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李绳武:我已决定不再参与对我的诉讼

leave a comment »

李绳武     2020-1-22
https://www.facebook.com/li.shengwu01/posts/10158019207528523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侄儿李绳武。

关于新加坡政府对我的起诉,我要发表一项声明。大家可能还记得,在2017年的“李光耀故居事件”(Oxleygate)中,我的大伯李显龙被他的弟妹指控滥用国家权力欺负他们,并违反了他父亲的遗愿。不久之后,新加坡总检察署起诉我,原因是我在脸书上的一个私人帖子涉嫌“诽谤司法”。这一起诉持续了数年,在此期间,总检察署为了我在社交媒体的一段文字提交了数千页的法律文件。

最近,总检察署申请删除我的辩护宣誓书的部分内容,其结果是,在审判中法庭将不考虑这些内容。此外,他们要求将这些内容封存在法庭记录中,这样公众就无法知道被移除的部份包含了什么。这不是一起孤立事件,而是总检察署一系列不寻常行为的一部分。例如,在上诉庭辩论法律管辖权时,总检察署认为应该追溯某个新法令,使其适用于我。法庭认为新立法的追溯适用是不公平的。

鉴于这些事件,我已决定不再参与对我的诉讼。我不想让总检察署利用我的参与,使它的行为得到尊重。

我将继续在脸书活动,并将继续把我在脸书朋友圈里的帖子视为个人隐私。然而,我已经把我的堂弟李鸿毅从我的脸书好友名单中删除了。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22, 2020 at 7:49 下午

实行威权式法治的新加坡,如何建构自身的正当性?

with one comment

曾梦龙    2019-10-29
http://www.qdaily.com/articles/64692.html

《威权式法治》这本书指出,新加坡缔造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威权式法治。作者展示了作为法治以及自由民主之基石的制度和程序,是通过何种方式成为了制约异己、保护当政者的工具,但同时又无损于政府在国内和国际上的正当性。本书颠覆了在法律和政治领域的一些传统见解,它所展示的法律、权力、正当性的配置形式,可能对全球治理理论和政治产生深远影响。以下是这本书第一章的节选。

第一章  法律、非自由主义和新加坡(节选)

2007年10月,来自120多个国家的4000名律师齐聚新加坡,参加国际律师协会的年会。选择将新加坡作为集会地点是有争议的,一些协会成员和新加坡持不同政见者抗议道:国际律师协会选择在新加坡召开年会,将赋予一个系统性违反法治的政权一定的正当性。在新加坡设施先进、空调舒适的会场中,会议将这些争议以及其他事项播送了出去。

在会议开幕式上,新加坡的政界元老李光耀做了主旨发言。在发言后的问答环节,李光耀被要求解释新加坡备受质疑的法治立场。针对这一诘问,李光耀拿出了一堆评估表,展示了新加坡高排名的法治及治理指数,以证明新加坡存在法治。据新闻报道,国际律师协会的成员听着听着突然哄堂大笑。

这阵笑声当然意味深长:可能是钦佩这名在位31年的总理所做的精心准备,也可能是质疑他极度简化了法治的内容,将法治从一种实质性理念简化成了一些排名表和量化表。笑声和内在于其中的意味,指向了一个新加坡式悖论:一个从各方面削弱“法治”之自由的政权,却成功地被称颂为一个法治政府。

新加坡政府如何策略性地运用法律,是本书的一个主要关注点。具体而言,我研究了立法文本和公共话语通过哪些方式重构了“法律”的含义。我旨在发掘那些经常沉潜在新加坡法律之中的政府管理和政治角力。为此,还需要探究一个更为一般性的问题:新加坡官方一边自称为威斯敏斯特式民主(Westminster model democracy)政府,一边却有条不紊地通过立法削减了各项权利,那么它又是如何建构起自身的正当性的?

本书以法学社会学的已有研究为基础,这些研究“将法律视为一个话语系统。它通过创设一些赋予社会生活以特定意义的分类,来形塑人们的观念……法律是社会生活的一部分,它并不是一个位于社会生活之上、之外或远离社会生活的实体”。第二章详述了本书的研究方法。简要地说,通过作为社会实践的语言这个视角,我审视了立法话语和政府话语。我揭示了各种“法治”观念和政府正当性在新加坡是如何建构起来的。我还认为,尽管政府声称遵循自由主义“法治”或“法的统治”(rule of law),但它所信奉的工具式法条主义更适合被称为“法制”或“以法统治”(rule by law)。

我将这两种“法律”模式分别简称为“法治”和“法制”。概言之,“法治”意味着在内容和制度安排上,“法律”都不容许“存在专断的权力,并排除了宽泛的自由裁量权”。与此形成对比的是,“法制”意味着在内容和制度实施上,“法律”都易受权力的影响,以至于“法律”上的权利以及对政府权力的制约和监督都被削减了。稍后,我将在本章中进一步说明我对这些术语的用法,以及围绕“法治”的一些争论。我还要说明的是,为了与社会学的研究惯例保持一致,我用引号标记了一些术语,例如“法律”“国家”“种族”以及其他相关概念。在我的问题意识中,这些术语的含义均是由社会生活建构起来的。

为什么要研究新加坡

新加坡令人困惑的成就体现在以下方面:政府对市场、政治和法律的干预如此之深,以至于新加坡政府无处不在、宪政程序实际上被架空,但新加坡政府在国内和国际层面的正当性仍然得到了维系。2007年,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授予李光耀名誉博士学位之时,一名抗议者在标语牌上写道:“下一位会是谁?独裁者穆加贝?”这一挑衅提出了下述问题:如果一个政权确保并维持了经济的普遍繁荣,但同时它也大规模镇压政治对手,并在制度上禁止媒体、法院和民间社会的独立自治,这是否事关重大?就业状况、基础设施和社会秩序的提升,是否可以弥补强权政治的缺陷?也就是说,在令大多数人感到满意的前提下,政府是否可以对少数人施加政治暴力?对相关难题或规范性困境的描述,首先需要对新加坡的法律体系进行细致入微的研究。这一法律体系已成为其他国家的模仿对象。除了某些国家——例如越南——外,还有一些机构——例如世界银行——一直称赞新加坡的法律体系。总之,尽管只是一个720平方千米的小岛,仅有约508万人口,但新加坡非常值得研究,因为它得到了一些实力型国家的赞赏,后者正尝试引进、复制新加坡的法律模式。 阅读更多 »

新加坡人的新加坡政治:星国政府如何防堵“境外势力”?

with one comment

陈洸铭    2020-1-16
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11635/4289327

新加坡常称自己是一个年轻的国家,活力与脆弱兼存,在建立国族认同上小心翼翼,相关讨论也容易迅速上升到保卫国家的层面。面对境外影响时,新加坡政府的直接反应不是选择完善公民参与机制,反而是更积极防堵限制。

新加坡对于外国干预的防堵能力,部分来自于对媒体的严格管控。图/欧新社

新加坡对于外国干预的防堵能力,部分来自于对媒体的严格管控。图/欧新社

在台湾刚三读通过的《反渗透法》中,人们大多对于内容模糊与施行规则不明颇有争议,或许因为当时适逢选举,很多事变得难以说明白。不少人提及类似《反渗透法》的法律,在其他民主国家如美国和澳洲等早已施行,是全球防范境外势力渗透影响民主宪政的必然反应。

2019年初,台湾学者在美国华府智库“詹姆斯顿基金会”提及,中国正以强化新加坡华人的中国认同,以提升其在该国的影响力。值得注意的是,该报告特别提及新加坡对于外国干预的防堵能力,部分来自于对媒体的严格管控。

被政府点名的两个网路媒体

新加坡内政部长尚穆根(K Shanmugam)在去年(2019)9月的一场专题演讲中,直接点名了《网路公民》(The Online Citizen) 和《新叙事》(New Naratif) 两家新加坡网路媒体。尚穆根批评前者招募外籍人士撰写评论新加坡的文章,后者则涉及收取外国资金。

《网路公民》成立于2006年,由于主要评论新加坡政治,长期以来与新加坡政府在官司上纠缠。去年一篇涉及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文章被控上法庭,其作者正是马来西亚人。

《新叙事》主要讨论东南亚区域文史与政治,共同创办人韩俐颖(Kirsten Han)事后说明该公司所收取的外国资金,皆来自合法管道。《新叙事》的资金来源之一,还包括索罗斯创办的开放社会基金会(Open Society Foundation)。1

新加坡内政部长尚穆根(右)直接点名两家新加坡网路平台。图为尚穆根与公民对话。图...

新加坡内政部长尚穆根(右)直接点名两家新加坡网路平台。图为尚穆根与公民对话。图/路透社

新加坡人的新加坡政治

随后,尚穆根进一步在去年11月4日的国会辩论中,加以延伸前述言论:

重点是新加坡的政治应该是新加坡人的。这可以维持,而无需说“因此,我们无法与新加坡以外的人接触”。当然,我们一定要!无论是商业、学术或政治,我们得持续跟进、接触与暸解发生了什么事。不同的是收受金钱或允许其他人影响执行。

这段话被媒体以“新加坡人的新加坡政治”入标。早在2000年,时任内政部长黄根成也曾发表类似言论,并通过了《政治捐赠法令》(Political Donations Act),禁止政党、政治组织与候选人收取外国和匿名捐款。 阅读更多 »

“关”“卡”在新柔长堤上最遥远的一里路

with 2 comments

从夜暮到黎明    2020-1-17
http://navalants.blogspot.com/2020/01/blog-post_17.html

新马都是文明国家,但在处理两国的陆路出入境上,似乎距离文明很遥远。

20世纪初,串联新马的新柔长堤落成后,一公里的长堤让两岸人民亲切往来,拥有新马一家亲的黄金岁月。自从50多年前新马分家,两岸各设立自己的关卡后,一家亲的日子已经逐渐模糊。

从前过长堤对岸的新山关卡。1960年代。

如今来往新马,最不人道的应该就是这条长堤,一年中或许只有1月1日元旦和农历年几天顺畅无阻。驾车进出就像翻越千山万水,往往两头都堵车,单程花上一两个钟头乃常态;使用公交的话则小堵车但大堵人,出入境大厅内排起长长的人龙,一公里的短路成为分割新马最远的距离。两岸政府似乎以关卡作为“拗手瓜”斗法的本钱,哭笑不得的是来往两地的平民。

节日假期是长堤两岸的梦魇。我最刻骨铭心的经历是2018年3月30日耶稣受难节,当天前往新山广肇文物馆开会,我自以为乘搭公交过关会顺畅一些,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好不容易挤入新山入境厅,发现那才是真正梦魇的开始。前面过关处几乎瘫痪,人龙不见人龙,就像一堆等候挤上末班车的难民,后面一车车的“新客”涌入大厅,大家前胸贴着后背,创造人与人最短的距离。

假日过关时被关和卡在关卡的梦魇:万一出现安全状况,相信多数人成为瓮中之鳖。

入境大厅的冷气无法承担严重超额的热量,大家都汗流浃背。有些老人家无法负荷,几乎晕倒在地,周边勉强让出个小空间让老人家坐下,其实坐下来被团团围住更难呼吸。万一出现安全状况,相信多数人成为瓮中之鳖。

我跟大家在大厅里忍屎忍尿忍饿忍闷6个小时,加上之前在新加坡与新柔长堤的拥堵,前后10个小时才离开关卡。大清早出门,抵达目的地已是黄昏,还好对方明白事理,日后我们都建立了良好关系。

经历过此事件,我明白了何谓动弹不得,进退两难,全身麻痹,四面楚歌;熬到过关后则体会到冬天已到尽头,真是好的消息,病树前头万木春那种复活的滋味。Tough time never last, tough people will!

关卡运作是角力的手段?

为什么会有两岸政府以关卡作为“拗手瓜”的想法?上世纪80年代,我在曾经居住过五年的惹兰勿刹活动,跟政坛新星李文献医生走得稍近,他常分享一些政治资讯。当时马哈迪和新加坡之间时常有小动作,尤其是食水价格方面。新加坡游客是柔佛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只要将过关的速度稍微调慢,就会堆积起人潮,有些人无法忍受而自然打退堂鼓。柔佛的游客少了,联邦政府便会释放善意。此招数屡玩不鲜,双方都习以为常了。

鹬蚌相争,殃及池鱼,新马货币几乎等值的年代,最大的受害者是必须越过新柔长堤工作的马来西亚人,关卡成为回家探亲的绊脚石。如今1对3的兑换率促使更多新加坡人越过长堤消费,带旺了店家的生意,但也因此使到当地人的生活费水涨船高。对新加坡来说,经济低迷时期,国人不留在国内花费而是到邻国去血拼,“为国争光”,肯定不会是宗好事。此外,每逢假期关卡都必须加派人手,关卡职员必须牺牲假期,不能像其他人一样全家出游,似乎也不太公平。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7, 2020 at 3:25 下午

《新加坡:非典型强权》中译本合时面世

leave a comment »

随缘家书・沈旭晖     2020-1-13
https://simonshen.blog/2020/01/13/《新加坡:非典型强权》中译本合时面世/

新加坡政府一直以来,不断努力地鞏固国民身份,总算让新加坡免于因为种族矛盾而撕裂甚至瓦解,并可集中精力,继续走只有这个港口城邦才能走下去的成功道路,假如这不算奇迹,世上还有奇迹可言吗?

John Perry的著作《新加坡:非典型强权》,可谓研究新加坡的国际经典,喜见终于有中译本面世,值得详加介绍。提起新加坡的独立故事,相信不少读者都有所认识:原本作为马来西亚一部份的新加坡,在1965年被其国会全票通过驱逐而“被逼”独立,李光耀由一州之长,一夜间,变成一国总理。当时他在镜头前落泪,诉说其“大马来西亚情意结”、说星马两地血浓于水云云的片段,成为经典一幕。但李光耀又随即坚定地向世界宣告,新加坡将不分语言、文化、宗教而团结一致,成为一个多民族国家,更豪言“新加坡会生存下去”(Singapore will survive)。

李光耀没有尝试乞求马来西亚让新加坡“回归祖国”,在今天看来,显然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当地经济在独立后快速增长,人均生产总值远远抛离同区国家,超过前宗主国马来西亚四倍以上;新加坡拥有区内最负盛名的大学,亦是区内高科技产业、金融服务业等高端产业发展最蓬勃的国家,同时拥有坚实的炼油、做船、机械等工业基础。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19年的评估,新加坡的“人类发展指数”(Human Development Index),在189个国家当中位列第9,再一步印证当地的整体发展程度,达到世界最先进的水平,在东南亚各国中鹤立鸡群。新加坡不但“生存”了下来,而且活得比大部分地方都要好。

不过若我们是1960年代的新加坡人,却一定会对自己家园的未来,充满仿徨和不安。而这一份仿徨,相信今天不少其他地方的华人,都有所感。

事实上,新加坡也不是一直属于马来亚。当英国人在十九世纪初开始殖民统治马来半岛时,他们是把新加坡、槟城、马六甲这些港口合组成“海峡殖民地”(Strait Settlement),与当时的柔佛王朝及其他土邦分开管理。到后来,英国重组马来半岛的殖民地,成为马来亚联邦,也没有把新加坡并入其中。事实上,新加坡只有在1963至1965这两年,是被纳入马来西亚版图。

换言之,可以确定的是李光耀那“大马来西亚情意结”并非甚么家国情怀,而是赤裸裸的现实政治考虑:新加坡这片弹丸之地面积,只有香港的一半,缺乏经济发展所需的一切资源,内需也极为有限,没可能支撑当地上百万劳动人口的工作需求。失去了马来西亚,新加坡就是一个没有腹地的港口,空有航运便利,而没有相应的进出口需求。更严峻的是,在新加坡居住的民族多样化,有马来人,有华人,有印度人等,各自有其文化传统,故当地从来都没有一个自然生成的民族身份,也就是说新加坡这个地方,确实有可能被民族矛盾及冲突瓦解。 阅读更多 »

人权观察组织抨击新加坡言论自由进一步收紧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20-1-15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20/01/人权观察组织抨击新加坡言论自由进一步收紧/

人权观察组织(HRW)于昨日发文告,抨击新加坡政府对国内原已受限的言论自由,施加更多的钳制。

文告提及去年10月生效的《防假消息法》,让我国部长可以宣布某个网络贴文为“假消息”,并发出指示要求更正。若不遵从可招致刑事惩处。

人权观察亚洲区副主任菲尔·罗宾逊(Phil Robertson)批评,新加坡长期来不容忍言论自由,而有关防假消息法恐将用以让异议人士沉默。仅仅是该法的存在,就足以让那些网络异议自我审查。

去年11月下旬,前进党毕博渊(Brad Bowyer)成为首位被政府援引上述法令,要求更正贴文的人士。紧接着,包括来自澳洲的脸书专页State Times Review (STR)、新加坡民主党和人民之声党领袖林鼎律师,都相续被相关部门要求更正网络贴文。

此外,文告抨击新加坡当局也用现有法律来惩罚参与和平表达异见或参与集会者,诸如社运份子、律师、网络媒体都面对检控、刑事诉讼等,例如范国瀚和民主党党要陈两裕,因为脸书贴文于去年10月被判藐视法庭罪成立。阅读全文»

相关链接:

Human Rights Watch Report on Singapore 2020

星国首投族近23万人 关切气候暖化民生议题

leave a comment »

中央社/黄自强       2020-1-15
https://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2001150135.aspx

新加坡年轻首投族关心议题广泛,不仅有生活周遭的贫富差距问题,也关切如何在职场中培养专业技能与国际接轨,另有不少年轻人关心攸关永续生存发展的气候暖化议题。

新加坡最迟2021年4月大选,将近23万名首投族动向成为朝野必争之地。图为新加坡选举局。(中央社档案照片)

新加坡最迟明年4月大选,将近23万名首投族动向成为朝野必争之地,年轻人不仅关心民生与工作权益,气候暖化等议题同样将与大选挂勾,更是首投族关注的课题之一。

新加坡上次国会大选是在2015年9月举行,国会2016年1月间开议,任期5年,国会可以提前解散,解散后3个月内须举行大选。

虽然大选最迟明年4月举行,但外界普遍认为可能提前今年上半年举行大选,诸如2月18日财政预算案后、3月或4月中旬乃至5月,迄今众说纷纭。

新加坡年轻人必须年满21岁才拥有投票权,去年6月最新人口数据显示,年龄介于20岁到24岁公民人数约22万9900人,其中大多数在下届大选时首度拥有投票权。这群首度行使投票权的年轻族群,未来大选将扮演一定程度的关键角色。

新加坡由人民行动党长期执政,国会掌握绝大多数席次,但面对来势汹汹的反对党挑战仍不敢小觑,积极备战之余,勤走访基层选区,意欲推出最佳候选人组合迎战。

反对党同样动作频频,去年11月间先有新加坡前进党党魁陈清木邀集国民团结党、革新党、人民力量党、国人为先党等20多名反对党人士会商大选事宜,探讨如何发挥团结力量。今年再有国人为先党、人民力量党、革新党与民主进步党等4个反对党决定筹组联盟,因应大选。

新加坡民主党也将推派更年轻的候选人组合,抢攻年轻世代选票。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6, 2020 at 1:09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