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没常识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4-12-2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4/12/142529.html

“没知识也要有常识,没常识也要看电视”这句顺口溜在新加坡不适用,因为主流媒体的记者在报道有关执政党选区新闻的时候就会突然弱智(不知媒体的采访主任有何辨白?)。

反过来说,遇上在野党选区发生“事情”的时候,他们又突然灵光一闪,能够联系过去未来,不惜务虚,推理出一大套道理来;他们认为“没有人知道真相——这才是真正的问题。”这错综复杂的问题背后有太多“也许”,令人怀疑背后是否有更大的问题……纸包不住火……

【武吉巴督鼠患】

这几天主流媒体热衷于报道捕鼠的热闹,甚至让本该道歉的四个部门口出狂言去指责民众:

建屋局、国家环境局、农粮兽医局及裕廊市镇理事会昨天联合回复媒体询问时说,造成鼠患的主要原因是自去年底,有人随意在山坡周围喂食流浪狗,遗留的食物吸引了老鼠并刺激繁殖。联合答复中指出,防止随意喂食野狗和控制鼠患的措施推出后,老鼠繁殖的情况“得到控制”,但由于随意喂食流浪狗的根本问题仍旧存在,鼠患问题在近几个月卷土重来。当局已加强灭鼠力度,并进一步控制流浪狗。

却没一人去思考鼠患代表什么样的威胁?为什么会在这么多监管机构眼皮下发生?为何不能防患于未然,地方政府在睡觉吗?这样大规模捕鼠要花多少钱?最后由谁埋单等等问题。

我在过去的文章已经讲过,现在的官方机构都是奉行“无complaint无做工”,甚至是“少complaint还是无做工”的情况。本来是要“为人民服务”的,现在在很多选民眼中都变成区中的大bully,by-law设立一条又一条,遇到“自己人”可以无睬当没看见,遇到“对手”也可以小题大作。

最好笑是武吉巴督地铁站附近属裕廊集选区,而李智陞次长正好坐镇该区。他不是很关心全国市镇会的管理手腕吗?他对在野党选区市镇会的报告感到吃惊,那么对于自己集选区内的鼠山又吃惊到什么程度呢?

根据国外经验,地铁站附近不可以设餐饮店,理由就是会像纽约地铁那样(纽约地铁鼠患长达数十年历史 灭鼠收效甚微),有一天老鼠会进入车厢,跳到乘客的身上。而政府放任地铁公司建零售店,吸引大批快餐小食店入驻,收入据苏碧华说是比车票还多,那问责该停在哪儿呢?

我就说这么多,让有常识的读者去推理。 阅读更多 »

重新检视新加坡“争取合并的斗争”

with one comment

傅树介    译者:伍德南    2014-12-10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2/10/重温新加坡争取合并的斗争/
英文原文:http://asiapacific.anu.edu.au/newmandala/2014/12/03/singapores-battle-for-merger-revisited/

(按: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网站《新曼达拉》(New Mandala)邀约傅树介医生撰写一篇有关新加坡的文章。傅医生写了本文,于2014年12月3日在该网站刊登。)

合并课题

2015年是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的50周年;在并入马来西亚联邦将近两年(从1963年9月16日至1965年8月9日)后分家,这标志这个岛国独立了。当年,在实现合并后,英国殖民统治者正式放弃控制新加坡防务、外交事务及内部安全的剩余权力,而将之移交给新成立的马来西亚联邦。除了日治时期(1942—45年),新加坡受英国以直辖殖民地方式统治了120年,并于1946年从马来亚被分割开来,新加坡人民是渴望跟马来亚重归统一的。

不过,李光耀的人民行动党政府跟马来亚联邦政府的东姑阿都拉曼所达成的合并方案,却遭遇彻底失败。因此,令人难以理解,建国50周年的官方庆祝活动,行动党政府竟会选择高调宣传李光耀在任总理时,于1961年9月13日至10月9日发表的电台12讲;讲稿后来以《争取合并的斗争》一书,结集出版(1962年)。这本书于2014年再版,除了官方大肆宣传,别无深层新意。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及内政部长张志贤准将在再版发布会上,强调行动党推动1963年合并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当时,新加坡必须作出重大的决定。一个错误的决定将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而今天的新加坡可能还在设法摆脱其可怕的恶果。

[摘自: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及内政部长张志贤准将在《争取合并的斗争》再版发布会上的演讲。]battle for merger combined

1963年的合并是个错误的决定,反对党社会主义阵线事前已预见其灾难性后果。我们要跟马来亚重归统一,但并非按李光耀所争取的条件,那样的条件根本行不通。他们没有处理根本的族群课题,马来亚和新加坡处理的方法不同。主宰马来西亚政坛的执政党“华巫印联盟”,是族群本位政党的联盟。联盟政府通过《内部安全法令》(内安法)来控制新加坡,该法赋予不经审讯可进行拘留的权力。行动党又接受少过按人口比例应得的国会议席,因此削弱了新加坡在联邦政府的代表权。

李光耀硬指我们“反对合并”是因为害怕被马来西亚首相东姑逮捕和不经审讯拘留。我们反驳此说,并宣告社阵领导人情愿在合并前被捕入狱。同行动党的建议相反,我们坚持要求新加坡人民跟其他马来西亚公民享有相同权利、负相同责任。如果不废除内安法,新加坡在劳工和教育方面的“自主权”根本毫无意义。 阅读更多 »

“不好好念书,就去当老师”

leave a comment »

联合报/林以君    2014-12-19
http://udn.com/NEWS/WORLD/WOR4/9139296.shtml

新加坡幼稚园业者透过人力仲介到台湾大量召募师资的新闻,让我想起两年前两位在新加坡工作的台湾老师说过的话;她们说:“我亲耳听到家长教训孩子时说,‘你再不好好念书,以后就去当老师’。”

两位年轻老师教中学,讲起在新加坡当老师的甘苦,有些情绪,她们的反应让人体会到,那是一份薪水普通而社会地位不高的“工作”,不是让人可以实现自我、彰显生命价值的“职业”。

她们或许只是个案,但部分新加坡家长对学校老师的态度并不像其余华人社会那般“尊师重道”,原因可能来自于新加坡是菁英治国的社会,对于“职业”自有归类方式。

新加坡今年大力鼓吹“行行出状元”,在此之前,社会认定最优秀人才当医生、律师、会计师,接受双语、多文化刺激的优秀大学毕业生更是跨国公司或连锁企业总部抢着要的人才。当新加坡人才不足时,就向国外争取。

新加坡引进的另一类人力资源,是较少本地新加坡人愿意担任的工作,例如清洁人员、建筑工人。把“老师”归类到新加坡人不愿意做的事,虽不尽公平却是部分事实。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12月 20, 2014 at 11:59 am

发表在 教育

Tagged with , , ,

武吉巴督鼠患 又一次画地为牢的人祸

leave a comment »

科技达人    2014-12-19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913

目前还没解决的武吉巴督鼠患地点,离公司并不远,搭地铁的同事们都很清楚那个“鼠山”的位置,所以大家都关心这个话题。

《孤独星球》推荐新加坡为明年全球最佳旅行国,说不定“鼠山”将会成为游客必到之处……

《新明日报》在回应FB读者要求报道这次的鼠患问题时,用了一种少见的无奈口吻,只因为这个鼠患问题其实《新明日报》是已经报道多次了。

之所以说这次也又是一次政府部门画地为牢的人祸,只因为没人会想到地铁站旁的这个地点,负责管理的政府部门竟然不是NEA或LTA,反而是HDB,也就是说推来推去了很久之后,其实还是市镇理事会应该负责。

就如之前政府自己已经决定成立跨部门的一个统筹单位来负责公共地点的草地管理与垃圾问题一样,野生动物问题也必须用同一个模式来解决。

媒体的报道显示这个地点的鼠患不是因为附近的饮食场所,而是有假厉害的好心人每天喂养野狗所制造出来的问题。

就在这个负责的单位还没搞清楚状况还没真正大展拳脚时,已经变得异常严重的鼠患问题终于又让政府部门之间处理问题的不积极一面公诸于世。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12月 19, 2014 at 9:57 pm

发表在 政府行政

Tagged with , ,

傲慢·自卑·盲——台北的新加坡情结

leave a comment »

潘婉明    2014-12-18
http://www.pfirereview.com/20141218/

台湾社会对新加坡的肤浅认识,是面对中国崛起而映照出自身渺小后,出于某种内在自卑和焦虑的姿态。放眼东南亚,台湾其实最看得起新加坡,因为它富裕、法治、有秩序。这些都是目前台湾所匮乏的,所想要谋的出路。但一个民主转型有成、区域国家争相取经的民主政治楷模,要完全放下身段学习新加坡这么个一党专政的小国,似乎有点难堪。说白了就是羡慕、嫉妒、恨!

台湾的九合一选举在上个月底落幕,选后绿色版图增加不少,不过整体选举结果并没有太出乎意料,即便是备受触目的台北市长选战,虽热闹扰攘,也徒有话题,没有惊喜。

台北市是资源丰裕的首善之地,其市长职往往是入主总统府的前哨站,然本届市长选举的主要竞逐者,都是几无从政资历的“政治素人”,既有强势空降的官二代,又有拒不入党的墨绿医师,两人之间甚至有过医病关系,这本身就话题十足。

尽管柯文哲宣称是非蓝非绿的白色势力,但绿营从最初的“礼让”到一路力挺,这场选战显然没有超出蓝绿框架。国民党败选固然值得志庆,但在造神之下高票当选的无党籍名医,其言论、人格特质及菁英姿态,却也很令人感到不安。果不其然,选后三天自称“超越蓝绿”的柯文哲接受电台专访时,就没头没脑地发表了“八年内超越新加坡”的宏愿。(同日接受《自由时报》专访时,更忘形地重申“八年内‘干掉’新加坡”。)

此话一出,引起许多有新加坡经验人士“吐糟”,列举台北更优越于新加坡的种种,以及台北不宜借镜新加坡的理由,其中也不乏讥嘲文,假设台北“超越”了新加坡之后所发生的变貌和倒退。而新加坡方面则普遍冷回应,展现出自信,或许也有不屑。 阅读更多 »

换政府?你准备好了吗?

leave a comment »

李叶明    2014-12-17
http://www.sgwritings.com/45/viewspace_55126.html

应该问一问的是选民自己,我们是否已经准备好让工人党执政?如果真的准备好了,那换政府就换政府吧。民主社会总会有那么一天。怕就怕选民还在认为,最好的投票策略是投给反对党,以便让行动党做的更多、更好。

日前,李显龙总理在人民行动党干部大会上称,来届大选将是一场极其严峻的决战,大选决定的不只是反对党拿下多少国会议席,而是攸关谁将组织政府。因此他告诫全党不能轻敌,呼呼党员要努力为行动党发声,深入基层,了解民心,争取选民的支持。

这番话,不但被认为是大选即将来临的信号,更像是吹响了战斗的号角。不过对于总理把来届大选形容为“决战”,称其攸关谁来执政,很多网民却不以为然,认为总理夸大了工人党的实力,有的干脆以“危言耸听”来形容。

《联合早报》社论则认为,总理的这番话不是危言耸听。该文以其国际视野,列举了不少国家发生突变,很多老牌执政党意外败选的事实,证明危机是真实存在的。不过,这篇社论的题目是《国人须有忧患意识》。什么叫忧患意识?简单说,就是居安思危。可是在我看来,居安思危和危言耸听,除了在褒贬上明显不同,两者对现状的基本判断却是一致的,那就是认为还算安全,没有太大问题。

行动党到底领先多少?

上届大选,行动党虽然丢掉一个集选区,得票率也明显下滑,但还是占60%之多。这个成绩在很多国家可算是大胜了。再看赢得的议席,行动党有81席。后来榜鹅东补选丢掉一席,剩下80席,可是与工人党的区区七席相比,还是占有绝对优势。这也是多数舆论认为,反对党要想在下届大选扳倒行动党,几乎没有可能的原因。

既然如此,那李总理的决战一说,岂不真成了危言耸听?

可我不这么认为。稍微分析一下上届大选的结果,其他多个反对党表现并没那么亮丽,有的得票率甚至出现下滑。只有工人党,除在堡垒选区后港大获全胜,在阿裕尼集选区赢的漂亮,在其他参选的所有选区,工人党的得票率也均超过41%;其中,如切单选区仅以微差落败。若是单以工人党参选的选区来比较,此长彼消,行动党的得票率就不是60%了,其对工人党的领先幅度会大幅缩水。

尤其在后来具有指标意义的榜鹅东补选,工人党派出的是在上届大选中落败,得票率在所有工人党候选人中排名垫底的李丽莲。结果,李丽莲在补选中出人意料地以得票率超出对手近11个百分点的傲人战绩胜出。阅读全文»

鄙之报道

leave a comment »

杨君伟    2014-12-18
http://blog.omy.sg/dannyyeo/archives/7362

(可点击图像放大阅读)

好精彩,难得看到一篇这么bitchy的报道,呵呵!
喜欢有态度的报道。
这也许是传统媒体跟上社交媒体表达立场、情绪的方式。

陆交局推出了一个很废的手机应用程序。

让你知道哪里有德士,但无法叫德士。

德士司机可以知道哪里有乘客,但故意不载。
Taxi-Taxi@SG只是凸显新加坡德士服务的问题,没有解决问题。
瞧,报道中的态度多有趣。

例子1:应用程序下载次数超过6000,但据记者观察,使用的公众寥寥无几。
例子2:陆交局向来致力于探索创新方案解决各种交通需求,不过受访乘客认为,新app犹如隔靴搔痒,未能真正解决供需失衡问题。
例子3:德士司机指出,他们可获知乘客位置,但可以选择不去,在附近徘徊,乘客不耐烦时就会电召德士,他们就可赚电召费。

这是事实,这才是民声。

Written by xinguozhi

12月 18, 2014 at 9:20 pm

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

Join 911 other follower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