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李光耀的价值观哪里去了?——李玮玲与李显扬的联合声明全文

with 2 comments

作者:李玮玲,李显扬    译者:陈九霖     2017-6-14
http://www.yicai.com/news/5300291.html

6月14日凌晨3点,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弟弟李显扬和妹妹李玮玲同时在各自Facebook账号中以《李光耀的价值观哪去了?》为题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对自己的哥哥、现任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失去信心,两人不仅对李显龙进行多项指控,还表示对新加坡的未来感到担心。

在长达6页的声明中,李显扬和李玮玲指责李显龙利用总理一职,设法挽留李光耀欧思礼路38号的故居。声明表示,这个做法违背了李光耀生前的意愿。李显扬和李玮玲声称在遵从父亲遗愿拆除故居的过程中遇到阻挠,并认为李显龙设法保留故居有“政治目的”——借助李光耀的光环扶持自己的儿子进入政坛。以下是联合声明全文。


我们被推到现在这个位置,感到极度的悲哀。我们对我们的兄长、新加坡现任总理李显龙的性格、行为、动机与领导力及其妻子何晶的角色颇为不安。我们看到了我们兄长截然不同的一面,这深深地困扰着我们。自从2015年3月23日李光耀逝世以来,我们就因为李显龙滥用他的地位和对新加坡政府及其代理的影响力而推进其私人事项,感受到威胁。我们担忧的是,这种体制对于防止政府权力的滥用缺少制衡。

我们感到大哥无所不在。我们担心,国家机关被用来对付我们和李显扬的夫人学芬。情况已经如此严峻,以致于李显扬感到被迫离开新加坡。

“我的心情非常沉重,我将在可预见的未来离开新加坡。这是我的父亲李光耀热爱和建立的国家。它一直是我全部人生的家园。新加坡是,并将一直是我的祖国。我并没有离开的意愿。李显龙是我离开的唯一原因!”

如果显龙准备如此地对待我们——他的妹妹和弟弟、为了新加坡的建立作出过贡献的成员——以实现其自己的目的,那么,我们为新加坡忧虑。我们想问的是,拥有能力及独立的政治正当性的领导人们,是否应该对李显龙不受挑战的权力支配不闻不问。

这绝不是对新加坡政府的批评。我们看到,公务员系统中有不少正直、优秀和诚实的领导人,但是,他们受到了位于顶层的李显龙滥用权力的束缚。我们不再信任李显龙,并已对他失去了信心。

李光耀逝世以来,新加坡所发生的变化没有体现他的立场。从未有人怀疑过李光耀心里所想的只有新加坡和新加坡人民的最佳利益。他真实可信,心口合一。但这绝不能用来形容我们的兄长李显龙和他的妻子何晶。不幸的是,我们相信显龙受其权力欲和个人名誉所驱使。他的声望与李光耀的遗赠是分不开的。他的政治权力也是从他是李光耀的儿子这一身份中攫取的。我们注意到,李显龙和何晶想要榨取李光耀的遗赠以谋取他们自己的政治目的。基于我们之间的交流,我们也相信,他们所包藏的政治野心是为了他们的儿子——李鸿毅。

新加坡不存在总理的妻子便是“第一夫人”这样的说法。李光耀自1959年至1990年担任总理。在那么长的时期里,他的妻子(我们的母亲)一直回避公众的关注,自始至终是他坚定的支持者和私底下的顾问。她谨慎行事,为总理夫人的行为设置了很高的标准。她从来没训斥过常务秘书们或高级公务员们。她和何晶之间的反差是再明显不过的了!虽然何晶在政府里没有担任公职,但她的影响却无处不在,并严重地超越了她的职权。

终其一生,李光耀唯一关注的是新加坡及其未来。他是设立纪念碑——尤其是他自己的纪念碑的强烈反对者。当有人建议为他立碑诸如此类时,他回答说:“记住奥兹曼迪亚斯(神话人物)吧!”他指的是珀西•比希•雪莱的十四行诗中关于埃及法老对于自我膨胀的纪念碑的嗜好。在他雕像下的石板上镌刻着自吹自擂的语句,要求渺小的凡人们“看看我的丰功伟绩吧”!他最终却只留下广漠的沙尘遗迹:没有帝国,没有纪念碑,没有丰功伟绩。李光耀不把这些荣誉看成广夏。对他来说至关重要的是他所做的事业应该持久。

因此,在过去很多年里,无论是公开或私人场合,李光耀都清清楚楚地表明,他希望他在欧思礼路38号的房子要在其死后拆除。在2013年12月17日他的最后遗嘱中,他再次重申他的愿望,并指示他的三个孩子确保这项遗嘱得以实现。的确,他对建立纪念碑如此强烈反对,以致于他清楚地表明,即使违背他的意愿而保留这幢房子,也应该只对他的孩子及其后代开放。

然而,我们相信,李显龙和何晶的动机,是为了他们自己及其孩子们继承李光耀的地位与名声。

当我们的父亲秉持精英统治建国时,当李显龙声称信奉这一理念时,他却赞赏“自然贵族”。显龙和他的妻子何晶,在李光耀健在时就反对李光耀拆除他的房子的愿望。的的确确,李显龙和何晶表示过,计划在李光耀过世后会尽快携全家搬入这栋房子。这一举措将强化显龙及其家人的继承权。此外,即使显龙不住在欧思礼路38号,保留这处房产也将提升他的政治资本。

令人伤心的是,显龙和何晶为了得到他们想要的,已经并且也愿意走得太远。

在显龙的坚持下,2011年7月21日,李光耀会见了新加坡内阁,讨论了他个人房产的命运。当他结束这一会见回家后,李玮玲在他家的台阶上见到了李光耀。他极度痛苦与沮丧,并告诉李玮玲:“我不应该听从龙(指李显龙)的建议去会见内阁。”他对他的儿子李显龙以这种方式反对他的意愿感到痛苦。

李光耀相信,李显龙和何晶是向家庭提出政府倡议保留故居的背后主导。显龙自己也及时向李光耀清晰地表明了他的立场,2011年10月3日,李光耀写到:“李显龙作为总理已经表示他将宣布故居为一处遗址。”

李光耀在他的遗嘱中特别写入了拆除欧思礼路38号的遗愿,以使李显龙难以滥用内阁来保留故居。他也将李显龙从遗嘱执行人和受托人中撤掉。

李光耀指示遗嘱在需要时可以公开,这是他向新加坡民众的直接上诉。这是他逝世时的唯一要求。

在阅读李光耀遗嘱时,李显龙表现得非常生气,因为遗嘱将给李玮玲继续居住在故居中的权力,并清楚表明李光耀在李玮玲去世或搬离后立即拆除故居的遗愿。李显龙威胁并要求我们对父亲的最后遗愿保持缄默。他想在国会中主张李光耀已经改变了主意,希望新加坡民众通过故居这一可视象征来继承新加坡民众对李光耀的信念。仅当国际新闻界传出消息后,我们才得以成功地在新加坡公开李光耀的遗愿。李显龙也因此才迫不得已在国会陈述,作为儿子,他希望看到父亲的遗愿得以执行。他希望在公众面前表现得孝顺,却在私下里阻碍我们父母的遗愿得以实现。

然而,李显龙和何晶并没有放弃他们的计划。李显龙采取措施试图阻挠我们发表李光耀的遗嘱。2015年,我们与国家遗产委员会签订了赠与协议,捐赠及公开展览我们父母家中的大量物品,并约定将李光耀拆除欧思礼路38号的遗愿显着地展示在展览中。

然而,在赠与被接受后,我们很快就收到了由李显龙当时的私人律师,黄鲁胜发来的虚假的异议函。黄鲁胜于2017年1月成为新加坡总检察长。我们震惊地发现,李显龙利用他总理的身份从黄循财部长处获得了一份赠与协议的副本,并将之转交了他的私人律师以推进他的私人事项。这次展览也仅在我们作出了大量斗争后,才得以以大幅削弱的形式在几个月后进行。

在2015年,李显龙当时的私人律师代表他发出多封信件,谴责并歪曲了李光耀最终遗嘱的生效情形及拆除故居遗愿的含义。我们也通过律师对这些谴责与歪曲进行了详细的反驳。李显龙也知道他无法向法庭提起正式的控告或任何法律性的质疑。相反,他更关心他通过对父亲和家人的歪曲而获得房屋遗赠的事实可能被公开。李光耀的遗嘱,包括拆除欧思礼路38号的遗愿,在2015年10月6日获得认证,成为他对遗产处理意图的完全的、最终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表达。

2015年5月,李显龙向我们提出了一个处理方案,根据他的歪曲,李光耀的遗产使他对房屋的处置产生了质疑。李显龙表示,房屋的出售可以使我们腾出手来拆除房屋。处置方案的最终协议在2015年末达成。李显龙坚持李显扬应按市场价向他支付全款以购买房屋(并向慈善机构捐献房屋额外一半的价值)。作为对这一方案的交换,我们主张并获得了一次在2015年12月由全部三名子女联合发表的公开声明,希望政府可以允许拆除故居的遗愿得到全面执行,并且,希望全体新加坡民众都能支持这一事项。我们还从李显龙处获得一项许诺,即他将从所有有关欧思礼路38号的政府决策中撤出,并且以个人身份乐见这一遗愿得到尊重。

我们希望通过这一处置方案,使他不再阻挠我们将父母的遗愿付诸实行。然而,我们失望地看到,在毫不顾及这份处置方案及李显龙许诺的情况下,黄循财部长于2016年7月通知我们,政府成立了一个部长级委员会以探讨欧思礼路38号的销售权及其影响。这与李显龙于2015年4月在国会发表的声明直接产生了矛盾,并且,政府实无必要做出任何关于欧思礼路38号的决定,直到李玮玲不再居住在那里,而这是到时政府需要考虑的事情。李显龙,不顾自己撤出政府决策的许诺,继续向委员会发表大量陈述。他是自相矛盾的。他的政治力量源于李光耀儿子的身份,因此,他拥有充分动机去保存李光耀的故居以继承其可信度。他亦坐拥超越由其部属所组成的委员会的权力,可以运用相当的影响力以达成任何他想要的结果。

显龙向委员会宣称,李光耀会“接受政府作出的、保留欧思礼路38号的任何决定”。这一文字游戏不仅是不诚实的,也是毫无意义的。李光耀的确接受,正如他一贯所做的,政府有权保留欧思礼路38号而不顾他的遗愿。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想要欧思礼路38号被保留。

在此之下,李显龙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故意歪曲了李光耀清晰无比的本意。他亦违背了他自己对将撤出所有有关欧思礼路38号的政府决策的声明,以及他作为李光耀的儿子本该支持故居拆除的立场。

在他对委员会所作的陈述中,李显龙寻求对导致李光耀最终遗嘱得到生效的情形以及拆除遗愿的结论的怀疑。他和何晶很不高兴,因为拆除遗愿给予了李玮玲在该房屋中无拘束居住的权力。他向委员会提出的这些疑问已经在2015年被反驳过了。当然,除了这一次,这些疑问被向由李显龙部属组成的委员会提出过一次。

现实是,使李光耀的最终遗嘱生效根本不会引起任何疑虑或麻烦。显龙确实选择不提起任何法律性质疑。一个简单的事实是,李显龙现在的声望正与李光耀的遗赠紧紧相连。保留李光耀故居将使李显龙及其家庭继承一座象征着李光耀权威的有形纪念碑。

李光耀曾是一名律师,并且,深知遗嘱的不可侵犯性及终局性。他对遗嘱的生效作出过清晰的指示。在签署前,他仔细地阅读过这份最终遗嘱,在签字后,也进行过持续的审查及反映,以使事务顺利进行。在遗嘱生效的两周后,李光耀亲自、独立起草了一份遗嘱附录,并使之生效执行。当时,并没有任何反对意见被提出,而李显龙也多次在公开或私人场合肯定了该遗嘱。

最后,拆除欧思礼路38号并无任何困难。李光耀的最后遗愿与新加坡民众存在完全的一致性,因为新加坡民众对故居拆除有着压倒性的支持。

一份发表于2015年12月22日的舆观调查网的调查显示,77%的新加坡民众支持对李光耀故居的拆除,仅有17%的民众表示了反对。

“我们是没有政治野心的普通公民。除了尊重我们父亲的最终遗愿,我们无法从拆除欧思礼路38号中获得任何好处。李显龙却能从保留欧思礼路38号中获得一切——他只需要枉顾他父亲的遗愿和价值观即可。”

“李光耀的价值观被自己的儿子破坏了。我们的父亲置国家和人民于第一位,而不是个人声望或私人事项。对于被迫身置此境,我们十分悲伤。我们在自己的国家感到了巨大的不安及严密的监视。无论是作为兄长还是作为领导人,我们都无法再信任李显龙。我们已经对他失去信心。”

 

李玮玲和李显扬
李光耀遗产的联合执行人和受托人
2017年6月14日

相关链接:

李玮玲与李显扬的联合声明英文原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5, 2017 在 10:17 上午

2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还记得当年我家被“政府”逼迁,只是收到一纸通知书,安排去寻找替代组屋,拿了赔偿金,在限期之前就要搬迁了。既然他们也是平民,也可以用同样手段,逼他们搬迁,给他们一间替代屋子就够了。难道因为他们是权二代,就要特别处理吗?要做给人民看,与民平等!至于那间屋子,因为是反殖民地的起源地,有其历史价值,应该成立反殖民地纪念馆。

    非政客

    六月 15, 2017 at 4:30 下午

  2. […] 空穴来风,事出有因。历史发展有一定规律,所以解读李光耀旧居拆除风波,不能脱离事件的历史背景。点燃旧居拆除风波的导火索《李光耀的价值观哪里去了?》,为李光耀坚持拆除旧居的说法提供了必要的依据,是理解事件的单一最重要文件。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