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奖学金得主只是读书厉害,凭什么享有工作特权?

with one comment

黄和栋      2017-10-19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019-618

PSC奖学金得主的奖励制度,最大问题在于“护航”。如果我们要的是人才,而不只是“专”才,就不应该在职场评估时,给予这批PSC奖学金得主优待特权。他们既然被视为人才,本来就应该能人所不能,要比一般人出色,对他们要求高才是正确,所以应该特别为他们量身打造一套标准更高的评估系统,像现在这样,变相降低对他们的表现要求而进行保送,根本是本末倒置的做法。

(谢静怡制图)

我们在职场上,尤其是政府部门,常会看到一些新人擢升得特别快,但实际上他表现可能并不是很出色,一问之下,哦,原来他是公共服务委员会奖学金(PSC scholarship)得主,也就是我们俗称的“优质生”(scholar)。

这个行头在本地是很吃得开的,以职场新人来说,拿到手了之后就等于有比别人更高的机会受聘,而且只要工作时不行差踏错,还能扶摇直上,前途受保障。但时至今日,尤其政府不断强调“唯才是用”,这个数十年前开始实施的机制,有与时并进吗?

奖学金得主工作表现未必一定好

日前,我国校长学院(Academy of Principals)院长Belinda Charles在接受亚洲新闻台访问时,针对这个奖学金得主机制,提出置疑。

她说,当初政府启动这个机制,是因为开国初期,我国需要有卓越思考能力者,于是提供这批奖学金得主发挥所长的时间和空间,以期他们能在未来成为国家领导人。但或许是奖励过于优异,数十年来形成了一个观念:你是PSC优质生,就能确立被保送的前程,致使家长也将孩子学习的目标放在获取奖学金上面,甚至会尽可能让孩子报读“出产”PSC奖学金得主的学校。

她认为这个想法需要改变,而作为“罪魁祸首”的PSC奖学金所带来的奖励制度也应该改变了。不过,她并没有提出具体改变的方案。

在问到有人说PSC奖学金得主考取了好成绩,所以理应给予奖励,Belinda Charles回以疑问:但工作上的奖励是他们应得的吗?她举例,优质生被保送到学校教书,有些展现了能力,有些却差强人意,甚至完全不能胜任教书这份工作。那并不是智力的问题,他们是聪明的,但就是不会教书。

这一回答,与其说是突破盲点,倒不如说其实我们都明白,不明白的是为何政府一意孤行推行这样的以学业成绩为指标,决定一个人职业未来的政策。

学识渊博并不表示会传授知识

以Belinda Charles提到的教书工作来说,回想起当年大学上课的情景,所有系讲师都是博士级人马,却不是每个都教得好。有些一上课就拿出镇山之宝——那不知使用了多少年的讲义,然后一字一句照念,让学生闷到抽筋;有些上课时口沫横飞、口若悬河,却是不着边际地讲了一大轮与课业无关的闲事;还有拿着自己印制成书的博士论文当教材使用的,林林总总,各有各精彩。你说他们不行吗?绝对不可能,在他的领域里他是专家,学识渊博,但就是不懂得如何将他满腹知识有效地传递给莘莘学子们。

说穿了,这道理并不难懂,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专长,专长正因为是“专”的,才叫专长,同样的领域里也会再细分为不同的专长,所以你读书厉害,并不见得你教书就了得;你很懂得吃,并不表示你就能烧得一手好菜;你电影评论写得好,并不表示你就会导戏。就这么简单。反正就是不能一概而论,要懂得把适合的分配到适用的地方。这,就是PSC奖学金制度有待解决的问题。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中国媒体眼中的新加坡李家风云

with 2 comments

沈旭晖(亚洲周刊资深研究员)    亚洲周刊 2017年10月29日第31卷43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8400925375&docissue=2017-43

在中国官媒有关李光耀故居风波的报道中,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形象倾向负面。中国评论圈子则延伸至对新加坡管治模式大辩论,也有不少人称赞李显龙危机处理手法高明。而在爱国主义盛行的中国互联网,相关讨论往往批判李显龙的外交立场。

自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对南海仲裁案表态,与及发生香港扣留新加坡装甲车事件,两国关系出现明显改变,中国舆论、网民对新加坡的评价也有根本逆转。《环球时报》主编与新加坡驻华大使的数轮笔战,普遍被视为两国关系转捩点;中新双边高层会晤多次延期,则佐证了关系大不如前。李显龙一家却在不久前出现罕有的家事纠纷,中国朝野如何评价,令人颇有启发。

这场风波的导火线是李光耀故居的处置问题。李光耀本人一直希望,自己的故居在去世后拆除,以防止个人崇拜风气,与及对发展房地产树立榜样,这也符合李光耀一生提倡的务实作风。有新加坡朋友曾打趣说,假如他知道自己的丧礼令不少新加坡人排队大半天去鞠躬,定必对“降低国家生产力”表示遗憾。

六月中,李光耀次子李显扬、女儿李玮玲在Facebook公开发文,批评兄长李显龙“滥权”,试图违背李光耀遗愿保留故居,以作为自己享有的政治遗产一部分。这还可算是家事,岂料二人进一步指控狮城政治体制,认为兄长“个人滥权”,有将狮城“封建王朝化”的危险,更指李显龙种种举措实质是为自己的儿子李鸿毅接班铺路。随后,李显扬更表示迫于压力出走新加坡,因为李显龙的作风就像“老大哥”;李显龙则发布视频,就家事影响公众公开道歉,并将事件破天荒提交到国会质询。假如当事人不是李显龙弟妹,而公开发表这类评论,新加坡政府已很可能控告他们诽谤;李显龙也说是基于兄弟之情,才没有控告,但狮城政府依然控告李显扬儿子的言论“藐视法庭”。除了这些指控的政治含义,由于李光耀曾提倡儒家价值观,“第一家庭”却未能“齐家”,也颇有讽刺意味。

关于本案对新加坡的影响,我自然不是专家,也无从分析,但观乎中国各方反应,则或可视作一个大观园。中国官媒报道此事时,都不会添加带有明显导向性的评论,只当作一般国际新闻报道,不过篇幅明显比“正常”关于新加坡新闻的比例高,新华社、《环球时报》等都进行了连续追踪,篇幅多包括李显扬、李玮玲对兄长的指控,而直至李显龙公开发表道歉视频前,中国媒体对李显龙一方的立场只是略微提及。值得留意的是,在新华社报道中,专门引述“新加坡华文媒体人观点”称,狮城民众对于事件“非常震惊、难过甚至愤怒”,虽说是引述性评论,但倾向性也不言自明。综观有官方背景的中国媒体报道,李显龙在事件的形象明显倾向负面。 阅读更多 »

许仙的文字学

with 3 comments

殷素素      2017-10-19

看到没有?高层都没有错,他们只是急于寻找对策,避免“重蹈覆辙”而已,所以才肯认低威,出来鞠躬作揖而已。这就是许仙亲自为 defence in depth(多层防御)量身定制的新招,比起吕德耀,道行高了不止百倍,把错误/责任隔得越来越远,甚至才有可能坐着接受道歉。

韩版《傲骨贤妻》里的惠京说:“再怎么努力下去也得不到真相,我成了奇幻世界里的艾丽丝。”

许仙的文字功力真的不是盖的,除了最著名的的“山伯不知英台是女红妆”之外,最近地铁隧道积水的记者会,就很推陈出新,共出了两大新概念:

1、阴沟里翻船
2、辜负us

【阴沟翻船论】

“阴沟”不是给“船”驶的,而“船”竟也如此这般驶进了“阴沟”,还很不幸地在狭窄的空间里“被翻船”了,于是成了“五十年一遇”或者“百年一遇”的姐妹篇。《联合早报》匿名社论提起“墨菲定律”——凡是可能出错的事情,都一定会发生,就被咱们的许部长轻轻地否决掉,因为“不该发生的竟也发生了,非许之罪也”。

看了地铁公司“大数据”的专业灾难报告,发现:1、面对越来越诡谲的气候变化,这是家连plan B应急/变通手段也没有的交通公司(所以才需要花20小时消除积水,一个星期开记者会);2、新加坡最大的养蚊基地原来就在碧山地铁站的底下。

根据报道:“设于碧山站隧道开口前方、轨道底下的集水池容量相当于两个奥林匹克游泳池(5044立方米),足可应付连续六个小时的豪雨量。根据当天的降雨量记录,集水池共收集到约640立方米雨水,而且大部分还流入了隧道。要是集水池是空的,这样的水量应该只是填满集水池约13%的空间。但是当天集水池几乎填满,显示浮动开关很可能在事故发生前就已故障,却没有人发现。此外,当局在抢修过程中发现集水池的底层,也就是设置水泵和浮动开关的地方积满污泥和杂物,这可能导致浮动开关无法有效运作。”——可以想象,这个集水池平时都积满8、90%的水在养蚊子,只要不溢出来,随着白天气温上升,自然的蒸发作用大概又能够挥发掉1、20%的池水。大概源自苏碧华主政的时期(十一年没加一分钱维修费)已经是这样(水只要不溢出来,就没必要买新水泵,对不?),所以例常巡视的员工都把它当常态。水泵、感应器等一切措施,长期浸在水底下,能不坏吗?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9, 2017 at 4:19 下午

地铁服务沦为“第三世界”水平 到底是谁辜负了谁?

leave a comment »

卢凌之     2017-10-17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017-604

出事鞠躬道歉人人都会(SMRT只是更慢了些),高层拿着高薪却无需问责,难道一直要基层员工扛责?

SMRT主席佘文民(右)在昨天的记者会上为南北线地铁隧道积水事故鞠躬道歉。穿白衣者为SMRT总裁兼首席执行长郭木财。(谢静怡制图)

不管白猫黑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乘客只有一个心愿,就是不要吃死猫。

地铁这块“烫手山芋”,这回就算是“搞定先生”(Mr Fix-It)许文远拉上他的“高薪弟兄”们,看来都搞不定了。

本月7日,部分南北线列车服务因地铁隧道淹水,从傍晚约5时30分开始中断,宏茂桥站至纽顿站之间的服务到了隔天下午1时50分才恢复,服务中断超过20个小时。算是破了本地地铁瘫痪史的纪录。

无论破了什么记录,国人都已经对这个“从第一世界沦为第三世界”质量的地铁麻木了。从信号系统失灵、电线短路、轨道有问题、月台屏门故障,到此次水泵开关没有正常打开导致隧道淹水。好啦,这回故障得总算有点新意。

看来日后地铁车厢要有新设备了。(联合早报漫画)

根据陆路交通管理局和SMRT昨天在记者会上的说法,按照没有读过工程系的红蚂蚁理解,故障原因是在轨道底下原本用来收集雨水的蓄水池内,控制三个水泵操作的浮动开关(float switches)发生故障,导致既没有自动启动水泵将积水抽出,也没有发出警报给SMRT地铁运作控制中心。加上周围积满污泥和杂物,最终导致泛滥的雨水溢进地铁隧道。

(早报示意图)

当局还给出数据,设在碧山站隧道开口前方、轨道底下的蓄水池容量为5044立方米,相等于两个奥林匹克游泳池,可应付连续六小时的降雨量。

不过,当天的降雨记录显示,蓄水池收集了约640立方米的雨水,且大部分流入水道,但若蓄水池是空的,这样的水量只会填满蓄水池13%的空间。

换言之,蓄水池当天几乎填满,意味着浮动开关可能事发前就已失灵,但没被发现。

陆交局的初步调查认为,浮动开关失灵是隧道淹水的罪魁祸首,但为什么会坏?根据《海峡时报》的报道,连当局都承认,控制水泵和当水位到达警戒线就自动发送警报的两大开关同时失灵的几率是极其低的。但他们仍未查明故障背后的技术原因。

陆交局认为,维修不当(poor maintenance)导致故障发生。但又是什么导致了维修机制和设备不妥善?SMRT地铁首席执行长李遴伟指出,碧山站的抽水系统最后一次检查是在今年6月18日,当时没发现任何问题。原定本月12日再进行检查。

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也透露,陆交局和SMRT上月29日已决定更换集水池内的水泵,但就是差了几天。不然这起不幸事故就不会发生了。

“但我想这就是人生吧。”

部长说得很遗憾的样子,但实际上,原本每三个月进行一次检查的系统早在9月就应该检查了。李遴伟解释,“据维修团队称,他们因预约不到检查时段而将9月的检查推迟至本月12日。他们当时就应该直接通知高层,而不是推迟检查。”

理应制度化例常化的检修工作可以因“预约不到检查时段”而延后的吗?昨天的记者会上,没有人给出答案。红蚂蚁只知道,就算有人认为检修工作可以等,事故可不会等你。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7, 2017 at 9:09 下午

交通部长和地铁高管齐道歉 网民:没有人下台?

leave a comment »

沈泽玮    2017-10-16
http://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71016-601

郭总裁自己都承认,这不仅仅是技术问题那么简单,而是深层次的“文化问题”。那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文化问题”,这个问题是怎么形成的,又存在多久了?郭总裁没有进一步说明。2011年南北线大瘫痪发生至今也五年了,松脱的螺丝还没有栓紧吗?五年时间都搞不定,可见问题是有多顽固、多严重。

SMRT高层今天召开记者会,为10月7日水淹地铁隧道事故道歉。前排右二起:交通部长许文远、SMRT主席畲文民、SMRT总裁兼首席执行长郭木财。(海峡时报)

新加坡在7日发生水淹地铁隧道的严重事故,导致地铁中断20小时。事发后九天,保持缄默的交通部长许文远和躲在部长背后的地铁公司高管们,今天(16日)终于站出来说明情况并道歉了。

果然不出所料,问题的根源就是SMRT维修不当所致。部长和地铁公司高管们罕见地一个个表达歉意。这些道歉虽然来得有点迟,但迟到好过未到。

许文远部长说:“我们很抱歉,事情发生了……所有该做的后续工作已经启动了,没有任何隐瞒。”

SMRT主席佘文民说:“我们为星期六的事件以及对乘客所造成的不便感到抱歉。我们正在进行系统性的检查,同时尽可能加速取代老旧又可替换的零件。”

地铁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长郭木财说:“我代表地铁公司全体人员向上周末受事件影响的乘客道歉。我们都深感痛心。”

像所有出事后的记者会一样,郭木财也准备了一组亮丽数据,说明自2011年大瘫痪以来,地铁公司做了哪些改进,包括地铁职员从3500增至5300,工程师人数翻了三倍,现在有将近500人。地铁也把职员的表现与公司的一系列措施挂钩,其中以安全性和可靠性为最重要考量。地铁公司的资产管理接受了独立方展开ISO55001国际标准评估,最好成绩是四级,地铁公司获三级。

不过,郭总裁,很抱歉,网民这个时候对你晒出的成绩单不感兴趣。你上一次公开发表谈话是在9月16日,陆路交通管理局宣布SMRT标得汤申—东海岸线的经营权。此后,地铁发生任何故障都不做声,在长达两页的讲稿中,网民只对你一句半的话感兴趣。

一个是:“在灌输积极向上的工作文化之后,我们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不过,公司还是有根深蒂固的文化问题比预期中需要更多时间去根除。”另一个是:“作为集团的首席执行长,我为我职责范围的事,负起全部责任。”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7, 2017 at 12:16 上午

地铁心情

with 2 comments

从夜暮到黎明    2017-10-13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7/10/blog-post_13.html

庭院深深

2016年,新加坡地铁的平均每日客流量为200万人次(台北210万,香港440万,伦敦480万,广州624万,上海773万,北京956万,东京800万)。随着DTL3市区线以及日后汤申线投入服务,相信更多人会考虑放弃私家车,客流量只有增加的趋势。

地铁频频发生故障,导致上班族迟到,学生无法准时上考场,大家都心情恶劣,许多人埋怨,大吐苦水。遇上体恤员工的上司还好,碰到不可一世的老板,那种忐忑的“地铁心情”真叫人哑子吃黄连,有苦自己吞。

一年多前我在麦波申一家小企业当项目顾问,协助小公司了解繁琐的政府部门维修与零配件供应合约内容,以及准备竞标书和相关合约谈判等。出席其中一个上午的会议时,有些员工因地铁故障而迟到了一个多小时,挥着汗气急败坏地冲入小小会议室。

老板冷嘲热讽:“地铁坏关我屁事?地铁坏就不用上班,不用吃饭了吗?我可以说地铁坏了而不发薪给你们吗?你们可以坐德士吗?可以提早一个小时出门吗?再不行的话,提早两个小时出门可以吗?”

员工涨红着脸,极力解释地铁站人头汹涌,德士站排长龙,家里有幼儿,必须等托儿所开门等。大老板擤之以鼻:“你要我在公司开间托儿所伺候你一家人吗?……你还想干的话,迟到多久,今晚就留在公司补回多久!别忘了你每天有一段时间是卖给公司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就业市场淡静,员工连这份薪水一般的工作都怕给丢了,只好忍气吞声。小公司的大老板,让我重新见识了当年的小小“万元户”那种跋扈的心态。

自从2011年新加坡地铁大瘫痪,总裁苏碧华最终成为牺牲的棋子,不得不道歉辞职之后,地铁发生过许多突发事件,乘客出门都有点战战兢兢,深感无奈与无助。这两三年来地铁延误半小时至一个小时的事件就不多说了,看看影响较大的例子:

  • 2015年3月3日,环线和东西线都在早晚高峰期出事,东西线停止川行一个半小时。
  • 2015年7月7日,地铁发生超过十个小时的大瘫痪
  • 2016年4月,电力故障影响到三条地铁线和一条轻轨无法川行。
  • 2017年7月12日上班时间,东西线出现两个小时的延误。下班时间则轮到南北线。
  • 2017年8月18日上班时间,东西线和市区线都发生状况,当天刚好是学生的会考日。
  • 2017年9月29日与10月3日,东西线与东北线(SBS Transit)都发生状况,当时都是中小学生的会考日。
  • 2017年10月7日傍晚,南北线地铁隧道变成了大水池,经过20小时抢修后才重新川行。

这回的“水池事件”跟一贯的信号、枕木等无关,而是轮到紧急抽水泵无法启动,动用了民防部队来“救水”。隧道内甚至发生了一场小火患。看来地铁管理的系统性问题(systemic issues)已进一步扩散,长期潜伏的问题,庭院深深深几许。

2010年的SMRT常年报告有一页大字:“Trust cannot be demanded. But it can be earned”(信任不能要求,但可以赚取)。一度号称世界级的本地地铁竟然迅速陷入信任困境,叫人始料不及。

信任不能要求,但可以赚取。图片来源:SMRT annual report 2010

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4, 2017 at 2:17 下午

新加坡报馆大裁员,糟得很还是好得很?

with one comment

南洋视界       2017-10-13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10/6_54.html

新加坡无论是中英文,都有不少网站经营内容。这些网站也有很大的空间吸纳传统媒体流出的新闻工作者。传统媒体虽然日落西山,但也不乏很多有思想有干劲的媒体人,他们离开老态龙钟的报馆,加入完全市场化、在市场风雨中经营的内容网站,不也是适得其所吗?

年尾还没到来,新加坡最大的报纸出版公司报业控股就传出消息,加速裁员,年底前要裁退200名新闻工作者及行销人员,占比15%。

报业控股出版主流报纸《海峡时报》及财经专报《商业时报》,以及中文报纸《联合早报》、《新明日报》和《联合晚报》。

其中一些报纸很早就开始从形式上和内容上进行转型,也有些报纸还抱着老皇历办报。互联网及社交媒体的发展,使得媒体产业进入门槛越来越低,最终导致报纸日益衰落,这也是大趋势。

新加坡的报纸其实一直受到政府的照顾。一些政府部门放着政府自己的网站不发新闻稿,将新闻稿“喂”给报纸先发,是常有的事。报纸受到如此呵护,却少了经风雨见世面的豪气,在社交媒体及新闻无国界的趋势下,流失读者也并不奇怪。

那么多新闻工作者被裁退,令很多人伤感,他们能够实现再就业,也是备受关注的事。因此,有人会说这是“糟得很”。

其实,不必这么悲观,这完全不是什么糟得很,而是好得很!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3, 2017 at 12:28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