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新加坡那部不准放映的电影

leave a comment »

刘晓鹏(淡江大学美洲研究所副教授)    2014-10-1
http://news.ltn.com.tw/news/opinion/paper/817892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李光耀此次自治选举之胜利取得政权,不仅为亚洲共党势力之进一步跃进,遗祸无穷,而且亦为我个人援助各地反共派失败之一大教训。”

蒋介石日记,1959年6月2日

line_divider

去年九月马来亚共党领袖陈平过逝,适逢李光耀90大寿,媒体出现不少比较并歌颂后者政治成就的作品。一年来导演陈彬彬的《星国恋》(To Singapore, with Lov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5YvigtYbQI)以新加坡流亡政治犯为背景的纪录片在国际影展大放异彩,却遭到人民行动党政府以影响“国家安全”为由禁映,政府论述逻辑是因为这些流亡的共党“没有诚实说出”当年的历史。那么,当年的历史是什么?

新加坡较有意义的当代政治史,起于日本入侵时。马来半岛的英军遭到日军攻击,暴露帝国主义脆弱的一面,很快出卖了在殖民地的有色人种。英军投降后,陈平不肯屈服,组织游击队抗日,还曾获英国褒扬。惟陈平在二战结束后持续反殖反帝运动,虽然在马来半岛获广大支持,但在冷战结构下也威胁英国领导地位,被视为顽固共党。

英军投降后的李光耀比较识时务,为日军“报道部”服务(时又称二鬼子),并在公余时间从事黑市生意,日军败战后则“赴英留学”免去战后清算。返星后的李光耀配合政治潮流,开始学中文、当左派、高谈反殖反帝,很快在政界崛起。透过与北京友好,证明新成立的人民行动党左翼思想的纯洁性。于是在陈平支持下,击败英国支持的右派林有福政府,取得1959年大选胜利。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10月 1, 2014 at 9:16 pm

只因无假不成真,就里藏机不可问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4-10-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4/10/142240.html

年轻的时候读《道德经》,觉得最不可思议的倒不是什么“玄牝之门”,而是这一段:

出生入死,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人之生,动之于死地,亦十有三。夫何故?以其生生之厚。盖闻善摄生者,陆行不遇兕虎,入军不被甲兵。兕无所投其角,虎无所措其爪,兵无所容其刃。夫何故?以其无死地。

[译文]人始出于世而生,最终入于地而死。属于长寿的人有十分之三;属于短命而亡的人有十分之三;人本来可以活得长久些,却自己走向死亡之路,也占十分之三。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奉养太过度了。据说,善于养护自己生命的人,在陆地上行走,不会遇到凶恶的犀牛和猛虎,在战争中也受不到武器的伤害。犀牛于其身无处投角,老虎对其身无处伸爪,武器对其身无处刺击锋刃。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他没有进入死亡的领域。

随着年纪稍长,才渐渐领悟到这是最高的哲理。寿命虽然有长短,但死于非命者,被“动之于死地,亦十有三”。这里头又有多少是被人设计陷害,莫名其妙被推到第一线?……好了,点到为止。

芳林事件翌日,报纸说:“公园局和警方昨晚发表联合文告说,由于预计两场同时举行的活动将吸引不少人,公园局决定为活动划出不同的场地。然而,当公园局与警方人员昨午3时许到场要求集会主办方、学生博客韩慧慧(22岁)使用有关当局分配好的草坪时,对方却不愿合作。”——故而打出标题:《芳林公园两活动撞期 示威集会“踩过界” 儿童与表演者受惊吓》。到了星期一(2014年9月29日)XINMSN新闻:《芳林公园骚动 多名政治人物表示震惊和反感》,仿佛箭在弦上,“十恶不赦”箭不得不发。更有人在网上打出最高道德的绝对标准:只要有妇孺受到惊吓,就是不可原谅的罪行!——此话一出,那么要“陷人于不义”岂不易如反掌!只要把老弱伤残推上前线,坐等事件的发生就好了。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10月 1, 2014 at 3:52 pm

新马关系——从兄弟到朋友

leave a comment »

否极泰来    2014-9-29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4/09/blog-post_29.html

新柔长提的过路费事件,凸显新马领导人的私利行为。国阵巫统和人民行动党领袖,不把新马两国人民的利益和方便放在第一位,反而一直在进行政治盘算。难怪这两个政治团伙,越来越失去民心,得票率和公信力节节败退。

新马分家明年步入50个年头,但是,新马关系却从兄弟般的亲密走到现在的朋友阶段;再走下去,会不会成了普通朋友,远亲不如近邻,似乎我们大家都忘了?不是吗?

不久前,在第二届青年奥运(南京2014夏季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形容中新两国友好关系有如“兄弟情同手足”。早报如实报道,而身在南京现场的新加坡总统陈庆炎只是表示,“很高兴来南京,这是他第一次到访南京,并祝青年选手增进友谊”。#1

再过几年,当从云南跨境越南、寮国、柬埔寨、泰国、马来西亚直通到新加坡的快速火车到达新加坡时,中国和新加坡,还有中印半岛,马来西亚关系也将进一步加强,到时,中国国家主席,或许,也会说除了新加坡外,中国和这些国家的关系,也是兄弟般,情同手足。

区域政治经济局势的稳定对大家都有利。搞了几十年的亚细安,事实上,并没有加强新马的双边关系,反而是新加坡和印尼,新加坡和泰国,如果不是印尼和泰国的国内局势发展,很可能,新加坡和这两个国家的关系,更胜于马来西亚。

现在,习近平说,新中关系,有如兄弟。这是不是意味着新马关系,已经降格到朋友的阶段?因为,我们没有听到李总理,还是纳吉说,新马关系有如兄弟,更多的时候听到和看到不同的声音,不协调的问题。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9月 29, 2014 at 3:27 pm

芳林公园活动的“撞期”疑问

with 4 comments

潘耀田    2014-9-28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4/09/9-27-ymca-ymca-b-ymca-ymca.html

这两天以来,网上和媒体都有关于9月27日芳林公园活动“撞期”事件的议论和报导。

有关事件涉及不同方面:有官方的国家公园局,警方,基督教青年会YMCA,“还我公积金”集会主办方,博客以及韩慧慧以及博客鄞义林等等。

这“不同方面”又大致可以分为“对峙”的两方——A:国家公园局,警方,基督教青年会YMCA和B:“还我公积金”集会主办方,博客以及韩慧慧以及博客鄞义林等等。

双方对于有关事件的看法立场各执一词,今天的《联合早报》也报导引述了多位部长议员对“还我公积金”集会主办方等人“行为”不满的指责,这些指责基本是认为“还我公积金”集会主办方等人不该无视当时在场参与活动和表演的“有特殊需要或智障儿童”的心灵感受以及伤害。(人力部长陈川仁前晚措辞强烈地在个人面簿页面上指出,刁难有特殊需要儿童是“恶劣卑鄙,彻彻底底的耻辱”。)

据《联合早报》报导:“遭到谴责的韩慧慧在个人面簿上载了多个贴子(帖子?)反击。她质问公园局既然不允许举行直接或间接与宗教信仰或宗教相关的活动,为何YMCA这个基督教组织能在芳林公园举行活动。”(标点符号应是“?”不是“。”)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9月 29, 2014 at 3:17 pm

五一三学运的历史意义

leave a comment »

陈剑    2014-9-28

1954年5月13日,新加坡发生了具有石破天惊效应的学生运动。今天,5.13学运已经进入60周年,从历史的角度,我们重新对这一学运的历史进行评估和反思,是一件刻不容缓的要事。

60年前的今天,全星(当时称为星加坡)约千名来自各华校的中学生聚集一起,前往俗称皇家山(福康宁山)旁的总督府(现在的总统府)向英殖民政府任命的星加坡总督作和平请愿,向他提呈“要求学生免役请愿书”。原由是因殖民政府在星颁布了服役法令,要立即进行征召适龄(十七岁及以上)青年入伍,接受军事培训,然后,派往服役地点,为英殖民政府服役三年。

时值紧急法令已经生效近六年,英军在马来半岛正如火如荼抄剿马共游击队,并逐步加大征召当地青年入役,实行以当地人对付当地人的离间政治策略,不仅制造和扩大种族间(特别是华巫之间)的矛盾,更进一步试图制造和扩大华人之间的矛盾。其时,华人社会因意识形态的割裂,有亲共产党与亲国民党华人的分裂,英殖民政府也培植了右翼的马华公会,以强化右翼华人的力量。服役法令的目的十分清晰,就是以培训后的华人青年当炮灰,作为剿共的工具,以减少英军的兵源损失。1952年,槟城人民抗英同盟会便发表声明,严厉谴责这一法令的提出和执行。

在星加坡,5.13 和平请愿最终遭遇全面镇压,殖民当局以镇暴队殴打、驱赶请愿队伍、造成数十名学生被打伤致头破血流、48名学生被当场逮捕。对英殖民政府的横蛮无理打压学生,社会一片哗然,各方纷表关注并进行斡旋。历经5.22中正总校大集中、6.02华中大集中等斗争及各方努力斡旋后,反服役学运终于取得成功,极大程度地粉碎了英殖民政府的分而治之、种族离间、族群离间的卑鄙目的和举措。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09月 28, 2014 at 5:01 pm

李光耀胡说单靠华文不能过活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4-9-27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2838

只要明白,单靠华文可以过活的原有经济现实是被李光耀彻底颠覆,造成了只有英文才能够生存的政治现实,就会知道这种改变并非自然演化,而是李光耀的人为结果。

2009年7月,李光耀接受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访问。讲话内容大意是,新加坡是靠讲英语的国际贸易为生,单靠华文是不可能在新加坡过活的,所以很后悔当年没有早点关闭华文大学。

多阅读李光耀的论述,不难会发现李光耀善于使用以偏概全,半真半假的论述,编制自己心目中要讲述的故事,以达到一个设定的政治目的。过程中,历史事实可以毫不犹豫的被颠倒歪曲。这是因为李光耀没有叙述必须忠于历史真相的概念。

为此,不妨看看李光耀的地理杂志讲话中的以偏概全,半真半假的论述,以分辨其中的扭曲和虚伪。这有助认识李光耀向来漠视历史真相的劣根性。其教育意义是说,读李光耀论述,不能不持有质疑内容真实性的心态,特别是有关讨论华社,华文教育,南洋大学等等的议题。

1、新加坡是靠讲英语的国际贸易为生

新加坡开埠之后,在英国人的推动下,新加坡发展成为东南亚的土产集散中心。这一个双元经济体系,是由英国人为首的欧洲经济体,和以局域华人为主要角色的东南亚本土经济体,共同联手打造经营。

在双元经济体系内,英语和华人方言平分秋色。英语是西方资本世界控制之国际贸易的通用语言。华人方言是东南亚土产集散经济体的通用语言,其中,个别华人族群分别在个别不同的土产经济内独领风骚,比如,潮州方言主导东南亚碾米业。

历史现实是,自开埠以至1950年代的百多年之间,英语并非本局域唯一的贸易语言。

1959年,李光耀掌权之后,华人经济体系开始受到政府政策的系统性清算,原有的华人经济体系,逐渐由李光耀主导的国有企业经济体系取代。随着华人经济体系的没落,华人语言的经济角色也随着消失。换言之,在李光耀设计的经济制度下,英语成为唯我独尊的新加坡政治与经济语言。这是只有英文才能够生存的新常态。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9月 27, 2014 at 1:14 pm

杭州导游“迷惑”星洲老妇? 侵产疑云掀起政治斗争

with one comment

程嘉颐    2014-9-26
http://beyondnewsnet.com/20140926-yangyin/

香港风水师争夺小甜甜财产案几年前轰动亚洲,最近,类似的一个剧情正在新加坡上演,一日比一日精彩。事关一个中国杭州的导游,被指控阴谋侵占一个星洲富婆几千万美金的豪宅产业,事件不仅全城关注,甚至产生了政治效应,成为反对派唾骂政府的题材。

风波是在几个星期前,因为富婆的亲戚报警,把导游一家赶出豪宅,双方对峙了好几个钟头,才开始进入全城百姓的注意中。

这个现时40岁的杭州导游杨寅是在2008年当富婆钟琴春(当时大概82岁)与友人到中国旅游时认识她。由于照顾备至,服务周到,引起富婆好感,两人在旅游结束后继续保持联络。杨寅在富婆回星后每天给她打电话,并且很亲切的叫她奶奶,又给她写信,嘘寒问暖,据说富婆也认了他做干孙子。杨寅第二年就搬到新加坡,住进富婆三万多方呎市价约三千万星币的豪宅内,几年之间,不但把在中国年轻漂亮的老婆和两个年幼子女都带去住进豪宅,还曾经让自己的父母和岳父母都住进来。

已经连爆两三个星期的当地主要媒体,包括网络媒体,每天跟进富婆亲戚、朋友、工人、邻居以及熟人的说辞,大家才惊悉事情背后的复杂性。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09月 27, 2014 at 2:11 am

发表在 社会课题

Tagged with

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

Join 842 other follower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