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工院工教院 工字不出头

leave a comment »

科技达人    2014-8-26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549

理工学院及工艺教育学院,媒体简称为工院工教院。

工字不出头,出头不好,变土。

中国古时候,原本是士、农、工、商,工人比商人还重要。

有时候,却又变成士、商、农、工,工人比谁都不如。

无论如何,换来换去,读书人还是阶级最高,从政之后,其他农、工、商的人都要看士的脸色。

政府多年来,没有遵守国家的信约—建设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理工学院学生,在比初院生昂贵的巴士车资课题上,完全得不到重视,政府一直有一种不情不愿的态度回应,把球丢给巴士公司,巴士公司把球丢回股东,而忘了本地的巴士公司的大老板,就是政府自己。

直到最近的调整,我们还是看到一种无形的回避,不解释为何对理工学院学生有偏见。

或许,那不是偏见,是高见,或许政府认为,一些理工学院学生因为家庭环境的关系,不读初级学院,尤其是男生,认为读完理工学院之后服兵役,过后就能到社会工作,有技术文凭,不会饿死。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8月 27, 2014 at 12:22 pm

事情的两面

with one comment

潘耀田    2014-8-24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4/08/300-ungrateful-24.html

今天在《联合早报》上看到标题《李总理:学生应按成绩兴趣决定升学路》的报导。

老师能因材施教,学生能按成绩兴趣决定升学路都是合情合理的事。但世事往往有不尽如意的一面,例如有兴趣而没有相应的成绩(或运气),或有成绩而没有相应的兴趣(或志向)都是无可奈何的事,虽然最终塞翁失马,焉知福祸。

李总理对莘莘学子所说的话或许出于一片好意,但一方面对本地学生“只知道一个选项(上大学)”不以为然,另一方面又强调学历和专业(教师以及医生等)的重要性以至文凭和薪金挂钩的合理性,却又令人有点难以适从了。

毕竟,从一个比较市井草根的意识和现实,低学历或没有学历文凭的人,成功(身居高位,赚大钱)的例子相对还是比较少的,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的许多父母省吃俭用,含辛茹苦的也要送孩子去各种补习班的原因。这或许是一种不健康的现象,但这就是新加坡人普遍的价值观表现。这可能也和多年以来的种种功利以及排名(连教育体育都如此!)的心态有关。许多国人甚至领导人所认同或默认甚至在一个程度上引以为荣的“怕输”精神也因此而产生。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8月 25, 2014 at 9:00 am

国庆群众大会的定心丸

leave a comment »

草民    2014-8-24
http://www.sgwritings.com/71802/viewspace_53564.html

总理在国庆群众大会,大派定心丸,你心定了吗?

先谈公积金吧!

当前的主要诉求,是提高储蓄率和提取公积金的年龄。

公积金的储蓄率比一般金融机构高,几乎没有风险,但和政府投资公司,或淡马锡控股比较,显得偏低的储蓄率,怨言难免。

提取公积金的年龄是55岁,政府曾经考虑提高提取公积金的年龄,却因民间激烈的反应作罢。之后,政府改变政策,逐年提高公积金最低存款额至15万5千元,同时把每月支取年金的年龄推迟至65岁,无形中扣住了原本可以在55岁提取的公积金,孰可忍,孰不可忍。

今日的新加坡人,不像年长一代,那般容易接受家长式的管理方式。政府提高最低存款与终身储蓄计划的道理可以理解,但更重要的是,民主制度下的个人权力,公积金是个人储蓄,自己有支配个人储蓄的权力。

储蓄是东方人的美德!

可是,今日的社会,没钱的人,都会想尽方法,去花未来钱,卡奴就是这个大环境下的产物。

好不容易等到55岁,眼看钱就要到手了,却眼睁睁看到自己存在公积金局里的钱被扣住了,还说是为了自己65岁后长远的打算,政府用心可谓良苦!拿不到钱却还得面对下来10年活生生的现实,怨言事小,对政府的信心也动摇了。

总理在国庆群众大会上,宣布将在特定的条件下,允许公积金会员在退休时,一次性领取部分公积金。

心定了吗?

Written by xinguozhi

08月 24, 2014 at 11:38 pm

李光耀自夸说领导邮差罢工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4-8-23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2652

李光耀夸口领导邮差罢工是浑水摸鱼,不仅是明目张胆,掠夺了马来邮差与工会领导人的集体努力成果,更重要的是,完全颠覆了马来邮差罢工事件的政治现实,那就是,英国人和李光耀联手摆平了马来邮差。

《李光耀回忆录》:“人们眼看我怎样跟罢工工人打交道,怎样领导他们,怎样替他们说话,没有造成什么破坏便取得了胜利。……邮差罢工使我受到公众的注意。在新加坡和马来亚成千上万工人的心目中,我的威望直线上升,……。”

李光耀领导邮差罢工?历史果真如此?那是天方夜谭?还是居功自傲?

居功自傲是说有人自以为是,把别人努力的成果,贸然的看成是自己的了不起功劳。这也就是泉州老乡说的,拿别人的屁股当面皮,意思是拿别人的东西装阔。

要知道李光耀有没有居功自傲?是不是居功自傲?可以看看《李光耀回忆录》第十二章《邮差罢工的胜利》,是如何描述自己在邮差罢工事件中扮演的角色和所谓成就。

1,接洽邮差罢工事件的经过

1952年某天下午,三个马来人和一个印度人身穿邮差制服,到黎觉与王律师馆来找我。……他们告诉我,邮电制服职工联合会前些时候提出的改善待遇要求,迄今仍未被接受。他们获准聘请一位律师,今后代表他们进行谈判。市议员A.P. 拉惹是他们的第一选择,但他因为工作太忙,建议他们到黎觉与王律师馆来同我接洽。当时黎觉与王律师馆是进步党的联系网络之一,因此推想律师费不会太多,我征求黎觉的意见,问他是否应该接受。他说为了表示友好,应该接受。于是我接受下来,完全不考虑律师费的问题。

……我们已到了摊牌的地步。邮电工友决定在麦士威路宿舍举行罢工前的一次大会。…工会代表事先要求我在会上讲话。我出席大会的目的,就是要鼓起他们的勇气…。”

2,李光耀在罢工期间干了些什么?

就在5月13日罢工开始前,已经从英国回来的吴庆瑞安排我……会见《新加坡虎报》副总编辑拉惹勒南。……在伦敦逗留了12年,1947年才离开。……他一直在找一个合适的课题,借以向殖民地政府挑战。邮差罢工是一项正义事业,他急于投入战斗。

这场斗争使拉惹勒南越战越兴奋。……于是我们两人成了好搭档…我打电话给他提建议,向他传达街头支持者的反应。他要我检查他的社论的力度,并把社论的校样送到我家请我提意见,并且通过电话交谈……。……如果拉惹勒南不在《新加坡虎报》做事的话,《海峡时报》就会完全不登邮差和我的消息,我们恐怕很难得到公众的支持。

政府惊惶失措。辅政司建议“一旦雇员恢复工作便继续谈判”。我回答说,要是工人取消罢工,谈判又失败,他们就可能得进行第二次罢工。辅政司的反应是…如果他们报到上工,他会亲自同工会代表谈判。我劝工会领袖采取新的立场,宣布停止罢工三天,“以消除政府所认为的使它无法进行谈判以立即解决纠纷的唯一障碍。” … 这就给辅政司和他的官员挽回了面子。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8月 23, 2014 at 2:40 pm

只是津贴卡,不是信用卡的卡中之王

leave a comment »

否极泰来    2014-8-22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4/08/blog-post_22.html

卡中之王说穿了,不过是一项行动工程,形象改造工程,建国前辈们会被这些工程打动吗?推而广之,总理在国庆群众大会所建议的各项工程,能够打动选民的心吗?或者说,能否留住60%选民的心吗?

总理在国庆群众大会上说,建国前辈现在人人手中有了一张卡中之王。这张卡说白了,就是一张优待卡,根本就不是信用卡,行动党政府没有给人民免费的午餐,只不过给前辈们打个折而已。

总理在国庆群众大会说:“因为你有了这张红卡,你就能享有更多的津贴。例如,你到社保计划CHAS私人诊所和牙科诊所看病时,比其他用蓝卡的病人少付$10。如果你到综合诊疗所、政府牙科诊所、政府医院专科诊所看病,都有补助。加上,这张卡没有限期,终身都可以使用。所以说,这张是卡中之王。”

卡中之王不是信用卡,政府是不会跟人民买单的。前辈们到邻里的医疗所,牙科门诊,还是要给钱的。卡中之王只是政府的一张津贴卡。如果诊疗所,牙医的收费超过津贴的数目,这张卡中之王就没有用了。前辈们还是要掏腰包,没有信用可言,政府没有担保前辈们的信用,诊疗所,牙医也不会承认这是一张信用卡,可以挂单,之后向政府收高出津贴之外的钱。

因此,卡中之王不是让你高枕无忧,到邻里看医生,牙医,还是要准备现金的。除非医生和牙医另外给病人津贴,填补不足的门诊费,这样一来,前辈们就不需要带钱包出门了。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8月 23, 2014 at 1:00 pm

分久必合

leave a comment »

卮言优语    2014-8-22
http://zhiyanyouyu.blogspot.sg/2014/08/blog-post_22.html

上个星期天李显龙总理从一根串鱼圆的小棒子引申出分开管理的缺点,所以决定设立一个集中的部门来统筹管理清洁卫生的工作,或许一些人会高声欢呼喝彩,然而,这是否真的可以解决问题了呢?集中管理还是分开管理,这是管理学上一直以来都在争论不休的话题,这里不加赘述;然而,我们可以预见这样的做法暂时或许有效,但长期就未必。首先让我们来追述过去从集中管理变成分开管理的例子。早期我们不是有一个公共工程局PWD吗?现在我们所看到的环境部、城市发展局、园林局等等都是从公共工程局分化出来的。还有,早期所有组屋的卫生清洁一概都是由建屋发展局一手包办,现在却是由各个市理会处理,为什么呢?

如果集中管理真的是灵丹妙药的话,那当年公共工程局和建屋发展局就不应该把他们原有的职务分散给不同机构管理,不是吗?其实分开管理和集中管理这两种选择都有各自的利与弊,读过《三国演义》的读者们对“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个道理必定十分熟悉,换言之,只是时间的问题,现在我们看见合,将来也必定会分的,不是吗?早期我们有好几家巴士公司,后来合并成一家,现在呢?不是有信息说巴士服务要重新招标让更多家不同公司来运作吗?这不就是从分开管理变成集中管理,然后又从集中管理走向分开管理的典型例子了吗?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8月 22, 2014 at 12:03 pm

万般皆下品 唯有读书高

leave a comment »

科技达人    2014-8-2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533

真正的华校生,在中学时一定读过这句—万般皆下品 唯有读书高。

不过,很讽刺的是新加坡的华校生就是已经没有南大,所以华校生一般都读书读得少,这句古文更显得有讽刺的意味。

现在,我们的社会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政府人从2013年开始,突然一个接着一个呼吁大家不要认为读大学很重要。

看来,多年来我写的Blog的好处,现在变得比较明显的,就是在当时的时事新闻讨论话题时所记下的时间与地点

05.21.2013—通与不通—部长们说读大学没必要?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053

可见政府人已经呼吁了一年多之后,最终总理在今年的群众大会上花了很多心思,搬出很多资料来鼓励大家一面工作一面进修。

我想,李总理搞错了,情况并非他想的那么简单。

以前,尤其是华人,本来就是靠后代子女求上进,书越读越多而真正的出人头地,光宗耀祖。

现在,社会文化其实没变,因为许多公司是看文凭给薪水的。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8月 22, 2014 at 11:55 am

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

Join 798 other follower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