon)等军用机场,都相当适合当作大规模空军的根据地,实里达军港也有可以收容五万吨级战舰的两座船坞。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22, 2020 at 5:09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