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亚细安团结

leave a comment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6, 2016 at 9:14 下午

从此及彼 亦此亦彼——洪瑞钗医生从流亡路走出亮丽身影

with one comment

林康     2016-7-25
怡和世纪 2016年6月–9月号 总第29期

入列女性名人堂,是洪瑞钗医生去国流亡近四十载,终于得到的来自她自己家乡的肯定。肯定了她推己及人,投身为同样失去了家园的巴勒斯坦难民提供人道救援的工作,肯定了她捍卫真理与正义,挺身对抗不公与残暴行径的执着与坚定。

14652738206026-1-079二〇一六年,说话人在新加坡。既说到洪瑞钗医生,可提及两件事。

一、新加坡妇女组织理事会 (Singapore Council of Women’s Organisations) 为庆祝国际妇女节,三月初提前宣布三月十八日将入列该会新加坡女性名人堂 (The Singapore Women’s Hall of Fame) 的杰出女性名单。洪瑞钗医生名列其中;

二、《从贝鲁特到耶路撒冷》(From Beirut to Jerusalem),洪瑞钗医生近三十年前出版的英文著述,在有了众多语文译本后,第一个中文译本(附带了增补内容)终于在当年二月出版面市。

这两件事,或者说其实是一件事的两面,让人想到时光荏苒、岁月悠悠,想到洪瑞钗医生在悠悠岁月中的择善固执与坚持。

新加坡女性名人堂

新加坡女性名人堂,是新加坡妇女组织理事会二〇一四年三月在该理事会原有名人墙 (The Wall of Fame) 的基础上扩大设立的。设名人堂的宗旨是:承认并表扬奋斗在各个领域的新加坡杰出女性。名人堂入列典礼 (The Hall of Fame induction ceremony),是理事会每年庆祝国际妇女节的重点活动。

入列名人堂,除了必须是新加坡公民或永久居民,或为新加坡诞生女性这一类基本的条件,还必须满足以下要求中的若干,包括:为所属领域的先驱性人物;取得足以作为新标准的成就;对所属领域与社会做出巨大与可持续的贡献;提高妇女的社会地位;为妇女与社会开创新的活动疆域;发挥了启发并带动别人的作用。

新加坡妇女组织理事会设立资源小组 (The Resource Panel),每年根据其资料库中的资料,以及辖下各组织的推荐,整理出一份初选名单,提交给遴选小组 (Selection Panel) 审议并做出最后裁决。新加坡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是二〇一六年遴选小组的主席。

根据遴选结果,二〇一六年入列名人堂的新加坡杰出女性共有十四名。其中,六名运动员,两名高院法官,两名美食家(其中一名兼美食业者),一名外交官,一名女权运动先驱,一名社工,一名医务救援工作者。理事会指出,这些杰出的女性,从自身的观点与热情出发,掌握运筹帷幄与领导的能力,凭着才智与创造性,怀抱人道关怀,塑造了我们今天的社会风貌。

洪瑞钗医生以医务救援工作者的身分获选入列名人堂。名人堂对她的介绍,用了这样的标题:“一位非凡的整形外科医生与医务救援工作者”(Orthopaedic surgeon and medical aid worker extraordinaire)。从标题,到具体的介绍内容,清楚地透露了洪瑞钗医生三十数年前远赴中东,在贝鲁特和加沙狭地提供医务人道救援至今,是新加坡妇女组织理事会推选她入列名人堂的主要原因。 阅读更多 »

地铁公司除牌的名实混乱

leave a comment »

叶鹏飞     2016-7-24
https://yapphenghui.wordpress.com/2016/07/24/地铁公司除牌的名实混乱/

SMRT除牌无疑是正确的做法,然而正确地形容它也非常重要。它不应当再是一家“公共公司”,可是这也并非是“私有化”。

负责投资新加坡国家储备的淡马锡控股,在政府宣布以约10亿元,收购地铁公司SMRT地铁列车和信号系统等固定资产,以便公司能专注于经营地铁服务和维修列车后,随即以SMRT最大股东的身份,宣布用11.8亿元来全面收购SMRT,并准备把公司从新加坡交易所除牌。媒体在报道这则消息时,多以“SMRT将私有化”来形容。淡马锡表示,献议收购的用意不在于增加淡马锡的股权,而是把SMRT私有化,但这不意味着地铁服务的国有化。

很多人在读了新闻后想必一头雾水。尽管法人身份为注册公司,淡马锡控股的唯一股东是财政部。控股成立的原因是按照自由市场的商业原则,管理并投资新加坡政府的资产,让财政部得以专注于制定政策。因此,虽然以商业公司的身份在市场活动,淡马锡的资产均为政府所有。一旦淡马锡全面收购了SMRT,后者就完全是政府的资产了;把这一举措形容为“私营化”,自然容易引起认知上的混乱。

“SMRT将私营化”的说法,是从“除牌”这一结果引申出来的。在交易所挂牌的上市公司的法人身份,英文统称为“公共挂牌公司”(publicly listed company),因为大众(包括外国基金)可以经由持有公司股票,而成为其股东,因而让公司具备了“公共”性质。这是相对于“私人”(由家族或少数个别股东所拥有)的公司。挂牌的“公共”公司必须遵循上市的严格标准,包括公司的重大人事任命、会影响股价的商业决策、季度业绩等,都必须保持公开透明。在这个意义上,公司除牌,相对而言自然就是“私营化”了。

可是,淡马锡说除牌后的SMRT不意味着地铁服务国有化,同样容易造成混淆。因为淡马锡虽然是商业公司,其主人却是代表新加坡政府乃至全体公民的财政部。说淡马锡所拥有的资产不是国有,的确挑战了人们的常识。这中间或许也存在翻译上的问题。英文的nationalisation可以同时指“国有化”“国营化”。SMRT除牌后,还是作为一家企业、按照市场逻辑经营的公司,在这个意义上说它不是“国营”尚可,但它也绝对不是一家“私有”的公司。

这种名实之间的混乱,恐怕也是本地地铁服务问题的一部分。当初把SMRT挂牌上市,成为了public的公共公司,好像同社会集体的公共利益不相违背,但是回头审视地铁服务的重大问题,几乎都是在挂牌之后发生的。首先,挂牌后并非所有国人都是股东,有一小部分的股份为外国基金所持有。SMRT作为上市公司,必须为股东“创造价值”,成为资本的摇钱树。阅读全文»

都是“讲华语运动”惹的祸?

leave a comment »

潘耀田     2016-7-21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6/07/dj.html

现实是:华文华语在本地早已没有什么希望(讲也白讲?!),就算每个月都搞一次“讲华语运动”,电台天天都“耳提面命”也没用。因为几十年下来的教育方针使然?今天的新加坡人都深知“务实”的“硬道理”!而“搞运动”和宣传的人往往也心知肚明?只是把它当成是工作的一部分,取人钱财与人消灾,就和演员一样,照本宣科而已?

近日网上又有人议论“讲华语运动”,这回专注在“新加坡华语去本地化”(?)上。

作者质疑:“巴刹”有何错?“市场”才对乎?

从实用观点而言,其实,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两者都没错。分别只是个感情和习惯的问题,问题是一来到“感情问题”,很多事往往都变得有理说不清?!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问题就出在“讲华语运动”?那“讲华语运动”的问题又是什么?

归根究底,无论做什么事,诚意都是很关键的。老实说,一路来对于《讲华语运动》,除了闻到一股政治气味以外,个人一直都未能感受到其中真诚的态度。

“讲华语运动”到底为了什么?为何“屡战屡败”又“屡败屡战”?这么多年以来,除了落得个劳民伤财,或令痛恨华语的人更加痛恨华语以外,我们的华语真有进步吗?一不留神,如今还引出个本地华语和中国普通话的对立问题!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2, 2016 at 11:44 下午

《李光耀回忆录》解读之七——好战斗的识时务者

leave a comment »

伍依     2016-7-22

李光耀一辈子都和左翼党团斗,和林有福斗,和林清祥斗,和王永元斗,和拉赫曼斗,和南大学生斗,和华校中学生斗,新大学生斗,和华文报业斗,和萧添寿斗,和陈华彪斗,和邓亮洪斗,和社会义工斗,和宗教人士斗,和法律界斗,和新加坡航空职工斗,和社会主义者斗,和自由主义者斗,和第三势力斗……

1961年行动党在芳林补选和安顺补选相继失败,导致职工总会一分为二;紧接而来的是新加坡立法议院信任动议的大辩论,林清祥等人被开除出党。其实,李光耀的清党纯粹是出于思想、政治上的自觉行动,并不是其他缘由的被动行为。

被开除党籍的林清祥等左派人士,成立了社会主义阵线。成立初期,社阵的政治实力超越行动党。行动党的51个支部中有35个支部转投社阵,23名组织秘书中有19名追随社阵。李光耀承认“共产党人跟我们分道扬镳时,破坏了我们的党支部,也摧毁了人民协会和建国队。要恢复人民行动党的强大组织,至少得花两年时间”。

行动党三巴旺国会议员阿末•依布拉欣病逝,李光耀不敢举行补选。在国会中,社阵与行动党各占25席,行动党政权处于风雨飘摇的境地。吴庆瑞在当时似乎相信行动党将因此一蹶不振,在接受英国记者丹尼斯•布拉德沃斯 (Dennis Bloodworth) 访问时说:“使我们震惊的并不是输给了共产主义份子,而是他们竟然如此不费吹灰之力,轻而易举地把我们打垮。”拉赫曼也知道行动党政权摇摇欲坠,“东姑所说的有关新加坡的话却使我们担心。他告诉巫统青年运动,他不要新加坡,却不得不把它纳入马来西亚,否则共产党人就会在新加坡掌权。万一将来他们成功上台,恐怕新加坡会拒绝同联邦合作,那时麻烦就多了。”李光耀也知道“幸好对我在新加坡的危险处境,他(拉赫曼)抱着同情的态度。共产党人对我们的攻击从来就没有停歇。”李光耀需要英国与马来人的支持以清除左翼势力,这就是为什么李光耀不顾新加坡人民的利益,执意要尽快加入马来西亚联邦的最关键的原因,并非真心推动新马合并。

李光耀为了不让国际上把他看着“我不是变节投靠殖民主义者的叛徒”,于是风尘仆仆地“会见一些亚非领袖的时候了,1962年4月,我取道仰光、新德里、开罗和贝尔格莱德飞往伦敦”。在游说了印度总理尼赫鲁、埃及总统纳塞尔和南斯拉夫总统铁托后,获得了三位不结盟国家领袖的支持,李光耀不无高兴地说“我达到了目的。”

接下来,就是玩弄全民投票伎俩了。“离开新加坡五个半星期之后回来,感觉好多了。这期间,我远离了日常公开争论的折腾以及工潮的压力,现在恢复了足够的精力,可以再跟共产党人不断地斗”。

联合国特别委员会将在9月开会,李光耀置于不顾,要赶在特别委员会做出结论之前的9月1日举行全民投票,造成既成事实。李光耀还公然说,“8月14日林清祥问他手下的一个干部、《南洋商报》的一个亲共记者,为什么《商报》不刊登他发表的有关合并的声明。看来《商报》管理层现在更害怕的是政府,而不是害怕万一我们输了共产党人会对他们进行报复。”李光耀无意中透露出“《商报》管理层现在更害怕的是政府”,连工人党领袖马绍尔也认为李光耀制定的全民投票“是非常不道德的;任何诚实的人,不论所持的是什么观点,都不应参加,除非是法律强制。”

李光耀明知在野党号召投空白票是对他的严重威胁,竟不顾政治道德,公然叽叽歪歪地叫嚣和恐吓“为了让他们有更多的理由脱离共产路线,我决定宣布,如果有大量空白票,这些票很可能被当成无条件支持完全合并的选择B,因为这意昧着多数人响应了社阵的号召。这样一来,不是在新加坡出生而是通过登记归化为公民的人可能失去公民权。这就使传统的华裔社团领袖更加害怕。这个信息人们领会了。12个商业团体发表声明后三天,另外三个组织公开表示赞成白皮书的建议,其中一个是一直受共产党支配的新加坡华校教师公会。”又是一个“害怕”!李光耀的“全民投票”取得胜利,原来是从人们的“害怕”中得来! 阅读更多 »

地铁公司私有化的政治考量

leave a comment »

否极泰来     2016-7-20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6/07/blog-post_20.html

(新国志按:淡马锡控股已在7月20日正式提出献议,全面收购SMRT企业。)

行动党不论在国会内外,都是我行我素。只有自己监督自己,别人插不进来。政府想要回答就回答,不想回答,就不回答。反对党议员在国会的提问,政府可以避重就轻的回答,主流媒体更加可以选择性报道。把地铁公司私有化,就是把这个公开的管道给拔掉。

主流媒体传言,在股市上市的新加坡地铁公司,将被淡马锡私有化。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这将是基于政治考虑,而非商业考量。

淡马锡目前拥有地铁公司大约54%股权,而不久前,政府也宣布将以10亿元购买地铁公司的资产,表面看来,好像地铁公司中了马票,发了一笔横财,淡马锡肥水不流外人田,私有化就能增加淡马锡的净利。

一般上,有潜力的公司,如果被私有化,就是说将来,这家公司的净利会上升,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做法,有其合理性。就像一家上市的地产公司,知道将来手上的地皮会起价,趁着现在没人发现,快快私有化。过不久,就会净利大增。

当然,私有化还有一个好处,不需要对外公布账目,不需要向交易所报告交易或者不利消息。自然而然,股民和公众也不能向被私有化的公司索取资料。这家公司将来如何经营,给公司管理层发多少薪金,也不需要向人民交代了。

从淡马锡手握几千亿的投资金额,地铁公司在它的整体投资组合中,只不过是一个小咖。即使政府倒贴10亿来购买地铁资产,所增加的利益,也不会对淡马锡整体表现做出巨大影响。

因此,结论只有一个:政治考量。

政府重组地铁管理层,派了一组军人去提升地铁的管理,维修,等等。几年过去了,似乎没有起色。最近又闹出车厢偷偷运回中国维修的不利消息。这显示地铁问题,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可以解决。现在,离大选还有4、5年时间,把地铁公司私有化,有很多不利消息就可以不需要向股民、公众报告了。

不需要报告,自然就有好处了。如果,地铁公司继续上市,它的一举一动,就要有所交代,其中包括将来的盈利预计,政策,薪金,维修,等等。阅读全文»

相关链接:

淡马锡献议11.8亿收购SMRT

工人党对淡马锡控股收购SMRT企业表示担忧

批评新加坡警察一文遭Facebook移除──所谓何事?

leave a comment »

作者:Mong Palatino     译者:So Wan Ting    校对:Fang-Ling Hsueh     2016-7-19
https://zhs.globalvoices.org/2016/07/19/14725/

Teo Soh Lung and Roy Ngerng, another activist who has been investigated for political activities. Photos from International Service for Human Rights and The Heart Truths (Roy's blog).

张素兰(Teo Soh Lung)(左)和另一名因参与政治活动而被调查的积极人士鄞义林(Roy Ngerng)。照片来自人权国际服务中心及鄞义林的英文部落格The Heart Truths。

当新加坡警方在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下搜索政治活动人士及维权律师张素兰的公寓与电子设备时,她对此事件进行公开批评。她于Facebook发表文章描述有关2016年5月的事件,而她的律师亦把警方搜查公寓的影片上载到YouTube。贴文和影片在网络上广泛流传,轰动一时。

但是张素兰在Facebook上最新发表的贴文却面临另一命运:审查。张素兰指她谴责新加坡警方滥用权力的贴文(见下文)遭Facebook以“违反社群守则”为由而移除。

Teo Soh Lung received a notification that her post criticizing the Singapore police was removed on Facebook for violating community standards. Photo from the Facebook page of writer Kirsten Han

张素兰收到通知,指她在Facebook发表批评新加坡警方一文因违反社群守则而被移除。照片来自新加坡部落客韩俐颖 (Kirsten Han) 的Facebook专页。

张素兰及其社会运动同伴鄞义林在选举前一天因“发表数篇网路文章及贴文,而该举动相当于为选举进行宣传,在选民前往投票所前为选举中衍生的各种议题带来影响”而遭到警方调查。选举当天的竞选宣传活动也是被禁止的,但这些限制主要适用于网上新闻站台,而非个人。张素兰及鄞义林怀疑因他们曾积极参与政治活动而被有关当局盯上。

张素兰在一个社会政治网站Function 8的Facebook专页发表了一篇贴文,描述她在五月底跟警方接触的经历。她贴文的后半部如下所示(部分贴文已如上图所截录):

警方强行夺去我的财产,对我造成极度不便。他们挖掘我的资料数据;他们读了我所有的私人文件,也知道谁是我的朋友;他们侵犯我的隐私,他们犯了罪。我很生气,但我可以向谁求助呢?我们没有国家人权机构,但马来西亚、印尼、泰国与缅甸等我们认为较落后的邻国都有这样的机构。这就是我的新加坡,也就是你们的新加坡,我们是一个警察国家。新加坡人会因为鸡毛蒜皮的琐事感到愤怒,继而向警方控诉。但当警察犯错时,我们该向谁控诉呢?

阅读更多 »

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

加入另外 2,586 位粉丝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