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行动党换汤不换药的领导层更新

leave a comment »

作者:徐顺全(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    译者:新国志     2021-4-12
英文原文:https://www.facebook.com/cheesoonjuan/posts/292817548881190

我曾多次被问及新加坡民主党的领导层更新计划。提问者的言外之以是,既然人民行动党有接班计划,其他政党也应该有接班计划。

这种想法是有问题的。行动党精心策划的寻找新领导人的方法,让人想起了笨拙的政治制度,这种制度更适合于旧世界的政治,在那里,呆板和缺乏灵感的人占据了中心位置。

像前苏联那样的制度,政治接力棒从赫鲁雪夫传到布列兹涅夫,再到安德罗波夫,再到契尔年科,再到戈尔巴乔夫,所产生的领导人的政治思想就像不同的灰色,差别不大。

然而,这种有计划的权力交接与民主制度是相悖的。这是因为领导人的出现——通过说服——来自于他们事业的正确性和迫切性。他们不是由其前任任命的,这往往意味着对党的忠诚超过了对国家的承诺。

当被赋予这样的权力时,专制者往往会选择与他们想法和外表相似的继任者。但当权力掌握在人民手中时,愿景和能力胜过性别、种族和年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3, 2021 at 3:36 下午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科兴疫苗功效只有54%? 中国疾控中心:现有疫苗保护率不高

with 4 comments

红蚂蚁/李国豪   2021-4-12
https://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210412-5074

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生物化学系教授金冬雁针对香港该如何处置科兴疫苗的建议,或许是我国可以思考的方向。据《南华早报》报道,金冬雁坦言,智利研究带出的信息是,如果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就没有必要选择有效率低很多的科兴疫苗。

20210412-cover

距离首批中国科兴疫苗运抵新加坡已快满两个月了,不过我国卫生部什么时候能批准使用,至今仍没消没息。

作为极少数“考虑”使用科兴疫苗的发达国家,新加坡的决定几乎牵动科兴疫苗的声誉。但数据不完整的疑虑,还是让我国当局不敢轻易放行。

近日,科兴疫苗又传出一系列不利消息。

先是全面施打科兴疫苗的智利的实时研究显示:该疫苗的真实有效性只有54%。

接着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一段疑似罕见承认中国“现有疫苗保护率不高”的发言,也让一些中国媒体和外媒抓紧机会开轰:

看吧,连中国官方都对自己国家生产的疫苗没信心呢!

高福说了什么?

高福4月10日在一场“中国疫苗与健康大会”上表示,“现有疫苗保护效率不高”。因此,中国政府正考虑混用疫苗以提升效率,并准备用不同技术路线的疫苗进行接种。

由于中国境内只施打国药和科兴等国产疫苗,至今没有任何外国疫苗获准在当地使用,因此高福这番话难免让人解读成——他说的就是中国疫苗。

2021041220china

中国目前并未批准使用任何国外疫苗。(路透社)

高福当时还提到,人们不应该忽略mRNA技术带来的好处,而中国有必要搞好属于自己的mRNA疫苗。

这显然和中国官方早前质疑mRNA疫苗安全性的论调不同。

目前,采用mRNA技术的疫苗,如辉瑞和莫德纳疫苗的有效性高达95%,远远抛离采用灭活技术的中国疫苗。

高福被解读成“官方罕见负面评价国产疫苗”的说法,对急欲开展疫苗外交的北京无疑是场公关灾难。

官媒《环球时报》隔天赶紧刊出高福的现身说法,试图扭转风向。

高福解释,他当时针对的是全球的疫苗,而不只是中国的疫苗。

全球的疫苗保护率测试数据都有高有低,如何提高疫苗的保护率,这是需要全球科学家考虑的问题。

 

潜台词大概是:

没有啦,你们听错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大家都不够好,所以我们才要想想新办法来加强疫苗的有效率。

2021041220gaofu201

高福日前的一段发言被解读成承认中国疫苗保护效率不高。(路透社)

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3, 2021 at 3:01 上午

难堪的问题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21-4-11

“有媒体就此提问,李总理会否继续留任至少五年,待疫情完全终结后再交棒。李总理答复时坦言‘希望不会’,仅说自己只会‘多待一会儿’,待第四代领军人物确定并做好接班准备时‘就会把棒子交给他。’”——这又是什么意思?第四代领军人物尚未做好接班的准备?那大选时要选民支持第四代领导班子的说辞是假的?行动党全党培养的第四代领导班子还在牙牙学语、蹒跚学步?

最近人民行动党总理继承人阴沟里翻船的事件,让素素看清楚好些个人和机构。

一个大肆吹嘘“不惜十年磨一剑”的继承大计,临到终点却突然不玩了,要叫谁相信所谓“新闻发布会”的那些场面话?

只要你是懂得思考的新加坡人,都会和政治网红默乐(Bertha Henson)有同样的疑问:

对于PAP备受吹捧的接班大计来说,真丢人!这么说吧:某一天王瑞杰突然意识到他可能太老无法胜任这份工作;4G领导人选择他时,怎么没给5G留一条更长的跑道;总理突然决定他还不算高龄,可以继续干下去;就只剩下那点健康理由还勉强可以接受。/我们必须再次等待新的继任者。亲爱的人民行动党,搞什么东东嘛???

作为国人,关心领导人的更替本是应该,可是如果你转向官媒要求多一点的信息,可能会大失所望。因为他们不但没替国人向政府提出“难堪的问题”,还忙着打圆场、庄敬自强。奥巴马有一次在白宫记者会上就要求新闻界向他和政府提出“难堪的问题”,以增强国人对其政府的信心(因为答得起“难堪问题”的政府才是适任的政府)。所以本地官媒所做的,可能连前老总林任君所谓的“帮助建国”,在广义上都够不上。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1, 2021 at 1:32 下午

新任准总理可否站出来?

with 4 comments

作者:默乐 (Bertha Henson)     译者:新国志    2021-4-9
英文原文:https://berthahenson.wordpress.com/2021/04/09/can-the-new-pm-to-be-please-stand-up/

在新闻发布会上,有人问了一个问题,即王瑞杰不继任会如何影响我国的国际地位。答案当然是不会。如果问的是现在新加坡人民对行动党的政治继承一塌糊涂的看法,那就更好了。第4/5代领导团队振作点。

16659958

事情就这样发生了……虽然消息传递的模式让我很惊讶。内阁选择了新闻发布会这个场合来传递副总理王瑞杰决定不再担任候任总理的消息。我以为会在内阁改组时宣布,到时内阁成员会被调职,以壮大队伍,而副总理王瑞杰也会说明,说他决定自己的健康比最高职位更重要。

所以这个消息并没有让我感到意外。上面已经做出那么多暗示,如果王瑞杰没有看到,他一定是重度近视。或者说,如果他看出来了,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如果不问老板,那他一定是个非常好的人:呃,你说要待到冠病疫情之后是什么意思?你说等新加坡“运转良好”后就交棒是什么意思?你的70岁生日是在2022年2月喔。

从表面上看,王副总理可以说是冠病疫情的牺牲品。总理认为,选民希望有一个稳定的、成熟的舵手来领导国家度过危机。正如他的前内阁同僚贾古理也说过的那样,不应中途换马。这打乱了交捧的时间表。

王副总理昨天指出,他马上就要60岁了,这将给自己的继任者留下太短的跑道,无法接班。李总理52岁,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49岁,而开国总理李光耀出任总理时也只有30多岁。李光耀和吴作栋都是在70岁之前下台的。

我对此有些不解。他在2018年成为人民行动党第一助理秘书长,2019年成为副总理。那么原来的计划是让他在2020年接任,带领行动党参选,至少连任两届吗?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1, 2021 at 12:03 上午

确保棒过得了三代,行动党传承家规受考验

with 2 comments

红蚂蚁/程英生    2021-4-9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210409-5068

我们的政治力求特别,说是符合小国国情。不过,治国大才难寻,往往可遇不可得。自我设限太多,容易自我捆绑,选出来的未必是最佳人才,长远下去,未必真的是符合现实的良策。

第四代领导团队发声明表示,尊重并接受王瑞杰(左四)请辞第四代团队领军的决定,也很高兴他仍是团队的一员。(联合晚报)

华人都爱说,富不过三代。这是古老民族的江湖智慧,未经科学验证。

但说者坚信其理,因为人类天性难制,再好的家规家教,过一两代容易变质走样。用它来对照所见所闻,都能找到许多例证。

如今,政治领导层的交接有变,副总理王瑞杰放弃接棒,第四代必须另选领军人,苦心经营的传承大计,突然暴晒在阳光下,惹来民间无限遐思:我们可否也说,政不过三代,或政难过三代?

1990年11月28日,吴作栋(右一)宣誓成为新加坡第二任总理后,对着政府大厦草场上的人群挥手。在他身后的是当时的内阁成员。(海峡时报)

这回接棒之难,其实是难在党规家规之严,过不了执政党自我设下的那一大关,于是不得不重新选人。而且,各种迹象显示,新领军人选不易选出,因为无论何人,在家规之下总有缺失,而且总会顺得哥情失嫂意。

政论大家常说,执政党最大的敌人是它自己,它往往是自己的成就的受害者。

过去两次领导交接,都顺利开展完成,偌大的世界也仅此一地。领导人向来引以为豪,在招商引资的时候特别管用;有人前来讨教治国之道时,它是可资参考借鉴的独门秘笈。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9, 2021 at 4:35 下午

效法梁实轩为高额赔偿发起众筹 截至今日鄞义林成功筹得逾1.2万元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林殊      2021-4-8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21/04/08/效法梁实轩为高额赔偿发起众筹 截至今日鄞义林成功筹得逾1.2万元/

roy-ngerng-1140x570-1

继时评人梁实轩为高额赔偿众筹成功后,部落格鄞义林也在亲友支持者的鼓励下,效仿梁实轩,为赔偿发起众筹

他曾在2014年写了一篇有关公积金使用的文章而被总理李显龙起诉诽谤罪,最后被判15万元的高额赔偿款。

他因受诉讼影响也无法再新加坡找到工作,辗转到了台湾工作生活。在过去五年内,他需要每月支付100新元,但进入今年4月起,就得开始分期每月偿还1千元,直到赔偿款支付完毕。

高额的赔偿也让他非常吃不消,于是在亲朋好友的鼓励下,他开始向民众求助。而根据鄞义林的最新贴文,截至今日(8日),已成功筹得1万2444.07新元。对此他深感欣慰,过了这么多年,仍有人记得他当年的倡议,也有人感谢他针对公积金议题勇敢发声。

“我真的非常感谢,我一再被这些支持所感动,也有人告诉我我并不孤单。”

鄞义林目前仍必须支付14万4千元,可能需要在未来12年内才能还清赔偿款,即2033年。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8, 2021 at 2:27 下午

发表在 言论自由, 法律

Tagged with , ,

《马来素描》的绘声绘影:新加坡成功故事下的马来日常

with one comment

叶福炎     2021-3-26
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449734.html

译者苏颖欣将小说中的马来族群形容为无家者,而这一群人所具有的宗教、认同与文化等,都被视为落后的象征。故此,他们被迫于社会现实的压力需要向华人学习成为一个先进、现代化的公民,才能立足于新加坡社会。然而,落后文化与现代社会的相互撞击,反倒促使他们踏上一段自我认同的追寻。

cccb3805-11b8-4f59-916b-e6fba574ae9e7ba21a1c-129e-41b2-b0da-2ea6953ac15e_zsize_cr

去年底,我正着手于撰写2020年马华文学出版的回顾文章,因而整理该年度的出版物究竟有哪些。其中,《马来素描》这部小说集的书名相当引人注目。这是一本由新加坡马来裔作家亚非言(Alfian Sa’at),以英语写作有关于新加坡马来人故事的短篇小说集。2013年,该书也入围由爱尔兰所主办的弗兰克•奥康纳(Frank O’Connor)国际短篇小说奖,获得西方读者的青睐。

描绘后殖民新加坡的马来族群

该书原出版于2012年,并且于2018年再版。不过,直到2020年末,我们才迎来中文版的《马来素描》。中文版由马华学者苏颖欣操刀翻译,也邀请印尼艺术家Bodhi IA设计封面,并于台湾的四方文创出版。而这一跨国出版的合作计划,也借由小说成就了亚际社会的另一种声音,一如小说作者那别具意义的中文译名——亚(洲)非(洲)言(论)。

书名“马来素描”(Malay Sketches)借用了英殖民政府官员瑞天咸于1903年出版的“The Malay Sketches”,是一部作者于1895年担任英国驻霹雳州代表期间,作为外来人对于19世纪末马来半岛的风景及人物的一系列描绘。在一篇《我们都可能是弱势》的书评中,傅向红认为作者亚非言的这一借用,企图颠覆殖民者所凝视的马来社群,而重新描绘后殖民新加坡社会的马来弱势族群,他们对于居住社区、历史与文化的日常生活体验。

反思华人文化行为

这本集子共收录了48篇短篇小说。以精准、短小的文字篇幅,折射出马来族群居住于一个以华人为多数族群的新加坡社会,他们所处的是一个怎样的处境,又面对什么样的困境?不仅是族裔身分认同等的课题,在娓娓道来的故事中,作者也侧写了华人社会与文化中需要反思的陋习。如果说,《马来素描》中的短篇小说写的是族群叙事,那么当中11篇以地名加上时间为篇名的小说——更是短篇小说中的极短篇(几乎约一页,二到三段),却像“我(们)”作为马来族群集体的心声。这10个地方(其中一个地方重复)也正好是马来族群较为集中的地区。

如果你是抱着小说家在批判国家的姿态来读《马来素描》,那你可能就要失望了。作者擅长的是以情节推动故事的发展,转述马来族群于新加坡社会日常生活中遇到的难题与困境。其余的,则留待读者自行反思与领会。纵然小说集中的结局有不少悲剧,里头也有弱势成功反转的一面,但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肤浅焦点〉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 2021 at 3:01 下午

张素兰:人民 VS 李显龙

with one comment

网络公民/北雁     2021-3-31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21/03/31/张素兰:人民 VS 李显龙

lee

因分享一则帖文被总理提告的时评人梁实轩在上周二(23日)被高庭判决需赔偿逾13万新元。

据梁实轩在个人脸书更新资讯,经历短短一周时间,截至今日(31日)中午12时,民众筹款已达到9万0759新元,多达1千211人捐款,协助梁实轩减轻赔款负担。

前政治拘留者维权律师张素兰也在脸书专页“功能八号氏族会”发文表示尽管不知来自坊间的善款何时能达标,“或许总理最终会收到13万3千元的款项,但他不妨想想,他的诉讼究竟有何作用。”

“届时,希望他会意识到这笔钱来自新加坡人民,而不是来自被他视为肉中刺的梁实轩。”

她认为,这些都是来自新加坡人民的血汗钱,只是为了确保梁实轩不会因此破产;即便冠病疫情下大家日子也不容易,但很多人还是慷慨解囊。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31, 2021 at 3:59 下午

<span>%d</span>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