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新加坡两代总理同日讲话:李显龙聊糖尿病,吴作栋谈下代领导

leave a comment »

澎湃新闻/高行     2017-8-21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769900

8月20日,新加坡举行国庆群众大会和一系列庆祝活动。现任总理李显龙和前总理、荣誉内阁资政吴作栋分别发表讲话。在本届政府任期过半,且李显龙曾经宣布的退休年限——2020年即将到来之际,“未来”成为新加坡的两代领导人不约而同关注的主题。

不过,与李显龙主要关注教育、科技及国民健康等主题不同,吴作栋则谈及新加坡未来需要什么样的人来领导这个国家的问题。

一位在新加坡居住的华人告诉澎湃新闻,尽管新加坡法定的国庆日是每年的8月9日,但按照惯例,9日当天举行的一般都是庆祝性质的活动和仪式。而较为正式的、旨在阐述下一步政策的领导人讲话则选择在8月20日左右举行的群众大会和庆祝活动上发表。

李显龙演讲被指“大题小做”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在演讲中,李显龙把发展学前教育、发展智能科技、建设“智慧国”和对抗糖尿病作为主题。

李显龙表示,未来5年,新加坡政府将把用于推动学前教育发展方面的经费翻一番,达到17亿新元(约合人民币83亿元),并争取在2023年之前,让每三个学前儿童中就会有两个在政府或政府支持的学前教育中心就读。此外,专为5岁和6岁幼儿提供平价优质教育的教育部幼儿园将从15所增至50所。

在谈及建设“智慧国”时,李显龙表示,所谓“智慧国”不仅仅意味着电脑、高科技等“年轻人的玩意儿”,而是意味着要让不同年龄段的人群都从新科技的发展中受益,并充分利用信息科技的发展去制造就业机会、创造新商机、提高生产力等。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2, 2017 at 5:13 下午

地铁延误 巴士迷路 有惊无险又一天

leave a comment »

亚洲新闻台/翁书伟     2017-8-19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0819-sg-mrt-delay-1/3800720.html

不愿具名的50多岁巴士司机说:“我驾了22年的巴士,第一次被调来这开接驳巴士。问题是我对碧山、大巴窑地区不熟悉。我告诉总部,但他们说,‘不要紧,控制室会通过无线电给你指示。’”

本台记者体验了地铁延误时搭免费接驳巴士的经历

地铁南北线星期五(18日)早晨繁忙时段信号系统发生故障,SMRT出动接驳巴士载送乘客到各个地铁站去。记者赶搭一辆前往市区的接驳巴士,竟遇到一连串令人既无奈又啼笑皆非的状况。

碧山地铁站昨天(18日)早上的一片混乱。德士站前绵延弯曲的人龙,巴士站里翘首等待的上班一族,乘客怨声载道,有的更向SMRT职员发泄心中怒火,空气中弥漫着焦躁与不满。

这并不稀奇。乘客们又一次在繁忙时段遇上地铁服务中断——这回是南北线信号系统从清晨6点30分开始发生故障,问题延续了三个小时。

服务中断的高峰期,碧山地铁站人头攒动、水泄不通,好些乘客是坐了一个小时的地铁才终于从宏茂桥站去到碧山站下车,那只是一站之遥,另一些是刚来到地铁站才知道地铁延误。

乘客开始烦恼了,因为想要搭德士,但它们总是在你最需要的时候不见踪影;私召车Grab和优步的车费又因需求暴增而贵到离谱。这时候,穿梭于各个地铁站之间的SMRT免费接驳巴士服务似乎是最佳选择了。

两条地铁线星期五(18日)早上发生信号系统故障,优步车资飙升

接驳巴士司机不认得路

记者于是在8点30分决定排队搭接驳巴士,但因为现场没有指示牌,几分钟后才发现误排了私人巴士公司的等候队伍。

在混乱中,一名妇女生气地向SMRT职员抱怨,不过当接驳巴士出现时,妇女立马消失在挤上巴士的人群中。三辆SMRT接驳巴士齐齐报到,全被乘客挤爆。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0, 2017 at 4:42 下午

现金不现金阿伯心事谁来听

with one comment

钱伯     2017-8-15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0815-171

阿伯有个饱读诗书的邻居,过去是甘榜小孩心目中有大智慧的偶像,他常在拉羔呸的时候说句话:“水到渠成。凡事把技术、工程、条件安排好,该有的现象自然就发生了。”要是技术没做好,或者做得不顺畅,强强把政策推上线,一定要撞壁,轻则大家不方便,逼众人来适应政策,重则怨声载道,付出政治代价。

这肯定是一场误会。

总理在国庆演讲刚刚重点提到智慧国发展,政府就宣布要在三年内终结在公共交通使用现金,这怎么让人不联想到“智慧国”就是“没现金”嘛!

很多街坊邻居的老人家,几十年前常常三餐不继,别说现金,连抹汗擦嘴巴的手巾都没有,现在好不容易有些现金在手、在家,谁知道出门想用都不行了,你说能不急吗?!

好了,“智慧国”实实在在有些什么内容,是一番什么情景,自然有雄才伟略的大人物给我们规划,帮我们想象。

只不过阿伯我不了解的是,不用现金这件事不是在我年轻时候就开始了吗?现在很多国家也越来越少用,只不过有些更彻底,让你去旅游也可以几乎不必换钞票呢,那么只要把各方面不用钞票的技术连起来,不要每家银行一张卡、一个上网的小东东,让大家方便,我就觉得很有智慧啦。

不久前,阿伯在某时某地不小心听到,台湾某机构和中国的某大网络公司都已经分别在研究,让所有企业和商业都搬到云端上去跟大罗神仙们一块儿办公,也就是说,未来只要消费者一靠近商店或者公司,就可以获取对方发出来的讯息,知道卖些什么,有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而要上不同银行办事,只要手机里一个应用软件,就可以“夯不啷”搞掂晒。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0, 2017 at 3:03 下午

究竟是成功还是失败?!

leave a comment »

潘耀田     2017-8-18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7/08/sota-6-sota.html

以SOTA“创校以来首位”获得总统奖学金学生为题重点报导,而实际上这位SOTA学生的获奖却是建立在“放弃当初艺术梦想”的基础上?这究竟又是在表扬SOTA 还是讽刺SOTA?!

昨天在报上看到有关总统奖学金的报导。大标题是:《新加坡艺术学院学生获总统奖学金》。

根据这位新加坡艺术学院“创校以来首位”获得总统奖学金学生的获奖致辞:“自己怀着成为世界著名芭蕾舞蹈家的梦想进入SOTA ,历经6年的努力之后,却发现自己的归属不是舞台,‘生活不能尽如人意’。”(年纪轻轻就讲这样的话?!)

这名来自乐赛学校高才班的“高材生”在入学SOTA 之后“却逐渐认识到舞蹈不仅仅是舞台表演,也涵盖舞蹈理论,历史,以及编舞方面”,“随着舞蹈家的梦想渐渐褪色,新的梦想取而代之……”。她说:“我不认为我会是聚光灯下的表演者,但我可以在幕后做出更多的贡献”。再次证明SOTA是“杀梦者”?(见附文

而她的新梦想是什么?就是:“选择成为公务员”?!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9, 2017 at 3:59 下午

新加坡电影 自由的一线曙光?

leave a comment »

JILLSANDY    2017-8-11
http://www.metropop.com.hk/新加坡电影自由的一线曙光?

对于香港人认知的新加坡电影,应数2002年梁智强执导的《小孩不笨》。

2015年,前新加坡总理李光耀离世,少年余澎杉因拍下“李光耀终于死了”短片被指涉嫌诋毁基督教及对李光耀作出冒犯言论被捕。新加坡对传媒监控严格不容置疑,然而余澎杉于2012年曾参演梁智强导演的新加坡电影《小孩不笨》,该电影讽刺新加坡教育问题。讽刺能放于电影,却不能存在于其他媒介,是否暗示电影是新加坡言论自由的一线曙光?

《小孩不笨》

宗教种族避之则吉

香港人认知的新加坡电影,应数2002年梁智强执导的《小孩不笨》。嘲讽新加坡教育制度的内容写实又搞笑,受了多年填鸭式教育的港人同样能在电影中得到共鸣。有“新加坡影业教父”之称的浸大电影学院副总监及首席讲师文树森指,新加坡政府其实不如外间所说的严谨︰

“新加坡地方细,人口少,却拥有多元宗教与种族,若文化融洽得不完善,国家很易分化,所以只要电视电影在创作上不触及宗教种族议题,在新加坡创作其实好自由。”

《小孩不笨》

曾出任新加坡电影发展局局长的文树森指,新加坡的电视电影以往出现歧视情况,坊间的反应比政府还大。例如2012年新加坡政府曾禁止独立电影《性•暴力•家庭价值》“Sex.Violence.FamilyValues”上画,原因是电影其中一个单元故事《色情咖喱》,华人演员以印裔对手的种族身分开玩笑,电影上映了数天后,被指侮辱印度人被禁。 阅读更多 »

由议员管理市镇会是糟糕的主意

leave a comment »

杨南强 (政府投资公司前首席经济师) 译者:新国志    2017-7-27
原文:https://www.facebook.com/lamkeong.yeoh/posts/1603924316349296

杨南强

由国会议员管理市镇会是一个糟糕的主意。通过设定几乎无法跨越的障碍,这个主意大体上只是为了有效地遏制反对派政治。

一个好的市镇会经理所需的技能同一个国会议员所需的技能完全不同。市镇会经理是管理大型公共和私人住宅区以及基础设施的房地产经理。它需要专业技术与经验,是拥有大量资源的法定机构如建屋发展局理所当然的工作。在国会议员或市长负起管理市镇会之前,管理全部组屋区的是建屋局。

建屋局与公共机构拥有专业知识及规模效益优势,组屋区居民应享受由它们管理组屋区的好处,而不是让组屋区的管理与对必需的基础设施的投资,受到短期的政治操作或选举周期内经验与资源欠缺的挟持。

另一方面,国会议员的工作基本上是代表选民在国会对政策和立法提出质询。要有效地肩负这项职责,需要全然不同的技能与大量的时间及资源。

议员同时还得确保选区居民的需求获得有关政府机关有效与妥善的处理,而不是让自己囿于管理庞大组屋区的棘手工作。尤其是如果他们必须复制之前的市镇会的管理系统,而之前的市镇会又拒绝与他们分享经验。更不用说是复制不同选区的行政资源。

最后同样重要的是,提供物业管理服务与基础设施的分配是属于公共物品(public good),不应该被当作政治工具。

对绝大多数公民来说,房子就是他们的净资产或终生积蓄。让其价值被一个控制负责上述工作的机构的强势政府绑架,不单侵犯公民的权益,也是为专制统治铺路。

同时,要相对缺乏经验但动机良好的反对党议员为任何管理不善承担财务责任(尽管议员能有效质询政策),实际上是提高了对反对党议员的要求。而把要求提得太高对公民没有实际益处。

公众因此两方面都吃亏:一是最好的公共房屋管理,二是政治代表性。

需注意,这是把双刃剑。如果有一天人民行动党变成是占少数的反对党,它将永远无法越过这道由它亲手建造,坚不可摧的巨墙,走出政治荒野。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7, 2017 at 7:42 下午

毫无选择

with one comment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7, 2017 at 7:28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