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新加坡借美国监控技术促社会和谐 国人喜忧并存

leave a comment »

环球网    2014-7-31
http://world.huanqiu.com/exclusive/2014-07/5091868.html

据美国《外交政策》7月29日刊文称,在新加坡,网络审查和监控摄影机无处不在,政府尝试通过大规模监控防范恐怖主义,通过现代技术来构建社会和谐。但现在出现的疑问是,新加坡的低犯罪率和有效法治到底是因为无孔不入的政府监控,还是源于新加坡人存亡与共的集体意识。

新加坡地少人多,种族多元,有华人,马来人,印度人和数量庞大的外来劳工。和谐和混乱仅在毫厘之间。文章称,新加坡人因此很容易接受一套以维护国家稳定为目的,集中控制的技术化系统——风险评估和环向观察系统(Risk Assessment and Horizon Scanning program,简称:RAHS)。RAHS系统的技术来自于美国国防部的全面信息识别系统(Total Information Awareness),但由于涉及隐私权,在美国被禁止研发和使用。

RAH系统于2004年正式启用,不仅用于监控新闻、博客等网络公开信息,也对公民和旅客进行电子监控。新加坡政府审查网络信息,过滤涉及色情及带有攻击性和煽动性的种族主义言论,以保证多元民族社会的安全和稳定。按规定,网络服务公司和商业公司都要定期向政府提供相关信息资料。

AHS系统应用还扩展到社会和经济领域,帮助政府在住房教育、旅游和食品进口等问题上进行合理的规划和决策。但现在,新加坡人开始怀念简单,低节奏的生活。2013年政府发表的《人口白皮书》,引起民众抗议,称国家发展太快,过多的移民导致工资下降和房价上升。新加坡政府因此着手削减外来劳务规模,用经济减速增长换取社会稳定和谐。

文章认为,新加坡人把政府监控视为一种社会契约,放弃某些自由以换取安全、教育、医疗等基本保障和社会稳定。但社会契约不是理所当然的,也不是恒定不变的。越来越多的新加坡人意识到,新加坡的审查制度与其相当的发达国家相比,是多么的“不正常”,而且政府不是总是正确的。

美国《外交政策》:新加坡尝试“大数据”治国

leave a comment »

参考消息网    2014-7-31
http://world.cankaoxiaoxi.com/2014/0731/443635.shtml

他们用大数据来规划采购周期和预算、展开经济预测、为移民政策提供信息、研究房地产市场,以及为新加坡学龄儿童制定教育计划。

Foreign Policy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7月29日发表的题为《社会实验室》的文章写道,2002年10月,新加坡国防第二部长黄永宏访问了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项目局(DARPA)。该项目局是美国国防部下属的研究机构,以研发M-16步枪、隐形飞机技术和互联网技术闻名。黄永宏会见了退役美国海军少将、时任DARPA高级项目负责人之一的约翰•波因德克斯特,他还担任过前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的国家安全顾问。

黄永宏得知波因德克斯特正在展开一项新实验,旨在利用对大量电子信息的分析寻找可疑行动的模式——主要是潜在的恐怖主义袭击。

两人在弗吉尼亚州波因德克斯特的小办公室举行了会面。波因德克斯特在一块白色书写板上为黄永宏描述了其设想系统的核心理念。波因德克斯特将其称为“全面信息认知”(TIA)。该系统将收集所有方式的电子记录——电子邮件、通话记录、互联网搜索、机票预定、酒店预定、信用卡交易记录、医疗诊断报告;随后,根据预先确定的、潜在的恐怖主义策划情节,寻找可疑的袭击分子在数据空间留下的数字化“签名”或脚印。这一设想将锁定那些处于策划阶段的坏分子,并向执法部门和情报官员发出警告,对其进行干预。

黄永宏后来回忆说:“我对这一大胆的理念印象深刻——通过连接数量巨大的数据库,我们可以在大海里找一根针。”他希望知道这一系统是否能够在新加坡使用,以侦查到恐怖主义的预警迹象。 阅读更多 »

IPPT70%不及格 PAP只剩30%战斗力

with one comment

否极泰来    2014-7-29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4/07/ippt70-pap30.html

任何一项政策,如果大多数的人不及格,不合格,就像体能测验,公积金最低存款那样,而这些政策又累积好多年不改变,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推而广之,细想一下,这就是行动党政府的一党独大,不透明,不以大多数人利益为前提的办事作风。

军人体能测验推行了这么多年,到现在竟然有70%的人不及格。这到底是国人体能上的问题,还是行动党政府的政策出了问题。为了弥补这个漏洞,新的体能测验标准就不得不出炉了。

从体能测验的没有与时并进,再联想到行动党的其他政策,我们就更加容易明白,了解,为何行动党的政治战斗力只剩下30%。简单的举出几个例子:

  • 公积金最低存款:大多数会员到了55岁,还是无法达标。既然达不到标,又如何养老?
  • 贫富差距无法改善,低收入人士的薪金,10几年没有调整。行动党在照顾落势群体上,可以说是不及格。
  • 医院床位和医生人数不足,迟迟不解决。医药保险在无可逃避的情形下,只好推出应付人民的不满。

体能测验为何如此多人不及格

原因可能很多,但是归纳起来可以有三点:

  1. 国民服役人员的体质,越来越差,比起建国一代来得差。
  2. 测验标准根本就有问题,只是一直没有加以改进。国防部在宣布新的三项体能测验时,就指出这点。问题是为何延迟到今天,才来改变。
  3. 体质差,测验指标也不对。两者加在一起,不及格的人竟然高达70%。

如果以即将淘汰的体能测验作为标准,武装部队70%的军人在体能上不合格,这也意味着武装部队的战斗力只剩30%。如果要打持久战,在体能上,也只有30%军人能够耐得了。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7月 29, 2014 at 10:42 pm

文化战争所掩饰的问题

with one comment

叶鹏飞    2014-7-28
http://yapphenghui.wordpress.com/2014/07/28/文化战争所掩饰的问题/

类似于“文化战争”的意识形态争辩,很难取得谅解,反而容易制造对立。长期纠缠于此,只会治丝益棼,而且一旦争议政治化,还要让社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culture-wars本栏在上一期指出:“熟悉美国现状的读者不难发现,图书下架事件几乎是当地‘文化战争’(culture war)的翻版。博弈的两方基本上被划分为“传统/保守派”和“进步/自由派”,前者多是基督教会,后者是崇尚多元价值的自由主义者。”关于美国的“文化战争”的起源众说纷纭,一说是1920年代大量农民移居城市,所形成的城乡文化观念差异而引发;一说是1960年代包含反越战、嬉皮士运动、性解放等美国青年的反主流文化运动(counter-culture movement)。

比较符合童书下架事件性质的“文化战争”定义,应当是美国社会学者亨特(James Davison Hunter)1991年出版的《文化战争——界定美国的斗争》一书所形容的,围绕在特定课题如堕胎、枪械管制、政教分离、隐私权、“消闲毒品”合法化、同性恋平权、动物权利保护等等的争议。这些课题不但涉及阶级、种族、宗教、政治,更因为争议的不断白热化,导致美国舆论出现所谓的“红蓝撕裂”,代表保守派的共和党(红色州属)与代表自由派的民主党(蓝色州属),在这些课题上,越来越无法对话妥协。

可以想见,“进口”美国的文化战争,同样可能在本地社会造成类似的意识形态对立。在童书下架之前的另一类似争议,即同性恋平权运动“粉红点”聚会,激发回教和基督教团体号召信徒“穿白”作为反击,已经隐然可以闻到火药味。意识形态的争议往往诉诸情绪多于理性,不易协调取得共识,长此以往,对社会和谐显然弊多于利。当然,信奉自由主义理念者会认为,冲突本来就是推进社会进步的动力,反而会乐观其成。

保障社会的公平正义,是自由主义者的核心价值。因此,他们非常强调权利意识,主张从维护权利出发,保护社会弱势群体的利益。女权运动、同性恋平权运动,在在突出了这个特点。由于传统的保守主义派更侧重于义务意识,强调个人的社会责任,双方在这类“文化”课题上针锋相对,相持不下,也是自然的结果。美国越来越多州属的法院判定同性婚姻合法化,以及大麻合法化运动方兴未艾,在追求人性解放的自由主义者眼中,是社会进步的象征,但在保守派看来,则是世风日下、道德败坏的明证。阅读全文»

相关链接:

多元化的无奈

话说李光耀昭南时代学日文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4-7-19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2469

回忆录的第五章逃出检证关,李光耀讲述了为何要学懂看华文字;也解释了为何有必要学习新主人的日本语文,以成为昭南岛的一个一等良民。

这其中的大慨内容是:

有一次我上街,步行两英里来到勿拉士巴沙路的旧书店。这些书店专门买卖学校课本。途中,我看到国泰戏院(不久前我曾在这个戏院看过一部嘲笑日本‘诈’弹的喜剧电影)大门附近围着一群人。于是我走过去。原来他们正在看一个华人的头颅。头颅放在一块钉在杆子上头的小木板上,旁边有一张用华文书写的告示。我不懂华文,有个懂华文的人说,告示上写的是,任何人都不准抢劫,否则将会落得同样的下场。

我是在前往勿拉士巴沙路途中偶然看到这血淋淋的一幕。于是我决定学习华文,希望有一天识了字,能看懂这类告示。在新的统治者手下,我的英文知识已经没有价值了。学习华文总比学习日文好,华文至少是我自己的语文,而不是令人憎恨的征服者的语文。我买了一本蒋克秋编的《国语易解》。这是一本薄薄的只有30页的小册子,教人学习700个基本汉字,包括怎样书写,怎样构成短语。

我囫囵吞枣地用两个星期的时间把这本书读完,然后再到书店去买第二册。后来,我买了布连拾街华文学校出版的一套四册的读本,程度比前两本高。我天天学习,而且在往后几个月里,练习写1200个到1500个字,并设法把它们的意思牢牢记住。但是,我却一直没学它们的读音。华语每一个音节都可以读成四个声调,我的读本每个字的注音都标了声调,可是,我不懂得怎样发四声,也没有人指导我。

面对以上种种困难,我对日文的抗拒心理,逐月减少。我发现日文不光由汉字组成,它有50音表,可以写成片假名(日语字母的楷书)和平假名(日语字母的草书)。如果在往后几年中,日本人将继续留在新加坡,成为我的主人,为了避免麻烦和便于谋生,我不得不学习他们的语文。于是,1942年5月我到奎因街日本当局所办的日本语学校报名,成为第一批学生。课程为期三个月。学生的年龄和学习能力各不相同,其中有些来自中学,有些像我一样来自学院,其他都是20多岁的年轻工人。我考试及格,获颁文凭。我觉得学日文比学华文容易得多,因为它没有四声。但是在变音和文法方面,日文显得更加复杂。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7月 26, 2014 at 10:59 pm

追悼,赎罪?!

with one comment

潘耀田    2014-7-25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4/07/blog-post_24.html

怀念“母亲”必须大张旗鼓,热热闹闹吗?热闹之后又如何?

消失的华校3今天在《联合早报》看到两篇标题为《消失的华校是国家永久的资产》(王永炳)以及《读《消失的华校》有感》(陈艺笔)的文章。读毕掩卷,不由也和陈艺笔先生一样“心生感慨,思绪万千”。

只是:“消失的华校是国家永久的资产”这个标题还是令人百思不解——消失了的东西又怎么可能是“永久的资产”?如果说是“消失了的资产”或“永久消失了的资产”会不会比较贴切?

两篇文章也不约而同以及不厌其烦的历数列举了以往华校的种种优点(最终又如何?!),连教育部兼通讯及新闻政务部长沈颖在主持有关展览会(华校校史展)时也说了:“传统华校对新加坡教育的贡献,值得国人肯定与怀念……”

“肯定”自不待言,同时也是多余的,但“怀念”或许就不必了。就有如一个亲人或好友甚至宠物,可能的话,你宁愿他/她/它仍健在还是选择“怀念”他/她/它?但当时眼睁睁的看着他/她/它慢慢枯萎消失,如今的“怀念”除了令人“心生感慨,思绪万千”又有何用?!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7月 25, 2014 at 3:58 pm

发表在 教育

Tagged with , , ,

从儿童图书下架说开来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4-7-25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4/07/nlb-and-and-tango-makes-three.html

官方机构如何在大海与包容论中取得说服力与公信力,并非“我们有审核的程序”、“新加坡人还无法接受道德观念的改变”等传统式的辩词所能解决的,需要的是更透明的思考与规范。

对国家图书馆的做法不以为然的公众人士聚集在图书馆,并通过导读的方式来表达“有声的抗议”。图片来源:Straits Times, Jul 14, 2014

国家图书馆的数本儿童图书因为“意识不良”而下架,引起了社会人士的争议。

记得在上世纪60至70年代念中小学的时候,老师对于我们所阅读的课外书盯得很紧。读小学的年代,金庸、古龙、梁羽生等一代宗师的武侠小说都在报章上连载,看武侠小说不需要伤脑筋,还可以从中学习一点中国历史,自然津津有味,废寝忘食。

老师则认为在潜移默化下,我们会吸收不正确的观点,以为凡事只有通过武打血腥,才能解决问题。我们还可能会将自己幻想成小说中的英雄人物,整天打抱不平,误了学习正事。

那个时代出了个李小龙,《唐山大兄》的连环三脚,《精武门》的连环八脚和双节棍等,吸引了许多青少年,街头巷尾都是李小龙出手时的呜呜声,有些同学还因芝麻绿豆之事约在校外谈判,连环腿见高低。当时老师的顾虑是可以理解的。

至于女生,所谓少女情怀总是诗,自然也不遑多让。跟李小龙同时期,出现了清秀可人的林青霞。《窗外》使女生迷上了不吃人间烟火的琼瑶系列。在那个不大不小的尴尬年龄,这种男女仰慕之情使老师无比心慌,寻找对策。

1970年代末,有位文笔一级棒的学妹自杀身亡,成为报章读者讨论的话题。从她的字里行间,不难看出琼瑶小说的魔力是如何俘虏了少女的心。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7月 25, 2014 at 3:57 pm

发表在 社会课题

Tagged with ,

加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

Join 781 other follower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