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李智陞急了

with 4 comments

殷素素    2014-11-22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4/11/142424.html

李智陞

国家发展部政务部长李智陞急了,为什么?因为李智陞说:“AHPETC至今没有解释财务严重管理不当,以及杂费拖欠情况的问题。相反的,我们看到有组织的网上言论,透过工人党的朋友、同情者和代理人歪曲真相,或者以断章取义的做法和揣测转移公众视线。这么做的目的是扰乱视听,把公众的视线转离实际的问题。”(2014年11月22日《早报•拖延交代财务情况李智陞批工人党市镇会混淆视听》)

李智陞原本的设计是要工人党市镇会应声倒地,现在搞得不汤不水,矛头反而指向执政党持国的公平性,网上的诸多质疑“把公众的视线转离实际的问题”,搞不好会伤到自己,您说怎能不急?

精英习惯把国民看成一群没有主见的蠢蛋,认为都是政治立场作祟才会为工人党说话。所以凡是看不过国家发展部如此陷害忠良的,都是“有组织”的“工人党的朋友、同情者和代理人”,而“这一小撮人”唯一的辩解只有“歪曲真相”来达到目的。是的,李智陞——你赢廖咯!

昨天(2014年11月21日)那篇《正检讨相关法令 国家发展部将加强市镇会监管》——什么“加强管制、通过书面方式回答媒体提问、有舆论指出”,都是何惜薇在“丢烟”(throw smoke),让人只留意项庄舞剑的花拳绣腿,倒是李智陞二度发表声明说得明白:

李智陞没有具体说明哪些网上言论扰乱视听,但国家发展部前天对外澄清发放杂费营运津贴的方程式和标准,回应网上一些观点,它们影射政府在人民行动党和工人党管理的市镇会之间厚此薄彼,给予选民更多的AHPETC较低的杂费营运津贴。国家发展部说,津贴多寡不以选民人数为依据,而是以区内的组屋数量和种类为标准,较小的组屋单位可享有更多津贴。

阅读更多 »

真相小白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4-11-2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4/11/142421.html

现在国家发展部拿“区内越多小型组屋越多杂费营运津贴”来说事,并不能解开真相的全部,因为成立一个CIPC的目的,当然就是要审查申请的项目值不值得拨款,因此让这个委员会握有否决权(工人党市镇会才会可怜兮兮)。要是只以“小型租屋”的多寡来定夺,根本不需要成立神马委员会,甚至不需人力而是电脑就能解决的事。所以这个谎言需要更多的谎言来掩盖。

执政党利用政府机构(国家发展部)企图打击工人党市镇会的声誉,算起来要从2014年11月4日《早报》那则《最新市镇会管理报告公布》新闻讲起,他们上下各号人物以为可以有风驶尽利,臭鸭蛋猛丢,然而在不到20天的时间内,经网民的明察暗访,终于理出一点头绪来,整个形势反转过来。今天(11月21日)《早报》那则《正检讨相关法令国家发展部将加强市镇会监管》新闻,可谓是个句点(至少也是个逗号),新闻表面上是说要加强市镇会监管(不然,“反对党选区无法无天”),实际上是不得不对网上的质疑做出回应:为什么那个清一色是行动党人的“社区改善计划委员会”(CIPC,对各个市镇会发出政府经援的拨款委员会)会对不同的选区做出大小眼的拨款呢?

最可耻是在这场政府与网络舆论论战中,主流媒体的二丑们把网民的功劳据为己有:

  • “国家发展部昨天通过书面方式回答媒体提问时指出,在现有市镇会法令下,该部门没有强制市镇会提供信息的权力,法令也没列明市镇会不提供资料可面对的处分。”
  • “有舆论指出,AHPETC选民较多,但它得到的杂费营运津贴却比选民较少的人民行动党市镇会,如丹戎巴葛和宏茂桥低。”

如果大家还有点儿记忆的话,就在星期天早报的哼哈二将:曾昭鹏和游润恬说什么来着:

  1. 从AHPETC主席林瑞莲的回应,完全感觉不出工人党方面有任何解决问题的迫切感。……这个“泰然处之”的姿态,加上带着某种倒果为因成分的说辞,换个角度来看,其实更像是一种且战且走的缓兵之计。如今看来,这个主张正面临空洞化的风险。居住在工人党市镇会管辖范围内的居民,对于这个关系自身利益的课题,不知作何感想。尤其是那些当年被说服和受感召的工人党支持者,他们的选票在个人居住的市镇会层面,并没有换来及时的透明交代或任何问责的途径。(曾昭鹏《加速改革保障公共利益》
  2. 朝野两党的政治攻防,固然有各自的战略计算,但是市镇会的管理,毕竟关系到民众的集体利益,还是有必须遵守的客观标准。国家发展部的全国市镇会管理报告,提供了一套让居民判断及比较朝野所有市镇会管理能力的透明且统一的标准,应当受到认真对待。(游润恬《打一场地方战》

就政府拨款和市镇会亏盈的共生关系来看,哼哈二将和素素皆所知不多,甚至他们还坚信市镇会之所以亏损乃是不善管理所致。所写都是些没有追根究底、详细调查出来的现编词,事后来看根本就是一个笑话。然而小妹可以这样做,因为小妹乃魔教中人。自诩名门正派的这么做,未免就失格了。况且《早报》还时不时标榜“客观公正”,结果还不是拿着网民调查研究的成果去问政府,呜~~! 阅读更多 »

禁映纪录片《星国恋》随想

leave a comment »

伍依    2014-11-20

在解释历史或历史人物的过程中间,应用什么认识框架去给事件和人物定位,是非常关键的。当历史成为历史之后,就应该给予每一个人客观的评价。拿今天的和平环境去比过去的战争年代,从而否定过去“暴力”的正义性,这么个混账逻辑居然收到了奇效,很多行动党人相信了。

《吕氏春秋•自知》记载:“百姓有得钟者,欲负而走,则钟大不可负。以椎毁之,钟况然有声。恐人闻之而夺己也,遽掩其耳。”此即为大家都能耳熟能详的《掩耳盗铃》故事,比喻自己欺骗自己,明明掩盖不住的事情偏要想法子掩盖。另一则民间故事:“有人把银子埋藏在地下,上面留字写道:‘此地无银三百两’。邻人阿二偷走了银子,也留字写道:‘隔壁阿二不曾偷’。此即为大家也都知道的“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故事,比喻想要隐瞒掩饰,结果反而暴露。禁映纪录片《星国恋》的行动党政府,当了“掩耳盗铃”者和“隔壁阿二”而不自知。

纪录片《星国恋》被禁映,理由是“对国家安全造成严重威胁”,电影上诉委员会认可“《星国恋》的艺术水平”,但“仍认为影片过于‘一面倒’地呈现受访者的论述,没有尽量提供其他观点以作平衡。”“由于影片叙述真人真事”,“观众若对相关历史背景欠缺知识和理解,可能将影片呈现的观点当作真相。”“这也表示,不知情者可能将暴力与颠覆行为看着是合理的。”“影片纵容他人使用暴力与颠覆行为,作为达到政治目的的途径,对国家安全造成严重威胁。”

李显龙子承父业,三句不离本性,神经兮兮地“指影片粉饰参与马来亚共产党武装叛乱者的暴力及颠覆行径”,还别出心裁地说“纵容这类违法行为,也同时会在我国极力打击恐怖主义之际,削弱民众对政府的信任”。真是“子系中山狼,得意便猖狂”呢。对国家安全造成严重威胁,当然得禁止纪录片的放映,这是无可厚非的。但纪录片叙述的“真人真事”真的是如上诉委员会和李显龙所指控的那样,“影片纵容他人使用暴力与颠覆”吗?

我们的新一代,的确是“对相关历史背景欠缺知识和理解”,这是因为,行动党政府掌握了话语权,不允许杂音出现。新一代听惯了行动党的一面之词,所得到的历史知识是断裂的,零碎地,不完整的。《星国恋》恰好提供了杂音,补充了被刻意遗落的历史另一面。何光平不是说,禁映《星国恋》丧失了一次教育国民的机会吗?我们不知道何光平说这话的用意,但他的确说出了真理。我们可以借《星国恋》叙述的“真人真事”,端出历史的另一面,端出来以后,讲清楚,讲明白,讲过了就作客观的理性评价,评价之后,再回到原点,探讨问题的实质。 阅读更多 »

别让奸商逍遥法外

leave a comment »

纪赟   2014-11-21
http://www.sgwritings.com/112902/viewspace_54745.html

记得多年前我就和中国经商的朋友说过,在新加坡做生意极其简单,因为在这里你最要关注的,无非是优质的服务与低廉的价格,最崇尚的是公正、透明。除此之外,在很多国家非常盛行的,让人不胜其扰的商场潜规则,在新加坡往往是多余的。比如我自已的专业图书馆,一年仅购置中文图书金额也有数十万元人民币之多;由于在新加坡购买中文图书较贵,我就改从中国的书商那里直接购买。虽然与某位书商认识多年,但我还是善意地提醒他,虽然我是馆长,但并不直接经手任何书籍的采购,而由专人负责;他则只需要提供最合适的价格与服务即可,并且这个价格还将会与其他书商的报价作比较,方能决定购买的意向。自从有了生意上的来往之后,我私人再没有从他那里买过一本书以期避嫌。这虽然只是小事,但反映了新加坡式的生意之道。

在平常生活之中,也可以发现这种新加坡式的诚信透明,渗入了普通新加坡人的血液。比如在湿巴刹买菜,饭店吃饭,或一般商店买东西,基本不用担心会被人宰客。这么多年,我很少在市场上问过比如菜的价格,从来都是选好几样,问下总价钱,然后交钱走人,经常有听错了给多钱而被追回来的情况。当然不是说市场里卖东西的大妈大叔都是圣人,但在这个发展极快的都市之中,老一辈新加坡人确实保存了甘榜乡人虔诚、传统又朴实的一面。新加坡宰客之风极少,记得有次接机,顺便就在樟宜机场请学界朋友用餐。被中国机场天价食物吓怕了的他们,一边吃一边忧心账单会吓死人。我笑着说如果他们愿意,机场还有一家餐厅售卖两块多钱的鸡饭,比不少邻里巴刹还要便宜。即使在新加坡的机场,也并没有宰人的习惯,每到周末在我住的市镇甚至还有免费巴士接人来机场消费,所以根本不必担心。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11月 21, 2014 at 12:57 pm

书店与文化人

leave a comment »

韩山元    2014-11-20
http://www.sgwritings.com/1436/viewspace_54601.html

老草根书室最后一天的雅集,我人在国外,错过了,遗憾。现在我们在武吉巴梭路可以见到新的“草根”了。

在今日新加坡,华文书业亏本容易赚钱难,要赚大钱就更难。过去人们常开玩笑说,你想害一个人就怂恿他去拍电影,如今我听说这话改了:要害一个人就鼓励他开书店,开书店就是“秀才的手帕——包书(输)”。早报老同事仁余兄和几个志趣相投的朋友合资,把老草根接手过来,重新出发,有朋友说仁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倒是觉得,为什么不说仁余自己就是虎呢?书业现在不是虎山,而更像是大树凋零的荒山,需要有勇气、有胆略的人们去拓荒,去播种耕耘。

人民丰衣足食的新加坡,饥饿的不是肚子而是脑子,迫切需要的是精神食粮的充实,而能供应大量精神食粮的,除了电脑互联网之外就是书店了。所以,我始终觉得,一个城市的文化气息浓不浓,一个很简易的观察点就是看这个城市的书店多不多?书业兴旺不兴旺?如果整个城市连一家书店都没有,市民都不爱阅读,尤其是不爱阅读高文化层次的书,果市民看的尽是赌马指南、算命手册,这个城市的文化气息是浓淡,市民的文化素养是高还是低,也就可想而知了。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11月 21, 2014 at 12:47 pm

打一场地方战!

leave a comment »

潘耀田    2014-11-20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4/11/2013-29-1-2-29-29.html

近日来网上和报上都有关于工人党市镇会居民拖欠杂费的议论和新闻报导。执政党也对工人党市镇会的管理能力问题频频提出质疑。

作为一个不了解公共部门运作的民众,从2013年工人党市镇会29%居民拖欠杂费的事实来看,可能觉得1:工人党市镇会居民有一大部分经济能力不佳。2:工人党市镇会的管理能力有问题。

但在看了《联合早报》记者游润恬的文章《打一场地方战》之后却有了新的理解。游润恬的文章一开头便说:“朝野两党的政治攻防(!),固然有各自的战略计算,但是市政会的管理,毕竟关系到民众的集体利益,还是必须遵守客观的标准。”

如以上所言,这里头潜伏着汹涌的政治因素(政治攻防!战略计算!)。但游润恬说得好:“但是市政会的管理,毕竟关系到民众的集体利益”。我想这是非常关键的一句话,毕竟,集体利益甚至个人利益都是普罗大众最关心或切身的事。

由此想,工人党市镇会出现29%居民拖欠杂费的情况而备受执政党质疑,除了可能管理不当,也是否是一种无奈的“仁政”?毕竟,此事也涉及了那29%居民的生计!阅读全文»

吕德耀的温馨提醒—大佬,是时候提高车资了

with one comment

白马非马    2014-11-20
http://yennyhanaike.wordpress.com/2014/11/19/吕德耀的温馨提醒/

怪事各地都有,新加坡却特别的多!越南旅客这么一跪,竟然跪出了包青天,八个便衣到“黑店”大事搜索,提走了好多证物。只是,不要说“黑店”不只一家,毒瘤不仅一个 — 只因为有部长就放过话,对付“黑森林”的嚣张还需另立新法。

这么一来,这八个警察就变得好尴尬。不是吗?一来新法未立,搜索调查“依”的可是“何法”?二来嘛,这个就更难说话。因为如果今日的行动若是“有法”可“依”的话,那么执法为何如此姗姗来迟,内幕可有什么“碗糕”(猫腻)?

嗨,说起了“黑森林”,所有的新加坡人,如果身边就有个“地洞”或窟窿什么的,倒不如立即藏身进取去的好,因为“黑森林”的大龙头,“黑店”的始作俑者,就是我们“依法治国”的政府,这说起来真是“羞”煞人。

你道这是为什么吗?原来“黑店”诳人,还需的你自己本身“白纸黑字”在买卖合约签个姓名才行。警察来了,这个“白纸黑字”就显示出了“合法”的权利。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警察和消费者协会所以无所作为、“黑森林”所以“逍遥法内”的原因。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11月 20, 2014 at 10:57 am

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

Join 884 other follower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