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SMRT

听殷阿姨讲故事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8-4-22

所以说“全球遴选”根本是谎言一句,你这个“老人会所”不收“老人”收谁?“同属军人背景纯属巧合”更是睁眼说瞎话;许文远都公开赞扬过港铁和台北捷运,为什么不去那里猎人头(以郭木财的薪金为基准,恐怕大家挤破头都要来),却去找个管理经验等于〇的丘八?呸……

上个星期官媒上出现的假新闻要数这两则:《佘文民谈SMRT新总裁:梁建鸿具领导才能且有心服务》和《新总裁同属军人背景郭木财:纯属巧合》。SMRT主席佘文民说:“经过全球搜寻及严格的遴选过程,我们决定把公司总裁的工作,交给一个具备很强领导能力、又很有心服务SMRT和乘客的新加坡人。”结果《红蚂蚁》的卢凌之搞了张《道听图说》,题目是《“全球”找总裁,结果是这样……》,正所谓“不比不知道,比了吓一跳”。而这边厢郭木财则辟谣说:新总裁同属军人背景纯属巧合——为什么一个路人皆知的事实,他们要假装“纯属巧合”呢?

主流媒体也摆出一副很不解的姿态,到底是做给读者看,还是给上头看的呢?这里就让殷阿姨说个故事给大家听。

话说武装部队奖学金得主,有一种叫做双轨制的职业规划。也就是说在他们军人生涯的下半场,他们可以自由选择离开武装部队,过去行政部门服务,以适应不同的工作环境。比如最新的准SMRT总裁梁建鸿原本在军中担任三军总长,于2013年退伍任教育部常秘,之后转任国防部常秘,再来才是SMRT的总裁。

最早的三军总长朱维良中将,命没那么好,混了几年外交官的生涯,最后才当上公积金局副主席,油水当然没那么滋润。

那之后几任的三军总长/海陆空总长的足迹,就可以看出这种“犒赏”传统的延续。主要是这些军事高官知道的机密忒多,要他们从最高位置退下来,若不是“老有所养”薪水越来越多的话,恐怕会起贰心转投敌营,对执政者是不利的。所以一些国营大机构就成了这类的“老人会所”。他们的去向主要是两种:一等的转向政治,出来当部长高官(如陈振声、黄志明);二等的转向企业,做很少事拿很高薪。比如去海皇、新传媒、报业控股、SMRT等。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SMRT总裁换人 “全球猎人”后选定前三军总长梁建鸿

with one comment

卢凌之    2018-4-18
http://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80418-1396

遴选的范围如果已经扩大到天边那么远,最终却选定一位和现任总裁背景相似,又没有实际地铁经营经验的高级公务员,着实让人感到诧异和怀疑。毕竟工程专业出身,并不等于能经营地铁公司。

梁建鸿(Neo Kian Hong,右二)将从今年8月1日起,接替辞职的郭木财(左),担任SMRT总裁兼首席执行长一职。图为梁建鸿在2010年4月1日,从郭木财手中接过武装部队军旗,正式接替郭木财出任新加坡武装部队三军总长。(资料图)

从前三军总长,换成另一位前三军总长。

SMRT今天上午发文告证实,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长郭木财辞职。从今年8月1日起,郭木财的职务将由现任国防部常任秘书(国防发展)梁建鸿(Neo Kian Hong)接替。

郭木财辞职的消息昨晚经由各大报传出时,坊间反应并不让人惊讶。毕竟在大家看来,经历近两年一系列“天灾人祸”后,SMRT总裁辞职,不是“要不要”的事,而已经成了“迟早的事”。

据本地媒体报道,郭木财早在今年初就向SMRT董事会口头提出辞职。但在今年1月传出相关消息时,郭木财回应媒体“纯属揣测”。

曾是昔日媒体追逐的焦点,郭木财一夕之间沦为“明日黄花”。倒是将要走马上任的梁建鸿,引起网络热议。

梁建鸿是谁?

现年54岁的梁建鸿是武装部队海外奖学金得主,毕业自英国伦敦大学电机与电子工程系,也拥有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理学硕士学位(技术管理)。

他在1983年加入武装部队,2010年至2013年出任三军总长。他在2013年加入行政服务,受委为教育部常任秘书(发展),并在去年中担任国防部常任秘书(国防发展)至今。

作为参照,三军总长出身的郭木财同样拥有工程学背景,他是在2012年9月卸下环境及水源部常任秘书的职位,隔月正式加入SMRT,接替在2011年底南北线大瘫痪后备受批评而辞职的苏碧华。

郭木财梁建鸿背景相似

20180418_ST.jpg

郭木财(左)与梁建鸿。(海峡时报)

翻看新旧总裁的履历表,梁建鸿和郭木财有着相似的背景:

    • 工程专业出身;
    • 曾任三军总长;
    • 转战SMRT前任政府部门常任秘书;

更有趣的是,这并不是梁建鸿首次从郭木财手中接过重任。梁建鸿曾在2007年3月接替郭木财出任陆军总长,又在2010年4月从郭木财手中接过武装部队三军总长的棒子。

之前军队交班,如今SMRT交班。加上梁建鸿已是SMRT委任的第四位有武装部队背景的总裁,不禁让一些人质疑,为什么三军总长过后,又是一位三军总长,就不能找一位长期耕耘在地铁行业的专家?

类似的评论还有不少,红蚂蚁从中选取两则,供蚁粉们参考。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9, 2018 at 11:26 上午

世界级的期待、落空和愤怒 

leave a comment »

龚慧婷,王昌伟    2018-3-17
怡和世纪 2018年1月–2018年3月号 总第34期

新加坡人对地铁经常失灵所表现出来的愤怒,正是因为他们允许政府“大权在握”,因此就理所当然地认为政府应该有能力解决所有问题,满足人民日常生活上对便利和舒适的追求。一旦这样的期待落空,那人民自然会把问题归咎于政府的无能。

新加坡的公共交通算得上是世界级

十几年后重返美国麻省波士顿小住一段时间,赫然发现这里的交通并没有我们记忆中的便利。路上交通能因其中一条车道不通车,就出现严重阻塞。巴士半个小时或更久才来一趟是常有的事,但真正把我们搞得团团转的,却是这里的地铁系统。

1897年开始通车运行的波士顿地铁系统,是全美国第一个通车的地铁系统,至今已经有120多年历史。地铁车厢老旧不说,同十多年前比较,误点的几率也大大增加。当岛国人民在申诉地铁总是在上下班的巅峰时刻发生故障时,其实,麻省地铁发生故障的事件也时有所闻。

一名在麻省住了好多年的新加坡朋友告诉我们,她两岁的儿子非常喜欢新加坡的地铁,因为车厢很干净,不像波士顿地铁车厢内,有时候还能嗅到尿味。毕竟东西老旧了会坏,尤其是欠缺维修坏得更快。波士顿还因为有四季,冬季的盐分让地铁看起来非常老旧,因此经常需要长时间维修和更换部件。对于在波士顿仰赖公共交通出行的我们,当地铁出现故障,行程被延误时,心急之余,心里的不快可想而知。

在新加坡,由于地铁站离住家比较远,因此我们日常主要的交通工具是巴士。在2012年政府出巨资为新捷运和SMRT巴士公司购买新巴士,以及支付这些巴士的燃油费、维修费及巴士司机工资等营运成本以前,巴士误点和等候时间过长的现象每周总要碰上个三四次。“有钱能使鬼推磨”, 政府介入以后,情况大有改善,现在感觉搭巴士比搭地铁更可靠。

如果纯粹根据数据来做比较,李总理其实说得没错,新加坡的公共交通系统确实能算得上是世界级的,那为什么新加坡人还那么不知足,经常因为行程被耽误了一下,或者车厢太拥挤而大发牢骚?美国人不见得更有修养,脾气比较好,但为什么在波士顿却甚少看到乘客对公共交通营运者群起而攻?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大逆转:派司机登上地铁“无人驾驶列车”

leave a comment »

南洋视界     2018-3-4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8/03/4_30.html

正在大力发展无人驾驶技术的新加坡,出现了大逆转。原本无人驾驶的地铁列车,如今派司机值守了,《海峡时报》网站今天报道!

是的,你没看错,“无人驾驶”变成“有人”!

你吃惊了没?

据报道,有关方面认为,人类仍然优于机器,所以将无人驾驶地铁列车改为派人在列车上值守,可提高地铁的可靠性。

运营东北线和市区线的新捷运公司告诉《海峡时报》,该公司去年10月起,在所有的东北地铁线列车,派人值守。东北线在2003年开业时是世界上第一个无人驾驶的重轨系统。

该公司说,公司最初在繁忙时间在列车上配备人员,过后在市区线也这么做,但“我们检查了这些安排,现在我们在整个运营时间内每列列车上都有人值守。”

发言人说,“我们派人在无人驾驶列车上,不仅是为了保证乘客的安全,而且也是为了应对运营事故。”发言人说,派驻训练有素的员工可以更快地恢复服务。

另一个运营无人驾驶地铁列车的公司SMRT也在环线的列车上派驻人员。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5, 2018 at 12:09 上午

读报考智慧

leave a comment »

殷素素     2018-1-22

在新加坡读报很考智慧,小女子要说的不是“假新闻”那回事,而是要懂得分辨新闻写作和神话写作。

《郭木财发电邮稳定军心》说的是近来网上谣传郭将军要辞职的消息。本来,一家机构如果是管理层颟顸无能或者贪污腐败,直接受损的是机构的声誉,正直勤劳的员工当然会忿忿不平,欲去之而后快。根据当年许仙的爆料,郭木财是自己“举手”说要当SMRT总裁的,他原本是武装部队的三军总长,有如此“拼命三郎”接热煎堆,谁不愿意?加上出身军旅,想当然耳必有铁一般的纪律。谁知道除了道歉……加一旁监督道歉之外,什么也没做好。这样的“烂咖”其实早就应该下来。

出了郭木财这种“高层”,属下的一些腐败分子也就乘机作乱:贪污的贪污、偷懒的偷懒,但毕竟不是大多数。如果说听到郭木财可能辞职,以致人心惶惶,需要派定心丸这么大阵仗,那岂不是说:SMRT是个共犯组织?

《为防积水事故再发生隧道抽水系统维修 SMRT外包给原厂》这则新闻说的是一个“悟今是而昨非、回到原点”的故事。这就好像当年建屋局为了省下电梯厂商的大笔维修合约,钱进行动党市镇会共同成立的应急维修公司,于是决定组屋电梯一概不需要检查执照也可运行,实行ownself check ownself,也可说是一种变态的自信爆棚。隧道抽水系统相信也是在这种“省水”心态下不给“原厂”承包。可是SMRT公关部门的文告却写得洋洋洒洒,看得读者是目瞪口呆。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22, 2018 at 11:33 上午

发表在 民生

Tagged with , , , , ,

澄清假新闻酿成SMRT最严重的公关危机?

with one comment

张丽苹     2017-11-17
http://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71117-788

在面对民众的愤怒情绪时,既然要澄清假新闻,那就简洁专业地把事情说清楚就好。为什么要趁机高喊“这显然是假的!”,还用上了感叹号。这还不止,“增加一倍”的英文字还得全部用大写,这简直就是在面簿上“大声呐喊”,让人感觉SMRT在叫屈。这些都是危机公关的大忌。

SMRT总裁郭木财(正中)在视察裕廊地铁团队为员工打气。(SMRT面簿)

看来,这次恐怕连视察和辟谣都拯救不了SMRT总裁郭木财了。

本周三(15号)上午8时20分,SMRT地铁列车在裕群站上演了碰撞事故导致32名乘客受伤,不但使SMRT品牌形象受重创,也撞掉了无数乘客的信心与信任。事发后,蚁族族长就一直摇头叹气,不知道SMRT这回要搞什么公关大戏才能收尾。

36小时后,SMRT昨天深夜10点果真上演了一场“公关大戏”,先在面簿上发布了一则澄清假新闻的帖文,两小时候后(将近午夜)又发出郭总裁视察裕廊地铁团队为员工打气的面簿帖文。

相信SMRT怎样都没想到,如此正面的“公关大戏”不但无法平复民众的情绪,反而火上添油激起新一轮民愤。网民也不再客气,直接跑到SMRT面簿上留言高呼郭总裁快点请辞下台。通常会选在SMRT面簿留言的网民多是来为SMRT打气的。这是地铁发生一连串故障以来,网民群起在SMRT面簿上如此毫不掩饰的“泄愤”,怒火这回真的可以引起火患、唾液也能引发水灾了。

将危机公关掰成公关危机

原本是一个大好机会,可以发挥危机公关的作用让民众的情绪稳定下来,不料却被SMRT的公关搞砸,生生掰成了一场公关危机。凭良心讲,网民这回虽生气,还是比较理智的。

在碰撞事故发生后,网上充斥着各种流言、笑话段子、甚至是假消息和假新闻。这原本就是社交媒体在重大事件发生后的一种惯性反应,无可厚非。但SMRT的公关却偏偏看到了“曙光”,决定为一则指郭木财总裁胡乱裁退员工的假新闻辟谣。

SMRT在面簿上发出的帖文是这么写的:

你们当中有些人肯定看到这则关于SMRT的网上报告(请见截图)。

这显然是假的!如果职工人数减少幅度那么严重,SMRT怎么可能完成供电轨道(power rails)和18万8000个轨枕(sleepers)的更换工作?

相反的,在郭木财总裁上任后,负责照料轨道和轨道旁设备的夜班维修团队人员(Permanent Way,简称PWAY)几乎增加一倍。

夜班维修团队人员已从2010年12月31日的206人,增至今年9月30日的395人。

在同一时期,夜班职员也增加了65%,聘请了更多员工来负责维修南北线和东西线的地铁服务。

如果再加上那些在轨道上协助夜班职员的外部合约工人,那负责维修工作的员工人数就更多了。

帖文也同时附上假新闻的截图,其内容如下:

在SMRT前总裁苏碧华上任前,有三分之二的SMRT职员是夜班维修团队的一员,工作时间为晚上11时到隔天早上7时,他们大部分都是工程师和技术工人。

多数都拥有专业技术文凭,少数几人拥有大学文凭。

在苏碧华担任总裁后,在董事局建议下,她裁退了25%的夜班职员。这还不是最糟的,只是苦了夜班执勤人员,因为必须重新调配工作量,急务先行。

这还不是最糟的。

郭木财上任后就裁退了50%的夜班职员。

原本100%的夜班职员现在只剩35%的人数。

所以现在的问题非常棘手严重。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9, 2017 at 1:59 下午

新加坡中邪电车:保母国家也救不了的地铁事故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11-17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822489

新加坡政治有两个定律,第一定律是“星国政府不允许政治上有任何见缝插针的可能,势必要填补每个空隙,全方面控制所有的政治议程”;第二定律则是,任何“公民发起的动作都将遭到政府力量上不对等的强力反击”。
长久下来,这样的政治氛围造就了今日地铁的现况:即便发生再多次的地铁故障,有关当局都会以运输专业语汇来回应公众的疑虑;即便新加坡网民几乎把整个国家的创意都发挥在网路恶搞SMRT上了,但地铁照跑、人照搭、部长继续做、营运商继续赚。

自2015年开始,新加坡地铁像是“中邪”一样,三天两头就因各种原因系统异常,导致...

自2015年开始,新加坡地铁像是“中邪”一样,三天两头就因各种原因系统异常,导致旅客行程大乱。图/路透社

11月15日早上8点18分,就在上班时间9点前的尖峰时刻,新加坡东西线的端点站——裕群站(Joo Koon)——发生一起令人匪夷所思的“地铁碰撞意外”,造成地铁系统停摆,多处站点挤得水泄不通——“又来了”。

新加坡地铁频频故障已经不是新闻,但这次却让星国人民跌破眼镜,因为地铁列车相互碰撞这种事情,已经超过容忍范围。

事故的发生是因为一辆在裕群站故障的列车正在进行检修,后方列车先是按照预期停驶在故障列车后,随后不知什么原因,竟突然向前移动,直接撞上前方故障列车,乘客因站立不稳而在车厢内跌倒碰撞,造成包含检修人员两名在内,一共28人受伤,其中三人伤势严重,有骨折与关节脱位情形,需要留在医院观察。

事发后,《联合早报》和多家媒体欲到裕群站月台进行连线,却纷纷被新加坡地铁(SMRT)站务人员以“地铁站内禁止直播”为由,驱赶到楼下车站大厅;而离开医院的受伤维修人员,也拒绝接受采访。SMRT以其一贯大事化小的风格,试图扑灭所有可能的公关危机,但殊不知,这样的处理方式,正是新加坡国民最无法接受的公关方式。

"2017年11月15日早上8点18分,尖峰时刻,新加坡地铁“又”发生碰撞意外。<p

2017年11月15日早上8点18分,尖峰时刻,新加坡地铁“又”发生碰撞意外。图/路透社

负责东西线营运的SMRT与主管机关陆路交通局(LTA)召开联合记者会,指出事故原因是前方故障列车的保护软体因“误删”,导致信号系统误判此辆列车是一个三节车厢的列车,而非真正的六节车厢,使得后方列车系统误以为前方仍有空间前进,最终导致两辆列车发生“接触”(came into contact)。

不过,谁在乎是什么系统错误删除,SMRT和陆交局出来讲再多“菁英术语”,都无法压住新加坡人民对地铁系统不堪的怒火,媒体也纷纷在官方用语“接触”上,打了引号标题维持地铁“碰撞”(collision)。

晚间,交通部长许文远出面接受采访,脸面沉重而疲惫地向所有受到影响的通勤民众道歉,他说:

今天是可怕的一天。

“真是可怕的一天。”图/路透社

“真是可怕的一天。”图/路透社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