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分享脸书文能构成诽谤吗?

leave a comment »

作者:梁实轩 (Leong Sze Hian)     译者:林康     2022-5-24

我想向所有的自由斗士们说的是:“请你们一起努力,把政治人物对付社运活动者的诽谤诉讼叫停。下一次遇到政客提告诽谤,若判处赔偿金额为S$20,000(这是一些东南亚国家的典型赔偿额)——你不妨发起全球范围的众筹运动,请2,000人每人捐出S$10,然后在同一天去往所在国的使领馆表示抗议,这将带来世界性的宣传与关注。如此一来,政治人物想提告别人毁谤,恐怕就必须要三思(若非十倍于此)而后行了。

我相信,迄今为止,我是世上第一个,而且是唯一一个因为在脸书分享了新闻网站的一则新闻报道,也没加任何评论,就以诽谤罪被起诉的人。那是一则关于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alaysia Development Berhad,1MDB)风波的新闻报道。分享该文的人多达9,000多人,我之外,没有其他人被起诉。该文作者,发表该文的马来西亚新闻网站“覆盖”(The Coverage),也都没有。

2018年12月,我被总理提告当时,还不晓得这是史无前例的新鲜事。

20多年来,我写了数千篇文章,主要就政府公布的统计数字进行分析。我写了数百封信,在报章言论版发表。我在YouTube上,做了数百个演说视频。我也写了四本书。我写作和演说的目的,纯粹是向政府问责,要求透明。

2018年11月10日上午7:30,我电脑开机,看见吓了一跳。邮箱里有新加坡资讯与通信发展管理局(Infocomm Development Authority of Singapore, IMDA)2018年11月9日发来的电邮,指令我在六个小时内,将我分享的一个发文撤下。电邮是前一天晚上11:32收到的。依照指令,我即刻删除了相关贴文。

两天后,11月12日,来自“德尊律师事务所”(Drew & Napier),代表李显龙(Lee Hsien Loong)总理的律师,上门到我家里亲手递交了律师函,命令我移除发文,公开道歉,并提出赔偿献议。

我没多加理会,以为两天前我既然已经把文章撤了,这肯定只是个重复的通知,不会有任何问题。我想,他的律师想必还不知道我已经删了文章,才有递交李总理律师函这事。而且,政府驳斥该新闻报道是“假新闻”,也已经广泛获得媒体报道。那是由四个政府机关联合发表的声明。

11月16日,我收到德尊律师事务所另一封律师函,并将11月12日的前函作为附件。我意识到,贴文是删除了,事情也许还没了结。

2018年11月18日我离开新加坡,下来约三周,我多数日子都在国外,在四个城市、三个国家之间流转。这期间,由于有几个会议要开,回了新加坡四趟。

2018年12月5日,我结束第四趟国外行程刚回到家里,发现李显龙总理的传票(writ of summons)就挂在我家铁门上。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5月 24, 2022 at 2:53 下午

可持续性

leave a comment »

韦春花    2022-5-22

【庄永康语无伦次】

自上星期天以来,多看了一星期《联合早报》,还是看不出当年李光耀“取缔”方言之举,到底有什么根据?倒是《新国志》转载的一篇旧文章《郭熙:新加坡禁绝方言的思考——一位中国语言学教授的观察》(2017年《怡和世纪》总31期),给老娘诸多启迪。

最近的一个潮词——“可持续性”,立马跳入春花的脑海中。根据维基百科,“可持续性”从广义上来讲,是能够保持一定的过程或状态,在生态方面,可持续发展可以被界定为具能力的生态系统,能自我维持一切生态的过程、功能、生物多样性和未来的活力。……天然资源的使用必须控制在一个能够还原的速度,人类生活才能具有可持续性。然而,现在有明确的科学证据表明,人类的生活无法维持,人类需要以集体地减少自然资源的利用,将其消耗速度减少至一个可持续的限度内。新加坡的华文华语处在濒死的状态,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行动党政府甚至还有一个可持续发展部,A*STAR设立新研究院支持本地可持续发展目标,为什么就没人想到要用“可持续性”的思维来救活华文华语呢?

郭熙说:

这显然与新加坡当局对“华语”内涵和外延的界定有关:它在客观上就导致了“华语”跟原来的闽南话、广府话、客家话的语言学意义上的“对立”。这种语言学概念上的对立,形成了这样的理论基础,即闽南话、粤语、客家话等方言,应该服从国家地位上的“华语”,让位于“华语”。

正因为是“对立”,所以要“取缔”。然而这个错误的认知将导致什么?:

华人本来各有各的方言,这些方言是“与生俱来”的习得结果。它们是自然获得的语言,不需要有意识的学习,没有任何语言学习中的痛苦。在此基础上的母语教育,是“识字读书学文化”。学童到校,任务是学习“官话”,学习书面语,学习“文明词儿”等等。例如,学习官话方面,要学习官话的发音、学习官话的词汇,学习相关的文体和表达方法。

强制性地规定只能用“华语”,则下一代自身的语言习得开始遇到障碍,其后的华语学习也是困难重重。首先,他们无法通过方言获取语言和信息,有的甚至不能自如地获取华语或用华语交流;更为严重的是,原本是方言到标准语的转换学习变成了第二语言的学习。

禁绝方言,就使得新加坡华语成了无源之水。新加坡没有农业社会,原来农业社会的词语来源于方言,传统文化词语也源于方言。今天的新加坡是一个科技社会,新的词语和表达方式都是英语的。传统词语不断死去,也没有方言提供补充。新加坡华语已经成了一个无法创新发展的规范依赖型语言。

看到这里,庄永康要硬拗就变成语无伦次了:

言论自由①,这里无意再引起“另一轮”争论,只想指出:一、语文政策是一个集体的课题,包括政策制定者在内的个人经历,并不能印证什么。②二、通过华语教习华文的做法,不仅局限于新加坡,问问新上任的法国大使③,便会知道。三、想提升新加坡华文水平,只有一条路:确保华语作为华人“母语”地位。④

阅读更多 »

工人党市镇会招标无人问津,这是政治问题还是商业考虑?

leave a comment »

红蚂蚁/侯佩瑜      2022-5-20
https://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220520-6222

怡安产业总裁邱继忠坦言,目前的人力市场吃紧,要找到具备相关技能的合适人选并不容易,公司因此决定不参与这次的竞标。当《海峡时报》问及是不是不愿为反对党管理市镇会,以及该公司管理盛港市镇会的经验时,邱继忠皆拒绝置评。

https://s3-redants.s3.ap-southeast-1.amazonaws.com/styles/large/s3/articles/2022/05/20/20220520sengkanggrc.jpg?itok=jo1ZiuJX

工人党团队在上届大选以52.12%的得票率攻下盛港集选区。市镇会主席是何廷儒,副主席是蔡庆威。(盛港集选区面簿)

工人党为盛港集选区市镇理事会招标管理代理公司,却无人问津。

现任管理代理公司告诉媒体,公司是因为人手短缺,才决定不参与竞标盛港市镇会的新管理合约。

盛港集选区本周二(17日)在面簿贴文透露,上个月招标管理代理公司的活动未获收到任何标书。目前的管理合约到期后,盛港市镇会将直接管理区内(包括万国、康埔桦、河谷和安谷)事务。


消息一出,坊间议论纷纷,各种猜测满天飞,也再次挑起一些人对反对党管理的市镇会,为何面临种种障碍的辩论。

工人党前官委议员余振忠就在面簿上写道,市镇会一开始在设计上就具有政治性质。因而他对盛港市镇会最终没接到任何投标的结果,一点都不觉得惊讶。

我一直认为,不管我们喜不喜欢,市镇会最终都必须由自己管理。

工人党另一市镇会阿裕尼—后港市镇会(AHTC)也因卷入财务问题官司,自2015年起就不再聘用管理代理公司,由工人党自己管理市镇会。工人党前秘书长刘程强、现任主席林瑞莲和现任秘书长毕丹星,在该起官司中被法庭宣判失责,案件仍在上诉中。


工人党议员负责的盛港集选区则是在2020年全国大选前重新划分出来的。区内原属白沙—榜鹅集选区的万国区和康埔桦区,以及原属榜鹅东单选区的河谷区,原本是由白沙—榜鹅市镇会的代理公司怡安产业(EM Services)管理。

而原属盛港西单选区的安谷区,则本由宏茂桥市镇会的代理公司新工产业管理服务(CPG Facilities Management)管理。

盛港市镇会在2020年7月30日成立后,接过了上述两家代理公司的合约。

与新工产业管理服务的合约去年10月31日结束前,安谷区在招标活动中曾接到一家管理代理公司投标。但由于该公司没有管理市镇会的经验,最后由盛港市镇会聘请的工作人员直接管理。

其他分区目前依然由怡安产业管理,直到合约期在明年1月31日结束。阅读全文»

外籍劳工外出须通行证 非盈利组织吁取消措施

leave a comment »

8视界新闻网     2022-5-15
https://www.8world.com/singapore/covid-19-migrant-workers-exit-pass-1808561

一些居住在客工宿舍的外籍劳工在没有获得外出通行证的情况下到访社区。当局承认问题存在,但无法估计问题的规模。随着本地防疫措施放宽,加上监管不易,有非盈利组织呼吁当局取消这项措施。

小印度是外籍劳工聚集的热门地方,到了傍晚更是热闹。一些居住在客工宿舍的外籍劳工坦言,他们到社区活动并没有申请外出通行证。

一名外籍劳工说:“已经两年了,被困在宿舍和房间里。怎么说,就像监狱一样。”

另一名外籍劳工表示:“外出通行证不是很好,冠病时期行得通,现在行不通。”

有客工宿舍表示,在执行这项措施时,难以监控和管理。一些客工则因为同雇主存有纠纷,不能通过应用程序申请外出通行证,必须获得宿舍方面的许可才能到访社区。

客工亦重副主席区伟鹏说:“已经没有公共卫生理由,继续实施任何类型的通行证。我们要记得,新加坡人现在已经可以去任何地方了,商场里也不再使用合力追踪应用等系统了。”

人力部表示正探讨如何为客工到访社区提供更高的灵活性。

Written by xinguozhi

5月 16, 2022 at 4:32 下午

方言和华语的共生关系

with 2 comments

韦春花    2022-5-15

方言不是传统,却是传统的一个载具;大家都要过河,却把好好的舟丢在一旁,甚至击沉,这安的是什么心?这跟峇峇失去传统,现今只留一些物质器物绝对相似。无可否认,峇峇的由来就是务实主义,当年为了融入马来海洋,他们丢弃了一些自己的“东西”;保留了自己方言的一部分,参杂了马来语的一部分,不过却坚持敬天祭祖的传统,所以延续了一两百年。再后来殖民主义者来了,他们又开始拥抱英国人的东西,尝到甜头之后,连宗教也改了,既不要方言也不甩马来语,把敬天祭祖当成迷信,最后什么也没留下了。从这个因果角度来看,消灭方言之后的四五十年,今天华文也式微了。

最近春花连续在《联合早报》上看了9篇有关方言与华语的讨论文章,大多是本地有识之士对人民行动党政府的双语政策和推广华语政策提出批评,计有:

1、胡林生:方言的消失是历史必然吗?(2022年3月10日)

2、张森林:方言与华语之辩(2022年4月18日)

3、庄永康:华语华文的传承大任(2022年4月23日)

4、胡林生:理论和实践的验证——论华语和方言(2022年4月25日)

5、张森林:沟通交际与文化传承的纽带——论华语和方言(2022年5月9日)

6、庄永康:纠正“偏颇”改善华文教学(2022年5月10日)

7、李敏雯:华文课程为何引不起孩子兴趣?(2022年5月10日)

8、沈璧浩:从亲身学习经验看方言与华语论争(2022年5月14日)

9、卢丽珊:方言,被轻估的文化密码(2022年5月15日)

自然而然,就出现保皇派和维新派两股势力的对抗;保皇派的代表就是庄永康和张森林,其余都是对华人方言有深厚感情的人士。

庄永康还在报社工作的时候,就已经是贯彻李光耀语文路线的一员猛将,想不到大把年纪的人竟然还装嫩,说什么“但我听当年采访华语运动的华文报前辈说,李光耀总理的华语政策,提高了华语的地位,是华社一致认同的。”

老娘作为亲自见证和经历“消灭方言”的一个老人,绝对知道谁说的是真话,谁说的是假话。为了方便文章的展开,老娘就先自报家门,说说自己是如何看待“方言与华语”的共生关系。

和“生两个就够了”的节育政策不同,至少李光耀当年还搬出一个“马尔萨斯人口论”来撑腰。至于“方言和华语的零和游戏”则是出自他的臆想,至少春花在这9篇文章里,没看到这个说法当年有什么理论根据。保皇派庄永康说了这几句:

“多讲华语,少说方言”,这是1979年华语运动订立的方针,后来也成为官方的语文政策。虽然后来产生了一些质疑:会不会太严?但我听当年采访华语运动的华文报前辈说,李光耀总理的华语政策,提高了华语的地位,是华社一致认同的。

如果我没理解错误,(胡林生)文章的感慨主要在于质疑近60年来的国策,与“双语多文化”建国原则背道而驰,并认为:“可惜的是,扎根于方言的社群文化,由于‘少说方言’的偏颇主张,而逐渐淡出各方言社群的舞台。”

就事论事,这个说法是有问题的。许多国策讨论与社会研究都指出,华人方言的“淡出”,主要出于社会发展。“因为采用华语教学,所以方言消失”,说法不仅扭曲了事实根本,也让教育部揽上本来不该负的责任。

阅读更多 »

Skype视讯事故因缘:监禁16天

leave a comment »

作者:陈志成(Tan Tee Seng)     译者:林康      2022-5-11

活动是在室内举行的,约有50名观众出席;活动没有造成任何骚乱。检察官也无法证明,研讨会有那么一丝可能酿成公众骚动,或造成不同族群之间相互敌视的风险。而我却在这个法令下被判罪名成立。在做出判决时,制定法律的目的,公共秩序是否被破坏的事实,难道不是应该考虑的因素?我似乎纯粹是因为技术性问题而受到惩罚。正义的价值,法治的精神,宪法保障的言论与集会自由,难道不应该受到尊重?

范国瀚(Jolovan Wham),新加坡公民组织“社区行动网络”(Community Action Network, CAN)成员。2016年11月26日,出于对言论自由、公民与政治权利的关心,他组织召开题为“公民抗命与社会运动”(Civil Disobedience and Social Movements)的研讨会。研讨会发言人,包括本地的新闻工作者韩俐颖(Kirsten Han)、艺术工作者希阑•巴莱(Seelan Palay),以及香港从事社会运动的黄之锋(Joshua Wong),研讨会通过Skype视讯和人在香港的他连线。黄之锋当时是香港“雨伞运动”及民主派抗议活动的领袖。三名发言人,分享了他们各自参与社运的个人经验,并就新加坡的政治文化,香港回归后的前途,进行概括性的讨论,然后进入问答环节。

希阑•巴莱在Agora演讲

由于此事,范国瀚在《公共秩序法令》(Public Order Act)下,被判未取得警方准证擅自举办公开集会的罪名成立,罚款 S$2,000。另外,他因为拒绝在口供上签名,根据刑事法典第180条再被判罚款 S$1,200。范国瀚拒付罚款;前罪入狱服刑10天,后罪入狱6天作为替代。《公共秩序法令》第16(1)(a)条规定,没有警方准证组织公开集会,罪成可判罚款最高达S$5,000;如果重犯,可判罚款最高达S$10,000或监禁最高达6个月,或两罚并行。

范国瀚向高庭上诉。蔡利民(Chua Lee Ming)法官予以驳回。

他于是向上诉庭提请“刑事援引”(criminal reference),质疑“公共秩序法令”第16(1)(a)条关于公开集会须获得警方发给准证的规定,和确保言论、集会、结社自由的新加坡宪法是否相互抵触,要求做出释法。上诉庭五人审理团队——由首席大法官桑德莱什•麦农(Sundaresh Menon),以及潘文龙(Andrew Phang Boon Leong)、朱蒂•柏拉卡斯(Judith Prakash)、郑永光(Tay Yong Kwang)、庄泓翔(Steven Chong)四名法官组成——驳回了他的上诉。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5月 11, 2022 at 9:17 下午

《武器奇才》:以色列如何利用军售,与中国、新加坡和印度建立外交关系?

leave a comment »

作者:雅科夫・卡茨(Yaakov Katz)、阿米尔・鲍伯特(Amir Bohbot)    译者:常靖      2022-4-25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65472

(新国志按:本文只摘录有关新加坡的部份,读者可点击上面的链接阅读全文)

一架以色列空军的F-16于2014年于以色列南部的一处基地起飞。Photo Credit: 燎原出版提供

自以色列建国以来,国防上的外交关系,尤其是军备销售关系就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不只是替以色列经济赚进几十亿美元这么明显的原因而已。以色列被阿拉伯世界的敌国包围,利用其科技上的优势与军事专业,与平常回避了这个犹太人之国的国家——例如俄罗斯、中国、新加坡和印度建立外交关系。

这些国家感到兴趣的原因各不相同。有些国家相当钦佩以色列建国与兴起的过程,想要复制这样的成功;有些则面对与以色列类似的威胁,其敌国和以色列边界上的国家一样,也是操作苏联制的武器,因此想要从以色列在多年冲突与战争的经验中学到一些东西。

……

新加坡是以色列另一个先建立军事关系、后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新加坡后来成了以色列的重要盟友,根据各种不同的报导,该国甚至还参与了以军最先进的几套武器系统的研发。今天的星国武装部队是世界上装备最精良的军队之一,而且占据星国总预算的两成。

新加坡与以色列的关系,要从一九六五年新加坡从马来西亚独立说起。当时的新加坡没有象样的军队,虽然英国正在协助马来西亚建立军队,这样的提议却没有套用到新加坡身上。这个国家需要协助,而且迫在眉睫。

新加坡的新任国防部长吴庆瑞秘密邀了以色列驻泰国大使莫德柴·奇德隆(Mordechai Kidron)来到新加坡。奇德隆带了一位摩萨德的代表,在新加坡独立后没有几天就到达,并且肩负着耶路撒冷的清楚命令:对这个新生的国家提供军事援助。他们的提案很吸引人。以色列和新加坡同样没多久前才立国,并已成功在短时间内建立了一支强大的军队。这两个国家有许多共通点:两个国家都很小、也都被敌国包围,以色列是埃及和叙利亚,新加坡则是马来西亚和中国。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5月 9, 2022 at 9:34 下午

稻草人的思考

leave a comment »

殷素素    2022-5-8

【世界齐齐向右转】

2001年911过后,世界随着西方强权的语境,则越来越“政治正确”;他们说“恐怖分子”是懦弱的,大家也点头称是。最近美国最高联邦法院的一项泄密,造成很大的反响,就是有法官称1973年“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的裁决是一个“严重错误”(堕胎合法化),应该被推翻。“堕胎合法化”事关人权问题,可是《联合早报》的社论(2022年5月6日),则好像是共和党人写的,他们说:

意见书的立场其实并不极端,但社会反应之极端,表明不同阵营数十年的对立情绪,已经到了妖魔化对手的程度,让妥协的民主协商精神难以发挥,有损美国作为世界“民主灯塔”的形象。

这件事之所以被翻案和能够成事,主要就是这几年最高联邦法院里的9位法官,被塞进了6位属保守派共和党的法官。“堕胎合法化”在全球已然成为一种共识,作为保护弱势妇女的一种工具;根据美国的一项调查:限制堕胎对贫困妇女冲击尤甚;这个群体通常更有可能寻求堕胎。非裔和西班牙裔妇女可能会受到重大影响;美国61%的堕胎者来自少数族裔。年龄在20多岁的女性占堕胎的大多数;2019年,这个年龄段的人占57%。

人民行动党政府在70年代推行的节育运动,认为“生育越多分享越少”,要不是得益于这个世界潮流,人们接受堕胎这一手段的话,恐怕不容易成功吧?可是社论却大咧咧:

在1973年罗诉韦德案判决之前,堕胎在不少风气开放的美国州属已经合法,正体现了这种价值观;强制全国允许堕胎,反而违背了美国宪法分权的精神。……在这个意义上,美国从来就处于“撕裂”的状态。当下的不同点,在于对立各方因为长期妖魔化对手,终于使得妥协变得越来越困难。正因为对方已经不被视为正常的文明对手,所以一方的胜利必然代表另一方的覆亡。作为普通公共卫生课题的堕胎权,就不幸沦为“奴役女性”和“谋杀胎儿”之间的正邪之争。

实在不敢相信是新加坡人所写,大概是抄自福克斯新闻。

【不解释的新闻】

“中央公积金局前阵子发布一个趋势报告,公布一系列与会员每月入息有关的数据。据估算,2019年至2021年年满65岁的公积金会员,如果立即启动每月入息,入息中位数是每月460元至580元,三年来增幅大约25%。如果等到70岁才开始,每月入息中位数是610元至760元,比65岁开始领取的人高三成。”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解释——政治人物没有,记者只照本宣科,不提任何问题。素素单看这些数目,就觉得建国一代和立国一代的老人都很可怜。从微薄的公积金入息来看,有些还不是一个人独享,还要和配偶一起分担生活费。这样的一组数据,执政者最少也该告诉我们:实行了几十年的公积金制度,到底是成功了还是鸡肋了?有什么可改进的地方?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5月 8, 2022 at 2:55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