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藐视法庭法案通过,加剧新加坡模式内在矛盾

leave a comment »

邝健铭     2016-8-26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0826-opinion-kwongkinming-singapore/

新法案乃至新加坡政府的管治观所引起的寒蝉效应,难免会延续畏缩国民心理……

2015年9月10日,新加坡一个商业区内,人们在拍照。摄:Edgar Su/REUTERS

8月15日,新加坡有关藐视法庭的《司法维护法案》以72票对9票通过,反对党工人党的九名国会议员,全数投反对票;三名官委议员 (Nominated Member of Parliament) 虽曾对法案提出异议,但最后收回修订法案要求,赞成通过法案。这项法案,能够显示新加坡司法与政治的关系、社会言论自由状况,进而反映新加坡模式对社会自由重要性的模糊取态与内在矛盾。

总理李显龙之妹李玮玲 (Lee Wei Ling),在自己 facebook 公开表示不信任《司法维护法案》。她认为草案是“一次让舆论缄默的企图”,而新加坡国民,则是“过于习惯烟味,乃至无法感觉到烟味对自身幸福潜在威胁的民众”。她批评李显龙政府不必要地趋向滥权:“或许,新加坡人已习惯了一个威权政府,直到不久前,这个政府一直是为了他们的幸福而行动的”。

新法案同时引起了外国关注。路透社报导,外交人员正注视新法案对新加坡的言论自由状况有何具体影响。英国外交官员接受路透社访问时说,2013年英国已废除同类针对社会藐视法庭的“Scandalising the Judiciary”法案,原因是这“不必要、不能与言论自由共存”,并指英国会要求有相类法例的国家将之废除。而事实上,自1931年起,英格兰与威尔斯便再无以藐视法庭入罪的成功案例。

不过,新加坡社会的反应,却不及想像中大。虽然有公众向国会呈交反对联署,要求押后通过法案与澄清条文,为九年来首次有同类联署,但当中只有249个签名。反应相对冷淡,与不少新加坡人仍然相信政府有维持社会秩序之必要有关。7月,新加坡媒体Today 曾有读者评论以澳洲为例,指藐视法庭作为普通法刑事罪行,不乏外国案例。该评论引用澳洲高等法院的说法,尝试证明相关法例能够维持法庭权威乃至社会稳定:“法律的权威,源于公众的信任。确保对法庭与法官诚信或公正毫无根据的抨击不会动摇公众信心,对社会稳定至为重要。”

新加坡政府对《司法维护法案》必要性的官方解释,是这项法案只是“现行法例的结晶”(a crystallisation of the law),没有改变乃至增加现有关于藐视法庭的法规权限,当中没有新元素,亦没有限制批评法庭判决与法律的自由。新法案只为更清晰地阻止任何对法庭判决与法律“欠缺理据”与“鲁莽”的批评,避免出现“媒体审判”的情况,进而削弱法庭的权威。 阅读更多 »

中国人为什么不喜欢新加坡?

leave a comment »

赵灵敏    2016-8-23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9026

中国左右派知识分子和普通民众多年来近乎一致地不喜欢新加坡,这在业已严重分化的中国社会并不多见。

中国一些自由派知识分子一提新加坡模式,就会强调人民行动党政府对反对党的打压。确实,人民行动党作为执政党,会利用手中的权力制定有利于自己的选举规则,并通过历史上形成的对政治、经济与社会资源的高度控制,以程序合法的方式,全面阻止反对党坐大,保持一党长期独大的地位。但是,这更多代表着过往的新加坡。事实上,新加坡政治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2011年5月的大选,不仅代表着反对党工人党攻陷了阿裕尼集选区,证明了用于狙击反对党的集选区制度并非牢不可破,更是新加坡政治多元化的一个重要节点,民众已不畏惧议论政治和表达不满了。其后,工人党又赢得了两次补选,人民行动党只是反复强调自己的政绩和如何一心为民,并不曾听说用什么阴招来打压反对党。

显然,新加坡的成功并不是建立在压制和恐惧之上,在这一点上,很多中国人会错了意,以讹传讹。正如我在2013年3月发表的《中国学不了新加坡》一文中所说:“中国朝野对新加坡模式的爱与恨,都是建立在一个臆想的新加坡之上。而那个既没有政治竞争又廉洁高效的新加坡,事实上并不存在。”

其次,不能说新加坡小,其成功就没有多少意义。事实上,小国的成功并不是必然的,这个世界上混乱不堪的小国很多。新加坡的成功虽然发生在一个小地方,但其成功的原理有普世性。在选举的压力下,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素来以善于驾驭社会变迁,吸纳和收编社会力量维持广泛执政基础而着称。强势如李光耀,毫不留情地打击对手只是硬币的一面,在另一面,他在住房、就业、反腐败、吸引外资、种族和谐等领域都有很大的建树;在人民行动党的内部管理上,李光耀坦言受到了早年左派领袖林清祥等人朴素清廉作风的影响。2011年选举受挫之后,新加坡政府马上召开了全国对话会,并在民众意见很大的移民、部长高薪等方面进行改革。在新加坡51年的历史上,你很难看到民怨沸腾而政府无动于衷的情形,更多的是未雨绸缪和从善如流,这正是新加坡这个小国成功的法宝,也是人类历史上几乎所有政治组织能长盛不衰的根本。

第三,关于新加坡反华的指控,很多是“上国”心态在作祟,自我为中心,容不得别国追求自己的安全和利益。尽管经历了鸦片战争后长时间的国运多舛、饱受列强的欺凌和践踏,大部分中国人的世界观仍然没有摆脱朝贡体系的窠臼,面对周边小国,总是不自觉地以天朝上国自居,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想当然地认为别国特别是周边国家应该唯中国马首是瞻,缺乏对小国现实处境的理解和同情。同时,在“受害者心理”的作用下,别国一旦有对中国的不顺从和批评,就认定这个国家“反华”,是在和美国沆瀣一气害中国。 阅读更多 »

李显龙演讲身体不适 接班团队任重道远

leave a comment »

郑维      2016-8-22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xMjkzMDc0MQ==&mid=2247484427&idx=1&sn=530f0387c53fc278aa8d0f7e681425be&scene=1&srcid=08225bThMyHduLFIUWlCAgwr

首先向各位粉丝们道歉,最近维哥杂事不少,今天终于偷得半日闲,我想还是写一写无数网友们关心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接班问题吧。

先看视频


李显龙总理演讲中身体不适

李显龙总理昨晚(8月21日)发表他作为新加坡总理以来的第13次国庆群众大会演讲 (National Day Rally) 。

中国网友可能对新加坡的政治体制不熟悉,我顺便介绍一下。

新加坡的国庆日是8月9日。在国庆日后的下一个星期天,新加坡总理都会对全国发表电视讲话,对过去进行总结,对新一年施政方针做一个前瞻性的阐述。

因为各国的政治制度有天壤之别,如果打一个不是太恰当比方,新加坡的国庆大会演讲大概和美国总统每年在国会联席会议上发表的国情咨文 (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 类似。两者区别之一,美国总统是对着参众两院的议员们发表咨文,而新加坡总理是对着经过精挑细选的政界、劳工界、媒体界等等代表们发表国庆大会演讲。当然,如此重要的讲话,当然有电视直播。

一般上,李显龙总理会用马来语、华语和英语这个顺序发表演讲,马来语和华语演讲相对简短,英文演讲最详细,大部分的新政策都会在英文演讲中宣布。 阅读更多 »

从纳丹谈起

with 2 comments

李莫愁    2016-8-24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8/144657.html

今日执政党在官媒上大搞总统和总理种族人选的议题,很多人都不明白葫芦里卖什么药?加上纳丹逝世这个时间点十分恰当,官媒马上打蛇随棍上,趁机对总统种族人选这个课题洗脑全国人民,甚至要修宪,为什么这么大阵仗呢?说出来不过就是为了一个人:陈清木。

Mr Nathan -m

纳丹—“新加坡之子”,“新加坡之犬子”?

李显龙和多位部长都称纳丹为“真正的新加坡之子”,没错,如果李光耀是“新加坡之父”,纳丹当然当之无愧,更确切地说应该是“新加坡之犬子”。前《今日报》总编辑巴尔吉就曾说过纳丹是“李光耀的忠诚信徒”,认为“李光耀不可能会错的”(SR Nathan was “a Lee Kuan Yew loyalist” and “for him, Lee Kuan Yew could do no wrong”)。

先说点花边的,贫尼有位出身中国厨艺学校的小师弟,多年前曾混入总统府当侍者。据他透露,总统府当时是聘有专人服侍三位大人物的饮食:纳丹总统,李光耀资政和吴作栋总理(李显龙还在珊顿道的金管局大厦办公)。而李资政和吴总理的饮食向来都很素淡,几乎天天都是清粥小菜,只有纳丹胃口最好,天天都大啖龙虾。我们道家说:“嗜欲深者天机浅”,而纳丹食欲之大,可能连心机都没有,所以才会获得李氏父子的长期宠爱。

刚好看到邻国《东方日报》有篇报道,标题《纳丹年幼生活坎坷 乞丐向上变总统》,可能是抄自本地报章或者纳丹的自传,毫无可信。因为纳丹出生在1924年,获得马来亚大学(新加坡大学的前身)学位时是1954年,刚好是30岁。表面上虽然年龄有点大,但是别忘了其中还经历了日据时期的3年零8个月,如果没有这段历史,他可能在26岁或者更早就获得学位,这对战后即使读完小学也是一种奢侈的一般人来讲,是怎么从“乞丐”读完大学的呢?以同龄人来讲,李光耀读完剑桥双重一等荣誉学位也是26岁。而两个人的出身,一个被说成是乞丐,一个被说成是富家子,阶级如此悬殊,在英殖民地时代完成大学的时间仅相差4年,骗鬼咩?

纳丹自大学毕业后即刻进入英殖民的官僚体系成为精英,然后一路平步青云,成了自治和独立后的建国官员,一路做到58岁,才从外交部一等秘书的位置退下来。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春风得意马蹄疾的俊彦,何曾坎坷过?由于受到李氏父子的深深宠信,退休后马上就进入“后谢mode”;干了8年海峡时报集团的主席,2年驻马来西亚最高专员,6年的驻美国大使,回国受委为巡回大使等。这时他已经72岁,本应卸甲归田。哪知道那边厢王鼎昌的民选总统却和李氏父子出了问题,所以就在75岁的高龄出来当新加坡第六任总统,加上他够命长,竟然还给他当了两任,每年领足430万纳税人的钱,12年一分都没少。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4, 2016 at 4:53 下午

李显龙家事国事压力大

leave a comment »

沈宗祐   2016-8-22
http://opinion.chinatimes.com/20160822006400-262105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发表国庆群众大会演讲中途,突然感到身体不适。(美联社)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21日晚间的常年国庆群众大会上演讲时,忽然两眼发直,手臂发抖,幸好台下的内阁部长察觉不对,迅速冲前攀爬上台搀扶,他才免于当场倒下。随后在后台的诊断医师认为李显龙是长时间站立,加上闷热脱水,不是中风,只需稍事休息。果然休息1小时后再度上台时,气色和精神已经大好,还带著幽默完成演说。

李显龙的现场状况在全国电视直播出现,吓坏了全体国民,电视镜头很机警地转向观众席,台上的搀扶等状况,只有少量照片透过社交媒体传出,处理手法令不少民间人士诟病。但官方随后相当快速发布消息,安抚人心。

新加坡近期发布的数据显示全球景气疲弱影响了当地经济前景,当局近几年想方设法让经济转型,但未见效果,李显龙当晚的演讲一改过去几年的基调,不谈社会福利和救济,而是宏观针对经济转型、国际形势、恐怖威胁,以及总统选举的改制。他也再度提到新加坡的南中国海立场,表明新加坡不是声索国,但小国必须维护国际法则。李显龙不久前访美受到最高礼遇,在针对南海的议题上阐述立场,遭到中国外交部严词要求新加坡“秉持客观公正立场”。但21日晚间一场抱恙虚惊之后,中国官方迄今未见“驳斥”言论。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3, 2016 at 5:51 下午

新加坡为何在南海问题上选边站?

leave a comment »

薛力,刘立群     2016-8-19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8987

新加坡最近采取了“公开选边站”的做法。这个善于在大国间搞平衡外交的“东盟军师”怎么了?

新加坡最近处理对华关系的一些举措值得关注。

4月初,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表示,在中美亚洲争霸过程中,亚洲国家心向美国,如果举行“秘密投票”的话,每一个国家都会赞成美国在亚洲地区有更广泛的介入,不管他们在公开场合怎么表态。

同月,针对中国外长宣布与文莱、老挝、柬埔寨就南海问题达成的四点共识,新加坡的两个巡回大使王景荣与比哈拉里分别表示,中国似“在干涉东盟内部事务”,“分化亚细安(东盟)”。

在6月份玉溪举行的中国—东盟特别外长会议后,新加坡又单独发表具有明显倾向性的声明。

8月初,李显龙在访问美国期间更公开表示,临时仲裁庭的裁决对各国的主权声索做出了“强而有力的定义”,希望各国尊重国际法,接受仲裁结果。这是继美日澳欧盟后,第一个明确要求各方接受裁决的国家,比韩国、英国等美国盟国的表态还积极,新加坡因而成为相应美国号召、公开对中国施压的国家之一。

考虑到中国的一贯立场,新加坡的这些针对性很强、具有“公开选边站”性质的做法,只会增加南海的紧张局势,明显不利于中国—东盟关系,也不符合中国-东盟关系协调国的身份。新加坡这个善于在大国之间搞平衡外交的“东盟军师”是怎么了?让我们从6月份中国—东盟外长特别会议说起。 阅读更多 »

中国能否大棒伺候亲美的新加坡?

leave a comment »

丁咚      2016-8-5
http://blog.ifeng.com/article/45653063.html

从新加坡的角度来说,从其国家利益出发,他们不必为了迎合中国而损害自身利益。从其政策选择来说,新加坡以及域内其他国家对中国还缺乏信任,防范中国的心理是比较严重的。这就是这些国家在尽力维持大国平衡外交的同时,但从内心深处更亲近美国的内在因素。

就像韩国政府决定在朝鲜半岛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后某些人鼓吹——事实上也正是这么做的,要给韩国一点教训一样,在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近日访问美国就亚洲局势发表有关观点后,惩罚新加坡或者给其划底线的论调在舆论中颇有市场。

作为太平洋袖珍岛国的首脑,李显龙在华盛顿享受了罕见礼遇。在新美建交50周年之际,李显龙受奥巴马邀请对美国进行正式访问。白宫用红地毯、礼炮、仪仗队和国宴热情欢迎李显龙伉俪。

对于极少邀请外国首脑正式访问并以国宴招待的奥巴马政府来说,新加坡是享受此等礼遇的十三个国家之一,也是东南亚国家中首个享受此殊荣者。有资格在白宫国宴上发表讲话的领导人所在国家要么是重要大国,要么是其关键盟友。

是什么原因使得李显龙在华盛顿得到高规格礼遇,并足以促使两国领导人在会谈后发表具重要意义的联合声明?

建交50周年仅仅是表面理由,在奥巴马执政的八年任期里,会有很多个这样的纪念性年份,但并非所有国家都能受到白宫的正式邀请。李显龙获得这个待遇的最重要原因,当然是新加坡在美国政府心目中的重要地位和价值。 阅读更多 »

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

加入另外 2,647 位粉丝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