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新加坡的前车之鉴:因少数精英集权终至衰亡的威尼斯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8-11-19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11/新加坡的前车之鉴:因少数精英集权终至衰亡的威尼斯/

威尼斯圣马可教堂一景(图源:维基百科)

《海峡时报》前总编冯元良,在《南华早报》撰文,认为新加坡应以史为鉴,他提出800多年前的意大利城邦国家威尼斯,以商贸起家盛极一时,但晚期却因为贵族精英独揽权力,扼杀公民参与决策权,最终引致威尼斯的衰亡。

冯元良在这篇评论文章指出,首先,中世纪早期的威尼斯,之所以能崛起成为强大“海洋帝国”(威尼斯方言称为Stato da Mar),乃是因为威尼斯公民能对行政有话事权,以及可以分享国家的繁荣成果。1171年,实权总督的权力,被稀释下放给主要由商人组成的大议会。

遴选大议会成员的过程也近似民主制度。候选人提名者乃是抽签决定。提名人推举的候选人名单公布,威尼斯公民即可投票选出属意的候选人进入议会。

《海峡时报》前总编冯元良

当代一项具显着意义的制度乃是“colleganze”,即以合股公司心事,来资助远洋商贸探险。商人发起远洋探险航程,而街上任何男性,都可以购买其中一小部分股份来牟利。

经济市场是开放的,任何精打细算的公民都可以从远行至摩洛哥和土耳其进行香料贸易的远航图利,也激发基层企业家精神。几乎没有任何官僚主义的阻,当时的威尼斯,成为该区域最大的商贸城邦国家。

那么,遥远年代的威尼斯,和今天的新加坡有何意义?

新加坡人有否足够发言权?

我认为,威尼斯的兴亡,有值得同样作为城邦国家的新加坡借鉴的地方。首先,除了大选以外,新加坡人是否有足够的发言权?如果国人对影响他们生活的政策有意见,他们的声音是否又被听到?

其二,新加坡的经济繁荣成果,有没有广泛、深入地分享给各阶层国人?如果不是,新加坡又该在不影响国家竞争力和成长前景的情况,解决这种不平等现象?

再者,即便许多保护政策都是出于善意,但这些保障和限制是否束缚了我们在面对21世纪充满变数的经济所需要的承担风险和创业拼搏精神?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9, 2018 at 4:12 下午

一句“没有差劲的士兵,只有差劲的领袖”,梁建鸿比郭木财有担当多了

leave a comment »

沈广业     2018-11-19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1119-2139

这件事情给新加坡人的教训是:我们的用人唯才制度,必须是真正唯才方任用,而不是根据18岁A水准的那张文凭。只有不断克服难关,立下功劳,或者有效完成工作指标的人,才能一步步晋升,而不是认定要晋升才给予表现机会,倒果为因。从这两位将军的表现说明一个事实:我们的制度的确可以锻造人才,却也可以捧起庸才甚至蠢材。

都是三军总长,梁建鸿(左)今年8月1日正式取代郭木财(右),担任SMRT总裁兼首席执行长。(曾庆祥制图)

没有差劲的士兵,只有差劲的领袖。
(There are no poor soldiers, only poor leaders)

这句话出自一位曾经的三军总长口中,你应该相信这位统帅是懂得打仗的人。上周末看新闻看到这句话,令人忽然有种感动,感觉新加坡的地铁似乎遇到救星了。

neo kian hong ST.jpg

11月16日,SMRT集团首席执行长梁建鸿在金泉车厂与媒体会面,分享他上任三个月来对公司的观察,以及公司的改组计划。(海峡时报)

上星期本地媒体报道新任SMRT总裁梁建鸿的访问,仿佛让人看到了一点信心――嗯,有一点就不错了啦。

上任三个月 梁建鸿勤跑前线

话说这位8月才上任的新总裁,为了履行新职务,不但把汽车卖了,还特地搬家到接近地铁站的地方,就是为了天天搭地铁上班

根据新闻报道,他上班时间不好好呆在冷气办公室,却天天跑去不同的地铁站视察,亲自掌握前线作业的情况和问题,了解工作人员的辛劳和想法,包括每个礼拜两三个晚上探视也督促大夜班工人的工作,慢慢越来越了解实际的问题,例如晚上在隧道里面不能开大风扇,因为声音太大居民会投诉。

而天天搭地铁也让他体会到搭客投诉的各种问题究竟是什么意思,例如有臭味啦,有杂音啦,闷热啦。他讲得出这些问题,你几乎可以相信他真的搭过很多次地铁。

梁建鸿:我不同意有‘根深蒂固的文化问题’这件事

然后他说,经常到前线的经验非常重要,在办公室里讨论(运作和维修)问题没有意义。他说,他从前线人员的眼神里感觉到,员工都非常热忱,非常勤奋,对工作提出很多改善建议,都希望把工作做好,“我们的人都想把工作做好,我个人相信这点。我不同意有‘根深蒂固的文化问题’这件事,因为这不是我在前线接触的经验”。

neo kian hong ZB.jpg

desmond kuek ZB.jpg

SMRT前任总裁郭木财。(联合早报)

看到这里,加上前面那句“没有差劲的士兵”,大家一定明白他言下之意,根本是针对SMRT前任总裁、被社会骂到臭头才肯离开的郭木财。

一年多前,郭木财针对地铁频繁的故障问题,跟社会交代的理由重点就包括公司内部有“根深蒂固的文化问题”,很多人为错误,需要时间去处理。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9, 2018 at 4:00 下午

治小国如烹大鲜

leave a comment »

韦春花     2018-11-18

从“小贩中心风波”这起“失衡”的小事,就可以知道4G领导层如何对待小商家和国人、维持影响民生最低生活费的决心、如何对待各路的批评(至今没一项接纳)、解决问题的手段、政策能不能U转,领导层会不会自我批评,以及治国的长远眼光。

星期天《联合早报》的韩咏梅和黄伟曼不约而同写出对4G领导的期许。

黄伟曼说:“身份政治(Identity Politics)不应成为政党或政府无作为的代罪羔羊……行动党要发挥‘大屋檐’(broad tent)作用,试图包容与糅合不同的政治观点,同时采纳传统上我们会称为左派和右派的某些主张和理念,作为一种政治策略必然是明智的,从政党的角度来看,这可确保吸引更多选民支持。但较令人担忧的是,中立派这位置有时候极其尴尬与暧昧,如果一个政党或政府无法清楚阐述它在特定议题上要如何做到真正求同存异,将实施哪些政策缩小各群体间意识形态上的差距,很可能被视为立场不明确。”

韩咏梅则说:“观察近来的舆论以及人们对不同事件的回应,发现民众之间存在着因为观点不同而产生的分歧,而且是地热型的舆论环境,一个课题冒出来,很快就燃烧起来。加上社交媒体不断转发贴文的推波助澜,一下子就比例失衡地扩散出去。社会企业经营的小贩中心风波是一个例子,组屋的99年屋契是另一个例子。”

那就拿其中的“社会企业经营的小贩中心风波”来检测一下,不难发现这是一个不接地气的新领导层,首先他们自己就是被“身份政治”所困,不再海纳百川,而是自我为中心的自恋(narcissism)。黄伟曼主张要“包容与糅合不同的政治观点,同时采纳传统上我们会称为左派和右派的某些主张和理念,作为一种政治策略必然是明智的”——实际上他们根本没有主张,更遑论左派或右派,就像粗暴地“解决”社企经营小贩中心的问题。只懂得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肉包子打狗,根本不理 the day after tomorrow 会怎样。 阅读更多 »

把一切公民运动都看作反动 新加坡社会怎么可能文明和谐呢

leave a comment »

狮城之音    2018-11-14
https://vosingapore.wordpress.com/2018/11/14/把一切公民运动都看作反动 新加坡社会怎么可能文明和谐呢

一个健康的社会,就是要允许人们发声,让社会上能有共鸣和理解。一个社会要进步,也往往就是要有人能够与大家分享他的痛苦,整个社会一起想办法解决他的痛苦,为每个人营造一个更好的社会。

今年7月份,圣若瑟书院副院长在对学生的内部讲话里,解释为何取消同性运动活动份子到校为TEDxYouth@SJI进行演讲时,断言“一切公民运动都会造成社会分裂”

当然,作为一间天主教学校,校方决定不让同性恋主义得以在校园内宣传,或许有情有可原的成分。然而,把已经安排好的活动临时取消,难免有审查之嫌,容易给学生形成审查的不良示范。当然,在新加坡没有言论空间和自由的语境下,这么做完全合理,或许还是为踏入社会进行的很好的“准备课”。

不支持同性恋就算了,因为考虑到宗教的敏感和原则。如果院长是以宗教教义和原则进行论辩,或许不会有很多人(除了“极端”自由主义分子外)有意见。但副院长选择用“一切公民运动都会造成社会分裂”这么负面的角度切入来“诋毁”所有社会公民运动,就已经不是宗教敏感问题了。它已提升到对于社会参与和政治权利的反动论述了。不过,跟审查制度和文化一样,对公民运动的抗拒,或许也是符合当下政治环境的。试问,行动党又何曾鼓励过真正有意义的社会运动呢?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5, 2018 at 2:44 下午

李克强迟来的访问:新加坡已不再特殊

leave a comment »

多维新闻    2018-11-12
http://news.dwnews.com/global/news/2018-11-12/60097569.html

中国总理李克强11月12日抵达新加坡,出席东亚系列领导人会议并对新加坡进行访问。这是中国总理时隔11年来首次对新加坡进行正式访问。

早在2017年6月,新加坡副总理尚达曼出席夏季达沃斯论坛时就代表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向李克强发出了访问邀请,李克强表示期待访问。同年9月,李显龙访华再次向李克强发出了访问的邀请,直至今日,李克强的访问才最终成行。

自2013年以来,中国领导人将访问新加坡都排在东盟十国中比较靠后的位置,习近平是在2015年到访新加坡,在此之前,他已经访问了印尼、马来西亚等国。李克强也已经先后访问了东盟十国中的另外九国。相比于习李两次访问越南,习李将新加坡放在这样的位置值得关注。

邓小平(右)访问新加坡时,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到机场接机(图源:新华社)

李克强这场姗姗来迟的访问表明了什么?2007年,中国时任总理温家宝访问新加坡并出席东亚系列领导人会议。如今看来,李克强一直到现在才访问新加坡,是不是表明中国并不愿意为新加坡打破惯例?40年前的今天(1978年11月12日),时任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对新加坡进行访问。40年里,国际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中国将与新加坡的关系定位为“与时俱进的全方位合作伙伴关系”,那么,40年过去,中国如何看待新加坡?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5, 2018 at 2:35 下午

行动党干部:总理接班人王乙康已出局

with one comment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8-11-13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81113-sg-ong-ye-kung/4178040.html

王乙康。(资料照片:Justin Ong)

李显龙总理接班人名单再次缩小。人民行动党干部告诉《今日报》,教育部长王乙康因不被视为党内的核心领导人,因此已“出局”。

据《今日报》报道,引退的中央执行委员会(Central Executive Committee)成员没有推荐王乙康进入中委会。

受访的党干部透露,引退的中委通常会通知党干部他们所推荐的候选人,以确保这些核心领导人能够进入中委会。中委会的名单除了具有广泛的代表性,如包括不同种族和性别的成员以外,也显示出个别成员在党内的地位。

在举行两年一次的中委会选举之前,即将引退的中委、行动党支部主席和秘书长等人,将最多提名20人。在星期天(11日)举行的选举中,共有19人被提名。

包括两名前议员在内的四名党干部接受《今日报》访问时表示,即将引退的中委一般会推荐六到七个人进入中委会。这些被推荐的领导人占了获选进入中委会的12人当中,至少一半的名额。

由于党干部未获准向媒体发言,因此他们不愿透露姓名。

一名前议员表示:“这是为了确保主要的领导人能够进入行动党的最高决策核心,并且在一个可控情况下,进行领导班子的更替。”

“不然,党干部可能不会推选某一名核心的领导人进入中委会。”

他重申,由引退中委推荐的人选,都被视为党内“内部核心组织”的一员。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3, 2018 at 3:57 下午

领导层大换血吹响集结号,行动党下届选举背水一战

with one comment

红蚂蚁/沈泽玮     2018-11-12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1112-2120

大环境变了,人民诉求变了。4G领导班子的精英脑袋能随之改变吗?
和第一代领导人不同的是,国家已经从建国初期走向发展成熟的阶段,选民不只是要喂饱肚子而已,大家都社会公平性、各种团体的权益和自由等议题更加关注,国内政治也势必受到国际局势的冲击。4G不能只是像2G或3G那样“继承衣钵”,还要在那之上做出更大的思维改变

人民行动党新一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左起为维文医生(外交部长)、王乙康(教育部长)、英兰妮(总理公署部长兼财政部及教育部第二部长)、傅海燕(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尚穆根(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秘书长李显龙总理、陈振声(贸工部长)、颜金勇(卫生部长)、王瑞杰(财政部长)、马善高(环境及水源部长)、黄志明(总理公署部长、全国职工总会秘书长)、杨莉明(人力部长)、陈川仁(国会议长)以及黄永宏医生(国防部长)。(联合早报)

本年度最具爆炸性的人民行动党中委会选举及干部大会昨天举行,执政党高层大换血,从3G交棒给4G全速推进到第五档。“储君”人选仍无法一锤定音,但第四代党领导层的雏形基本看清。

红蚂蚁先和大家过一遍昨天的要点。五个3G元老让贤,退出中委。他们是党主席许文远、第一助理秘书长张志贤、第二助理秘书长尚达曼、副主席雅国博士,以及财政林瑞生。

新加坡的“政治局委员”

20181112_renewalv3.jpg

(曾庆祥制图)

2000多名党员昨天从19位候选人当中作出最后投选。根据人民行动党官网发布的信息,12名最高得票者包括(排名不按票数):

  1. 李显龙总理
  2.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
  3. 贸工部长陈振声
  4. 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傅海燕
  5. 卫生部长颜金勇
  6. 财政部长王瑞杰
  7. 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
  8. 总理公署部长兼财政部和教育部第二部长英兰妮(首次入中委)
  9. 总理公署部长兼全国职工总会秘书长黄志明(首次入中委)
  10. 教育部长王乙康
  11. 国会议长陈川仁
  12. 外交部长维文
  13. 国防部长黄永宏(增补)
  14. 人力部长杨莉明(增补)

用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体制来做对比,这14个人就是政治局委员,其中的七个核心成员就是政治局常委。

根据《海峡时报》上周六报道,七名核心成员就是名单中的前七人:李显龙、尚穆根、陈振声、傅海燕、颜金勇、王瑞杰、马善高。他们将分别担任秘书长、助理秘书长、主席、副主席、财政、副财政等七个重要党职。

昨天的中委会选举只选了人,还没有决定党职。等到新中委第一次会议接班态势将更明朗,尤其是重要的助理秘书长职务,哪个4G团队成员坐上这个位子,哪位相信就是万里挑一的“储君”。

有心急的网留意到,虽然中委名单“排名不分先后”,但照片的站位似乎有些玄机。

从照片看大势?“站位论”不靠谱

昨天在台上站在李总理左右的是尚穆根和陈振声。这是否说明,正如《海峡时报》之前所引述的消息,两名副秘书长据传就是尚大人和陈部长呢?

尚部长岁数明显比陈部长大,如果这个“站位论”成立,那“储君”就是以一声“kee chiu”引人侧目的陈振声啦。也就是说,下一轮内阁调整,尚穆根和陈振声任副总理的可能性很大。作为3G老臣子,近来频频高调谈政治及打假新闻的尚部长就是负责扮演护驾门神的角色。

真的是这样吗?红蚂蚁咬出了人民行动党2016年和2014年干部大会的照片,看看那时候中委的站位和后来安排的党职是否吻合。

2016年是这样的:

2016 PAP CEC zb.jpg

(联合早报)

总理左边是张志贤、右边是许文远。尚达曼和总理之间,隔着个许文远。但是,许文远并不是助理秘书长,尚达曼才是助理秘书长。许文远是党主席。

2014年的站位是:

2014 PAP CEC zb.jpg

(联合早报)

站在总理左右两旁的是雅国和许文远。张志贤和总理之间隔着雅国,尚达曼和总理之间隔着许文远。但是呢,站在总理左右两旁的许文远和雅国并不是助理秘书长,他们分别是正副主席,站得离总理较远得张志贤和尚达曼才是第一和第二助理秘书长。

所以说,这个“站位论”站不住脚。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