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好一个花园城市

leave a comment »

区家麟     2015-7-1
http://www.pentoy.hk/好一个花园城市/

猪圈一样的花园,正是权贵们悉心打造的乐园;舍弃自由的顺民,也是权贵们最想培育的奴仆;物质与安逸能买起的东西,比所有人想像都要多。

算是游过半个地球,世上有一个地方,我过门不入,全无兴趣。

那些日子,流浪心态,飘到马来西亚,新加坡就在不远处,理应到此一游。打开导游书,没一处地方吸引我,找不到一个要去的理由。

也许跟香港太相似,比香港更井井有条,街道更整洁,无新意,无惊喜;天很热,人很冷,和香港人一样,鞋口鞋面。

这是我的偏见。

还有那个叫“花园城市”的“美誉”。

去旅行,我想自由放任,闯荡森林原野,无需要逛一个“花园”。花园,代表人工点缀,本来无一物,刻意设计栽种,整齐、干净、不停修剪;长得快生得高的枝叶,要狠狠割掉;繁花似锦,都是精心培育,眼前美景,一切都在掌控之内。

一个规范而安逸的花园,一个没有性格的都市。

这一切偏见,其来有自。

最新一例,新加坡16岁少年余澎杉,只因为拍片批评李光耀,被关进精神病院。

强如新加坡,有钱有面有舆论工具有国家机器有美妙的选票支持,为何要怕一个16岁孤掌难鸣的少年?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07月 2, 2015 at 10:48 am

新加坡周日有团体集会 促释放余澎杉

leave a comment »

立场新闻    2015-6-30
https://thestandnews.com/international/新加坡周日有团体集会 促释放余澎杉/

释放余澎杉联署专页截图

曾拍片批评李光耀的16岁少年余澎杉,目前仍被还押于心理卫生学院(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以等候其精神状况报告。新加坡新闻网站“网络公民”(The Online Citizen)今日报道,有团体将会在本周日,在新加坡唯一容许民众聚集示威的芳林公园内举行集会,要求当局立即释放余澎杉,并发起联署。

报道指,今次的集会由当地一个非政府组织Community Action Network (CAN)举办。该组织过往一直关注新加坡的人权及自由议题。CAN的发言人Jolovan Wham认为,当局因为一个16岁青年的言论,而将之拘留、逮捕和折磨,做法不妥。

不过Jolovan Wham又表示,未知会有多少人出席集会,“可能100人?”。他解释,虽然今次事件被传媒广泛报道,亦有国际组织声援,但“言论自由”是一个抽象概念,不像公积金等议题般切身。不过他亦相信大众都对余澎杉被拘留而感到震惊。

今次的集会将会有人发表演讲,而参与者亦会即场参加请愿签名活动。签名将会递交至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报道附上了今次集会活动的Facebook专页连结,不过本网记者发现专页已经被删除,但在change.org的联署专页亦有效。

另一方面在香港,学民思潮及香港大学学生会等多个学生团体,今日下午亦有前往新加坡驻港总领事馆抗议,要求当局立即释放余澎杉,又谴责新加坡当权者严重剥夺余澎杉的人权自由。

Written by xinguozhi

07月 2, 2015 at 10:40 am

不过是说出心里话的小屁孩

leave a comment »

霉媒    2015-6-30
http://opinions.sinchew.com.my/node/36928

看了余澎杉妈妈的信,里头避重就轻,只是单纯从一个母亲的角度,诉说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身陷囹圄的无奈感受。读完了信,我耐心看完余澎杉那8分钟的短片,很难不在脑中想象他在现实生活中是个怎样的人。

这个短片,很明显他做了充份准备,资料搜集、写稿、编辑、影片剪辑、整合等等,加上他做作的口音,他甚至比一般部落客要专业。他标准的英语,显然接触过欧美文化,短片里说了几句粗话,老实说,要不是和李光耀扯上关系,要不是在那个敏感时期发表,单从语境来看,不过是有些哗众取宠的网路世界的常用语助词。

余澎杉,16岁,不过是新加坡一个极其普通的少年,以英语为母语,从小就说洋话,和大部份亚洲青少年一样,看洋片、受西方文化影响、一半的生活是在网路世界里。在他的成长阶段,刚意识到从小就背在身上的枷锁,于是他困惑,并聪明地了解到所处社会的不公平,所以尝试去解释给自己听。

可惜,他笨到把自己未成熟的言论公诸于世,更糟糕的是,他并不生活在他以为的那个世界:他是新加坡公民。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07月 1, 2015 at 9:26 pm

法术失灵,人民行动党何去何从?

leave a comment »

否极泰来    2015-7-1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5/07/blog-post.html

成也是法,败也是法,行动党的法术出了大问题?

一旦法官的素质出了问题?主控官的素质出了问题?对于行动党来说,过去50年的治国法术将无法顺利进行。反过来说,可能法官和主控官素质依旧,而是行动党法术的运用出了大问题,结果将会更加严重。当政治上出现新的安排,新的常态,新的改变,行动党却拒绝顺应民情,以不变的法术来对付新挑战,可想而知,行动党的未来将是何去何从。

余澎杉的案件,一拖再拖,表面是为了寻求一个对于余澎杉最合情合理,又符合法治精神的解决方法。细想一下,这是不是法官的素质出了问题?如果换成一个圆通,懂得变通的法官,结果会不会像现在这样,成了国际笑话?

如果这个案件在4月就结束,或者,迟一点,在5月的时候结束,事情的发展也不会越闹越大。现在,连联合国人权组织都出来说话了。行动党可能没有想到,作为政府,也可以被告上国际法庭,罪名是违反人权。新加坡虽然贵为第一世界国家,但是,在人权纪录和新闻自由上,和很多独裁政权差不多。有好些独裁者已经被告上国际法庭,这点行动党不可能不知道。

国际法庭,当然有点说多了。行动党政府的国际友人还不少,不像其他独裁政权的国家。但是,国际民间的力量,非政府组织的话语权,已经越来越获得各国政府和国际公司的重视,行动党头头还很可能一直想着50年不变的美景。但是,作为国际世界的一部分,本身又是金融中心,行动党应该看到忽视国际上非政府组织的力量可能结果,法术运用失效,将会带来更多负面的人权和新闻自由的报道。

为什么,过去50年,行动党的法术能够如鱼得水,顺顺利利的根据党的意愿来进行。而现在,却寸步难移,尤其是李光耀过世后,法术的运用,处处碰壁,在社交媒体,在国际媒体上被围攻。很多人认为,现在的行动党领袖,不如从前,因此,在法术的掌握上,在素质上也没得比。一方面技术和智慧不如前辈,一方面又不敢面对现实,因此,做起法术来当然不能得心应手。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7月 1, 2015 at 8:58 pm

新马港台公民团体声援批李光耀少年

leave a comment »

李慧敏(BBC中文网东南亚事务特约记者)   2015-6-30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2015/06/150630_singapore_amos-yee

包括台湾、香港、马来西亚以及新加坡在内的公民社会团体也纷纷呼吁当局释放少年。

辱骂已故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的16岁少年余澎杉(Amos Yee)被关押的新闻引起国际人权组织的关注,而包括台湾、香港、马来西亚以及新加坡在内的公民社会团体也纷纷呼吁当局释放少年。

香港大学学生会在周二(30日)于新加坡驻香港总领事馆举行声援余澎杉行动。在致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抗议书中,学生会要求新加坡当局“立即释放余澎杉,重新检视判决,并对饱受事件困扰的余氏家庭郑重致歉”。

香港学生组织“学民思潮”也发表声明,呼吁新加坡政府尊重儿童权利,呼吁社会各界“向新加坡政府施压”。

除了香港的学生会,马来西亚槟城的公民社会团体也将于7月1日在槟城言论广场举行声援活动。上周五,多个台湾公民社会率先到新加坡驻台北商务办事处递交抗议书,呼吁新加坡政府释放少年。

争取言论自由与公民权利的新加坡公民团体“社区行动网络”(Community Action Network, CAN)则将在7月5日(周日)举办“释放余澎杉”集会。

早前,位于泰国曼谷的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OHCHR)办事处发表声明,呼吁新加坡当局释放少年、重新检视对他的定罪判决,以及放弃将余澎杉送到青年改造所服刑的要求。 阅读更多 »

绝不许吃党的饭砸党的锅

leave a comment »

殷素素     2015-6-30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5/06/143315.html

何启良博士在新加坡教学的时候,时常被主流媒体邀请作政治观察,假如没有记错的话,他后来是去了柔佛的南方大学学院当副校长。他发表在《诗华资讯》的这篇《制度杀人:余澎杉事件的真实写照》实在有够震撼,表现了一代知识分子的良心:

新加坡有识之士(所谓精英)在不义中一片沉默,媒体负面报道,极力贬低彭氏,反而外界联合国人权机构以及台湾、香港公民社会发出援助之声。/新加坡社会麻木不仁的程度,已经超出了一个长期在集权国度生存下缺乏慈悲的限度。卫道者紧紧掌控了话语权,这个国度再度沉沦在僵化的一言堂里。

素素万万不敢自认“有识之士”更遑论“精英”,然而绝对认同“沉默即是共犯”这个说法,所以文章读来也是心有戚戚焉。

远在台湾的何洁也忧心忡忡,他说:“别让余澎杉残忍地牺牲,没人知道,余澎杉还能撑多久。”

可是在新加坡本土,由于新闻封锁,很少人知道台湾和香港学生都到新加坡的代办处或领事馆抗议,以实际行动声援余澎杉。

利用心理健康来折腾异议者,这一招乔治•奥威尔在1948年就已经写出来,“真理部”和“仁爱部”现在我们都亲眼得见。

这使我想起不久前“真理部”韩咏红写的一篇文章《中国舆论界不太平》:

知识分子当然自认该拥有思想与言论自由,这也是知识分子以己之所长为国家民族服务的最佳方式,即使这有时未必符合当权者的政治利益。然而,中国拥有权力的一方未必这样认为。这一方面源于传统统治思维,在皇权时代,主政者与国家是一体的,知识分子被视为公权力的附庸兼被统治对象,知识分子独立的言说空间不容易得到正式承认。这种统治思维延伸到今天,成了“绝不许吃党的饭砸党的锅”。在另一方面,中国当前的领导层研判,中国正处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机遇期,其中最大风险就是国家出现政治动荡,因此必须以更高的姿态,去抑制任何它认为足以影响政治稳定与威胁统治合法性的言论。

我觉得韩小姐就好像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天下文章一大抄,否则的话,这样的字句她写了不觉得不好意思吗? 阅读更多 »

别让余澎杉被残忍地牺牲

leave a comment »

方洁    2015-6-29
http://m.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50629/637412/

没有人知道,余澎杉还能撑多久。

自3月29日,新加坡少年余澎杉因制作一名为《李光耀终于死了》的政治评论影片,以及绘制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与英国前首相柴契尔的交媾政治讽刺漫画,而遭逮捕以来,他已经在新加坡樟宜监狱遭监禁40多日。他于5月12日遭判刑有罪,成立散布猥亵物及侵害基督徒情感。原本最受瞩目,因批评李光耀构成《反骚扰法》的部分,检察官反而撤回公诉。

至今,余澎杉的刑度仍尚未确定,但处于监禁中的他精神状态已逼近极限。

被判决有罪后,检察官要求缓刑,余澎杉必须停止公开涉案的影片和漫画,但余澎杉认为缓刑条件实则为对其的封口令而拒绝。他宁可坐牢或接受罚金,留下前科纪录,他暂且同意先接受缓刑评估。其后,检察官以余澎杉屡次违反保释条件,无反悔之心为由,改请求法院判处最长可至3年的青年改造所进行辅导。法院即在6月2日下令余澎杉须入监三周评估其状况是否适合进入青年改造所。期间传出余澎杉身心状况大大受损:他出现有自杀念头,并因此被绑于床上一天半;每日睡眠不超过三小时,也无法阅读。6月23日,专家表示余澎杉有自闭症倾向,法院下令余澎杉进入心理卫生学院两周,持续评估是否适合精神治疗。余澎杉的最终处置将推迟到7月6日宣布。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06月 29, 2015 at 8:49 pm

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

加入另外 1,277 位粉丝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