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多余的赘肉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4-9-2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4/09/142197.html

报上有人写文章,说“赘肉”本来就是“多余”,何来重复形容呢?这和最近提出的“终身尚贤制”几乎是孪生兄弟。早报匿名社论说:

在政府倡导“文凭不是一切”之后,尚达曼又提出一个新的名词“终身尚贤制”(meritocracy through life),从字面上不容易理解,其深刻意思是,在“尚贤”体制下,不是18岁或24岁时所取得的文凭决定一个人的终身,因为每个学习阶段的结束也是另一阶段的新起点,每一个人都可以在不同阶段接受雇主、上司以及社会的评估。新名词的提出明显是对固有的“任人唯贤”思维的修订,目的很清楚,就是朝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目标发展。

“从字面上不容易理解,其深刻意思是……”凸显早报那班二丑的本色,虽不理解之,仍抵死支持之。严孟达更是离题万丈:

尚达曼也首次提出了一个“任人唯贤”(meritocracy)的修订版:“终身尚贤制”(meritocracy through life)。这个由英文直译的名称显得拗口,也不容易理解。其实,这个“修正主义”很简单,所要表达的是,每一个人只要终身学习,不断进步,就可以凭每一个阶段所取得的merit(成绩)获得应有的评估与回报,每个人在自己的岗位上发挥自己的技能才华,便都是人才。就以前面提到的唐朝某木匠来说,他起初是技艺高超的木匠,后来俨然是个“总工程师”

古有明训:“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任人唯贤”是一种理念,除非你做了这理念的叛徒,否则必然遵守终生。这就好比放着“牛睾丸”不用,非得“雄性公牛身上的睾丸”来夸夸其谈,有差吗?要骗什么人?

“终生学习”在新加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说来好像是一个误解,政府要人民做的其实是“终生上课”,一点和“启迪民智”无关;你所熟悉的行业没有了,你就不要胡思乱想,赶紧去“上课”找其他的活儿混饭吃,如此而已。比如被吴作栋誉为“新加坡之狮”,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91岁生日仍照常上中文课那样,读来一点都不突兀。那请问:李光耀还有在学英文吗?是不是采“上课”的方式?一个到91岁的人还在以“上课”学中文,看来是“终生”学得无宰羊。或许是孤独老人觉得寂寞,随便聘个教书先生闲嗑过日子吧?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09月 21, 2014 at 4:46 pm

终身学习?用中文?

with one comment

科技达人    2014-9-20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622

技术的东西,工作的东西,机器的东西,无论什么东西,只要是讲解东西,让人听得懂,明白整个东西是什么东西,比坚持使用英文英语更重要。

这几天政府在宣传的是——在持续教育与培训2020 总蓝图下,劳动力发展局将鼓励国人终身学习,包括通过网络学习来提升自己。

网络学习能学什么?学上网和别人吵架?等待中……

其实,我还是没看到我一直疑惑着多年的不解——政府没想办法让更多中老年人有使用中文来学习不同技能的机会。

当然,华语讲解的课程本来就有,但却不是想要就有,有时还要等凑齐人数。

这10多年来,数量大量增加,到新加坡工作却教育程度不高的中国和马来西亚华族客工已经证明了一个事实——完全不懂得英文,也还是不会饿死。

中国科学家不懂得英文,也有办法让火箭飞入太空,也能让电动火车汽车在路上奔驰,也能建起高楼大厦桥梁,难道这不是事实吗?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9月 21, 2014 at 4:30 pm

在社交媒体投诉“教学无聊”、批评学生的奖学金得主——令人慨叹的抓包事件

leave a comment »

两只脚走的猫    2014-9-20
http://twolegsmeow.blogspot.sg/2014/09/blog-post_20.html

昨天在上班的地铁途中翻开报纸,看到这则有关教育部调查奖学金得主在社交媒体发表“教书很无聊”以及侮辱学生的言论的报导,顿时感到好无言。

迅速扫过报导的内容,结尾写到当事人已删除脸书上的相关留言,并向学生道歉,我倒觉得蛮讽刺的。让他被“抓包”的地方竟然成为他公开忏悔的地方,这,难道不可笑吗?

然而,我更在意的是这类事件的发生是否是孤立的,还是存在更多未被发现的案例?教育部声明,他们要求奖学金得主注重自身的行为操守,尊重教育的神圣。在这次事件中,官方声明还强调该奖学金得主尚未接受教育学院的培训,意思是他算是菜鸟中的菜鸟(受训了就不会觉得教学无聊、就不会认为教资质较差的孩子等于钱比较好赚),或许情有可原?

不想多加揣测,只是总有担忧,有人说奖学金得主的甄选应该在学术成绩以外,也在品格方面做更严格的把关。可是说易行难,乘上一张张特优慢慢的成绩单,在面试时对答如流的优秀生,怎么能够轻易、准确地判断出此人对教育工作的真正心态?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9月 21, 2014 at 4:29 pm

发表在 教育

Tagged with , ,

为何不让我们看?

leave a comment »

潘耀田    2014-9-20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4/09/blog-post.html

如果外国人都已经看过了,本地学生也会有机会看到,为何一般本地民众却要长途跋涉—“出国”才有可能看到一部本土制作,有关本土历史课题的纪录片?为何厚此薄彼?

近日来本地导演陈彬彬的纪录片《星国恋》在本地的禁映引起了网上一片议论声。今天却意外的在联合早报上看到标题为:《媒发局特准高等学府放映〈星国恋〉等禁片》的新闻报导。

有关报导曰:“媒体发展管理局将特别允许本地高等学府放映限制级或遭禁映的影片,其中包括被禁止本地公映或发行的纪录片《星国恋》……该局昨天受询时证实,已接受耶鲁—国大学院的申请(据同一报导:耶鲁—国大学院前天的校刊也有该学院校长佩里克莱斯·刘易斯(Pericles Lewis)说:“决定这个学期为修读纪录片拍摄课程的学生播放《星国恋》”的报道),允许大学在课程教学与讨论过程中,让学生观看知名纪录片导演陈彬彬这部作品……”

然而:同一报导又说:“报道(耶鲁—国大学院校刊)经转载后,引起陈彬彬的关注,她昨天受询时指出,并没有授权耶鲁-国大学院放映她的影片。她透露,已与耶鲁—国大学院接洽(谈生意?),而学院也澄清说“校刊报道有误”……”(?!)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9月 20, 2014 at 7:50 pm

李光耀双语弄虚作假祸国殃民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文献馆    2014-9-20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2803

新加坡有四大种族,但是,却没有四大文化。英文是共同语言政策下,民族母语,有名无实,在现实生活中沦为可有可无的陪衬品。其结果是,造就了当下的一个单一语文新加坡社会;一个不伦不类的,东方社会讲西方语言的失常社会。

2011年李光耀在《新加坡双语之路》新书发布会说,“新加坡是个多元种族社会,如果大家都使用英语,无论华族、马来族、印度族和其他族群,任何一方都不会在语言上占任何优势或处于劣势。”大家都使用英语是新加坡制定语文教育政策的指导思想,也是李光耀用来强调与维护英文至尊的政治说辞。

任何一方都不会在语言上占任何优势或处于劣势的说法,是通过强调没有人会因为使用英语而吃亏,来表示英语至尊的公平合理。从表面上来看,此说似乎是合情合理。事实上,这只是李光耀编织的一个完全虚假的公平与合理现象。

这一个政策思维是否公平与合理,取决于一个必需的先决条件,那就是,华族、马来族、印度族和其他族群的母语都不是英语,也就是说,在语言的学习上,全体国人都是处在同一个起跑点,一同学习一个陌生的外来语。

众所周知,在新加坡的现实社会中,这一个必需的先决条件是不存在的。

新加坡的欧亚族群和像李光耀这类的皇家华人,要不是先天性的以英语为母语,就是英语早就已经是日常生活上的使用语言。这群人在语言上明显占了优势,因为他们无需学习另一种崭新的原本并不熟悉的语言。

相反的,不使用英语的华族、马来族、印度族和其他族群,就必然在语言上处于劣势。他们不仅被迫放弃自己原本使用的民族语言,还得重新学习一个陌生的外来语。

当李光耀把政策理论落实到政策的执行时,不同社群在语文问题上的不同优劣处境,立即显现无遗。李光耀这类已经使用英语的社群,在语文政策上占尽了先天上的便宜,而其他使用民族语言的社群,就自然而然的被逼处于极端的劣势;不仅仅丢失了自己的民族文化,还得在文化上别无选择的认贼作父。阅读全文»

星马长堤的黑羊白羊

with one comment

联合报/林以君    2014-9-19
http://udn.com/NEWS/WORLD/WOR3/8945432.shtml

黑羊与白羊同时走在独木桥上互不相让,结果都掉进河里淹死的寓言故事,正在联结新加坡与马来西亚的“新柔长堤”跨海大桥上演进阶版。

继八月一日起,大马调涨车辆过路费,新加坡自十月一日起也调涨;不但调涨,原本来往星马只需要各付一次单向、合计两笔过桥费,未来要双向付费、合计四次费用,以私人汽车为例,费用调高达百分之七十。

星马间长久以来最有趣的“意气之争”就是如此。一黑一白两头羊占着交通要道,互相“榨取”国民荷包,让经常来往两地工作消费的国民有苦难言;连带两地商家,特别是“新柔长堤”大马端的生意人难做事。

星马人民借助这条桥往来频繁,是因为大马人过桥到新加坡工作,薪水是在大马工作的三倍;新加坡人过了新柔长堤在大马消费,只要付在新加坡做同样消费一半以下,甚至更低的价钱。

事件起因有两种说法。大马说,新加坡先调涨外国注册汽车的入境费用,大马才反击。大马抓准新加坡人假日开车向北跨越柔佛海峡到大马最南端新山市按摩、洗车、加油、采买、吃小馆的习惯,改采双向收费。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09月 19, 2014 at 3:34 pm

916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4-9-19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4/09/916.html

916对普罗大众来说只不过“又是一天”,对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先生而言是91岁华诞,除了他的前私人秘书在总统府跟他一起庆生之外,互联网也展现出一贯的威力。据谷歌的数据,916当天有两千多人搜索“Lee Kuan Yew”,高居排行榜的榜首,许多公众过去几天陆续上网表达对他的祝福。人民行动党把李光耀的回应放上面簿:“谢谢大家的生日道贺与祝福。请恕我无法一一回复。我也祝愿大家一切美好。”根据《联合早报》的报道,一万多人按“赞”,上千人转帖分享。

互联网所发出的爱心与就其他事件鞭策“有关当局”的痛心,是否叫政府又爱又恨?

一年前的916,马共总书记陈平(1924-2013)撒手人寰,他在遗愿书中写道:“我和我的同志们为了政治理念奉献了一生,并承受由此而带来的一切代价。……归根结底,我只希望后人记得我是一个好人,一个可以向世界宣告他敢于穷其一生追求自己的理想、要为人民创造一个更美好社会的人。究竟成功或失败,并没有关系,至少我做了努力。……”

李光耀和陈平是同一个时代的政治人物,共同点是两者都有强烈的政治理想,极力争取摆脱殖民地统治,不同点是政治手腕与信仰。在那个反殖的年代,李光耀和他的社会主义追随者所奉行的是通过社会改革来改善现状,在过程中以极端的手法来对付政治对手,使人们深感无助以致对政治冷漠;陈平和他的共产主义追随者则通过对抗的方式,演变成一场元气大伤的武装革命。1930至1989,马共从无到有,从有到无,成为上世纪新马史上信仰与悲情的代名词。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09月 19, 2014 at 3:30 pm

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

Join 825 other follower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