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李显龙的华文B,凸显行动党社会服务之不足

leave a comment »

否极泰来    2015-4-26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5/04/b.html

李显龙看不到华文B以外的世界,同样的,行动党也看不到小框框定义以外的社会服务标准,这样一来,李显龙和行动党都自我设限,标准越来越低,而人民却看到外面的世界,期待也跟着高了。这一来一往,行动党就只能怪自己眼光短浅,看不到人民的期望,预测不到未来。

原本想要谈吴作栋的社会研究,突然想到李显龙的谢启#1,也是一种社会服务。这个谢启,如果以新加坡华文B为标准,应该可以拿到特优;但是,放到华人世界,那就是社会服务不足,大大的降低国际中文水平。

让我们看看什么是国际中文水平。以下是李嘉诚写给李光耀的悼词信:

黯悉李资政辞世,不胜惋悼,哀伤难舍。

资政是世罕其匹、东西一合的历史巨人,笃志结领民心民智,实现有序、自由、公平和仁惠的社会。资政一生果敢磊烈、持守相本、风度庄严、平易近人。身虽同乎万物生死,精神不灭不朽,长存人心。

李氏有缘与资政多次面晤,其思之深,见之远,仁之厚,一切一切仿如昨天,怎不感念畴昔。谨偕小儿泽巨、泽楷敬致深切慰唁,盼总理阁下与家人节哀顺应。

李显龙的中文秘书,以及《联合早报》,为何没有给予谢启协助?还是,他们认为新加坡华文B的水准能够走遍天下——华人世界的天下。还是李显龙认为,自己的华文B很好,新加坡人看得懂就好了,又何必管什么社会服务,华文B只要做到直接传达信息,就可以了。或许,李显龙根本听不到别人的声音,唯我独尊,新加坡哪里找到通晓三语的总理。华文版的谢启,就用英文原稿,以欧式思维,翻译过来就可以了。何必理国际中文的标准呢?

不论是什么原因,李显龙都做不到推广标准华文,提升华文水平的工作。他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推广华文B,希望新加坡华人的双语,最少有华文B的水平。因此,我们要以华文B的标准来看李显龙的谢启,不能拿谢启和李嘉诚的悼词信相比较。与此同时,我们当然也把自己局限在新加坡这个人小红点内,而不是一个更大的世界。

从华文B,我们看到行动党的社会服务诚意。行动党只是把标准定在新加坡这个小世界,而不是世界标准。这个新加坡标准,还是有选择性的,有些是原文,有些翻译就可以了。难怪,我们经常出现中文翻译的笑话。上梁不正下梁还能够不歪吗?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4月 26, 2015 at 11:35 pm

李光耀如何控制华文媒体与对华新闻报道

leave a comment »

商丘羊    2015-4-20
http://www.nandazhan.com/zb/lgykongzhw.htm

1959年李光耀上台,1971年制造了耸人听闻的“报业风波”。“报业风波”是李光耀伙同来自香港的第三势力分子李微尘一起炮制的文化迫害活动。

李微尘,康有为弟子,清末保皇分子,第三势力分子。1949年南下香港,与张发奎等人发起反共反蒋组织,毫无成就,生活十分困难。1956年,新加坡《南洋商报》的第三势力分子傅无闷向他招手,介绍他进入该报成为编辑。李微尘在《南洋商报》没有特殊表现,亦不被重用,但是让他深入了解该报的人事和立场。1960年,经傅无闷推荐,李微尘成为李光耀的新闻秘书,并兼任广播电台电视台新闻主任。李微尘从落魄香江,摇身一变成为李光耀随从,气焰嚣张,不可一世。他每天办公,就是阅报,只要发现报纸中有违背当局的言论,立刻致电该报责问,要求解释道歉,十足是帮闲人物。1976年,李微尘死,李光耀物伤其类,出席了葬礼。

李微尘是一个卖主求荣,恩将仇报,没有民族自尊的小人,所谓第三势力有许多都是这类货色。李光耀对付华文媒体和对付南大同时进行,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几份对南大不利的报告书接二连三抛出,形势岌岌可危,有识之士莫不忧心忡忡。作为华社喉舌的报纸自然要负起呼吁捍卫民族教育的责任,批评政府行事不当自然有之。李光耀特别记得报纸称他是“数典忘祖的二毛子”,这句话的含义是李微尘替他解释才明白的,事实上这称号是名副其实,一点不假。

1971年4月29日,蓄谋已久的李光耀公然指责华文报章宣扬“大汉沙文主义”,向《南洋商报》下手。5月2日,李光耀突然下令逮捕该报总经理李茂成、总编辑仝道章、主笔李星可、人事经理兼公共关系经理郭隆生,引用的竟然是对付政治犯的内部安全法令。《南洋商报》为此发表抗议社论,社长李有成召开记者会,向世界公布不满和抗议。1973年1月28日,李有成也被逮捕。这就是轰动遐迩的“报业风波”。1974年,新加坡政府宣布《报章与印刷馆法令》,牢牢控制舆论,至此,另一份报纸《星洲日报》也由家族经营转变成公共公司。李光耀对此还不满足,1984年,把全新加坡11份各语文报纸和16种杂志完全控制,成立了新加坡报业控股。多年以后,李光耀在他的回忆录中无中生有,妄称当年《南洋商报》企图以华文取代英文,成为主流语文。这个荒诞无稽的指责说明李光耀对华文的仇视多么深刻。除此之外,李光耀几次提及咖啡店里的一份华文报纸,有二三十人传阅,更说明了他的仇视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阅读更多 »

为什么我不挺余澎杉

leave a comment »

白马非马     2015-4-24
https://yennyhanaike.wordpress.com/2015/04/24/%E4%B8%BA%E4%BB%80%E4%B9%88%E6%88%91%E4%B8%8D%E6%8C%BA%E4%BD%99%E6%BE%8E%E6%9D%89/

得谢谢郭明伦,把大腹豪的博客转贴在这里。因为一向来就注意到OMY的博客,大腹豪的这篇文章,其实早看到了。一来对这位可说是文艺界的名人又是晚报的专栏作者没有恶感,二来言论自由就是这么一回事,就是各抒己见。同意时心里就给个赞,不同意时轻轻放下,有道是各花入各眼。

不挺余澎杉呗,我也没看到余澎杉有什么大不了?而且,就像大富豪说的,他那一脸毫不在乎的眼神,其实使我联想起向韩信挑衅的无赖,向杨志卖疯的流氓。但是,我一想起今日的校园里,这就是国家重利忘义培植起的下一代玩转的“酷”,我就知道,要怪罪这样一个少年人,更应该怪罪的,其实是我们的教育体制。

因此,我注意到的,就不是余澎杉那肮脏的“洗澡水”,而是水盆里的婴儿,也就是大富豪说的:“而这个余小朋友在视频里所说的,其实都在大家非议李光耀的那些范畴里打转,并无新意。”

李光耀的功绩那是没得说了,如果没有新媒体的打岔,在主流媒体和官方的造势之下,不仅是“完人”,大概已经是个“完神”的境界了。那么,在这种可说是“一言堂”的情境之中,大腹豪想从一个16岁的小毛头哪儿“听”到非议李神的“新意”,我看这思维可真诙谐了点。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4月 25, 2015 at 7:33 pm

替李显龙改华文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5-4-24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5/04/143046.html

已经过世多年的狗屁文人彭世灼(笔名:依然)当年对李显龙能够用“高处不胜寒”来回应中国的吴仪副总理,吹到是天上有地下无,他写道(2004年6月):

李副总理能以“高处不胜寒”回应中国吴仪副总理的“步步高”,全因为他是华校出身,华文“根植在大脑深处”。华文基础完全不影响他日后以英文进修他的学术专业,逐渐扩大作为工具的英文掌握,最后双语兼通。请注意,这是在华文基础上的兼通双语。

两位副总理高层次的华语交谈,引人注目。所谓“调侃”,带有嘲弄讥笑之意,吴仪的“步步高”绝不会是报道所说的“调侃语调”,在外交场合,怎会有这样失礼的语气与用辞呢?相反的,那是对李副总理的政治生涯如实贴切的形容——衷心祝贺的同时,还语带赞美期许的情致,步步高,终于登上高峰。

“步步”二字,说明那是经过艰苦奋斗,一步一脚印攀登上来的,而不是庄子笔下的大鹏展翅,扶摇直上九万里。

李副总理引用苏东坡名句回应说:“高处不胜寒”,真切反映李副总理今天的心境。他可以通过翻译以英文表达,“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啊!”意思相似,但韵味全失。

他灵巧,实在,更重要的是表达了一种谦卑的精神。登上高峰当然可喜,但承担重任,重任艰巨,不胜其寒啊!没有一点骄纵之情,读来使人对李副总理多一份敬意,距离也拉近了。

可是,李光耀逝世一个月的家属“泣谢启事”,实在是令人看不下去。连这么简单的公开答唁应用文都写不来,怎么可能会吟诗作对?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04月 24, 2015 at 7:14 pm

Amos与Alvin是面镜子

with one comment

冷眼横眉    2015-4-23
http://botakray.blogspot.sg/2015/04/amos-alvin.html

看新加坡人的留言说,Amos需要辅导。就笑得差点岔气,众人皆醉他独醒,看他步出法庭时微笑,不得保释一个星期后,仍如此从容镇静,16岁!小家伙清醒得很啊!需要辅导的是从小被洗脑被拉著鼻子走,不懂得独立思考的新加坡人。

新加坡人铺天盖地对Amos 的谴责,使我想起属于大马之光的网络脱星Alvin Tan近来制作了一个用节奏蓝调唱包头佬祈祷曲(R & B 唱Azan)的视频,在引来马铲的咒骂与死亡威胁的同时,也引出华人卫道之士,热爱异族同胞的大爱族族人,和理非非圣人部落和抽水政客一片义正词严的骂声。

为何我突然提起Alvin呢?我想,骂Amos的人,和群起骂Alvin Tan的人的心态都有一些相同的地方。其实,Amos和Alvin都是发表自己的作品与看法,都没有呼吁粉丝砍异教徒的头,骂他的人怎么如此歇斯底里呢?

尤其是Alvin,在美国做的事,只受美国法律管辖,大马什么煽动法是无权管的,怎么当权者甚至藉著各类非正式管道去攻击他这个早被国家遗弃了的异类?

因为当权者看到了他们眼里对霸权体制的不屑,也看到了他们思考条理的清晰。当权者知道,就只差那么一点,当这些被奴役惯了的乡民突然踏进Alvin和Amos的世界,突破了思考的藩篱,眼界一开阔后,就会挑战现有体制了。

至于乡民,他们怕骂得不够大声,就不够忠贞,不能和Amos或者Alvin划清界线。他们骂,其实是怕,要和当权者,和人口占大多数的野蛮霸凌者说,嘿,别打我,我不是他的人。

因为他们很生气,大家都平平安安,昂公bobi,有得吃有得穿的生活了这许久,虽然奴才了些,委屈了些,春袋缩了些。头低了些,但是所有的不合理我都吞得下,这两人竟然这么大逆不道搞这么多事!这些人要说:我,我,我和他们是不同的!阅读全文»

相关链接:

陈杰毅“新搞作” 惹网友挞伐

Written by xinguozhi

04月 24, 2015 at 12:08 pm

为什么我不挺余澎衫

with 2 comments

大腹豪     2015-4-24
http://blog.omy.sg/shihhow/archives/2859

日前当Amos Yee 余澎杉因无人愿意保释而被关押时,

我说好好好,这小子就该被教训一下,不然学不了乖。

“你不是总追求言论的开放自由吗?怎么现在又不捍卫这少年的言论自由了?”

几位朋友对我的反应颇不以为然。

当然当然,我的立场始终没变。

我讨厌一个只有一种声音,容不下其他异议的环境。

但我希望所有声音的对冲碰撞,是在理性表达的情况下。

如已逝者生前自己所言,他所做的,不一定都对;其一生功过,值得讨论。

其实在网上,不赞成他强势霸道治国方式的、对新加坡现今各政策不满的、当年因关校而受苦的南大生、当年因他而受囚禁的“政敌” ……这些人发出的都是歌功颂德以外的声音。

虽然尖酸者也有,但大部份都在理智地说,理性地论。

而这个余小朋友在视频里所说的,其实都在大家非议李光耀的那些范畴里打转,并无新意。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4月 24, 2015 at 12:01 pm

裕廊的历史没有中文

leave a comment »

科技达人    2015-4-23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228

我的这些记忆,都没有英文字,可是,现在的资料,完完全全一点华文字也没有,你说,叫我的感情从何接轨?

国家文物局新辟裕廊历史走道。公众可从达曼裕廊民众俱乐部或国家文物局旗下博物馆索取相关册子,根据自己喜好自行游览走道。

http://heritagefest.sg/explore-heritage/~/media/65c42b82614749d79e9c87249fb9912d.ashx

新加坡的西部和西北部,在以前,是华文环境,在那里,不懂得英文,也不会被人瞪白眼,如果去那里只说英语,听的人一定翻白眼吐白沫。

今天,过了几十年,来自马来西亚的华文人,英文不强的北方人,依旧能自在的生活着,只因为方言与华语仍然是裕廊和蔡厝港的整个大西部的基本生活用语。

而说也奇怪,如果按照以前华文人受主流社会和东部人歧视的情况来看,他们其实都应该会不喜欢政府。

可是,现在还是很明显的,一路来比较温顺不计较的西部人,依然不太爱高谈阔论政治与民主,简单的生活要求与东部东北部的人不同。

不知道政府人究竟是否知道要与大西部人联系感情,华文华语依然可以很吃得开,博感情不需要太多手段。

但是,现在政府为了SG50,所推出的历史走道,却是纯粹的英文资料,这是不是又说明了政府部门严重缺乏双语人才?

整个大西部的灵魂,就是现在的建筑物依然存在的南洋大学,是政府终结了它,从此以后,新加坡就没有真正的有深度的尖端双语人才。

这是事实,政府不必否认,也不必承认。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4月 23, 2015 at 9:24 pm

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

Join 1,132 other follower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