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追悼,赎罪?!

with one comment

潘耀田    2014-7-25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4/07/blog-post_24.html

怀念“母亲”必须大张旗鼓,热热闹闹吗?热闹之后又如何?

消失的华校3今天在《联合早报》看到两篇标题为《消失的华校是国家永久的资产》(王永炳)以及《读《消失的华校》有感》(陈艺笔)的文章。读毕掩卷,不由也和陈艺笔先生一样“心生感慨,思绪万千”。

只是:“消失的华校是国家永久的资产”这个标题还是令人百思不解——消失了的东西又怎么可能是“永久的资产”?如果说是“消失了的资产”或“永久消失了的资产”会不会比较贴切?

两篇文章也不约而同以及不厌其烦的历数列举了以往华校的种种优点(最终又如何?!),连教育部兼通讯及新闻政务部长沈颖在主持有关展览会(华校校史展)时也说了:“传统华校对新加坡教育的贡献,值得国人肯定与怀念……”

“肯定”自不待言,同时也是多余的,但“怀念”或许就不必了。就有如一个亲人或好友甚至宠物,可能的话,你宁愿他/她/它仍健在还是选择“怀念”他/她/它?但当时眼睁睁的看着他/她/它慢慢枯萎消失,如今的“怀念”除了令人“心生感慨,思绪万千”又有何用?!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7月 25, 2014 at 3:58 pm

发表在 教育

Tagged with , , ,

从儿童图书下架说开来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4-7-25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4/07/nlb-and-and-tango-makes-three.html

官方机构如何在大海与包容论中取得说服力与公信力,并非“我们有审核的程序”、“新加坡人还无法接受道德观念的改变”等传统式的辩词所能解决的,需要的是更透明的思考与规范。

对国家图书馆的做法不以为然的公众人士聚集在图书馆,并通过导读的方式来表达“有声的抗议”。图片来源:Straits Times, Jul 14, 2014

国家图书馆的数本儿童图书因为“意识不良”而下架,引起了社会人士的争议。

记得在上世纪60至70年代念中小学的时候,老师对于我们所阅读的课外书盯得很紧。读小学的年代,金庸、古龙、梁羽生等一代宗师的武侠小说都在报章上连载,看武侠小说不需要伤脑筋,还可以从中学习一点中国历史,自然津津有味,废寝忘食。

老师则认为在潜移默化下,我们会吸收不正确的观点,以为凡事只有通过武打血腥,才能解决问题。我们还可能会将自己幻想成小说中的英雄人物,整天打抱不平,误了学习正事。

那个时代出了个李小龙,《唐山大兄》的连环三脚,《精武门》的连环八脚和双节棍等,吸引了许多青少年,街头巷尾都是李小龙出手时的呜呜声,有些同学还因芝麻绿豆之事约在校外谈判,连环腿见高低。当时老师的顾虑是可以理解的。

至于女生,所谓少女情怀总是诗,自然也不遑多让。跟李小龙同时期,出现了清秀可人的林青霞。《窗外》使女生迷上了不吃人间烟火的琼瑶系列。在那个不大不小的尴尬年龄,这种男女仰慕之情使老师无比心慌,寻找对策。

1970年代末,有位文笔一级棒的学妹自杀身亡,成为报章读者讨论的话题。从她的字里行间,不难看出琼瑶小说的魔力是如何俘虏了少女的心。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7月 25, 2014 at 3:57 pm

发表在 社会课题

Tagged with ,

华语剧场的必要

leave a comment »

庄永康     2014-7-19
怡和世纪  2014年6-9月号  总第23期

12angrymen_LoRes春节期间,偕伴到滨海艺术中心小剧院,观赏了本地九年剧场呈献的华语翻译剧《艺术》。这是九年剧场第三度参与华艺节演出,演出后的2月15日,剧场在本身的工作室主办了一个专题交流会,讨论“本地华语剧场的定义与定位”。

遗憾的是,本人未克出席交流会。但环顾“华语”今天在新加坡所面对的奇特境遇,深感无论定义与定位如何,本地华语剧场的存在,绝对必要!

本地英语演艺界有个必要剧场Necessary Stage。起名“必要”,是表示戏剧的重要性。生活里面的人情世故、世态炎凉,需要通过戏剧的激发,才能引起芸芸众生的关注和省思。

在新加坡,华语剧场的“必要”其实比英语剧场更为迫切。怎么说,英语英文的环球资源本身就辽阔无边。本地的英语专业剧场可以让我们不出家门,便欣赏到世界级的演出。生活中,英文的地位更不说自明。相比之下, “华语”的存在状态,就不是那么理所当然了。

华语虽被贴上“母语”的标签,但当孩子们若想不加掺杂用它来表述一句话的意思也有困难,当原本在说这种语言的家长大部分都明智地不跟孩子说,这会是我们的“母语”吗?

不光是定义上的问题。因为一种不能用来思考,不能用来实践文艺创作,不能用来作高层次意念交流的语言,是存在不了多久的,或名存而实亡。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07月 23, 2014 at 3:27 pm

李光耀心中的英语情结(二之二)

with one comment

春秋    2014-7-20
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2471

1965年,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成为独立国家。

这个时候,他前此的两个主人,日本天皇与英国君王都已回到遥远的老家去了。他必须另外找个新主人做靠山。美国是很自然的首选。美国也需要新加坡来控制马六甲海峡,一拍即合。

从此,他开始面对美国英语,进入他的第四个语言时期。美国英语虽然有自己的腔调,但和英国英语沟通并无困难。李光耀不必学美国英语的腔调,在面对说美国英语的人时,靠他的峇峇腔英语便足够应用。

1980年,他关闭南洋大学之后,新加坡的整个华文教育系统从此消失,新加坡成为英语单一语言的国家。这很让美国人放心。李光耀当然也更加放心。

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新局面突然出现。邓小平就像汉朝的光武帝,领导中国中兴。他更没想到的是,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即将赶上美国,而且很可能不久就超过美国。

李光耀面对这样的局面,当然十分担忧。他消解忧愁的办法很独特,只有他想得出。他的方法是:一方面到中国去献策,希望中国走新加坡的路;一方面到美国去献计,给美国打气,鼓励美国重回亚洲和中国抗衡。只要美国人回来,他就感到安全了。

在去年的叙利亚危机时,美国又想发动另一场伊拉克战争,所幸普京挺身而出,制止美国的侵略。这次危机是个分水岭,显示美国的影响力从此向下滑,逐步走上大英帝国的老路。

这样的局面当然令李光耀忧心忡忡,而最令他担心的,恐怕不是美国的生产总值缩减,而是华文教育复兴。华文可能有一天取代英文,成为国际第一大语言。就是这样的心态驱使他在七月份的《福布斯杂志》上发表《英语不会被取代》一文,给美国人打气。 阅读更多 »

假道学的亲家庭

with 4 comments

李莫愁    2014-7-20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4/07/141988.html

很多年前,我对“亲家庭”这个词就老觉得怪怪的,心想应该是语法上有毛病,“家庭”而又不“亲家庭”又怎么着?真的百思而不得其解。

读了周兆呈的《迎接多元化》一文,才知道童书《三口之家》(And Tango Makes Three)“前科”累累。敢情也是本地“有人报警”,国家图书馆才会仓促在暗室做出一个如此不透明的决定。周说:“根据美国图书馆协会(American Library Association)知识自由办公室的资料,《三口之家》在2006、2007、2008年连续三年成为最受争议排行榜(most frequently challenged book)榜首书籍,2009年为第二名,2010年重回第一名,2012年才降到第五名。所谓争议,美国图书馆协会的定义是图书馆或学校收到正式书面投诉,基于书籍内容‘不恰当’而要求撤架或进行限制。”

而美国的做法是这样的:

美国好几个州都有处理类似投诉的案例。2008年3月,加州奇科(Chico)有三名家长投诉该书不适合儿童阅读,由家长、老师、图书管理员、校方组成的委员会经过审议一致投票否决投诉,负责小学教育的政府官员同意委员会的观点,即应该由家长决定允许孩子阅读哪些内容。(周《迎接多元化》

新加坡的做法则是这样:

国家图书馆是否应该下架有争议的儿童书籍,引发社会舆论激辩。“出事”的儿童图书主题是性教育,主要对象是四岁至十岁的读者群。“性教育”本身就具有一定的敏感性,再加上图书内容介绍了不同形式的家庭组织,包括由同性伴侣领养小孩所形成的家庭,让一些宗教人士群起抗议,以图书违反“亲家庭”的政策及主流社会价值观为由,要求图书下架。可是在图书馆“从善如流”后,又造成推崇多元价值观的社会人士不满,连署请愿反对图书下架。(叶鹏飞《多元化的无奈》

可见部长和总裁的论述都不够“过硬”,没几天就变成:

新加坡今天停止其国家图书馆销毁两本同性恋题材童书的行动,之前有人对图书馆销毁此类图书表达不满。新加坡通讯及新闻部长雅国今天在Facebook上说,他已经下令将这两本书籍放置在成人区,让父母为孩子借阅,而另外一本已经销毁。(《南洋视界》新闻)

这个部长真的是做事做半套,明明是童书却放到成人区,迹近掩耳盗铃。从全国图书馆总裁的两次记者招待会,让我们又一次看到不知权变的公务员,只懂得按长官意志办事;前不敢做决定(“从善如流”),后不敢负责任(“从善如流”)。上一次是某校校长,硬要为癌症病患公益落发的女生戴着数百元的假发上课。看来周兆呈所谓的“迎接多元化”,最没准备好的莫过于手握公权力的执政者和仆从。

叶鹏飞的大哉问:“如何定义‘家庭’?”似乎有了答案,在新加坡执政者眼中仅仅只有一种:父严母慈,兄友弟恭,一家子和乐融融。至于破碎的家庭、暴力家庭、单亲家庭、同性婚姻家庭,这些在孩子21岁前,嘘,都别让他知道! 阅读更多 »

李光耀心中的英语情结(二之一)

with one comment

春秋    2014-7-19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2470

政客的言行跟其心态有密切的关系,其言行是其心态的反映。其心态又和早期的生活背景密切相关。

本着这样的思路来看李光耀的言行,便能一清二楚了。

李光耀在七月份的《福布斯杂志》上发表一篇文章《英语不会被取代》(译文刊于六月二十八日《联合早报》)。这篇文章的内容并无新鲜之处。一个九十几岁的人为什么还要写这样的文章来老调重弹呢?这样的文章要是发表在新加坡倒是有作用的,因为可以一再重申他的语言政策是先知卓见,可是,这样的话题对美国人并无意义,因为美国人不会在这个时候考虑英语会不会被取代。

这篇文章,对于了解李光耀的心态很有帮助,因为反映出他内心的两点忧虑:

其一,他的内心深处有个英语情结;
其二,他担心有一天,英语被取代了,华文教育又再回来。

在了解李光耀的言行、思维、政策之前,先了解他此前的生活背景和心态。

在李光耀以往的岁月中,经历了四个语言时期:

李光耀出生在一个峇峇人的家庭,他的母语是峇峇马来话,也就是峇峇话。这是一种马来话和闽南话混合的语言,而以马来话为主,所以是马来话的一种方言。

早期从中国南来的移民中,以闽南人为多。这些移民学马来话时,难免参杂自己的家乡话。这就是峇峇话的来源。

虽然峇峇话是闽南人起始的,其他非闽南人如:广府、潮州、客家、海南,也都接受,成为大家与马来人及印度人沟通的语言。

峇峇人把子弟送进英文学校就读。这第二代峇峇人学说英语。他们所说的英语也是带峇峇腔调的,就是峇峇英语。这些会说英语的峇峇人成为学校里的英文老师后,峇峇英语便得以在社会上传播。这就是现在常常听说的“新加坡英语”。

虽然峇峇英语并不高明,但是,这样的英语却是峇峇子弟在学校的“第一语言”,并成为他们日后的“工作语言”,让他们可以直接和英国人打交道,成为买办集团,发家致富。

靠英语发达起来的峇峇“富二代”,看不起马来人、印度人、中国人,自恃英语而养成傲慢自大的心态。

中国人对这些傲慢自大的峇峇人,也嗤之以鼻,互相看不起。中国人之中,有些经商务农而致富,超过了峇峇人,更造成中国人与峇峇人之间的敌视与仇恨。 阅读更多 »

球在哪儿?

leave a comment »

白马非马    2014-7-19
http://yennyhanaike.wordpress.com/2014/07/19/球在哪儿/

为人嘛?自然是愈聪明愈好。但是,唯一的一个大忌,却是自作聪明。同是新移民,纪赟比起李叶明来,像他这样有良心的学者,能够成为新加坡人,真是多多益善,是新加坡的运气。

但是,聪明就好,不要假聪明。对于新加坡的公积金制度,纪赟先生根本是摸不到球,竟然还写了这篇《新加坡公积金制度的几个平衡点》,就不免让人扼腕长叹——在公积金这粒球上,就算是人云亦云想着凑热闹。那么,也得认真的看看球门在哪儿?

纪赟说:新加坡的公积金制度被不少人认为是相当成功的制度,对此我非常赞同,它确实在较小社会成本的前提下实现了可能得到的最大限度的公民保障(请注意我使用的限定词)。即使如此,却还有反对意见存在…

不错,公积金是新加坡相当成功的制度。一路走来,执政党能够长治久安,数十年一党独大,独霸国会,这个公积金,尤其是与购买组屋挂钩的政策,居功至伟,那是不容讳言了。

但是,这个“还我公积金”的风波闹得这般久,像纪赟这般聪明人,竟然也会“笨”到看不出“反对公积金政策”和“还我公积金”之间的巨大差异吗?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7月 20, 2014 at 3:03 pm

加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

Join 780 other follower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