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批判李光耀是一种罪?——反思大马华裔的新加坡崇拜

leave a comment »

何海其       2014-4-22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260891

最近喜闻一位新加坡的大学同学李慧敏当上了作家,她酝酿许久的第一本书《成长在李光耀时代》终于出版。这本书探讨的主题,我以一句话总括(未必精确):在李光耀的高压统治下,新加坡“顺民”的恐惧与失落。

这肯定不是新加坡的第一本批判性著作,但是要出版此类书籍,还是必须要有相当的勇气,原因很简单:新加坡并不是一个完全自由的国度,批评政府要承担一定的风险。

著作出版之前,慧敏问我能否借力大马媒体宣传新书,我当即向她推荐了《当今大马》。尔后,《当今大马》如实在网站上刊登了书中的序文,并在其面子书上同样发了一贴。始料未及的是,许多大马网友读了序文的反应竟然是指责慧敏无视新加坡今天所取得的成就,对李光耀的政策吹毛求疵,怪罪她身在福中不知福、极尽无病呻吟之能事,更有一些偏激的网友建议她如果不认同新加坡政府的政策方针,那就移民算了,不要“靠北靠布(闽南语,意思是哭父哭母)”。网友视作者为一个对李光耀大不敬的黄毛丫头,要知道没有李资政哪会有现代新加坡!

当初我毫不犹豫地向慧敏大力推荐《当今大马》,本来是希望她能通过这个首屈一指的时评网媒作为宣传平台,与所有具备批判思考能力的广大网友分享她的想法。可是看了面子书上的留言之后,我不禁哑然。 阅读更多 »

作者 xinguozhi

04月 24, 2014 at 9:32 pm

那个老Uncle和老Aunty

有一条评论

三本太郎     2014-4-23

敬语脸书的友人刘先生就《联合早报》的一篇关于韩国人的“敬语”与“半语”的用法报导做出了感言。

我也有感而发,趁午餐时间,就东拉西扯,说一说这个“敬语”的语言文化在新加坡“失语”的一些严重现象。

用“敬语”与人沟通本来就是我们华人最古老的传统与价值观。

称呼人“您”就是最基本的敬语,遇到陌生人则用“先生”、“小姐”、“太太”、“女士”等敬语更是非常重要的敬语方式。

老外平时都以此“行礼如仪”,甚至说话中多以“请”字带头。

英文文法中有些“提问动词”也有指定的“敬语”,如could, shall这些词,could, 除了可用为can的过去式形态,它更是敬语,例如说could I have this 和 can I have this?就给听者感觉很不同。要向人家求助,用could, 成功的机会比较大,而很多时候用can时,换来的可能是对方的一张臭脸。

可惜我们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越发欠缺这方面的素养,导致我们生活素质越是“文明”的同时,人品修养越是恶劣,进而动辄口出恶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越发接近野蛮人一样的粗俗不堪,这是新加坡人最严重的人文素养的最根本问题。 阅读更多 »

作者 xinguozhi

04月 24, 2014 at 11:22 am

发表在 文化

Tagged with , , ,

理想的年代:新加坡与长凤新(二之二)

有一条评论

从夜暮到黎明       2014-4-22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4/04/blog-post_22.html

银星艺术团到新加坡

《华侨日报》报道了1966 年香港银星艺术团访新的盛况:“一连演了十场,剧场三千四百座位无一空置…每晚平均还有两千人站在四周欣赏节目, 台下一致好评” 。显然银星艺术团的演出非同凡响。

银星艺术团访新。图片来源:子宇-电影的理想年代

至于怎么会有“两千人站在四周欣赏节目”呢?国家剧场依山而建,无支撑的天蓬下是开放式的剧院座位,晚上凉风习习,还有风叶虫鸣为伴,是个结合艺术与大自然的民间结晶。由于剧场三面只是由矮锌板围住,当年我们坐在山上的石阶上或在铁板的缝隙间,就可以免费观赏舞台演出了。

民间集资,依山而建的国家剧场

国家剧场内观。坐在后面皇家山山坡上看演出也是一件乐事

1963年银星艺术团访问新加坡,与时任总理李光耀合照。
前排左二起 唐纹、向群、苗金凤、白茵、梁慧文、陈绮华、嘉玲、江雪、王葆真、石慧。后排左一起 丁亮、关良、周聪、陈文、周康年。后排右三 廖一原。图片来源:子宇-电影的理想年代

《南洋商报》(1966年4月16 日)对银星艺术团的演出评价,认为银星艺术团除了有高水准的“民族表演”之外,背后还起着明星效应。虽然新加坡观众表示有些表演节目早就被本地观众看腻了,但是由这些职业艺人演起来,就是有不同凡响的感觉 。银星艺术团的贵族般的票价,竟然能够场场爆满,依靠的正是本地观众对于“左派”电影明星的爱戴。

在1960年代,新加坡以时任总理李光耀为首的内阁团队正致力于打击左翼分子。在这个积极打压左翼的非常时刻,竟然批准国家剧场邀请以长凤新为班底的银星艺术团访问新加坡,“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毛主席,爱人民,他是我们的带路人”,难道不怕这个间接代表新中国的文化使者所引起的“反面”效应吗?阅读全文»

相关链接:

理想的年代:新加坡与长凤新(二之一)

其实,中国人和新加坡华人差异很大

leave a comment »

饱醉豚      2014-4-20
http://jianshu.io/p/37d4257969c6

虽然中国人和新加坡华人都是华人,有很多共同的传统文化,但是,隔阂还是很多。

一个四十五岁的中国人和同龄新加坡人聊起小时候看的电影。中国人小时候看过的《闪闪的红星》、《渡江侦察记》、《智取华山》、《白毛女》、《奇袭白虎团》、《上甘岭》、《智取威虎山》、《红灯记》,新加坡几乎没人看过。他们小时候看的电影,你也基本上没听过。

你说起小时候唱的歌,《让我们荡起双桨》、《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学习雷锋好榜样》,你的新加坡朋友可能没有一个人知道。中老年中国人非常熟悉的苏联歌曲——《喀秋莎》,《红莓花儿开》,《茫茫大草原》,《三套车》,对新加坡人来说也很陌生。

你小时候熟悉的英雄模范,雷锋,焦裕禄,孔繁森,赖宁,在新加坡没人知道。你从小背诵过很多唐诗宋词童谣,你发现大多数新加坡人都不会。

有记者问一些新加坡人:你认为中国政治地位最高的人是谁?大部分新加坡人以为是温家宝。原因是:1、温家宝经常上电视。2、温家宝是总理。(这显然是用新加坡的制度套到中国头上了)。

大约十年前,有一个关于新加坡人对中国了解程度的调查,其中有一张照片是周恩来,问这人是谁,绝大多数人认为他是中国的电影明星。

一些年轻的新加坡人可能会问你这样的问题:你们中国几年大选一次?你们中国是否也跟新加坡一样,反对党总是输给共产党而导致共产党一党独大?如果你们骂习近平,也会以诽谤罪被告上法庭吗?阅读全文»

作者 xinguozhi

04月 24, 2014 at 11:17 am

读李叶明的《我是谁》

with 2 comments

李莫愁      2014-4-23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4/04/141624.html

这会儿李叶明的文章显着减少了,原因无他,就是他找着金主,在国大开了家酒楼,闷声大发财去了。中国人相信“人离乡贱”,这种不安全感几乎是天生的,到了一个新地方总是要搞搞震,弄点声音出来,希望藉此能吸睛,然后攀权附贵。幸运给那家伙找着主儿了,才能settled下来。同样的人,我可以再举一例,就是最近有个叫纪赟的人,也常在报纸上写文章,虽然言不及义,有时也托托新加坡人的大脚、骂骂李叶明,其实他跟李叶明没什么两样(心态、办法上),大家走着瞧好了。

周兆呈和李叶明都认为这里人自我介绍是“新加坡人”,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周说:“这种意识的表达也可以有更成熟的处理,更平和地看待和非新加坡人相处的公共空间,在需要自我介绍的时候,除了自己的国家身份之外,显然可以有更丰富的内容。 ”李认为是脱裤放屁,他说:“不过这样的介绍,对主讲者来说就显得有些多余。因为他们来新加坡演讲,自然认为面对的是新加坡人,除非有人说他不是,否则都会被认为是。而台下有这么多新加坡听众纷纷强调自己是新加坡人,这多少有些突兀。也许是相对内敛木讷的新加坡人,大多不愿意在公共场合多介绍自己,于是选择效仿第一位‘我是新加坡人’的介绍来一笔带过。”

初看好像有些道理,还掺进“排外情绪”,要掰还是能够掰的。然而,很多现代国家的人都会不吝自我介绍:我是英国人、我是澳大利亚人或者我是美国人……甚至更准确一点:我是亚裔美国人,以示我代表的是某一种文明的存在。同样在大中华圈两岸三地,台湾人已经会自我介绍:我是台湾人,以台湾为傲,说的是台语,不是闽南话。香港人对大陆人的厌恶,相信也会越来越多:我是香港人。惟独大陆人,到了别人的地方,“相对嚣张张扬的中国人,大多不愿意在公共场合介绍自己就是中国人”,个中的原因不说大家也知道。 阅读更多 »

作者 xinguozhi

04月 23, 2014 at 9:05 pm

不接受中文支票的银行应该改名吗?

leave a comment »

科技达人      2014-4-22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196

既然不想再浪费资源倒贴处理带着中文字的文件,那就把自己的招牌换掉吧!免得看似比较有钱的红毛人误会它还是华人银行.

OCBC

那一年,一位顾客对我说,有本地华人开办的银行拒绝让人在支票上签署中文名,他们强制客户必须改用英文签名。

在那个时候,听闻此事时虽然无凭无据,但相信这位顾客说的事是真实发生过的,所以,对于只是起符号作用的签名竟然不准使用中文,心中其实有一股气,这是一种悲愤交加的气愤,但压抑着,因为我深信君子如果要报仇,50年也不会迟。

反正现在已经没有武林,也没有江湖,还报什么仇?现在人们做事都只谈报酬……

多年以后,本地开始大量引进更多来自中国的客工,那个时候,因为估计到中文的使用机会会更加普及,所以,认为华文式微的趋势能被缓一缓。

当时,我卖电脑给一些公司时,他们会计部门的员工的电脑旁,通常依然搁着算盘。阅读全文»

作者 xinguozhi

04月 23, 2014 at 9:02 am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Tagged with , ,

好“扯”?!

leave a comment »

白马非马       2014-4-22
http://yennyhanaike.wordpress.com/2014/04/22/好“扯”/

吹绉一池春水,原来石头还没有丢下去;激起的千层浪,竟然只是风儿的一场调皮。警方今早发文告说:“要在6月8日于义安城举办菲律宾独立日庆典活动的‘菲律宾独立日新加坡委员会’,尚未向警方提交活动准证的申请,也还没与当局分享活动细节。”

现在,不晓得严批“新加坡的耻辱”的李总理,是否回过神来?原来他射进坡人心坎中的利箭,竟然是那么无厘头——因为,这群被他尊崇的客人,竟然不晓得什么叫做“尊重”,不仅是喧宾夺主,把乌节路看成“鸠巢”,还不把新加坡的法律放在眼里。

其实,我多么期望菲人的“盛举”能够如期举行。那么,接下来有什么节日,新加坡人就可依样画葫芦,在网上号召一下,就可顺心如意。那时候,想在珊敦道看月圆,庆祝中秋节就庆祝中秋节;想在西海岸、东海岸抛粽子,和海涛一起过端午惦记屈原,也行。

不过,看起来这只是一个美梦。呵呵,梦做不成不要紧。问题是,接下来警方是如何解开这个僵局?是让“菲律宾独立日新加坡委员会”顺利的在乌节路举行,解除“新加坡的耻辱”来让李总理高兴?或者会为了未来的“印度独立日新加坡委员会”、“中国独立日新加坡委员会”、“缅甸独立日新加坡委员会”、“孟加拉、巴基斯坦、泰国、马来西亚….”等等等等委员会此起彼落,年年月月为了新加坡的天空涂鸦、导致警方疲于奔命而慧剑斩“情”丝,不给李总理面子,让喜庆无疾而终?阅读全文»

作者 xinguozhi

04月 23, 2014 at 9:01 am

加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

Join 698 other follower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