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消费三题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4-4-20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4/04/141610.html

【行动党政府消费印尼军方】

自2011年大选之后,行动党政府算是学乖了,不敢再板着脸孔说教,而是利用国际事件紧捉机会教育,伎俩不外乎吓吓子民:若要做只太平犬,应该依靠的还是他们。

麦唐纳大厦爆炸案发生在1965年3月10日,就在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之前的几个月。直到8年后,即1973年5月时任共和国总理的李光耀先生前往卡利巴塔英雄公墓献花,同时到两个被新加坡实施绞刑的军人墓前撒花,事件才告一段落,表示两国一笑泯恩仇,let bygones be bygones(还自我解嘲说,这是曲线救国,等同于外交上的伟大胜利)。

有好事者问:什么事件……是不是印尼该向新加坡道歉而没道歉呢?不是的。当年反而是新加坡绞死这两名突击队员触怒了印尼人;当他们被处死的消息传到印尼时,在首都雅加达引起民愤。400名学生走上街头,还闯进新加坡大使馆和新加坡外交使节的住家,砸烂家具和窗口,也撕下新加坡国旗。两海军陆战队士兵的遗体被运回雅加达时,得到1万名印尼民众的英雄式欢迎。

根据李炯才大使的回忆,(尔后)他花了将近两年多的时间,才成功促使两国领袖会面。李光耀总理在访问印尼之前,问他如何才能成为苏哈托的朋友。李炯才建议李光耀到埋葬印尼战将的卡里巴塔英雄坟场献花时,也到附近那两个被新加坡实施绞刑的军人墓前撒花……如此这般。李炯才说,因为苏哈托是一个真正的爪哇人,而爪哇人相信,到死者墓前撒花能够安抚亡魂。李光耀总理接受了这个建议。

所以“印尼政府不只一次表示,他们没有料到一艘军舰的命名,会引起新加坡的负面反应”——这倒是真话。因为当年李光耀是匍匐前去求饶的,要和苏哈多重修旧好。如今的内阁则高调要求道歉,觉得新加坡人的玻璃心受到伤害,甚至派跟班到原址搞了一个从来没做过的悼念活动,这一切都是wayang(民间连看热闹的情绪都没有),只有纸媒那些摇笔杆的师爷们在瞎兴奋而已。此举主要的目的是不惜制造紧张关系来收割国人对行动党政府的向心力,消费印尼将军的讲话而已。 阅读更多 »

有效期限

leave a comment »

王锦松       2014-4-20
联合早报

作者 xinguozhi

04月 20, 2014 at 1:20 pm

星国人排外 李显龙重话开批

有一条评论

中央社/吕欣憓       2014-4-19
http://www.cna.com.tw/news/aopl/201404190126-1.aspx

近来部分新加坡人抗议菲律宾人在新加坡举行独立日纪念活动,罕见引起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今天重话批评这些抗议者是新加坡的耻辱。

新加坡540万人口中约有200多万外国人,据估计约有18万菲律宾人在新加坡工作或居住。新加坡菲律宾独立日委员会(Pilipino Independence Day Council Singapore, PIDCS)号召菲律宾人6月4日参加在乌节路一个广场上举行的庆祝菲国独立日活动,却招致部分新加坡人抗议菲律宾人不该在新加坡国土庆祝菲国独立。

抗议电话塞爆了主办单位的办公室,活动的脸书专页也涌进网友抗议,此事经过《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和《我报》(My Paper)报导后,引起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注意。

李显龙今天在脸书发文,罕见地用了重话,批评这些骚扰活动主办单位的新加坡人是“新加坡的耻辱”。李显龙呼吁民众,自己希望在外国如何被对待,就应该同等对待在新加坡的外国人。 阅读更多 »

作者 xinguozhi

04月 19, 2014 at 11:15 pm

印尼式的“道歉”

leave a comment »

联合早报/严孟达        2014-4-19
联合早报

一向行事谨慎的新加坡政府,本应该是在详细研究他对CNA所作的谈话之后,才相应地回应善意。穆尔多戈有效期仅两天的“道歉”,令人啼笑皆非!

穆尔多戈上将

印度尼西亚国民军总司令穆尔多戈上将,四天前就印尼军舰命名事件向我国“表示道歉”,这个道歉似乎来得有点突然,甚至有点戏剧性。

他在接受亚洲新闻台(CNA)访问时说:“我再次道歉。我们没有恶意,并非存心挑起新加坡人的情绪。”

据说,这是印尼军方目前为止最明确的承认,它之前错误解读了军舰命名对新印关系影响的严重性。

他也说,印尼军队已从这起事件中吸取经验,他有信心两国军队的关系将越来越好。其语气之诚恳让人感动。

我国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隔天随即发表声明,对他的“道歉”表示欢迎,并说新加坡武装部队将重启与印尼国民军的双边合作和活动。政府迅速回应穆尔多戈释放的善意是在情理之中,不叫人意外。

黄永宏在声明中形容,穆尔多戈的道歉是一个“具有建设性的举措”,有助于改善新印双边防务关系。新印两国多年来所展开的联合军演,包括两国陆军代号“沙夫卡•印度坡拉”(Safkar Indopura)的常年双边演习,代号为“飞鹰”(Eagle)的海军联合演习,以及三军联合反恐演习。新、印的双边军事合作是两国关系的一块基石,此 次风波一开始之际,从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及内政部长张志贤和国防部长黄永宏主动致电印方表达关切,认为事件将揭开历史的旧伤口,到国防部撤回对印尼海军参谋长出席今年新加坡航空展的邀请,并造成印尼国防军总司令、陆军参谋长,以及空军参谋长临时决定缺席同一个场合。两国军方关系陷入低潮,想必叫两国政府和军方都感到郁闷。 阅读更多 »

理想的年代:新加坡与长凤新(二之一)

leave a comment »

众夜暮到黎明        2014-4-18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4/04/blog-post.html

长凤新与银星艺术团

《长城》是正派电影的代名词

从小就喜欢看“廉价”电影,在大世界的广东戏院看戏,常有五毛钱连看两场猛片的优惠。也曾经在星期天下午跟父亲从住家走半小时路,去到小坡柔佛路咖啡店,对着悬在柱梁上的声宝牌黑白电视,一杯咖啡看完一部粤语片。后来才逐渐明白喜欢看电影的原因,所喜欢的就如一本书、一篇文章一样,从无到有的艺术创作结晶。

1970年代新加坡放映了好些长凤新的电影,长凤新出品都被视为正派电影,以申诉社会不平等为主,深受文艺青年爱戴。长凤新的演员也是1960-70年代赫赫有名的“银星艺术团”的骨干。关于长凤新的成立背景以及走到1960年代之路,叶舒瑜在她的论文《冷战与香港的长城、凤凰、新联—以1945-1967年为考察时段》中有详细的分析。

长凤新的演员如合称长城三公主的夏梦、石慧和陈思思,其他演员如朱虹、陈娟娟、鲍方、方平、傅奇、鲍起静、王葆真、王小燕、张铮、江汉、白茵等,新加坡老一辈的文艺界人士还会有印象。1959年长城电影公司接受星洲报业联会邀请到新加坡演出,为兴建国家剧场筹款,这是长凤新首次踏出香港。

1963年8月8日,长凤新在新加坡国家剧场出席首届东南亚文化节兼国家剧场开幕礼,当时的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先生还亲自迎接他们。

1966年银星艺术团正式成立,应国家剧场的邀请,前来访问演出,票价从$2至$10。

1977年11月,银星艺术团再次应国家剧场信托委员会邀请到新加坡访问,1978年在国家剧场为新加坡乓乒总会筹募经费演出。

当年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亲自接见参与东南亚文化节的香港演员。图片来源:文汇报,1963

参与首届东南亚文化节的各国代表。NAS 1963

对于1977年那场演出,我的记忆犹新,当时受到长凤新的电影如《三个十七岁》、《小当家》、《侠骨丹心》、《我又来也》、《红缨枪》等所影响,喜欢上这些标榜着中华文化、为被打压的低下层人民打抱不平的正派演出,很想去捧场,推动健康文化,可是被贵族般的票价吓坏,只好望门兴叹。阅读全文»

菲人星国庆独立 星国人反弹

leave a comment »

中央社/吕欣憓       2014-4-17
http://www.cna.com.tw/Views/Page/Search/hydetailws.aspx

在新加坡的菲律宾人社群发起庆祝菲律宾独立日的活动,但遭到部分新加坡人群起反弹,要求他们取消相关的庆祝活动。

新加坡540万人口中,约200多万是外国人,根据估计,约有18万菲律宾人在新加坡工作或居住,新加坡菲律宾独立日委员会(Pilipino Independence Day Council Singapore, PIDCS)在脸书发起活动,号召菲律宾人6月4日参加在乌节路的广场举办的庆祝活动。

没想到这个欢乐的庆祝活动,却引起新加坡人的不满,脸书专页“向过度拥挤的新加坡说不”(Say No to an overpopulated Singapore)以及立场较为激进的网站“真实新加坡”(The Real Singapore)都在脸书专页或网站上呼吁新加坡人向PIDCS抗议。

他们抗议的诉求点在于不希望庆祝活动的海报上出现新加坡的天际线风景图,不希望菲律宾人在新加坡国土上庆祝菲律宾独立日,也不希望海报上出现“两个国家”和“互相依赖”等字眼。

PIDCS共同主席安德烈斯(Rychie Andres)向《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表示他们已经接到无数要求取消活动的电话和简讯,抗议者主张菲律宾人没有权利在乌节路举行活动。 阅读更多 »

作者 xinguozhi

04月 17, 2014 at 9:02 pm

气候变化催生新加坡水源管理生意

leave a comment »

作者: Ryan Bradley       译者:叶寒      2014-4-15
http://www.fortunechina.com/business/c/2014-04/15/content_201375.htm

新加坡水资源匮乏,相当一部分用水需求要靠从马来西亚的进口来满足。近年来,长期缺水的新加坡摸索、发展出了一套成熟的水资源处理、管理技术。现在,这个城市国家开始向全世界销售它的水务运营之道,很有可能会成为气候变化的大赢家。

新加坡滨海堤坝(Marina Barrage)由一系列盘踞在拦海大坝之上的巨型钢闸组成。每道闸门有100多英尺宽,15英尺深。暴雨来袭时,巨大的液压升降机开启闸门,排出过量雨水。此外还有7台水泵(每一台都能在1分钟内排干一个奥运会游泳池)协助排水。这不是一道典型的通海闸门,它的目的并不是保护港口和城市免受大海风暴的侵袭。闸门里面的水才是主要关注的对象:它是淡水,不是海水。它是可饮用的。

滨海堤坝是新加坡最大的水库之一,据称约占这个城邦岛国总面积的六分之一——新加坡约250平方英里,相当于纽约5个行政区的五分之三那么大,或者说只比芝加哥大一点点。它距离市中心的许多旅游景点仅一箭之遥。新加坡的总人口约540万,是世界上人口密度第二高的国家。滨海堤坝堪称水利工程史上的一大壮举,而且是非常醒目的壮举。在通海闸门旁边,一栋安放泵舱的建筑物内是一个讲述新加坡水故事的博物馆,它同时也担任着宣传新加坡水处理技术的作用。新加坡公用事业局(PUB)在一份题为“作为全球水务中枢的新加坡”的报告中指出,2006年至2012年,这种捕获、净化、监控和转移水的知识为该国带来了价值逾70亿美元的国际合约。随着气候的持续变化,“水务中枢”的生意只会越做越大。

“在最干燥的亚热带地区,气候变化预计将显著降低可再生地表水和地下水资源,”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在上周早些时候发布的一份报道指出。“这种情况将加剧农业、生态系统、居民点、工业和能源生产对水资源的争夺。” 阅读更多 »

作者 xinguozhi

04月 17, 2014 at 1:34 pm

加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

Join 690 other follower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