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美媳妇遇着恶家姑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4-11-26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4/11/142443.html

以上是巴西作家保罗•科埃略的名言,如果老吴(老番癫吴俊刚,以下同)领略其中的真奥,或许他就不必写这篇《丑媳妇终须见公婆》,急着为执政党的打压辨白,结果适得其反,他不小心在其中讲了很多真话。

先来批一批文字的部分,“丑媳妇终须见公婆”,这其中的甲乙双方到底指的是谁?“丑媳妇”是工人党吗?那么老夫妇的儿子怎么会看上这女人的丑呢?或许这妇人丑的不是样貌,而是品行?那又什么公婆当初不阻止,抑或阻止不了呢?又或许真正恶的是家姑……

素素认为老吴口吐真言,主要就是他说出精英与民间看法的迥异;或者说是执政党急,而民间不急,让行动党渐渐明白他们已经解读不出民意,与地面的意向相去太远了:

  • 工人党管理的市镇会管理问题一再浮现,但从报章的报道来看,该市镇的一般居民似乎并不十分关切。有居民甚至说,这不是居民的事,该跟进处理的是政府,如果发生了什么差错,也该由政府处理。持这种看法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但至少反映出部分居民,其实对市镇会的政治意涵仍然不甚了了。从政治角度看,这是更严重的问题,说明市镇会并没有完全起到预期的作用。
  • 所谓预期的作用,就是如负责为阿裕尼集选区基层事务提供咨询的人民协会特别顾问林文兴所指出的,市镇会当年成立的宗旨之一,是要赋予当选议员管理属下选区的责任。“这是刻意的决定,目的是测试他们是否能管理好市镇会。新加坡人有权要求得到更多选择,但若他们选择的是人民行动党以外的人选,他们必须确定这些人能管理好一个国家,毕竟每个政党的目标都是要赢得选举,组成政府。”现在看来,很多选民似乎并不作如是想。他们似乎只在乎支持一个国会里的反对声音。因此,波东巴西单选区的多数选民,二十余年一直支持詹时中,即使他并没有财力为区内带来新设施。后港单选区也是如此,即使最后该选区的市镇会出现了财政赤字。
  • 打从工人党市镇会风波一开始,就已有人把矛头指向政府,认为市镇会不应被“政治化”。持这种论调的人当然有意或无意忽略了当初成立市镇会的宗旨。但反对党显然很乐于见到这种论调的出现。对他们来说,最好就是回归建屋局管理的时代,回到议员不必管理市镇会的年代。这一来,他们就可以轻松过活,只须在国会里高谈阔论,完全无需为选区的管理负责。

阅读更多 »

官方的国族建构

leave a comment »

廖佩雯    2014-11-23
http://www.nanyang.com/node/664248?tid=490

当民众无法辨认政府和国家之间差别,当掌管政府的统治阶级汲汲营营在制造政治神话,企图神化新加坡菁英阶级想要民众熟记和认识的所谓新加坡历史时,一切可能推翻统治阶级的霸权论述和言说,都成了危害“国家(现任政府)的安全”的有问题内容了。

最近观看新加坡制作的节目,从电视剧、环境剧、综艺节目、时事新闻节目等,都围绕着“新加坡建国50”的主题在环绕。最明显的例子是电视剧《信约》系列:唐山到南洋、动荡年代,都采用了官方意识形态,来建构新加坡人的国族身分和认同。

在安德逊著作《想象的共同体》对于民族主义的分类中,明显属于官方民族主义的建构,而此民族型态,是与国家构连的。

虽然笔者身为新山人,每天观看新加坡制作的电视节目,但跳脱于新加坡官方统治的情境,对于电视节目宣扬的新加坡国族意识,仍然可以分辨。不过,这让笔者想起上个月在新山举办的自由电影节中,放映的新加坡禁片《星国恋》。

当时,数百名新加坡民众包车前来新山观赏,一度引起媒体关注,连新加坡媒体也越堤采访。主要是因为影片被新加坡政府禁映,才会受到新加坡民众的关注。此片后来巡回到马来西亚其他城市放映时,也遭政府禁映,理由是内容涉及马共。

而新加坡政府禁映的理由主要是内容涉及国家安全问题。笔者有机会观赏影片《星国恋》,内容主要访问自1960、70年代被迫流亡海外的新加坡异议分子,在流亡国外后的异地生活,和思念家乡亲人的深层感情。导演本身也强调,影片想要拍出流亡者的对新加坡的思乡之情以及对祖国的爱恋。综观影片的内容,完全没有任何涉及“国家安全”的问题。 阅读更多 »

缅怀过去,PAP60做不到公平,公正和民主的新加坡

leave a comment »

否极泰来    2014-11-24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4/11/pap60.html

往事只能回味,人民行动党已经创党60年了。这比SG50早了11年。SG50要怀旧,要缅怀过去的好日子,回想政治上没有人竞争的日子,这是多么美好的一党独大!哪里需要害怕网民的无中生有,处处提防社交媒体的暗箭。

时代改变了,所以行动党只能回想往事,害怕将来。心理上越是调整不过来,越是难过,越是害怕。归根结底,就是行动党60年来,根本就没有心把新加坡发展成为一个公平,公正,和民主的国家。

因此,很讽刺的在60周年纪念会上,竟然提出要与时并进的主张。在去年12月8日的党大会上推出“2013年人民行动党决议”,让宗旨与价值观更加与时并进?

2013年决议的六大重点是加强新加坡人的认同感、为所有新加坡人创造机会、维持开放又具同情心的任人唯贤制度、建设一个公平和公正的社会、制定以行动为主的民主机制,以及成为应对得当并负责任的政府。#1

这六大旧膏药,难道不是一个有责任感的政党的理想吗?

这六大重点,不是SG50的工作吗?不是新加坡信约的内容吗?这难道不是行动党这50, 60年来的拼搏目标吗?现在,行动党把这六大重点决议纳入党的行动目标,这意味了什么?往事只能回味?六十年一甲子,行动党希望回到从前,再来过,再重新出发,再拼经济,创造更多财富与人民分享?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11月 25, 2014 at 12:07 pm

国大“新加坡历史奖”的遗憾

with one comment

柯木林    2014-11-24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e4db230102v7av.html

单凭利用一种语文资料所写的历史,是不完整的历史。只接受英文撰写的新加坡历史,无异于只写了半部新加坡史,相信国大亦不希望我们只拥有半部国史。

过去两个月一直在国外,没有多大机会阅读本地报章。这几天有闲翻阅旧报纸,发现一则颇为显眼的新闻,标题是《国大设立奖项鼓励写新加坡历史》(《联合早报》,2014年11月14日)。

乍看之下,心中一阵欢喜。从此那些研究新加坡历史的莘莘学人,总算有“金榜题名”的机会。但细读新闻报道后,却又觉得啼笑皆非。新闻的内容是这样的:“配合新加坡明年庆祝独立50周年,新加坡国立大学推出首个鼓励人们撰写新加坡历史的奖项,希望以此加深国人对自身历史的认识和了解。”

名为“国大新加坡历史奖”的奖项,是面向全球的公开奖项,作品必须以英文书写,或者翻译成英文。作品可以任何时期的人事物为书写对象,可涵盖的主题也很广泛,但必须经过研究和资料收集,不能是文学创作……奖项预计每隔三年颁发(一次“历史奖”)……首个奖项预计在2017年底颁发……历史奖的主题不限于政治史,也包括军事历史、文化史、社会史,甚至是有关食品的历史等等”。

近年来,“新加坡历史热”正浓,所谓盛世修志是也。国大希望“新加坡历史奖”能吸引更多人进行历史研究,是一项提升大家对新加坡历史认识的计划,值得嘉许。然而,“国大新加坡历史奖”必须“以英文书写,或者翻译成英文”。这是此奖项的“游戏规则”,本无可厚非。但作为新加坡全国高等学府,而且奖项设立的目的是“鼓励人们撰写新加坡历史”,“以此加深国人对自身历史的认识和了解”,只接受英文书写,只能达到一半的目的。从负面上看,是否剥夺了不懂英文人士了解新加坡历史的权利?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11月 25, 2014 at 12:06 pm

底线?

leave a comment »

白马非马    2014-11-23
http://yennyhanaike.wordpress.com/2014/11/23/底线/

本来嘛,写了《瞎子摸象》《闻鸡起舞》之后,还是意犹未尽。今天在看了范晓琪的《守住底线》,更是骨鲠在喉——范晓琪要“守住”的这条“底线”,究竟是谁设下的“底线”呢?

当然,除了社会新闻,政治、社团、商业、娱乐等各类新闻,都会发生有人想利用媒体的情况。其实媒体与新闻人物之间离不开互惠互利的关系,但媒体必须守住维护公众利益的底线,才不会沦为他人的工具。

范晓琪说“媒体必须守住维护公众利益的底线”,卖花者赞花香,本来无可厚非。但是,在她的思维里,卖的到底是哪根葱,其实路人皆知。谁不晓得呢?什么是“公众利益”,横看竖看都只能是个幌子。不是吗?有了新加坡报业控股这个后台老板,她不“折腰”还行吗?

因此,我看不惯的,就是她的竟然敢敢大言不惭,妄言“媒体的这条专业及道德底线”,试想,从韦春花的《从报纸造谣说开去…》这篇论文里,所谓专业所谓道德,都成了妓女公然卖淫的牌坊。阅读全文»

深刻影响新加坡存在感的两大死穴

leave a comment »

文化长狼    2014-11-20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3f9e960102v8rt.html

但无论独裁者多么伟大多么英明,谁能保证后继的独裁者可以同样有料呢?而万一掌舵的是个庸才,这条船翻的可能会更快。再则,一旦新加坡脱离了李家朝廷,失去了李核心这股凝聚力,谁还有这个牛逼独裁得了新加坡?

身处各伊斯兰大小国家包围圈的小红点非常清楚自己的处境,除了想尽办法搞好邻居关系之外,也努力交一些大块头的远方朋友壮胆,当然,努力健身也一直坚持着。

但邻里关系不是你想搞好就一定能搞好的,大块头朋友也会远水救不了近火,而努力健身的作用大家都心知肚明,最多只是秀秀肌肉。

二战以来,新加坡从贫穷落后和种族暴乱等艰难的环境中挺了过来,看准了时机跟对了老大,最终也让自己混的挺滋润。

但危机感和忧患意识在这个弹丸小国始终游离着。对远方大块头朋友的依赖和信任,并不足以让小红点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真正发生问题的时候,谁才能帮上忙都难说。二战时期随着日军的入侵,仅仅两个星期十三万英军就成了日本人的俘虏,被送去开矿修铁路,这样的画面新加坡依然记得。

这么多年的锻炼,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让小红点成熟了也世故了,在危急和压力之下不得不练得越来越狡黠,可以在各种风浪之中见风使舵。

即便如此,想在日后继续一帆风顺的航行,对于新加坡这条小船来说绝不容易,而其中更有两大死穴,点与不点都能让执政者大伤脑筋。

这两大死穴就是独裁和人口政策,据我分析这两个方面将非常深刻的影响到整个新加坡社会的存在感。

我们来略微谈谈。
第一,关于独裁。
有人也许误会说,先在都时髦“要民主真普选”,继续独裁会断送新加坡的未来,不错,这是大势所趋无法避免。但对于新加坡来说,却没有什么资本赶这个时髦。事实上,离开独裁,新加坡就碎片了。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11月 24, 2014 at 3:00 pm

读《李光耀争取合并的斗争》再版序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4-11-23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3203

BattlerMerger Cover1、“有关合并、我们在1965年被逐出马来西亚,以及我们挣扎求存的故事众所周知。较鲜为人知的是1961至1962年这个关键时期,人民行动党政府的地位岌岌可危,以及新加坡前途未卜的情况。这是一段值得再次阐述的历史故事。 ”

新加坡被逐出马来西亚之说是李光耀版本的历史。这一个说法是把合并失败的历史责任嫁祸吉隆坡的马来人,从而模糊李光耀在这一政治过程中的偷鸡摸狗勾当。

坊间有不少文献提出另类解读,其中一个说法是马来西亚期望吴庆瑞或者林金山,两位受到吉隆坡尊重和信任的内阁,取代李光耀的新加坡总理职位,以舒缓新马的紧张关系。按这一个说法,新加坡是自愿选择退出马来西亚,因为李光耀要继续担任新加坡总理。既是自愿的选择,又何来会有被逼退出马来西亚之说?

一段真实的历史可以作为这一课题的注脚。当新加坡是马来西亚一州之际,李光耀依旧保留新加坡总理的职位称号,虽然,正确的职位称号是新加坡首席部长。对此,东姑无奈的说,一个国家有两位总理是一个反常现象。

2、“透过与马来亚合并争取独立,向来是行动党的政纲,我们是在这个基础上于1959年当选。我们需要合并以继续生存。我们需要共同的市场、连接马来西亚腹地,以及得到诸如水源等基本供应。一个主权独立且能独自生存的新加坡,是个尚未普遍的观念。 ”

历史现实是,战后的新加坡被隔离马来亚是英国人的政治盘算,新马华人都反对这一项决定。因此,通过与马来亚合并争取独立是新加坡从政者的共识,没有人提出异议,既便是共产党也是赞成新马一家的政治体系。所以说,试图暗示其他人都反对,只有李光耀要合并的论述是不正确的,具误导性。阅读全文»

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

Join 892 other follower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