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鸡蛋因果

leave a comment »

白马非马    2014-10-22
http://yennyhanaike.wordpress.com/2014/10/22/鸡蛋因果/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就像一幅太极图,在阴阳之间互相契合,无始无终,毫无缝隙。你明知道它总是周转轮回,却怎样也得不出孰先孰后的答案。然而,因果却不一样,开什么花,结什么果。从来没有听说过先有“果”,然后才跑出“因”来的。

但是,今天读了博客学者李国樑在自己网页《陈剑“左派”身份的考究(文章转载)》底下的一则留言的一小段话,心灵的那种震荡,真是难以描述。李先生说:

……它也使我想起曾经在政府部门生活的日子。这类先锁定结果,再找出有利的证据的“因果关系”(cause and effect)是惯用的技巧……


我怎样苦思冥想,就是找不出“先锁定结果,再找出有利的证据”的逻辑来吻合“因果关系”。照常理说,先得到了“有利证据”之后,“结果”就是“必然”而无须“锁定”的。那么,“先锁定结果,再找出有利的证据的”说法,或许,应当称之为“果因关系”才恰当吧?

那么,在取证的时候,是否就会为了已经锁定了的结果,再“制造”出有利的证据来达到预期的“结果”呢?

这就让我想起了“芳林撞期事件”充满了让人不解的猫腻。人家说:“既生瑜何生亮”,公园局为什么如此愚昧的先后批准了“冰火不相容”的两造在同一个地点、同一个时间撞期?而且,公园局局长等人,为什么就会适时的出现,并且当场立即“取消”鄞韩组合的合法准证呢?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10月 23, 2014 at 10:46 am

从何光平的演说谈起

leave a comment »

潘耀田    2014-10-21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4/10/50-22.html

昨天在《联合早报》上看到了标题为《何光平:未来50年行动党要连续执政不容易》的新闻报导。

何光平除了家世显赫(一家都是社会闻人,父亲何日华更曾经是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所倚重的属下之一),社会地位显著——既是自己创办的新加坡管理大学董事主席,也是跨国公司悦镕控股的执行主席。早年所涉及的政治活动,遭遇更使他多了一层传奇色彩。

有关报导引述何光平以“纳丹访问学者计划——新加坡研究”身份,主持“新加坡的未来”系列讲座的第一讲(主题是政治与治理)里的讲话。

(根据报导)“他在一个小时的演讲中,除了分析行动党是否能继续保持一党独大,也谈到对政治,社会以及文化演变的期待,批评了公务员制度内部僵化的风险,并分享了对年轻一代主动表达诉求的观察。”

何光平对新加坡的政治局势有很精到的见解,和日前前外交部长杨荣文在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演说相比,或许由于身份,角度的不同,除了仿佛有点前后呼应以外。比杨荣文的“旁观者清”,何光平似乎更为“旁观者清”。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10月 23, 2014 at 10:31 am

短评“星国恋”(To Singapore, with Love)

leave a comment »

静 . 视 . 界    2014-10-14
http://ja-jin.blogspot.sg/2014/10/to-singapore-with-love.html

我本来对《星国恋》是兴趣缺缺的,但是,新加坡禁播,台湾目前在“台湾国际纪录片影展”,也只播放两场,算是应BT要求,而去看的。不得不承认:好看。(本周五10/17还有一场。)

洪瑞钗是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一位,他的丈夫丘甲祥因为担任工运组织者陈华彪的辩护律师,被追究、缉捕。洪瑞钗本身是位医生,因为担心当时的男朋友——丘甲祥被捕,决定要结婚,“至少到时候我可以去看你”,刚开始她是这样的面貌出现在片中的。

流亡英国之后,费了很大的力气,再度取得医生资格,开始在英国行医。起初她内心怀抱着为新加坡人看病的希望,让她无法用一视同仁的心态去看英国病人,当差别心逐渐消退时,背后的人道精神浮现,她甚至从同为难民的角度前往巴勒斯坦行医、募款,甚至成立组织救援。

丘甲祥已经过世,在片中是透过洪瑞钗的描述及照片呈现的,他自弹自唱的创作歌曲,将丘甲祥活生生地留下来了,他的声音唱出了平常不轻易表露的情感。他的母亲曾经敦促他回新加坡,然而他却在信中告诉她的妈妈:“有钱不代表什么,重要的是灵魂。我什么都没有了,但我仍保有灵魂。”

如同这部片的英文“To Singapore, with Love”,想想要有多少“爱”,才会愿意冒着与家人分离、坐牢、流亡的风险,争取点什么?至今这群人仍然有家归不得,就像台湾早期的黑名单(只不过新加坡政府倒不至于枪毙这些人)。《星国恋》的禁播,正说明新加坡虽有“民主选举”,但却没有言论自由。洪瑞钗在最后也感叹,或许是他这代努力不够吧!但是至少他们曾经尝试过。

不知情的人,总会问我为什么不跟BT去新加坡呢?以为我没跟去过。稍微知情之后,又会问为什么搬回来呢?“无聊”是以个简单快速的回答。稍微深层一点就是说新加坡是“楚门的世界”——一个无尘无菌的美好国度。

《星国恋》就是在讲述已经被新加坡政府剔除的“尘埃”与“细菌”,没有异议,所有媒体(皆有官股成分)的报导一片繁荣与进步。人家说“画龙点睛”,新加坡似乎就是缺了这笔。

Written by xinguozhi

10月 21, 2014 at 9:57 pm

当代语境

with 4 comments

殷素素     2014-10-19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4/10/142307.htm

写议论文最怕找不着……或者说掌握不到议题的重心,结果全盘皆输。叶鹏飞的这篇《历史语境的政治现实》给我的感觉就是如此。他说:

“历史语境”不一定能决定历史的是非判断,但多少可以让人对特定的时空环境,抱有更多的同情理解。


所举的例子是1968年,美联社摄影记者亚当斯(Eddie Adams)拍下代表亲美南越国家警察总长阮玉鸾少将当街用手枪对准头颅,击毙被捕的越共——阮文敛。然后叶鹏飞写道:“阮玉鸾后来移居美国,并于1998年死于癌症,享年67岁。亚当斯因自觉《西贡的处决》诋毁了阮玉鸾的声誉,亲自登门向阮的家人道歉。他在《时代》周刊发表的悼文说:‘我因为一张一人枪杀另一人的照片而在1969年赢得普利策奖。有两个人在照片中死去:吃了子弹的人和阮玉鸾将军。将军杀死了那个越共;我用相机杀死了将军。静态的照片是世上杀伤力最强的武器。人们相信它,可是照片会撒谎——就算是不经伪造。照片只是部分的真相。’”

如果要商榷的话,这是“当代语境”还是“历史语境”?当年反战人士要呈现给国人的就是战争的残暴,一张照片胜过千言万语,所以当时Eddie没有道歉,还很荣幸地得了新闻奖。而后来越战也结束了,时过境迁几十年后,Eddie的登门道歉是多一层人文的关怀,对当年的事件多一重的补充,中国人常说的“一笑泯恩仇”,绝对是“当代语境”,是一种应该受肯定的文明做法(现今的行动党高层有否学到这种襟怀?)。至于阮玉鸾有多少怨怼、政治立场如何,当街枪杀双手被绑的囚犯就是野蛮行为,为《日内瓦公约》所不容,这是毋庸置疑的。

杨荣文说:“以前维系着等级制度的元素包括无知、虚伪、仪式(ritual),以及选择性提供消息和假消息。这些造成隔阂的元素正因资讯科技而受到冲击。”——看来叶鹏飞这篇文章恰好就是范文。

如果要追溯《争取合并的斗争》12讲的“历史语境”的话,首先就要问这“12讲”这么多年来,为什么Harry李都不特别提及,why now?答:因为以前这是被李光耀视为的“漏气之作”;如此大费周章要争取合并——李显龙还记得儿时父亲准备这“12讲”时是如何“超人”!——结果就在瞬间被踢出马来西亚,落得在电视摄像机前掉泪的丑态。一个心高气傲的“政治伟人”——甚至最近美国副总统拜登说错话,称他为东方(The Orient)最有智慧的人——怎么会要提起这起糗事呢?而张志贤急病乱投医,匆忙找出这本书来重印,其作用极可能是双刃的。因为行动党好像要编一部类似《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的大片,说明他们当年是如何以正义之名,一心一意攻打黑魔王索伦的。大佬啊,会不会太fiction了一点?号称自己是反共的急先锋,最后让马共放下武器走出森林的种种努力,李光耀这边却好像置身度外。张志贤大概以为只要把谎言说上100遍,人们就会信以为真? 阅读更多 »

历史语境的政治现实

with one comment

叶鹏飞    2014-10-19
http://yapphenghui.wordpress.com/2014/10/19/历史语境的政治现实/

“历史语境”不一定能决定历史的是非判断,但多少可以让人对特定的时空环境,抱有更多的同情理解。

1968年2月1日,就在越共发起血腥的“春节攻势”的第二天,南越国家警察总长阮玉鸾少将,在陷入激战的首都西贡市,当街用左轮配枪,处决了身穿格子上衣、双手被反绑的阮文敛。阮玉鸾扣动扳掣的这一幕,被在场的美联社摄影记者亚当斯(Eddie Adams)捕捉下来,并获得1969年普利策最佳新闻照片奖。这幅名为《西贡的处决》的新闻照,首先刊登在《纽约时报》头版,随后数个月不断出现在美国其他媒体的重要位置。它传达了南越政府残暴不仁的形象,并加深了美国民众的反战情绪,最终导致美军在1973年撤离,让北越在1975年攻入西贡,消灭南越政权。

阮玉鸾后来移居美国,并于1998年死于癌症,享年67岁。亚当斯因自觉《西贡的处决》诋毁了阮玉鸾的声誉,亲自登门向阮的家人道歉。他在《时代》周刊发表的悼文说:“我因为一张一人枪杀另一人的照片而在1969年赢得普利策奖。有两个人在照片中死去:吃了子弹的人和阮玉鸾将军。将军杀死了那个越共;我用相机杀死了将军。静态的照片是世上杀伤力最强的武器。人们相信它,可是照片会撒谎——就算是不经伪造。照片只是部分的真相。”

最近因为《星国恋》影片无法在本地公开放映,以及收录建国总理李光耀于1961年,在电台12次广播演讲内容的《争取合并的斗争》再版,引发了国人对当年建国历史的关注和讨论。针对民间出现的“历史修正主义”,试图挑战既有的史观,官方一再强调,必须尊重“历史语境”,不能脱离当年的时空背景来重新诠释历史事件。《西贡的处决》的后续发展,多少说明了历史语境的关键性。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10月 19, 2014 at 2:23 pm

李光耀眼中华校生的犯罪世界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4-10-18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2983

在新加坡的反殖民运动浪潮中,华惹一代、华校生、华人职工会等是推翻英国人统治的主要角色。然而,在李光耀的历史论述里头,这些建国功臣都是犯罪分子。之所以会如此的诡异和反常,因为李光耀不是从新加坡人,而是与新加坡人对立之英国代理人的角度,也就是,英国人的历史视野,来审视政治过程。

按正常之新加坡人历史观,反殖民运动是爱国行为,不是犯罪行为。以印度为例,英国人把甘地视为颠覆分子,但是,在印度人民的心目中甘地是圣雄。

从文献不难发现,而李光耀也不否认,是靠华人选票上台。华校生动员华人社会投票支持李光耀,是一件没有争议的史实。可是,李光耀却倒打一耙,反而把华校生视为违反法纪的罪犯。

《李光耀回忆录》之第十四章,《华校生的世界》,开场是,“在1954年的一天晚上五个华校生一起到我家里来。一个个子小,留平头,门牙缺了一颗的小伙子担任他们的翻译兼发言人,他叫孙罗文。”而其结尾则是,“匿名的马来亚共产党市委躲在幕后,控制和操纵像孙罗文那样的活跃分子以及群众大会上的小组领袖。”

这两句话,基本上浓缩了本章的政治思维和内容,那就是,华校生,尤其是活跃分子以及群众大会上的小组领袖,是由马共在幕后,控制和操纵。

在这一个框架下,第十四章华校生的世界,是由华校生的罪行起笔,“警方下令学生解散时他们阻挠执法。案子审理后罪名成立,他们被判三个月徒刑。”

由此展开了对五一三事件的大篇幅描述,学生与政府的对抗,“他们不服从命令,向警方扔石头,混乱中有六名警察被刺伤。警察挥舞警棍进攻,打伤了一些学生的头部。在这次事件中共有26人受伤,48名学生被捕,其中两名是女的。”

随即,五一三事件被贴上了马共的标签,“华人觉得受排斥,经济上缺乏机会使华校成了共产党人的滋生地。……在易受影响的年轻人当中成为一股强大的力量。它开始在教室里建立细胞组织。许多教师成了共产党干部或同情者。…紧急状态之后,新加坡的共产党人表面上停止了活动,事实上却在招募成员,扩展势力。”阅读全文»

从杨荣文的演说谈起

leave a comment »

潘耀田    2014-10-18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4/10/hierarchy.html

今天在《联合早报》上看到了标题为《杨荣文:社交媒体催化传统体制瓦解》的新闻报导。

有关报导引述前外交部长杨荣文在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演说谈话。不知是否已经下野(或“下海”?),旁观者清以致有感而发?无论如何,这些话不但耐人寻味,引人深思,也仿佛和本地当前的政治环境气氛有着“如幻如真”以及“若即若离”的意味。

有关新闻报导(片段)如下:

(杨荣文说:)“社交媒体对世界最重大的影响是它正侵蚀着等级制度(hierarchy)。以前维系着等级制度的元素包括无知(!),虚伪(!),仪式(形式?),以及选择性提供消息和假消息(!)。这些造成隔阂的元素正因资讯科技而受到冲击。”

“他(杨荣文)说:以前孩子可以做皇帝,因为他穿上华丽的衣服,受到宫廷的保护,民众只能毕恭毕敬地远远看着他。但在今时今日,到处都有相机和麦克风,你若没有真材实料就会被取笑,别人可以一眼识穿你这皇帝一丝不挂。”

“杨荣文表示,越接近金字塔形状,越复杂极绵密的体制,越不得人心……因为跟群众有一段距离,所以经常被视为是只顾及自身利益,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与群众脱节。”

“他(杨荣文)以建筑物为比喻:当老旧的建筑物出现裂缝时,体制的本能是进行修补。如果天花板要掉了,就赶快把它撑起来。但如果是地面本身出现了裂缝,如果地基已不如基岩般稳固,而是地壳构造板块上的裂缝,那么建筑物终究会坍塌。”

以上的话道理简单明了,言之成理,相信很能引起许多人的共鸣以及联想。但至于(杨荣文所言):“越小的地方,如香港或新加坡,越容易适应新的现实局面(生活上?政治上?)。年轻人因为生长在网络化的时代,已习惯网络的思维,因此会比年长者更灵活地适应新局面(怎样的新局面?)。”就或许见仁见智吧?(语焉不详或报导不周?)

Written by xinguozhi

10月 18, 2014 at 5:33 pm

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

Join 871 other follower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